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字体:
V224 梵音寺真有菩提树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见过相爷,相爷万安。”

    “起吧。”温老爹刚从宫里回府,身上还穿着朝服,这段时间皇上可没少找差事给他做,那模样就是恨不得压榨干净他所有的能力,一口气都不打算让他喘均了,简直就是明目张胆的公报私仇。

    君君臣臣,谁让他是君,他是臣呢?

    每天早出晚归的他,好长时间没有好好陪陪他的夫人,他的闺女,只要想到这儿,温老爹对皇上的怨念就如长江之水滔滔不绝,要是可以活扒了他的可能都有。

    在观月楼伺候的丫鬟婆子一见相爷心情似乎不好,一个个行完礼后,立马转身一溜烟就不见了踪影,那干净利索的动作,看得刚从自己思绪里缓过神来的温老爹嘴角直抽抽

    。

    他有那么可怕么他?

    “嘿,这些人可真是……”温老爹抽着嘴角摇了摇头,收回自己的视线穿过花园往主屋走,琢磨着晚上让孩子们都到观月楼陪他们夫妻用晚膳。

    几天不见宝贝闺女,看不到宓妃好不好,他这做爹的心里总是不踏实,至于温绍轩三个小子么,叫他们来用晚膳,纯粹就是顺带的。

    “章嬷嬷。”

    “老奴给相爷请安,相爷安好。”相府的奴仆一年四季皆有两套新衣,上个月得了温夫人的吩咐章嬷嬷,重新统计了府中奴仆的人数,然后按照原来的规定去定制了夏衫,今上儿刚好是成衣店来送新衣的日子,她回禀了温夫人这才刚从房里退出来。

    “夫人还在房中处理府中庶务吗?”

    “回相爷的话,夫人正在房中看这两个月府中各处的账本。”

    “那你现在手中可有别的差事?”

    闻言,章嬷嬷微微一怔,先是摇了摇头,后又点了点头,她手中的确刚领了差事不假,不过分发府中奴仆新衣之事并不急在一时,若是相爷有事要吩咐她去做的话,想来也是误不了事的。

    “你摇头又点头是何意思?”

    “回相爷的话,府中奴仆的夏季新衣今日成衣店的掌柜送过来了,夫人吩咐老奴组织分发新衣,但如果相爷有事吩咐老奴去做,分发新衣一事晚上一时半会儿也是无碍的。”

    温老爹得了解释心下了然,温润儒雅的嗓音低沉而有力,还有几分年轻人声音中所没有经历过岁月洗礼的沉淀,“本相要派给你的差事也不是什么难事。”

    “请相爷吩咐。”

    “你现在赶紧去碧落阁告诉小姐,让她晚上过来陪本相跟她母亲用晚膳。”话说完了,温老爹又觉得好像漏掉了什么,走了几步之后又停下扭头对章嬷嬷嘱咐道:“哦,别忘了也告诉大公子二公子和三公子他们。”

    别人家里都是儿子为宝,在他们相府,公子爷什么的都是草,唯有小姐才是宝。

    “回相爷的话,夫人已经派了钱嬷嬷去碧落阁请小姐和大公子他们过来,算算时间他们现在应该快到了。”

    “既然如此,那你去安排分发新衣吧。”

    “是,老奴告退。”

    房间里原本正蹙眉看着账本的温夫人听到外面的声音,揉了揉眉心放下账本迎了出来,“夫君,你回来了。”

    自从相府里没了那些不着边际,勾心斗角的人,温夫人对温老爹的称呼就变回了他们刚刚新婚的时候,也只有有外人在场或是出席什么重要的宴会,温夫人才会称呼温老爹为相爷。

    “回来了,账本看多了头疼,琴儿你别太过劳累。”虽说自打宓妃从药王谷回来,就弄出了好多给温夫人调养身体的药,让得温夫人的身体跟以前相比有了质的飞跃,但温老爹到底还是怕她累着。

    “夫君放心吧,妃儿教了我新的记账算账的法子,只是我还不太熟练,所以看起来才会累一点。”

    “嗯。”温老爹点了点头,牵着温夫人的手走到软榻边才坐下,“听说琴儿派人喊了妃儿过来,最近这些日子为夫太忙,都顾不上跟自家宝贝女儿培养感情。”

