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字体:
V227 心存善念下属寻来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惊险万分的躲开宓妃那凌厉的一击,空牧雪白的眉毛跟长长的胡子却硬生生被削断了一半,铺天盖地的死亡之气涌向空牧,犹如一张巨大的网将他牢牢的缚束住,进不得退亦不得。

    这丫头不是开玩笑的,她对他是真的动了杀机。

    “哎!”

    轻轻的一声叹息,带着无法言说的复杂消散在风里,空牧凝视着一脸冰冷肃杀之色的宓妃,只觉自己的一颗心仿佛被一只无形的手紧紧的揪住,冷汗瞬间打湿了他的后背。

    “别太考验我的耐心,下一次出手削掉的可就不是眉毛跟胡子那么简单了。”踏进梵音寺开始,宓妃的内心深处就有了两个声音,一个让她觉得亲切,一个令她倍感厌恶,一个让她控制不住的想要去亲近,就仿佛是受到了某种牵引

    ,一个则是让她恨不得欲除之而后快。

    明明是两个极端,偏又同时聚在一个地方,这便让得宓妃有些失了原本的冷静,整个人都变得有些烦躁。

    “你这丫头看起来不是一个性子急躁之人啊!”摸了摸被削掉一半的眉毛,再看了看只剩下一小半的胡子,空牧哭丧着脸,一脸肉痛的表情,呜呜,他的长眉毛,他的长胡子,这可都是他精心保养了很多年的,结果也就眨眼间的功夫全毁了。

    “我说小丫头啊,你看老纳我就乖乖的站在这里,你能不能收一收你身上的气势?”空牧伸了伸脖子,朝着悬崖下瞄了两眼,哎,全都随风掉到下面去了,他连个念想都没有了。

    宓妃看了空牧的表情跟动作,万分无语的嘴角一抽,黑着一张绝美的小脸冷声道:“玩够了没?”

    要是没有玩够,她倒可以帮帮他的忙。

    “咳咳…咳,老纳只是哀悼一下老纳那已经逝去的……”

    强烈控制住自己想要一巴掌拍飞这个老和尚的冲动,宓妃纤细白的双手轻轻交握在一起,再微微用力那么一握,顿时发出一阵‘咔嚓咔嚓’的脆响,伴随着她那仿佛零下上百度的声音,犹如从地狱里传来的恶魔召唤。

    “说重点。”

    三个字无情的砸向空牧,也将他未说出口的几个字给打断,让他满是皱纹的脸皮抽了抽,艰难的咽了咽口水,暗忖宓妃这丫头身上的戾气好重,已然到了一种骇人的地步。

    这样的她,回到这片大陆,到底是好还是坏?

    短暂的惊愕走神只有一瞬,很快空牧就恢复了正常,他心里明白,不管早或是晚,没有任何人,亦没有任何事,可以阻挡她的回归。

    她的回归,仅是时间而已。

    她既已归来,那么距离他的回归,想来亦是不远了。

    这片大陆,这方天地,要变了。

    “罢了,你既不愿意说,我也懒得勉强你。”突然,像是想明白了什么,宓妃没有了兴趣再追问下去。

    不管她的灵魂来到这片大陆占据着这个身体,纯粹只是一个意外,还是有人刻意安排,其实都不重要。

    意外也好,冥冥之中早有注定的宿命也罢,只要她知道自己是谁,自己想要什么,一直守着自己的本心,永不迷失掉原本的自己就好。

    如此,她因何而来,又因何而存在,又将何去何处,还有什么可执着的。

    她就是她,独一无二,无可替代,亦不能取代的她。

    “你……”

    “我命由我不由天,天若阻我欺我,便是逆了这天又有何妨。”如水一般清澈潋滟的双眸纯净仿如世间最为无暇的水晶,明明一眼便能看到她的眼底,却又不由得被她眼中那层层似朦胧似清晰的迷雾所笼罩,最后视线里只余下无边无际的黑暗。

    那一刻,空牧只觉面前这个容颜绝世,倾国倾城,风华无双的丫头,仿佛就是那盛开在黑暗世界里的雪莲花,清冷,孤傲,绝美,可望而不可及,她就那么盛开在陡峭的山巅之上,低睨俯视着世间万物,目空一切,睥睨天下,世人莫敢不从。

