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字体:
V225 善桐崖巅空牧禅师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梵音寺虽然坐落于金凤国,却被誉为浩瀚大陆第一寺,乃是这片大陆之上所有百姓的信仰所在,神圣而不可侵犯。

    世人皆知梵音寺其实就建造在善桐崖之巅,而这善桐崖便位于崇昌城境内,距离星殒城的西城门正好两百余里路程,若是乘坐由快马拉动的马车,来回需要四天左右,普通的马车则需要七天以上。

    相传,只有有缘之人走到善桐崖下,才能看到通往善桐崖之巅的山路,而无缘之人即便能远远的看到那位于山巅之上的梵音寺,却也没有办法走进梵音寺之中。

    药王谷收集了这片大陆上,无论是皇室秘辛,还是各个世家,各方势力明里暗里的资料,但因药王谷历代谷主都不信佛,是以,偌大的药王谷中几乎什么都有,唯独就是没有跟佛有关的东西。

    遂,宓妃才会这么长时间都不知道梵音寺。

    “妃儿,妃儿,你快看看那边。”马车外,传来温绍宇爽朗的声音,惊飞了一林子的鸟。

    “哎。”

    “娘亲,你干嘛叹气啊!”正准备掀开窗帘的宓妃手上动作一顿,扭头看向坐在她身旁的温夫人,脑门上挂了一个问号。

    别看温老爹平日里处理事情都是风轻云淡的,其实他也是一个行动派,说好第二天出发前往梵音寺,果然翌日清晨天尚未全亮,他们这一家子就出了府门朝着梵音寺前进了。

    她的三个哥哥都骑着马,温老爹温夫人和宓妃同坐一辆马车,另外一辆马车则是坐着伺候温夫人的钱嬷嬷和大丫鬟晓碧,还有伺候宓妃的樱嬷嬷和丹珍,至于随行的护卫,他们是一个都没有带。

    不过温老爹的身边有铁卫统领刑编,温绍轩的身边有温清,温绍云的身边有温平,温绍宇的身边温明,其他的护卫再带着就难免累赘了。

    “娘只是感叹你那三哥,他都是那么大的孩子了,还这么一惊一乍,风风火火的,将来可怎么……”

    “呵呵,我家三哥英俊潇洒,仪表堂堂,喜欢他的姑娘家多得数都数不过来,难不成娘亲还担心三哥娶不到媳妇?”

    听得这话,温夫人面上微澹值溃骸昂撸不端獍阈宰拥墓媚铮蟾攀窍沽搜勖磺魄宄!

    噗――

    听得自家夫人这般指责自己儿子的话,温老爹实在是没能端得住,差不点儿就被自己口中的茶给呛着,一脸古怪之色的瞄了眼温夫人,暗忖女人真真是口是心非。

    “娘亲,就算我跟哥哥们都七老八十了,在你和爹爹的眼里,我们一样都还只是孩子,所以不管我们多咋呼,其实一点都没有不妥的。”

    “是是是,你这张小嘴啊,娘是说不过你的。”

    “娘亲。”

    “怎么了?”对上宓妃望过来的盈盈水眸,温夫人突然心里没底,貌似有种不好的预感。

    “唔,我是想说三哥要是娶不到媳妇,三哥肯定不会着急的。”

    “呃…”温夫人呆了呆,一时间没能转过那个弯来,反倒是温老爹看懂了宓妃想要表达的意思,顿觉他家闺女果然聪慧又有点儿小腹黑啊,居然连她亲娘也逗。

    不过他不打算提醒温夫人就对了。

    “因为三哥要是娶不到媳妇儿,着急的肯定是娘亲。”

    话说到这个份上,温夫人要是再没弄懂其中的意思,她可真就是白活了一场,不由失笑的摇了摇头,伸出手指点了点宓妃的眉心,柔声道:“你啊,就会欺负娘。”

    “不不不,妃儿最疼娘亲了。”俏皮的眨了眨眼,宓妃眯着眼看向马车另一头老神在在静静看戏的某老爹,嘻笑道:“爹爹,好戏演好该收场了哦!”

