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字体:
V212 宓妃的捉鼠行动上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皓月当空,群星璀璨,美不胜收。

    温老爹跟温绍云从相府出发进宫之时,尚不过酉时初,太阳虽已西斜却还未曾落下,火红的霞光几乎将西边的天空都染成了绚丽的红色,可就是在进宫的途中,他们父子二人却遭遇了意外,以至于等他们颇显狼狈赶至宫门前时,已是戌时一刻,天早就黑透了。

    “爹,你怎么样,可有伤到哪里?”不过短短过去几个月的时间,竟然又有人将手伸到温老爹的身上,温绍云的脸色很难看,浑身都散发出一股嗜杀之气。

    好在今个儿他回府的时候遇到正要出府的温老爹,并且决定跟着温老爹一同进宫,否则他几乎不敢去想,万一温老爹没了性命或是受了重伤,母亲该是何等的伤心,妃儿又将是何等的愤怒。

    “绍云不用担心,为父没事。”

    “那绝不是单纯的意外。”

    “为父知道。”脱离危险之后,温老爹自己心里都还后怕着,又怎会不知温绍云心中的担忧与愤怒。

    原本他是觉得这段时间星殒城内外刚刚历经了一次大清洗,就算有那么些个想要蹦Q的,也断然不会选择在这个风口浪尖上往外冒,没曾想有的人还真就是那么的不甘寂寞。

    只是对方为何向他出手,温老爹却是百思不得其解,一双深邃的眸子泛起浅浅的涟漪,复又恢复平静,让得他的身上自有一股不容忽视的威慑之力。

    “爹,您说会不会是太……”

    没等温绍云把话说完,温老爹就抬手打断他的话,沉声道:“不会是他们的,他们就算拉拢为父不成心中恼怒,想要让为父出点儿什么事,以发泄自己心中的不满,却也绝不会以夺取为父的性命为目的。”

    更何况这次除了寒王以外,太子,明王,武王,还有那几方在观望的势力都被皇上借着楚宣王世子之手除去了很多,远的暂且不说,至少半年以内,他们是再也翻不出什么浪来了。

    即便就是以往上下闹腾得最厉害,手下势力也最为庞大强盛的庞太师,自宓妃从药王谷回到星殒城相府至今,几次三番的吃败仗,手下的人虽不敢说折损出去过半,至少三分之一还是有的。

    再加上收了药王谷的赤色药王令,很多以前凭借庞太师的手段都可以拉拢的家族与势力,现在是巴不得跟他有多远隔多远,生怕自己也被拉入药王谷的黑名单之中。

    遂,温老爹非常肯定自己这次出意外,不可能是他们动的手。

    “爹所言也有道理,可要不是他们的话,谁还会在这个时候把主意动到爹的身上,他们就那么想要尝试尝试妃儿的怒火么?”那丫头最是护短不过,自己受委屈可以,但谁要胆敢欺辱他们半分,那么绝对会落得死无葬身之地的下场。

    “你个臭小子,你才是做哥哥的,怎么还老是想着让自个儿的妹妹护着你,真是欠打。”说话间,温老爹就非常不客气的赏了温绍云一巴掌,不等他收回手某人脑门就红了。

    疼得倒抽一口凉气的温绍云,苦逼的捂着自己的脑门,不满的嚷嚷道:“爹你这是谋杀亲子啊!”

    他练武已经非常勤奋了,可他到底不是宓妃那样的天才啊,就算他每天十二个时辰不睡觉的修练,也是赶不上宓妃那个小变态的。

    咳咳,他这可不是贬低他妹妹,他这是夸奖。

    “为父这次遭遇意外,怕是跟妃儿要递给皇上的这份奏折有关。”除此之外,温老爹着想再也想不到别的理由。

    “按照的定的计划妃儿早就该从琴郡回来了,想来那里发生的事情并不像她在报平安的家书中说的那么简单。”温绍云眸子闪了闪,眼里掠过一道风暴,不管是谁只要敢伤害他妹妹,他就算追杀他到天涯海角也不会放过他的,“真是的,早知道我就应该亲自去琴郡一趟。”

