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字体:
V231 离开之前空珞相请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浦兰岛

    距离发生海啸已过去了好几天,原本风景秀丽,繁华喧嚣的海岛变得残破不堪,萧条而凄凉。

    整座小岛上的建筑除了建在山巅上的那些以外,其余的几乎全部都在大海啸的破坏下变成了废墟,到处都是一片狼藉。

    对于世世代代都生活在岛上的岛民来说,他们时常都要经历狂风暴雨,对于海啸其实也并不陌生,甚至对于海啸来临之时,应该如何保证自身安全,并且尽可能的减少自己的财物损失,这些岛民也有一套属于自己的法子。

    只可惜,任凭这些岛民再怎么聪明,再怎么有应对海啸的经验,却也没有想到这一次的海啸会来得这么突然,还来得这么凶悍,似要将整个海里都掀翻了一样,带着毁天灭地的气息。

    毫不知情的他们,一心以为这是天灾,避无可避,命该如此。

    完全不知道,这一次的大海啸,其实‘**’的因素,占了十之五六,否则那些房屋街道不会尽数都毁了,更不会在这次海啸中死去那么多的人。

    即便金陵王后被封印多年,但她怎么说都曾是光武大陆排得上名号的强者,自然有着一些异于常人的本事。

    常年被困在德陇洞府金陵王后,只能透过一些由阵眼化作的气孔分辨白天与黑夜,她懂得推演占卜之术,纵然没有办法夜观天象,却自有一些手段推演未来会发生的一些事情。

    而像她这样的人,可以为任何人推演他们的命数未来,却独独不能为自己卜算好坏吉凶,否则她如何会遇上金陵王那样一个混账东西。所以说,命运这种东西,其实真的是很神奇的。

    整整一百年,她在德陇洞府中的日子,岂能只用‘孤寂’二字来形容,她被封印着,一步也走不出去,没有人跟她说话,她也找不到人听她说话,那样的日子很多次都险些将她给逼疯。

    直到一次意外,她突然就起了占卜的心思,然后她便算得一个机缘,起初那个机缘非常的抽象,根本就判断不出于她是否有利,可即便如此,她也将那当成了她活下去唯一的希望。

    遂,每隔二三十年,金陵王后就会再卜一次相同的卦,看看卜算出来的结果与上一次有何差别,可笑的是那卦象一直就跟第一次算出来的一模一样,完全就不能看出什么来。

    那段时间金陵王后没日没夜的卜卦,可不管她怎么卜,卦象都没有任何的改变,可就在她满心绝望之际,她期盼已久的曙光出现了。

    金陵王后记得那是去年春末夏初之时,她抱着最后一次卜卦的心思,打定主意再算最后一次,如果卦象还是没有任何的变化,那么她就死心,不再怎么苦苦的挣扎下去。

    哪怕是死,自我了断也能干净一点。

    可就是那一卦,让她再一次看到了冲破封印,回到光武大陆找金陵王报仇雪仇的曙光。

    她不知道演算了好几十年的卦象,为何突然就那么变了,她也卜算不出陌殇的身份,更是完全不知自己会遇上一个天赐灵体之人,只从卦象上读出,来人身份尊贵,气质不凡,而他便是她唯一的生路。

    抓住他,活。

    否则,便是死。

    陌殇平安登上浦兰岛之后,按照卦象上显示的那样,当天夜里会有一场海啸,而金陵王后利用了这场海啸,也暗中推波助澜加大了这场海啸的威力,以便她将陌殇引入自己的阱陷,然后将陌殇带回到德陇洞府。

    她将一切都计划得好好的,妥妥的,甚至就连退路都有准备,可计划赶不上变化,金陵王后没有想到她会死在陌殇的手里。

    几乎耗尽自己一半的修为催动了这场海啸,只为赌那十分之一二的生机,不得不说金陵王后是真的别无选择,别无退路了,不然以她谨慎小心的脾性,无论如何也不会做出这样的决定。

    金陵王后死了,没有人会知道,浦兰岛上发生的这场海啸,**大于天灾,而知情的陌殇,不会有那个心思去解释这样的事情。

    倘若这当中不是金陵王后为了冲破封印横插的一脚,就算历经那一夜的海啸,浦兰岛也不会落到现在这般境地,损失不会这么大,一切都不必重头再来过。

    或许,这其实也是金陵王后为了一己之私,罔顾了那么多无辜的生命,方才会落得这样一个结局。

    家园虽然被毁了,逝去的人已经逝去,活着的人仍旧还要活着,想要生存下去就没有自怜自艾的资格。

    故,海啸过后,经过几天的修整,岛上的岛民又都忙活了起来,性格坚韧顽强的他们,没有时间去哀悼已经失去的,一切都要朝前看。

    “哎…”