    看着温老爹黑了一点,阴沉了一点的脸色,又听着他酸溜溜的话,温夫人没忍住‘噗嗤’一声就笑了出来,她给温老爹倒了一杯茶递过去,柔声道:“夫君每日早出晚归的,回府见不到妃儿还说得过去,我这个做娘的天天呆在府里,也不见那丫头多陪陪我

    。”

    “呃…孩子大了。”眼见娇妻也笑着抱怨,温老爹愣了愣,漆黑幽深的眼眸看着温夫人,道:“妃儿是不是又捣鼓出什么新产业了,不然她哪能忙得都没时间陪你?”

    “这个我倒是没听说。”

    “哎,依为夫之见,咱们这个闺女本事大着呢,早怕不出几年,她名下创立的那些产业积累下来的财富都能压过咱家世代累积下来的财富。”

    “会…会吗?”温夫人漂亮的大眼一眨,再眨,她的闺女真有那么能赚钱?

    身为温氏一族的当家主母,温夫人是相当清楚温氏一族到底有多么的富有,短短几年就想赚得超过温氏一族的财富,她家夫君会不会对他们的闺女要求有点儿高啊!

    “哈哈哈,琴儿要是不相信,那咱们就来赌一把。”

    “不要。”

    “别人肯定是不能的,但咱们的闺女可不是普通人啊。”说起宓妃这个女儿,温老爹那是相当的骄傲,相当的自豪,想不夸一夸都不行。

    “谁家爹会像你这么宠孩子的,你也不怕把她给宠坏了。”

    “放心放心,咱家孩子坏不了。”就算他将孩子给养歪了,只要祸害不到自己家就成。

    至于别人家,随宓妃怎么去祸害,他这个爹永远都是她最坚实的后遁。

    “怎么突然就不说话了,可是有什么烦心之事?”

    “夫君,我我……”女人的直觉,有时候就是那么的可怕,这几天她这心里老实得不踏实,好像有什么事情会发生一样。

    “琴儿无须顾虑什么,有什么都说出来,一切都有为夫在呢。”

    “哎,其实也没什么事情,就是我觉得妃儿从琴郡回来之后就变得有些不一样,尤其是最近这两三天。”描绘得精致好看的柳眉蹙成一团,温夫人咬了咬嘴唇又松开,“哎,说是感觉妃儿不对劲,可在她身上我又没看出什么来,反正心里就是有那种不安的感觉,大概是我想太多了吧。”

    “琴儿就没主动问问。”

    “怎么问,我都不知道问题出在哪里,想问也找不到话头啊。”其实生了一个头脑太过聪明的闺女也是一件相当苦恼的事情,温夫人想到宓妃那精明的模样,不只一次暗忖她这脑子怎么就没有那么灵活呢?

    那丫头就像会读心术一样,没等她开口说点儿什么,她仿佛就知道了她心中所想,然后就有意识的转移了话题。

    可恨的是她这个做娘亲的,竟然一直被自己的女儿牵着走啊,这种感觉想想她就忍不住泪奔。

    “那琴儿你将孩子们都叫过来,是为了什么事?”

    “我这心里放心不下,就想将几个孩子都叫来,他们兄妹总不会个个嘴巴都那么紧吧。”

    “咳咳,为夫怎么觉得琴儿说这话时是咬牙切齿的呢?”他的夫人该不是吃孩子的醋了吧,还真是可爱。

    温夫人脸上的表情一变,立马又恢复成端庄娴雅的模样,抿了抿唇道:“怎么会,一定是夫君听错了。”

    开玩笑,她怎么可能承认她就是吃孩子们醋了,呜呜,没天理啊,为嘛孩子们感情好得比她这个娘亲还要好,这不公平

    。

    “嗯嗯,的确是为夫听错了,琴儿只是烦恼为何妃儿什么事情都会告诉三个哥哥而不告诉你这个娘亲。”

    不得不说,温老爹这一刀补得很是干净利落,气得温夫人都想从软榻上起身咬他了,“他们兄妹感情好是好事,可我就怕他们兄妹间感情太好而联合起来忽悠我们啊。”

    刚走到门外的宓妃四人一听自家娘亲这话,脚步同时停下,然后你看我,我看你,脸上的表情要多精彩就有多精彩。

    娘亲,您是真相帝么?

