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字体:
V222 光武大陆变身邪男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古人原本就信奉鬼神之说,他们相信天上有无所不知无所不能的神明,也相信地下有掌管人类生死的阎王爷,即便金陵王后今日所说的什么天赐灵体,什么阳魂,什么阴魂这些完全超出了陌殇的认知,但他却相信金陵王后没有骗他,也没有必要骗他。

    原来这个世上,真的有人可以得道升仙,也真的有人堕落成魔,那些他不曾接触过,却隐隐能感知到的一切,竟然都是真实存在的。

    他存在的这个世界,远比他用眼睛看到的更复杂,更神秘,更光怪离奇,莫测高深,而他仅仅只是刚刚触碰到那个神秘世界的门槛,便已经让他受益良多。

    这一刻,年少时笼罩在陌殇心底的重重迷雾,一点一点被驱散开来,他只觉自己的眼前豁然开朗,一束束温暖的阳光照射进他的心里,光明吞噬了黑暗,他的心境得到了提升。

    咔嚓――

    “我竟然在这个时候突破了?”从外表上看,陌殇无论是站立的姿势,还是他的面部表情,从头到脚一点都没有变化,可他的内心里却已然是掀起了惊涛骇浪,先是心境得到了提升,再是他整整卡了两年时间的修为,竟然就这么奇迹般的突破了。

    他心中的腹议,金陵王后自是什么都不知晓,否则她也不会放任陌殇继续在那种状态之下沉浸下去,毕竟陌殇若是变得越强,于她而言就对她越是不利,只要不傻任谁都会选择打断陌殇的自我领悟,阻止他的自我提升。

    心境的变化,促使了心境得到提升,继而再让他的修为得到突破,这次的收获不可谓不小

    。

    “以前的我并不明白,也不能理解师傅离开前再三叮嘱我的话是何意思,直到今日听了金陵王后一席话,我才恍然大悟,渐渐的转过那个弯,体会到其中的深意。”心中这么想着,陌殇半瞌着的凤眸掠过一道极快的幽光,好看的眉头也随之微微蹙起,忍不住暗暗感叹道:“哎,若是我能早些转过这道弯,开阔自己的眼界,不在拘泥于那些俗世条陈,史料记载,那么现在的他心境定不会才有所提升,他的修为也不会足足卡了两年,至直刚才才得以突破。”

    罢罢罢,或许这就是天意。

    如果他没有临时决定去星殒城,那么他就不会认识宓妃,更不会就那么一眼便将她牢牢记在了脑海里,再也挥之不去。

    如果他没有爱上宓妃,没有那么迫切的想要跟她白头偕老,那么他就不会重新燃起对于生的渴望,他若自己都不想活,又有谁能救得了他。

    正因为他爱上了宓妃,想要跟她相守一生一世,生生世世,他才他最终踏上出海之路,寻求那个在他心底埋藏了近十年的真相。

    毫不避讳的说,宓妃就是陌殇这一切行为的动力,要是没有她的存在,陌殇致死都不会踏出这一步。

    “什么天赐灵体,什么阳魂阴魂,你以为本世子会信你?”静待突破后,丹田内气息渐渐趋于平息,陌殇面露讽刺讥笑的抬起那双波光潋滟,慑人心魄的凤眸,以一副看白痴傻瓜的表情扫过黑衣红发,尽显老态,面部表情扭曲而狰狞金陵王后,仿佛她对他说了一件非常可笑的事情。

    “你……”后知后觉,金陵王后方才察觉到陌殇的邪恶恼人之处,这一刻她恨不得一刀劈了他。

    “本世子不说学识渊博,上知天文,下晓地理,但基本的常识本世子还是有的,人有三魂七魄,人要死之时七魄先散,而后三魂再离,哪有你胡诌的什么天赐灵体,还阳魂阴魂的,本世子看你就是瞎扯淡。”

