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字体:
V234 站着挨打也是甘愿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这厢宓妃跳下马车冲进相府直奔碧落阁而去,温绍宇随后也跟了过去,温老爹站在车辕上怒瞪已经远去小儿子的背影,再心情不佳的扫了温绍轩温绍云一眼,觉得自己整个人都要不舒服了。

    这闺女跑得太快他是瞪不着了,再说他也舍不得瞪自家宝贝闺女,至于儿子们么,皮糙肉厚的让他瞪瞪怎么着了,于是越发狠劲儿的怒瞪起来,恨不得瞪掉他们一层皮。

    温夫人站在温老爹的身边笑得无奈,又真真觉得自家男人越活越回去了,瞧瞧这性子就跟小孩儿似的,哪里还有半点往日的威严。

    “绍轩绍云,你们也跟去碧落阁看看吧,我跟你们父亲就不过去了。”女儿已经不小了,很多事情她都可以自己拿主意,他们做父母的还是不要管得太多太严才好。

    这要是换了别的孩子,温夫人这心里仍是担心不已,可对象换成是宓妃,她便没有什么好操心的,自家这个闺女最是有主意了,而且脑子也好使,不是什么人都能忽悠到她的。

    “是,娘。”温绍轩温绍云对视一眼,他们本来就好奇陌殇给宓妃的信件里写了什么,又不想呆在这里听温老爹的数落,有机会开溜还怎么会甘心留在这里受教。

    于是,温夫人刚一开口,兄弟俩儿亦是脚下生风的就溜了。

    “谁叫你们走的,赶紧给为父站住。”眼见大儿子二儿子又溜了,温老爹顿时心气儿更不顺了,居然毫不在意形象的怒吼出声。

    陌殇那个臭小子给妃儿写的信,谁知道里面写了些什么,他也很好奇的好不?

    可是他又拉不下那个脸去看,哪怕只是问问他都觉得不好意思,心里憋着的那股子气闷劲儿,可不就只能冲着仍留在面前的两个儿子去了。

    对于自家妻子,温老爹可是舍不得说一句重话的,他会很心疼。

    “你们别理你爹,赶紧走。”温夫人扭头嗔怪的扫了温老爹一眼,扬了扬声冲两个儿子高喊道,倒也丁点儿都没注意自己的贵夫人形象。

    按照温夫人现在的逻辑,这在外面端着架子也就够了,在自己家里还端着,那简直就太累了,她要活得真实一点。

    故,哪怕这还站在相府大门口,她说话也能这般的没有顾忌。

    “琴儿,你这是要儿子不要夫君的节奏啊!”温老爹目露哀怨的瞅着自家媳妇儿,总觉得他在温夫人的心里越发没有地位了。

    宝贝闺女在妻子心目中排第一位也就罢了,谁让自家闺女在他心中也排第一呢,可那三个小子也在妻子心中排在他前面,他这心里就要多不得劲就有多不得劲,想想他就呕得慌。

    “哼,我就是要儿子不要你了,你能把我怎么着?”温夫人撇了撇嘴,带着几分小女儿家的娇气,如花般娇美温婉的脸上含着盈盈笑意,似能勾魂夺魄一般,让人无法控制自己的心跳。

    都那么多年的老夫老妻了,温夫人哪能不了解自家男人的脾性,见他因吃闺女的醋而迁怒三个儿子,她可不能太惯着他,不然以后那性子没准儿就越养越回去了。

    “琴儿真是太狠心了。”

    伺候在侧的护卫奴仆们一个个都尽可能的减少自己的存在感,一个个都低垂着头,生怕因为自己而打破男主子跟女主子之间的温馨缱绻。

    只是相爷跟夫人站在大门口不说,还当着他们一众人等的面谈情说爱,打情骂俏真的好吗?

    还能不能愉快的玩耍了,别欺负他们这些形单影只的人啊!