    “咳咳…”温绍轩看了眼窘迫低头垂眸的宓妃,轻咳两声清了清嗓子,朗声道:“爹娘,我们来了,可以进来吗?”

    房间里温老爹夫妇对视一眼,彼此交换一个他们夫妻才懂的眼神,然后由温老爹开口道:“进来吧。”

    温绍轩推开房门的那一刹那,宓妃就努力收拾好自己的心情,待她再次抬起头,绝美的小脸上是灿烂夺目的欢愉笑容,她犹如一只快乐的百灵鸟飞进了房里直奔温老爹而去,“爹爹今天回来得这么早么,爹爹是不是不疼妃儿了,妃儿都好些天没有见过爹爹了。”

    张开双臂拥住满脸欢笑的宝贝女儿,温老爹笑得那叫一个开心,“来来来,让爹爹好好看看,这么些天没看到我的宝贝闺女,爹都快要抓狂了。”

    “那爹爹想我吗?”

    “想,当然想。”看着身旁紧搂着他胳膊的宓妃,温老爹的眉头也微微一蹙,越发觉得温夫人的感觉没有错。

    此时此刻,虽然宓妃就在他的眼前,两只小手还抱着他的胳膊在撒娇,可是他却有种自家闺女远在天边的感觉。

    这个感觉太过不好,险些让他都笑不出来。

    “妃儿也想爹爹。”

    “你个小没良心的,眼里就只有你爹。”别家闺女如何温夫人不知晓,可她却知道她家这个闺女,最是喜欢黏着她爹。

    眯着一双水润的眸子,宓妃又笑着凑到温夫人的身边,抱着她的胳膊摇啊摇的,嘻笑道:“美人儿娘亲,你这是在吃爹爹的醋吗?”

    “我才没有。”

    “呵呵…”宓妃捂唇一阵娇笑,眉眼弯弯,煞是可爱。

    不忍长时间被无视的温绍宇露出一脸怨妇的表情,瞅瞅爹,瞅瞅娘,然后拖长着尾音道:“哎,大哥二哥咱们还是走吧,像咱们这样爹不疼娘不爱的人还留在这里干嘛,你们就没瞧见咱们被华丽丽的无视了么。”

    噗――

    怪只怪温绍宇说话时的表情与动作配合得太到位,以至于撇开温老爹温夫人宓妃和温绍轩温绍云,就连温绍宇自己都没忍住喷笑出声了,他是怎么把宝耍成这样的?

    “爹娘你们有没有闻到一股子酸味,哎呀呀,真是好酸好酸啊!”宓妃好不容易止住笑声后,娇俏的伸出一只小手捏住自己的鼻子,另一只手则是举起来煽了煽,似乎想要将那股酸味给煽走。

    “嗯,爹闻到了。”对于宠闺女的温老爹来讲,别说宓妃打趣温绍宇了,就是宓妃说十五的月亮是弯的,他也会毫不犹豫的点头。

    “娘也是。”

    “你们…你们太欺负人了,简直就是重女轻男,我在这个家里实在是太没有地位了

    。”温绍宇倒也不恼,说是表现得有些急切。

    宓妃挑眉,抿着好看的粉唇,嘻笑道:“嗯,爹娘不疼三哥,妃儿疼三哥,以后三哥就跟着妃儿混吧!”

    眼见宝贝女儿把话说得豪迈,温老爹额角跳了跳,佯怒道:“什么混不混的,你这丫头当自己是街头女霸王呢。”

    “爹爹,女儿可比街头女霸王要威风多了,再说了你家闺女才不会那么没有志气。”

    街头女霸王,小太妹?