    世人只知他自幼便习得一身鬼神莫测的好武艺,却无人知晓教导他的师傅是谁,尽管无数人打探他师傅的情报,最终也无一人探听到了。

    陌殇的师傅来自另外那一片大陆,他与陌殇结缘,既可说是他们之间的缘分,亦可说是命中早就已经注定好的宿命,不管他们怎么躲,怎么避,该遇到的时候总会遇到,该离别的时候也总会离别。

    正因为那片大陆的神秘与隐秘,故,生活在浩瀚大陆这片土地上的人,一来并不知晓另外一片大陆的存在,二来更不知晓这个世界上除了他们以外,还有别的人存在。

    那些散布在大陆各个地方的小部落暂且不说,即便就是称霸浩瀚大陆的四大国,他们之中也无人知晓有另外一片大陆的存在,仅仅只是知道在幻海的深处与虚无之海之上,存在着某些神秘的种族,他们各自占据着拥有天然屏障的岛屿生存繁衍,避不出世。

    相传,那些人都拥有某种神秘的力量,所以距离虚无之海最近的北狼国和梦萝国的皇帝,他们才会紧守着临近海边的防线,却从未想过占领虚无之海的辽阔海域。

    “你个没见识的土包子,你简直就是气死本宫了。”金陵王后听了陌殇的话,不禁气得浑身发抖,红色的头发在风中狂舞,黑色的长裙亦被风吹得猎猎作响,想也没想一道凌厉的掌风就朝着陌殇横劈过去。

    该死的,这个臭小子到底是从哪里钻出来的小辈,难道是她被封印在这里太久,已经久到外面的世道都变了?

    不然这个小子怎么会不知道何为天赐灵体?

    他是在跟她开玩笑吗?人有三魂七魄是没错,可关键的是,这个小子他到底知不知道他不是普通人啊?

    靠,她为何要纠结这些,这些又与她有何干系,她只要吞了他就好,尤其不能放过他的灵魂

    。

    “我说金陵王后你是不是被封印太久,以至于脑子都被关出毛病了,本世子若是土包子,你丫的就是一脑残。”硬碰硬,他铁定不是金陵王后的对手,可若要激怒她,再出其不意的让她失去反抗力倒也不是特别的困难。

    他可没忘,这个老得不能再老的女人,说过她已经被封印在这里一百年,天知道她被封印之前是多少岁,光是想想就让人挺不淡定的,要说这可是陌殇除了他师傅以外,第二次见到活过百岁以上的人。

    除了想要声东击西制服这个老女人以外,陌殇最主要的目的还是想要从金陵王后口中得知更多关于天赐灵体,以及阳魂之体与阴魂之体的消息,所以他不得不耐着性子跟她说话,借以套取消息。

    “你找死。”

    “谁找死还不一定呢?”

    “哈哈哈…你这小子够狂,够嚣张,本宫很是喜欢,哈哈哈……”这要换了在她被封印之前,陌殇定能被她所看重,然后着力培养于他,而且她相信就凭这小子身上那股浑然天成的帝王之气,假以时日他定能站在这个世界的巅峰之上。

    “本世子不需要你喜欢,你的喜欢让本世子觉得恶心,更何况本世子可不曾在大陆上听过你的名号,想来你也不过只是一个无名之辈。”浩瀚大陆之上,陌殇可没听说过有这么一位红发的金陵王后,那么他便能确定这人就是来自那片大陆的,又因他不知那片大陆是否与浩瀚大陆这边一样,故,他便笼统的只说大陆之上而没有细说某种地方。

    “不可能的,不可能,你在骗本宫,对,你就是在骗本宫对不对,你怎么可能没有听过本宫的名号,这是不可能的。”

    冷眼看着神情激动的金陵王后,陌殇沉声道:“怎么不可能,本世子又有什么理由骗你,你当本世子跟你一样为达目的而不择手段吗?”

    他的师傅只告诉他,他来自那一片大陆,却是不曾告诉他那片大陆叫什么名字,各方势力又是如何划分的,只说时候到了他自然会知晓,而他却说天机不可泄露。

    只怕那时候,师傅他就已经知道,总有一天他会在溥兰岛上遭遇海啸,然后再从金陵王后的口中探知他以前迫切想知道的事情。

    “你胡说,就算你不曾听过本宫的名号,那你对金陵宫该是不会陌生的。”短暂的激动迷茫过后,金陵王后腥红的双眼似是有鲜血流淌而过,她一瞬不瞬的盯着陌殇年轻的面容,突然仰头大笑出声,“小子,你才刚二十出头吧!”