    她,生来便是让人忍不住想要膜拜的。

    “阿弥陀佛。”空牧缓了缓神,双手合十朝着宓妃施了一礼,历经风霜满是皱纹的脸上露出高深莫测的浅浅微笑,好一句‘我命由我不由天’,好一句‘天若阻我欺我,便是逆了这天又有何妨’,这世间除了那人以外,只怕也唯有她才有这般气魄,说得出这样的话来。

    “虽然本姑娘今日来此没能问到想要知道的答案,不过还是要感谢一下你这个老和尚。”离开药王谷之后,宓妃对古武之术的修炼就停滞不前,一直卡在那里不进不退,可是让她苦恼了很长一段时间。

    后来在陌殇带她去的那个山谷里,宓妃借着寒潭洗髓终于打破了修为停滞不前的瓶颈,慢慢的修为也在逐步的增长。

    可是这样的修练速度,却远远达不到宓妃的要求,她迫切的想要变强,不断的变强,否则她就没有足够的能力去守护她想要守护的人,这片大陆看似风平浪静,没有特别离奇的地方,但陌殇就让她感受到了这片大陆光怪离奇的地方。

    因此,变强,再变强,几乎就成为了宓妃心中的执念。

    以她的身手,本可以说是难逢敌手,可她却在陌殇的手中讨不到半点便宜,甚至于她连陌殇的武功路数都摸不准,只能隐隐察觉到,那是一种跟古武之术相关的武学。

    宓妃不想永远都被陌殇护在羽翼之下,她所追求的是与陌殇并肩作战,故,她要变强,强到有资格站在陌殇的身边,而不是被他护在身后。

    “舍得舍得,有舍方才有得,施主果真与我佛有缘。”听得宓妃的道谢,空牧理所当然的就受着了。

    这丫头悟性极高,真要论起佛学来,估计没有几个时辰分不出胜负来。

    既然她已将心中的执念放下,空牧相信假以时日,她便能再上一个台阶。

    “本姑娘这辈子,下辈子,下下辈子都不会跟佛有缘的。”毫不讲究形象的冲空牧翻了一个大白眼,宓妃撇了撇嘴,冷冰冰的道。

    她就是再想不开,也不会出家当尼姑的,当然也更不可能出家当和尚,毕竟她没那种功能。

    “佛说,一切皆为虚幻,不可说,不可说啊。”空牧眯着眼笑了笑,倒是没有跟宓妃争辩。

    若她当真与佛无缘,今日怕也不会出现在梵音寺,一切早有注定,挣扎未必有果。

    “老和尚,继续下你的棋吧,恕本姑娘不奉陪了。”想明白了一些事情,心境豁然开朗,宓妃得到的好处自不必说,对于未来那些尚未发生之事,又或是已经过去之事,她虽然好奇心还是有点儿,但却不强求一定要知道了。

    有些事情,该知道的时候自然就会知道,没必要急于一时。

    “小施主请留步。”空牧近两年虽不曾走出过梵音寺,但该他知道的,他到底还是心知肚明的。

    别看他在跟宓妃说话的时候有些耍无赖,可他的的确确是个得道高僧,说他上知天文下知地理,能观天象,预测吉凶,断人命数都是实打实,从不曾出过差错的。

    浩瀚大陆的天象,空牧自出师以来,他总共观过六次,亦只下过六次批语,却也不曾传出过梵音寺。

    这二十多年来,天降异象,星辰变化,最为令人震惊只有六次,第一次指向璃城楚宣王府,那是楚宣王世子陌殇出世的时候,第二次则是指向星殒城丞相府,也就是宓妃出世的时候。

    一前一后两次,外行人看不懂,方外之人却瞧得分明,自象征着陌殇与宓妃的两颗星辰历经漫天的星辰洗礼之后,璀璨而耀眼夺目的出现在天幕之上,有些东西就即将被改写。

    自打那两颗星辰出现之后,空牧就不时观察着这两颗星辰的变化,起初他们璀璨而耀眼,令人不敢直视,然,渐渐却变得光芒隐晦暗淡起来,随后不久天降第三次极其凶险的异象,便是宓妃救母重伤,命悬一线,九死一生。

    当时,象征着宓妃的那颗星辰,其实即将殒落消失,却不知为何最终保了下来,只是颜色变得极其的晦暗,仅有一点点星光,完全都可以忽略不计。

    第四次的异象同样应在陌殇的身上,他的第二人格凸显出来的时候,正是那颗星辰变化最为明显的时候,星光时强时弱,时有时无,若非空牧一直都留心的观察记录着,只怕也察觉不到他那些细微的变化。

