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字体:
V235 打算,绍云心中疑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本书由网首发,请勿转载!

    “以后我们一家会更好的。?  ”宓妃眨了眨眼,小脸带笑,眉眼弯弯,又道:“等等,我还有东西要交给三位哥哥。”

    其次,如若不是宓妃变了,他们兄弟三人,怕也早就离开这个人世,毕竟那两次的刺杀着实都太危险,险然那些人是冲着他们命来的,不杀了他们誓不罢休。

    若是母亲没了,父亲怕也生无可恋,相府将陷入空前的危机之中,还有那不省心的二房三房和四房,以及他那个拎不清的祖母,温绍轩单是想想就头疼。

    首先,若是宓妃没了,母亲定是活不了的。

    “有道是,人的命数由天定,我们一家子虽说因着妃儿你而命数发生了变动,但我们一家子命数却是变得好了,比以前更好。”如果不是宓妃在自杀后醒来性情大变,怕只怕现在的相府就要散了,即便是不散,怕也乱成了一锅粥。

    “同感。”不说清心观那一次,就是流枫镇那一次,怕也是有去无回。

    那一次从清心观回星殒城的途中遇刺,他总觉得自己当时真要没死,只怕也一辈子都是个傻子,受人嘲笑奚落一辈子。

    “妃儿,我觉得我的命数是变好了。”突然,温绍宇若有所思的道,他真是这么觉得的。

    “大哥说得对。”难得刚刚还在不对盘的双胞胎二哥三哥说了相同的话,就连语气跟表情都一样一样的,逗得宓妃抿嘴直笑,“嗯,那样的话我以后再也不说了。”

    永远都是。

    “傻丫头。”温绍轩只是微怔一下,立马就伸手揉了揉宓妃的脑袋,语气里有着一丝生气,“你是我妹妹。”

    然,甭管最终的结果如何,他们都是她认定的亲人,是她发誓要以命相护的亲人,哪怕他们最后恨她,宓妃也会护着他们的,不然她一心想要建立那么多的事业就毫无意义了。

    宓妃之所以说这些,便是想让他们心里早有一个准备,也不至于将来太难以接受。

    再有,宓妃从不曾将自己的来处永远隐瞒下去,她仍是想着有一天将所有的事实都告诉他们,不管他们接不接受她都好,她是不想欺骗他们一辈子的。

    说到这里宓妃停了下来,面带几分忧色的看着温绍轩他们,也不知他们能不能接受她说的这些。

    不过宓妃没有给他们太多思考的时间,接着又道:“因发生在我身上的变故,用空牧老和尚的话来说,爹娘的命数跟三个哥哥的命数都跟着发生了一些微妙的变化。”

    突然听得宓妃说出这样一句话,倒是让三兄弟都你看看我,我看看你,一时有些捉磨不透宓妃话里真正想要表达的意思。

    古人信佛,也相信这个世间是有轮回的,故,对于命数命格之说,他们也是信奉的。

    “三个哥哥心中应当明白,妃儿算是鬼门关走过一趟回来的人,无论是性情还是命格都有所改变,此番在梵音寺,空牧那个老和尚也透露了一些,他虽没有明着说,不过我倒是也能猜到个七八分。”

    至于面对这些事情该怎么处理,宓妃没有直接给他们提意见,只相信他们可以处理得很好。

    紧接着宓妃就将她在梵音寺发现的那些疑点,以前空珞空牧等高僧对她说过的话,以及她暗中探知琉璃国,北狼国和梦箩国的一些机密都告知了温绍轩三兄弟。

    “事情是这样的……”

    “我们都听着呢,妃儿你只管说。”

    看看身边的三个哥哥,宓妃是从未有过的满足,流光溢彩的美眸里带着温柔的笑意,她道:“那我接下来要说的几件事情,哥哥们可要听仔细了。”

    “既然妃儿都想仔细了,三哥也不再说别的,妃儿若有什么不放心的,只管都安排给三哥,三哥保管给你守得妥妥的。”

    “果然那个梵音寺有问题?”

