关灯
护眼
字体:
V203 做妾藕断丝连之刑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让他们精心培养出来的女儿,给那个混不吝的浪荡子做妾?

    这怎么可以?

    这绝对不可以。

    原本以他们这样的家势,以及他们这样的身份,哪怕是他们的嫡出闺女,也没有资格嫁入‘那些人’的府里做正妻,可即便是抱着让他们的女儿去给‘那些人’做妾的心理,他们以及他们的家族都尽可能的动用最大的资源,力求将自家的姑娘培养到最完美的程度,以便达成他们更高的期望,甚至是达到他们更多的目的。

    只有这样才能实现她们之所以会存在的价值。

    哪怕现在方陈柳三家的小姐因为梅财华那个风流成性的登徒子而清誉有所损伤,但这对方陈柳三位家主来说,却并不影响什么,或许他们还有另外一条路也能走得通。

    毕竟从开始培养他们自家的闺女开始,他们就心知肚明,他们的闺女是没有资格成为正妻的,既然只是为妾,那么在仍有清白的情况下,仅仅只是名声有所损伤,这压根就影响不到他们的计划。

    如此,方陈柳三家小姐存在的价值,从根本上来说,其实并未受到丝毫的影响。

    她们仍旧是身为家族的棋子,仍旧可以按照他们最初的期望,去到他们早就已经锁定好的人身边给那人做妾,哪怕就是她们的清白真的没有了,其实想要达成目的也是不难的。

    对于大多数的男人而言,有道是妻不如妾,妾不如偷,既然要‘偷’,自然就会比较期待‘偷’到一个有技术的,如此才能牢牢抓握住一个男人的心不是。

    “本郡主不过只是要你们的一个回答,真的就那么难以取舍?”宓妃虽是半瞌着双眸,姿态慵懒随意的歪在椅子上,不过她却没有错漏这个议事厅里所有人的面部表情,以及他们可能会有的心理活动。

    有些事情,猜到是一回事,听到是一回事,亲眼目睹就又是另外一回事了。

    只怕任凭方陈柳三个女人无论如何也想不到,她们的存在,对于她们的父母来说,最大的用外就是她们有那个资本成为棋子,否则她们还没有资格被他们当成是棋子来培养与对待。

    这样的清楚认知,既可悲,又可笑。

    “哎!”看到这一幕,老爷子楚师傅的目光自方陈柳三位家主的身上轻轻扫过,而后快速的别开头,若有似无的低叹一声。

    琴郡七个世家鼎立维持了近百年的局面,怕是很快就会被打破了。

    眼看着面前这三对为人父母的,竟是完完全全将自己的亲生女儿当成是棋子一样的摆弄,楚师傅的心里不由得又升几分异样的庆幸与知足。

    他庆幸他的儿子有着那些让他这个做父亲都看不起的软弱脾性,为人不够聪明,完全没有一点儿的心机,骨子里更是一点野心都没有。如若不然他是不是也要担心,某一天他的儿子为了权势与地位,就要将自己的亲生女儿当成是棋子一样的加以利用,以便为自己换取利益。

    好在楚群没有那样的能力,也干不出那样的事情,他虽然软弱了些,没主见了些,耳根子软容易被人左右,可他的心至少还没有坏,分得清是与非。纵然凭他的能力,或许就连楚家的基业都守不住,可他贵在心思很正,从来不屑于玩弄那些歪门邪道,尤其是这种以出卖自己的亲生女儿,换取某种利益的勾当,他是绝对干不出来的。

    还有他那个自私自利,野心很大,心计很深,为人贪婪虚荣,一门心思想要将自己的女儿嫁入高门贵族或是嫁给皇家国戚。若能为正妻那是最好,若是不能便是做妾也比嫁给一般的世家公子为妻要好。

