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字体:
V223 云魄幽诀夫人有请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突如其来的人格转换,不但超出了金陵王后的意料,打了她一个措手不及,就连陌殇也没有预料到,很长时间不曾出现的邪魅男性格,竟然就在这样的情况下出现了

    。

    变成邪魅男的陌殇,原本他属于陌殇的所有记忆会被暂时性的封存,而身为邪魅男的他,亦不知因何原故,那些属于他的记忆渐渐被抽离,脑海里只留下了一些残缺的影像。

    换言之,作为邪魅男的时候,陌殇其实就犹如一张干干净净的白纸,上面什么痕迹都没有。

    他的言行,甚至是他的举动,都是随心所欲的,心里怎么想,他就会怎么做,不会受外界影响。

    然而,这一次被金陵王后逼入绝境,距离死亡只有一步之遥的陌殇,短暂的无力与沉寂过后,他发现他的意识还在,记忆也还在,只是他对自己的身体失去了控制权罢了。

    直白的说,此时此刻站在金陵王后对面,以狂邪之姿低睨俯视金陵王后的人,其实是拥有着陌殇的记忆,陌殇的思想,却同时具备着邪魅男张狂邪肆性情与体格的综合体。

    从某种意义上而言,陌殇这个主人格与邪魅男这个次人格之间,渐渐有了相互融合的迹象。

    “你…你你是谁?”饶是金陵王后阅历很多,经验也非常的丰富,但她也被眼前发生的一切搞得面露迷茫之色。

    怎么回事?

    这个小子的身上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情,他怎么可能会突然变了一个模样,这这太令人难以置信了。

    “你这个又老又丑的女人,你不知道爷是谁么?”低沉邪魅的嗓音惑人心魄动人心弦,只闻其声便恨不得就此沉醉在他的声音里,再也不要醒来。

    漆黑深邃,妖娆潋滟的凤眸微微上挑着,乌黑的长发一泻而下,整个人的气质与气息与之前截然不同,若说陌殇是白日里象征着温暖的太阳,那么邪魅男就是黑夜里象征着冰冷凄凉的月亮。

    但就是这样处于两个极端的性情,偏却融合在同一个人的身体里,还愣是不让人觉得突兀与诡异。

    “说,你到底是谁?”金陵王后彻底抓狂了,她睁着腥红的双眼瞪着陌殇,就如同到嘴的鸭子活活的飞了一般。

    该死的,明明只差一点,她就可以吞噬掉陌殇的灵魂,继而再冲破封印的,谁能告诉她,在她将陌殇拍飞到地上去的那一刻,究竟发生了什么事情,他怎么可能突然像变了一个人一样。

    最最让金陵王后感觉到恐怖的是,眼前这个邪气逼人的男人,比起之前的陌殇要危险太多太多。

    “爷不就是爷么?”邪魅男双手环胸,性感的薄唇轻轻勾起似笑非笑的弧度,一步一步朝着金陵王后逼近,声似魔音入魂,声声扣人心弦,“老女人,你不是想要吞噬爷的灵魂么,怎么你不记得爷是谁了吗?嗯。”

    嘶――

    闻言,金陵王后心惊肉跳的退后一步,双腿微微有些发软的道:“你…你你不是那个小子。”

    “呵呵,那你说爷是谁?”

    不可能的,那个小子不可能在她的眼前突然消失,这个浑身都充满乖邪之气与狂霸之气的男人,也绝对不可能凭空冒出来。

    那他他们就是同一个人,同一个人……

    怎么会……

    不等金陵王后弄清楚心底的疑问,邪魅男已是耐性尽失,他轻轻抬起右手朝着金陵王后一挥,厉声道:“任何一个敢打小爷主意的人,都不应该存活在这个世上,你,也不例外

    。”

    “你…你你竟然有着两个人格。”虽说金陵王后避开了邪魅男那致命的一击,但可怜她那一头红发,仍是被从邪魅男指间挥出去的劲风削掉了一大半,随着风在空中飘了飘,最后孤零零的落到地上。

    饶是她见多识广,却也没有办法解释发生在陌殇身上的事情,只觉得自己的认知一次又一次的被刷新了。

    难道她被封印的这一百年,世界就已经变得那样的陌生了吗?

