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字体:
V220 你是谁?敏锐直觉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这个夜里,估计也只有穆月珍小丫头能睡得着,而且还睡得格外的香,白天精力过于旺盛,夜里可不就睡得跟小猪一样么。

    “绍轩。”外室里,穆昊宇看到温绍轩从里间带好了门出来,起身就迎了上去,语气里还有满满的担心。

    以前的宓妃是怎么的性情孤僻,喜怒无常,不与人亲近,这些他都不知道,在他面前的那个宓妃是无所不能的,她张扬且自信,她强势而狂傲,仿佛没有什么能够将她打倒,躺在床上精神恍惚,面色惨白没有一点神采的她,是那样的脆弱,那样的惹人怜惜,真真是看得人连心都揪成了一团,恨不能代替她承受这世间所有不好的一切。

    “大哥,怎么样了,妃儿她睡下了么?”

    “大哥,妃儿她还好吗?”

    温绍云和温绍宇一前一后冲到温绍轩的身边,就连他们问的问题都极其的相似,两张相同的俊脸之上写满了担忧。

    原本他们两个也慢想要留在房间守着宓妃,然后哄着她入睡的,只因宓妃刚刚从恶梦中惊醒,情绪正是不稳之时,陪在她身边的人太多反而不好,于是商议之下就只留了温绍轩一人在里面。

    不是他们不想争取这样的机会,谁让温绍轩是大哥,而他们比大哥晚出生两年呢。

    “睡是睡下了,只是睡得很不安稳。”温绍轩目光幽幽的看了紧闭的房门一眼,走到外面才低语出声。

    “但愿妃儿别在做恶梦了。”

    “都怪那个混蛋陌殇,好好的他干什么要出海,乖乖陪在妃儿身边不就好了吗?”温绍宇越想越是气恼,他一巴掌重重的拍在桌上,极其不满的又道:“都是因为他妃儿才会如此伤心难过,还要为他担心,他简直混账透顶,小爷我绝对不会原谅他。”

    “你要想砸东西就到外面去砸,吵醒了妃儿仔细你的皮

    。”

    突然被温绍轩平静无波的黑眸一扫,温绍宇浑身一个哆嗦,他缩了缩脖子小声为自己辩解道:“哼,别说你不生气,也别说看到妃儿这般模样,你就不想揍那个家伙一顿。”

    “你也应该公平一点,陌殇之所以决定出海,并不是他不想好好的陪在妃儿身边,而是他想要一辈子都陪在妃儿的身边。”那个男人对宓妃的爱,绝对不是只有嘴巴上说说那么简单,为了宓妃他是甘愿付出生命的。

    纵然现在的温绍云并不太能理解爱是怎么一回事,可他却认同陌殇对宓妃的感情。

    “哟,你什么时候学会替他说话了,老实交待你收了他多少好处。”

    “我只是就事论事,你别无理取闹。”

    “我无理取闹,你怎么不说……”

    看着针锋相对的温绍云和温绍宇兄弟俩,温绍轩难得脸色一沉,嗓音依旧温润如初却饱满厉色,“你们给我闭嘴。”

    “绍宇,绍云他说的没有错,如果可以选择的话,陌殇又怎么会去冒那样的险,他比任何人都希望陪在妃儿表妹左右的。”那个男人的占有欲有多强,他对宓妃又有多么的霸道,穆昊宇可是亲身体验过的,所以他很认同温绍云的话。

    但凡他能选择,他是无论如何都不会离开宓妃身边的,毕竟那家伙可是一个超级大醋坛子,他是绝对不会给其他男人接近宓妃机会的。

    那个男人就连他们这些出现在宓妃身边的亲表哥亲表姐,他都是不放心要吃醋的,心眼比针眼大不了多少,更别谈那些跟宓妃没有半点关系,纯粹只是受宓妃吸引而围在她身边的男子,只怕是醋坛子都要打翻。

    “那个醋坛子醋劲儿可大了,他才不会允许别的男子出现在妃儿表妹身边献殷勤呢。”要说也不怪温绍宇恼陌殇,谁叫陌殇那个家伙当着妃儿表妹亲哥的面还要霸占妃儿表妹呢,活该被穿小鞋。

    “昊天,怎么连你也帮着那个家伙说话。”温绍宇觉得自己好委屈,怎么的他就被孤立了呢?

