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字体:
V236 斩人羽翼玉盘发光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日子就这么在忙碌中又过了两日,此时的宓妃正坐在梨花小筑陌殇的书房里,宽大的散发着紫檀木香的书桌上,堆放着层层叠叠的各种卷宗和文案,宓妃正聚精会神的翻阅处理着。

    前日里,宓妃将她离开后需要注意的事情,以及经她推算过后可能会发生的事情,甚至是对于梵音寺之行,她的看法以及她的想法都详细的跟温绍轩三兄弟深入的探讨了一番,兄妹四人亦是交换了一下彼此的意见,商量出了妥贴的应对之法。

    再有就是有关于梵音寺主持空珞,以及浩瀚大陆仅次于隐灵寺望尘大师的空牧大师的话,宓妃撇开光武大陆一事未曾言明,其余的她是一点都没有隐瞒的对三个哥哥说了,也好让他们提前有个心理准备,以免真遇上意料之中或是意料之外的事情,至少不会手忙脚乱,心中没数。

    温绍轩三人对宓妃说的话自然是深信不疑的,同时他们也信得过空珞和空牧的品行,认为他们都不是信口胡说之人

    。

    既然那些话是从他们口中传出来的,那么就必然是真的,半点都不可能虚假。

    有道是出家人不打诳语,像那种星象命格之说,不管是空珞还是空牧,他们都没有随口胡诌的必要,遂,温绍轩兄弟三人半点都没有起疑的理由。

    再有,他们身在梵音寺的几天里,同样也被空字辈的大师当面提点过,区别只在于他们说得不明显罢了,吐出口的每个字似乎都是经过再三揣摩过的,初闻之时很难想明白他们字里行间的深意。

    原本这三兄弟心里还犯着疑云,打算找机会哥三个坐在一起讨论讨论,结果经由宓妃那么一说,得,那个没有转过来的弯,仿佛瞬间就明了了。

    心下有了主意,有了方向,整个人就不再觉得迷茫,对于自己的要求也就越发的严格起来,对于自己的未来也有了更多的期待。

    “丹珍,送杯热茶进来。”

    “是,小姐。”

    伺候在书房外的丹珍得了命令,本来没什么表情的脸上突然就扬起明媚的笑容,暗自感叹自家小姐总算给她找了件儿事情做,要不她都要无聊死了。

    在书房的左边有一间耳房,三年前这间耳房是摆满了书架,收藏着各种孤本古藉的,后来因宓妃在这书房里陪着陌殇处理了几次公文,随后这里便被陌殇下令改成了茶水间,里面不但随时都备着各种美味的糕点,还放置了不下十种极品茶叶以供宓妃随时享用。

    陌殇没有离开之前,丹珍还没有机会进出梨花小筑,但在陌殇离开之后,因着某些原因,丹珍前前后后也来了不下三次,故,对于书房旁这间茶水间里面,什么地方放着什么东西,她是相当清楚的。

    趁着烧开水的功夫,丹珍利落的找到宓妃喜欢喝的那种茶叶,然后按照一道又一道的工序沏好茶,这才端了香气四溢的茶走到书房外,朗声道:“小姐,茶泡好了,我可以进来吗?”

    “进。”

    静待陌殇消息传回来的这几天,每一天该做什么都被宓妃安排得妥妥当当的,哪怕是一分一秒她都舍不得浪费。

    “小姐看得累了吧,赶紧歇歇手,喝杯热茶提提神。”

    “嗯。”

    眼见自家小姐在应她的时候眼睛盯在厚厚的卷宗上连头都没有抬,丹珍的眼里就露出心疼之色,偏她又拿宓妃半点办法都没有。

    “成了,把茶端给我。”

    “小姐仔细茶水烫口。”

    宓妃放下手中的狼豪笔,然后接过丹珍递到手边的茶抿了一口,继而轻舒一口气,连着忙了两天,她真有一种透不过气来的感觉。

    “丹珍。”

    “我在呢,小姐有事尽管吩咐。”丹珍笑着迎上宓妃漂亮的眸子,黑眸里满满的都是期待,早就想要让宓妃安排一些事情给她做了,不然她都快在门外站成木头桩子了。

    “你这性子就这么耐不住?”

    “小姐。”面露撒娇的叫了宓妃一声,丹珍嘟着嘴道:“嘿嘿,小姐又不是不了解我这坐不住的性子,一个人呆着的时候就想找些事情来做。”

    “哦,那你想做何?”

