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字体:
V206 静观其变两方人马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残恨没明白宓妃话里的意思,邹九明亦是听得一头雾水,两人对视一眼都沉默了下来,只是那看向宓妃的双眼却都泛着丝丝奇异的幽光,越发觉得自己能够追随这样的人,简直就是他们上辈子修来的福气。

    “喂,你知道世子妃又在打什么主意吗?”没有跟宓妃有所接触之前,在邹九明的心里,陌殇无疑就是最强大的存在。

    可是在他跟宓妃有所接触之后,他就有了一种很奇特的感觉,那就是宓妃是比陌殇还要更强大的存在。

    不怪他的心里会有这样的想法,实在是陌殇在向他们介绍宓妃的时候就非常严肃且正经的说过,要他们如同尊重他一样的尊重宓妃,甚至于宓妃比他更为重要。

    故,宓妃的意思就是他的意思,任何人不得有丝毫的质疑,否则那就不配成为他的下属。

    虽然陌殇在他的人面前传达他的这份态度之前,一是宓妃并不在场,也全然对陌殇所做的事情毫不知情,二是陌殇的人还不曾见过宓妃,也不曾对宓妃有过了解,但他们就是在那一刻,也就是从那时候起,将温宓妃这个名字深深的刻入了自己的脑海里,将宓妃当作了未来主母一样的去敬重。

    即便陌殇只是向他们传达了这样一个态度,可他们都知道陌殇是认真的,绝对不是开玩笑的。

    温宓妃是世子爷很重要,很重要的人。

    随着他们渐渐了解并知道温宓妃是谁,又是怎样的一个人,他们就开始期待,开始兴奋,只因他们都清楚的知道,能被世子爷看中的姑娘,绝对不会是一个普通的姑娘,能被世子爷喜欢上,并且郑重的告诉他们,要向尊敬他一样去尊敬的姑娘,也绝非是等闲之辈。

    事实证明,世子爷会喜欢上宓妃,不是没有道理的。

    而他们也清楚的认识到,这个世界上,只怕也唯有宓妃才有资格与他们的世子爷比肩,唯有她才够资格站在他们世子爷的身边,如同他们的世子爷一样,任意的调动差遣他们。

    “不知道。”残恨面无表情的扫了一脸八卦的邹九明一眼,突然心情极好的伸手拍了拍他的肩膀,冷声道:“其实你可以问一问小姐她在打什么主意,兴许小姐会非常乐意告诉你的。”

    宓妃心里在想什么,谋划着什么,这些都不是残恨在意和好奇的,他只要做好宓妃下达给他的指令或是任务就好,其他的他才懒得去费那个神。

    更何况他虽聪明,脑子也极灵活,但残恨自认为他是算计不过宓妃的,既然如此他干什么还要花那个心思去琢磨和揣测宓妃的心思呢?

    “不要。”邹九明黑着脸怒瞪残恨,抽着嘴角拉耸着双肩,低声嘟囔道:“我不敢。”

    “小姐又没有暴力倾向,她是不会揍你的。”他家小姐最是护短不过,对待敌人绝对是往死里揍,对待自己人绝对是相当维护的,除了她以外,谁敢动他们一根头发,她是会以命相护的。

    当然,如果谁敢要背叛于她,下场百分之两百会相当的‘美妙’。

    “咳咳…”邹九明被残恨噎得吊着眼直咳,脸都憋得通红,后脑勺更是划下三条黑线,他怎么现在才知道,残恨这家伙也是个心黑的,呜呜…果然世子妃身边的人都不能小瞧,要不怎么死的都不知道。

    “你别害我。”

    “不是你想知道?”

    “我…”

    “你以为你跟我说的话,小姐听不见?”残恨退后两步,双手环胸,用一副打量白痴的表情打量邹九明。

    某龙凰旗副旗主邹九明嘴角一抽,二抽,再抽,浑身都打起哆嗦来,“你个闷不吭声的家伙,简直太心黑了。”

    呜…

    他实在太可怜了,要不要这么对待他?