    “啧啧啧,没曾想你这又老又丑的女人,身手还挺不错。”一击不中,邪魅男倒也不恼,只是那凤眸之中不达眼底的邪笑越来越深,只看一眼就生出让人想掉头逃跑的冲动。

    “你给本宫闭嘴,闭嘴……”

    “哈哈…小爷不闭嘴你又能奈我何。”

    说时迟,那时快,邪魅男根本就不给金陵王后喘气的机会,而是非常强势主动的发动攻击,面对出手凌厉,招招狠辣的邪魅男,金陵王后再也分不出心神去想别的。

    她只知道如果她在跟邪魅男的对战中不能取胜,那么她就必将会死在这个男人的手里。

    “云魄幽诀。”之前与她交手的陌殇很强,若非因他乃是阴魂之体,本身就受她体质相克,故,交手不过数百招,他就落于下风,处于被她压着打的境地。

    但是,邪魅男原本就要比陌殇的武功强,就连他们的身体也是一个病弱,一个强健,完完全全就是两个截然不同的对手。

    前后交手不同的感觉与压力,让得自信满满的金陵王后开始心中没底,邪魅男太强了,他跟陌殇的水平根本就不处于同一条水平线,这让得金陵王后相当的被动。

    随着他们交手时间越来越长,金陵王后无论是出手的速度还是力道,都越来越慢,越来越弱,如若她再想不到办法压制住邪魅男,那么她的处境就危险了,毕竟封印未破之前,她是没有办法离开这间石室的。

    “老女人,受死吧!”

    噗――

    金陵王后眼睁睁的看着连续不断的七道虚影击中她的胸口,整个人如离弦之箭倒射出去,重重的砸在石壁之上,鲜血喷溅而出,染红了地上残留着的森森白骨。

    “咳咳…咳…”怎么可能,怎么会这样,“你你…你这个怪物,怎么会有你这样的怪物…咳…”

    这到底是怎么回事,难道是她看错了吗?

    不然明明就是阴魂之体的他,为何就变成了阳魂之体?

    天赐灵体虽有阴魂之体与阳魂之体之分,但是从不曾有史料记载,阴魂与阳魂会同时出现在同一具身体上的。

    “怪物?”邪魅男勾了勾嘴角,宽大的袖袍随风而动,淡金色的光晕以他为中心向四周扩散,石室内的白骨犹如受到了君王的召唤一般,齐齐飞了起来,只等邪魅男一声令下就化作一道道利刃涌向金陵王后。

    顷刻间,石室之内阴气森森,狂风呼啸,鬼哭狼嚎,似有无数的怨灵齐聚在此,只为向金陵王后讨债。

    “你……”云魄幽诀,果真是御灵寺不外传的顶级功法,该死的,早知他有这般背景,她就是再想冲破封印,她也不会把主意打到陌殇身上的。

    可现在后悔为时已晚,更何况她耗费那么多的修为,发动那样一场海啸,再借由龙卷风将陌殇带到这里,就是因为她退无可退了,没有别的路可以选择,不然以她的性子是绝对不会这个险的。

    “爷若是怪物,那你是什么,又老又丑的老怪物吗?”凌空站立着的邪魅男俯视着狼狈万分的金陵王后,突然好心的送她一面镜子,语带戏谑的道:“来来来,你已经很长时间没有照过镜子了吧,是不是都快记不清自己是什么模样了,爷这就让你好好的看看

    。”

    也不知这面铜镜是邪魅男从哪个角落里找来的,抛过去的位置正好清清楚楚将金陵王后的模样照在里面,顿时,一道凄厉的尖叫声响起,不禁让得整个石室都剧烈的颤了颤。

    “啊――”

    “不――”

    那镜子里面面容苍老憔悴,皱纹遍面,眼窝深陷的女人是谁,那到底是谁,那不是她,不是她……

    纵然她金陵王后不是光武大陆最美艳的女人,但她好歹也是一个大美人,即便她已不再年轻,可是她们光武大陆的人,只要修为到了一定的程度,不但可以延年益寿,更是可以减少衰老的速度。

    “拿走它,你快拿走它…”她被封印在此百年,随着她修为的退步,她知道她的容颜会一点一点的苍老,可她怎么也没有想到,她竟然变成了这般模样。

    原本她火红艳丽的长发,如今变得毛燥干枯,精致细腻的面颊,也已变得皱纹遍布,好可怕,她怎么会变成这副鬼样子。

    “怎么,你就这么不愿承认这个事实吗?”虽说陌殇的身体被邪魅男主导了,就连他的性情也随了邪魅男,可这个邪魅男却拥有着属于陌殇的记忆,因此,别怪他会记仇,也别怪他会折磨金陵王后,怪只怪金陵王后不该把主意打到他的身上。