    以这阴魂之体的病弱之躯,还能在这般小的年纪达到如今的成就,倒真不愧是天赐灵体,果然天赋异禀,让人想不嫉妒都难。

    “是。”面对这个都不知活了多少年的老怪物,陌殇并不打算在这种小事情上面说谎。

    “年轻可真好。”

    陌殇皱眉不语,金陵王后也似是瞧出他的不耐烦,只是嗤嗤一笑,冷声道:“小子,以本宫之见,你的出身与背景定也是非富即贵,极为不凡,那你也该知道在我们光武大陆,贫富贵贱,年幼或是年长,这些通通都不重要,重要的是以武为尊,只要你的拳头够硬,实力够强,那么整片大陆的人都将为你让路,都将以你为尊。”

    光武大陆,以武为尊,那便就是师傅的故乡,也是师傅鼓励他,一定要去看一看,闯一闯的地方吗?

    “反之,即便你出生在名门贵族之中,可你要是没有实力,是个彻头彻尾的废物,那你终将会被你的家族舍弃,终将被世人践踏在脚下,永无出头之日。”金陵王后自认自己不是一个好人,死在她手上的人不计其数,她会被封印在此整整一百年,都怪她瞎了眼,错信了人

    。

    那个害她之人一日不死,她便是死也不甘心,亦不能瞑目。

    “这个本世子当然知道。”陌殇松了一口气,暗暗庆幸他没有露出破绽,否则只怕会引起金陵王后的猜疑。

    浩瀚大陆是个人分三六九等,讲究尊卑,等级森严,皇权至上的地方,而光武大陆却是恰恰相反,在那里以强者为尊,出身再好都没用,若是本身不具备超强的实力,早晚都将被淘汰,都将被踩是尘埃里。

    弱肉强食,适者生存。

    这条定律,无论在哪里都造用。

    “金陵宫乃是由本宫一手创立的,而本宫原是金陵宫的宫主,只可恨本宫瞎了眼,错付了一颗真,最后竟落得被封印在这石洞之中的结局,本宫不甘心就此放过那个男人,本宫一定要亲手了结他的性命,让他生不如死,生不如死……”

    她的眼前先是浮现出那个男人对她的甜言蜜语的画面,一会儿之后就又变成了那个男人手拿屠刀重伤她,再残忍狠心将她封印在这苦寒之地的画面,她为了活命,每隔几日就要运功抓来山中野兽,然后食其肉,饮其血,以保证自己可以活下去。

    整整一百年,她在这里活得人不人,鬼不鬼,那个男人却霸占着她的金陵宫左拥右抱,这让她如何不怨,如何不怒,如何能不想杀他而后快。

    那日复一日孤独凄凉的日夜里,支撑着她活下去的理由,就是要手刃那个负她欺她之人。

    “啊――”

    金陵王后怒到极至,无形却有质的劲气自她身体里喷涌而出,化作一把把风刃,将整间石室搅得天翻地覆,飞沙走石。

    许是那些恨在心中压抑得太久,整整百年都没有找到人倾诉,金陵王后决定让陌殇听听她的故事,然后她再收取他的性命,“由本宫一手创立的金陵宫,在光武大陆十大势力中名列第七,本宫招那个男人为婿,给他名,给他利,甚至让他成为金陵王,而本宫则退居他的身后,收敛了自己的脾性,一心只想做好他的王后,可是他却背叛本宫。”

    一想到那个男人跟那些小贱人缠绵的画面,金陵王后就气得浑身发抖,那双腥红的眼睛越发的殷红而血腥,杀气怎么都掩盖不住。

    “小子,你告诉本宫,这一百年过去,金陵宫现在在大陆上的排名如何?”