    “妃儿有什么话就直说吧,大哥听着呢。”

    是以,宓妃决定再晚几天出发,正好临行前她还有许多事情没有办妥,趁着眼下这个机会,也好由她亲自去走一趟。

    “在临走之前,有些事情我要跟大哥二哥还有三哥说,你们都且听听,指不定以后能帮得上大忙,若是无用也好让你们心里都有一个底。”按照她的原计划,此番从梵音寺回来就会扬帆出海的,没曾想会收到陌殇寄来的信,再想到邹九明说的话,宓妃觉得她是不应该错过晚几天再到的有关陌殇的消息。

    “哼,还是妃儿心疼我。”冷瞪了面不改色的温绍轩跟温绍云,温绍宇笑眯眯的望着宓妃,其实坐对面也挺好的。

    “三哥就坐我对面呗。”

    他就那么一愣神儿的瞬间,自家宝贝妹妹的左边跟右边,得,都被抢了去,只留他站在宓妃的对面,活像是个多余的,这滋味很‘酸爽’,叫他心里的火更旺了,那愤怒的小眼神儿直往某大哥跟某二哥的身上飘,只可惜人家只当没瞧见,险些气得他吐出一口血来。

    “二哥,你不去做强盗真是亏得很。”突然被温绍云给硬挤开的温绍宇抽着嘴角,黑着一张俊脸怒瞪某人,简直恨不得能立马跟他干上一架。

    “去去去,你都霸占妃儿老长时间了,之个位置让给我。”

    咳咳,作为一个现代人,宓妃表示公然谈情说爱没什么,但她担心吓坏了她娘,她爹不会放过她呀!

    想看,成啊,通通都得等她看过以后,而且宓妃也要挑选一下下,总不能把信全给他们看,要是陌殇在信里写了什么情话,还让自家哥哥们看了去,那岂不是要臊死她了。

    只是眼下宓妃自己都还没有打开看,当然也不会先拿给哥哥们看,反正今个儿是打定主意不让他们碰任何一封信的。

    “三哥也刚到没一会儿了,大哥跟二哥可是慢了一步。”陌殇来信,宓妃心下明白,爹娘跟哥哥们定是也想知道他在信中都写了些什么的。

    此情此景,倒是惹得宓妃‘噗’的一下笑出声来,自家三个哥哥咋就这么可爱呢?

    不经意间对上自家两个哥哥的眼神儿,温绍宇直接就黑了一张脸,嘴角也不住的抽了抽,他这是招谁惹谁了,咋就那么不受待见?

    听到宓妃软糯的声音,兄弟两人心里就跟喝了糖水似的,总觉得自家妹妹是最好的,别人家的谁也比不上,可在推门走进里面看到坐在宓妃身边的温绍宇时,两人一致觉得,这人怎么就那么碍眼呢?

    碧落阁中,宓妃先是与三哥温绍宇说了些话,表达了一些自己的想法,等到门外的清嬷嬷向温绍轩和温绍云行礼时,她便扬声道:“大哥二哥,你们快些进来。”

    大事她处理不了,一些琐碎的小事倒是难不倒钱嬷嬷,她若有拿不定主意的,也可与章嬷嬷商量着做,但凡两人处理妥当的事情,还真的甚得温夫人的心。

    钱嬷嬷应下之后,便亲自伺候温夫人上床睡觉,直到温夫人睡熟,她才轻手轻脚的退到房外,然后处理一些院里的琐事,也好减轻一些自家夫人肩上的担子。

    目送温老爹离开之后,温夫人也着实全身乏力得很,她便吩咐钱嬷嬷看着时辰,待天黑前叫醒她,然后她要亲自制订菜单,晚上一家人坐在一起好好的用一顿饭。

    自打接连被行刺之后,温老爹只要出门身边就会带有三到五个不等的铁卫,以保证自身的安全问题。

    “如此甚好。”温老爹又交待了温夫人几句,这才带着铁卫统领刑编走出观月楼,乘着软轿到了府外,坐上早就备好的马车,一路直奔皇宫而去。

    “夫君放心,妾身自会照顾好自己的。”

