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字体:
V237 又消失的绿光,寒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绍云,你有没有听到什么声音?”紫竹院内,温绍轩刚走进卧房还未来得及换上一身干净的衣裳,猛然就听到隔壁院子里传来的声响,惊得他双眉微拧,转身就朝着自己的院外走去。

    他们兄妹四人居住的院落是靠在一起的,温绍宇的百果园位于温绍轩的紫竹院和温绍云的流云院中间,而宓妃的碧落阁则座落于他们三兄弟院子的后面,坐南朝北,格局极好,阳光充裕。

    因此,当温绍宇的声音从百果园中传出来,温绍轩和温绍云都听到了响动,然后不约而同的跑向百果园。

    按理说,百果园虽然位于紫竹院和流云院的中间,但其实三个院子都非常大,而且距离也较远,温绍宇的声音之所以能被温绍轩和温绍云听到,得多亏他们兄弟近几个月在宓妃指导和监督下的修练,不然听力也不会如此的敏锐。

    “大哥,我听到了,好像是绍宇的声音。”

    “那我们快过去。”

    “嗯。”温绍云点了点头,他的流云院排在百果园后面,故,他要回自己的院子,从相府正门过来就必须要经过紫竹院和百果园,听到温绍宇的声音时,他刚走出紫竹院的范围,正纳闷的时候就听温绍轩站在他身后说话了。

    两兄弟朝着百果园走,百果园内的温绍宇也一边喊着温绍轩和温绍云,一边飞快的往外跑。

    “大哥,二哥……”

    “绍宇。”温润的声音在温绍宇的身侧响起,让得温绍宇浑身先是一颤,而后一僵。

    “大哥。”

    温绍轩含笑点头,只看着他没有说话,倒是温绍云双手环胸,挑起修长的浓眉道:“你怎么了,这一惊一乍的可真不符合你的风格。”

    “到底怎么了?”

    咽了咽口水,温绍宇清了清嗓子,道:“青玉盘有反应了。”

    “什么?”

    “我说青玉盘有反应了。”温绍宇喘了一口气,把同样的话又重复了一遍。

    温绍轩温绍云对视一眼,晶亮的眸光落到温绍宇的脸上,几乎是异口同声的道:“你确定?”

    “当然确定了,不然我能干出这么傻的事情吗?”温绍宇万分无语的翻了一个白眼,此时此刻他才意识到从发现青玉盘有异动,再到大喊出声,他的表现是有多么的不淡定,又是多么的丢人。

    如果时光能够再重来一次,他保证再也不会如此失态了,简直脸都丢到无际的虚无之海去了。

    “看来是真的了。”抚了抚好看的下巴,温绍云看了看温绍宇一本正经的道。

    “咳咳,青玉盘你放在哪里,快带我们去看看。”说起青玉盘就不得不想起北狼国,若不然他们也得不到青玉盘,也就少了几分找到文武双玉环的条件。

    有了宓妃交给他们的青玉盘,找出文武双玉环的藏身所在就轻松方便很多,不至于到处摸瞎。

    “走吧,青玉盘就在我卧房的多宝格上。”

    这厢温绍宇的话音刚落下,只见两道人影一前一后瞬间就消失在他的眼前,“喂,你们……”

    “青玉盘果然有异动,那道绿光可真是耀眼。”还不曾走进温绍宇的房间,温绍云就停下了脚步,瞪大双眼看着那道犹如翡翠一般的绿光,一颗心都禁不住颤了颤,“大哥,妃儿一早就出府了,咱们要不要通知她回来。”

    两天前宓妃才将青玉盘交到他们的手上,告诉他们如何凭借青玉盘的异象判断文武双玉环的位置,没曾想青玉盘今日就发生了异动,只是这青玉盘冒出来的绿光冲天而起,偏又没有指引出任何一个方向,这叫他们如何判断文武双玉环在什么地方。

    “妃儿出门前没有交待她要去哪里,咱们能上哪里去找她。”

    “呃…”

    “行啦,咱们先进去看看。”

    “走吧。”

    走进温绍宇的房间后,兄弟两人的视线立即便被多宝格上的青玉盘所吸引了,只见那绿光越来越绿,越来越夺目耀眼,仿佛整个心神都将被吸引过去。

    “咦。”突然,紧随温绍轩温绍云之后再次回到房间的温绍宇瞪大双眼出了声,对上两个哥哥的目光,他抿了抿唇道:“大哥二哥,这绿光比我出去之前变得更绿了,色泽也更晶莹剔透了。”

    “你没有看错?”