    陌殇拧了拧眉,心下清如明镜,看来光武大陆没有分成几个国家,而是由实力强大的世家统领着,也相互制衡着,金陵王后口中提到的十大势力,换言之就是光武大陆顶级的十大家族了。

    “你觉得金陵王有壮大金陵宫的本事么?”陌殇不答反问,毕竟他又不是真的知道,胡诌还担心出问题呢。

    “呵呵…”金陵王后冷笑两声,她看着陌殇,嗓音沙哑的道:“是啊,本宫怎能奢望金陵宫落在那个男人的手上会有前途,他能守着金陵宫不掉出十大势力的位置就该烧高香了。”

    时至今时至日,金陵王后才忍不住问自己,当初她到底看上那个男人哪一点了,她落到这般田地,也算是不亏,谁叫她有眼无珠,识人不清。

    “你倒是了解那人,金陵宫在金陵王的带领下,可不就快要跌出前十了么。”原是陌殇胡扯气金陵王后的话,不曾想竟让他一语成谶,现在的金陵宫在光武大陆,早已经没了百年前的风光,一路从名列第七挨个往下掉,先是第八,再是第九,如今挂在第十,随时都会被挤下去。

    “那个废物。”对于陌殇的话,金陵王后没有怀疑,想到她辛辛苦苦建立起来的金陵宫,一路从第七掉到第十,她的心就在淌血。

    如果她还是金陵宫的王,如果她没有被封印在此,那么这一百年的时间,她很可能就带领着金陵宫冲向了前五,如何会落到这般境地

    。

    “那金陵王的确是个废物垃圾,而你也没有好到哪里去,本世子真好奇你的眼睛得有多瞎,才能看上那么一个东西,或许本世子应该说你们这是物以类聚,天生一对。”

    “你闭嘴。”

    “本世子凭什么要听你的,你以为你是谁?”

    “小子,激怒本宫对你没有好处。”

    陌殇笑了笑,那笑容温柔至极,犹如冬日暖阳划破冰雪,干净,明亮,令人惊艳,“本世子不是被吓大的,你实在不必如此。”

    “哼,告诉本宫你是出自哪一个家族的。”

    “无可奉告。”

    “你……”

    “不过本世子却可以和你做一个交易,就看你应是不应了。”

    “你说。”

    “许是本世子这具身体与本世子的灵魂过于特殊,家里人倒是对此从未提起过,刚才经你那么一说,让得本世子对自己的身体产生了浓厚的兴趣,你若能给本世子仔细的讲一讲,那么本世子也不介意告诉你,本世子到底出自哪一个家族,又能否从你手中活命。”

    听了这话,金陵王后看了看自信满满的陌殇,又面色不定的估算了一下自己对付他有几分胜算,一时间拿不定主意。

    “看来你果真是老了,就连胆子都变小了,如此这般你还谈什么报仇,不如就乖乖呆在这里,兴许还能多活几年。”

    “本宫告诉你也无妨。”怕,她这辈子从未怕过什么,否则她如何能拥有那样的地位,那样的势力。

    “本世子洗耳恭听。”

    “本宫没有那个精神跟你细细解释那么多,就大概给你补充一点知识,至于更为详细的,那就但愿你来世投个好胎再慢慢的学吧。”

    陌殇不语,全然不把她的话放在眼里,只当她是空气。

    “人的三魂七魄是真实存在的,其魂有三,一为天魂,二为地魂,三为命魂。其魄有七,一魄天冲,二魄灵慧,三魄为气,四魄为力,五魄中枢,六魄为精,七魄为英。对于像我们这些修行之人而言,只要能够达到那个至高点,那么即便肉身毁了,三魂七魄皆散了,只要可以保住其中一魂或是一魄,那么就能重新聚齐三魂六魄,继而再以特殊的秘法重塑肉身。”

    此时此刻,静静听着金陵王后的话,陌殇眸光闪了闪,心下大感惊奇,果然那个光武大陆是个神秘莫测的地方。

    “你只要知道,魂,分为阳魂与阴魂,而魄,亦分为阳魄与阴魄,至于天赐灵体么,本宫也不瞒你,本宫只知天赐灵体数千年都难得一遇,对于这样的体质本宫也只是知晓一些皮毛罢了,更多的就不知道了。”