    他们什么都没有看到。

    他们也什么都没有听到。

    “哼,我就是狠心了,你要敢欺负我闺女跟我儿子,看我怎么怎么…收拾你。”最后三个字细若蚊声,大概也只有距离她最近的温老爹听到了,至于伺候在侧的人,他们想来是没有听到的。

    闻言,温老爹嘴角一抽,眼角也跟着跳了跳,都是儿子闺女欺负他好么,他哪里能欺负到他们,这可真是会给他安个罪名。

    别告诉他,她就一点儿不好奇陌殇在给宓妃的信里写了些什么。

    对于他们的这个女儿,自家妻子可是比他更看重,更在意的,稍有一点儿风吹草动都能让她提心吊胆,着急担心好长时间。

    “那在琴儿收拾为夫之前,为夫怎么着都要想个法子将琴儿给怎么着了。”好看的手指轻轻摩挲着下颚,温老爹看着貌美的温夫人,笑得份外的神秘。

    “你……”到底是那么多年的夫妻了,温夫人对温老爹的每一个神情,或是每一个动作,甚至是详细到每一个眼神,她都可以清楚的识别到他的深意。

    是以,在看到温老爹脸上那神秘又带着一丝邪气无赖的笑容时,她就心里一个‘咯噔’,脸蛋儿立马就跟染了胭脂似的,羞得红通通的。

    “我什么?”温老爹望着温夫人那是一脸的迷茫之色,而后又一本正经的道:“琴儿这是害羞了,莫不是想到了什么少儿不宜之事?”

    自家妻子面皮薄,即便与他夫妻二十余年,那害羞的性子当真是一点没变。

    偶尔逗逗自家妻子,这可是温老爹最喜爱的情趣之一。

    “你…你不正经。”听了温老爹的话,温夫人那是又羞又恼,只觉脸烧得厉害,更是恨不得一脚将某人给踹飞出去。

    “咦,为夫怎会不正经,是琴儿自己想歪了,这怎能怪到为夫的

    了,这怎能怪到为夫的身上。”

    “你你…你不要脸。”温夫人出身名门,自小礼仪教养颇多,规矩也甚是严厉,说粗话骂人这样的事情她做不来,哪怕真是气得急了,估计也只能从她的嘴里蹦出‘不正经,不要脸’这样的词汇,实在没有别的了。

    后知后觉的,温老爹才发现他们站着说话的地方似是有些不妥,遂,看似温和的黑眸微微眯起,凌厉的眸光往四周那么一扫,让得原本就低着头的护卫跟奴仆将头垂得更低,一个个全都恨不得将脑袋塞进自己的胸口了。

    那什么,相爷的眼神儿实在太利了,瞪得他们连大气都不敢喘。

    “琴儿,这里不是说话的地儿,咱们有话回房慢慢再说。”

    “谁有话要跟你说了。”

    “咳咳,琴儿没有话与为夫说,可为夫有话想要跟琴儿倾诉倾诉。”

    “我不要跟我说话,等一会儿我就去碧落阁看妃儿去,你不许跟着。”陌殇那孩子温夫人其实是很看好的,她也盼着陌殇能早日平安归来,届时他肯定会是她的女婿,她的妃儿这一生也就圆满了。

    虽说自家闺女一旦真跟陌殇走到一起,誓必就会远嫁到璃城,温夫人纵心有不舍,但她也知道这是无法改变的。

    毕竟,楚宣王府陌氏一族的封地就在璃城,虽然星殒城内也有一座楚宣王府,但她这个做母亲的也不能要求女儿出嫁后,仍要求女婿不回璃城,就在星殒城扎根不是。

    就算陌殇因为心疼宓妃而决定长期住在星殒城,那皇室也不会答应的,有些事情不想的时候没事儿,一想那事儿就多得没完没了的。

    楚宣王府纵然尊贵,地位也超然,要远在璃城的楚宣王府水太深也太浑,要是可以温夫人无论如何都不愿自家闺女嫁入那样的地方。

    可同时温夫人又明白,自家闺女是个极有主意的人,陌殇是她看中的男子,又是她深爱的男子,在他们两情相悦的情况下,别说她这个做娘的舍不得做那棒打鸳鸯之事,就是温老爹这个女儿控也做不出那样的事情来。

    “哎,想远了,瞧我都在想些什么有的不的。”突然,温夫人也不知怎的就把自己心里的喃呢给说了出来。

    “想什么想远了。”

    “呃……”

    “怎么,不能对为夫说?”什么时候自家妻子还有事情瞒着自己了,温老爹这心里更不得劲儿了。

    “没什么事情,就是想到了璃城的楚宣王府。”一见自家男人露出那样的表情,温夫人脸上又是一红,整个人愣了愣,又道:“咱们家妃儿这是一头扎了下去,夫君以为如何?”