    啪――

    “该死的好痛,你没听过打人不打脸吗?”无悲捂着自己的脑门,锋利的眼神犹如一把小刀子似的射向暗卫首领朗恺。

    “你这小子该不是傻了吧,小爷打的是你的脑门,不是你的脸。”

    “有差吗?”朗恺挑眉,远眺着蓝盈盈的海面,黑眸之中溢满了浓浓的担忧,心里盼着世子爷能早些回来。

    岛上那些被海啸卷进海里的人,无一例外都尸骨无存了,他家世子爷明明站在最安全的地方,偏偏自己个儿朝着风暴的中心扑过去,让他们眼睁睁的看着他的身影一瞬间就被风暴所吞噬。

    亲眼所见的残酷现实告诉他们,世子爷生还的可能性几

    世子爷生还的可能性几乎为零,但他们却始终相信,世子爷没有死,他还活得好好的,就算世子爷不为自己着想,不为他们着想,但世子爷为了世子妃,他也一定会活得好好的。

    “你丫的担心世子爷也别拿我出气呀。”松开捂着脑门的手,只见无悲的脑门上红了一大片,可见某人下手之狠。

    “你不担心?”

    “担心。”无悲咬了咬牙,他怎么可能不担心,可他心里也明白,即便当时他们不要命的冲上去阻止世子爷,既是世子爷下的决定,就算他们全都死了,某世子也是不会改变自己决定的。

    又想到陌殇当时说话的语气,他们一个个的还怎么敢再违背他的命令,哪怕心中再是担心,也绝对不能阻了某世子的脚步。

    从他们去到陌殇身边的第一天开始,学习的第一课就是,服从命令,服从命令,绝对的服从命令。

    “你们说世子爷他什么时候才会回来?”

    “无喜。”无悲扭头看了一眼沉着脸走到他身后的无喜,实在忍不住又想叹气了。

    这个家伙原本话就少,现在话更少了。

    “你们说世子爷他什么时候才会回来?”无喜装作没有看见无悲的眼神,相同的话又问了一遍。

    “时候到了,就回来了。”朗恺相信,他家世子爷什么都放得下,但他绝对放不下世子妃。

    只要世子妃还在,那么甭管他家世子爷走得有多远,早晚有一天都会走回来的。

    “真是没看出来,原来朗恺你还有算命的天赋。”

    面对朗淞的打趣,朗恺嘴角一抽,转移话题道:“我相信世子爷会回来的,咱们只要在这里做好自己的事情就好,其他的暂时不要想太多。”

    “嗯,既然大家都聚到这里来了,那咱们就坐下谈谈。”朗淞也不反对朗恺的话,毕竟他说的是事实。

    不管他们心里怎么渴望,怎么期盼,世子爷也不会说回到他们身边就回到他们身边,与其每天都沉浸在这样的事情里,倒不如做一些有意义的事情。

    于是,无悲,无喜,朗恺,朗旋都走到朗淞的身边坐下,五个人围坐成一圈开始商量事情。

    “咱们前脚刚从船上下来,后脚就遭遇特大海啸,虽然船被毁了,好在咱们没有人员伤亡,而且损失的东西也不多。”

    说起那天下船的事情,无悲就不免想起,也不知那天世子爷是有预感还是什么的,但凡重要一点的东西,他都吩咐他们携带在身边,只留了一些无关紧要在船上,否则这船一毁那些东西也全毁了,世子爷还不得发飙。

    其他的东西还好说,没了就没了,关键是世子妃精心替世子爷准备的那些东西,要有一件没了,指不定世子爷得怎么收拾他们。

    “咱们不可能永远呆在浦兰岛,眼下船没有了,短时间之内想离开是不可能的,要重新造出那样一艘船,没有三五个月根本就不实现。”难得无喜能说出这么长的一段话,“我觉得在咱们等世子爷回来这段时间,必须想办法重新造一艘船出来。”

    “有道理,指不定等咱们把船造好,世子爷就回来了,届时不管再起程去哪里都方便。”朗恺可没打算一辈子就守在这座岛上,他还是更习惯陆地上的生活,“等咱们把船造好,如果还没有收到世子爷的任何消息,那咱们也好到海上去寻找,总不能坐以待毙的一直呆在这里。”

    “好在这个地方不像其他地方那样讲究身份,只要谁的拳头足够硬,谁就有资格说话。”浦兰岛虽然只是距离光武大陆外围最近的一个小岛,但也多少受到了那片大陆的影响,讲究以武为尊,不论出生与地位。

