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字体:
V207 章氏之心梅氏之主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璃城・楚宣王府

    印月阁

    余霞散成绮,澄江静如练。

    “夫人,您该喝药了。”

    “嗯。”收回远眺的目光,陌章氏就着大丫鬟伸过来扶她的手,缓步走进阁楼里面,不过短短几步路,她的额上就渗出一层细密的汗来,脸色更是苍白得厉害,就连嘴唇都没有一点血色。

    “夫人身子骨弱,就算天气再怎么好,也是吹不得风的,要是夫人不听府医的再三叮嘱,怕是又要养上好几个月才能痊愈。”说话间,原先端着药碗一脸担忧看着陌章氏的嬷嬷已经将冒着热气的汤药放在桌上,从一旁的屏风上拿了件白色的披风,上前披在陌章氏的肩上,语气是难掩的心疼与怜惜。

    “曲嬷嬷莫要担心,我自会爱惜自个儿的身体,绝不会给其他女人可趁之机的,我也不是那么容易就能被打败的。”

    陌章氏含露,她就是楚宣王府陌二爷明媒正娶的正妻,也是当初老王妃柳氏左挑右选自己挑得中意的儿媳妇,章氏的娘家乃是璃城非常有名的食料大户,经营食料生意已经三百余年,家族底蕴极其深厚,人脉也非常的广泛,在璃城当地很是有些地位。

    陌殇的父王楚宣王陌昊乾的王妃,乃是星殒城韩国公的嫡次女,她不仅出身高贵,而且身份显赫,虽说这门亲事是老王爷做主定下的,可老王妃其实是怎么都不同意的。

    只因碍着老王爷的情面,她不能提出反对意见,故,只能是眼睁睁的看着楚宣王娶了韩国公的嫡次女为王妃,让得她的如意算盘落了空。

    按照老王妃的想法,她是觉得既然老王爷为嫡长子挑选了一个出身那么尊贵的女子为正妻,那么老王爷也应该为他的嫡次子和嫡三子挑选同样出身的女子为正妻,如此才显得他对三个儿子是一样的。

    可是老王爷却表示楚宣王府已经足够显赫了,既然当时还是世子的楚宣王已经有了一位出身尊贵的世子妃,那么嫡次子跟嫡三子只要迎娶出身一般的女子为正妻就好。

    为此,老王妃自然是没少在老王爷的跟前闹,只是老王爷一直都不松口,直到老王爷去世,他都没有出面为除了楚宣王之外的两个儿子挑选正妻,而是任由老王妃去出面。

    楚宣王府陌家在封地璃城几乎等同于‘帝王’一般的存在,虽说大大小小的世家很多,就算只是把自家的闺女嫁入楚宣王府做妾的都不在少数,可惜老王妃瞧不上啊!

    她认为璃城的名门旺族固然很不错,但跟星殒城的那些真真正正的高门贵族比起来,差距还是相当大的,另外两个儿媳妇的出身,绝对只能高过或是与韩国公府的嫡次女持平,否则她都不满意。

    可她却不如老王爷有身份,有地位,有影响力,会买她面子的人实在是相当的有限,尤其是那些真正名望高的世家,压根就不会选择与她的儿子结亲。

    星殒城中愿与她结亲的官家千金有,世家千金也有,甚至是商家千金都有很多,可老王妃就是高低瞧不上,坚持认为身份不一样的妯娌相处起来矛盾会很多,究其真正的原因,大概只有她自己的心里才明白。