    “别把你以为的当作是小姐以为的,也别把你自己认为是的就认为是小姐认为是的,小姐的心思你莫要乱加以揣测,因为不管你怎么猜,都是不可能猜得对的。”

    邹九明用见鬼似的表情,略带惊恐的瞅着残恨,伸出一根手指指向他,结结巴巴的道:“你你…你竟竟然还能一次性说这么长的句子。”

    不怪他觉得如此的惊奇,实在是残恨的话真的很少,能用两个字表达的意思,通常从他的嘴里听不到第三个字。

    “白痴。”他不过是话少,也懒得说那么多话而已,他又不是不会说话,说这么长的句子怎么了,至于表情如此的惊恐?

    唔,这样的人都能成为猎云骑龙凰旗的副旗主,残恨不禁有些怀疑这个家伙是不是走后门了?

    不过想到那个怎么都无法看透的楚宣王世子陌殇,残恨又觉得他手底下的人走后门,又或是被放水的可能性几乎没有,于是就那么想想也就作罢了。

    “你这家伙想打架是不是?”

    “随时奉陪。”

    “你给我等着。”

    “现在是打架的时候吗?”宓妃坐在椅子上,隔着书案看了看残恨,又看了看邹九明,还有点儿没闹明白这两个人是怎么掐上的。

    不过难得看到残恨这么有生气的一面,她也不是真正的生气,反而觉得这样挺好。

    “不是。”听到宓妃懒懒的,软软的声音,残恨跟邹九明只觉浑身的神经都崩紧了,苦逼的咧着嘴齐声响亮的回道。

    宓妃眨了眨眼,可爱的掏了掏耳朵,轻笑道:“你们还挺默契。”

    “我错了,请世子妃责罚。”跟在宓妃身边的时间虽说不长,可邹九明对宓妃的一些脾性已然有了些了解,在她面前动不动就下跪,绝对会死得相当的难看。

    “小姐,我也有错。”这个时候他们应该努力弄清楚琴郡背后隐藏的那个秘密是什么,还有清除琴郡所面临的隐患,而不是……

    “神经崩得太紧也不是办法,偶尔放松一下还是很有必要的,你们不用觉得自己有错。”琴郡的问题存在已久,不是一天两天就能弄得清楚的,宓妃也不认为她的运气能好到那个份上。

    既然如此,她何不暂时收手,静静察观一番再有所动作。

    璃城楚宣王府的那些人,为了从陌殇的手里夺得继承权,明争暗斗不是一年两年,而是已经长达十余年之久,想要对付他们哪有那么容易,锋芒太露并不是上上之策。

    不说陌殇的两个叔叔,就是他那两个已经嫁出去的姑姑,从目前她手上掌握的资料来看,都没有一个手上是干净的。再加上陌殇的两个庶兄,以及把持着后院的老王妃陌柳氏,楚宣王侧妃小陌柳氏,楚宣王府怎是一个‘乱’字了得。

    陌文耀陌文修兄弟两个想要取代陌殇成为楚宣王世子,可以说是不是秘密的秘密,而陌二爷和陌三爷也跟他们的侄子抱着同样的想法,他们想要取代楚宣王成为楚宣王,也是一个不是秘密的秘密。

    明面上闹得最凶,实力也最强的人是陌三爷,他几乎是毫不掩饰他的野心,众人都道陌殇应该防着陌三爷,实际上看似每天都无所事事,只知风流快活的陌二爷,才是藏得最深的那一个。

