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字体:
V217 如愿以偿无心朝堂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药楼在星殒城建立至今,各方势力各路人马,明里暗里往里硬闯想要摸底的人没有成千也有数百了,可结果通通都是有来无回,别说递个什么消息出去,就连他们的尸体都已化作了尘埃灰烬,什么都没有留下,就那么消失在这个世界之上。

    其中身手最好,能力最全面的三拨人,他们最好的战绩是闯上了四楼,只差一点便可以闯上五楼,非但如此他们甚至还将三四楼的布局完完整整的画了下来,这让得宓妃都不得不高看他们一眼,毕竟能培养出这样人才的人,光是想想就令人热血沸腾,有种想要跟他一较高下的兴奋感。

    至于其他闯入药楼想要摸清无情公子底细的人,无一例外都被挡在了三楼,也没有一个活着走出三楼。

    二楼整体被宓妃分为两大部分,其中一部分是她上次用来拍卖药品的大会场,另外一部分则是划分得比较细致,最大的一间是宓妃用来看诊的地方,同时也是她用来监控一二楼往来人员一举一动的地方,其余的房间就按照不同的用途分门别类的布置。

    透过光滑的玻璃镜面,宓妃懒洋洋的斜倚在椅子上,饶有趣味的冷眼看着一楼贵宾室里的太子等人,听着他们心口不一,又相互攀咬暗讽的话,脸上的笑容越发的邪魅惑人。

    “梦儿,咱们走这边。”从一楼走到二楼,看似就一道楼梯,细数也不过五十梯,很快就能从一楼上到二楼。

    然而,因宓妃在连接一二楼的左右两道楼口摆下了一个障眼法阵之后,从一楼上到二楼的人,就相当于要走两百梯才能走上二楼,花费比原来多上四倍的时间,这也是宓妃故意留下的一个考验。

    她看诊只会在二楼,想要让她看诊的人就必须通过这两道楼梯走到她的面前,那么在他们走楼梯的时候,宓妃就能通过这个看似很鸡肋的障眼法阵,了解或是掌握他们的真实想法。

    而这,就将作为宓妃是否要认真为他们看诊的依据。

    “这座药楼的布局设计可真是特别

    。”上官夫人任由上官将军扶着她,一双清澈的眸子虽说四处打量,但却并不令人生厌,毕竟她仅仅只是对药楼感到好奇罢了,没有什么坏心思。

    于她而言,药楼发展得如何令人敬畏惧怕都跟她没有关系,她只要知道无情公子是她的大恩人就好。

    “的确很是特别,整座药楼只有一楼是对外开放的,这二楼也唯有无情公子看诊之时才会对外开放。”现在的上官将军府虽不如以前那般风光无限,受人瞩目,他不得皇上重用似乎也一点一点淡出众人的视线,但在这星殒城发生的事情还是鲜少有瞒得过上官明诚眼睛的。

    “如果有机会的话,妾身还真想到上面看看。”上官夫人仰头看了自家男人一眼,伸出细白的手指了指头顶,眼里满是好奇的光彩。

    成婚二十年无子无女,可算是上官夫人的心魔,以至于她的心病越积越重,一点一点的郁结于心,人也失去了该有的活力,整个人变得死气沉沉的,比起同龄之人,她起码看上去要苍老十岁都不止。

    那一日醉香楼求诊,许是宓妃给了她一颗定心丸的原故,不但让她重拾了孕育一个孩子的希望,也解开了她的心结,如此,心情舒畅的她调养起来就事半功倍,短短不过三月,前后气质就有了翻天地覆的变化。

    “但愿以后有机会吧。”

    “妾身只是说说笑,夫君可别当真,妾身虽说心有好奇,不过却不是不识大体之人,妾身今日来药楼的唯一目的,就是想请无情公子替我们看看身体,是不是都调养好了,能不能要孩子了。”在自家男人的面前,上官夫人倒也一点都不害羞,反正就算她自己不说,星殒城里有谁不知道她想要孩子都想疯了。