    这一个个的,竟然全都帮陌殇说起话来,要是让那个家伙知道了,他还不得乐死?

    “绍宇表哥瞧你这话说得,大哥二哥倒也不是帮楚宣王世子说话,只是这件事情一码归一码的,咱们不能混为一谈。”

    “哼,就连小昊铮你也叛变了。”温绍宇孩子气的嘟着嘴巴,目光哀怨的瞅了穆昊铮一眼,直把后者看得浑身汗毛倒竖,他抽着嘴角回道:“你也比我大不了多少,不许叫我小昊铮,不然我可要跟你急。”

    “不说了不说了,我只是心疼妃儿做那样的恶梦,又想到陌殇那个家伙离开前对妃儿的保证,心里一时不痛快才会针对他,我也知道他不容易。”打心底里来说,温绍宇是比任何人都希望陌殇没有遇上海啸,他其实是平平安安的。

    若说刚刚知道陌殇打他家妹妹主意的时候,要说不恼那是骗人的,当时温绍宇就连劈了陌殇的心都有。

    可是当温绍宇知道宓妃对陌殇很喜欢,甚至是深爱着的时候,他嘴上说着这不许那不许,这不满意那不满意,这里为难那里为难的,其实他无非就是想看看陌殇能够为宓妃做到哪一步而已。

    当陌殇许下那个两年之约的时候,他就心软了。

    “我们都明白的。”

    眼见穆昊宇三兄弟跟温绍轩温绍云露出一副了然的表情看他,穆月依三姐妹一脸感动的望着他时,温绍宇就觉得浑身都不对劲儿,恶寒的抖了抖手臂,抽着嘴角道:“能不用这么恶心巴巴的眼神儿看我不?”

    低沉压抑的气氛被温绍宇这么一闹,大家都笑了,就连空气似乎都清新了一些,“大哥,你能确定妃儿真的睡着了吗?”

    不怪温绍宇有这样的担忧,只怪他这个妹妹太过聪明,武功又在他们之上,万一她是为了不让他们担心而装睡的,就等他们离开再跑出去的话,这也太防不胜防了

    。

    “绍宇你的意思是……”

    温绍宇耸了耸肩,一脸你懂的表情看了看温绍轩又看了看温绍云,“就是你们心里想的那样。”

    “妃儿表妹不是冲动之人。”

    “是啊,表妹她就算心中着急担忧,也总不会说出海就出海吧!”光是想想穆昊铮就觉得不可能。

    “妃儿表妹是个不按牌理出牌的人,咱们必须得防着一点,可不能让她出事。”要是宓妃就在他们这些表哥的眼皮子底下出了事,不说他们会自责内疚,就是回去爹娘祖母也不会放过他们。

    宓妃是温绍轩看着入睡的,他自认不会看错宓妃是真睡还是假睡,但又结合穆昊宇几人的猜测,心下也有些没底,道:“虽然妃儿的武功在我之上,可我的确是看着她睡着,又等了一刻多钟才出来的。”

    话是这样说,温绍轩心里还是不踏实,不由得就再次走进里间,直到看见宓妃依旧好好的躺在床上,他那提起的心方才落了地。

    “怎么样?”