    想到意外发生的那惊险一幕,温老爹是既惊又欣慰,惊的是险些把老命交待在那里,欣慰的却是自从去年那次刺杀过后,温绍云他们兄弟三个每天都加强练功,现在的身手已非去年可比。

    宓妃在写给温老爹的家书中什么都没有提,只是非常平凡的问候,以及交待她什么时候回府,而要呈给皇上的奏折却是被宓妃夹在她为温夫人挑选的礼物里面送回府的。

    用来装礼物的盒子是宓妃设计过的,除了按照她的指示,任谁也找不到她的这份奏折。

    “对了,妹妹既然没有在给爹的家书上提及知言片语,那爹就没有打开奏折看看?”这么做虽说有点儿不好,不过在温绍云的心里,显然宓妃排第一,皇上排第二。

    “那是妃儿要呈给皇上的密折,岂是为父可以私底下看的。”不管皇上再怎么信任他,信任相府,该守的底线温老爹说什么都不会越过去。

    大概也正是因为如此,皇上对温老爹才会那样无条件的信任,即便放再大的权利在温老爹的手里,他也始终相信任何人都有可能背叛他,唯独温老爹不会,他的儿女更加不会。

    “嘿嘿,儿子这不是着急坏了么。”

    “以后说话过过脑子,没得要吃亏。”

    “知道了爹。”

    “将这令牌拿去给禁卫军看看。”

    温绍云双手接过来,然后掀开车帘跳下马车,守卫宫门的禁卫军看着夜色里走向宫门的他,提着手中的长枪就要阻拦,却在看到温绍云手中的令牌后,拱手道:“马车里坐的可是温相大人?”

    “正是家父。”

    “这么晚了温相大人这是……”

    “家父趁着夜色进宫自是有要事要向皇上禀报,还劳烦你们安排一个人去通知禁军统领一声。”

    “这…”这个说话的禁卫军愣了愣,他其实非常清楚,单凭温绍云手中拿着的令牌,温老爹此时要进宫都无人能阻拦,既是如此他就越发想不明白,为何还要通知禁军统领?

    “温二公子稍等,卑职立马就去通知统领大人。”

    “嗯。”

    半柱香不到的时间,禁军统领就赶了过来,先是上前跟温老爹见了礼,然后听了温老爹的话,他的眸子沉了沉,一边领着温老爹去御书房,一边去查证温老爹告诉他的那些事情。

    很快,仍在御书房批阅奏折的宣帝就知道温老爹进宫来的消息,他的眉头微微蹙了蹙,对一旁伺候的王初德道:“你去将温相直接带来御书房。”

    “是,陛下。”

    “绍云那小子既然一同进宫了,你便将他也一起带进来。”

    “是。”

    温相那只老狐狸现在就连早朝都不想上,也最是厌烦处理那些公务,没有要紧的事情绝对不会进宫,莫不是又有事情发生了?

    想到这个宣帝就揉了揉隐隐作痛的脑门,恼怒那些人怎么就这么的不安份,真是气死他也。

    “微臣参见皇上,皇上万福。”走进御书房,温老爹遵着君臣之礼向宣帝行礼问安。

    “臣子温绍云参见皇上,皇上万福。”他原本只是抱着护卫温老爹的心思一路同行,御书房这样的地方他是最不喜欢进了。

    此刻站在这里,他就觉得浑身都不自在。

    “免礼吧,这里也没有外人,你们父子又何须这般多礼。”

    “皇上,礼不可废。”

    宣帝瞪了眼端着身子一本正经的温老爹,没好气的道:“说吧,这个时候劳动你进宫,发生什么事了?”

