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字体:
V239 确定地点敲定亲事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因着白天的时候青玉盘有了异动,发出了耀眼的绿光,温绍轩在将青玉盘拿回自己的房间后,对它的关注就多了一些,尤其是在夜里他的警惕性更是敏锐了几分。

    相府虽不只他一个男儿,但他却占了嫡长子的身份,将来是要撑起整个温氏一族门楣的,对于唯一的妹妹,温绍轩对她的疼爱是不掺半点假的,恨不得将这世上最好的一切都给她,让她这一生都开开心心,快快乐乐的。

    待他的两个弟弟,虽不如待宓妃那样有求必应,要什么给什么,一副十足十的宠溺模样,但对温绍云温绍宇也是非常维护爱重的,只要是他能一肩挑起的,温绍轩就不会让两个弟弟多操一份心。

    总之,他会在最大程度上,给予温绍云两兄弟最大的空间,以及最大的自由,他没有办法享受的无拘无束,他希望自己的两个弟弟可以享受到。

    晚膳过后,温绍轩沐浴梳洗后换上了常服,一边看书一边盯着青玉盘,总感觉还有事情会发生,他也不敢睡得太早,就担心会漏掉什么。

    果不其然没等他上床睡觉,青玉盘就突然射出一道比白日里还要翠绿的光芒,惊得他差点儿没跳起来。

    “大哥放心,那道绿光我已经掩盖住了。”难得看到自家大哥露出这样焦急的神色,宓妃亦是愣了片刻,缓了缓才回过神来。

    一见他这模样,想来青玉盘不是第一次出现这样的状况,只是这道绿光难道时出现时又消失么?

    “那就好,夜里突然冲天而起一道绿光太过引人注目,遮住了就好,不然只怕不出半个时辰,很快就会有人朝着相府靠近。”

    “还好我回府的时候看到了,否则只怕真就要坏事了。”这段时间有太多人盯着相府,沧海悔夜也不时跟她提过这一点,正因为如此宓妃才会想在离开前,把周围那些人的手脚都给砍了,让他们再也分不出心思来盯着相府,盯着她的家人。

    “白天的时候青玉盘也发出这样的绿光了,只是绿光没有站出房顶,约莫一柱香之后绿光又消失了。”

    “那这绿光可有指引什么方向?”想到之前自己看到的,宓妃不由得就问了这么一句。

    “没有。”

    “大哥你确定那绿光没有转过弯什么的。”

    “青玉盘冒出来的绿光没有指引任何的方向,不过那绿光的颜色听绍宇说先是由浅变深,最后则是由深变浅,直至彻底的消失。”

    宓妃拉住温绍轩的手,软声道:“大哥别想太多,既然青玉盘有了这样的异动,那么咱们早晚能将文武双玉环找出来的,而且刚才我已经看清楚青玉盘指引的方向了。”

    “什么?”

    “大哥至于这么惊讶

    。”

    “妃儿,那……”

    “上一次北狼国不是直接就冲着碧落阁去了么,而且这青玉盘我也是在碧落阁得到的,那绿光指引的方向就是碧落阁。”

    “所以妃儿的意思是文武双玉环其实真的就在碧落阁的什么地方藏着。”

    “应该是的,可绿光指向的方位除了可以明确是在碧落阁之外,就再也没有半点的提示,只怕想要将文武双玉环找出来,还要花费一些时间。”

    “没事,现下既然已经可以确定那东西在碧落阁,而不是在其他地方,那么找起来就容易多了。”温绍轩抬头看着繁星点点的夜空,却是一点都没有发现绿光的踪迹,难道平日里心如止水的他,也不免对宓妃掩盖绿光的手法感到好奇了。

    “嗯。”

    “妃儿,那绿光的颜色可有变化?”

    听了温绍轩的话,一直都在关注着绿光变化的宓妃摇了摇头,抿唇道:“没有,我看到的时候就是翠绿色的光,之后也一直都没有什么变化。”

    “那这是怎么回事?”难不成白天的时候,绿光会有深浅的颜色变化是因为青玉盘所显示的异象不稳定所致?