    她虽然这也瞧不上,那也瞧不上,就想着将自己的女儿越往高处嫁就越好越是满意,可她到底还是没有将楚怀曼当成是棋子来加以利用。

    有用的时候,就想方设法的维护。

    无用的时候,就毫不犹豫的舍弃。

    “没曾想,唯一的一个明白人,竟然会是楚大师。”宓妃心中如是想着,面上却是分毫未显。

    这些人,刀没有架在脖子上,不会觉得受到威胁。

    剑没有刺进身体里,伤口没有流血,也就不会感觉到痛。

    既然如此,她不介意让他们流点儿血,痛上一痛,这样他们才不会以为她还是在试探他们,还想着要试探她的底线究竟在哪里。

    “来人,也给楚员外和楚夫人搬张凳子。”

    “是,郡主。”

    “别忘了给他们上茶。”

    “是。”

    “两位先起来吧。”

    楚群自出娘胎开始,虽说是个男孩儿,可他却是从小娇养到大的,什么苦头都不曾吃过,从走进议事厅跪到现在,他的双腿是跪得又痛又麻,想站起来都困难。

    燕氏的出身固然不比楚群好,可她的娘亲哪怕门户再怎么小,她也算是个千金小姐,同样也是第一次跪这么长时间,只觉得两条腿都不是她自己的了。

    “你们两个还傻愣着做什么,还不赶紧谢恩。”楚老爷子恨铁不成钢的怒瞪楚群一眼,真是恨不得给他丫的一脚踹过去。

    他怎么就生出了这么个儿子,真是……。

    “草民谢…谢谢过安平和乐郡主。”

    “民妇也也谢过安平和乐郡主。”夫妻两个尽可能的低着头,浑身的肌肉都崩得紧紧的,生怕一个不注意哪里出了错,宓妃又会再次罚他们跪着。

    想他们虽然跟老还暂时扯不上关系,可好歹他们也是一把年纪了,对于像他们这种平日里养尊处优惯了的人来说,下跪真的是一件非常辛苦的事情。

    “起吧。”宓妃抬了抬手,淡淡的目光来来回回,若有似无的落在方家家主的脸上,似是在琢磨要不要拿他来开口,以至于她完全没有心思去看楚家夫妇的窘态。

    燕氏越听越是觉得宓妃的声音很熟悉,可她也愣是怎么都想不起来在哪里听过宓妃的声音,脑海里快速的掠过一个画面,等她刚要捕捉的时候又消失得无影无踪,让得懊恼得恨不得把嘴皮子都给咬破了。

    该死的,怎么就是想不起来。

    憋着气想要偷偷抬头打量一下宓妃容貌的时候,她的小动作正好被楚群给看到,顿时险些将楚群吓了个魂飞魄散。

    这个死婆娘,郡主的容貌也是她可以窥视的?

    她想死,别拉着他,也别拉着他的家人啊!

    “你想做什么?”

    “我能做什么。”原想趁着从地上起身的机会,打量宓妃容貌的燕氏,猛然被楚群抓住了手,也让得她错失了最佳时机。

    “别以为我不知道你在打什么主意,安平和乐郡主是何等的人物,她的模样也是你可以瞧的,你要想死也别拉着我。”

    “你……”今日的楚群,一点一点颠覆了燕氏以往对他的认知,不知怎的就有种后背发凉的感觉。

    罢了,不看就不看,她犯不着为了想一睹宓妃的容貌,以求证实自己心中所想而被自己的男人所厌弃。

    更何况楚群说的也没错,万一因为她偷偷打量宓妃的举动,而被宓妃加以利用,作为惩治他们的理由,那么燕氏就真的要哭了。

    “就算是为了咱们的女儿,你也别做蠢事,安平和乐郡主从一开始就没有为难咱们的父亲,我想只要咱们安安份份的,有父亲在曼姐儿就不会有事。”

    “你的意思是……”

    “你平时不是很聪明的吗?现在怎么变笨了。”