    六千多年前,光武大陆之上曾经出现过一个天赐灵体,因此,这才存留下来一些有关于天赐灵体的知言片语。

    “小子,本宫看在你即将死去的份上,还告诉你一个别人都不知道的秘密,这可是本宫无意中得知的。”

    “愿闻其详。”谁生谁死还说不准,陌殇懒得跟她争辩。

    “曾经在光武大陆出现过一个天赐灵体,他跟你一样,都只拥有阴阳两魂中的一魂而已。”难得看到陌殇脸上的表情有些许变化,金陵王后仰头一笑,挥动袖袍又道:“那是一个拥有阳魂之体的男人,他就是第二势力的创始人,只可惜即便当时的他,能够只手遮天,出动近乎数百万的人去为他寻找阴魂之体,结果都没有找到

    。”

    “你想说什么?”

    “本宫只是要告诉你,即便那个男人凭借他的体质强大到那样的地步,最终也没有活过三十岁,那还是在用尽各种奇珍异宝的基础之上,而你…啧啧,本宫真是可怜你。”

    “所以呢?”

    “所以你就乖乖让本宫吞噬你吧。”

    “那就看你有没有那个本事了。”

    “小子,你找死。”

    陌殇知道金陵王后很强,所以他也没有再隐藏自己的实力,而是全力以赴的应战,他可不想没死在风暴里,却死在这个心里阴暗的女人手里。

    别人听了金陵王后的故事,大概会心疼她,可怜她,同情她,并且咒骂那个不要脸的男人,可陌殇虽觉得那个男人行事不地道,以那种手段占女人的便宜不该,可他却不会同情金陵王后。

    这世上能让他放进眼里的人,除了宓妃再无他人,更何况他又不傻,凭什么要对一个想要吞噬他灵魂的人报以同情怜悯之心。

    “该死的,你竟然敢骗本宫,本宫要你的命。”

    “有道是兵不厌诈。”

    “你们男人没有一个好东西,本宫今日若不杀了你誓不为人。”

    “你是人吗?你怎么可能是人,你不过就只是一个又老又丑的老妖怪罢了,何必要口口声声说自己是人呢?”陌殇对外人说话一般不太毒,可是一旦毒起来也忒不是人。

    不管哪个年龄段的女人,都忌讳别人说她老,说她丑,陌殇一句话全都踩了雷点。

    轰――

    不过短短几个呼吸之间,两人就已经交手不下一百招,金陵王后也渐渐瞧出一些陌殇的武功路数,腥红的双眼几乎全被鲜血所浸透,看起来格外的骇人。

    “赤羽仙录,清真道人是你什么人?”

    “无可奉告。”赤羽仙录乃是他修练的功法,若非情况紧急,陌殇也不会对金陵王后使用。

    若是与浩瀚大陆的人动手,陌殇根本就用不到赤羽仙录,可他这次的对手是光武大陆的,不拿出些看家本领,只怕小命都得交待在这里。

    “你是御灵寺的人?”

    噗――

    随着金陵王后的话落下,陌殇被她一掌打在胸口,整个人倒飞出去,险险的站稳脚跟却是喷出一大口鲜血。

    “小子,别逞强了,你是打不过本宫的。”

    诚如金陵王后所言,陌殇乃是阴魂之体,而她又为女子,男为阳,女为阴,故,陌殇跟她对打,其实非常吃亏。

    接下来,足足一刻钟的时间,陌殇都处于受压制,被金陵王后压着打的局面,体力与精神力都在急剧的下降,甚至是消失。

    砰――

    重重摔落在地的陌殇趴在地上一会儿之后,突然发出一阵邪笑之声,他缓缓从地上站起来,邪魅的声音响起,“老女人,你刚才打得很爽?”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V222光武大陆变身邪男 | 绝色病王诱哑妃小说 | 绝色病王诱哑妃网-铭荨作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