    好几年了,也就最近这几天宣帝的心情特别特别的舒畅,不为别的就因不管是前朝还是后宫,虽然没能把那些碍眼的东西全部清理干净,不过能肃清大部分他就非常满意了。

    就是出于这么个心理,宣帝不由暗暗期待,再多出几个不长眼的人去招惹宓妃吧,这样的话以陌殇那小子护食的举动,没准三下五除二的就将烦恼他多年的那些个毒瘤都清理干净了。

    那小子明明能力非凡,偏偏行事却随心所欲得很,又是个软硬都不吃的家伙,为了想让他出手,宣帝不知想了多少法子,结果都拿他没辙,这次说来还是沾了宓妃的光。

    简直就是叫他这个皇帝有些无颜见人啊!

    “发生了什么事微臣也不知,不过等皇上看了这份密折,想来就明白其中的原由了。”见礼过后温老爹也没理会宣帝的打趣,从袖口里掏出宓妃写的密折,道:“请皇上过目。”

    看到那密折的颜色,宣帝的脸色先是一怔,而后就是一变,沉声道:“王德初。”

    王公公会意,几乎是小跑到温老爹的跟前接过他手中的密折,又小跑回去交到宣帝的手中。

    宓妃自封为安平和乐郡主之后,也的确向他递过几次折子,但给他递密折这还是第一次,尤其看到密折的颜色,更是让得宣帝脸色大变。

    “可是宓妃丫头在琴郡出事了?”

    “妃儿她没事。”温老爹虽然恼着皇上惦记他闺女,想把他闺女拐去做自己的闺女,不过听着皇上这溢满关心的语气,他就闹不起来。

    “这密折…”

    “这份密折妃儿是夹在寄回府的家书中传到微臣手中的,想来妃儿她是被盯上了。”郡主府的守卫比不得相府,好在宓妃的身边还有残恨跟着,不然温老爹也是放不下心的。

    知道宓妃要晚回来几天,温绍云兄弟吵着要去琴郡的时候,原本他是要同意的,结果宓妃在信上说调了龙凰旗过去,于是温绍云兄弟才没能去成琴郡。

    龙凰旗乃猎云骑的其中一个分支,又是陌殇专门留下护卫宓妃周全的,他们的能力温老爹自是不会怀疑,有他们去听从宓妃的调动已是足够,若是去得太多反而不美。

    “那你们父子这是…”之前没顾着看,现在宣帝才看清楚,温老爹跟温绍云身上虽说没有血腥气,也没有受伤,但他们身上的衣服却是脏了,“难道又有人要刺杀温相?”

    手中的密折是完全密封着的,宣帝知道这份密折没有被打开过,也不知想到了什么,他的脸色变得越发的凝重。

    “若非遇到意外,微臣早就进宫了,也不会拖到这么晚。”

    “皇上还是先看看妃儿递来的密折中都说了什么,也不知琴郡究竟出了什么麻烦,这次来刺杀父亲的人,武功路数并不像咱们中原武林的。”

    “王公公,给他们父子搬张椅子,上茶。”

    “是,陛下。”

    拆开密折一目十行的看完,越看宣帝的脸色就越难看,他当初选定琴郡,将其赐给宓妃作为封地,一是因为琴郡距离星殒城不算远,地方也相当的富裕,交通什么的也发达,非常适合借由宓妃之手为寒王培养一支专属的亲兵;

    二是因为温老爹夫妇对宓妃的确是非常的宝贝,如果他将宓妃的封地指得太远,没得要忍受某人的白眼,于是最后就将她的封地敲定在琴郡。

    只是任凭宣帝怎么都没有想到,琴郡那个地方竟然还隐藏着那样的秘密,就连宓妃那丫头都险些在琴郡栽了大跟头,险些为他人做了嫁衣。

    琴郡,究竟有什么可图谋的?

    若是没有,又为何会跟海外扯上关系?