    陌二爷的确很会演戏,也极为伪装,他几乎欺骗了璃城所有的百姓,但他却无法欺骗他的敌人。

    身处漩涡中心的陌殇,除了他自己,他谁都不相信,既防备着陌三爷,亦防备着陌二爷,就连王府里那两个身份最为尊贵的女人,陌殇也是从来都不会给予一个正眼的。

    作为陌二爷强而有力的对手,陌三爷也不相信他的伪装,因此,这两个人表面上看着和气,背地里脸红脖子粗也是有的,为了争抢地盘跟产业,大打出手也是有的。

    至于宓妃,即便没有陌殇事前的提醒,她也不会觉得陌二爷简单,更加不会相信他没有问题。

    事实上,在宓妃跟陌殇认定彼此,宓妃将陌殇纳入自己的羽翼下,想要保护他开始,她就已经暗中在调查和收集有关楚宣王府的一切,以及楚宣王府被划分出来有意夺权的几方势力。

    对宓妃来说,任何企图伤害陌殇,又或是侵占属于陌殇东西的人,通通都是她的敌人,都是不可原谅的对象,只要她跟陌殇在一起,那么那些人就是她早晚都要面对的,越早将他们了解清楚,对她就越是有利。

    “九明。”

    “属下在,请世子妃吩咐。”

    “你倒机灵。”宓妃看着邹九明那副紧张的模样倍感好笑,难不成她真有表现得那么凶?

    要不她就试着温柔一点,就像陌殇那样?

    这一刻,邹九明和残恨仿佛都同时读懂了宓妃的心里话,两人都惊悚的瞪大双眼,艰难的咽了咽口水,万分恐惧的暗忖:别啊,您要是太温柔,我们实在承受不起。

    宓妃眯了眯眼暗笑在心,她觉得逗这两家伙玩,其实还挺有趣的,非常有利于放松紧崩的神经。

    “嘿嘿,不知世子妃接下来有何指示。”邹九明从无悲无喜的身上学到一个道理,宁可得罪世子爷,莫要得罪世子妃,这绝逼就是真理。

    要是得罪了世子爷,还能找世子妃帮忙求情。

    要是得罪了世子妃,那都用不着世子妃收拾他们,单就是世子爷也不会放过他们啊!

    所以,他想表达的意思就是,对于世子妃的任何要求,任何指令,都要无条件的去完成。

    “在下达命令之前,本郡主有个问题想要先问问你。”

    “啊?”

    “不想回答?”

    “没…没有,世子妃请问。”

    “陌殇的那些手下,我算是熟悉的除了无悲无喜跟莫失莫忘以外,就是你们龙凰旗这十二个人了,那家伙是不是在你们的面前说过我什么?”宓妃好看的眉头轻轻的拧了拧,说不出是高不高兴,反正表情很是有些纠结,初见龙凰旗的时候,她就感觉有些奇怪,看过刚才邹九明的表情,宓妃心里的疑云更多了,“不许对我说谎,否则…哼哼。”

    宓妃朝着邹九明挥了挥拳头,明摆着就是要武力镇压,吓得邹九明缩了缩脖子,苦着一张脸看看宓妃,又看看一旁仰头看天的残恨,内心狂吼道:谁来救救我,呜呜……

    无奈他的心声老天听不到,宓妃也听不到,仍是笑眯眯的望着他,让他压力很大,颤着声道:“回。回世子妃的话,世子爷没有说世子妃的坏话。”

    “这个我知道,他没那个胆子。”该说她坏话,除非那货想要再被她揍一顿,她可不会手下留情的。

    邹九明嘴角抽了抽,低头翻了个白眼,心说世子爷果然惧内,然他为毛听着世子妃如此霸气的话,越发觉得这样的世子妃有魅力了?

    那什么,难道他有被虐妄想症吗?

    “呃…世子爷说世子妃是他认定的人,要我们像尊敬他一样尊敬世子妃,还有世子妃说的话就是他说的话,任何人都不得提出质疑。”世子爷您可别怪属下出卖你啊,属下这是在争取宽大处理呢。

    您都不敢惹毛世子妃的,小的就更不敢了。

    “熙然。”宓妃在心里默默的反复念着陌殇的名字,面色不变,语气不变的又道:“那些话他是什么时候对你们说的?”

    “回世子妃的话,是在世子爷到星殒城不久之后。”

    时间竟然是那么早吗?

    陌殇到星殒城不久之后,不就是他跟她才刚刚认识的时候吗?