    没有办法在星殒城挑中合心意的儿媳,老王妃就不得不退而求其次的在璃城为陌二爷和陌三爷挑选正妻。

    于是,她在几番精挑细选之下,看中了章家的嫡长女章含露,让陌二爷将她迎娶为正妻,算是拥有一个背景实力非常强悍的岳家,也不至于落后于楚宣王太多。

    至于老王妃为陌三爷挑选的正妻,论家族实力倒是与章家处于伯仲之间,因此,她对两个儿子也算是一碗水端得平平的。

    无奈章氏嫁入楚宣王府二房近二十年,虽为陌二爷生下了三个嫡出的孩子,却都是姐儿没有哥儿,这也让得她在老王妃的面前以及二房众多妾室的面前,始终都有些硬不起腰杆来。

    非但如此,小叔子陌三爷的夫人,她的弟妹死对头,更是没少因为她没能给陌二爷生下一个儿子,而明里暗里的嘲笑讽刺她,每每都气得她险些吐血,偏又实在拿她没办法。

    谁让她的肚子不争气,一连生下三个闺女,就是生不出儿子来。

    为着这事儿,章氏在老王妃的面前没少挨训,没脸,刚嫁进门的时候有多受宠,现在就有多讨老王妃的嫌。

    以前章氏不懂,也不明白,直到来仙宛的那个小贱人为陌二爷生下庶长子之后,章氏无意间才弄明白,原来老王妃挑中她成为她的二媳妇,压根就不是因为喜欢她,中意她,而是她的娘家比璃城其他的人家更有价值。

    追其根本原因,自然是因为老王妃在星殒城看中的那些女子,就没有愿意嫁入楚宣王府二房或是三房的,她跟她的那个死对头,无非只是老王妃眼中的替代品罢了。

    在这之前,章氏一直忍着老王妃对她的刁难,认为是她自己的肚子不争气,不能生下嫡长子,就算老王妃再怎么对她,都是她理亏在先,所以她忍了。

    不管老王妃做主为陌二爷抬了多少房妾室,陌二爷自己又看中了多少的女人要抬进府里,她都忍了。

    可在那之后,章氏却不打算再忍受老王妃的种种刁难了,她要是真敢让她没脸,那么她也不怕撒破脸,她若是不好过,大家也都别想好过。

    还有她的丈夫陌二爷,他们的夫妻情份,早在他眼睁睁看着来仙宛那个小贱人仗着自己生下庶长子就欺到她头上,选择视而不见的时候就已经被他挥霍得一点不剩。

    “夫人现在最要紧的事情就是安心静养,其他的都别想,自己过得好才是最紧要的。”

    一看章氏的神情,曲嬷嬷就知道她又想远了,可她能够帮到章氏的却非常有限,也担心自己一个不小心反而为章氏惹来麻烦。

    楚宣王府原本就够乱的,稍不留神就会被吃得骨头也不剩,这么多年以来,曲嬷嬷已经学会应该如何明哲保身。

    这一点她懂,章氏更懂。

    “把药端过来吧。”曲嬷嬷是她的奶嬷嬷,章氏知道曲嬷嬷或许不够聪明,办事也不够妥帖,但她相信她身边的这些人,谁都有可能背叛她,唯独曲嬷嬷不会。

    “夫人能想明白就最好不过了。”

    “嗯。”章氏接过药碗,看也没看那黑漆漆,味道极是刺鼻的药汤,仰头一口就喝了下去,中途就连停顿都没有一下。

    “来来来,夫人赶紧含上一颗蜜饯在嘴里,也好去去嘴里的苦味。”

    章氏摇了遥头,似呢喃,似低语,听着莫名让人有些心酸,“不用了,药再苦,还能有我的心里苦么!”

    就算她厌弃了陌二爷,恨毒了老王妃,甚至还疯狂的想过要跟陌二爷和离,从此他走他的阳关道,她过她的独木桥,但她却无法割舍掉她的三个女儿,也不能将尚还年幼的她们扔在楚宣王府这个吃人不吐骨头的地方。

    她的嫡长女去年刚及笄,亲事也已经定下,今年正好十六的她,出嫁的日子在冬月里,眼下正是筹备嫁妆的时候,事事都少不了她这个做母亲的为她张罗,为她拿主意。

    她的嫡次女还不到十二岁,最小的女儿也不过刚刚八岁,章氏就算性子再怎么的烈,却也无法丢下自己的亲生女儿做出那样的事情来。

    所以,她只能暗暗的咬牙忍着,再多的血和泪通通都咽回肚子里,不动声色的谋划布局,她倒要看看那些人算计到最后能有什么样的好下场。

    “奴婢的好夫人哟,您的心思可不能再那么重了,就算您不为自己着想,也要为您的三个女儿想想不是。”站在章氏面前的曲嬷嬷左右张望了一下,确定周围没有外人在场,她才敢说这样的话。

    “呵呵……”章氏仰着头笑了一阵,喘着气停下来的时候,她的脸上泛着不正常的红晕,可她的精神却是极好,尤其是此时她的双眼份外的明亮,“嬷嬷放心好了,以后再没什么能打垮我了。”

    “夫人能想通就好。”

    “红杏。”

    “夫人。”

    “我吩咐你打听的事情打听得怎么样了?”