    一不留神火就烧了过来,温老爹看着一双美目怒瞪向他的妻子,真心是欲哭无泪,“咳咳,那个…琴儿啊,我们来谈谈一会儿到了梵音寺之后,去找哪位大师为妃儿诵念平安符比较合适,呵呵。”

    原本听了宓妃的话,心中还有几分生气正准备要对温老爹开火的温夫人,没曾想太容易就被转移注意力了,宓妃见了还颇有几分遗憾,只得无奈耸了耸肩,将目光投向了马车外面。

    “三哥,我又帮了你忙哦。”

    温绍宇策马骑行到宓妃的身边,隔着马车跟她说话,“行,三哥会一辈子都记得妃儿的好的。”

    “真要能记着我的好,那三哥就赶紧给我找个三嫂吧。”

    “妃儿,不带你这样的。”娶妻,他一定是会娶的,只是他无论如何都不会随随便便,将将就就的娶一个。

    若娶,他定要娶一个自己喜欢的。

    “二哥,你想溜去哪里啊?”

    “咳咳,二哥没想去哪里,只是瞧着那边风景好像更美,所以就想过去仔细的瞧一瞧。”温绍云额上滑下斗大一滴冷汗,真是怕什么来什么,他的期可没有给她找二嫂的打算啊。

    自打他们的娘有意为他们定下亲事之后,家里最离不开的话题就是谁家的姑娘如何,谁家的姑娘又如何,听了这些话他就直想落跑。

    现在温绍轩的亲事基本上是定下来了,他们的未来大嫂就是阮将军府的南宁县主,虽说因为时间紧急还没来得及去下庚帖,但两家私下已经是交换过意见,只等选一个好日子,由温夫人请了官媒过去定下这门亲事即可。

    南宁县主已经及笄,一旦这门亲事敲定下来,那么只需按着三媒六聘的章程一一往下走即可,若无意外今年即可将喜事给办了。

    “娘亲都说了,男大当婚,女大当嫁,二哥你别害羞嘛!”

    噗――

    眼见终于不是自己一个人被调侃,温绍宇没了之前的窘迫,此时反倒有了看戏的兴致。

    啧啧,果然找媳妇这事儿,还是主角不要是自己的好。

    “妃儿,我没害羞。”温绍云舍不得瞪宝贝妹妹宓妃,就扭头恶狠狠的瞪着温绍宇,直瞪得温绍宇嘴角直抽抽,他是招谁惹谁了。

    “我知道二哥没害羞,二哥只是不好意思罢了。”

    没害羞跟不好意思有差吗?

    温绍云被噎得直想翻白眼,实在是被宓妃给打败了,唇角动了动,道:“你放心,等时候到了,二哥肯定给你找个二嫂。”

    要是有幸遇到自己喜欢的姑娘,他才不会傻傻放她离开呢?

    理所当然的就要占为己有才可以。

    “大哥。”

    “我有了。”听着宓妃那个‘哥’字明显拖长的尾音,温绍轩眉心跳了跳,居然从他嘴里蹦出了这么一句。

    完了……

    “噗,哈哈哈…大哥你有了,这是什么时候的事情?”宓妃夸张的瞪大双眼,美丽的小脸知得跟朵花儿似的。

    话一出口就意识到有歧意的温绍轩,眼角跟嘴角齐齐抽了抽,他就知道这丫头不会放过这个嘲笑他的机会。

    “原来大哥有了啊。”补刀这样的事情,温绍宇很乐意做,一边说还不忘一边猛朝温绍轩挑眉眨眼,以示他激动的心情。

    对于自家大哥犯了这样的低级错误,温绍云表示不笑白不笑,过了这个村就没有这个店了,“大哥,你一定要好好保重身体。”

    温绍轩揉了揉突突直跳的太阳穴,嘴角直抽搐,暗暗将温绍云和温绍宇都划拨进了要好好整治的黑名单里,他一点儿都不着急的,早晚能刈呕岷煤玫氖帐八且欢佟

    “轩儿,你放心,娘一定帮你早点儿把媳妇娶回来。”

