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字体:
V219 风暴里的呼唤,感应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孩子,孩子,好孩子你快来……

    我的孩子,你来了……

    来,快到我的身边来,过来孩子,我在等你,等你……

    若有似无的声音卷在狂风暴雨里,似是午夜梦回之时,耳畔母亲温柔的低声呢喃,轻轻的,柔柔的,如同一只温暖的手在轻抚着他的心灵,触碰着他的灵魂,呼唤着他回归她的怀抱。

    “哗!哗!”数十米之高的滔天海浪前推后涌的形成一个比一个高的巨浪,当每个巨浪被掀到最高最高的一瞬间,便又从高到低轰然落下来,顺着那呼啸的狂风拍打着礁石,发出雷鸣般刺耳骇人的声响,激起四五米高的泛着黑色光芒的水花,再涌到岸边,从沙滩上袭卷而过,又快速的退回海里,再涌上来,一次又一次,在沙滩上海岸边划出一道道深深的痕迹,周而复始。

    轰隆隆!轰隆隆!

    当墨黑的夜幕下,乌云遮挡了明月最后的一丝光华,一道道刺眼的银白闪电自高空横劈而下,伴着一个个震耳欲聋的巨雷,带着山崩地裂,毁天来地的气势。

    那闪电似要将天劈成无数个碎片,那雷似要将地轰成泥,碾成渣。

    顷刻间,暴雨如盆泼而下,风在怒吼,海在狂啸,掀起的惊天巨浪如红了眼的饿虎群狼,咆哮而至,又如奔腾的千军万马,浩浩荡荡,汹涌澎湃,整座浦兰岛临近海岸线往后近千米的地域,都被涌上来的海水吞噬了,变成了一片汪洋,仅于那高高的山峰,相对而言是安全的。

    一道道无情的海浪不断的朝着浦兰岛涌上来,疯狂的撞击在这座岛屿之上,发出山崩地裂的阵阵怒吼,黑夜下喷溅着近乎于黑色的朵朵浪花,让人忍不住后怕,忍不住恐惧。

    不知多少人被狂风卷离地面,丧生在风里,也不知有多少人被汹涌的海浪卷进大海里,最后被无情的吞噬,曾经繁华喧嚣,宁静美丽的岛屿几乎被摧毁殆尽,无数的房屋被海水淹了,生长在岛上的花草树木亦被无情的折断,有的甚至被连根拔起,还飘离了原本扎根的地方,就连那坚硬的山石,也经不起海啸的肆虐,碎成一块又一块。

    由远及近,忽明忽暗,若隐若现,那残酷无情,狠绝肆虐的风暴中心,呼唤的声音越来越近,越来越近,似是一双手紧紧的拽住了陌殇的心,让他控制不住的想要去靠近。

    “不行,世子爷不能去。”

    “请世子爷三思,那里不能去啊!”

    “海啸是会要人命的,世子爷你不能……”

    沐浴在狂风暴雨里,就连眨开双眼都很是困难,更别谈透过这雨幕看清楚陌殇的表情,就算用最大的声音说话,最终也会消散在风里,雨里,再传进耳朵里的时候就非常不真切了。

    退上这座山峰之时,陌殇就迎风而立,站在山峰之巅眺望着山下的大海,无悲无喜守在他的身后,当两人听到陌殇说要去风暴里看看时,两人的第一反应是呆怔,而后就是以为自己幻听了。

    他们遇上的是大海啸,稍不留神就会在海啸里面丧生,而那在海面上兴风作浪的巨大龙卷风,破坏力比起海啸更为可怕,更为骇人,只怕还没有走过那风暴,整个人就被撕成碎片了。

    可是,他们听到了什么?

    什么叫做世子爷要去风暴里看看,这不是瞎胡闹,自寻死路的么?