    “我知道了。”回想起宓妃对他们夫妻跟对楚师傅的不同,燕氏觉得她好像抓到了什么重点,心中的疑云仿佛一层接着一层的散开了。

    不管安平和乐郡主是谁,也不管她认识或是不认识,她就只是想要她的女儿曼姐儿平安罢了,其他的都不重要。

    “为了我们的曼姐儿,我什么委屈都能受。”别看她为楚群生了两子一女,也成功坐稳了楚家当家夫人的位置,可除了她的曼姐儿是自小就养在她身边,受她教导长大的,两个儿子因为没有养在她的身边,故而对她虽然很是恭敬但却并不亲近。

    燕氏除了自己以外,其实对任何人都是不信任的,哪怕是跟她夫妻二十余年的丈夫,她也是不信的。两个儿子自小没有养在她的身边,已经是她这辈子最为后悔的事情,于是她就对一直都养在身边的曼姐儿,倾注了最多的心血,让得楚怀曼将她这个母亲视为生命中最为重要的人。

    是以,楚怀曼之于燕氏而言,绝对是非常重要的。

    为了楚怀曼,燕氏这个精明的女人就会有些失去理智,做出一些与她性格极为不相符的事情。

    如果不是因为关心而乱,以她在楚家塑造的完美当家夫人形象,是绝对不会在楚老爷子以及楚群的面前破灭的。

    直到此刻,燕氏都还不知道,就因她一时的失误,那盘她苦心经营了近二十年的棋,就将毁于一旦。

    “看来你们是打定主意要让你们家的姑娘给人做妾了。”宓妃的耐心是因人而异的,此刻跪在她面前的这六个人,却是没人能让宓妃对他们抱以十足的耐心,“行,既然你们迟迟无法做出选择,那么本郡主就帮帮你们的忙。”

    “不――”

    几乎就在宓妃话音落下的一瞬间,方家夫人扑向前,激动的惊呼出声,脸色也是‘刷’的一下惨白惨白的。

    “方田氏?”

    闻言,方夫人微微一怔,顿时手足无措起来,她竟不知刚才她是从何而来的勇气,居然冲着宓妃喊出了那个‘不’字。

    下意识的咽了咽口水,方夫人开始后悔起来,她不停的朝着方家主使眼色,希望他可以出声替她解围,不然就这么面对宓妃,她真的会崩溃的。

    “民…民民妇在。”

    “你可知本郡主对你们的耐心已经尽失了。”

    方田氏抬头,傻眼,呆呆的望着宓妃绝色倾城的容颜,心如雷鼓,情不自禁的生出想要掉头逃跑的冲动。

    “本郡主原是这么打算的,梅财华那个好色成性的家伙不管他是什么身份,既然在本郡主的地盘儿做下那等下作之事,本郡主自然会严惩于他。然后,鉴于你们三家的嫡出小姐,虽说没有受到实质性的伤害,但却声名受损,故,本郡主认为正值适婚年龄的她们,想要在琴郡当地寻到一个如意郎君已是不可能,不如你们就将她们嫁得远一点,如此既不影响她们的终身幸福,又全了你们为人父母的一片心意。”

    柳家家主夫妇听到这里,仍旧保持着沉默,心里的两个声音还在继续做着激烈的拉锯战,抱着死都不能妥协的决心。

    而陈家家主夫妇却是冷汗顺着脑门不停的往下淌,他们对视一眼,想法竟是出乎意料的一致,由陈夫人开口向宓妃说道:“回安平和乐郡主的话,我们…我我们夫妻不是无法取舍,而是在琢磨将小女远嫁,我们夫妻实在不是很放心,于是就想着能不能我们的女儿嫁给民妇的一个远房表姨的嫡长孙为妻,这样也算是亲上加亲。”

    陈笑雯是陈家第三代,无论是相貌还是才学都顶尖的嫡出小姐,为了将她培养起来,花费在她身上的除了大量的金钱以外,还有他们的精力与心血,眼看就要到收获成效的时候,却发现这枚精心培养的棋子,即将就要成为一枚废棋,这实在太令人难以接受。