    “小姐,您就行行好,不要捉弄奴婢嘛

    。”早在宓妃决定将她们都护在自己羽翼下的时候,就再不曾将她们当成是奴婢,丹珍也谨记着宓妃说过的话,只偶尔想在宓妃跟前耍赖的时候,她才会说出‘奴婢’两个字。

    “少贫嘴了。”

    “我什么都能做的,小姐你就只管吩咐吧。”

    瞧着丹珍那急切的模样,宓妃的嘴角狠狠一抽,无力的抚了抚额,冷声道:“那你去把邹一枫跟邹九明叫过来。”

    “是。”

    “不,你等等。”

    得了吩咐已经转身跨到房门外的丹珍猛然停住脚,然后扭身眨巴着一双漆黑水润的眸子望着宓妃,道:“呃,小姐还有什么吩咐。”

    “让他们将整个龙凰旗都带过来,我有事情要安排他们去做。”宓妃想了想,有件事情不弄清楚,她就是走也走得不安心,捉磨再三还是决定先把那事解决了再说。

    陌殇离开后,除了将猎云骑里面的龙凰旗全权交给她统领,换言之便是整个龙凰旗的主子换成了她,而她决定着龙凰旗的生死。

    撇开龙凰旗不谈,陌殇也给了她调动猎云骑的权力,然,宓妃却没有沾染陌殇势力的心思,她想要的一切都可以凭借自己的努力去得到,别人赋予的她不屑。

    可对于陌殇给她的,就算她不会去占有,但她的心里对陌殇的做法却是很受用的。

    毕竟恋爱中的女人,可不就很喜欢男人以自己为中心,恨不得男人将自己的一切都奉献给自己。

    甭管宓妃的性子有多么的强势,在感情面前的她,依旧有着小女儿般的性子。

    “小姐好生歇一歇,我这就去把他们叫过来,很快就会过来的。”

    话落,丹珍一溜烟便消失在宓妃的视线,那敏捷的动作看得宓妃咂舌不已,一双美眸更是掠过一丝无奈的笑意,她又不会吃了她,跑那么快做什么。

    这次她要做的事情事关重大,单只有龙凰旗不一定能成事,怕只怕她将要动到猎云骑其他的势力,想到这里宓妃仍是还有一丝犹豫。

    约莫过了一柱香的时辰,宓妃喝完了杯中的茶水,思绪也是翻转了十个八个弯,而后便听到了整齐却轻盈的脚步声,“既然到了,那都进来吧。”

    “是。”

    待邹一枫领着龙凰旗的人走进书房向宓妃行礼之后,丹珍又动作迅速的给宓妃添了一杯茶,果断的就退到书房外面守着,半点都没有别的心思。

    “目前在星殒城,大概有多少猎云骑的人手可以调动?”

    “回世子妃的话,明处三十人,暗处一百五十人。”邹一枫身为龙凰旗旗主,面对宓妃这样的问话,他几乎没有一丝犹豫就报出了猎云骑留在星殒城准确的人数,完全就是没把宓妃当成是外人。

    从他接受命令被调到宓妃的身边开始,整个龙凰旗包括他这个旗主在内,其实都已经不再算是猎云骑的人,更不应该泄露猎云骑的任何事情。

    然,当对象变成是宓妃的时候,他竟是想也没想就说了实话。

    等到话已出口之后,邹一枫才微微皱了一下眉头,暗忖这样似有不妥,可一想到自家世子爷对宓妃的心意,还有这段跟在宓妃身边的日子,以及看似不关心自家世子爷,其实比谁都更在意世子爷的宓妃,他就觉得没有什么是不能对宓妃坦诚的。

    想必就算世子爷知道了也不会怪罪于他,相反还有可能好好表扬他一顿,至于猎云骑里的其他人,想来也是没有理由反对的

    。

    “那可否调派五十个暗处的人手给我用。”想了想,宓妃仍是开了这个口。

    “如何就不能给世子妃用了。”邹九明跟在宓妃身边的时日也算不得短了,他甚是知晓宓妃的脾性,若非事关重大又事出紧急,只怕自家世子妃也不会叫他们来开这个口。

    但凡龙凰旗的人手够用,世子妃是绝对不可能提起猎云骑的,要知道世子爷临行前,还再三嘱托过他们,一定要想方设法让宓妃管理猎云骑,只可惜世子妃精明着呢,一点都不好算计。