    反应过来,无悲无喜立即出声阻止,无论如何他们绝对不能让世子爷被卷进那道风里,否则他们就是万死也难赎其罪。

    “闭嘴。”陌殇牢牢的盯住那道仍旧在海上肆虐的龙卷风暴,袖中的双手紧握成拳,他意已决,那里他一定要去,谁也阻止不了他。

    “不行,就算世子爷杀了属下,属下也不能让世子爷去冒险。”

    “属下亦是如此,请世子爷三思。”

    朗恺,朗淞和朗旋三人将手下那些人安置妥当过后,赶回陌殇身边就发现无悲无喜跪在地上,他们上前一问,紧跟着就脸色大变。

    虽说世子爷武功高强,可同样的世子爷身子虚弱,那龙卷风暴的中心可不是开玩笑的,一旦被卷进去,别说全身而退了,就是能保有一个全尸都难,顿时就吓出他们一身的冷汗。

    “除非世子爷杀了属下,否则属下一定不会眼睁睁的看着世子爷去那风暴中心冒险。”

    “世子爷那么英明神武,难道真的就相信那风暴里有所谓的真相吗?”

    “如果世子爷要寻求的真相就在风暴里面,那岂非就是要世子爷的命,如此还去寻那个真相做什么?”

    “若是世子爷一定要去,那便踏着属下们的尸体过去,否则我们绝不会让路的。”

    “你们在威胁本世子?”陌殇冷冷的勾起薄唇,转身凤眸轻眯,莫测高深的看着跪在地上的五人,浑身上下都溢出浓烈的杀气。

    胆敢威胁他的人,从来没有活过第二天的,就算他们是他一手培养起来的人,既然胆敢不服从他的命令,那么杀了又有何妨。

    “请世子爷三思。”五人在雨幕下根本眨不开双眼,却是固执的不肯低下头,而是一瞬不瞬的注视着陌殇,希望他能收回成命。

    “真以为本世子不敢杀你们吗?嗯!”

    无悲五人沉默,他们追随陌殇多年,当然熟知他的脾性,也相信他是真的会杀了他们,可是即便如此他们也不会退缩。

    这是一种宁可自己身死,也要阻止他的坚定执着。

    “就算世子爷真要杀了我们,我们也不会退开的。”

    “你找死。”

    噗――

    袖袍一挥,朗恺的身体就犹如断了线的风筝,远远的被抛飞出去,再重重的摔落在地,殷红的鲜血自他的口中喷出,在半空中划过一道血线,凄美,妖冶。

    “咳咳…”砸在地上的朗恺捂住胸口剧烈的咳嗽着,雨幕好似都被强硬的切割开来,让人的心不住的一抽再抽,生生的抽痛着。

    “世子爷,那风暴里太危险,你不能去。”

    “就算世子爷不为自己着想,不爱惜自己的生命,可世子爷您要想想世子妃啊!”眼看着陌殇是真的对他们对了杀机,宓妃的脸猛然划过他的脑海,让他猛地一个激灵,赶紧大声吼了出来。

    朗淞和朗旋会意,也接着开口劝说道:“世子爷,临行前您可是答应过世子妃的,你要回去娶她的,您可不能失信啊。”

    “世子妃在等着你,世子爷你怎么能去冒那样的险,世子妃要是知道了她会伤心的。”

    “是啊,如果世子妃知道了,她一定不会原谅世子爷你的,因为你没有遵守跟她之间的承诺。”

    “还请世子爷三思,你答应过世子妃,一定会回去找她的。”

    “世子妃她在等你,在等你……”

    听着这一道又一道的声音,陌殇手上的动作微微一顿,他垂下那双惑人的双眸,低喃道:“阿宓,阿宓……”

    阿宓在等他。

    对,阿宓在等他。

    他答应阿宓一定会回去找她,他要娶她为妻的。

    阿宓,他的阿宓。

    “怎么办?”

    “不知道。”

    “那我们要不要想办法将世子爷给打晕?”

    “你敢动手?”

    朗淞,朗旋,无喜三人听了无悲的话,全都瞪大双眼盯着说出这个主意的无悲,仿佛他说了什么不可思议的事情,吓得他们的脸色一变再变。

    打晕世子爷,这种事情他还真敢想。

    “咳咳,现在提到世子妃,世子爷还能有些犹豫,可是等一下世子爷再要去冒险,咱们再提世子妃恐怕就不管用了。”