    “王公公,你即刻去寒王府传朕口谕,让寒王连夜起程赶往琴郡。”

    “是。”

    闻言,温老爹跟温绍云对视一眼,一颗心猛然被提起,可皇上不说他们又不能逼着他说,更不能上前去抢宓妃的那份密折,这可真是要折磨死他们了。

    “等等,你回来,不能让寒王去琴郡。”

    听到皇上这句话,温绍云双眼一亮,上前两步说道:“皇上,不知臣子温绍云可否为皇上效劳。”

    宣帝一怔,然后看着温绍云就笑了,沉声道:“由你去也好。”

    “还请皇上吩咐。”

    “一会儿朕给你一道手谕,你去西山营调动一万士兵,只需要将他们交到宓妃丫头的手中,她自然明白该怎么做。”那是他早就跟宓妃达成的协议,宣帝相信宓妃不会让他失望。

    见识过宓妃一手治理起来的外城,宣帝毫不怀疑只要给宓妃时间,琴郡终有一天会超越璃城,而她的那些治城之法,也总能推动整个金凤国的前进步伐。

    “是,皇上。”

    “朕知道你们父子着急,王德初拿给温相父子看看吧。”

    “多谢皇上。”温老爹正琢磨着怎么开口向皇上问密折内容呢,没曾想皇上主动开了口,倒是省了他的事。

    这边御书房内,宣帝跟看过密折的温老爹父子商议起来,另一边的琴郡的郡主府也相当的热闹。

    “九明,都准备好了吗?”月夜下,宓妃一袭黑衣,仿佛就彰显着她此刻黑暗压抑的心情。

    “世子妃放心,一切准备就绪,只等老鼠送上门来。”邹九明邪气一笑,笑意却不达眼底,都怪那些该死的家伙惹得世子妃不开心,看他今晚不好好收拾收拾他们。

    “如此甚好。”

    “残恨,你今晚就跟着九明他们一起行动,地牢里的梅财华交给我。”

    “是。”残恨无奈的耸了耸肩,语气平缓没有异议,自打他家小姐做了那个梦,脾气就变得有些暴躁。

    或许,让她杀杀人,发泄发泄就能恢复正常了。

    邹九明并不清楚其中的原由,只是隐隐觉得宓妃有些说不出的危险,有种不敢太靠近她的感觉。

    那什么也不知道哪个不开眼的招惹到宓妃了,他先默默的为其点上两根蜡烛再说。

    “属下邹一枫参见世子妃。”

    “这么快你就回来了?”

    “回世子妃,属下回来了。”邹一枫听着宓妃这话嘴角抽了抽,难道是嫌他办事效率太快了?

    宓妃黛眉轻拧,冷声道:“可有抓到那人?”

    “回世子妃的话,梅氏一族已经彻底在璃城消失,梅氏玩了一出诈死之计,不过在她逃跑的时候被咱们的人发现,所以属下将她带了回来。”

    “嗯。”

    “渔鹰领主警觉性太高,被他给逃了,还请世子妃责罚。”若他能再快一点,兴许就能将那人给抓住。

    “好歹他也是百变宗的一个领主,岂是那么容易就能抓得住的。”宓妃勾唇冷笑,“这事不怪你。”

    “属下虽然没能抓到渔鹰领主,不过却将渔鹰领主这些年利用梅氏所得的财富全都扣了下来,这些就全当是世子妃暂时收到的利息。”

    “线索指向海外就断了,更多的消息已是打探不出来,收到这些东西咱们倒也不亏。”宓妃眯了眯眼,抿唇又道:“盯牢了百变宗,争取用最短的时间打探清楚这是一个什么样的宗门。”

    “是。”

    “好了,那些人也该来了,咱们就分头行动吧。”今晚闯入她郡主府的人,休想再活着离开。

    “是。”

    洪亮的一个‘是’字,让得宓妃听出他们体内汹涌的兴奋,敢情这两天他们都憋坏了吧!

    ------题外话------

    么么哒,荨终于恢复了,嘿嘿,明天恢复万更。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V212宓妃的捉鼠行动上 | 绝色病王诱哑妃小说 | 绝色病王诱哑妃网-铭荨作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