    这还没等他们算计到世子妃的头上去,世子妃早就已经不动声色的给他们挖了几个坑,忽悠着他们自个儿跳了下去,那是跟她一点儿关系都没有。

    “世子爷交待过了,猎云骑的人手,只要世子妃需要,那便可以随意调用,完全不用觉得不好意思。”

    本来也没有不好意思的宓妃在听了邹一枫这话之后,反倒有那么几分别扭了,可眼下箭已在弦上,她是不得不发,不得不出手了。

    谁也不知道她此番出海,究竟多长时间才能回到金凤国,回到星殒城,她温宓妃可以拿任何人冒险,唯独不可能拿她的爹娘和兄长去冒险。

    是以,临出发之前,某些不应该存在的隐患,她想不拔掉都心下不安。

    既是如此,她当然希望能够一举斩草除根,永绝后患。

    可对于那些短时间内无法弄倒的人,宓妃就算离开了也不会让他们太痛快,故,折断他们的几只羽翼是非常有必要的,这样她才能走得安心,方才没有后顾之忧。

    如若只是单纯的出一趟,哪怕宓妃从不曾踏足过这片大陆的海域,然而凭着她前世的经验,顶多不出三五个月,她便能够确定下自己的归期。

    然而,她这次出海的目的从来就不单纯,最主要的她是要寻陌殇,其要的便是她要去光武大陆。

    那里不是有一个人在等她找过去么,即便要她付出惨重的某种代价,宓妃亦是不会退缩的。她的前世毁在那个男人的手上,她绝对不会再让自己的今生也受他的摆布,他想要随意操控她的人生,那也要看她同意不同意。

    “世子妃如今的身份不同,不管是前朝还是后宫的人,里面就有不少关注世子妃一举一动的,他们那些人就像藏身在老鼠洞里的黑老鼠,一个个都喜欢暗箭伤人,玩弄阴诡狠毒之事,世子妃急于用人,是否是想斩断他们的一些手脚,以便让他们老实几个月。”

    宓妃挑眉看了邹一枫一眼,见他说的这番话很是符合她的心思,倒是抿唇笑了笑,对他的能力也再一次认可了,怪不得这人能坐上龙凰旗旗主之位,心思果然不是一般人可以比拟的。

    察言观色,揣摩人心,他竟是拿捏得很到位,即便被他说中了心事,竟也没有半点不舒服的地方。

    “如果世子妃当真有这样的打算,不如再多调派三十人过来,也好一次性来个干净。”邹九明说着这话的时候,那双黑白分明的大眼里分明就闪烁着一种名为‘兴奋’的幽光,让人莫名有种头皮发麻的感觉。

    宓妃默了默,突然觉得她没把邹九明给看懂,敢情这人还是一个好战份子?

    只是提到要去断人‘手脚羽翼’,他就这么兴奋?

    “咳咳,世子妃请见谅,属下这是兴奋过头了,呵呵……”对上宓妃打趣的目光,邹九明抽着嘴角摆了摆手,脸上写着‘没有看见我’五个大字,模样要多滑稽就有滑稽。

    噗――

    “不知世子妃心中可已经有了计划

    。”这要是有了计划的话,那么等他调集来暗处的猎云骑,就可以悄无声息的下黑手了。

    有道是见人说人话,见鬼说鬼话,对于那些个手段原就不干净的人,他们还讲究什么君子之道。

    “我有说叫你们来做什么了么,怎的一个个就都要安排起来了。”龙凰旗原是十二个人,宓妃从中调了两人到琴郡管理她新建起来的产业,现下刚好还有十人,只见他们都睁着一双漆黑的眼看着她,宓妃实在忍不住嘴角抽得厉害,怎么他们都这副表情,活像她欺负了他们似的。

    丫的,她才是无辜的好伐!

    嘎――

    闻言,邹一枫邹九明先是一愣,而后一僵,其余八人也顿时拉耸下脑袋,书房内气氛一时凝重起来。

    “行啦,你们一个个的都那么暴力,也不知是跟谁学的。”宓妃嘟囔了一声,坚决不会承认,他们是跟着她这个主子才会变得这么暴力的。

    一听有架可打,那就跟浑身都打了鸡血似的,明明她是那么温柔的一个人,怎么可能暴力又血腥?