    得了温夫人这样一句话,又听她提到璃城楚宣王府,温老爹还有什么不明白的。

    要说温老爹其实是希望宓妃能够嫁给一个家庭背景简单的人家,平平凡凡普普通通的过完一生,远离那些是是非非,就如她的封号一样,安平和乐一辈子。

    但是,当他看到宓妃犹如那破茧而出的蝴蝶飞出厚重的蝉茧之后,他就明白宓妃的这一生都平凡普通不了了。

    这世间男儿,能与她相配的,又岂能是那些凡夫俗子。

    楚宣王世子陌殇,撇开他身后的楚宣王府不谈,单说他个人,那是真的很好,很有资格做他的女婿,因为他有那个能力可以让宓妃得到幸福。

    “且先走一步看一步吧。”温老爹轻叹一口气,揉了揉额角,又牵起温夫人的手下了马车,然后朝着相府里走,“一切都等那个小子回来再说,咱们先不说他能不能平平安安的回来,就算他回来了,本相的闺女岂是那么容易娶走的。”

    “呵呵。”看着温老爹一提到陌殇就咬牙切齿的模样,温夫人真是忍不住想笑啊。

    想来陌殇那个孩子想要娶妃儿为妻,前路还是很艰险的。

    她要不要也为难为难他?

    阿嚏,阿嚏……

    前往光武大陆的虚无之海上的某艘豪华大船上,正在船舱里翻阅光武大陆各大势力资料的某世子突然毫无预兆的连连打了两个喷嚏,不由扔开拿在手里的东西,摸了摸自己略微有些痒的鼻子。

    这次打喷嚏他可不觉得是宓妃在想他,反而觉得是有人要整他。

    这突如其来的感觉实在有些不好,后背都斗然生了一层寒意,有些难受。

    “少主可是受了风寒?”

    “无事。”

    “要不让蒙昂来给少主诊一下脉?”

    “用不着。”陌殇好看的眉头拧了拧,他的身体没有那么虚弱好不,更何况他也不想看到蒙昂那张脸,实在没劲得很。

    “是。”

    “退下吧。”

    “是。”

    待顾伟辰退下后,陌殇再次拿起被扔开的资料,眼里却再也看不进去一个字,心下很是有些不安,禁不住从随身携带的荷包里拿出一张小像,那站在梨花树下巧笑嫣然的女子,可不正好就是宓妃。

    骨节分明的手指轻轻抚上宓妃的笑意嫣然的眉眼,陌殇的眼里渐渐染上几分温柔的浅笑,微凉的指尖一下又一下轻抚着小像上宓妃的脸颊,仿佛宓妃就站在他的面前一样。

    阿宓,阿宓……

    阿宓,我好想你,好想……

    阿宓,等我,等我回去找你。

    阿宓……

    手指轻轻的,如羽毛般抚过宓妃如水般轻柔粉嫩的嘴唇,指尖

    嘴唇,指尖在那里流连不去,阿宓,等我回去,我一定要尽快娶你为妻,为你披上嫁衣。

    不知怎的,这一刻,陌殇想要娶宓妃为妻的念头来得那么强烈,那么疯狂。

    仿佛他要是再不将宓妃娶回家,贴上独属于他的标签,那么宓妃就要被别人抢走了似的。

    “为夫说的话很好笑。”温老爹眼里喷着火,黑眸深处却满满都是对温夫人的纵容与疼爱,他这辈子只要守好他的琴儿就好。

    至于儿子跟女儿,他相信儿孙自有儿孙福的,对于他们的婚姻,作为父亲的他并不想强加干涉,一切皆以他们自己的想法为准。

    当然,作为父亲的责任,该把关的他还是会把关,总之不做那等强迫之事即可。

    “夫君说的话自是不好笑,而是你那不待见陌殇的表情好笑。”

    “为夫就是不待见了,你说为夫把闺女养这么大容易么,他小子一来就想拐走我闺女,看我不打断他的腿。”

    “你打得赢么?”不是她要小看自家夫君,而是她家夫君压根就不会武好不。

    好在她的儿子女儿都会武,不管是身处怎样的环境,自保定是没有问题的,如此,每当孩子们不在身边的时候,她这做娘的心里也能踏实些。

    “打不赢。”在这一点上,温老爹还是有自知之明的,他也不会吹牛说自己打得过陌殇,那么没品的事情他不屑去做。

    “唔,其关夫君是打得赢他的。”

    “为何?”