    从那时起,他就已经认定了她,就在他的属下面前这么宣告她的身份与地位吗?

    那个家伙就那么自信,她会喜欢上他?

    还真别说,她可不就掉进了他温柔的陷阱里,再也舍不得出去了么!

    “熙然,你还好吗?熙然,你可知,我想你。熙然,我在等你……”宓妃紧了紧袖中的双拳,灵动双眸里的丝丝亮光,似乎只有在想到陌殇的时候才会格外的明亮,炫目,仿佛能将人的灵魂都吸入进去。

    “原本我以为琴郡经过那一次的大清理,已经变得干净了,想来是我太过天真,不过我很高兴,梅财华的出现让得琴郡的问题提早暴露了出来,如此也不至于今后打我一个措手不及。”

    “世子妃所言甚是。”

    “就目前咱们手里的掌握的消息来看,隐藏在琴郡暗处的那些人,不但跟璃城牵扯甚深,就是跟海外也有所牵连,势力不容小觑。”

    “小姐的意思是,咱们可以利用梅财华为饵,看看能否钓到大鱼?”

    “不错。”梅财华不但隐藏了自己的武功,就连他的性情也全部都是伪装的,就连跟他最为亲近的梅氏都没有发现他的异常,这让得宓妃不得不怀疑,这个梅财华究竟是不是真正的梅财华。

    还有那个浑身都透着古怪的梅氏,她又是不是真正的梅氏?

    这对姐弟之间,是都不清楚对方身份呢?还是他们知道对方的身份,但却因为某种目的而在演戏。

    在没有弄清楚这对姐弟的真实身份以前,宓妃决定暂时不动梅家,不动梅氏也不动梅财华。

    不过,死罪暂时可免,活罪现在就必须要受,她可从来都不是一个心慈手软之辈,撞到她的手里怎能不付出点什么。

    “琴郡说大不大,说小也不小,咱们在明,对方在暗,我们想要静观其变看他们的行动,前提是必须要有大量的人手。”现在就他一个人在宓妃的身边,残恨皱着眉头道:“小姐,要不要将沧海悔夜,剑舞和红袖叫来。”

    “这次跟随在梅财华身边的人,除了被世子妃在茶楼杀掉的几个小厮以外,其余的人都被困在客栈由秦郡守安排的人严密的看守了起来,这几天里他们除了寄了一封信回璃城梅家,倒也没有跟任何人有过接触。”

    “梅财华的武功源自海外,跟百变宗铁定脱不了干系,那么他的身份就相当的可疑,肯定少不了人在暗处保护他。”

    听着邹九明跟残恨你一句我一句的分析,宓妃点点头,对他们说道:“你们说的没有错,明着梅财华是被陌二爷指使着来琴郡替他做事的,他的身边就少不了陌二爷安排的眼线,暗地里却是梅财华利用了陌二爷打掩护,意欲暗中行他的事,想必撇开放在明处的人不说,暗处藏着的人也不会少。”

    “暗处倘若真的有人在听从梅财华的指示,那他……”在有后盾的情况下,梅财华也用不着那么拼,赌上自己的三根手指吧!

    残恨如是想着,宓妃看向他,语气平缓清冷的道:“如果换成是我被困,在没有得到我的指示之前,你们会行动吗?”

    “不会。”

    “难道那个梅财华就那么肯定世子妃会放他一马,所以才没有对他的人下达营救指令?”邹九明不傻,一听宓妃的话就明白是怎么回事,残恨的问题也是他没想明白的地方。

    “他应该是没料到自己会曝光了自己会武功这件事。”如果不是梅财华的武功暴露了,宓妃的确也会来了璃城梅家,以此来给陌二爷一个警告,也给楚宣王府众人一个警告,但她不会那么快就取梅财华的性命。

    因此,心机深沉如梅财华,他应该也是算准了这一点,才会为了不露出更多的破绽,硬生生赌上了自己的手指。

    失去三根手指,或是更多的手指,跟他身后隐藏的秘密被挖出来,显然他更在意后者。凭他修练的斩月灵轴功法,即便就是失去一整条手臂,于他而言都算不得残缺,影响不到他的修为。