    陈家家主不想舍弃陈笑雯这枚棋子,那是因为除了她,短时间之内陈家再也找不出第二个陈笑雯可以用。

    想到这么多年他花费在陈笑雯身上的心血,就这么眼睁睁的看着她沦为弃子,这叫他如何能甘心。即便陈笑雯废了,陈家家主仍是想着榨取她身上最后的剩余价值,哪里知道宓妃一开口就打破了他的计划。

    以目前宓妃给他的感觉来看,陈笑雯这个女儿,是不舍也得舍,不然指不定宓妃还会借着陈笑雯如何拿捏陈家。

    “小女笑雯着实让郡主操心了,还请郡主成全,民女刚才也琢磨了一下,下个月十六就是一个宜成婚的好日子,届时郡主如果肯赏脸的话,还请来陈府喝一杯喜酒。”

    “老爷,你说陈家夫人这是打的哪门子主意。”他们家的陈笑雯就跟他们家的柳嘉妮是一样的,同样都是打小就着重培养,为了送去…可现在她竟然主动说要将陈笑雯嫁给自己远房表姨的嫡长孙?

    这不对功儿,非常不对劲儿。

    方家为了一个方云兰都还在死死的支撑着,面对安平和乐郡主的施压不为所动,就连他们都还在坚持,怎么陈家率先松口了?

    难道他们已经摸透安平和乐郡主的心思了,还是说他们提前预感到了什么?

    “不知道。”柳家家主不敢正大光明的打量宓妃,只能一边低着头,一边小心翼翼的偷瞄宓妃的神色,以便他分析宓妃的心理。

    “老爷,要要不咱们就把妮姐儿舍弃了吧!”更深层次的东西,柳夫人是没能瞧得出来,不过她算是知道宓妃要他们表达一个什么态度了。

    那就是他们的女儿,不嫁也得嫁,嫁也得嫁,而且还必须是尽早的出嫁,绝对不可以留着。

    “你且对郡主说,让咱们家妮姐儿出家做姑子,再看看郡主的反应。”

    “嗯。”

    柳夫人懂了自家男人的意思,先是重重的朝宓妃磕了一个头,然后语带哽咽的道:“郡主,民女有话想说。”

    “哦,那柳夫人请说。”宓妃挑了挑眉,顿觉这些人有点儿好笑,难道他们觉得他们的低语,她一点儿都听不到?

    即便就是他们为了防她,不出声的说话,只是动动嘴唇表达自己的意思,宓妃也能看得懂好伐!

    “自古以来,女子清誉就重于一切,小女嘉妮的清誉已经毁于那个登徒子之手,若要嘉妮嫁作他为妾,那无益于就是逼着嘉妮去死。”

    “所以呢?”

    “所以民妇作为她的母亲,情愿送她去常伴青灯。”柳夫人被宓妃那句‘所以呢’狠狠的噎了一下,觉得宓妃实在太可恶,太可恨了。

    眉眼含笑的低睨了一眼柳夫人,宓妃扭头看向方夫人,冷声道:“不知方夫人心中可有了取舍?”

    方家主仍是规矩的跪在地上,从头到尾都没有什么特别的动作,这个时候他微微将右手背到身后,朝着他的妻子田氏比划了一个手势,方田氏先是愣了一下,而后咬唇道:“民妇觉得郡主的提议甚好,小女确是已经到了该成婚的年纪,所以……”

    没等方田氏把话说完,宓妃就抬手打断她的话,声若千年玄冰,直让人从脚底板透凉至头顶,“晚了。”

    她的耐心不多,尤其是对这些人。

    原本她只是想要先试试水,观察一下他们的反应,以及他们的态度,如今看来她这个封地琴郡,依然还埋藏着巨大的隐患,以及莫大的威胁。

    “什…什么?”三对夫妻齐刷刷的抬头,目光直直的看向宓妃,语气里满满的都是疑惑。

    怎么回事?