    倘若此时某世子能听到某女的心声,他一定会笑到肚子抽筋的,说实话他真没觉得宓妃的身上有名为‘温柔’的那种东西。

    不过,谁叫他就是喜欢她呢,不管她是什么模样,他都喜欢。

    “回世子妃的话,我们是跟世子爷学的。”什么样的主人养出什么样的下属,他们这话可是对得起天地良心的,想他们是多么纯洁的人,可不就因为跟了主子之后,才养成的这般性情么。

    宓妃:“……”

    她竟是无言以对?

    抹了把额上的黑线,宓妃也不想跟他们继续闲扯下去,直白的道:“诚如你们所想,离开之前我的的确确想要斩断某些人的一些手脚,以免他们在我离开后蹦Q得太过厉害,最后害人害己。”

    世子妃就是世子妃,就连要对别人下黑手了,都能说出这么理直气壮的话,让他们真是想不佩服都难。

    果然,世子妃跟世子爷是天生的一对,地作的一双。

    “怎么收拾那些人的羽翼,在这两天里我已经计划好了,你们只要负责将人领进梨花小筑候命即可。”

    “是。”邹一枫跟邹九明对视一眼,那眸底的兴奋之光真是怎么都遮不住,像他们这样的人,还真是闲不下来,静不下来,手上总要有些事情做才安心。

    只要一想到宓妃即将要对付的那些人,也曾将主意动到过他们家世子爷的身上,他们就觉得那些人不可原谅,一定要想方设法的弄死才可以。

    当然,如果一时半刻弄不死的话,弄残他,弄得他生活不能自理也是好的。

    难得世子妃有这样的安排,他们哪有不支持的道理,真真是恨不得世子妃能将那些人给整锅端了。

    然,他们也不是没脑子的人,在满心期待的同时,也明白有些人暂时不能出事,否则整个金凤国怕是要掀起内乱了,届时岂不是给了别国可趁之机。

    如此亏本的买卖,他们才不屑去做。

    “趁着眼下我在等陌殇寄回的消息,还有一些时间,你们手上若有拿不稳主意的事件,可以拿来我看一下。”

    不管前世还是今生,宓妃的性子都极为强势,纵然她跟陌殇是两情相悦,真心相爱,但她也不会越过线去关注陌殇名下的各种势力或是各种产业,于她而言,那是她对陌殇的尊重

    。

    同时,陌殇又何尝不是因为全心的信任她,所以才会毫无保留的在离开后,将他的一切都交到她的手里,希望她能帮他打理他的一切。

    那个男人几乎是没有任何犹豫的就将自己的后背完全交给了宓妃,这样的他,又如何不让宓妃爱他。

    “世子妃,我们没有听错吧。”邹九明眨了眨眼,再眨了眨眼,生怕自己刚才幻听了。

    那什么世子妃不是最恼替世子爷处理事务了么,怎的突然主动问了起来?

    这当真不是他听错了?

    “既然你们没有听清楚,那就算了。”

    “没没没,世子妃可别动怒,我们都听清楚了,孤鹰之前就传过消息来,说是手上有几件重要的事情需要决断,根本等不到寄出消息等世子爷收到再回信回来,那样可真是黄花菜都要凉了。”

    美眸轻眯,宓妃一瞬不瞬的看着邹一枫,见他不似在说谎,便道:“那便赶紧将负责处理那些事件的人叫到我的跟前来,也好让我清楚具体发生了什么事情。”

    “是,属下这就去传信。”

    “去吧。”

    “九明,你过来。”

    邹九明上前几步,走到宓妃跟前时俯下身,侧耳倾听宓妃的话,“你可都听明白了。”

    “世子妃放心,属下听明白了。”

    “那便赶紧带着你的人去安排。”

    “是。”

    “让猎云骑暗处的人从秘道进入梨花小筑。”在这个皇权至上的时代,哪怕宣帝再怎么贤明,宓妃也不得不防着他一点。

    只是不管宣帝信也好,不信也罢,不管她温宓妃如何行事,绝对都不会威胁到他墨氏一族皇权的,哪怕就是陌殇,他也不会对区区一个帝王之位动心。

    倘若真要有那样的心思,以着楚宣王府当时的威望,哪里还有墨氏皇族的存在,这金凤国的皇位早该易了主,毕竟在墨氏皇族出的历代皇帝中,其实有那么几位真心是上不得台面的,反观楚宣王府历代的继承人皆是有勇有谋,文武双全,才华横溢,惊才绝艳之辈,故,若非历代楚宣王都没有那个心思,并且一心维护着墨氏皇族,哪里还有现在皇帝的什么事情。