    只要能让她有一个孩子,哪怕就是要她用自己的命去换,她也会毫不犹豫的点头。

    “梦儿的变化为夫可是一天天瞧在眼里的,就算不请无情公子诊脉,为夫也知道梦儿的身子调养好了。”上官明诚看着妻子如花的笑脸,低沉的嗓音也带上丝丝轻快,显然他的心情亦是特别的好。

    自打按照宓妃给他专门制定的养身计划开始,别人或许察觉不到他的身体发生了何种变化,他自己却是能够感觉到的。

    原本习武之人的感官意识就要比普通人灵敏许多,刚开始的半个月效果并不明显,但在那之后上官明诚就坚信,只要按照宓妃交待的去做,那么他们夫妻就一定会有孩子的。

    “希望如此。”

    “不是希望,是一定。”

    “嗯。”

    “我们一定会有一个属于自己的孩子的。”不管是男孩儿还是女孩儿,只要是他的孩子他都爱。

    “夫君说得对,我们一定会有的。”

    夫妻两人一边走一边说着话,很快就按照掌柜的指示,穿过一条长长的走廊,再转过两道弯,就看到一个房门大开的房间,丝丝沁人心脾的药香自里面飘散出来,让人不由自主的深吸一口气。

    “上官明诚携妻求见无情公子,不知能否进去。”虽说房间的门大开着,但上官明诚还是带着冯惜梦站在外面,态度端正,语气恭敬的询问出声。

    “进来吧。”

    当初宓妃给这对夫妻诊完脉,制定下那个养身计划之后,心里就相当有底,只要他们按照她教的方法去做,那么孩子就一定会有的,没曾想他们夫妻会再次登门求诊。

    因着宓妃对这对夫妻并不讨厌,见他们一面倒也无妨,从刚才在镜面中观察他们的气色来看,最迟下个月冯惜梦就能怀上孩子

    。

    “梦儿小心门槛。”

    “嗯。”

    夫妻两人手牵手走进房间,绕过两面屏风,一身绝美男装扮相的宓妃就映入他们的眼帘,虽不是初见她的容颜,仍是看得夫妻二人有片刻的失神,怪只怪宓妃生得太好看。

    无论女装还是男装,绝对都是祸水级别的。

    “坐吧。”

    “多谢无情公子。”两个朝着宓妃点了点头,然后坐到宓妃的面前,上官夫人看着宓妃不免有些不好意思,不知怎的就想起醉香楼里,宓妃教她如何跟夫君行房之事,一张脸顿时羞得通红。

    坐在她旁边的上官将军不明所以,眼见她脸红如潮,整个人都要不淡定了,急声道:“夫人,你的脸怎么红成这样,可是生病了?”

    刚刚不都好好的么,怎么一进这房间就脸红成这样?

    莫不是无情公子生得太过俊美邪肆,害羞了?

    “没…我没事没事。”赶紧赶走自己脑海里的那些画面,上官夫人哪里还敢再看宓妃一眼,双手拉住上官将军的手,生怕他再干出点儿什么。

    “你都这样了,怎么可能没事。”

    “我真没事。”说着,上官夫人都快急哭了,她怎么可能把她脸红的原因说出来,那她还不得羞死。

    “把手伸出来。”好看的眉头轻轻一拧,清冷的声音犹如冬日霜雪,带着刺骨的寒意。

    那上官夫人心里在想什么,宓妃就算猜不全,也能摸到个十之五六,顿时她就感觉自己哪里都不好了。

    要不是为了满足他们夫妻想要个孩子的愿望,她怎么可能对她说那些,又怎么可能教她那些?