    唔,她家爹爹还挺能脑补的。

    这个时代的女人,上至高门贵族里的千金,下至出身寒门的农家姑娘,前者是养在深闺大门不出二门不迈的,后者即便绝大部分要下田做农活,却也知道女子不能抛头露面,能避讳的都避讳着。

    女乞丐,宓妃见过。

    女霸王,宓妃表示她没见过。

    “怎么样?三哥你要不要跟着我混,三哥要是跟着我混的话,我保证让哥哥吃香的喝辣的。”

    看着宓妃越说越像是在混街头大姐大的模样,温绍宇不由得满头都竖下一条一条的黑线,嘴角也不受控制的抽了抽,不过他是一个好哥哥啊,宝贝妹妹想要玩他就得配合不是。

    “成,以后三哥就跟着妃儿混了,妃儿你可得照顾好三哥。”

    “嗯嗯,三哥放心,妹妹我最是护短了。”

    啪!

    啪!啪!

    “唔,好痛。”宓妃捂着被敲的脑门,微微嘟起水润的红唇,如水一般的明眸里却满是笑意。

    “爹你偏心,怎么打妃儿就是一下,打我就是两下。”吼,打他两下就够偏心的了,居然还下那么重的手。

    温老爹得意的扬了扬眉,伸手就又要打小儿子,宓妃赶紧上前挡着,只听某爹严肃又正经的道:“你个臭小子皮糙肉厚的打一下怎么了,妃儿她细皮嫩肉的,你爹我才舍不得打她。”

    刚才拍在宓妃脑门上的巴掌,声音是挺响的,可也只有挨了巴掌的宓妃才知道,她爹压根就没有用力,她无非就是配合着叫了那么一声痛,至于温绍宇么,那是正儿八经挨了两下。

    “你明明就打了两下。”温绍宇撇嘴,黑眸里带着指控,面对笑意盈盈的温老爹他没敢太大声。

    好歹他也是温老爹的亲生儿子吧,对于自家老爹的狐狸心思,他可得小心再小心的防备着,不然什么时候被算计了都不知道。

    “叫你跟妃儿争宠,活该被打。”温绍云扫了眼敢怒不敢言的弟弟,语气里满满的都是幸灾乐祸。

    “爹爹,三哥最是疼妃儿了。”

    “所以呢?”

    “所以爹爹也要多疼疼三哥哦!”在这个家里,她的年纪最小,当然最疼爹娘的宠,再加上她是唯一的女孩子,也就更加得宠了。

    上有爹娘宠着,下有哥哥宠着,谁也越不过她去。

    “看在妃儿的份上,爹以后就少偏一点点心。”温老爹笑着揉了揉宓妃的脑袋,眼里满是纵容与宠溺。

    他的四个孩子,他其实都一样的疼,只是他待儿子跟待女儿的方式不一样罢了,温家的男儿可不能养得跟女孩儿一样的娇气,至于闺女么,当然是养得越娇气越好,那样她长大了才不会那么容易被别的男人给拐走

    。

    只是可惜了啊,他一门心思想要娇养的闺女,貌似不论哪一个方面,比起打小就在历练的三个儿子,好像还要经得起摔打,经得起风浪一样。

    “难道二哥不疼妃儿?”一听宓妃说绍宇最是疼她,温绍云就不乐意了,立马就出声为自己争取起来。

    温绍轩虽然没有说话,不过他看向宓妃的眼神明显就带着控诉了,瞧得宓妃嘴角直抽抽,她这是捅了马蜂窝?

    难得看到宓妃窘迫的一面,温夫人看着面前的几个孩子,越看越是欢喜,也越看心中越是心中安慰,“好啦,你们三个都不喜欺负娘的妃儿,你们疼她,她能不知道么,难道非得让她说出哪个哥哥对她最好?”

    宓妃望向说话的娘亲,突然一下子就熊抱了过去,凑到她的脸上亲了两下,“娘亲,妃儿爱死你了。”

    “咱们家妃儿最是不偏心了,不管是做吃的,还是做穿的,或是手上有点儿什么好东西,哪一次不是都准备三份,什么时候有忽略过哪一个。”说到这里温夫人忍不住要怨念了,颇为吃味的道:“哼,你们三个臭小子还不满足,娘都没有收到过妃儿那么多的礼物呢。”

    温绍轩温绍云温绍宇听得冷汗涔涔,他们对视一眼,心说娘,最后半句话才是您想表达的意思吧!