    正在为史书在那里摆着,便是由不得后世的皇帝们不信任历代的楚宣王。

    于墨氏皇族而言,楚宣王府就是保证墨氏皇族一直存在下去的终极王牌。

    曾经就有那么一个传说,相传,只要楚宣王府不倒,那么墨氏皇族就终将不灭。

    然,璃城作为历代楚宣王的封地,却是从不曾对外开放的,每个进入璃城的人都会详细的记录在册,因此,外面的奸细即便可以混进城,却也无法掌握到真正有用的讯息。

    “属下省得。”

    “去吧。”抬了抬手,宓妃的目光又回到桌上的卷宗上面,“去办事之前,先将唐景曜给我叫来。”

    “是。”

    唐景曜紧赶慢赶的来到书房后,宓妃也终于将这些日子堆积下来的事务处理妥当了

    。

    故,当唐景曜推开门后,看到的就是宓妃靠在椅背上,神情疲累的揉着眉心,那张绝美的小脸上也满满都是倦色,让他也不由心生一缕疼惜。

    这要是让陌殇那家伙瞧见,指不定得有多心疼,看来他要多为宓妃分担一些才好。

    人家一个女子都能担得起那么重的担子,他堂堂一个七尺男儿,难不成还能被一个女子给打压下去。

    “来了,坐吧。”

    “不知世子妃唤我来所为何事?”

    “此番陌殇传回来的消息,想来也应该有写给你的。”

    “嗯。”对此,唐景曜点了点头,陌殇的确有写给他信,简洁的交待了他一些事情。

    “那我也就开门见山的直说了,你该知道我已经定下出海的日期,原本早该走了的,只因陌殇突然来信,加之又有还未到的信,遂,方才临时推迟了几天出海的时间。”

    宓妃要出海一事,在温老爹温夫人那里是秘密,在他们这里就是完全公开的,唐景曜听了面上并无明显的波动。

    刚得知宓妃要出海寻陌殇的时候,他本是坚持自己也要去的,在宓妃的分析下他才打消了那样的念头,诚如宓妃所言,如若他们都离开了,谁留下来主持大局,莫不是要让多年的布局都毁于一旦。

    “世子妃有事尽管吩咐,我唐景曜自当全力以赴的去完成。”

    “你先看看这个。”

    宓妃给了唐景曜一叠东西,然后就静待他看完,等他看完理清思路后,方才详细的表达她的意思,也让唐景曜说说他的想法,两人关在书房整整讨论了一个时辰,待唐景曜离开之时,脸上的笑容那是掩都掩不住。

    “丹珍。”

    “小姐。”

    “吩咐下去,备马车,咱们去寒王府。”

    “是。”

    ……。

    相府之中,想着宝贝女儿即将离开去江南,温夫人就跟温老爹商量,提前挑选一个就近的日子,让温绍轩跟南宁县主先把婚事给定下,待宓妃及笄之后就让他们成婚。

    只要温绍轩和南宁县主订了亲,这不但媳妇别人抢不走了,就是两家来往也能少些麻烦,同时也让相府热闹热闹。

    温绍轩定亲成婚的东西,在温夫人决定相看未来媳妇的时候就已经准备妥当,因此,倒也没有什么忙的,只需要打开库房的门挑选礼品即可。

    “钱嬷嬷,这些东西可都清点妥了。”

    “回夫人的话,都妥当了。”

    “如此甚好,待官媒一到,咱们就去阮府。”

    “是。”想到自己打小看到到的大公子就要定亲了,钱嬷嬷这脸上也满是欢喜的笑容。

    能够确定文武双玉环所在位置的青玉盘,宓妃也一并交给了大哥温绍轩,结果温绍宇对那玉盘极感兴趣,顺手也就抱回了他的百果园。

    待到外出回到自己的卧房,只见那摆在多宝格上的青玉盘发出一道碧绿的幽光,惊得他张大嘴好半天没能缓过神来,半晌过后直接喊道:“大哥二哥,你们快来啊。”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V236斩人羽翼玉盘发光 | 绝色病王诱哑妃小说 | 绝色病王诱哑妃网-铭荨作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