    “将梅财华关在郡主府地牢,已经身受重伤且命悬一线的消息传出去,本郡主倒要看看会不会有人为他冒一冒险。”

    “是。”

    “梅氏的反应比起陌二爷的态度更让本郡主好奇,所以将梅财华被扯下来的脚趾直接送到梅氏的面前,本郡主觉得效果会更令人欣喜的。”

    “是。”

    “九凰旗的人现可有在执行任务?”

    “回世子妃的话,我们现在已经全由世子妃调动,猎云骑其他的行动我们已经不再参与,而流言一事现在也只剩下扫尾,留下旗主一人善后即可,还有十人可由世子妃任意支配。”

    “很好,你过来我有话吩咐你们去。”

    邹九明上前几步走到宓妃的身边俯下身子,只见宓妃让他附耳过去,然后他的面色就开始古怪起来,片刻之后又恢复正常。

    “听明白了吗?”

    “回世子妃,明白了。”

    “那今晚你就先集齐龙凰旗的人,明天开始行动。”

    “是。”

    “残恨,咱们去地牢会一会那位忍功了得的梅公子。”

    忍功了得的梅公子,那人的确挺能忍的,残恨挑了挑眉,沉声道:“是。”

    今夜,注定是个不眠之夜。

    位于琴郡西城杨街胡同的一处别院,此刻已经是漆黑一片,丫鬟小厮们都已经入睡,三进三出的院子静悄悄的,唯有北边座落在竹林深处的一间独立的阁楼仍是灯火通明,隐隐传出压低后的说话声,还可以清楚的从窗户上看到几个朦胧的身影。

    “三天前,安平和乐郡主就已经将梅财华从郡守府的大牢带回了她郡主府的地牢里面关着,也不知道梅财华都说了些什么,更不知道安平和乐郡主是怎么打算的。”

    “咱们也别指望梅财华那个风流鬼的骨头能有多硬,指不定稍稍用那么一点点刑,他就能乖乖的把自己的祖宗好几代都交待出来,更别说他是做的那些事情了,一准儿从几岁开始玩姑娘,他都能细细的数出来。”

    “我可是打听过了,那个安平和乐郡主不是个好惹的人物,但凡落到她手里的就没有一个有好下场,绝对是个杀伐果决的女人,梅财华别说没胆在她的面前说谎,就是有那个心机也没用,那女人可不是个好骗的。”

    “郡主府的那些下人跟护卫,一个个的不但嘴巴死紧,规矩更是多得吓人,根本就收买不了,我这几天试了很多次,咱们的人根本就打不进去,而且咱们的动作也不能太频繁,不然就太惹眼了。”

    想到目前摆在他们眼前的局势,又想到宓妃的难缠,这些人真是头都要疼死了,像这种费神的事情,他们已经好几年不曾经历过,一时就这么碰上,还真是挺让他们为难的。

    “郡主府的守卫怎么样?”

    “你问这个做什么,难不成你想硬闯郡主府?”

    “我说你们也别关心郡主府的守卫如何了,重点是二爷收到咱们传回去的消息,有何新的指示传来。”

    “对对对,咱们的主子是二爷,又不是那个倒霉蛋梅公子,管他是死是活来着,说得难听一点,像他那样的草包,就算受不住刑把什么都交待了,他又能说出点儿什么来。”

    “可不是么,甭管安平和乐郡主怎么审问梅财华,她顶多就从梅财华的嘴里知道,梅财华是最得二爷宠爱小妾的嫡亲弟弟,因着梅氏为二爷生下了庶长子,她本人又极为聪慧极为得宠,故,外人都笑称他是二爷的小舅子,很得二爷看重罢了。”

    前面两人话音刚落,紧接着又有人接口说道:“梅公子风流成性,只要有女人他就能满足,关于二爷的那些生意,别说梅财华不清楚里面的门道,就是她的嫡亲姐姐梅氏那么受二爷的宠,不也是不知道么。所以我说,咱们压根就不用理会梅财华的死活,只要及时将琴郡的情况,一五一十的通过书信汇报给二爷知晓就成,其他的听命行事即可。”

    “也对,那咱们就真的不管?”