    “夫君要是想打陌殇,那孩子一定会站在那里让你打的,而且绝不还手。”想当初温老爹上门要求娶她的时候,就因温老夫人曾出言反对过,她的爹娘和兄长不也那么收拾过温老爹么。

    要说那时她的四个哥哥下手其实挺狠的,哪怕明知温老爹是个书生,那也丁点儿都没有放水,可想而知温老爹伤得有多重。

    不过饶是如此,温老爹也是满心的欢喜啊!

    陌殇跟温老爹不一样,前者虽说天生体弱,却是一个地地道道的习武之人,身手非常的不错,后者却是一个手无缚鸡之力的文人。既然温老爹为了娶她都能硬抗下她四个哥哥的拳头,没道理陌殇会抗不住温老爹的拳头。

    再说了,就算陌殇身子骨弱,但温老爹的拳头又能重到哪里去呢?

    “哼,那臭小子还不是你女婿呢,你就护得这么紧,为夫现在是越发不待见他了。”

    “你啊都多大岁数的人了,怎的不一副小孩子心性,竟学会吃飞醋了。”

    “反正啊,琴儿这眼里心里只能有为夫一人。”

    “那孩子们呢?”

    “孩子们也要排在为夫后面。”

    “真是越年长越不正经了。”嘴上虽是说着不饶人的话,但脸上的笑容却是越发的温婉迷人了,若能这般美好的与温老爹相守下去,她此生真的再无遗憾了。

    这边夫妻两人一边走一边说着话回到观月楼,那边宓妃是一冲进碧落阁就喊道:“清嬷嬷,清嬷嬷……”

    陌殇离开的时间说长不长,说短也不短了,许是因为心里装下了他那么一个人,别说一个月两个月的时间,就是一天两天宓妃也是嫌长的,每当思念他的时候,宓妃就恨不得长出一对翅膀来,也好让她飞到他的身边去。

    她知道这样的自己很没有出息,也着实挺丢脸的,可她全然不放在心上,在陷入爱情的时候,糊涂一些也没什么不好的。

    “郡主您跑慢一点,别摔了。”樱嬷嬷跟在宓妃的身后直追,同时也感叹爱情的力量真的太神奇,太不可思议,竟然能让她家郡主变成这般模样。

    可是,樱嬷嬷同时也感谢有爱情这种东西,至少因为爱情,她家郡主变得更鲜活了,这样瞧着心里才欢喜。

    只愿楚宣王世子能平安归来跟她家郡主喜结连理才好,如此就真的圆满了。

    “嬷嬷就别担心了,小姐她是不会摔倒的。”

    正在替宓妃收拾房间的清嬷嬷听到宓妃的声音,赶紧放下手中的活计,理了理自己的衣裳赶紧就迎了出来,往日严肃的面庞,此时都是带着笑的。

    碧落阁的丫鬟们早知听到了宓妃的声音,在宓妃踏进碧落阁的时候,她们就停下手中的活计,走过来向宓妃行礼问安,结果全都被宓妃忽视了个干净彻底,如一阵风似的从她们面前飘了过去。

    “老奴给郡主请安,郡主万福金安。”

    越过清嬷嬷走进房间,隔绝了外人的目光之后,宓妃方才抬了抬手,朗声道:“起来吧。”

    “谢郡主。”

    清嬷嬷正相吩咐丫鬟们上点心上茶水,结果还没来得及张嘴,宓妃就截断她的话,清了清嗓子,双眸晶亮的道:“信呢?”

    现在的她,迫切的想要看看陌殇给好写的信,让她知道还平安。

    “郡主,邹一枫旗主并没有交楚宣王世子的信件交由老奴。”当时邹一枫只让她传信给宓妃,却并没有将信交到她的手上,“他说,楚宣王世子的信必须由他亲手交到郡主的手上。”

    “那他现在何处?”

