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字体:
V221 天赐灵体阴阳之魂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这里是什么地方,为何那么黑?”

    纵然那道声音的主人掩饰得极好,可陌殇还是听出了她声音里的着急与迫切之意,心里的疑惑越积越多,脚下的步子也就愣是半步都没有跨出去。

    在这个漆黑阴森,暗无天日的地方,陌殇并不知道自己昏睡了多长时间,更不知外面的情形如何?

    他明知道从风暴中心传出来,一遍又一遍呼唤他的声音有鬼,可他却不得不朝着那道声音靠近,否则他此番出海只怕是白走一遭,还平白浪费了他陪伴宓妃的时间。

    “你,还在吗?”凭借着敏锐的感知力,陌殇大概能够判断出他此时应该是身处在一个隐蔽的山洞内,即便这里漆黑一片,可他的双眼却是能够视物的,至少在他周围五米以内的范围,他可以瞧得清清楚楚。

    这洞里的空气不但非常的潮湿而且还有严重的腐烂的霉臭味,好像是腐肉的味道,真真令人作呕。

    “咳咳…咳…”在不明对方情况之前,向对方示弱就是保护自己的一种方式,这可以让对方摸不清自己的虚实。

    陌殇虽然不知对方在什么地方盯着他,可他却知道他的一举一动都在对方的监视之中,那么他想要伪装好自己,难免就要花些心思了。

    一阵撕心裂肺的剧烈咳嗽过后,陌殇的脸色比刚醒来时的脸色越发苍白了几分,他捂着胸口再次跌坐在地,难受的道:“咳咳…我我的身体自出娘胎就不好,曾有得道高僧断言我活不过二十二,说起来我还是个短命之人,咳咳…。”

    如意料之中的那样没有得到任何的回应,陌殇倒也不恼,他就顺势靠着一块石头坐在地上,似是缓了几口气平息了一下自己的气息,又道:“既然引我来此的前辈不在了,那么就容我歇上一歇,缓缓神儿,咳咳…哎,那海啸实在是太可怕了,我长这么大还是第一次见识到海啸的威力。”

    黑暗中,一双几乎与黑暗融为一体的黑眸,一瞬不瞬的紧盯着陌殇,防备着他的一举一动,只要陌殇稍有异动,那么就将被她给撕碎了。

    “按理说我这个年纪早该过了好奇心泛滥的时期,可是我仍是没忍住心中的好奇,就因那虚无的呼唤声不要命的朝着风暴中心冲过去,现在想想我的胆子还真是够大。”

    陌殇原是个面部表情不多的人,可此时此刻,他脸上的表情却是极其的生动丰富,活灵活现的,随着他每说一句话,脸上的表情就跟着一变,完全让人摸不清他的虚实。

    他知道黑暗里有一双眼睛在牢牢的盯着他,那人看他的眼神就仿佛是在看被捕获住的猎物,那人是猎人,而他是猎物。

    不得不说,这样的认知让得陌殇心中非常的不爽。

    当然,心中即便有着要将那人碎尸万段的想法,陌殇的脸上却是丁点儿都没有表露出来,他露出心有余悸的表情,嗓音低沉沙哑的道:“一门心思朝着风暴冲过去的时候,我并没有感觉到害怕,直到自己被风暴吞噬之后,再度睁开双眼一想,方才后怕不已。”

    说到这里,陌殇更是拍了拍自己的胸口,松了一口气的模样抿紧薄唇哑声道:“幸亏有前辈出手相救,我这才能大难不死必有后福,多谢多谢。”

    陌殇跟宓妃有着一个极其相似的习惯,他们都是不打无准备之仗的人,在面对未知的一切之前,他们都习惯做足万全的准备。

    有道是世事无绝对,不可一概而论。

    出海之前,对于自己的航海路线,陌殇是反复计算过的,遭遇风暴是不可避免的,而遭遇海啸却是没有可能的

    。

    毕竟,以他收集来的那些资料跟数据来推算,在他前往浦兰岛的途中,的的确确会遇上海啸,但海啸来的季节最早该是六月中旬,最迟则是在七月下旬,而他完全是避开这两个时间段的。