    “据说安平和乐郡主那天在郡守府的议事厅,吩咐她手下一个名叫残恨的侍卫硬生生扯掉了梅财华的十根手指,然后命人加急送往璃城,交到二爷的手里,你们说她是什么意思?”

    “她是在向二爷挑衅。”

    “不,我觉得她是在警告二爷。”

    此话一出,整间书房里的人都齐刷刷的抬眸看向他,那一道道目光就给雷达似的紧迫逼人,却见说这句话的男人不慌不忙,语气悠悠的道:“你们可别忘了前段时间传出来的那些流言,不,也不能说是前段时间,其实也就是这几天发生的事情罢了。”

    “你把话说清楚。”

    “你们仔细的想一想,楚宣王世子若是真的迎娶安平和乐郡主为妻,安平和乐郡主若是当真嫁给楚宣王世子,那么也就是说安平和乐郡主将会成为璃城楚宣王府的女主人。”

    “我明白了。”

    “安平和乐郡主之所以咬着梅财华不放,甚至于将梅财华的断指送去楚宣王府,摆在二爷的面前警告二爷,换句话说就是,她跟咱们的二爷是敌人,她这是在维护楚宣王世子。”

    将这一点指出来的男人点了点头,沉声道:“所以我不认为这是安平和乐郡主在挑衅二爷,她其实是在警告二爷,也就是说她跟楚宣王世子之间的流言是真的,她将会是楚宣王世子的世子妃,楚宣王府未来的女主人。”

    “这个消息太令人震惊了,必须立即传信给二爷。”

    “我们传回璃城的消息,二爷看过之后就回了信。”

    “二爷对我们有何指示?”

    “二爷有三个指示传达给我们,一是密切关注安平和乐郡主的一举一动,尽量打探清楚她将会在琴郡逗留多长时间;二是调查清楚郡主府的布局与守卫,为营救梅公子做足准备;三是静观局势的变化,不要冒然采取行动。”

    “二爷这是要保梅财华的性命?”

    今夜齐聚在这处别院书房的几个人,他们都已经是多年不曾见光的暗棋了,为了将根扎在琴郡,他们所付出的辛劳是旁人无法想象的,因此,他们谁也不愿意为了一个梅财华而暴露了自己。

    毕竟,即便是上一次宓妃对琴郡进行大清扫,也没能抓住他们的什么把柄,更没有发现他们的异常,倘若因为一个梅财华而暴露,想想就是怎么都不能甘心。

    “不。”

    “那二爷到底是什么意思,你也别吊着我们的胃口,赶紧把话说清楚。”为了别的事情暴露还情有可原,为了一个无关紧要的梅财华而暴露,他们说什么也不能同意。

    若非是因为他们的意见一直都不能达成统一,琴郡这几天也不会这样的平静,宓妃也不会什么鱼都没有抓到。

    “二爷怀疑梅公子并不像表面上看起来那么简单,他似乎隐藏了什么,所以二爷这次传信过来最主要的指示其实是让我们暂时静观其变,不管什么动作都不要有,看看会不会有其他人跳出来营救梅公子。”

    “怎么可能?”

    “是啊,二爷不是开玩笑的吧,那位梅公子真要是个机灵的,有心机的,怎么可能被安平和乐郡主拿捏是死死的,就算安平和乐郡主再怎么厉害,梅财华自保的能力应该是有的吧!”

    “那天在秦家茶楼,我可是将梅公子在安平和乐郡主面前的怂样从头到尾尽收眼底,怎么看他也不像是装的。”说出这句话的中年男人,语气中是满满的轻蔑之色,可话锋一转他又道:“如果他真的是在演戏,那他的演技也太可怕了,光是想想就让人忍不住胆寒。”

    梅财华,安平和乐郡主口中的‘没才华’,他真的是那样可怕的一个人吗?