    她不是要让他们的女儿尽早出嫁么?

    他们都同意了,她还有何不满的?

    晚了。

    什么晚了?

    她这话是什么意思?

    六人面面相觑,实在是不懂宓妃话里的所指,尤其是柳夫人最是不解了,怎么搞的,郡主还没有回答她的话呀!

    她都说要送她的女儿去常伴青灯古佛了,她怎么可以一点反应都没有。

    “本郡主原是准备了一条很好的路,留给你们的女儿,让她们可以远嫁出琴郡,过上幸福美满的日子,可是你们在取与舍之间犹豫得太久,是不是觉得你们沉默就可以逼得本郡主退步,是不是还想再试试本郡主的底线究竟在哪里,还想要趁此机会摸摸清楚本郡主的心性,嗯。”

    最后尾音拖得长长的一个‘嗯’字,伴随着宓妃释放出来凌厉而强大的威严,让得六人顷刻间垂下头去,大气都不敢喘一下。

    “就算是在星殒城里称王称霸的顶级世家,本郡主都不曾放在眼里过,你们觉得在琴郡这块土地上,在本郡主的这块封地上,区区你们三个家族,本郡主真的就动不得?”

    “没…没没有,我们没有。”

    “其实你们有或是没有,本郡主一点儿都不在意。”

    “还请郡主成全。”此时此刻,这三对夫妻总算是意识到,他们对宓妃表现出来的轻敌之举,已经彻底的惹毛了宓妃。

    “成全,你们放心,本郡主一定会好好成全成全你们的。”她要是连琴郡这么个封地都治理不好,那么她就不要建什么商业王国和佣兵军团了,那样只会让她的想法,变得遥不可及。

    轻扣着桌面的手微微一顿,宓妃粉唇轻勾,接着又道:“从琴郡成为本郡主封地的那一天开始,生活在琴郡境内的人,本郡主对他们都有着驱赶的权利,而本郡主也不妨告诉你们,想要动你们其实很容易,这琴郡的天也是时候变上一变了,不然还真是没有人会正视本郡主的存在。”

    轰――

    这一刻,方陈柳三家家主的心理防线,彻底的崩溃。

    他们到底是干了什么蠢事,怎么会把事情弄成现在这样的局面,早知如此不过舍弃一个培养已久的女儿,根本就没什么大的影响。

    “小姐,属下将‘没才华’带到了。”据邹九明禀报给宓妃的情报来看,这个梅财华其实并不像表面上看起来那么简单,在他这副风流花心的面具背后,很可能就藏着他最真实的一面。

    残恨并不有按照宓妃的吩咐,让衙役将梅财华带上来,而是选择亲自去带梅财华来见宓妃,与此同时他也暗中试了试梅财华的身手,却发现这个男人竟是真的一点儿武功底子都没有。

    虽说如此,残恨见到梅财华的第一眼,心里就有一种古怪的直觉,反正就是怎么瞧都不舒服。

    “小的见过安平和乐郡主,郡主金安万福。”梅财华被带进郡守府之后,呆的地方虽然是牢房,不过没有得到宓妃的指示,秦文杰倒也没有为难于他,提他出来的时候,残恨也没有替他戴上手镣脚铐。

    走进议事厅的梅财华,整齐的头发略显凌乱,清俊的脸庞沾了些灰尘,可能是他用手摸过脸,因此让得他整张脸都脏兮兮的,身上华贵的锦袍也皱皱巴巴,还挺是狼狈的。

    “郡主,您大人有大量,您就看在小的没有铸成大错的份上,原谅小的这一次行不?”眼见宓妃连个眼角的余光都没有施舍给他,梅财华只能自来熟的,脸皮超级厚的主动往上贴。

    嘻皮笑脸没有底限,就是他的武器。

    “残恨。”

    “是。”