    三人听着无悲的话,都觉得很有道理,于是靠在一起低声商量该怎么吸引陌殇的注意力,然后由谁出手将陌殇给弄晕。

    要知道陌殇虽说先天体弱,身体非常不好,可他的武功却是出神入化,一般人根本近不了他的身,即便是他们这些常上伺候在他身边的人,要想近他的身都非常的难。

    孩子,快来,快来……

    好孩子,我在等你,你为什么不来找我,你快来……

    别怕我的孩子,我是不会伤害你的,你为什么不来……

    就在陌殇因无悲等人提到宓妃而冷静下来的时候,风暴里的那道声音又出现在他的脑海里,一声一声呼唤着他,诱哄着他,让他过去。

    陌殇想要抗拒那道声音,可他越是拒绝去听,那一声声的呼唤在他的脑海里就越是清晰,越是不可抗拒。

    “阿宓,阿宓在等我。”咬了咬牙,陌殇想要坚守本心,可双脚却不听他的使唤,下意识的就要朝着那道声音而去。

    “阿宓,阿宓,阿宓在等我,不能过去,我不能过去。”

    “阿宓……”

    好孩子,你为什么不听我的话?

    孩子你过来,难道你不想寻求自己一直苦苦追寻的答案了吗?

    难道你不想知道你的父亲在哪里?

    而你的身体又为何那么虚弱吗?

    别怕,我的好孩子,只要你过来,我就告诉你一切你想知道的东西,你快来……

    快来……

    “世子爷……”

    没等无悲几人再开口,陌殇抬手打断他们的话,冷声道:“本世子非常清楚自己在做什么,你们只要服从命令就好,其他的本世子自有主张。”

    “可是……”

    “没有可是,本世子此番出海的目的就是为了有一个健康的身体,然后回到阿宓的身边娶她为妻,与她相伴一生到白头,你们以为本世子会拿自己的性命开玩笑吗?”

    无悲几人沉默,在他们看来,陌殇不顾一切的想要去那风暴里,可不就是在拿自己的生命开玩笑吗?

    “阿宓在等我,我一定会回到她身边的。”陌殇再次转身,冷眼看着那将大海搅得天翻地覆的风暴,沉声又道:“那里有我想知道的答案,不去我会后悔的,而你们只要服从命令就好。”

    服从命令,这样的命令叫他们怎么服从,要是世子妃在就好了,只要有世子妃在,世子爷一定不会胡来的。

    “我们的船已经毁了,本世子离开之后,你们仍旧留在这座岛上,以半年时间为期,尽可能的造一艘船出来,若是半年之后本世子没有回来,你们就起程返回金凤国,告诉阿宓我一定会回去找她,一定。”

    即便他葬身大海,即便他化作鬼魂,也不管他要付出怎样的代价,他一定会回去见她一面,一定会回去的。

    “世子爷。”

    “记住本世子的话。”

    心知无法阻止陌殇,无悲几人也只得选择服从,眼睁睁的看着陌殇朝着那风暴的中心飞身而去。

    眼看着陌殇的身影越来越远,变得越来越小,直至距离那风暴中心越来越近,最后消失在那风暴里面,五人不禁泪流满面。

    阿宓,等我。

    等我……

    不知过了多久,风停了,雨也停了,浩瀚的大海沉静了下来,像个渐渐入睡的孩子,变得风平浪静了。

    幽光粼粼,神秘莫测,带着几分期盼,几分希望,更隐藏着某人深深的,化不开的爱恋。

    “不…熙然,熙然…”

    “熙然,熙然…”

    “别离开我,不――”

    砰――

    紧闭的房门被大力的撞开,温绍轩听到宓妃惊恐的叫声,只披了一件单衣就从隔壁的房间冲了出来,然后想也没想就将门给撞开,冲进了房里。

    紧接着,一间接着一间的房门打开了,温绍云温绍宇还有穆家兄弟三人都冲了出来,他们都面带忧色的走进了宓妃的房里。

    “妃儿,妃儿……”第一个冲进房间里的温绍轩走到床边,只见宓妃仍在沉沉的睡着,只是她睡得极不安稳,双手不知在抓些什么,汗水早已将她的头皮给浸湿。

    “大哥,怎么回事,妃儿是不是做恶梦了。”

    “是啊,我还是第一次听到妃儿叫得这么大声,好像在恐惧着什么?”

