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字体:
V209 计划落实齐心协心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你们也都别太紧张,本郡主也不是会吃人的老虎,想到什么就说什么,把你们的看法通通都摊到明面上来,咱们一起讨论。”宓妃说了那么多的话,正口干舌燥得厉害,残恨默默的递上一杯温度刚刚好的茶给她,让她很是感激的看了残恨一眼。

    呼,虽说这次出门她的身边既不是带的剑舞和红袖,也不是带的四紫,在某些细微的地方,残恨也的确做不到像姑娘家那么的细致入微,不过他的心思倒也细腻,很多时候宓妃还未开口,他就已经会意了。

    让他一个大男人照顾她,宓妃觉得还挺不好意思的,好在某人天生就是个粗神经的家伙,压根就没意识到宓妃在想啥。

    “怎么的,你们听着本郡主眉飞色舞的说了那么长时间,真的就一点儿表示也没有?”宓妃将茶杯里的水都喝尽了,觉得整个喉咙都舒坦了,方才随手将茶杯放下,残恨面无表情的看了厅里的众位大人一眼,默默的拿着茶杯退下,准备再为宓妃添上一杯新茶。

    要说这会客厅里的大人们听了宓妃说的话,怎么可能没有丁点儿想法,许是太过惊愕,也太过震撼,就连他们的灵魂都受到了冲击,故,一时半会儿还没能缓过神来,这才全都沉默了。

    明明肚子里装了千言万语想说,临到头却是半个字也憋不出来,可把他们都急得额上冒出豆大的汗来。

    万分无语的宓妃将他们的表情尽收眼底,嘴角狠狠的抽了抽,完全有种欲哭无泪的感觉,她抚了抚额,尽量让自己看起来没那么着急,也没那么严肃,学着如陌殇那般的温柔,但愿他们都可以镇定一点,别把神经崩得太紧,也别把自己逼得太急。

    “各位大人慢慢来,现在先深呼吸,对,放松自己的心情,身体也崩得那么紧,来,就是这样慢慢的吸气,然后再呼气,就这样反复几次。”

    在宓妃清灵悦耳,轻缓低柔的纯净嗓音下,心情忽高忽低,忽上忽下,神经处于高度紧崩状态中的各位大人们渐渐平复了自己激动且迷茫的心情,一个个望着宓妃的双眼似乎都闪着亮晶晶的光。

    经过宓妃这么一安抚,他们此刻倒是真正的彻底放松了下来,顿觉宓妃其实是个非常体恤下属心情的上位者。

    而事实上,此刻的宓妃,她的内心世界却已经是泪流满面了,没想到她也有充当‘保姆’的一天,这滋味简直太逆天了。

    如果不是太想将琴郡交托出去,太想做一个甩手掌柜,宓妃发誓她绝对没有这么好的耐心,乖乖的坐在这里引导这些人。

    太过现代且太过前卫的东西,宓妃要是不能把握好这之间的那个分寸,只怕琴郡会越管越乱,距离她的理想也将越来越遥远,毕竟,这个时代与她的前世实在不是隔了一条不可跨越的鸿沟那么简单啊!

    “还请郡主见谅,下官等听了郡主描绘的一切,心中并非是没有想法,而而是太过于激动了,所以所以……”郡守秦文杰说到后面自己都不好意思的笑开了来,他伸手挠着后脑,模样透出几分滑稽的可爱。

    “对对对,就如秦大人说的一样,下官等就是太激动,太兴奋了。”

    “是啊,还望郡主见谅。”

    有了人打头阵,又见宓妃实在是和气得很,全然不似他们之前见到那样的雷厉风行,故,众位官员的话匣子也就随之打开了。

    感觉到厅里前后气氛的变化,宓妃松了一口气,心里提起的石头也总算是落了地。

    不怪她会有这样的情绪,实在是叫她执行什么任务,或是杀掉什么人,她都可以轻轻松松,毫无妨碍的搞定,可是你让她来组织人员搞什么城镇建设,还真是挺让她为难的。

    纵然前世的宓妃也是上位者,手底下也管着那么多能力非凡的人才,可要让那些人听话,最简单的办法就是跟他们打一架,绝对的武力就是绝佳的管理手段,然而,治理一方封地,让她跟手下这些官员打架,这简直就是天方夜谭,传出去指不定得笑死多少人。