    哪怕陌殇对于自己身体的控制权被邪魅男给霸占了,心中有颇多的不满,不过他更多的是感觉到兴奋与高兴。

    是的,以前他在人格转换到邪魅男的时候,无法再拥有陌殇的记忆,而且当他再度转换成为陌殇的时候,有关于邪魅男的记忆更是需要等上一段时间才能被忆起来。

    尤其是在星殒城转换人格之后,陌殇已经开始记不起邪魅男的记忆,而邪魅男本身的记忆也在随着时间的流逝而消失,那曾一度造成他的恐慌。

    而这一次的转换,陌殇却有一种,他跟邪魅男这两种人格在渐渐相互融合的感觉。

    这种感觉非常的奇妙,没有任何的语言可以形容他的那种心情。

    “本宫要杀了你,杀了你。”一掌轰碎那铜镜,金陵王后红色的头发渐渐变成灰白之色,腥红的双瞳也渐渐转变为暗红色,周身气势大变,疯了一样的朝着邪魅男扑了过去。

    她若不能冲破封印是死,不能吞噬掉邪魅男也是死,既然前后都没有退路,那么就算是死,她也要拉一个垫背的。

    “尔不过只是米粒之光,也枉想与日月争辉?想死,爷成全你。”反正他也没有打算放过金陵王后,这石洞内的封印既是封印她的,而他被她给弄进来,她若不死,那么他也出不了这个石洞。

    无论如何,陌殇不会一直留在这里,他必须要离开这里,所以金陵王后必须死,他也不会让宓妃等他太久。

    “哈哈哈…本宫承认你很强,可是你想杀了本宫也不是那么容易的。”

    “那就试试看。”

    之前与阴魂之体的陌殇打,不管打斗时间的长短,她的胜算是百分之百,而此刻跟属于阳魂之体的邪魅男打,她的胜算只有不到百分之十,这可真是风水轮流转,只是这转得也太难了。

    若说上一刻是金陵王后压着陌殇再打,那么这一刻就是邪魅男在压着金陵王后打,后者之前就被打伤,现在也无非就是强撑着那口气在硬撑,不出一柱香的时间,必将落败殒命

    。

    “小子,本宫想跟你做一笔交易。”

    “爷没兴趣。”

    “难道你就不想知道,如何才算是完美的天赐灵体吗?”金陵王后被邪魅男的直言拒绝给狠狠的噎了一下,面对死亡的时候,她仍是想要最后再搏一把,那个混蛋男人还未死,她不甘心比他先死,“虽然本宫不知道在你的身上发生了什么,让得你现在变得这么强,但是本宫却知道一个如何让你的身体变得健康的办法。”

    邪魅男拧了拧眉,心里有两道声音开始了拉锯战,陌殇想要听,邪魅男却拒绝,于是在金陵王后看不见的地方,属于陌殇的主次人格开始争夺这具身体的控制权来。

    半晌不见邪魅男回应她的话,金陵王后心中越发没底,出手也越发的狠辣起来,毕竟这是她最后的垂死挣扎了。

    “阴魂与阳魂都同在爷的身上,只要这两魂在爷的身上相互融合,那么爷自然就是最完美的天赐灵体,你以为你有那个资本跟爷做交易么?”

    “你该不会以为阴魂与阳魂随随便便就能相融吧。”咬了咬唇,金陵王后吃定邪魅男是不懂的,否则要如何解释前面他的种种行为。

    “你不要再白费心机了,爷已经感觉自己体内的这两魂在相互融合了。”其实邪魅男是并不知晓这些的,他会这样说完全只是听从自己的本心,还有陌殇的心理暗示。

    或许刚听到金陵王后的这个交易时,陌殇动过心,甚至想要抢回身体的控制权,但细想一下之后,他就发现了破绽之处。

    “不可能。”

    “难不成你以为你比爷更了解自己的身体么。”

    “小子,你当真不听本宫的。”

    “你该上路了。”

    话落,邪魅男挺拔的身影就消失在金陵王后的视线里,等他再度出现的时候,他的手正紧紧的掐在金陵王后的脖子上,只要手掌稍稍用力,那便能够送她上西天。

    “这里的封印只有你死了才能消失,所以你非死不可。”