    正因为如此,这才方便朗淞等人在浦兰岛建立属于他们的势力,同时也让他们行事可以更加的方便。

    “朗淞,我觉得还好咱们武功都还不错,不然落到这个地方就只有受欺压的份。”此番跟随陌殇出海的人手虽是不多,实力却是个顶个的强,浦兰岛上的人个个都有些武功底子,抢起地盘那花招也是层出不穷,他们若非有一身好武艺傍身,只怕局面会比现在更糟糕。

    花了一天的时间,他们将这座山头挑选出来作为自己的大本营,经过兄弟们几天的努力,用这岛上特有的青竹跟紫竹依着山势修建了房屋,摆脱了露天或是住山洞的命运。

    之前他们看上这座山头,也曾遇上几帮想从他们手里强抢的人,混在一起打了几架,结果再没人敢来抢了。

    别说这种感觉还挺不错的,朗旋等人心里想着。

    “咱们初到这里根基还不稳固,花钱的地方很多,咱们可不能坐吃山空,住的这个地方还要好好的布一下局,安排懂阵法的几个小子在周围布下阵,以免三天两头有人来找麻烦。”

    “那我负责去接触这岛上那些造船师傅。”

    继无悲开口之后,朗恺接口道:“那我负责去打听清楚这岛上的那些势力,同时将浦兰岛周边的情况都了解一下。”

    “成,我负责银两这一块。”朗旋个人比较嫌银子,数银子,这是他为数不多的爱好之一。

    接手这一块之后,他不但要负责呆在浦兰岛,那么多兄弟的日常开销,还要负责赚取银两回来,不然就算他们身上带有再多的银两,那也不够折腾的。

    “这座山头的安全问题,我负责了。”陌殇不。”陌殇不在,无喜也不用担任他的贴身侍卫,性格比较内敛沉默的他负责这一块很合适。

    “那我……”后知后觉的,朗淞才发现其他几个兄弟都有活干了,就他没有啊!

    “要不朗淞就去烧火煮饭?”说着说着,无悲的跳脱性子就冒了出来,居然开起玩笑来。

    “你丫的确定小爷烧的饭你敢吃。”闻言,朗淞倒也不恼,只是双手环胸似笑非笑的看着无悲。

    “我发现这座岛上的那些山林间,有不少好东西,朗淞就负责去寻找那些东西,指不定会有大用处。”好在发生那么严重的海啸过后,没有再引发地震,要不他们活下来的机会真的很小。

    “我看行。”那些个跑海运的船商,他们带回去的东西,撇开跟海上那些部落小国交换的物资以外,其余的宝贝都是途经沿海的各个小岛探寻而来,既然他们暂时要在此安定下来,收集那些东西,一方面可以保证他们不缺钱花,另一方面就是为他们家世子爷讨好世子妃做准备了。

    “无悲。”

    “怎么,有问题?”无悲对上朗恺那一脸的怀疑,不由撇了撇嘴,一本正经,义正严词的道:“咳咳,你们也不想想,咱们家世子妃在外城和琴郡修建了那么大两个港口码头,目的就是要建立一个海上王国,咱们能多寻一些宝贝,也好让世子爷讨世子妃欢心啊,早些把世子妃给娶回咱们璃城才好。”

    “你想得可真远。”朗淞默了默,无奈的抚了抚额,就凭他们家世子爷的条件,至于要去讨好谁吗?

    “别的人,世子爷当然不用去讨好,可对象是世子妃的话,嘿嘿,咱家世子爷可是花了很多心思去讨好的。”要说那其实也算不上是讨好,只是人家情侣间的小情趣罢了。

    看着认同点头的朗恺和朗旋,朗淞无语的看向无喜,最后连无喜都认同的点下了头,他就深深的忧伤了。

    敢情,他家世子爷还没有拿下世子妃的呢?

    “好吧,我会留心的。”

    璃城楚宣王府的水太深也太浑,一般的女子要是占着楚宣王世子妃的身份进了王府,只怕根本就活不长久。

    且不说这么多年,从来没有一个女子能够入得了世子爷的眼,就算是有也不一定可以得到他们这些人的承认,安平和乐郡主温宓妃是唯一一个让世子爷动心的人,也是唯一一个让他们全都认可的人。

    只要能让世子爷把她早些娶回王府,甭管让他们干什么都成,别说是为宓妃即将建立起来的海上王国探路了。

    “咱们外出探路的时候,一定要记得画出详细的航线图,但愿能对世子妃有所助益。”

    “嗯。”

    “……”

    几人围坐在一起把眼前跟未来几个月将要面对的情况都推算了一遍,然后各自发表了自己的看法,制定了较为详细的计划,接下来便是按照计划去执行,同时也尽可能的打探陌殇的去向。

    “少主。”