    “二哥,我的眼睛好着呢,怎么可能看错,浅绿跟深绿,翠绿我总不会看错吧。”

    闻言,温绍轩只是点了点头,双目紧盯着青玉盘,思绪渐渐就飘远了,想得深了,半晌才出声道:“绍云,你到外面看看能否看到这道绿光。”

    “知道了。”温绍云扫了温绍宇一眼,转身大步走了出去,之次因为太着急,以至于在外面的时候,他们都没有注意到天空中是否有绿光。

    眼见距离三月之期越来越近,明里暗里盯着相府动静的人也越来越多,一旦相府内冲天而起冒出一道绿光,只怕整座星殒城都要掀起狂风大浪来。

    “二哥要白跑一趟了。”

    “为何?”

    “大哥你看上面。”温绍宇伸出一根手指,指了指自己的房顶,沉声道:“这道绿光还没有冲出房顶呢。”

    眯了眯眼,温绍轩深吸一口气,无力的揉了揉额角,这还真是操心乱了,不然也不会犯这样的低级错误。

    “大哥,外面没有绿…光呢?”温绍云到外面看了看,再推门进来的时候,正好就看到那道绿光刚触及房顶就没了,于是他就郁闷了。

    丫的,他完全就是白跑了一趟,亏得他还那么担心。

    “这道绿光是直的,玉盘上面也没有什么特别,哪怕一丁半点儿的线索都没有,咱们就算想找都无从找起。”

    “既然这道绿光出现了,肯定就会有所提示,想来是咱们没有看透。”修长的手指一下又一下抚弄着青玉盘,温绍云忍不住又将青玉盘拿在手里上上下下,反反复复的看了一遍,没什么发现这后才将其放下来。

    “让我也看看。”温绍宇第一眼看到绿光后就跑了出去,他都没有仔细的看过呢。

    “就你那脑子,想来也瞧不出个所以然来。”

    “你……”

    “好了,你们俩就别斗嘴了,能安静想想青玉盘到底在向我们提示什么吗?”

    温绍轩在温绍云和温绍宇的心目中说话的份量,有时候比起温老爹都要有份量,故,眼见温绍轩变了脸色,两人都缩了缩脖子,没有继续贫嘴了。

    “大哥,你说这青玉盘也真是够怪的,就这么一道直直的绿光冒出来,它究竟代表着什么?”

    “又或者在暗示什么?”

    面对两个弟弟的问题,温绍轩难得面色一僵,嘴角微抽,抚额道:“一时之间我也想不出来。”

    “咳咳,那咱们怎么办?”摊了摊手,温绍宇是一脸的无奈和郁闷,“绿光又变淡了。”

    “不是变淡了,而是要消失了。”

    温绍轩拧眉紧盯着越变越淡的绿光,袖中的手指屈起,语气略显迟疑的道:“既然青玉盘已经有了异动,像今日这样的绿光想来还会再次出现。”

    “大哥的意思是……”温绍宇张嘴就要来,却又被温绍云抢过了话头去,“咱们要从绿光开始冒出来,一直观察到绿光消失,看看从中是否有所提示?”

    “嗯。”

    “那大哥要把青玉盘带走么?”温绍宇的性子比较跳脱,他可没有那个精力一直盯着青玉盘会不会突然冒出绿光,这要艰巨的任务还是交给大哥妥当。

    “绍宇要想盯着,我也没有意见。”

    “别别别,我这好奇劲儿也过了,还是大哥将它拿走呗。”连连摆了摆手,温绍宇一脸的敬谢不敏。

    “绍云,你呢?”