    金陵王后斗然瞪大双眼,眼神涣散之际,回过头才惊觉,原来他将她封印在此就再也不曾管她,竟是因为只有她死了,封印才会自动消失。

    想必,他便是凭借着这一点来判断她的生死的,呵呵,可笑啊可笑,她这一生到底是为何而存在,她这一生追其根本她都做了些什么。

    “咳咳…你想要我的命,可可以…但我请求你,求你…”这么死去她是真的不甘心,哪怕要她卑微的求人,她也要那个男人下地狱去陪她。

    邪魅男松了松掐住她脖子的手,金陵王后感激的看了他一眼,然后告诉了他一些有关于金陵宫的秘密,那些就连金陵王都不知道的秘密。

    如果某天陌殇跟宓妃需要踏足光武大陆的时候,又未尝不可将金陵宫收为己用。

    “求你,不管为了什么,杀了金陵王,杀了他……”

    轰――

    金陵王后刚刚断气,封印便消失了,整个石洞开始剧烈的震动起来,邪魅男微微眯起凤眸,身影几个闪掠,瞬间就消失在石洞里。

    他刚消失不到一盏茶的功夫,石洞轰然倒塌,彻底的埋入地下,一个诡异的血红色封印再次出现,那山洞的地方顿时便被冰封,远远看去就犹如一座冰山矗立在那里

    。

    “金陵王,啧啧,还挺狠的。”邪魅男嘴角勾起一抹轻嘲,邪魅的声音消散在风里,“金陵王后已死,却连她的灵魂都不放过,还要以这样的方式封印她的灵魂,让她连轮回转世的机会都没有,倒不失为一个狠丈夫,只是连他自己都不会知道,金陵王后又何尝十分的相信过他,不也最后为他留了一手么。”

    破解这个封印的办法,邪魅男有是有,可他却不觉得金陵王后值得他救,多管闲事素来就不是他的风格,更何况这个女人也不是什么善男信女,既种下了因就该尝这样的果。

    ……

    相府・碧落阁

    “妃儿,你真的已经决定了吗?”

    “妃儿,你可要想清楚了再回答二哥。”

    “妃儿,如果你真的要去,就带着三哥一起吧。”

    西暖阁内,温绍轩温绍云和温绍宇将宓妃围在中间,三双眼睛直勾勾的望着她,即便明知她的决定是什么,却也忍不住期待她能说出一点别的。

    陌殇之于她,真的已经那么重要了。

    假如陌殇真的回不来,又或是他回来了,可身体却没有好,早晚都会离开,到那时妃儿要怎么办?

    难不成陪着他一起去死吗?

    光是这样的猜测就已经折磨得温家三兄弟快要疯了,他们在理解陌殇的同时又不免恼他怨他,你说你喜欢上谁不好,招惹谁不好,为何偏偏就要招惹他们的妹妹。

    “大哥二哥,我想得非常清楚明白了。”不管她做的梦是真还是假,她也不管她的商业王国,佣兵王国有没有建立起来,提前出海是必须的,她要看到陌殇平平安安才能放心。

    “三哥还要帮妃儿看管名下产业呢,所以不能带着三哥一起去。”宓妃转过头又看着温绍宇,见他就要抓狂,赶紧又道:“大哥二哥三哥你们放心,没有万全的准备,我是不会胡来的。”

    兄弟三人对视一眼,知道无法改变她的决定,即便心中再是不愿,也只能选择支持她。

    那天从外城回来,看似风平浪静的宓妃,谁又知道她的心里在想什么,原是高高兴兴的出去玩,谁知道会闹成这样。

    “六天之后,我就离开,这几天我会将手上的事情都安排妥当,到时哥哥们可要帮我瞒着爹爹还有娘亲,就说我是去了江南。”

    看着连糊弄爹娘理由都想好了的宓妃,温绍轩三人除了叹气还是叹气,道:“我们知道。”

    “我离开这段时间,大哥二哥三哥也别想闲着,谁让你们妹妹我家大业大呢,手上那些产业都要靠你们帮忙打理哦。”

    “好。”

    三天后,船厂造的船就能下水,六天后出发,这丫头是把一分一秒都利用了起来,温绍轩真是不知该说什么好了。

    “郡主。”

    “何事?”

    “回郡主的话,夫人院里的钱嬷嬷来请郡主去观月楼一趟,说是让大公子二公子和三公子也一起过去。”

    樱嬷嬷话落之后,宓妃兄妹四人面面相觑,不知温夫人这是唱的哪一出,皆是一脸迷茫之色的起身,“走吧,我们去看看娘亲。”

    “嗯。”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V223云魄幽诀夫人有请 | 绝色病王诱哑妃小说 | 绝色病王诱哑妃网-铭荨作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