    “喂,你…你你干什么,君子动口不动手的,你别打我,别打……”

    就算梅财华在躲,残恨也非常容易就拿住了他,动作利落的点了他的穴,将他按在椅子上坐好,顺便站在了梅财华的旁边,“小姐。”

    之前他有意试梅财华会不会武功的时候,他几乎一点儿破绽都没有,可就在刚才他躲他的时候,那些举动看似正常,实则却暴露了他。

    现在残恨几乎已经可以非常肯定,这个梅财华是会武功的,而且他的武功应该还不弱,于是他就开口喊了宓妃一声,再传递了这个讯息给宓妃,让她心里有个准备。

    “郡主,您要让小的坐下,直说就是,用不着动粗嘛!”梅财华眸光闪了闪,开始后悔自己的冲动之举了,也不知她看出什么来没有。

    但愿没有,不然他可就……。

    “本郡主说话算话,如果按照本郡主最开始的提议,你们尽早做出取舍,那么本郡主自当遵守承诺,好好惩治惩治梅财华。可你们也不知是出于什么原因,竟然无视了本郡主那么长时间,所以现在摆在你们面前的只有一条路,你们的女儿既不用远嫁去别的地方,也不用去常伴青灯古佛,通通都让梅公子纳做最低等的贱妾就好。”

    这个女人会这么好?

    真将那三个女人给他做妾?

    梅财华面上露出惊喜之色,心里却不安及了,总觉得宓妃在算计着什么,可他却什么也瞧不出来。

    “郡主,我就知道郡主是个大好人,知道小的其实真没恶意,只是…只是有些贪恋美色罢了,嘿嘿!”

    “不不可,还请郡主……”

    “你们什么都不用说了,本郡主给过你们机会,是你们自己不懂得珍惜。”宓妃突然起身走到梅财华的面前,出乎众人意料的将右手轻轻放在梅财华的肩膀上,轻轻的拍了拍,似笑非笑的道:“梅公子,你觉得本郡主现在就让你提前当新郎怎么样?”

    梅财华咽了咽口水,目瞪口呆的望着宓妃,呃…他实在搞不懂宓妃在想什么?

    让他提前当新郎,她的目的是什么?

    “怎么,你不乐意?”

    “没有没有,有美相陪,小的当然乐意。”

    宓妃眯了眯眼,淡定的收回手,正准备往回走,就在这时一道黑影急速的朝着宓妃飞掠而来,“属下参见郡主。”

    “九明回来了。”

    “是的,郡主。”

    邹九明向宓妃行完礼,起身走到她的身边,俯身在宓妃的耳边一阵低语,越听宓妃嘴角的笑意就越深,眸底的幽光就越是锋利。

    好,好一个陌二爷。

    这次她就好好的会一会他。

    “残恨,给咱们这位梅公子,用用藕断丝连那一招。”

    “是。”

    啊――

    残恨是宓妃命令的终极执行者,几乎是在宓妃话音落下的一瞬间,他就已经向梅财华出了手。

    利用他绝对的武力,握住梅财华那一根根修长的手指,然后用力往外一扯,顿时他的手指就与他的手掌分离开来,那长长的筋仍留在他的断指之处。

    鲜血顺着梅财华的手指不停的往外流,梅财华疼得面容扭曲,豆大的汗珠顺着他的脸颊往下淌。

    然而,这仅仅还只是开始。

    “继续拔,将他的十根手指都给本郡主拔下来。”

    “是。”

    “九明,你可知他被拔下来的手指,应该送往何处?”

    “回郡主的话,属下知道。”

    方陈柳三家家主何曾见过这样的场面,楚群更是显些被吓晕过去,就是燕氏见了这一幕,也骇得面色发白,浑身发软。

    “三位家主,由他纳你们的女儿为妾,你们有意见么?”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V203做妾藕断丝连之刑 | 绝色病王诱哑妃小说 | 绝色病王诱哑妃网-铭荨作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