    “郡主且稍等一下,老奴这便去叫他过来,他知道郡主这两日就会回府,因此倒也没有离开去别的地方。”

    “行,那你赶紧去叫他过来。”

    “是。”

    约莫一刻钟之后,清嬷嬷领着邹一枫和邹九明到了她

    九明到了她的房里,在两人向她行完礼后,宓妃抿唇道:“信在哪里,快拿给我。”

    “信在这里,世子妃请看。”邹一枫还是第一次从宓妃的脸上看到这么迫切的神情,心下很是动容,觉得他家世子爷果真没有爱错人。

    接过那一小袋子的铜筒,宓妃只觉拿在手里沉甸甸的,且不管这里面都有些什么,可她知道此刻她的心里甜甜的,暖暖的。

    “除了这些,你们可曾还收到过他别的指示?”

    “回世子妃的话,有一些世子爷对属下们的任务安排,如果世子妃要看,属下这便去取来。”

    “不用了。”宓妃摇了摇头,眼下她都即将要出海了,对于陌殇的那些产业她也插不了手,既然陌殇已经做了安排,她又何必去强揽过来。

    “其实世子爷还挺希望世子妃能看一看的。”

    闻言,宓妃翻了一个白眼,将那装着铜筒的袋子抱在怀里,也没着急着打开看,“少贫嘴了,你们且按照他的安排行事就好。”

    “是,世子妃。”

    “对了,我离开前吩咐你们办的事情都办妥了吗?”不管这次陌殇写给她的信中都写了些什么,宓妃都不会再这样等下去了,她要去找他。

    “回世子妃的话,已经都办妥了,随时都可以出发。”

    世子妃要去找世子爷,这对他们这些忠于陌殇的手下来说,简直不要太高兴。

    这世间也唯有这样的女子,方才能配得上他们的世子爷。

    “那好,你们抓紧时间安排一下,咱们尽早出发。”

    “是。”

    “九明,有话就说,别这么磨磨叽叽的。”

    “回世子妃的话,属下是觉得能否缓上几天再出发。”

    “理由。”

    邹九明在宓妃的注视下,艰难的咽了咽口水,道:“回世子妃的话,事情是这样的,负责我们跟世子爷之间传信的海东青和苍鹰有几只还没有回来,想来它们身上携带的消息最迟就在这几天也该到了,如果我们现在就出了海,只怕……”

    后面的话邹九明倒也没有说完,但结果是非常明显的,一旦他们离开,那世子爷传回来的消息,他们必然就收不到了。

    想到这一点的宓妃双眉拧得死紧,好半晌才道:“既然如此,那咱们就再缓几天再走。”

    正好,这次从梵音寺回来,她还有一些事情必须亲自去处理一下,晚几天再走也好。

    若当真走得太急,有些事情怕是善了不了。

    “我等谨遵世子妃之命。”

    “你们且过来,我有事情吩咐你们去做。”

    邹一枫邹九明上前,宓妃在他们耳边说了些什么,两人会意的点了点头,然后恭敬的退了出去。

    “三哥,既然来了怎么不进来?”

    房外,温绍宇窘迫的摸了摸鼻子,然后推开门走了进来,不好意思的道:“妃儿,你生三哥气了吗?”

    “我为何要生三哥的气?”

    宓妃眨了眨眼,一手紧着袋着,一手拉着温绍宇,笑说道:“正好妃儿有事要跟哥哥们谈谈,三哥就在这里陪我等大哥和二哥过来吧。”

    ------题外话------

    荨体质差,一直追荨文的妞儿想来都很清楚,荨其实已经结婚三年了,但还一直都没有小宝宝,其实是非常想要一个的,但这大概也要看缘分,是强求不了的。

    前天,荨的小侄女满岁,结果昨天晚上就开始发高烧,孩子太小身体不舒服就只知道哭,看着真的特别心疼,今天就送医院了输水了,荨在医院跑前跑后也真是特别的累,而且看着小家伙的脑袋被扎了那么多针,哭得厮心裂肺的,荨真的差点儿掉下泪来。虽然荨自己还没有孩子,但孩子叫我一声姑妈,看到她那样子,心真是特别的疼,也是那个时候,方才知道什么叫做养儿方知父母恩,看着孩子受苦,真是眼泪眼着直掉。

    今天更新得不多,也挺晚的,荨很抱歉,也真是越来越爱唠叨了。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V234站着挨打也是甘愿 | 绝色病王诱哑妃小说 | 绝色病王诱哑妃网-铭荨作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