    丫的,这样的脸,这样的人,宓妃可丢不起。

    “你们的心情本郡主能理解,虽说时间紧迫却也不急在这么一时半刻的,你们都先缓一缓,喝口茶歇一歇,组织组织语言再开口好了。”

    “多谢郡主体谅。”

    突然受到这么大冲击的这些官员,那心里疯狂滋生出来的想法,其实就如同野草在疯长一般,怎么都停不下来了。

    秦文杰在初翻开宓妃拿出来的那份计划书时,脑海里就有很多的想法,还有很多的疑问,可当时宓妃要处理方陈柳三大世家,还要处理远在璃城的梅氏一族,实在是太忙太忙,他这个郡守不但帮不上忙,又哪里还能厚着脸皮再去给宓妃添麻烦。

    “郡主。”

    美眸轻眯,淡淡的扫了一眼欲言又止的秦文杰,宓妃声音轻缓,犹如清风拂面,给人一种舒爽的感觉,“秦大人心中有何疑问,尽管直言便是。”

    “那下官就直言了,若是有冲撞到郡主的地方,还请郡主见谅。”

    “本郡主恕你无罪。”

    “金凤国的各项律法刑法乃是自建国之初就一代接着一代传承下来的,当时虽说并不完善,可是传承至今,那些律法和刑法不合理或是不完善的地方,早在一百多年前就已经在修改之后完善起来,形成了一套固有的律法。”作为一郡之守,秦文杰也是熟读金凤国各项律法的,在那些条条框框里面,与其说是完善了,其实他仍旧发现了不少的漏洞。

    只是凭他一己之力,又如何能改变现状,纵然心中有些想法,却也只能是在心中想想罢了。

    他是万万没有想到,在宓妃为治理琴郡而绘制的计划书里,竟然提到了颁布新的律法,虽然只是在琴郡内实施。

    “所以呢?”宓妃挑眉,静待他的下文。

    “郡主不但要在琴郡颁布新的律法以及新的刑法,而且就连那些条陈也都一一书写了出来,这会不会跟朝廷的律法有所冲突,引起上面的……”为臣者,每每提到天家的时候都是一副诚惶诚恐的模样,秦文杰亦是如此,他伸手指了指天。

    “从皇上将琴郡御赐给本郡主作为封地开始,圣旨上就清清楚楚的言明,这块封地皇上是不会再收回去的,而且将来本郡主的子嗣是有资格继承封地的,换言之,即便本郡主不在了,琴郡也仍旧是属于本郡主的封地,外人的手伸不到这里来。”

    若非如此,宓妃才不会花费如此多的心血在琴郡。

    经宓妃这么一提醒,以秦文杰为首的各位大人顿时有种恍然大悟的感觉,倒是他们操了瞎心。

    “由本郡主新制定的律法与刑法,它们是依照金凤国的律法为大背景而存在的,里面的条条框框完全不与大的律法相冲突,仅仅只是将大律法缩小,细化,再到实体化罢了,并且只在本郡主的封地施行,就算有御史弹劾到皇上那里,他所列举的理由也是没用的。”

    在决定弄出这个惩处制度之前,宓妃也是花费了时间阅读金凤国的各项律法的,正是因为她发现了那些律法中的很多漏洞与不足之处,这才坚定了她重新制定律法与刑法的决心。

    用人讲究赏罚分明,那么要管理好琴郡这么大一个封地,没有一部具体的惩处章程是不行的,她也不想以后有人说她处事不公正。

    有了这部律法的存在,就等于是给了琴郡所有百姓一个板上钉钉的参照物,在他们的心里放上一个天平。

    也许现在用不到,但总有一天会看得到显著的效果。

    “如果按照郡主所写的那部律法实施起来,下官相信不出两年,琴郡完全都不用担心治安问题了。”文相苗仁康仔细研读过宓妃写下的那部律法,里面的划分非常的详细,也诚如宓妃所言,在惩处的大方向完全是与金凤国传统的律法相一致的,并没有任何冲突之处,唯一的区别在于宓妃准备在琴郡新颁布的律法更为详细,也更容易让普通的百姓接受。