    “咳咳,琴儿,孩子们都饿了,吩咐钱嬷嬷准备一下,咱们边吃边聊。”温老爹抚了抚额,突然觉得自家妻子向女儿争宠的模样特别的好看,一时看向温夫人的眸子都带着光,直把温夫人给瞧红了脸。

    “娘亲,妃儿最爱娘亲了,所以妃儿要送给娘亲的礼物是最多的,保证三个哥哥加起来也没有娘亲一个人的多。”

    “傻孩子,只要你好好的,能够陪在娘亲的身边,娘亲不要什么礼物的。”

    闻言,宓妃微微一怔,心下重重的叹了一口气,果然即便她表现得再怎么跟平常一样,她的美人儿娘亲还是察觉到了。

    “钱嬷嬷,摆膳。”看着沉默的宓妃,温夫人跟温老爹交换了一个眼神,遂扬声对在外伺候的钱嬷嬷吩咐道。

    “是,夫人。”

    “娘亲。”宓妃坐在温老爹跟温夫人的中间,白净的小手扯了扯温夫人的袖口,绝美的小脸带着浅浅的微笑,“妃儿,你是不是有话想要跟爹娘说。”

    “娘,你也别太紧张,妃儿她的确有话要跟爹和娘说,但也不是什么大不了的事情。”温绍宇不等宓妃向他求救,一屁股坐到温夫人的身边,语气轻松愉悦的道。

    他家妃儿是一定要去找陌殇那小子的,别说他阻止不了宓妃,就是能阻止他也不想阻止。

    “是啊,不是什么大事。”觉得自己在妃儿心目中地位下降了的温绍云也跟着开口,坚决要维护自己的地位。

    温夫人的目光从宓妃脸上移开,先是看了看小儿子,又看了看二儿子,半晌都抿唇不语,最后看向没有发言的大儿子,有些紧张的道:“轩儿,娘想听你说。”

    “你娘是要你说,你别看妃儿。”之前他还觉得是温夫人自己吓自己,一个人想太多,现在看来并不是那么回事,这几个孩子的确有事情瞒着他们夫妻,无怪温夫人会有那样的担心。

    温老爹的第一反应不是生气,也不是恼怒,而是不甘心,是的,他就是觉得不甘心,这几个孩子有事瞒着他们的母亲也就罢了,怎么连他也一起瞒。

    好在宓妃不会读心术,不然她铁定要吐槽自家老爹,敢情按照你的思维方式,瞒着娘亲可以,瞒着你不行

    。

    “事情是这样的,之前江南的白家堡败落之后,曾经属于白家堡的一切几乎都掌握在妃儿的手里。”

    不等温绍轩把话说完,温夫人就情绪激动的打断了他的话,“所以呢?”

    “娘,妃儿她想去江南一段时间。”至于这段时间的长短,恐怕就要取决于宓妃能否找到陌殇了。

    也许半年,也许一年,也许会更久。

    “什么?”

    “娘亲,妃儿想去江南看看,听说那里山清水秀,风景如画,等妃儿在那里打造出一个商业王国,妃儿也接娘亲去看看好不好?”看着情绪激动且不能接受她要离开这个事实的温夫人,宓妃心里亦是不好受。

    可即便如此,她也不能不去找陌殇。

    她珍视这些疼爱如命的亲人,却也绝对离不开陌殇。

    陌殇于她而言,便等同于她自己的命。

    试问,她如何能舍弃自己的命。

    “妃儿,我们家不缺银钱的,你想要多少,娘给你。”紧紧拉着宓妃的手,温夫人一双清透的眸子涌上水雾,哪怕宓妃去琴郡几天她都舍不得,更何况是去江南那么远的地方。

    “娘亲。”

    “你答应娘好不好?”

    “可是……”

    温老爹伸手将温夫人拉进自己的怀里,他定定的看了宓妃一会儿,黑眸里掠过一道幽光,“琴儿,咱们家妃儿应该是自由自在翱翔在蓝天下最美丽的凤凰,咱们如果爱她就不能折断她美丽的羽翼,你能明白吗?”

    这个孩子自从自杀醒来后就变了,可是这又如何,他只要知道她仍是他的女儿就好,其他的都不重要。

    更何况,这个变了的孩子,论起性格与气质,其实很像他。

    “我懂,可我就是舍不得嘛。”

    “娘亲,我很快就会回来的。”

    “决定什么时候走了吗?”

