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字体:
V210 我一定会去找你的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便是有心不忍打破眼前这幅有些太过于美好的画面,在看到陌殇仿佛就要乘风消失在他视线里的时候,朗恺终是在瞬息之间回过神来,面上露出焦急担忧之色,低沉浑厚的嗓音将那犹如水中月,镜中花的画面粉碎。

    “何事?”不过仅是短短的两个字,从他的嘴里吐露出来,那嗓音竟是于丝丝温柔之中透出几分张狂的邪肆来,更带着致命的诱惑力,似能蛊惑人的心智,让人不由自主就受他声音的牵引,偏又生不出一丝一毫的抗拒。

    这样一个只闻其声便充满无边惑人魅力,让人忍不住想要沉迷其中的男人,不是楚宣王世子陌殇还能是谁。

    这世间除了他,怕是再也找不出第二人能有这般风华。

    陌殇迎风而立,却是并未回头,那双摄人心魄的凤眸遥遥眺望着海平线,绝美的面容沉静如水,唯有那眉心间的一点朱砂嫣红似血,让得他的容颜更添了几分如仙似妖的魔魅之气。

    “禀世子爷,璃城,琴郡,星殒城皆有新的消息传来,还请世子爷看过之后传达新的指示。”

    巨大海船行驶在的茫茫的虚无之海之上,想要传递消息远没有在陆地上那么方便快捷,以至于传达到他们手中的消息,其实要么是提早了几天的消息,要么就是延后了几天的消息,有时候甚至十天半个月都等不到一点新的消息传来。

    “什么时候到的消息?”都说自古英雄难过美人关,陌殇这一头扎在宓妃的身上,倒也儿女情长英雄气短起来。

    平生不会相思,才会相思,便害相思。

    若非为了长远着想,若非逼着自己狠下心肠,离别前将宓妃那软软小小的身子抱在怀里的时候,陌殇其实就不想离开了。

    他的心里甚至想着,就算真的要离开,他也要拐着她一起离开,与她分开一刻,对他来说都是一种痛入骨髓的折磨。

    强忍着不回头去多看她一眼,并非是他不想,而是他不能,那一刻真要回了头,陌殇深知他怕是再也走不了,割舍她不下。

    不过就是转身那一瞬,他便已经开始在思她,念她。

    原来,相思的滋味果真不好受,无怪真的有人会犯上相思病。

    “回世子爷的话,约莫半柱香之前。”明显感觉到陌殇语气中的轻快与喜意,朗恺只是微微怔了怔神,很快就恢复了正常。

    是了,他从近身伺候过陌殇的暗卫口中已经知晓,世子爷每天都盼着新的消息传递来,压根就不是担心星殒城或是璃城的那些家伙蹦Q,无非只是想要从这些消息里面,看到有关于未来世子妃的知言片语罢了。

    身为陌殇手下暗卫之首的朗恺,宓妃本人他是还没有机会亲眼得见,不过宓妃的大名他却已是如雷贯耳了。

    虽说这个世上多的是捕风捉影,人云亦云,流言与实际完全不相符的人,但朗恺却一点儿都不觉得外界对于宓妃的传言是假的,毕竟陌殇的手下从来都不养庸人,对于从他这个首领手下走出去的暗卫,他也是非常了解的,想要得到他们的认可,那可不是随随便便,普普通通的女子能做得到的。

    既然宓妃有资格,有能力让得无悲无喜等人心甘情愿的奉她为主,将其视为世子爷的另一半,楚宣王府未来的当家主母一样的对待,那就说明宓妃是真正能够与世子爷比肩之人。

    这样的世间奇女子,朗恺纵然没有见过,但在他的潜意识里面,就很是高看了宓妃一眼。

    至于宓妃能否将他也收服,这还得要看宓妃的本事如何。

    “回船舱。”

    “是。”

    即便他乘船出海,其实也是能够跟宓妃有书信往来的,但陌殇却强忍着没有告诉宓妃这件事,他只是吩咐留在宓妃身边的龙凰旗旗主邹一枫,每隔三天就将跟宓妃有关的消息用密信的方式传递给他。

    如果他跟宓妃之间能够通信,不管宓妃是否会给他写信,他的心中都会有所惦念,而宓妃哪怕只给他写来一句话,或是短短几个字,陌殇都怕自己看了会毫不犹豫的返航回到她身边去。

    怕?