    当然,这部律法在某些程度上会损害到一些官家,世家还有商家的利益,但却在某种程度上提高了普通百姓的地位,虽然为因此而得罪一些人,但苗仁康却不认为那些人真的能动摇宓妃的决心。

    借着方陈柳三大世家都抄家流放的势头,这部律法一出,正好可以为宓妃赢得声誉。

    “你们也别给本郡主戴什么高帽子,这些律法大部分是从原来的律法上抄录下来的,只是有些地方被细节和具体化了,因为还没有具体实施,所以颁布之后会有什么样的效果,我们谁都不知道。”

    在这样的时代背景之下,如宓妃这般做这样大动作的改革,其实风险非常的大,但她生来就不是一个墨守成规的人,别人不敢做的事情,她还偏偏就要去做。

    宓妃所不知道的是,就是她为了发展琴郡,修改律法刑法的这第一步,在几年之后,竟然真的改变了金凤国传统律法,让得重新制定律法的人,都以她在琴郡颁布的律法作为新律法的雏形。

    “下官认为郡主书写出来的那些律法细则,虽然已经非常的详尽,但也不排除现实中发生的情况与想象推测中的情况有所不同,因此,下官觉得有些条款还需要在实际操作中加以修改,慢慢的,逐步的修改并完善。”

    “本郡主记得你叫俞继。”

    “回郡主的话,下官正是俞继。”

    “纸上谈兵那一套本郡主也不喜欢,新的律法是一定会在琴郡颁布的,不过也正如你所言,有些个条条框框的必须在实践中才能把握好那个度。”

    “郡主英明。”俞继自小就熟读律法,看到宓妃那份计划书中有关于律法的这一部分,最兴奋的人当属他无疑。

    他有才华,有学识,走上仕途是迟早的事,可他提前三五年或是更多年走上这条路,还是多亏了宓妃的赏识。

    “你既有这方面的才能,那就不能被埋没了。”宓妃的目光在他们一众人中间转了一圈,最后才道:“整肃琴郡新律法一事,本郡主现在就交由宋连和你一起负责编修,秦郡守和苗文相监督并辅助他们。”

    “谨遵郡主指令。”四人从座位上起身,向宓妃拱手领命。

    “有道是经济实力决定上层建筑,现在咱们就来谈一谈琴郡的商业,金钱虽不是万能的,但没有金钱却是万万不能的,你们也别觉得本郡主这是掉进钱眼里去了,毕竟琴郡想要建设得好,少不了花钱的地方。”

    宓妃是很富有没错,但她还指望着琴郡每年能有盈利,压根就没有想过自己花钱养着这个封地。

    赏梅宴后,三国的巨额赔偿金,宓妃其中一部分用来兴建外城海港和樊梨县海港,一部分用来分散到各地建立她的私人产业,最大那一部分则是留下来要用于她的雇佣兵军团的,因此,无论如何她都不会动用那笔资金。

    目前,宓妃手上的很多产业都才刚刚起步,虽说都有盈利却远远达不到宓妃的预期要求,故,纵然手上仍有余钱,她还是很想哭哭穷。

    “郡主,琴郡虽说地理位置优越,但其实属于官府的产业并不多,即便每年都有非常丰厚的盈余,可在上交了朝廷的赋税,有些该用的地方用了之后,几乎就没有什么剩余了。”秦文杰这个郡守,之所以上位之后脾性变得那么圆滑,还不是被‘钱’给逼的。