    脑海里浮现出这样的想法,温绍轩整个人都有些不好了,他看着宓妃道:“妃儿,你要不要随大哥进屋看看。”

    他们虽说是亲兄妹,但在这样的夜里,将自家妹妹带到自己的房间也确有不妥,不过因宓妃素来不讲究这些,而现在的相府很干净,故,温绍轩倒也不怕传出什么对宓妃不好的言论,让她近距离的观察一下青玉盘,也能尽早一些确定文武双玉环的下落。

    距离三月之期越来越近,温绍轩就越发觉得文武双玉环一天不出现,对于相府而言就是一个烫手的山芋,只有早日将它交到皇上的手里,方才能杜绝某些人针对相府做出的计划。

    “好。”

    确定绿光没有外泄之后,宓妃跟在温绍轩的身后走进他的房间,而紧随温绍轩之后飞奔出来的温清,在看到落在院子里的人是宓妃后,转身就去安排其他的事情。

    至少他要保证紫竹院里伺候的人,不能泄露这个院子里的任何一件事情,哪怕就是他们意外听来的一句话,在没有得到温绍轩允许之前都不能对外吐露半句。

    在相府没有分家之前,若论偌大的相府哪里是最乱的,那么就非温老爹他们所居住的东院莫属。

    不管是温老爹温夫人住的观月楼,还是温绍轩三兄弟所住的紫竹院,流云院和百果园,里面就没有一个是干净的地方,不管是其他几房安插的眼线还是外面安插进来的眼线,那是拔一个又安插一个新的进来,试过一次之后,他们索性也不再清理那些眼线,只是暗中安排人将那些眼线监视起来,同时不让他们掌握重要的情报即可。

    毕竟,与其除掉那些已经露了面的眼线,再去防着新冒出来的眼线,倒不如留着已经熟知的眼线,至少他们还能将对方给拿捏住,不至于一无所知,还需要重新去熟悉。

    那时候,他们虽然没有清理自己院子里的那些眼线,可那些人从他们的身上也得不到什么有用的情报或是消息,毕竟他们都防着那些人,唯有宓妃的碧落阁,那里是被安插了各路眼线暗桩最多的地方,偏偏那时的宓妃性情孤僻,别说外人她不乐意亲近,哪怕就是他们,宓妃也是不愿意亲近,若是动她院子里的人,只怕会让原本就敏感的她变得越发的敏感,那不是他们所乐见的。

    因此,他们除了花费更多的心思去暗中盯紧碧落阁里那些不安好心的人,另一方面也不能让宓妃发现异常的地方,生怕她受到伤害

    。

    好在发现退婚事件以后,宓妃历经了生与死的考验,整个人的性情变得与之前完全不一样,不等他们开口,她就不动声色的将院子里那些有问题的人都清理了出去。

    速度之快,锁定目标之准备,简直就令他们瞠目结舌。

    “妃儿,坐。”

    “我可不会跟大哥客气。”宓妃自己找了地方坐下,然后提起茶壶给自己倒了一杯茶,一口就给喝了个干净。

    替墨寒羽在体内布了生命法阵后,她其实已经非常的疲累了,而且她体内的真气也耗损了不少,没曾想回府后会遇上青玉盘发生异动,原本她是打算直接回房睡一觉的。

    连日来忙着这样,又忙着那样,处理这样又处理那样,安排这些又安排那些,宓妃的神情一直都处于高度的紧崩状态,她就好比一根崩得紧紧的橡皮筋,不敢给自己休息的时间,同时也怕自己不知道什么时候就把自己给崩断了。

    可她没有办法,没有收到陌殇消息之前,她告诉自己还可以等,可在看了那些消息之后,她是一刻钟都等不了,尤其是在有了梵音寺一行之后,她有了非去光武大陆不可的理由。

    撇开她必须去寻陌殇以外,找到那个男人就是她要坚持出海的理由之一,无论如何她都要找到他,她必须要弄清楚,那个男人跟她到底有什么牵扯。

    即便是冥冥之中,宓妃有所感应,觉得她之所以会出现在这个时空跟那个男人脱不开关系,但她还是想要亲自问一问他,他究竟为何要这样操控她的人生。

    前世如此,今生莫非他还要如此。

    可她,又怎能允许他再如此。

    “该安排下去的事情可都安排妥当了,有需要大哥帮忙的地方吗?”温绍轩素来就心细,他如何能看不出宓妃眉目间的疲惫,任他心疼又如何,他了解宓妃的性子,知道她不是一个会轻易改变主意的人。

    是以,有些话他不会反复的说,只盼自己能为她分担一些,她也能轻松一点。

    “大哥不要担心,我没事的。”从温绍轩的眼里看到他对她的心疼与怜惜,宓妃心里暖暖的,伸手抱住他的胳膊,脑袋轻轻搁在他的手臂上,语带撒娇的道:“真有需要哥哥们帮忙的地方,我可是不会客气的。”

    揉了揉宓妃的发顶,温绍轩柔声道:“妃儿,莫要太逞强,别让我们太担心。”

    “嗯。”