    “回夫人的话,奴婢已经全打听清楚了。”红杏是个生得极为明艳的女子,一张白的瓜子脸,细长的柳叶眉,一双杏眼似是含着无边的春色,秀挺的鼻梁,殷红的嘴唇,声若莺啼,煞是好听。

    曲嬷嬷虽说对章氏很忠心,不过她也很有自知之明,知道自己玩心机是玩不过别人的,因此,在这方面她本能的选择回避,却也让得她更得章氏的信任,“夫人,奴婢到外面候着,您有事就叫奴婢一声。”

    “你去吧。”

    “是。”

    红杏除了奴籍,出身卑贱之外,单论模样不比世家千金逊色,再加上她又是章氏身边得力的大丫鬟,为人沉静机警,如若不是章氏护着,只怕是早就成了陌二爷后院中的一员。

    但这丫鬟却并没有因为自己容貌出挑就生出想要给人做妾,借以过上好日子的想法,她求章氏在她年满二十之后准她出府嫁人,然后她就在外面替章氏打理她名下的产业,在这之前她愿意在府里为章氏做任何事情,就只求了章氏那唯一的一件事。

    以前章氏还防过红杏,对她也忽远忽近,既不冷淡却也不亲热,直到最近三年才开始亲近她,相信她,而红杏从未让她失望过。

    “说。”最近这半个月,章氏又染了风寒,一直都呆在印月阁中养病,陌二爷一次都没有来看过她,同样她也不稀罕陌二爷来看她。

    自从陌二爷纳了梅家那个嫡长女为妾,只要他在府里,所呆时间最长的地方一定就是来仙宛,而她的印月阁几乎都看不到他的身影。

    后来梅氏生下庶长子,为人也是越发的猖狂,没少给章氏上眼药,章氏纵然心中有气,却也都暗自忍了下来,没有在她的面前失了当家主母的风范。

    “来仙宛的梅氏已经不成气候了,不用夫人出手,她的下场都不会好到哪里去。”

    “怎么回事?”以梅氏那惑人的手段,又加上她为陌二爷生下了庶长子,就是在老王妃的面前也极有脸面了,如何会突然失宠?

    想到梅氏那个风流成性的胞弟,每次到王府都对王府的下人呼来喝去,将少爷架子摆得十足,章氏就满心的瞧不起,但她没办法不说,还只能装着看不见,谁让陌二爷宠那个小子。

    外面的人都说,那是陌二爷的小舅子,招惹不得。

    孰不知,她梅氏的弟弟算什么东西,也敢对外宣称他是陌二爷的小舅子,楚宣王府的公子爷?

    就是她的亲弟弟,也都不曾在王府内那般的放肆。

    “夫人不是吩咐奴婢暗中注意来仙宛的动静么,应该是两个月前吧,梅氏的弟弟外出巡视梅家在外的生意,从走出璃城的那一天开始,不管途经哪个城镇都打着他是楚宣王府公子爷的这个身份,期间他倒是占了不少的便宜,也得了不少的好处,还抢占了不少的姑娘。”

    说起花花公子梅财华,红杏的语气就满是轻蔑,嘲讽与不屑,最是看不起他那种人。

    “他还真是死性不改。”章氏听了也是冷冷一笑,真的不知道梅氏在提起她的这个弟弟时有什么可骄傲得意的,“莫不是他这次抢姑娘,踢到铁板了?”

    看着章氏问出这话的表情,红杏也是没忍住‘噗嗤’一下笑出了声,点头接着说道:“夫人这么说,倒也没错。”

    “把你知道的都给我仔仔细细的说一遍。”

    “梅财华无往而不利的走到了琴郡,听说他是观察好几天之后,觉得琴郡没什么人是他招惹不起的,所以就又开始像以往在咱们璃城一样上街抢姑娘了。”

    知道红杏话还没有说完,章氏也不着急着打断,只是耐着性子听她慢慢道来,“梅财华前面抢了几个都用以前的老办法处理得妥妥当当,就连琴郡的郡守拿他都没有办法,听说后来他在一家茶楼里意欲强纳当地四个非常有名望世家的小姐为妾,结果对方不乐意,故而就在茶楼闹得很大,没曾想当时还真就出现了一个梅财华惹不起的人物。”

    “是谁?”