    “二爷可不是喜欢开玩笑的人,既然他都这么说了,咱们只要照办就行。”不管他们现在在人前多么的风光,要是背后没有二爷的支持,那么他们就什么都不是,所以二爷的指示,他们只要服从就好。“二爷说了,如果在我们都不出手的情况下,真的有人出面营救梅公子,那么我们也不能干坐着,尽力配合出面营救的人,给那些人当援军。”

    梅氏的确是个漂亮的女人,也是个有心机的女人,浑身上下都充斥着一股惑人的野性,让得见识过她这一面的男人都忍不住想要将她驯服,所以她才能牢牢掌握住二爷的心,让二爷那样的宠爱于她。

    只是像二爷那样一个有野心的男人,他的脚步又怎么可能被一个女人所左右,若非因为梅氏的身上有二爷想要得到的东西,就算她为二爷生下了庶长子又如何,依旧还是一个随时都可以丢弃的女人。

    二爷纵容梅财华,处处表现出对梅财华的不同,将梅财华在璃城上流圈子塑造成一个横着行走的小霸王,除了表现出他对梅氏的格外恩宠以外,只怕他也是早就对梅财华起了疑。

    应全昆是陌二爷一手培养起来的人,他对陌二爷是忠心不二,手中掌握着陌二爷不少的产业,是个份量十足的人,同时也是宓妃这次想要钓的大鱼之一。

    “国安,你的主意一向最多,思虑也素来周全,依你之见咱们眼下应该怎么做才最为妥当。”

    如果说应全昆是一把手,那么汪国安就是二把手,他比应全昆小上十多岁,但行事却相当的老练且毒辣,就如时时刻刻蛰伏在草丛里的毒蛇一样,不动则已,一动就要人命。

    “我们只要服从二爷的命令即可,安平和乐郡主是个不按牌理出牌的人,谁也不知道她下一刻会做什么,所以咱们一定不可能冒出头去,否则就会成为她的活靶子。”

    汪国安没有跟宓妃打交道的经验,不过凭借宓妃在琴郡的那两次大动作,他也可以推断出宓妃大概的行事之风,“虽然我不清楚安平和乐郡主具体想要做什么,但至少目前梅公子不会有生命危险,咱们的人小心堪察郡主府的布局即可,切记不要太靠近郡主府,至于是否要搭手营救梅公子,这就要看梅公子的背后是不是另有他人了。”

    “那安平和乐郡主咱们应该派谁去盯她?”

    监视宓妃可是个随时都有可能丢掉性命的危险任务,几人你看看我,我看看你,竟是谁也不想接下这个活儿。

    他们只要一想到宓妃师承药王,就算自己不会医术,却也不能保证她的身上没有毒药什么的,再加上宓妃武功高强,这完全不是什么秘密,也就更没有人想要往她的身上贴了。

    应全昆颇为头疼的看着这一幕,暗忖着难不成要他亲自出马?

    可他也不想跟宓妃有所交集好不好,他也是很怕死的,好不?

    “琴郡发生这么大的事情,身为琴郡的掌权人,安平和乐郡主短时间之内是绝对不会离开琴郡的,所以根本没有必要派人去盯牢她。”这些人的想法都写在自己的脸上,汪国安不用看就用脚趾头想都能想得到。

    死,谁会不怕。

    让他们去监视宓妃,那就等于是去跟死神打交道,傻子才会去。

    “可是二爷他的意思是……”

    “如果你觉得你的武功比安平和乐郡主还要高强,你想去监视她,我们也是没有意见的。”与其把主意打到宓妃的身上,倒不如把心思多花一点在别的事情上面,也省得被宓妃抓到小尾巴。