    “还在。”

    一听这话,外间里的人都松了一口气,穆月兰从腰上取下一个荷包,柔声道:“轩表哥,前段日子我夜里睡不安稳,妃儿表妹给我看过之后,就拿了这凝神香给我贴身佩戴着,从那之后我就是一觉睡到天亮的。”

    “这安神香既然是妃儿调配的,想必药效非常不错,咱们就暂且将兰儿表妹这个荷包放到妃儿的床头。”

    “也好。”

    “为了安全起见,咱们再在妃儿的房间里点上安神香,双管齐下。”温绍宇不反对宓妃出海,可他绝不允许宓妃冒然出海。

    这个提议一出,大家都点头同意,穆月依想了想,又看了看外面的天色,轻声道:“轩表哥,现在距离天亮也不过就两个时辰了,不如就由我进去守着妃儿表妹。”

    “咱们都是男儿,守着妃儿表妹的确不妥当,月依你守着妃儿的时候记得要警醒一点。”

    “大哥放心,月依省得。”

    温绍轩垂眸想了想,左右也是这么一个理,这大晚上的总不能全都不睡觉就坐在这里守着宓妃,没得他们的说话会吵得宓妃更睡不好。

    “那就麻烦月依表妹了。”

    “轩表哥说的什么话,妃儿是你妹妹,她也是我妹妹。”他们两家的孩子不讲这些虚的,感情也不是别家兄弟姐妹可以相提并论的。

    待在宓妃的房间里点上了安神香,穆月依又将穆月兰佩戴的凝神香荷包放在宓妃的床头,静静的坐在床前守着宓妃,温绍轩几人才怀着沉闷的心情退到外面,“月依表妹,要是困了你就躺到床上去,陪着妃儿一起睡就好,不然等她醒了看到你会心疼哦!”

    “宇表哥放心,月依省的。”

    直到温绍轩他们全部离开,穆月依眼见宓妃额上仍冒着细密的汗珠,便起身拿了棉帕来为她擦拭,看着在睡梦中都皱着眉头的宓妃,她柔声安抚道:“楚宣王世子他有妃儿表妹这般挂心,他一定可以感受得到,他也一定会平平安安回到妃儿表妹身边的,你要好好保重自己,不然他可是会心疼的

    。”

    喜欢一个人,到底是什么感觉呢?

    难道爱情,真的可以让一个人改变那么多吗?

    如妃儿表妹这般强势狂傲的女子,穆月依曾以为这个世上没有什么可以将她打败,也没有什么可以让她脆弱,但此刻,穆月依突然明白,宓妃的脆弱只有一个人能给。

    那个人就是楚宣王世子陌殇,是那个宓妃深爱着的男人。

    “妃儿表妹,你要放宽心,表姐相信世子他一定不会有事的,而你也会幸福的。”穆月依今年已经十六,母亲穆国公夫人这段时间正在替她相看各个世家适婚的男子,打算为她定下亲事。

    虽然他们穆国公府的子孙,议亲与定亲的时间都要比其他世家晚上一两年,但就女子而言,十五过后就该议亲了,可她却是没有。

    一来,是他们刚刚为祖父守孝归来,二来也是爹娘舍不得她,想要多留她两年,所以才迟迟没有定下亲事。

    宓妃是她的表妹没错,可以前的宓妃不喜与人亲近,她们表姐妹之间也就没有往来,直到去年相互接触之后,穆月依的有些想法就发生了改变,是的,无形之中她渴望成为一个像宓妃那样的女子。

    尤其是在宓妃向他们坦诚了她对楚宣王世子的感情之后,作为自小接受女则女诫教导的穆月依来说,宓妃可以说是有违妇德,大逆不道,但她却羡慕宓妃,对自己未来的另一半开始充满了期待。

    她,不想再墨守成规的嫁给一个陌生的男子为妻,不再认为那就是她的命。

    她,也想嫁一个自己喜欢的男子,同样也喜欢自己的男子。

    爱情,是的,她也开始憧憬属于自己的爱情。

    “妃儿,你说我也能遇到一份属于自己的爱情吗?”这话虽说对着睡着的宓妃说的,可脸皮薄的穆月依还是羞红了脸。

    她渴望一份像宓妃跟陌殇之间这样的爱情,也渐渐能体会宓妃此时的感受,就算没有十分,也是有三四分的。

    退出宓妃房间的几人,径直就走进了温绍轩的房间,这个时候就算让他们回自己房间,那也根本睡不着。

    既然如此,还不如不睡。

    “月兰,月华,你们白天也累了,赶紧回房去睡觉。”

    “大哥,我们不累的。”穆月兰摇了摇头,宓妃有大姐守着,她也不好跟着去,以免吵到宓妃。

    “就是,大哥赶我们回房,我们也睡不着啊。”

    “绍宇,你在想什么?”温绍轩看了看穆月兰两姐妹,目光最后落到角落里发呆的温绍宇身上。

    思绪被打断,温绍宇好看的眉头拧了拧,沉声问道:“大哥二哥,表哥,你们说他真的在海上遇到海啸了吗?”