    听到这话,宓妃松了一口气,知道温夫人是不会再阻止她离开,“这边的产业还有一些需要安排,所以还需要几天时间。”

    “那……”

    “这几天我会每天抽出半天的时间陪在娘亲的身边。”

    “你个鬼灵精。”

    宓妃要离开的事情就这么决定下来,温老爹没有细问宓妃去江南的事情,只是不容拒绝的道:“既然妃儿还有几天才离开,那么我们明天一早就出发去一个地方。”

    “爹爹明天不上早朝?”

    “皇上派了一个任务给爹,所以未来几天都不用上早朝。”

    “哦。”

    “爹,那咱们一家人去哪里游玩。”记忆中,貌似他们一家人从来没有一起出去游玩过,温绍宇话里的期待,不由得也感染了温绍轩和温绍云。

    “虽然为父这次带你们出门其实是有别的事情要办,不过要说是游玩也行,毕竟那个地方的风景的确是非常磅礴大气的

    。”想到皇上在御书房跟他谈的事情,温老爹的眉头就拧了拧。

    “是什么地方?”难道温绍云也心生了好奇。

    “梵音寺。”

    噗――

    对于去哪里,温老爹没有隐瞒,只是听到这三个字的宓妃,刚刚含进嘴里的茶就这么喷了出来,自己也跟着被呛红了脸。

    “咳咳…咳…”

    “妃儿,你这孩子怎么喝个水也会被呛到。”温夫人一听是去梵音寺,心里正高兴可以替即将出行的宓妃求个平安符,结果就看到宓妃这样了,一张美丽的脸写满了担忧。

    “咳…没没事。”

    梵音寺?

    这里真有一个梵音寺,宓妃不由咬牙切齿起来,丫的,她可没有忘记她会来到这里,还得多亏了那个梵音寺。

    当然,最最不能忘的,就是那棵菩提古树。

    “难道妃儿是因为要去梵音寺太激动了么?”

    “大哥。”宓妃咬唇,双眸晶亮,激动么,她当然激动,因为她现在满脑子都是温老爹口中的梵音寺,会不会也有那样一棵菩提古树,要是真的有,她保证不举起砍刀将它给砍了。

    “梵音寺好,你们妹妹不是要去江南么,娘亲正好去那里替妃儿求一个平安符。”

    不知为何,仿佛就是冥冥之中自有注定一样,在她没有听到梵音寺三个字之前,她没觉得有什么,可在听到这三个字之后,心里就有了某种牵引一般,似是有一个声音在反复的告诉她,那个地方非去不可。

    梵音寺么,给她等着,她就要去那里看看清楚,兴许能找到某些她感兴趣的东西也不一样。

    “爹爹,梵音寺里是不是有一棵很大,看起来也很古老的菩提树?”

    女儿软糯的声音在耳边响起,温老爹回眸温柔的看她,伸手点了点她的鼻尖,嗓音温润爽朗的道:“是有那么一棵菩提古树,妃儿怎么知道的。”

    靠,还真有。

    给她等着,她一定要砍了它。

    “我猜的,佛经里不有写么。”撇了撇小嘴,任谁都瞧得出来,某个小女人对菩提树的怨念是有多深。

    只是温老爹温夫人还有温家三兄弟看着宓妃那咬牙切齿的模样,实在是一头雾水,难不成他们家这丫头跟菩提树有仇?

    不然怎么一副想要扑上去咬几口的模样?

    梵音寺的菩提古树是一棵参天大树,枝繁叶茂的,单是那些枝杆小的都有婴儿手臂大小,妃儿她要真一口咬上去,确定不会崩了牙?

    ------题外话------

    么么,更新晚了,实在抱歉。

    荨昨天到的重庆,回来实在太累,整个人感觉非常不好,因为提了很多的东西的原故,尤其是今天醒来险些床都下不了,浑身都痛,尤其是两条手臂跟两只脚,抬都抬不起来的节奏,还悲催的赶上每月的小日子,荨简直是欲哭无泪。

    哆嗦完了,明天会正常更新,感谢请假这几天,妞儿们的支持,么么哒!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V224梵音寺真有菩提树 | 绝色病王诱哑妃小说 | 绝色病王诱哑妃网-铭荨作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