    “安平和乐郡主。”

    “竟然是她。”若是换在一年以前,章氏肯定不知安平和乐郡主是谁,又有着怎样的身份背景,可现在么,她对安平和乐郡主却是一点儿都不陌生。

    相府嫡出千金,皇上御赐的四字封号正一品郡主,不但上了皇家玉蝶,更是手执金册金印,且还拥有一块相当富裕的琴郡作为封地。

    这样的一个人物,她怎么可能不知道。

    “是的,就是她。”红杏没有见过宓妃,却是对宓妃很是崇拜,“夫人想必也听说过关于安平和乐郡主的流言,她可是位眼里揉不得沙子的人,梅财华撞到她的手里,他的下场可想而知。”

    “但这跟……”

    没等章氏把话说完,红杏就接过她的话头说道:“夫人有所不知,奴婢打听到安平和乐郡主先是断了梅财华的十根手指,命人送至二爷的面前,似乎是在观看二爷的态度。”

    “此话怎讲?”

    “安平和乐郡主要的不只是梅财华一个人的命,她要的是梅氏一族人的人的性命,梅氏也是梅家的人,但因她是二爷的妾室,所以……”

    后面的话红杏虽然没有说完,可章氏却听懂了,也明白红杏为什么会说梅氏已经不成气候这样的话了。

    的确,惹上星殒城赫赫有名的煞星,付出的代价怎么可能只有一条命,赔上整个梅氏一族,倒是不多。

    “刚收到梅财华十根手指的时候,二爷似乎是大怒,在梅氏委屈的哭闹下也似是有意要保梅财华,只是奴婢却觉得二爷对梅氏的态度有些奇怪。”

    “哦?”

    “回夫人的话,具体是什么地方奇怪,奴婢也说不上来,就觉得二爷好像根本就不是真心宠爱梅氏。”

    当时的情况有些混乱,梅氏看着那十根断指,脸色也只有片刻的变化,很快就恢复了她以往的模样,娇娇弱弱的依赖的看着二爷,而二爷当时非常生气,还险些踹了梅氏一脚。

    后来,梅氏委屈的哭诉,不求为梅财华,也不求为梅家,甚至都不求为她自己,而是求陌二爷为了他们年幼的儿子,别让他们的儿子没有母亲。

    话里话外,说的是为了儿子,其实无非就是在求陌二爷救她罢了。

    “呵…”章氏冷笑一声,眸色变得很是幽深,陌二爷他懂什么是爱,他的心从来就没有用在任何一个女人的身上,从头到尾他所爱的人都只有他自己。

    就算梅氏几乎是得了他的专宠,可那又能怎么样,该舍弃的时候还是要被舍弃的。

    章氏可不相信,为了区区一个梅氏,她的好丈夫会选择跟安平和乐郡主杠上,他还没有那样的魄力。

    暂且不论安平和乐郡主本身后台有多硬,单单就是安平和乐郡将在琴郡发生的事情禀明给皇上知道,皇上也不会纵容梅财华,那么梅家就誓必要被牵连,搞不好他自己都会被训斥。

    这个时候,素来以自身利益为先的陌二爷,就算看在梅氏为他生了一个儿子的份上,他也绝对不可能护着梅氏。

    “就在奴婢回夫人身边伺候的时候,来仙宛就更热闹了。”

    “是吗?”

    “奴婢听说,琴郡那边又有东西送过来了。”

    章氏一愣,低语道:“怎么这次是直接送到梅氏那里了吗?”

    “是的,这次送来的是梅财华的十根断脚趾。”红杏虽未亲眼目睹那东西,不过只是想想都后背浸出一背的冷汗。

    “二爷过去看了吗?”

    “回夫人,梅氏收到东西后就请了二爷过去。”

    “如何?”

    “这么短的时间内,安平和乐郡主接连两次出手,显然是非常不满意咱们二爷的态度给得太慢,这次只怕是警告了。”

    此刻,章氏脸上的笑意越发的深了,她转着自己手腕上的玉镯,苍白的嘴唇抿成一条直线,“你可知二爷跟梅氏看着那十根断掉的脚趾都谈了些什么?”