    丫的,她都没有脸红,她脸红个毛线。

    “哦,是。”上官夫人一惊,赶紧闭上嘴巴,乖乖将自己的右手伸了出去,她可不想惹无情公子生气。

    “有劳无情公子了。”

    上官明诚没有等宓妃开口,自己就老老实实的也伸出了自己的右手,就怕伸得慢了这个喜怒无常的无情公子会心生不满。

    眼见某将军很是上道,宓妃满意的点了点头,左右两手同时开工替他们夫妻诊脉,满是药香的房间又再次安静了下来。

    “这段日子无情公子虽说不在星殒城,想必也知道这段时日星殒城不太平,眼见事态刚刚平息,有些人就又按捺不住了。”

    宓妃安静的诊脉,没有开口去接上官明诚的话,却是淡淡的挑了挑眉,只听他又道;“我知无情公子不惧谁,不畏谁,就算面对各方势力的拉拢也不会委屈自己,但我还是想提醒无情公子小心。”

    “是啊无情公子,有道是宁可得罪君子,莫要得罪小人,多些防范总是好的。”

    不管世人眼中的无情公子是什么样的,冯惜梦只知道他是她的恩人,是赐予她幸福之人。

    药楼表面上看影响不大,只是特别赚钱而已,但事实上就因为药楼里出售的那些药品,无形中让药楼拥有了很强大的势力,若能将这些势力都收归已用,那将是怎样的助力。

    是以,拉拢无情公子,继而得到药楼,对那些人可谓有着致命的吸引力

    。

    “不知上官将军认为本公子需要小心谁,防备谁?”宓妃诊完脉收了手,似笑非笑的看着上官明诚,那双似能看透人心的眼睛,带给人莫大的压力,只一眼便不敢再与她对视。

    “想是无情公子误会了,我只是认为无情公子应该要小心些罢了。”有着楚宣王世子和安平和乐郡主流言一事,皇上成为了最大的赢家,不管是前朝还是后宫,那些皇上早有意要除掉的人都借着那次事情除掉了,同时也让得太子明王等人吃了一个哑巴亏,有苦只能往肚子里咽。

    一时之间,朝中几派势力仿佛取得了平衡,然,无情公子的出现,却又一次打破了这样的平衡。

    如无情公子这样的人,若能拉拢为已所用自是最好,但若不能为已所用,只怕惹来的就是杀身之祸。

    虽说无情公子很强大,医毒无双,并非谁都能近他的身,但是也架不住万一不是,上官明诚的提醒倒也不是没有原由的。

    “本公子乃是一个江湖人,对朝中之事不敢兴趣。”宓妃嘴角微勾,表明自己的心迹。

    上官明诚这个人宓妃暗中吩咐人调查过,看似已经失势的他,其实是个忠实的保皇党,是皇上的人,现如今无非是作为暗棋存在着,只等现太子被废,寒王立储的那一天。

    “无情公子,不知我们夫妻的身体可曾调养好了,我们能不能……”都说女人是异常敏感的,上官夫人一察觉到宓妃的情绪变化,立马聪明的出声转移话题,可见她也不是一个简单的女人。

    宓妃抬手打断她的话,冷声道:“调养身体的药可以停了,你们夫妻的身体养得不错,若是上个月就开始同房,想必上官夫人现在应该就怀上了。”她无情公子的身份只有自家人知晓,皇上是不知情的,药楼发展得如此之好,若说皇上不起疑心,不派人前来试探,想想都不可能。

    宓妃对皇上的心思知之甚详,更何况她也不可能依附太子明王等人,所以药楼的存在只要不对皇上造成威胁,那么皇上就会成为她的靠山。

    “真…真的?”闻言,上官夫人惊得从椅子上站了起来,双眼瞪得大大的望着宓妃,生怕是自己听错了。

    早前因宓妃有过交待,要他们前三个月不得同房,所以他们夫妻哪怕同住一屋也没有越过那道线,现在宓妃告诉她,如果一个月前他们就同房了的话,现在她应该就有自己的孩子,这可真是叫她又惊又喜,同时又有些失落。

    “如假包换。”

    “可是无情公子你不是说……”

    “若非你的心境发生了大改变,三个月养好身子是最低的标准,但你既心结已解,有这样的效果也是不错。”

    “谢谢无情公子。”

    “等你确定怀上之后再来道谢吧。”

    “是是是。”

    “行啦,楼下去付清本公子这次诊脉的诊金,你们就可以离开了。”

    上官夫人还想说点儿什么,上官明诚就拉住了她,起身朝宓妃拱了拱手,沉声道:“大恩不言谢。”

    “你且回去告诉你背后之人,本公子对于在朝堂上搅风搅雨不感兴趣,而药楼更加不会为任何人效力,请他放心吧!”