    这个‘他’指的是谁,大家心知肚明。

    “虚无之海不是那么好闯的。”穆昊宇叹了一口气,如果虚无之海真有那么平静,只怕这片大陆早就不知陷入战争多少回了。

    正是因为虚无之海太过于神秘,也太过于危险,这么多年来才能维持现在的平静。

    陌殇乘坐的海船如果仅是在幻海行驶,那么还有打探到消息的可能,若是驶进了虚无之海,要想打听到知言片语的消息可就难于上青天了

    。

    “他要当真是在海上遭遇海啸,怕只怕是九死一生了。”温绍云抿了抿唇,半响才吐出这么一句。

    在海上遭遇风暴都是非常危险的,运气稍不好一点,就有可能被卷进风暴里,人跟着船一起沉入大海。更遑论是在海上遭遇海啸,那简直就是在等待死神的降临。

    但愿发生海啸的时候,陌殇等人不是在海上,不是在船里,而是在陆地之上,那样的话凭借他的武功,他才能平平安安。

    “二哥的意思是真有海啸发生?”

    “你可别小看了女人的直觉。”

    闻言,温绍宇翻了个白眼,却也不得不承认,宓妃的直觉比一般人都要敏锐得多,“这要换在以前我是一点办法都没有,好在妃儿这个码头营运之后,往来也接应了不少的船商,等天亮之后我想办法从他们的嘴里探听探听消息。”

    要是早知道有这样一天,他真恨不得自己组建一个远洋船队,这样的话想要陌殇的消息就容易多了。

    “嗯,咱们现在手上的事情都暂时放放,打听关于陌殇的消息要紧。”穆昊宇也是有自己消息渠道的,明天就赶紧吩咐下去。

    “我说你们也不要太悲观,指不定就是妃儿表妹她太念陌殇,以至于日有所思,夜有所梦,才会……”

    没等穆昊天把话说完,他的嫡亲妹妹穆月兰就泼他一盆冷水,“二哥,你真的不能小看一个女人的直觉和她的预感。”

    在穆月兰看来,宓妃之所以会梦到楚宣王世子遭遇海啸,那么就必定是真的有海啸发生,不然她不会做这样的梦。

    “我的想法跟姐姐一样,楚宣王世子肯定遇到海啸了,不然妃儿表妹不会这样的。”一旁的穆月华配合着穆月兰不住的点头,心灵感应用宓妃的话来说,不只会出现在双生的兄弟姐妹之间,恋人之间的感应最为强烈。

    “你跟兰儿是双生姐妹,你们彼此的感应自然最真实了,妃儿表妹跟…。”穆昊铮刚要说到重点,就见穆月华翻了一个白眼,走到他面前一本正经,严肃的道:“三哥,你也别忘了,妃儿跟楚宣王世子他们是恋人,深爱着彼此的他们,心灵感应会比我们姐妹更强的。”