    比之前四次都要来得震憾人心的星象,乃是第五次,也就是原主温宓妃身死灵魂沉睡,异世宓妃强魂入住原主身体的时候,星殒城星象的变化在深夜,故无人知晓。

    而笼罩在梵音寺的漫天星云,却是整个梵音寺所有僧人都亲眼目睹的,容不得半点掺假。

    当然,那一日降在星殒城的异象,普通百姓甚至是朝中某些文武大臣不知道,钦天监却是一定知晓的。既是半点都没有流传出去,就只有一个解释,那便是皇上下令封锁的消息。

    就在宓妃强魂回归的半年之后,代表着陌殇的那颗星辰,一反之前时明时暗的星象,突然上移了一个方位,光芒变得越发夺目起来,并且随着时间的流逝,原本相对而立的两颗星,竟然一点一点的再朝着彼此靠近。

    “有道是见人说人话,见鬼说鬼话,本姑娘一点儿也不想跟老和尚你来那些弯弯绕绕,你要有话就直说,你要没话恕本姑娘先走一步。”丫的,别以为把本姑娘叫走,本姑娘就会饶了那棵菩提古树。

    管她是因何而来的,反正那棵树坑了她,不付出一点代价怎么可以。

    阿嚏――

    阿嚏!阿嚏!

    她幸好菩提古树是一棵树,只是一棵树,如果它能像一个人一样的话,估计此刻在宓妃的念叨之下,已经哭丧着脸,泪流满面了。

    它可没有想过要坑宓妃啊!

    它也不过只是被人利用了而已。

    所谓冤有头债有主,姑奶奶你想出气千万别找它,它是无辜的。

    “小施主生来聪慧,不知可懂星象之说。”

    宓妃蹙眉,扭头看了空牧一眼,然后果断摇头,“你到底想要说什么?”

    要不是看在空牧这个老和尚让她的心境得以突破的份上,宓妃发誓她早就甩手走人了。

    “她便是你,你便是她,这里才是你该存在的地方。”空牧对宓妃说出这句话后,拂了拂身上的僧袍,再次坐到石凳上向宓妃讲述了夜空中那两颗代表着她跟陌殇的星辰。

    他相信宓妃是聪明人,遂,他只是简单的说了一下,并没有说得十分的详细。

    “你这个老神棍不去给人算命真是可惜了。”好歹宓妃也是见过大世面,有过大见识的人,稍微怔愣了一下,便懂了空牧话里的意思。

    看来她的前世,不是偶然。

    她的今生,亦不是偶然啊!

    冥冥之中仿佛有着一只藏在黑暗里的手,一步一步,一点一点的推动着这整件事情。

    呵呵,敢把她当成是棋子来摆弄的人,不管他是谁,最好不要落到她的手里,否则她定叫他求生不得,求死不能。

    至于拿她当棋子的人,谁是那下棋之人,貌似还说不准。

    “天机不可泄露,老纳从不为人批命。”

    “那么老和尚你觉得,楚宣王世子他能活过二十二么?”当年陌殇出生之后不久,便被隐灵寺的尘虚大师铁口直断活不过二十二,宓妃突然想知道面前这个老和尚是否对此是一样的态度。

    如若就像空牧说的那样,夜晚天空中最为明亮耀眼的两颗星辰就象征着她跟陌殇,并且继她魂归之后,不但她自己的那颗星越来越亮,连带着代表陌殇的那一颗亦是如此,甚至还在不断的朝着她靠近。

    这能说明什么,说明他们原本就是一对?

    宓妃嗤笑,眸色冰冷,“据我所知,老和尚你可是跟那位大师齐名的,莫不是你……”

    “因为你的回归,改变了原本将要发生的很多事情。”空牧没等宓妃把话说完,有些莫名的说了这么一句。

    她若没有回来,那么楚宣王世子二十二岁之时就必死无疑,这是那颗星上注定好的,他不可能看错。

    还有相府三公子,若无她的回归,此生纵然长寿,却不得不做一世痴傻之人。

    当然,还有寒王。

    寒王若身死,则改变金凤国的整个国运。

    但因有了宓妃的存在,故,寒王的整个命运都发生了改变,从而也影响到了金凤国的国运。

    如此种种皆因宓妃的回归而发生改变,以前发生过的事情,兴许不会再发生,以后可能要发生的事情,也随之便得可能不再发生。

    “你的意思是陌殇不会死。”