    是啊,他就是怕,怕自己忍不住回去,更怕自己错失这一次的机会,就不得不在两年或是三年以后,面对跟宓妃天人永隔的残酷现实。

    “世子爷您走错了,该走这边。”朗恺看着如同一道虚影的消失在他眼前,直奔船舱而去的陌殇,嘴角难以控制的抽了抽,简直有些不能忍受他家神明般的主子,竟然会犯走错路这样的低级错误。

    他是知晓邹一枫每隔三天就会递来未来世子妃的新消息到世子爷的手中,而每次收到世子妃消息的世子爷都会很高兴,但就在十天前他们在海上才刚经历过一场大风暴,以至于偏离了原来的航线,导致负责传递迅息的海东青和赤腹鹰延迟了原本的时间。

    好在虽说迟了几天,到底还是再次追寻到他们的气息,不然只怕与金凤国的联系就得全断了。

    “你不说话没人当你是哑巴。”已经飘远的陌殇听到朗恺的话,半途改道之后,留下这么一句冰冷刺骨的话。

    自讨没趣的朗恺无辜的摸了摸自己的鼻子,他这善意的提醒,到底是招谁惹谁了啊?

    刚刚才寻到他们踪迹送来消息的是六只海东青跟七只赤腹鹰,可一只都没有负责传递世子妃消息的苍鹰,至于让世子爷这么着急?

    “都送来了哪些消息,全都拿上来。”

    陌殇从来就不是一个喜欢委屈自己的人,在他的认知里,压根就没有轻车简行这回事,所以即便是出海远行,别看他乘坐的这艘海船从外表上瞧着很是普通平常,但这船舱之内可是装点得奢侈华丽至极的。

    这艘海船,要说成是一艘能在海上移动的华丽宫殿都不为过。

    “属下等参见世子爷。”

    “起吧。”

    “是。”无悲无喜是陌殇的贴身侍卫,也是陌殇惯用的人,这次出海他们当然得跟着,以便临时换了人,陌殇用着不习惯。

    两人回话的时候也没闲着,将新来的消息仔细排列整理过后,恭敬的双手递到陌殇的桌案上。

    船上的这间书房,可以说是陌殇最喜欢呆的地方,没有什么特别的原因,仅仅就是因为这间书房,完完全全就是将宓妃在碧落阁的书房照搬过来打造的,故,陌殇对这间书房才会如此的情有独钟。

    朗恺从甲板追进书房后,就见陌殇已经开始在处理那些消息,他朝朗淞跟朗旋看了眼,压低声音道:“你们整理消息的时候,可有看到跟世子妃有关的消息?”

    朗淞朗旋不明所以的看了他一眼,面无表情的站在那里,竟是谁也没有出声,而朗旋更是连眼皮都没有抬一下。

    “咳咳,你们两个要不要这样?”

    “你很闲?”

    “难道你不闲。”朗恺冲着理他的朗淞翻了个白眼,海上到底跟陆地上比不得,呆在这艘船上,刚开始的时候每天一睁眼就看到蔚蓝色的大海,吹着凉爽的海风,那感觉是真不错。

    可是这都看了一个多月的大海了,对于性子比较耐不住寂寞的朗恺而言,这简直就是酷刑啊!

    “你就安份一点吧,还没被世子爷收拾够?”朗淞想到朗恺被陌殇收拾的情景,颇为无奈的抚了抚额,他就不明白这家伙怎的就学不乖,世子爷的笑话也是他能看的?

    再说了,那位他们素未谋面的世子妃,那可是世子爷放在心尖尖的姑娘,也是他可以八卦的?

    他只想对朗恺说一句:你丫的想死,可也别拉着兄弟我一起啊!

    “你别搭理他,他就是闲得蛋疼。”

    噗――

    刚想跟朗淞说道说道的朗恺,冷不丁被朗旋这个冷面神堵上一句,差点儿没让他被自己的口水给呛死。

    他怎么就闲得蛋疼了?