    “咳咳,还是大哥拿着吧。”

    拿过已经恢复成原样的青玉盘,温绍轩用指腹描绘着青玉盘的纹路,然后抿唇道:“绍宇,你跟我去观月楼,绍云,你去碧落阁知会清嬷嬷她们一声,倘若妃儿回来,让她也到观月楼去。”

    “知道了。”

    ……。

    寒王府

    “小姐,寒王府到了。”

    “嗯。”

    “小姐先在马车里歇着,我去叫门。”

    “拿上这个。”

    “是。”丹珍接过宓妃递出来的牌子,然后低着头退到马车外面,再搭着车夫的手下了马车,踩着细碎的步子朝着寒王府威严冷肃的正门靠近。

    寒王府一个正门,五道侧门的守卫都是从墨寒羽训练的士兵里面挑选出来的,他们不是普通的侍卫,虽说比不上墨寒羽的亲兵,但个个都是好手,浑身上下都透着一股子生人勿近的冷肃之气。

    这要是以前的丹珍,她是一定没有那个胆量直视这些人打量的目光,现在的她已然可以做到平静的迎视与面对,丝毫没有被吓到。

    “你是何人?”

    “我家主子是来见寒王殿下的,劳请你们通报一声。”

    身着青色长衫的侍卫微怔,很快就缓过神道:“你家主子又是何人?寒王府可不……”

    没等侍卫把话说完,丹珍就拿出宓妃给她的牌子递了出去,侍卫一见那牌子,脸色猛然大变,随后就恭敬的道:“姑娘请稍等,小的这便去通报大管家。”

    “你且动作快一些。”

    “是。”

    小心翼翼的将牌子又收进自己的怀里,丹珍难得如此近距离的打量寒王府,一时间还觉得挺新奇的,一双大眼睛骨碌碌的直转,那模样直让其他的王府守卫头皮发麻,恨不得自己没有存在感才好。

    而事实上,他们在丹珍的眼里还真就没有存在感。

    “王爷金安。”

    “起吧。”

    守卫们齐刷刷的向墨寒羽行了礼,一个个都低着头,心里已经捉磨开了。

    那辆马车里坐着的是什么人,竟然能够让王爷亲自出来相迎,这可是就连皇上也没有待遇,怎不惊得他们险些下巴掉了,差点儿都合不上。

    “王爷这样高调的迎我进府,会不会太招摇了。”隔着马车响起宓妃清冷的嗓音,她倒是没有想到墨寒羽会亲自出来迎她。

    其实,宓妃原是想要悄无声息进入寒王府的,但是,转念一想,她又改变了主意。

    “不会。”墨寒羽虽说已经告诉自己要对宓妃放手,不要再奢望那么许多,可是他又无法控制自己的感情,总是忍不住想要朝着宓妃去靠近。

    自上一次见过宓妃后,墨寒羽谨守着自己的心,没有出现在宓妃的面前,主动的避开了宓妃,就是为了不给宓妃造成困扰。

    “那我也就不客气了。”

    “有什么话,咱们进府再说。”

    “好。”

    当宓妃从马车里走出来,墨寒羽有些微愣的瞪大了眼,但很快他就恢复了原本的表情,“咳,你的装扮可真是特别。”

    “我觉得还不错。”宓妃挑了挑眉,男装出行方便不是,也不至于让人联想到相府跟寒王府站成了队。

    虽说前朝后宫半数以上的人都觉得,相府就是支持寒王的,然,无论递上多少次折子,皇上不相信那也没辙不是。

    只要还有人想要拉拢相府,那么就不会有人以这样的借口去打压相府,因为那样不但拉不拢相府,反而还会得罪相府,如此费力不讨好的事情,任谁也不会去做。

    “请。”

    “王爷请。”

    第二次从宓妃的嘴里听‘王爷’两个字,墨寒羽的心就拧得生疼,但他却没有再要求宓妃去改,他想只要能这样看着她就好,至于她要跟他保持距离,那便保持吧!