    临出门前听到宓妃这句话,上官明诚脚步一顿,后背泛起一股寒意,这个无情公子果然有些手段,想必他是早就将他调查得一清二楚了。

    “夫人,我们走吧。”

    “嗯

    。”

    一楼贵宾室里的人看到上官明诚夫妇一脸喜色的从楼上下来,心里都不约而同的冒出同一个想法,那就是:莫不是上官夫人怀上了?

    “武王殿下,请。”

    “嗯。”

    目送武王墨杰羽上了二楼,太子脸色阴沉的一巴掌拍在桌上,其他人皆是一怔,脸色微变,唯有掌柜的仿佛什么事情都没有发生,直接忽视了黑脸太子。

    要是无情公子不能为他所用,那他就毁了他,绝对不会让他有机会相助其他人,尤其是相助他的对手。

    “依本公子所见,武王殿下倒不像是来瞧病的,不知你所为何来?”

    “既然无情公子都这么爽快,本王也就开门见山的说了。”

    宓妃挑眉不语,神情平静而淡漠,没有半点的情绪流露出来,她就那么静静的瞧着武王,直把对方瞧得心跳都漏了几拍。

    “本王是来跟无情公子谈生意的。”

    “哦。”

    墨杰羽摸不清宓妃的心思,更险些失了原本的沉稳,他抿唇道:“无情公子看起来好像不太感兴趣的样子。”

    “难道武王有令本公子感兴趣的条件?”

    ……。

    这次宓妃出现在药楼,还定出以抽签的方式挑人上楼由她看诊,其实能被挑中的人都是宓妃指名选定的,当然为了混淆视听,掌柜的也按照宓妃的指示挑选了几个普通人混在里面。

    等宓妃跟太子,明王,武王,甚至是陈王还有荣王,沐王等人都见过一面,已经是两个时辰之后,想必大哥他们在外城等她都要等得不耐烦了,于是她对掌柜又下达一些指令,方才回到六楼换衣服,跟着骑马赶往外城。

    “哇,这里简直太热闹了,一点都不比内城差。”酒楼的雅间里,穆月珍趴在窗台上,一双乌黑的大眼睛这里看看,那里看看,别提有多高兴了。

    她年纪虽小,以前却也是听过外城的,爹娘不许她来这里,就连哥哥姐姐们也是不许的,今个儿可是她第一次来外城,但却感觉自己深深被震撼到了,再一想这外城是表姐一手建立起来的,她就别提有多得意了。

    哼哼,将外城建立得如此大气磅礴,生机盎然的可是她的表姐,她能不得意,能不骄傲么!

    “昨天刚好有一艘海船在这里靠了岸,船上有很多的舶来品,因此吸引了很多前来淘东西世家夫人,公子小姐。”那艘海船靠岸的时候,是温绍宇负责安排人去接头的,故,他对船上有些什么东西都比较清楚。

    “宇表哥,船上都有些什么稀罕玩意儿,我能去看看吗?”穆月珍眨着星星眼,一瞬不瞬的紧盯着温绍宇。

    “咳咳,的确是有不少的好东西,一会儿咱们就一起去看看。”

    “哦,宇表哥真好。”

    穆家兄妹原就是听说了这个消息,今个儿就算温绍轩兄弟不上门找他们,他们也会上相府邀请温绍轩兄妹一起来外城,一来是看看有没有什么喜欢的可以淘回家,二来则是因为听说宓妃那船厂里新造好了一艘船,就最近几天准备下水试试,他们也来凑个趣儿。

    ------题外话------

    明天有世子大人,嘿嘿!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V217如愿以偿无心朝堂 | 绝色病王诱哑妃小说 | 绝色病王诱哑妃网-铭荨作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