    “老纳可没有说过这样的话。”空牧摇了摇头,没有跟着宓妃的话往下说,成功避开了宓妃给他挖的坑。

    他想表达的不过是陌殇因她的到来,而改变了自己原本的某些决定,就是这些被变动过的决定,让得他的绝路出现了几丝生机。

    “哼。”

    “聪明如你,仔细回想一下,想必就能知道因为你的存在,究竟都改变了些什么。”

    宓妃垂眸,纤长浓密的眼睫颤了颤,粉唇轻抿成一条直线,眼底波光涌动,思绪如潮。

    结合空牧前后的话,以及他言语间的那些暗示,宓妃已然知道,她前世执行任务之时,之所以在梵音寺菩提古树下被白光笼罩,最后落得魂穿异世的结局,不是偶然,而是注定。

    只是她想不明白,如果她就是温宓妃,而温宓妃就是她的话,那么她怎么可能同时拥有两个灵魂,这太奇怪了。

    她自己的灵魂跟原主的灵魂才相互融合没有多长时间,因此,宓妃比任何人都明白自己的身体状况,她有两个灵魂这件事情不是假的,也不是她自欺欺人的。

    “每个人都只有一个灵魂,小施主你当然也不例外。”

    “那你便解释给我听听。”

    “你原本就该是出生在星殒城相府的嫡出小姐,那个世界里的你是不该存在的,只是在你出娘胎之时,天降异象导致你的灵魂被一分为二,一半留在了相府小姐的身体里,一半则被卷入了时空隧道,故而才有了前世那个你。”

    “这样也行?”闻言,宓妃嘴角狠狠的抽了抽,颇有几分难以接受。

    “如果是别人的灵魂被一分为二,要么活不成,要么痴痴傻傻,但你却不一样,所以即便你的灵魂被迫分离,亦拥有正常的智商。”

    综上所述,宓妃得出一个结论,她是特别的。

    “咳咳,老纳能告诉你的就这么多,至于究竟是什么人让你灵魂分离,又是什么人将你弄回来的,就需要你自己去寻找答案了。”

    宓妃白眼一翻,冷声道:“敢情你这说了等于没说。”

    “佛曰:不可说,不可说。”

    特么的,宓妃怒瞪某老和尚得瑟的老脸,特别想要爆粗口,送他一句去你娘的不可说。

    好在话到嘴边又被她给咽了回去,深吸一口气道:“你能看透一个人的前世今生?”

    空牧摇了摇头,满是沧桑的声音幽幽响起,“不能。”

    “那你……”

    “小施主与我佛有缘。”

    “所以你丫的就能看得透我?”

    空牧点了点头,又摇了摇头,有些事情他知道的也不多,不能给予宓妃更多的指引。

    “陌殇他……”想到她在来梵音寺前做的那跟陌殇有关的两个梦,宓妃原不打算问的话,就这么又从她的嘴里蹦了出来。

    事关陌殇,由不得她不在意。

    “由爱故……”

    “你又想说由爱故生忧,由爱故生怖,若离于爱者,无忧亦无怖?”宓妃挑着好看的双眉,苦着脸道:“本姑娘都会背了。”

    “咳咳,姻缘天注定,小施主顺其自然就好。”

    “老和尚,本姑娘还有一件事想请教一二。”

    “小施主请说。”

    “你们梵音寺当真跟弄我回来那人没有关系?”如水的双眸轻轻眯着,看似单纯实则精明。

    空牧雪白的眉毛微挑,一时间有些不知该怎么开口,最后想了想还是摇头道:“没有关系。”

    “确定没有。”

    “当真没有,出家人不打诳语的。”

    “那好。”

    突然空牧心头一跳,有种不好的预感袭了上来,他的眉心蹙成一团,刚要开口就被宓妃抢了先,“本姑娘来的时候,也是在梵音寺里,也是在菩提古树下来,所以……”

    “你想干嘛。”

    宓妃勾起嘴角,笑得张扬而邪气,“你觉得呢?”