    墨寒羽眼里那一抹受伤与失落,宓妃不是没有看见,她只是装作看不见,毕竟她不想墨寒羽在她身上陷得太深,她无法回应他的感情,就只能盼着他早些遇上自己的真命天女。

    若在宓妃知晓男女之情之前,她许是无法明白墨寒羽眸底几乎难以掩饰深情的,可在她跟陌殇互诉情谊之后,宓妃却是能明白墨寒羽的感情了。

    这个世上没有如果,是以,宓妃从不会去设想,如果没有陌殇,她是不是接受墨寒羽。

    只因没有如果,她有了她的陌殇,也就盼着墨寒羽可以拥有属于他的知心之人。

    “天山老人在王府吗?”

    “师傅他在的。”

    “我要见他一面。”

    “那去我的书房谈吧,师傅我自会安排人去请过来。”

    “嗯。”就这么有一句没一句的跟墨寒羽聊着,不出一刻钟的功夫,墨寒羽就将宓妃领进了他的书房,“幽夜,奉茶。”

    “是,王爷。”

    “先坐吧。”

    “好。”

    “你是为了我体内的火毒和寒毒来的?”

    “一半一半。”

    墨寒羽看着宓妃那是一脑门的问号,什么叫做‘一半一半’啊,他还真的不懂。

    “燕如风跟溥颜可在王府?”

    “你来得很巧,他们之前外出了,昨个儿刚刚回来。”

    闻言,宓妃猛的松了一口气,还好燕如风跟溥颜都在,不然只有天山老人,怕是会有些麻烦。

    “需要把他们都请过来。”

    “嗯。”

    “那你稍坐一会儿,我去安排。”

    宓妃摆了摆手,示意墨寒羽自己随意,若非墨寒羽的身体不容所失,宓妃也不会来见他。

    虽然墨寒羽是个说到就做到的人,他既说过不会打扰到她,那么他也遵守了自己的承诺,可感情之事最是难以控制,她不喜欢他,却不能强迫他不喜欢她。

    至于墨寒羽是否将她放在他的心里,宓妃就更是管不了。

    有些话只要没有明着说出口,任谁也没有理由或是借口去干涉的。

    站在书房外,轻带上书房的门,墨寒羽的眸色一变再变,整个人的气息也在不断的变化,长袖中的手紧握成拳,一颗心是怎么都平静不下来。

    “可是那个小丫头来了?”得了通知的天山老人倒是来得快,跟阵风似的落到墨寒羽的身后。

    “……”

    “哼,若不是那个小丫头来了,你个臭小子铁定不会主动说要见为师。”想到宓妃的古灵精怪,再看看自己的几个徒弟,天山老人是要多不满就有多不满。

    他甚至想过,要不把自己的四个徒弟全都送给药王那个老头儿算了,他就要宓妃一个小丫头片子就好。

    “师傅。”

    “为师不想跟你说话,那小丫头是不是在里面,那为师就进去了。”越过墨寒羽推门而入,天山老人想到自家徒弟那黯然神伤的模样,只得在心里暗骂他小子下手慢了,怎么就没有提前下手呢?

    要不,宓妃那个小丫头指不定还是他的徒媳妇呢?

    可眼下却是不成了,有道是兄弟妻不可戏,天山老人可干不出那种叫自家徒弟挖自家表弟墙角的缺德事来。

    “小丫头,你这是专门来看老头子我的。”

    宓妃翻了个白眼,冷声道:“我是来看你徒弟什么时候死的。”

    “你个坏丫头,嘴巴可真毒。”

    “难不成你是第一天认识我?”

    “算了,老头子才不想跟你贫嘴呢?”

    “你是说不过我吧。”

    “你……”

    “好了,说正经事。”揉了揉眉心,想到她是个忙人,手上还有很多的事情要做,宓妃也就不想再浪费时间了。

    离开前来一次寒王府,她的目的也很明确,那就是确保墨寒羽在她出海回来之前不要毒发,否则相府会很危险,毕竟她还要……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V237又消失的绿光,寒 | 绝色病王诱哑妃小说 | 绝色病王诱哑妃网-铭荨作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