    “待你离开后,琴郡那边大哥会留意的。”

    “上次去琴郡,我已经对琴郡未来半年内的规划都已经安排吩咐了下去,昨个儿收到消息,说是一切已经按照我的计划渐渐步入正轨,所以大哥如果有时间去到琴郡帮我暗中视察一下也是好的。”琴郡是她的封地,那里所创造出来的所有经济价值都是属于她的,对于她而言,那里就是一个发展商业王国的根据地。

    守好琴郡,发展琴郡,也就等于守住了她的半个钱袋子,无论如何宓妃都是不会舍弃琴郡的。

    “好,在你离开前将你对琴郡的计划书拿给大哥,我会替你好好守着琴郡的。”

    “谢谢大哥。”

    “你我兄妹,有什么谢不谢的。”

    “知道了,我可不会跟大哥真客气。”

    听着宓妃俏皮的话,温绍轩好笑的摇了摇头,这丫头莫不还要对他来一套假客气?

    “怎么样,妃儿觉得这青玉盘跟之前相比有何异处么?”兄妹两个走进房间后,虽然在说着跟青玉盘完全无关的话题,但他们的眼神却是从未离开过摆放在书案上的青玉盘

    。

    只见青玉盘上的绿光一直都没有消失,颜色也是非常浓郁的翠绿之色,随着时间的流逝,那绿光里仿佛浮现出一些繁复的图文,一时之间也看不出那究竟是文字还是较为特殊的符号。

    “大哥,你看那绿光里……”

    “文字不像文字,符号不像符号,我也确定不了是什么。”说着话的时候,兄妹两人都齐齐冲到书案旁边,近距离的观察绿光里浮现出来的这些东西。

    “咱们再耐心的等等看,绿光里的东西还太模糊,等清楚一些的时候才能确定里面究竟是什么东西。”

    “嗯。”

    转眼,又是半柱香的时间过去,浓郁的翠绿色光柱里,浮现出清晰的一张图,以及一些古老的文字。

    “大哥,图上那个地方……”

    宓妃转头看他的时候,温绍轩也转头看向宓妃,兄妹两人同时开口喊出,“那是碧落阁西北角种满合欢花的小花园。”

    “对,就是那个地方。”制药的时候,宓妃曾在那个小花园里采过合欢花,是以她绝对不可能认错,绿光里的图案所画之处,必定就是那个小花园。

    “如此说来,文武双玉环就在那个小花园的某个地方。”

    “应该是这样没错。”

    “这些文字既不是咱们浩瀚大陆通用的文字,也不像那些部落小国通用的文字,看这些文字的形体,比起咱们现在所用的文字要繁复许多,饶是我看过那么多的古藉,却也是一个都不认识。”温绍轩好看的双眉拧得死紧,反反复复的观察着那些文字,只想将这些文字全都记在脑海里,生怕下一刻这道绿色的光柱就消失不见。

    “妃儿。”

    “嗯。”在这个时空里,撇开浩瀚大陆还有一个光武大陆,既然这些文字不是属于浩瀚大陆的,亦不是周围那些部落小国的,那么极有可能就是属于光武大陆的,由不得宓妃不留下一个心眼。

    “妃儿可曾在药王谷见过这样的文字?”

    宓妃没有回答温绍轩的话,反而快速的铺开一张宣纸,提笔就在纸上临摹绿色光柱里的文字,生怕自己会写错字,一笔一划都写得极其认真。

    见到宓妃是在临摹光柱里的文字,温绍轩到了嘴边的话又咽回了肚子里,直到宓妃写下最后一个字,他才开口道:“还好妃儿细心,大哥都没有想到这里来。”

    “大哥你快看看,纸上的字你当真不认识吗?”

    “我看看。”

    接过宓妃递到他手里,墨迹都还没有干透的宣纸,温绍轩看着上面的文字,不曾松开的眉头越发皱得紧了,“不认识。”

    呼――

    眼见绿色光柱在一点一点的消失,宓妃忽而松了一口气,好在她刚才将那些文字抄写了下来,不然现在就真该要傻眼了。

    “妃儿,还好你有先见之明,不然现在什么都晚了。”捧着手里的宣纸,温绍轩像是捧了一件宝贝似的,黑眸里闪过一抹庆幸。

    “大哥,你看。”

    “青玉盘的光泽居然也黯淡下去了

    。”温绍轩看着骤然失色的青玉盘,眼里也写满了惊奇。

    “看来这青玉盘的作用是彻底消失了。”