    至于监视宓妃这种极其危险的事情,汪国安则是认为,谁不怕死谁去。

    “当我没说。”缩了缩脖子,在其他几人的瞪视之下,他果断的耸下双肩,垂下头去。

    他可不认为他的武功比宓妃好,而且他也还没有活够,真的一点想死的想法都没有,所以宓妃那个煞星,他还是有多远躲多远的好。

    梅财华那个家伙弄到现在这般地步,背后还有人在谋划着怎么营救他,可他要是落到宓妃的手里,就算宓妃不要他的命,以二爷的行事风格,营救他是不可能的,灭口才是他会做的事。

    “既然咱们的意见都达成一致了,那么现在我们就来说一下具体怎么分工,怎么行动。”

    “好。”

    “我没意见。”

    ……

    朦胧的夜色下,这边别院里的几人商量得热火朝天,位于千叶湖畔,跟郡主府座落在同一条街上的另外一处别院,这个时候也在进行着激烈的争吵。

    好在他们争吵的地方位于整座别院的最深处,而且还是在被假山围住的隐蔽密室之中,因此,倒也不用担心声音太大传出去被别人听到。

    密室里,从这七个人所坐的位置就能瞧出主次,坐在主位旁边一左一右的两个黑衣人,用江湖上的语言来说,他们的身份应该是左右护法,至于整齐一排坐在下面的五个人,他们的身份应该是平等的,比起两个护法来要低上一些。

    “公子的随从都被严密的看守了起来,我们一旦与之接触就会暴露行踪,可是公子已经好几天没有与我们联系,怕是有危险。”

    他们的性命是与公子绑在一起的,公子生,他们就生,公子死,他们也就没有了存在的意义。

    “被安平和乐郡主送去璃城楚宣王府的十根手指,你可有弄清楚是不是公子的。”

    “回右护法的话,属下查清楚了,那的确就是咱们公子的手指。”

    “什么?”右护法声音突然拔高,露在蒙面黑巾外面的双眼斗然睁大,眼里满是不可置信。

    左护法瞥了右护法一眼,冷静的说道:“咱们公子的武功之高,别人不清楚,我们却是相当清楚的,别说初闻时你不相信,我刚听到的时候也是不信的,为此我还专门亲自去调查过。”

    “你怎么不早说?”

    “我是想说,可是你去了哪里你心里明白。”

    右护法语塞,面色难看,额上的青筋跳了跳,终是没有说出什么反驳的话,左护法倒也没有跟他计较,接着又道:“那天公子会武功暴露之后,他本是打算逃出郡守府的,可是……。”

    当时具体的情况如何,左护法也不太清楚,宓妃在秦家茶楼命秦文杰带走梅财华的时候,左右护法其实是在暗中保护着梅财华的,只因得了梅财华的暗示他们才没有出面。

    再后来,梅财华察觉到宓妃并不想轻易了结此事,而是在谋划着什么,所以他又对左右护法下了令,让他们隐藏好自己,莫要暴露身份,这才发生了梅财华被断指一事。

    如果他之前不是那样自信,没有下达那样的指令,那么他或许就不会落到现如今的下场。

    “可是什么你倒是快说啊。”

    “可是公子他在跟安平和乐郡主动手的时候落败了。”

    宓妃武功高强,已经不是秘密,正因为如此,很多打相府主意的人才不敢把目标锁定在宓妃的身上,只因他们不想捅到马蜂窝。

    “郡主府的守卫如何?”

    “因为安平和乐郡主不常住在琴郡,因此郡主府的守卫并不是很强,那些护卫的武功也很一般。”

    “你怎么看?”右护法很清楚,就算郡主府是龙潭虎穴,为了救出梅财华,他们也必须去闯。

    “人肯定是要救的,不过也不急在这一两天,咱们先仔细做一番调查,再制定行动,毕竟咱们只有一次出奇不意营救的机会,否则就只能陪着公子死在这里了。”

    “既然如此,那咱们现在就分头行动,注意隐蔽行踪。”

    “是。”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V206静观其变两方人马 | 绝色病王诱哑妃小说 | 绝色病王诱哑妃网-铭荨作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