    时间如流水,稍纵即逝。

    一个时辰就在温绍轩穆昊宇等人的商量声中悄然流逝,一切都安排妥当,又再次确认宓妃是真的熟睡之后,他们才回到各自的房间休息。

    哪怕睡不着,闭目养神还是可以的,彼此的房间距离宓妃的房间也近,真要有什么发生,他们也会第一时间知晓。

    穆月依本是打着精神在照顾宓妃,可架不住这房间里的安神香,随着时间悄悄流逝,她的眼皮也是越来越重,越来越沉,开始打起瞌睡来。

    而原本躺在床上,温绍轩等人眼中应该在熟睡的宓妃,其实自梦中惊醒过后她就再也睡不着,脑海里全是发生海啸时的画面,挥之不去。

    她知道,如果她不装睡,她的哥哥们是不会离开房间的,为了不让他们担心她也什么都不能做,甚至就连情绪也不能闹。

    他们都是真正关心她,疼爱她的人,就算此时此刻她的心里正燃烧着一把熊熊烈火,宓妃也不允许自己向他们发脾气。

    所以,她只能等。

    趁着穆月依犯困之际,宓妃猛然睁开双眼,出手极快的点了她的睡穴,然后将她抱到床上躺好,替她盖上被子。

    “月依表姐,抱歉了

    。”

    话落,穿戴整齐的宓妃就化作一道道残影,悄无声息的出了酒楼,一路朝着幻海而去。

    此时此刻,不管陌殇是否遭遇了海啸,又是否平安无事,她只知道她需要发泄,不然她就快要爆炸了。

    “熙然,你最好没事,否则不管你做什么,我都绝对不会原谅你。”虽以临近夏日,但海水仍然冰凉刺骨,宓妃就这样将自己泡在海水里,感受着那涌进身体里的丝丝寒意,头脑却越发的清醒。

    梦境里的海啸非常真实,狂风暴雨,巨浪滔天,电闪雷鸣,山崩地裂,有着毁天灭地的气势,她想要朝陌殇靠近,任她倾尽全力亦不能动弹一分,只能眼睁睁的看着陌殇沐浴在狂风暴雨里,而他的身后跪着无悲无喜等人,她不知道他们在说什么,可是透过雨幕她却知道他们在争论着什么。

    “为什么你要主动去靠近那风暴,你可知道你在做什么?”

    “你,又将我置于何地?”

    轰――

    跃出水面,宓妃轰击着海面,让得海中掀起七八米之高的波浪,发出似是海水拍打岩石的声音,轰轰隆隆,在这样的夜里有些骇人。

    幻海边上,潮起潮落,渔民们对此非常的熟悉,就算他们听到这样的声响,也只当是涨潮了,不会想到是有人在轰击海水,造成一道又一道的海浪。

    “陌殇,你个混蛋,别让姑奶奶找到你,否则姑奶奶非扒了你的皮不可。”

    “你给姑奶奶等着。”

    “……”

    啊嚏,啊嚏――

    “阿宓。”不知名的一个暗黑山洞内,被卷进风暴里昏迷的陌殇连连打了两个喷嚏,迷迷糊糊的只觉后背升起一股寒意,叫喊着宓妃的名字睁开双眼,喘着粗气半坐了起来。

    “咳咳……”许是长时间没有饮水,陌殇的嗓子干得厉害,一发声就扯得生疼,他捂着胸口咳了几声,告诉自己莫要情绪激动,运气调息,平稳自己的内息。

    直到他的呼吸变得平稳绵长之后,陌殇方才伸手摸索自己身上的东西,看到宓妃给他准备的药丸还在身边,苍白的脸色缓了缓,打开瓶子倒出两粒圆润的红色药丸吞下,以手撑地站起身。

    “这是什么地方,我怎么会在这里?”

    “孩子,我的孩子,你终于来了。”

    “我的孩子,你可知我等你多长时间了,孩子……”

    就在陌殇心里犯起疑问之时,之前那个在风暴里的声音又响了起来,而这一次传进陌殇耳中的声音不再那么虚无飘渺,反而更加真实了几分。

    “你是谁?”

    “我是谁,我是谁呢?”听了陌殇的问题,那道声音消失了片刻,复又响了起来,却是在反问自己是谁,让得陌殇眉间那点朱砂在他皱眉时越发的红艳逼人起来。

    “孩子,你过来。”

    “你是谁?”

    “呵呵,好孩子,你过来我就告诉你。”

    陌殇沉默不语,低垂的凤眸敛下一抹流光,他很清楚现在的他没有选择的余地,他倒要看看究竟是谁引他来的这里。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V220你是谁?敏锐直觉 | 绝色病王诱哑妃小说 | 绝色病王诱哑妃网-铭荨作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