    结果却是他带着无悲无喜等人刚登上浦兰岛的头天夜里,就遭遇了特大海啸,这让陌殇不得不怀疑,这场海啸其实是人为的。

    尤其是那道从风暴中心传出来呼唤他的飘渺声音,更是让陌殇肯定了自己心中的猜测。

    “好累,好困……”陌殇知道那人一直在观察他,评估他,他也没有刻意收敛自己的气息,毕竟他既然有那样的本事接近风暴而无损伤,若是武功太差也说不过去,但他却能让对方摸不清他的底限。

    刻意的说出这么句话后,他就开始闭上双眼假装睡觉,让自己的身体一点一点的放松下来,他不能让自己崩得太紧,那样搞不好会犯病,一旦犯病他就将完全丧失主动权。

    “这个小子到底是真傻还是假傻?”

    “莫不是他真将我当作救世主了?”

    “呵…”

    冷笑一声,黑暗中那人依旧没有任何的动静,她就那么静静的看着陌殇,哪怕是在确定陌殇没有借着睡觉来运功疗伤以戒备她,她仍能耐得住性子,没有半点情绪的漠视于他。

    心知自己不能硬拼的陌殇,他虚虚实实又满是小心与防备的透露出自己的底限,自己的弱点,以求让对方相信他,对他放松警惕,同时他又隐晦的从自己的丹田内抽取犹如头发丝一样的真气,一点一点的蕴养他体内的生命法阵,以保全自己的性命。

    时间如流水,一分一秒稍纵即逝。

    黑暗中也无法区分黑夜与白天,更无法判断时间的长短,只是当陌殇再次睁开那双潋滟的凤眸,他的眼前不再是漆黑一片,而是有了些许微弱的莹光,让得他完全看清楚了自己身处的地方。

    此地,的的确确是一个阴森潮湿的山洞,四周的角落里堆满了一层又一层的森森白骨,只一眼就让人有种头皮发麻,后背生寒的惊骇之感。

    光是看着那些白骨,就能知道死在这洞里的各咱野兽,怕只怕没有一万也有数千了。

    “孩子,你休息够了吗?”

    突来的声音打断了陌殇的思绪,他的目光也从那些尸体上收了回来,嗓音轻缓而温柔,带着丝丝魅惑,“前辈回来了?”

    与其说他现在呆在一个山洞里,倒不如说他呆在一个石洞里来得贴切,这里只有一个出口,其他几面都是坚硬的岩石,细看之下还布有某种阵法,若是不小心应对,只怕他会被困在这个石洞里。

    虽说处境如此,陌殇却不后悔冒了这个险。

    他有一种很强烈的预感,如果他能活着从这里走出去,那么他就可以找到治愈自己身体的办法,唯有如此,他才能陪在宓妃的身边一生一世,生生世世,永不分离。

    “好孩子,你快过来。”

    “前辈,你在哪里,我怎么看不到你?”

    “好孩子,只要你跟着我的声音走过来,你就可以看到我了。”

    好看的眉头微拧,陌殇突然面露疑虑,他道:“前辈,你该不是被谁关在这里的吧,你让我过去该不是想让我做你的替死鬼吧

    !”

    闻言,声音的主人沉默了,而后她发出阵阵刺耳的笑声,“好孩子,你的想象力可真是丰富。”

    但若陌殇不这样说,她对他的防备跟疑心就不会被打消,毕竟在她看来,陌殇不是一个蠢蛋白痴,相反他非常的聪明。

    这样的人,就算他身负重伤,她也是不会轻敌的,更何况为了引他前来此地,她……

    “哎,肚子好饿,前辈在这里就是以这些野兽为食的吗?”浓密的眼睫挡住了陌殇眼里的深意,他状似无意的道。

    “孩子,你在试探什么?”

    “没什么,前辈想太多了。”对于这个口口声声喊着他‘孩子’的女人,陌殇暗暗发誓,丫丫个呸的,等他见到她的庐山真面目,他定揍得她孩子是谁都认不出来。

    去他娘的,谁是她孩子,臭不要脸的。

    “你若没有这样的疑问,我倒会觉得奇怪。”声音的主人笑了笑,她冷眼扫过那些白骨,厉声道:“以你的见识,想必也瞧得出来,这个石洞之内布满了阵法。”

    “嗯。”对此,陌殇倒是没有否认。

    “好孩子,抬头看你的正东方,我就在那道石门之后,你过来吧。”

    眼见陌殇不但没有任何的动作,反而还非常冷静的站在原地这里看看,那里看看,她的心中就生出几分恼意,语气颇为急切的道:“还记得我呼唤你来时告诉过你的话吗?”