    明了温夫人这话言外之意的众人,先是一怔,而后爆发出更大更响亮的轰笑之声。

    那什么温绍轩肯定是不能有了,那么就只能让他早一点成亲,然后让他让他的妻子有了。

    “对了三哥,你刚才让我看什么来着?”眨了眨眼,宓妃瞥了眼自家大哥似怒非怒,似笑非笑的表情,顿觉事情有点儿大条了,于是果断的转移了话题,毕竟她可不想被某温润谪仙公子算计来着。

    事实上,她的担心是多余的,温绍轩铁定不会放过温绍云和温绍宇,但他却是舍不得动宓妃一根头发丝儿的。

    妹妹是拿来宠的,绝对不是拿来算计的,至于那两个家伙,不整白不整,整了也是白整。

    “二哥知道,二哥来告诉妃儿。”莫名只觉自己后背一寒,温绍云抚了抚额,心说得意忘形会死得很惨的。

    “去去去,妃儿是我的。”骑着马将凑到宓妃身边的温绍云挤走,温绍宇伸出手指指向他们的正前方,语气难得带了几分郑重的道:“妃儿你看,那座最高的山峰就是善桐崖,而梵音寺就在那山巅之上,此时披着太阳光芒的它,金灿灿的好不耀眼夺目。”

    从窗口投出一个脑袋,宓妃顺着温绍宇手指的方向,一眼便瞧见了那一座座建造在山巅之上披着金色光晕的庙宇,那一刻,几乎找不到语言来形容这一刻心中的震撼。

    “一会儿走到前面的岔路口,坐马车的要下马车,骑马的也要下马,然后步行上梵音寺。”

    “嗯。”

    “妃儿看起来一点都不好奇,也一点都不兴奋的样子。”要知道这梵音寺可不是普通的寺庙,非有缘人不得走进寺庙跪拜上香,这次如果不是有寺中僧人在山下等候领路,他们都不一定能有幸上梵音寺一观。

    “二哥对梵音寺很好奇?”

    “算是吧,谁让外界都将梵音寺传得神乎其神呢。”

    “妃儿怎么一直盯着那些云雾瞧,可是有什么不妥?”

    何谓有缘,何为无缘,这都是无比抽象的,看不见也摸不着,甚至就连感觉都异常的模糊。

    温绍轩不否认这个世上有‘缘’,但他却是不相信传闻中,只有有缘之人才能登上梵音寺的说法。

    这个缘,有可能是天意,亦有可能是人为。

    “那大哥是不是也在怀疑什么呢?”宓妃眨了眨眼,这段时间她家大哥的催眠之术学得很好,是以他的心境也随之得到了很大的提升,让得他的心智比以往任何时候都要更坚定得多,他的心眼也在渐渐形成的过程之中。

    “嗯。”

    “山下有阵法。”

    “什么?”不但是温绍宇惊呼出声,就连坐在马车里一直安静听儿女说话的温老爹也情绪激动的惊呼出声。

    难道那有缘之人的说法,其实压根就是忽悠人的么?

    怪不得这么多年,只有少数一部分的人可以顺利走进梵音寺,原来只是因为这里有阵法之故。

    “梵音寺之中,想来有精于布阵之人。”宓妃眯了眯眼,看着掩映在这山中,几乎与天地融为一体的庞大阵法,心里不禁痒痒的,有种想要破了这阵的冲动。

    不过她又按捺住了,毕竟她很清楚自己这次来梵音寺的目的是什么,为了不节外生枝,她还是不要多此一举的好。

    “此布阵之人对阵法的研究已是炉火纯青,登峰造极了,若非如此,只怕也没有那么多的有缘之人了。”

    通往梵音寺的途中,各种各样五花八门的阵法一个接着一个,极其考验一个人的心性,那些所谓的有缘之人,能够从阵法中走出去,必定都是有所坚持,有所执念之人。

    “那布阵之人比之妃儿如何?”