    “眼下咱们虽然不知道这些文字是什么意思,可是咱们已经确定了文武双玉环的位置所在,它就在那个小花园里面,距离从整个碧落阁缩小到那个小花园,哪怕就是一寸一寸的找,想来很快就能找到的。”

    “妃儿,夜已深了,你也累了一天了,赶紧回碧落阁去休息,其他的事情明天再说。”

    “我知道了。”宓妃点了点头,又道:“大哥不妨将这些文字分成几份抄写下来,然后分别去找一些比较年长的学者,让他们看看是否认得这些字。”

    “大哥省得。”

    “那大哥也别多想了,早些休息,我先回去睡了。”

    “我送你回去。”

    “不用了大哥,这里是相府,是我们的家,现在已经很干净了,谁也伤害不到我的,而且大哥的院子距离我的院子也不远,哪里需要大哥送我。”

    “你啊,大哥真是说不过你。”

    “呵呵,那大哥早些休息,我先走了。”倾身吻了吻温绍轩的侧脸,宓妃又退了回来,然后嘻笑道:“大哥晚安。”

    “妃儿晚安。”

    目送宓妃离开后,温绍轩转身将书案上的青玉盘收了起来,又将宣纸上宓妃临摹下来的文字,用比较小的纸张,重新抄写了几份,然后才洗了个脸,躺到床上开始睡觉。

    回到碧落阁的宓妃,由清嬷嬷伺候着沐浴梳洗后,披散着头发坐在软榻上,又叫来樱嬷嬷吩咐了一些事情,这才将房间里的人都打发出去,又看了一遍陌殇写给她的信,方才上床睡觉。

    翌日,风和日丽,万里无云。

    天刚蒙蒙亮的时候,宓妃就从床上爬了起来,那些她所欠下的瞌睡,只能留着她出海的时候在船上补回来。

    “郡主,钱嬷嬷来了。”

    “快请她进来。”

    “是。”

    “老奴给小姐请安。”偌大的相府,所有人都习惯称呼宓妃为小姐,只有从宫里来的樱嬷嬷和清嬷嬷她们才会称呼宓妃来郡主。

    “钱嬷嬷快些起来,最近因为要安排好手上的事情,为去江南做准备,我都没有时间好好的陪陪娘亲,嬷嬷你可要替我好好陪陪我娘,让她不要那么担心。”

    “瞧小姐说的这话,虽说小姐没有时时刻刻陪着夫人,但每天不管再忙都会抽出时间去看夫人,哪家的闺女能做到像小姐这样的。”钱嬷嬷跟温夫人的看法是一样的,那就是任由宓妃想做什么就做什么,不受任何的束缚。

    “那我就当嬷嬷是在夸我了。”

    “儿行千里母担忧,夫人她只是不习惯小姐突然要离开她身边那么长时间,不过夫人她是支持小姐的,所以小姐也不要有什么心理负担。”

    这心理负担四个字,钱嬷嬷还是从宓妃这里学到的,她可说不出这么现代的词汇。

    “嗯,那嬷嬷过来是……”

    “夫人说是有事情想要问问小姐你的意见,希望小姐能抽出时间去观月楼一趟。”

    宓妃点了点头,捉磨了一下她今天要做的事情,有几件事情她决定往后挪一天,今个儿先去观月楼看看温夫人,然后大哥温绍轩应该会先到碧落阁的小花园看看有无发现

    。

    既然如此,她定是要留下来的,那些文字她也看不懂,谁知道都写了些什么,那个看似无害的小花园,又是否藏着什么危险,她无论如何都不会拿自家三个哥哥去冒险的。

    “行,那我现在就去观月楼见娘亲。”

    “是。”

    “清嬷嬷。”

    “郡主。”

    “一会儿如果大哥他们来找我,你就让他们等我一下,我一会儿就回。”

    “是,郡主。”

    ……。

    观月楼

    “夫人,你快别走来走去的,为夫这头都快被你给绕晕了。”

    “我也没有求着你呆在这里啊,你要有事可以去书房,那里没人打扰你。”

    “咳咳。”温老爹无奈的摸了摸鼻子,他露出一脸幽怨的表情,他这是被嫌弃的节奏。

    “娘亲。”

    “咦,是我的妃儿来了。”即便温夫人已经再三给自己做了心理疏导,知道宓妃去江南也不过就两三个月时间,但她一想到宓妃就要离开,这心里还是不舒服。

    与其说是不舒服,倒不如说是不舍,要是可以她真想跟着宓妃一起离开。

    “琴儿你这心也偏得太明显了,有了闺女就不要夫君,为夫我真是太可怜了。”

    “你…你个老不正经的。”

    说了这么一句之后,温夫人就扬起笑脸转身出了门,直到宓妃快步扑进她怀里,她才笑说道:“娘的妃儿快让娘亲看看,明明每天都有看到的,可还是觉得看不够。”

    “妃儿看娘亲也看不够。”

    “你啊。”

    “娘亲找妃儿何事?”