    “你个木头,这话世子爷不过就说了一次,你这就学上了?”这次陌殇出海,其实身边并没有带太多的人,这艘大船之上,能近陌殇身的,也就只有他面前的这五个人。

    无悲无喜就不用说了,朗恺是陌殇的暗卫首领,朗淞是陌殇的隐卫首领,而朗旋则是陌殇的死卫首领。

    撇开这三个首领各自带在身边的十二个保护陌殇安全的随从,船上还有负责驾船的掌舵手正副三人,负责绘制航线的航海员六人,以及负责保养维修船只的技工和水手七十余人,再加负责准备膳食的人,总共整整一百五十人,且个个都是精英中的精英。

    “看来你们是真的有点儿闲,不如本世子给你们安排一场特训怎么样?”突然,坐在书案后的陌殇抬起头,凤眸微眯的望着他们,脸上的笑容温柔得让人生生打了几个寒颤。

    星殒城内流言已经肃清,该惩治的人都付出了惨重的低价,开安府落入他的掌控之中,多年来不露半点破绽的煌宁城也暴露出狐狸尾巴,别说看到这里陌殇的心情其实挺好。

    琴郡不是宓妃的封地以前,因着琴郡境内多次被陌殇注意到的樊梨县就位于幻海边上,因此,陌殇对琴郡早就有诸多的关注。

    后来琴郡成了宓妃的封地,陌殇对琴郡的关注就更多,不是他不愿意向宓妃提及琴郡背后隐藏的那些隐秘,而是连他能掌握的线索都很少,根本就还不曾碰到门槛的感觉。

    当初他也曾追查到几条线索,可每次追到樊梨县幻海边上时,那些线索就会奇迹般的消失,让他倍感意外的同时,也觉得那海边上份外的诡异。

    他的封地远在璃城,而琴郡又位于星殒城附近,若是他的动作过大,难免会惹来猜疑,又或是打草惊蛇,故,陌殇才会一直隐忍不发,想要找到切实据证之后再行动手。

    这也是他在宓妃提出要樊梨县兴建海港表示大力支持的原因,一来他的小女人想要走海运这条路,没有属于自己的海港码头很不方便,二来也只有这样大的动作,才能让某些问题暴露出来。

    “回世子爷,属下不闲。”朗施最是明白陌殇的手段,他在陌殇目光扫过来的时候,面无表情的出声。

    “呵呵,世子爷,属下也不闲。”一听‘特训’两个字,朗恺就连连摆手,头也摇得跟拨浪鼓似的。

    朗淞回避着陌殇如鹰般锐利的眸光,也是摇头道:“属下也不闲。”

    “无悲无喜。”

    “属下在。”

    “从明天开始,你们两个盯着他们三个下到海里跟着船走,海里别的很缺就是不缺少鲨鱼,什么时候他们每人杀掉七头鲨鱼,就什么时候拉他们上船。”

    眼观鼻,鼻观心的无悲无喜面上丝毫不显,心里却是乐开了花,郑重的沉声应道:“是。”

    明知道世子爷思念世子妃都已经入了骨,偏偏他们还敢拿这事儿来八卦,简直就是送上门来找虐的,可别怪他们俩不同情他们。

    天知道尽了十多天没有收到世子妃的消息,世子爷已经是处于崩溃暴走的边缘了,谁往上凑死的就是谁,他们这是活该。

    “别啊,世子……”

    “谁再多说一句,就把为期五天的特训改为为期半个月。”

    此话一出,朗恺立马闭上嘴巴,欲哭无泪的瞅着陌殇,但愿他家世子爷能收回成命。

    与此同时,他也连番受到朗淞跟朗旋的眼神攻击,呜呜…他实在太可怜了有没有。

    “世子爷,璃城的情况糟糕吗?”