    “大哥你也太看得起我了吧。”

    “妃儿自然是最好的。”

    宓妃摇了摇头,粉唇轻抿,冷声道:“说实话,我也没有把握可以将这个阵给破了。”

    她的确是没有把握,否则她这心里也不会像有只猫儿在挠,让得她心痒痒的想要试上一试。

    前世今生,即便就是那个男人,布出来的阵也没有达到眼前这个阵法的级别,故,这又如何不让宓妃生出浓厚的,想要毁灭掉这个阵法的冲动。

    “意思就是妃儿还是能破这个阵法的吧。”温绍宇偏着头,对于宓妃他是有着百分之百的信心。

    “位于梵音寺前面这两座山峰是怎么回事?”

    梵音寺所在的山峰与前面这两座山峰呈一个三角形,想要通往梵音寺,就必须先跨过由前面这两座山峰形成的一个峡谷,危险就又增加了一重。

    “这两座山峰,分别属于江湖上的两大门派,左峰属于盘古宗,而右峰则属于吹雪宗。”

    宓妃望着出声解释的温绍轩,眨眼再眨眼,突然出声道:“那个吹雪宗的宗主该不会叫做西门吹雪吧!”

    呃,难不成那个盘古宗的宗主叫做陆小凤?

    抚了把额上的黑线,宓妃被自己的脑补给吓到了,宓耐铝送律嗤罚Q纹び挚砂

    “妃儿你真聪明。”

    得了夸奖的宓妃炯炯有神的看着温绍宇,嘴角微抽道:“还真就叫做西门吹雪啊?”

    “是啊,吹雪宗的宗主就叫西门吹雪,有什么奇怪的吗?”

    “没,没有。”

    “你这丫头怪怪的。”

    “那盘古宗的宗主叫……”

    “季立夫。”没等宓妃把话说完,温绍云果断接下了她的话,“这两个宗派相对而立,势同水火,几乎每个月都会发生争斗,但他们却从不对来此欲上梵音寺的人出手。”

    说着说着,他们就到了岔路口,一个穿着僧袍的小沙弥似乎在此等候已久,看到他们后就迎了上来。

    “小僧见过几位施主。”

    “小师傅不必多礼。”出于礼貌温绍轩下了马,在小沙弥向他行了一礼之后,他也跟着回了一礼。

    “住持师傅已在寺中等候,还请几位施主随小僧上山。”

    闻言,宓妃挑了挑眉,却并不言语,从善如流的下了马车,然后扶着温夫人的手,一行人就这么跟在小沙弥的身后,徒步朝着山巅走去。

    两个时辰之后,梵音寺的大门总算映入他们的眼帘,对于有功夫在身的宓妃温绍轩等人来说,走两个时辰的山路不算什么,只是苦了温老爹和温夫人,还有没有功夫底子的钱嬷嬷和丫鬟晓碧。

    温老爹一路上有温绍轩三兄弟轮流为他输送真气,减轻他的疲劳,而温夫人身边也有宓妃为她渡气,待得踏进梵音寺,他们夫妻虽然流汗夹背,模样狼狈了些,可其实精神还是非常不错的。

    当在山脚之下远眺梵音寺之时,便觉它大气磅礴,气势恢弘,走近之后才觉此地灵气袭人,空气中似是都带着淡淡的佛香佛气,如有洗涤人心的神力一般。

    也是远远的,站在寺庙门口的宓妃就看到了那棵犹如参天巨树一样的菩提古树,顿时嘴角勾起一抹邪笑,美眸里掠过一道流光。

    “妃儿你……”

    “咳咳,大哥放心,我不会做傻事的。”

    可也没等宓妃走近那棵树,又一个小沙弥面带微笑的走了过来,他停在宓妃的跟前,低声道:“施主,空牧师叔祖有请。”

    宓妃眸色一沉,暗忖:有意思。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V225善桐崖巅空牧禅师 | 绝色病王诱哑妃小说 | 绝色病王诱哑妃网-铭荨作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