    “娘亲要没事就不能找你。”

    “当然不是,娘亲若有召唤,女儿一定第一时间赶到。”摇了摇温夫人的胳膊,宓妃吐了吐舌头,没曾想自己会掉进自己挖的坑里,真是让她汗颜。

    轻抚着宓妃的小脸,温夫人柔声道:“你啊,娘亲反正是说不过你,你放心娘亲不会阻止你去江南的,不过……”

    “只要娘亲同意我去江南,不管娘亲有什么条件,妃儿都答应。”

    “给你定一门亲事,你也同意?”温夫人挑起好看的柳眉,好笑的看着一脸讨好她的闺女。

    “咳咳,这个…这个妃儿不能同意。”

    “你放心,娘亲不会做任何勉强你的事。”

    抿了抿唇,宓妃露出一脸甜甜的浅笑,“娘亲真好,妃儿最爱娘亲了。”

    “难道妃儿最爱的不该是爹爹吗?”

    “呃…”宓妃闻声一愣,抬头正好对上温老爹看过来的眼神,顿时宓妃就红了红脸,笑说道:“爹爹今日没有去上早朝?”

    “今日爹爹沐休

    。”

    “原来如此啊。”

    “你个小丫头少转移话题,快说你最爱的是谁?”

    宓妃抚额,觉得这真不是一个好话题,偏头的时候又对上温夫人的眼神,一时间她是一个头两个大,抽着嘴角道:“妃儿最爱的人是爹爹跟娘亲。”

    一听自家闺女这个两人都不得罪的回答,温老爹温夫人则是一脸的了然,像是早就知道她会这么回答似的。

    “既然爹爹今日沐休,那正好一会儿可以跟我去碧落阁一趟,估计很快就会有文武双玉环的下落了。”

    “哦,妃儿知道那东西在哪里了?”温老爹也知道那文武双玉环在他们相府就如一颗定时炸弹似的,必须要连根拔起,否则相府的处境怕是要腹背受敌了。

    “青玉盘有反应了。”

    “什么时候的事情?”

    “就在昨晚。”

    “那……”

    “爹爹,大哥说白天就发现了青玉盘有异动,晚上又发现了青玉盘的异动,然后我跟大哥就发现青玉盘冒出来的绿光里有一副图,还有几行文字。”

    “那我可得亲自去看看了。”

    “那副图显示的地方就是碧落阁西北角的一个小花园,等会儿大哥应该会去找找看。”

    “妃儿,那些文字……”

    “爹爹,那些文字大哥看不懂,我也看不懂,那些文字太过繁复,也不知道是哪里的文字,我准备让大哥拿出去分散问问呢。”

    温老爹沉吟一声,慢慢点了点头,道:“那爹爹一会儿就跟你去碧落阁。”

    “你们父女说完了。”

    “娘亲别生气,妃儿可是专门过来听你说的。”宓妃笑着抱住温夫人的胳膊,“娘亲叫我过来是有什么事吗?”

    “是关于你大哥跟南宁县主的亲事。”

    “瞧我,居然把这么重要的事情给忘了,真该打。”

    “傻孩子,你大哥的婚事哪里需要你来操心,娘亲是打算先给你大哥和南宁县主在你离开之前把亲事定下来,到时候直接成亲就好。”

    “这样也好,可以让大哥跟南宁县主多一些相处和互相了解的时间。”宓妃点了点头,觉得在她离开之前先把亲事定下来,万一她出海后赶不及回来,从而错过了他们的婚礼,宓妃这心里也能好受一些。

    “昨天我已经去阮府问过阮夫人的意见,她也觉得把绍轩跟南宁的亲事先定下来好,所以娘亲就跟你爹爹商量,后天就去阮府下聘,然后就定亲,等你及笄之后,就让他们成亲。”

    “娘亲这样的安排很好。”

    “成,你要觉得好,那就好。”温夫人拍了拍宓妃的手,脸上的笑容越发的温柔了。

    等她们娘俩儿把话说完,温老爹等得不耐烦了,站起来拉着宓妃的手道:“妃儿,那咱们现在就去碧落阁。”

    “好。”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V239确定地点敲定亲事 | 绝色病王诱哑妃小说 | 绝色病王诱哑妃网-铭荨作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