    “这个奴婢不知。”

    “他们的谈话想来很是隐秘,你不知道也不奇怪。”

    “奴婢虽然不知道他们都谈了什么,不过奴婢却知道二爷离开来仙宛的时候脸色很是阴沉,看起来极为可怕,随后来仙宛就传出梅氏摔打东西的声音,整整持续了近一个时辰才消停。”

    梅氏自进王府二房的第一天开始,就处处表现得大方得体,很会处事也极为讨人喜欢,类似摔东西这样的行为,这还是第一次出现,她倒是挺想去瞧上一瞧的。

    “奴婢给二爷请安,二爷万福。”门外,传来曲嬷嬷刻意提高音量的行礼声,章氏与红杏对视一眼,同时止住了话题。

    陌二爷走进里间的时候,章氏正半闭着眼躺在床上浅眠,红杏跪在床边伺候,房间里充斥着一股难闻的药味,让得他的眉头狠狠的拧了拧,他竟不知章氏病了。

    “夫人这是怎么了,可有请府医瞧过?”

    “回二爷的话,府医说夫人只是感染了风寒,小心调养喝上几副药就好。”红杏不是不知道陌二爷的心思,故,她回话的时候都尽可能的低着头,尽量减低自己的存在感。

    以往,只要陌二爷宿在章氏的房里,红杏都不会在章氏的身边伺候,而是换另外三个大丫鬟在身前伺候,她则到院子里做些洒扫的活儿。

    “咳咳…咳,爷怎么来了,可是…”

    “夫人既是病了,就好生躺着。”

    “爷来可是有事?”

    “你我乃是夫妻,难道没事我就不能来看你。”

    章氏垂眸冷笑,扬起脸时却带着温婉柔和的浅笑,她抿了抿唇,望着陌二爷似是带着几分羞涩之意,语气也带着几分撒娇,她道:“爷能来看妾身,妾身很高兴。”

    听了章氏这话,陌二爷面上有些挂不住,因为梅氏他已经很长时间没有来看过章氏,险些都要忘了还有章氏这么一号人物。

    这厢夫妻两人你在演戏,我也在演戏,那厢来仙宛内,梅氏将自己关在房里摔东西摔痛快了,整个人跌坐在一堆碎瓷片中,仍是觉得满心的怒火无处宣泄,她快要被逼疯了。

    该死的陌皓闲。

    还有该死的安平和乐郡主。

    不能忘的,还有那个成事不足败事有余的混蛋梅财华,她怎么会有那么愚蠢的弟弟,真是气死她了。

    “小姐,地上凉,快些起来吧。”

    “奶娘,你说我现在应该怎么办?”梅氏烦躁的抓了抓头发,妩媚妖娆的精致脸庞扭曲而狰狞,尤其是那泛着腥红的双眼,看起来格外的吓人。

    陈嬷嬷走到梅氏的身边,一边伸手去扶她,一边认真的道:“二爷他就是不管小姐,他还能不管峰哥儿么,小姐只要牢牢的抓稳了峰哥儿,还怕二爷不管你么,要知道小姐生的峰哥儿,那可是二爷现在唯一的儿子。”

    即便是庶子又如何,在正室没有生出儿子的前提下,这个庶长子很有可能就会继承二爷的一切。

    “小姐你想想看,二爷今年已经四十岁了,虽说男人四十岁正值壮年,还有很多生儿子的机会,可是小姐你又想想,在你进府之前,二爷的后院里女人还少么,可除了夫人生下的三个嫡女以外,不过也就还有几个姨娘给生了几个庶女罢了。”

    依陈嬷嬷之见,陌二爷他这命中就是缺儿子,指不定除了她家小姐生下的这一个儿子之外,再也没有儿子命了。

    所以,她家小姐的胜算还是有的,就看怎么把握了。

    “对对对,奶娘说得对,我还有峰哥儿。”

    “小姐能想通就好。”

    突然,梅氏浑身一僵,感觉到一股压迫之气扑面而来,她对陈嬷嬷道:“奶娘我累了想要休息一下,晚一点你再安排人进来打扫。”

    “那好,小姐你先休息,奴婢去看看峰哥儿。”

    “嗯。”

    等陈嬷嬷离开之后,梅氏动作利落的从地上站起来,颤着手硬着头皮走到里间,重重的跪到地上,恭敬的道:“属下参见主子。”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V207章氏之心梅氏之主 | 绝色病王诱哑妃小说 | 绝色病王诱哑妃网-铭荨作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