    陌殇点头,那道声音继续响起,“只要你过来,我就告诉你,你想知道的一切,甚至还告诉你,你的父亲身在何处?”

    这个该死的鬼地方,她一定要离开。

    而此时此刻站在她面前的陌殇,就是她唯一的机会,无论如何她都不会放过陌殇。

    “好。”

    一路畅通无阻的走到石门前,陌殇伸手摸了摸石门,道:“我的武功虽说不错,可是在对抗风暴的时候,我受了很重的内伤,根本没有力气轰开这道石门。”

    听到陌殇说要轰开这道石门,里面声音的主人嘴角猛抽了抽,她倒是没曾想如陌殇这般温柔的男子,竟也有如此暴力的一面?

    “你可看到石门上有一处凹进去的地方。”

    “看到了。”如果此时此刻,陌殇还不能判断跟他说话的女人,其实是被封印在这里的,那他就真是白活了。

    所谓的封印之术,这对于浩瀚大陆的武学之人来说,或许过于虚无飘渺,然而对于另外一片大陆上的人来说,封印之术也不过只是较为高级一点的武学之术罢了。

    “你只需划破手掌,将你的血注满那个凹槽,这道石门就会自动打开。”

    “就这么简单。”

    “是的,就是这么简单。”石门打开之后,她的封印虽说不能全部解开,至少她的身体却可以到石门之外的地方活动,只待她……

    “你真的可以回答我的一切问题,并且满足我的心愿吗?”思绪被打断的女人固然心中怒火冲天,可她又怕陌殇不听她的话,于是只得暂时忍耐着,“好孩子你放心,我答应你的事情绝对不会失言的。”

    她被封印在这座岛上,这个阴寒的石洞之中,已经整整一百年,她的容颜开始衰老,她的修为也开始减退,如果她不能尽快破封印而出,等待她的只有魂飞魄散一条路

    。

    而陌殇,就是她的全部希望。

    数千年都难得出现一个的天赐灵体,而且还是一个只拥有阴魂的天赐灵体,这简直就是为她量身打造的。

    要知道,她是女子,体质属阴,如若陌殇是个拥有阳魂的天赐灵体,那她是不能吞噬他的。

    可他偏偏是个阴魂的天赐灵体,这就完全符合她的吞噬条件,只要她将他给吞了,那么破除封印指日可待,哪怕要重回昔日巅峰,也不会越过三个月。

    正是因为如此,她才会不惜一切代价的发动海啸,诱哄着陌殇来找她,她这么做的原因,可不就是因为陌殇是这世间绝无仅有的天赐灵体么!

    “那好,我进来找你。”

    心下有了决定,陌殇面不改色的划破手掌,任由自己的鲜血将那个凹槽注满,石门之内仅是闻着陌殇鲜血味道的女人,原本黑色的双眸,开始慢慢变得腥红,周身都涌动着一层诡异的红光。

    轰隆隆――

    石门缓缓开启,黑衣红发,面容苍老,一双腥红双眼的女人出现在陌殇的视线里,“说吧,你是谁?”

    看到这个老女人的模样,感受到她对他浓烈的杀意,陌殇就知道戏不用再演下去了。

    “哈哈…哈哈哈…”

    猖狂刺耳的大笑之声响彻整个石洞,陌殇就站在那石门口,既不往前一步,亦不退后一步,于他而言唯有这个地方才是最安全的。

    进可攻,退可守,不用担心被逼入绝境。

    “欢迎来到德陇洞府做客。”

    “你到底是何人,你制造出海啸引我前来,目的何在?”

    “看来你比我想象的更聪明。”

    “像你这样的妖怪,果然只配被封印在这里。”

    出乎陌殇意料之外的,站在他对面的老女人竟然没有被激怒,“小家伙,激将法对我是没有用的。”

    “抓住我,或是杀了我,能助你破解封印。”之前陌殇猜到,这个女人被封印在石门之内,她出不了石门,不然他也不敢冒险用自己的血,破解掉石门的封印。

    出于天生对危险的敏灵感知,陌殇能感觉得到,这个诡异的老女人很强,即便她现在看起来弱了很多,但他跟她动手,只怕是讨不到便宜,更何况他的身体就如同一颗不定时的炸弹,谁知道会不会关键时刻掉链子。

    “看来小家伙你什么都不知道。”

    “我该知道什么?”