    穆月依穆月兰穆月华因是女子,她们虽然敢被惊醒,不过却是最后进入宓妃房间的,毕竟她们出门总得把衣服穿好,不能像温绍轩他们几个,只披件外衣就行。

    “轩表哥,叫醒妃儿表妹吧,看她的样子定是做恶梦了。”

    “我以前也老做恶梦的,醒过来就没事了。”

    “大哥。”温绍云看着宓妃惨白的小脸,心里疼得厉害,不由得叫了温绍轩一声,“大哥要是叫不醒的话,让我来。”

    “我也来。”

    “你们有没有听见妃儿在喊什么?”突然,距离宓妃最近的温绍轩抬头问道,一双大手却是将宓妃的手握在手心里。

    围在宓妃床前的人都摇头再摇头,宓妃的声音太小,他们根本就听不清楚,等再凑近一点的时候,宓妃又闭着嘴巴什么都没有说了。

    “熙然…熙然。”

    “不要去,别去…”

    “熙然,啊――”

    猛然自梦中惊醒,宓妃半坐起身,低着头大口大口的喘气,被汗水打湿的头发黏在她的脸上,让得她的脸显得越发的苍白而没有血色。

    “妃儿别怕,醒了就好。”温绍轩什么也没有问,他只是轻轻拍打着宓妃的后背,语气轻柔的安抚着她。

    “大…大哥,现在什么时辰了?”

    海啸,陌殇遇上了海啸。

    “子时初。”

    “子时了?”宓妃咬着惨白的嘴唇,声音沙哑的低喃出声,她为什么会做这样的梦,如果说梦是假的,那么她的梦境又为何如此的真实。

    海啸,龙卷风,陌殇最后消失在风暴里面……

    这次的梦与上次梦到的差不多,她的熙然出事了,她得去找他,找他。

    “妃儿别怕,大哥在这里陪着你,只是做了一个恶梦而已,醒了就好,没事的。”

    “二哥也在呢,妃儿只是这段时间太累了,好好休息一下就没事了。”原本他们是回到酒楼休息一下,等晚上再出去逛街,可是宓妃回到房间就睡着了,这一睡就睡到天黑。

    他们见她睡得香甜,也就没忍心叫醒她,反正酒楼都被包了下来,明天再逛街也是一样。

    “妃儿还不知道吧,其实梦是反的,要是妃儿梦到了坏事,那么就一定会有好事发生,所以妃儿不要怕,三哥会保护你的。”

    半晌,宓妃的嘴唇动了动,弱弱的吐出更两个字,“海啸。”

    说出这两个字后,宓妃就靠在床头,闭上了双眼,温绍轩等人面面相觑,脸色瞬间变了几变。

    海啸,她是梦到楚宣王世子在海上遭遇了海啸吗?

    就算他们没有出过海,却也知道什么是海啸,毕竟外城这个地方,就紧紧的挨着幻海,三十多年前就发生过海啸,当时整个外城都几乎都摧毁,想想都令人后背生寒。

    倘若陌殇当真在海上遭遇海啸,那他还有存活的可能吗?

    “妃儿,梦是反的,你相信三哥。”

    “对啊,梦是当不得真的。”

    “傻妃儿,他一定不会有事的,他可是答应过你一定会回来的,他会回来的妃儿。”温绍轩伸手将宓妃揽进怀里,一下又一下轻拍着她的后背,那双幽深的黑眸闪了闪,划过一道隐晦的幽光。

    陌殇,你要是敢失言,你就休想再靠近我妹妹。

    那个男人即便就是遇上海啸,他也会没事的吧!

    “会吗?”

    “会的,妃儿相信二哥,他一定会回来的。”温绍云此时也顾不得对陌殇不满了,他只知道自家小妹现在快要伤心死了。

    混蛋陌殇,你丫的给小爷等着,早晚有一天小爷要狠狠的收拾你一顿。

    “有道是祸害遗千年呢,他不会舍得让妃儿喜欢上别人的,妃儿要对他有信心。”直到这一刻,温绍宇才清楚的认识到,陌殇那个男人究竟在自家妹妹心目中占据着怎样的一个地位。

    穆家兄妹没有开口说话,可从他们的眼神里就可以得知,他们亦是第一次感受到‘情’这一个字究竟意味着什么。

    是不是有情人之间,彼此的心灵就是有感应的,即便相隔万里,彼此的心都是相依在一起的。

    你的好与不好,我都能感应得到。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V219风暴里的呼唤,感应 | 绝色病王诱哑妃小说 | 绝色病王诱哑妃网-铭荨作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