    所以啊,他对宓妃那句‘所谓经济实力决定上层建筑’是体会颇深的,虽然他并不太懂这句话的具体意思是什么。

    可他还是懂‘经济实力’是指什么的。

    “该用的地方?”宓妃眨眨眼,原谅她没听明白这句话是何意思。

    “就是…那个…郡主也知道在您没到琴郡之前,这里各方势力云集,为了不从百姓的身上收取那些金银,每年送出去的年例就都是从公中给出的。”金钱不是万能的,但没有金钱是万万不能的,郡主这话简直说到他的心坎里去了。

    宓妃抚额,表示自己明白了。

    “琴郡因为占据的位置好,大大小小的产业除了被世家与商家们霸占,就是被一些从外地来的商户租用,想要在这条链上打开突破口怕是不容易。”

    “那些产业很多都是世家与商家世代经营的,并无违法之处,对于琴郡商业这一块,总有一种无法下手的感觉。”

    “如果我们官府要是强行插手,只怕会引起暴乱,那样反而不美。”

    “郡主有意要大肆发展商业是没错,可是……”

    “郡主。”突然,一道洪亮的声音响起,直接打断了几人的发言,也让宓妃的目光投向了那出声之人。

    只见站起来被宓妃直视的男子,他的体形略显消瘦,面容白清秀,穿着藏青色的官服,眉宇间彰显出几分英气,给人一种少年老成的感觉,“呵呵,你别急,有话慢慢说。”

    “方信你这小子着的哪门子的急,突然那么大声说话,真是吓我们一大跳。”苗仁康本来是刚要开口说话的,被方信这么一打断,他连自己要说什么都给忘了。

    “郡主,我我……”

    “本郡主还记得,你应该是那次考试脱颖而出前十名里面,年纪第二小的那位。”宓妃对这个小子其实是早有关注的,不为别的就为他在经商方面表现出来的天赋。

    这样的人才,她怎么着都要好好培养才行。

    “嘿嘿,没想到郡主还记得我。”方信被宓妃瞧得不好意思,有些腼腆的抓了抓后脑勺。

    “那次考试年纪最小的是左杰对吧。”

    今年才刚满十八岁的左杰被宓妃点了名,也是有些不好意思的站了起来,他年纪虽小却是能文能武,不但是宓妃想要好好培养的对相,亦是武相原成彪想要重点培养的对象。

    宓妃的计划书里,对别的他兴趣不大,尤其对琴郡的新兵制问题,他的兴趣最大,只可惜一直没找到开口的时机。

    难得现在宓妃主动跟他说了话,他觉得机不可失,虽然被宓妃盯着有些不好意思,但他还是很大胆的表达出自己的意思,“郡主,我我想知道郡主在计划书中提到过的新兵制问题,还有在普通百姓里面征收协防兵有何益处?让他们与正规的巡城兵共同负责琴郡治安又有何目的?新的兵制改革最终能达到的目的是什么,难道会比旧的更好吗?”

    一口气问出这么多的问题,说完后左杰才反应过来自己是不是问得太多,开始担心宓妃会不会回答他。

    “琴郡因是封地,所以只能有在朝廷规制内的军队,用作守城之用,但是琴郡要发展,光有一支守城军显然是不够用的,新的兵制将提升军人在金凤国的地位,从根本上保障他们的一些基本权益,让他们即便上了战场杀敌,也能没有后顾之忧。”

    按照皇上的意思,他是有意要交一支军队到宓妃的手里,与其说是负责琴郡的守卫,实则却是在为寒王驯养一支私兵,可见皇上对寒王的偏宠真的不是开玩笑的。

    宓妃没有时间亲自训练那支军队,但原成彪却是可以,在这之前她要培养的就是让那支军队有归属感,并且让他们献出自己的忠诚。

    “新的兵制会让参军的人更有荣誉感,归属感,他们不用再担心参军以后自己的家人得不到照顾,军人家属的地位会得到提高,如果士兵在上战场牺牲以后,他们的家属不但可以得到丰厚的抚恤金,还能优先享受到一些福利与政策,至于你后面的两个问题,本郡主就算现在说了,你也无法得到切身的体会,倒不如让你去实际体验。”宓妃弯了弯唇角,还是耐着性子举了一个例子,“假如发生大的战争时,国家紧急征兵,那些去到军营的人什么都不懂,什么都不会,甚至连长枪该怎么拿都不知道,而经过基本训练的协防军则是不同,他们接受过常规的训练,有一定的对敌经验,上到战场后他们比起普通人是不是生存下来的机会更大呢?”