    “船靠岸了。”暗磁邪魅的嗓音自房间里传出来,让站在门外的顾伟辰都有一种受到蛊惑般的心颤感。

    陌殇清楚的知道,一旦他离开浦兰岛,踏上去光武大陆的征途,那么再想写信给宓妃就难了。

    是以这两天,他把事务处理完,最喜欢做的事情就是给宓妃写信,然后在小小的纸上画宓妃的小像,以传达他对她的思念。

    说是给宓妃写信,最长的信不过三句话,最短的信也仅有一句话罢了,陌殇倒是想要写得长长的,可是传送起来非常的不方便。

    即便是有海东青跟苍鹰,往来一回也要花费很长的时间,如果身上带的东西太重,难免会出问题,饶是陌殇对宓妃的思念再浓,他也不愿再冒那样的险。

    “回少主的话,船已靠岸,伟晔已经去查探少主手下那些人的踪迹。”

    “嗯,下船吧。”

    “是。”

    房门打开,陌殇穿着一袭青色锦袍,一手负于身后走了出来,顾伟辰以护卫之姿跟在他的身后,蒙昂这个大夫现在也是寸步不离的守在陌殇身边,其余人等暂不下船,静待指示。

    ……。

    梵音寺・大雄宝殿

    无聊枯燥的两个时辰过去,宓妃从蒲团上起身,伸手掏了掏自己的耳朵,只觉满脑子的佛经佛语挥之不去,整个人都要不好了。

    “妃儿,你还好吗?”温夫人性子较为喜静,像这样别说坐两个时辰,就是四五个时辰她也坐得住。

    自家闺女是个坐不太住的性子,能乖乖的在这里听空珞大师讲两个时辰的禅,已是太为难她。

    “娘亲放心,妃儿很好。”这梵音寺看起来风平浪静,没有古怪的地方,但这琉璃国的大皇子,北狼国的二皇子,还有梦箩国的无双王,难不成还真是来听禅的不成?

    这话也就能忽悠一下普通老百姓,像他们这样的人,又怎么可能相信这样的说词。

    “妃儿,那咱们娘俩儿回禅房去吧。”温夫人抬起头,温婉的双眸正好看到琉璃国大皇子和北狼国二皇子走到温老爹身边,也不知在跟温老爹说些什么,连带着温绍轩三个孩子也聚在那里。

    这次皇上没有安排任何一位王爷来梵音寺,而是嘱托了温老爹来走一趟,对于他们的谈话内容,温夫人不是很感兴趣,这厢牵着宓妃就想离开。

    “不知小师傅因何拦住本

    因何拦住本王去路?”

    “阿弥陀佛,空牧师叔祖听闻无双王爷棋艺非凡,遂让小僧来此询问,不知无双王爷可否……”

    没等小沙弥把话说完,南宫雪朗就开口道:“既是空牧大师有请,有劳小师傅领路。”

    “无双王爷请这边走。”

    “嗯。”

    转身之际,南宫雪朗晶亮妩媚,似春水含波般的桃花眸,定定的落到宓妃的身上,不知想到了什么,忽而露齿一笑,薄唇动了动,也不知他说了什么。

    论起精致俊美的容貌来,南宫雪朗绝对是非常出挑的,比之寒王也不逊色,只可惜他们是完全不同气质,不同气场的男子。

    “妃儿,你跟梦箩国的无双王认识?”初见南宫雪朗之时,温夫人也有过短暂的失神,毕竟人都喜欢美好的事物,看到漂亮的东西,难免就会看呆了去。

    好在她很快就回过了神来,没有沉浸在他的那张皮囊上。

    “来大殿之前,女儿跟他在菩提古树下有过一面之缘。”

    “他给人的感觉倒是很干净透彻,但就是瞧着太过干净,反而让人心下不安。”柳眉拧了拧,温夫人若有所思的道。

    “娘亲想什么呢,他是梦箩国的无双王,不会跟咱们有太多接触的。”

    “也对,是娘想太多了。”

    “阿弥陀佛。”

    苍老的声音在耳畔响起,温夫人跟宓妃停下脚步,母女俩一同抬头,“空珞主持有礼了。”

    “不知小施主可否陪老纳到菩提树下走一走。”

    闻言,宓妃微微一愣,而后抿唇道:“菩提树下走一走也好。”

    反正她跟那棵菩提古树是较上劲了,别说她没打算给空牧面子,空珞的面子她更不想给,那棵树她非得好好弄一弄才痛快。

    “妃儿,切记莫要言语冲撞了空珞主持。”话落,温夫人朝着空珞主持施了一礼,领着钱嬷嬷就走开了。

    “娘亲安心便是。”

    “小施主,请。”

    “请。”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V231离开之前空珞相请 | 绝色病王诱哑妃小说 | 绝色病王诱哑妃网-铭荨作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