    “呵,看在你即将殒命在此的份上,你应该记住我的名字,以便你做了鬼都不知道该找谁去报仇。”

    陌殇不语,只是不悲不喜的看她,凤眸流转,风华万千,“你可以称呼我为金陵王后。”

    金陵王后,果然是另外那片大陆的人么?

    那么他脚下所踩的这片土地,难道也是那片大陆,不然如何解释金陵王后会被封印在此?

    难不成,那片大陆的人封印一个人,还专门挑选一块浩瀚大陆的地?

    “你知道吗?本宫已经被封印在这里整整一百年,本宫早就受够了,本宫要出去找那些人报仇,本宫是不会放过那些封印本宫的人的,他们通通都该死

    。”

    “我自知不是你的对手,你可能为我解惑。”

    只见金陵王后看着陌殇面露犹豫,慑人心魄的凤眸似能看穿她的内心,“怎么,金陵王后是在害怕吗?你不是想要找那些封印你的人报仇吗?就连我这么一个身受重伤的人,你都害怕还谈什么报仇,你何不老老实实就呆在这里苟延残喘的活着。”

    “闭嘴,你给本宫闭嘴,谁说本宫怕你。”

    “既然不怕,那你为何犹豫。”

    “哼,说吧,你想问什么?”就算她现在的修为不如以前的十之六七,但要捏死陌殇简直不要太容易。

    “你可别说谎来糊弄本世子,本世子就算武功不如你,可本世子若是全力反抗起来,你想要本世子的命也不是那么容易的。”

    金陵王后腥红的眸子如毒蛇般紧盯着陌殇,纵然听了这话心中不舒服,却也不得不承认陌殇说的是事实。

    他若全力反扑,那她只怕要付出些代价才能吃掉他。

    罢了,反正他都是将死之人,让得死得明明白白也妨碍不到她什么,“本宫自当如实相告。”

    “本世子的身上究竟有何秘密,你又为何就费尽心机引本世子来此,你就那么确定杀了我,能够助你冲破封印?”

    “哈哈…本宫不是要杀了你,而是要将你吞噬掉,从而炼化掉你的力量,借此助本宫恢复修为。”

    陌殇皱眉,听不太懂金陵王后的话,金陵王后也不管他能不能听懂,自顾自的又道:“你可知你乃是一个数千年都难得一遇的天赐灵体,你的身体,你的灵魂都是世人梦寐以求的。”

    “那我的身体为何如此的虚弱,而且……”

    “现在的你当然很虚弱,因为你的灵魂不全,最明显的特征就是先天体弱,且寿命不长,说白了就是个聪明睿智的短命鬼。”

    “这怎么可能,灵魂不全的人如何能活,又怎么可能智商健全,你少忽悠本世子。”

    “天赐灵体之人,其灵魂共分为两个部分,其一为阳魂,其一为阴魂,唯有这两魂融为一体,天赐灵体之人才算是完整的,其潜力也是无穷无尽的。”金陵王后对陌殇倒是没有隐瞒,对他说的全是实话,“而若只得阳魂或是阴魂其中一魂,那么就会先天体弱,寿命不长,若想健健康康的活着,就必须寻到另外一魂,否则便只有死路一条。”

    “那我……”

    “你么,你是阴魂之体,少了阳魂。”

    “有劳你告知这么多。”

    “怎么,难不成你以为你还能逃出本宫的手掌心吗?”金陵王后看着浑身泛起杀意的陌殇,腥红的双眼中燃起熊熊怒火,这个该死的臭小子竟然胆敢套她的话,简直该死。

    “谁生谁死,试试看便知。”

    “哈哈,天真的臭小子,今日的你若是阳魂之体,本宫倒也不敢招惹于你,偏偏你是阴魂之体,简直就是上天对本宫的恩赐。”

    他是阴魂之体,难怪。

    ------题外话------

    么么妞儿,世子大人身世之谜一点一点拨开,明天跟着会写菩提树之谜,然后女主就会出海了。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V221天赐灵体阴阳之魂 | 绝色病王诱哑妃小说 | 绝色病王诱哑妃网-铭荨作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