    “这样就可以大量减少伤亡。”左杰听了喃喃低语出声,其他人也是面露诧异之色,完全没有想到宓妃竟然想得那么远,眼界比他们不知高出多少倍,原成彪更是激动得脸色通红,差点儿就要给宓妃跪下了,他高声说道:“郡主,您的这个法子真是太好了。”

    “一口吃不成大胖子,这些事咱们一步一步来,别的地方咱们管不了,就先从咱们的琴郡开始,以后就由原武相为首,左杰你为辅,负责将本郡主提议的这个新兵制建立起来。”

    “是,郡主。”

    “方陈柳三大世家已经被抄家流放,他们原本经营的产业也都已经收归公中,再加上官府原有的那些产业,已经足够你们打造出自己的商业规模来,我也不怕放手让你们去做,但我却要看到你们拿出的成绩单。”宓妃目光灼灼的看向方信,语气轻快愉悦带着鼓励。

    “郡主的意思是……”

    “傅方寿,赵兴生,黄永昌,方信。”

    “下官在。”

    宓妃每念到一个名字,被叫到的人就站起身,目露期待的望着宓妃,有种强烈的使命感在他们的胸口激荡,“琴郡经商的人很多,也很复杂,本地的外地的交错横生,里面的各种关系也是盘根错节,在你们成功建立起商行统领整个琴郡的商业领域之前,你们自己所打造的产业必须力压上游,不知你们有没有信心打造一番天地出来。”

    四人面面相觑,你看我,我看你,灵魂受了巨大的冲击,好半晌脑子都是一片空白,还有些不知所措。

    “本郡主会给你们一年时间,这一年时间之内,即便产业有所亏损都没有关系,但在一年之后,我要看到琴郡商业领域的新气象。”

    “是,郡主。”宓妃点中名的这四个人,傅方寿的年纪最长,他已经三十有五,但他吸收新东西的能力极强,不但头脑极为灵活多变,更是一点没有古板的思想,行事非常沉稳。

    其他三个虽然年轻,但却敢想敢为,脑子里新奇的想法很多,将商业这一块交到他们四个的手上,宓妃还是相当放心的。

    “那个郡主……”

    “什么?”

    黄永昌拉了吞吞吐吐的方信一把,自己开口道:“郡主,我们的意思是,我们能不能参照郡主打造外城商业街的方式来打造琴郡的商业领域。”

    “当然可以。”

    “多谢郡主,我们一定会努力的。”大的方向宓妃都已经为他们制定好了,要是这样他们还不能打造出一番新天地,那简直就太给郡主丢脸了。

    看着他们斗志昂扬的模样,宓妃会心的笑了笑,倒也不忘再给他们施加一点压力与前进的动力,“你们肩上的担子很重,也可以说是我给你们下达的任务里面最重的。”

    四人没听懂,就齐刷刷的拿眼望着宓妃,秦文杰等人也望着宓妃,根本就还没有转过那个弯来。

    “未来是属于孩子们的,我希望在不久之后,琴郡可以建几座书院,让孩子们都能念得起书,学得到知识,待他们长大可以为琴郡贡献出自己的一份力量,不管是我也好,还是你们也罢,终有一天会老去,那些年幼的孩子就是我们的希望,教育自然是要从小就抓起。”