    “琴儿在家好好歇歇,长途跋涉的回府你也该累了,府中内务你且休息够了再理会,莫要累坏了身子。”

    “嗯。”

    “是啊,咱们从梵音寺回来,为夫无论如何都要进宫向皇上汇报一下结果的。”

    “夫君怎么穿了朝服,这是要进宫?”温夫人听到温老爹的声音,赶紧就迎了上去。

    “琴儿。”

    另一边,回到观月楼的温相夫妻俩,先在丫鬟们的伺候下舒舒服服的洗了个澡,然后换了身干净的衣裳,这才一身清爽的坐到花厅里说话。

    进了府门的他们压根就忘了要乘坐内府的马车或是软轿,直接就是步行穿过前院往后院走去,这一走就是整整小半个时辰,可见这相府占地是有多么的广阔。

    他们兄弟俩一边走,一边说话,围绕的话题自然离不开梵音寺,亦离不开宓妃,皆是各自都把心中的想法说了出来,然后共同商量商量,看看究竟能理出多少个疑点,继而再一一去试探,去证实,找出真相。

    “行行行,是我话多成了吧,走吧。”

    “你少贫了,赶紧着去碧落阁才是。”

    心里捉磨明白之后,温绍云倒也心中有了数,可他看着温绍轩黑沉沉的脸色,心下可是乐开了花,实在是能让自家大哥变脸的事情太少了。

    仔细回想起来,相府封府之事闹起来的时候,也是正值相府最乱的时候,宓妃原是下定决心要从府里找出文武双玉环,结果可不就是因为陌殇说的一句话而歇了心思,静待时机的到来。

    “他竟还说了之话,怎的我一点都不知情。”想着他们相府地下那些连他们都不知晓的秘密地道,温绍云只得感叹当时相府诸事烦多,要不他怎么可能忘记这么重要的事情。

    “自是知晓,他不还说了只待时机一到,那文武双玉环该出现的时候,自然而然也就出现了,着实不用太过操心。”温绍轩虽说是看出了温绍云那点儿小心思,不过想到陌殇,他的脸还是黑了黑,自家妹妹他都还没有好好宠一宠呢,居然就那么被他一个外人给拐走了,你说这气人不气人。

    眼下当着自家大哥的面,倒是有兴致称陌殇为楚宣王世子,像是谁瞧不出他那点儿心思似的。

    自打宓妃私下里跟陌殇之间定了下来,陌殇又想方设法的讨好他们这三个舅哥之后,他其实直呼陌殇的名讳已经成了习惯,还真就少了那份恭敬。

    这厢温绍云挑着眉说出这话,目露戏谑的看着自家大哥,语气里满满的全是打趣。

    想了想,温绍云只得摇头,他可是一门心思想要将宓妃娇养起来,当成宝贝一样宠着成长的,哪里知道宓妃会有那般强势自主的性子,很多地方还是宓妃照顾他们三个兄长的多一些,说来当真是惭愧得很,“难不成大哥竟是不知,说那文武双玉环就在咱们府里的人不是别人,而是楚宣王世子?”

    “大哥说得是。”什么话都让大哥给说完了,他还有什么可说的,除了点头难不成还能反驳不成?

    “妃儿可是咱们唯一的妹妹,就得娇养着些。”

    “我宠,我怎么不宠。”

    “你说我宠妃儿,难不成你不宠。”

    “别啊。”自家唯一的妹子,温绍云也是极宠的,同时他也很注重自己这个二哥在妹妹心目中的形象,又哪里听得温绍轩这样的话,没得让妃儿听了心中埋怨他这个二哥,以后不跟他亲近,不理他了可怎么办。

    一听温绍云的这个比喻,温绍轩亦是嘴角一抽,俊脸不由黑了黑,沉声道:“你这话我可是记下了,一会子就说给妃儿听,就告诉妃儿你说她指鹿为马。”

    “大哥,你也太宠妹妹了些,难道她说马是骡子你也信?”