    “小施主你该不是想要……”到底为嘛要招来这个小煞星,他们寺庙的菩提古树该不会保不住吧。

    “丫的,本姑娘在这片大陆醒来的时候就说过,绝对不会放过那棵该死的树。”

    “咳咳,小丫头你该不会是想砍了它吧。”

    “嗯,这个想法不错。”宓妃摩挲着下颚,水眸亮晶晶的,却让空牧浑身都崩得紧紧的,明显受惊不小。

    “咱们换一个话题。”

    抬眸只见空牧的表情严肃起来,宓妃也难得收了心思,冷声道:“我出来时间挺长了,爹娘跟兄长也该担心了,你最好别在拖拖拉拉的。”

    “在咱们浩瀚大陆的另一边还有着一个光武大陆,老纳相信小施主会去到那里的。”

    “光武大陆。”穿过虚无之海,她的陌殇会不会就身处那片大陆之上,宓妃垂眸想着。

    果然不出她的所料,这个地方远远没有表面上看起来那么简单,那么平静。

    “不管将来发生何事,老纳希望小施主都能存一丝善念在心,切莫……”星凤临世,天下一统。

    空牧只盼她能心存善念,莫要大开杀戒。

    “若是本姑娘不呢?”

    “阿弥陀佛。”

    “人不犯我,我不犯人,天若压我,我必劈开那天,地若拘我,我必踏碎那地,只要他人不犯到本姑娘的头上,本姑娘自然不会主动去招惹麻烦。”

    “我佛慈悲,还望小施主凡事留一步。”

    “呵呵呵……”宓妃仰头大笑出声,凡事留一步,若无人动她在意之人,她也怎会赶尽杀绝。

    “前世今生,小施主想要寻找之人,他在光武大陆。”空牧看着宓妃绝美的容颜,说了最后一句话。

    光武大陆,那个地方是一切开始的地方,亦是该画上句号的地方。

    “我若成佛,天下无魔,我若成魔,佛奈我何。”脑海里浮现出那个男人的身影,宓妃闭了闭眼,长袖中的双手紧握成拳,前世也好,今生也罢,她一心想要寻求的答案,或许只有他才能给她。

    光武大陆么,她会去的。

    我若成佛,天下无魔。

    我若成魔,佛奈我何。

    “我佛慈悲,愿她怜悯天下苍生。”目送宓妃单薄瘦弱却将背脊挺得笔直的身影一点一点消失在他的眼前,空牧重重的叹了一口气。

    罢罢罢,该来的总归是要来的。

    ……。

    另一边,走出山洞的陌殇发现自己仍是呆在一座岛上,放眼望去除了险峻的崇山峻岭,入目的就是葱葱郁郁的参天大树。

    简单的收拾了一下颇为狼狈的自己,陌殇独自一人走在树林间,耳边响起的尽是野兽的嘶吼之声,他也总算明白,为何在封印金陵王后的山洞里,能够堆积下那么多的森森白骨了。

    此刻的陌殇,拥有着属于邪魅男的健康身体,主人格的记忆与次人格的记忆相互并存着,好在属于陌殇主人格的意念仿佛要强一些,邪魅男仅是掌控着这具身体,是以倒是很方便陌殇借着这个机会弄清楚一些事情。

    无论如何,他一定要变得健康。

    诚如金陵王后所言,他乃天赐灵体,原该是阳魂之体与阴魂之体分别存于两具身体的,而他的阳魂与阴魂却并存于一体,遂,他能拥有健康体魄的几率比其他拥有天赐之体的人要多几分胜算。

    当然,天赐灵体在这个世间少之又少,像他这样的更是绝无仅有。

    “阿宓,等我。”咬着牙,陌殇握紧了自己的拳头,不管付出什么样的代价,他一定会回到宓妃身边的。

    融合阳魂与阴魂的办法,如果只能在光武大陆才可以找到,那么他就去闯上一闯又有何妨。

    “谁在那里,滚出来。”说话间,陌殇已经做好防御和攻击的准备,进与退都可立于不败之地。

    “属下顾伟辰参见少主。”

    “属下顾伟晔参见少主。”

    ------题外话------

    抱歉了大家,荨回重庆后,两地温差太大一直不适应,之前是轻微的感冒,后来发展到高烧不退,然后就一直在治疗,平板手机都被没收鸟,呆在医院好几天没能碰到,今天下午回来原是想补发请假公告的,但又忍不住想写,虽然更得少一点,好在荨还是更了一点出来。

    对不起大家了,么么妞儿们。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V227心存善念下属寻来 | 绝色病王诱哑妃小说 | 绝色病王诱哑妃网-铭荨作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