    在这个时代能够念书的孩子都是有钱人家的孩子,普通的家庭想要培养一个读书人,完全就等于是在烧钱,一家人哪怕省吃俭用都只能勉强供得起一个人去上学堂,不得不承认宓妃这个让所有孩子都能念得起书的想法,真的是需要大量金钱作为支撑的。

    也不怪宓妃之前要说出那样一番话,果然琴郡的发展离不开钱,没有钱几乎就要寸步难行了,方信等人的肩上的确扛着他们难以想象的重担。

    “金钱的来源全部投资在商业上也不现实,我们可以出资建学院,也可以给那些要念书的孩子减免一部分的费用,但却无法做到让所有的孩子都免费上学堂,所以让普通百姓的日子渐渐好起来,拥有余钱让孩子到学堂念书,也是我们要做的事情。”

    “这就是郡主说要大力发展农桑业的原因?”杨南烟不是琴郡本地人,却是个实实在在的寒门子弟,出身贫寒农家的他,最渴望的就是怎么才能让靠天吃饭的普通百姓吃得饱穿得暖,还有存下一些余钱。

    “不错。”

    “还请郡主明示。”

    “授人以鱼不如授之以渔,对于琴郡的那些普通百姓,教会他们如何凭借自己的双手致富才是真正的生存之道,如果因为他们贫穷而给他们钱财,那就是害了他们。”

    杨南烟一边听一边点头,其他官员也是望着宓妃,“琴郡是个富庶之地,百姓们的生活比起其他贫瘠之地的百姓要好上很多,有道是靠山吃山,靠水吃水,只要利用得当,他们想要拥有好的生活条件也并非不可能。”

    当初宓妃与琴郡结下缘分,不得不提一个地方,那就是秀水村。

    “郡主的意思是山里生长的那些药材,野果,还有动物等等,都可以成为他们改善生活的条件吗?”

    “非也。”

    “那……”

    “杨大人你只说了对一部分,从樊梨县来琴郡的路上,我倒是抽时间去过几个村子,也看了看他们的耕地,了解了一下他们一年四季都在地里种些什么,收获又是如何。”

    这下,不止杨国烟惊呆了,就是秦文杰等人也都瞪大了双眼,实在很难想象宓妃这个出身相府的千金,穿梭在田间地头是个什么样的景象,心里对宓妃是越发的尊敬与佩服了。

    就是这样一个女子,她虽不常在琴郡,可就像她说的那样,她把琴郡当成是她的第二个家,为了建设好这个家,她该做的,能做的,通通都做了,他们还有什么理由不努力。

    “虽说本郡主没有亲自下地种过粮食,不过那些土壤我倒是仔细看过,一年四季可以种植的东西很多,并不一定只能种那几样东西,就是那些荒地都可以利用起来,以此来增加他们的收入。”

    “下官主动请命,还望郡主将农事方面的任务都交给下官。”

    “呵呵,就算你不说我也是打算交给你来负责的,毕竟本郡主不是专业的,为了让百姓们更早的富裕起来,我会搜罗一些种植能手先租用一些田地试验过后再行推广,如此也解了百姓们的后顾之忧。”

    “郡主为琴郡百姓思虑得如此周全,将来百姓们一定会感谢郡主大恩的。”秦文杰说了这句过后,其他官员也是真心的附和出声,都是一脸激动的看着宓妃,觉得这辈子能跟着宓妃做事,的的确确是他们的福气。

    “看来你们对我提出的计划书都没有太大的异议?”

    “回郡主的话,其实在谈到这些细节之前,下官们心中是有很多的异议跟疑问的,但就在刚才下官们再也没有疑问了。”

    有了这么详尽的发展计划,不愁琴郡的未来会不好,他们更是浑身都充满了干劲。

    “那好,既然你们都没有大的异议,那么从明天开始,就一步步的实施起来,过程中若是有冲突发生,就记录下来,仔细查找问题出在哪里,然后再进行商议,修改后再实施。”

    “是,谨遵郡主指令。”

    “另外还有两件事情,我就直接安排人负责,你们可有意见。”

    “回郡主的话,下官等没有。”

    “郑丘名。”