    既然宓妃说文武双玉环在相府,那么就一定在,绝对不可能出错。

    “妃儿说在,那便是在的。”温绍轩不由再次想起空珞主持看着他那复杂难辨的眼神,一颗心不由得沉了沉,但他却从未质疑过宓妃的话。

    这事儿虽未曾摊到明面上,可暗地里都是心照不宣的。

    虽说他们相府历代都只忠君,从不涉及皇子们的党派之争,但他们心里都明白,自家已是跟寒王绑在了一起,任凭太子,明王等人都是拉拢不得他们的。

    对于太子的这种做法,温绍云真是怎么都看不上。

    当然,太师府跟太子就是穿一条裤子的,明面上太子没有动作,私底下干的事情也不少,一方面他想要将相府收为己用,另一方面他又担心相府被寒王,明王或是武王给拉拢,故,他也是存了心想要打压相府的。

    这里面闹得最热闹的,那真是用脚趾头都想得到,除了太师府简直不作第二人想。

    “按照皇上交待给咱爹的任务,此番前往梵音寺就是为了追寻文武双玉环的下落,大哥以为那东西真就在咱们府里?”眼看距离三月之期已不足一月,无论是前朝还是后宫,又或是这星殒城内稍有名望背景的世家,哪家不是把目光盯在他们府上,就想着抓住机会好一举将他们都拉下马。

    “嗯。”

    “大哥也是觉得梵音寺不妥?”

    那丫头惯会隐藏自个儿的心思,想要从她的嘴里问出什么来,怕是还得多费一番的功夫。

    “这事儿我也是打算细问一下妃儿的。”温绍轩眸光微闪,心思渐重了起来,捉磨着一会子该怎么让宓妃开口。

    自家妹子是个心思重的,对家人极其维护,他担心真有什么事情的话,宓妃会想方设法的瞒住他们,自己闷在心里自己抗。

    至于梵音寺的那几位高僧究竟想在宓妃的身上谋求什么,温绍云虽然猜不出来,但他也知道事情定然不会那么简单,与其说他着急着想要去碧落阁看陌殇寄来的信,倒不如说他是想去找宓妃问个清楚明白。

    总之在温绍云看来,讲佛什么的都是一个借口,一个将四国之人都吸引去梵音寺,实则却是引宓妃前去一探的借口。

    他不知道这样的想法是不是只有他这心里才有,但眼见温绍轩在听了他的话后并没有露出诧异的表情,温绍云想大概他的心里也是有那种感觉的。

    那所谓的佛学大会什么时候展开不行,为何偏偏就在妃儿即将出海的前夕,不知怎的温绍云就觉得展开佛学大会根本就是一个幌子,将宓妃引到梵音寺才是真的。

    “咱不说那些有的没的,我在想梵音寺跟妃儿之间究竟有何关系,梵音寺此番面向四国展开佛学大会的目的又是什么?”说到这两个问题,温绍云那一双剑眉就整个儿拧了起来,越想越不是滋味,越想越不得劲儿。

    温绍轩好看的眉锋微扬,俊美仿似谪仙般精致的脸上荡起浅浅的笑意,嗓音温润清雅的道:“绍云以为呢?”

    “那不知大哥心里的事,是否跟我这心里的事是一样的。”

    “有事,我这心里怎会没事。”

    难得的是他那份心思,竟是与他的面相半点都不相符,让人很难从他的脸上或是眼睛里读出某些讯息。

    “咳咳,大哥,你可别说你的心里没事儿。”温绍云的性子虽不似温绍宇那般冲动易怒且心直口快,说话没有个顾忌,但他也绝对不是一个没脑子的,相反他看起来没甚深度,实则心思极其细腻,只要是他不愿开口说的事,任谁也问不出什么来。

    “难得你这心里也有挂着的事儿。”看着走在前面眉头紧锁的温绍云,温绍轩倒是若有所思的开了口。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V235打算,绍云心中疑 | 绝色病王诱哑妃小说 | 绝色病王诱哑妃网-铭荨作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