    “无碍,一切都在掌控中。”他掌管璃城多年,如果仅是离开一个多月,璃城就超出了他的掌控,那他这个世子做得确实有些失败。

    星殒城有皇上坐阵,太子,明王,武王又被剪掉那么多的羽翼,至少半年以内蹦Q不起来了。

    再有寒王,他可不是一个能小瞧的人,这段时间就要看看他的表现了,不然岂不辜负了先皇的嘱托。

    “还请世子爷放宽心,没准儿明天世子妃的消息就到了。”

    “嗯。”

    “那些苍鹰可是世子爷亲自驯养的,它们一定会找到世子爷的。”

    “指不定等世子爷回到世子妃身边的时候,世子妃的商业王国都能力压世子爷一头了。”

    “对对对,待得世子妃忙完手上的事情,也许就自己出海来寻世子爷了。”无悲无喜到底是近身伺候陌殇的人,对他的心思还是能猜得到一二,于是尽量轻松的说起宽慰陌殇的话。

    陌殇听后脸上没什么表情,紧崩的心情却是有所缓解,他相信他的小女人有那样的能力,任何困难都打不倒她。

    至于说让她出海来寻他,他虽很期待,但却不愿意让宓妃来,海上时有风暴海啸,他怎舍得她去冒这样的险。

    “预计还有几天能到达浦兰岛。”已经走到这一步,陌殇是不会给自己留下退路的。

    再次回到宓妃身边的时候,他必须要拥有一个健康的身体,否则他岂不白出海这一次。

    “回世子爷的话,预计还有三天。”

    “可要是咱们再遇上海上风暴的话,只怕时间会再次延长。”

    “你个乌鸦嘴,呸呸呸,咱们一定会顺顺利利的,才不会遇到什么风暴。”朗恺不客气的拍了无悲一巴掌,赶紧呸掉他说的话。

    从他们这些人追随陌殇的那一天起,就没有不盼着陌殇有个健康身体的,这次出海就是为了这个目的而来,怎么能说那些不吉利的话。

    虽说他们的船很坚固,但也经不起连番的海上风暴吧,再来几次可真是要命了。

    “是是是,我嘴笨,该打。”

    “世子爷放心,我们一定可以顺利登上浦兰岛的。”

    “嗯。”陌殇眸色深深,目光再次透过窗户投向外面那在夜幕之下,不再蔚蓝而显得墨黑的海面上。

    阿宓,等我。

    暗暗紧了紧双手,陌殇在心中反复呢喃着宓妃的名字,一遍又一遍,恨不得将她揉进自己的骨血里。

    ……

    啊!

    呼――

    午夜梦回,宓妃被猛然惊醒,整个人捂着胸口从床上弹坐而起,细密的汗水打湿了她的头发。

    “熙然。”

    “小姐,发生什么事了?”

    郡主府内,虽然也安排有伺候宓妃的丫鬟,可她却没有让丫鬟守夜的习惯,更不习惯让不熟悉的人近身伺候她,因此,丫鬟们睡觉的地方都离宓妃的寝室很远。

    此时,宓妃自睡梦中被惊醒,以她们的耳力自然什么也没察觉到。

    反倒是担任护卫宓妃之责的残恨,虽说宓妃休息后他也回房休息了,但即便是在睡梦中他也保持着高度的警觉,毕竟最迟就是这一两日,郡主府会相当的不太平。

    “只是做了一个梦,我没事。”呆坐在床上平复下自己的情绪之后,宓妃才哑着嗓子出了声。

    残恨从自己房间冲出来,发现宓妃的房门紧闭,并没有陌生人闯入的痕迹,他这才没有慌乱的冲进房去,不然可就糗大了。

    “小姐可是梦见楚宣王世子了?”不管他家小姐在外表现得有多么的强势,归根结底她还是一个女人,而且还是一个年纪不大的女人,再加上她对陌殇又是动了真情的,也唯有那个男人才会让他家小姐失态吧。

    “楚宣王世子吉人自有天相,他不会有事的,小姐无须担心。”

    “嗯,你回去休息吧,我也睡了。”宓妃抿了抿唇,呆坐在床上没有动作,她竟是到今日方才知晓,原来残恨也是这么心细的一个家伙。

    熙然,她的确是梦到熙然了,而且还……。

    摇了摇头,宓妃咬着自己的唇瓣,恨恨的道:“熙然,你一定不要失言,一定要平平安安的回来。”

    等我,我一定会去找你的。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V210我一定会去找你的 | 绝色病王诱哑妃小说 | 绝色病王诱哑妃网-铭荨作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