    “下官在。”

    “从即日起,以三个月为期限,重新严查督办琴郡境内所有的户籍,务必落实到每一个村,每一户,每一个人,全部实名登记,然后建档封存,将那些没有户籍的流动人口都清查出来,有问题的驱逐,没有问题的问明原由,然后为他们开据身份证明,重新安家落户。”

    “是。”

    “范孙明。”

    “下官在。”

    “琴郡每天出入城往来的流动人口数量太多,也非常的繁杂,正是因为出入完全没有记载,这才导致出了问题无从查起,梅财华应该都让你们的心中有了警醒,意识到这个问题了。”

    “郡主,下官认为对此事,我们琴郡虽说不用管理得像璃城那么严,但作为封地,我们也是可以限制出入的。”

    “下官认为此举不妥。”

    “这有何不妥之处?”

    “限制出入以后,要是没有外来的商户来此经商,单凭我们本地的商户,如何能带动整个商业,所以下官认为不妥。”

    宓妃抬手打断他们的争论,冷声道:“以前琴郡没有发生过类似的事情,所以也没有借口或是理由采取以下措施,那个梅财华倒也帮了本郡主一个大忙。”

    “难道郡主已经有了解决之法。”

    “办法是有,不过还需郑大人将新的户籍办理妥当之后,实施起来才能万无一失。”琴郡的主体结构就如星殒城一样,分东南西北四个城门,想要将出入往来人群的身份做一份记录,倒也不是特别难以办的事情,毕竟宓妃有信心,当琴郡真正发展起来的时候,还将吸引更多的人到琴郡投资,只是近两年会相对比较困难罢了。

    “等新的户籍资料出来以后,就由范大人负责登记每天进出城人群的身份,如果他们拒绝或是提供假的身份信息,那么在城外的就禁止入城,在城内的就禁止出城,直到将他们的身份确认清楚才能放行。”

    “郡主的意思同样是先在琴郡施行,待琴郡稳定之后再往境内其他地方推行吗?”

    “嗯,这要秦大人和原大人费心了。”

    “郡主放心,我们省得。”

    “原大人也别担心没事做,你先管好现有的守城军,没准儿这次本郡主回星殒城后,你就将有新的任务了。”

    “是。”宓妃没开口前,原成彪还真有些着急,得了这么一句准话,他整个人都要精神起来了。

    “左杰到底还年轻,在新兵制推行以前,你要看着他一些。”

    “是。”

    “好了,今天就说到这里,你们回去后再好好的合计一下,看看如何推行才妥当,有什么问题再来回禀于我。”

    “是,下官等告退。”

    送走这些大人之后,宓妃疲惫的伸手揉了揉眉心,哪怕事情她都安排了下去,可还是不怎么放心。

    大方向她指了出来,细节方面还是有所欠缺,但愿这些人不会让她失望,参照外城而打造的琴郡,她表示很期待。

    ……。

    夕阳西下的时候,火红的晚霞几乎染红了半天边,那一望无际的海水似是与天相接,遥远的天与水,在太阳的余辉之下,透着绚丽而耀眼的金黄之色,美得令人屏息。

    平静无波的海面上,一艘三层高的大船缓慢的行驶着,甲板之上一道修长挺拔白色身影,背对着船舱,面朝着大海负手而立,清爽却又潮湿的,带着微微咸腥味的海风,轻柔的吹拂着他随意披散在肩上的黑发,又如一只无形的大手抚过他精致绝美的面颊。

    似红色,又似金色的太阳余光打在他的背上,将他的身影拉得长长的,仿佛为他渡上了一层神圣的光晕,恍惚间就在他的后背,如同瞬间张开一对金色的翅膀,而他就要如仙人般乘风而去。

    “世子爷。”

    ------题外话------

    啦啦啦,世子爷来了,哈哈,话说荨也好想念世子大人啦!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V209计划落实齐心协心 | 绝色病王诱哑妃小说 | 绝色病王诱哑妃网-铭荨作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