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字体:
V240 本王对你没兴趣!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寒王府

    “王爷。”

    “进来。”

    幽夜推门而入,走到书案前向墨寒羽行了礼,恭声道:“王爷,王公公来了。”

    拿着公文的手微微一顿,幽深潋艳的黑眸半瞌着,他冷声道:“可知他所为何来?”

    墨寒羽自从边关回来,对于上早朝都是两天打渔三天晒网的,心情好就到金殿上站一下,心情不好压根就懒得去上朝,宣帝倒是有心想要管他,可他愣是不放在心上。

    太子明王等人巴不得墨寒羽不要去上朝,就盼着他要么永远呆在寒王府,要么就滚远一点到边关去,不要插手朝堂之事才好。文武百官里面,支持墨寒羽的人,从来都是不显山不露水的,也不会计较墨寒羽上朝还是不上朝,在他们看来王爷心中有数,做什么不做什么自有他的道理,用不着他们多言。

    至于那些支持太子等人的大臣,他们当然是巴不得墨寒羽不去上朝,仿佛他不去上朝,对于朝堂上的事情就不知道了一样,也不知这是一种什么古怪的心理。

    “回王爷的话,王公公只说是奉皇上之命前来请王爷进宫的。”

    墨寒羽剑眉轻拧,修长的手指轻扣着椅背,发出‘笃笃笃’的声响,“再去问问清楚他的来意。”

    若无必要,墨寒羽并不想踏进那座皇宫,对于那个地方他的憎恨与厌恶比起美好的回忆要多得多,他讨厌那个地方,可他却始终都无法摆脱那个地方。

    哪怕他再不喜欢那里,再想远离那里,可他有着不能不遵守的承诺,不得不担负起来的责任,这一生他都将被困在那个地方。

    正因为如此,墨寒羽从潜意识里就很抗拒靠近那座皇宫,他只想逃得远远的。

    “是。”到底是墨寒羽身边近身伺候他的人,对于自家王爷心里的想法纵然猜不到十分,三四分还是猜得到的。

    明白他家王爷不喜去皇宫,幽夜也乐得再去跑一趟腿,问问王公公究竟是为了什么而来的。

    他若不愿意说,那么他就不妨告诉他,王爷还要去巡视军营,压根就没时间进宫。

    “王爷。”

    “苍茫。”

    “王爷,属下的意思是,皇上此番吩咐王公公来请您进宫,是不是为了安平和乐郡主即将出海的事情?”宓妃要出海的消息,外人自是什么都不知晓,就连温老爹跟温夫人都被蒙在鼓里,只说宓妃要到江南去考察,以便在江南建立更多的产业。

    星殒城内各方势力得到的消息,无一例外都是宓妃要去江南,可宓妃就是瞒着谁,她也不会瞒着皇上,是以皇上肯定是知道宓妃要出海的。

    没准儿出海之前,宓妃还会特意进宫一趟,就算宓妃没有这想法,皇上也肯定会想个办法召宓妃进宫的,故,苍茫有理由相信皇上在这个时候叫王爷进宫,铁定是跟安平和乐郡主有关。

    “王爷,属下觉得苍茫所言有理。”

    墨寒羽收回远眺的目光,他抿唇道:“既然如此,那你便去套套他的话。”

    “是。”

    “寒羽。”

    待幽夜转身离开后,苍茫就听到天山老人由远及近的声音传了过来,拱了拱手道:“王爷,属下退到房外候着。”

    “下去吧。”

    “师傅来了,寒羽小徒弟怎么还不来迎接为师。”听着天山老人咋咋呼呼的吼声,墨寒羽无力的抹了把额上的黑线,嘴角也控制不住的抽了抽。

    “小……”

    突然一道凌厉的目光直射向天山老人,让他果断的将后面的话都咽回了肚子里,拉耸着脑袋飞身闪到墨寒羽的面前,一脸幽怨的瞅着墨寒羽,那模样真是要多委屈就有多委屈。

    “师傅。”

    “嗯。”

    “本王对你没兴趣,你别用这么哀怨的目光瞅着本王,你会害得本王把隔夜饭都吐出来的。”

    噗――

    还没等天山老人缓过神来,紧随天山老人来到墨寒羽书房的燕如风跟溥颜就整个笑喷了。

    犹记得在他们幼年时还非常严肃刻板的师傅,如今却是装做一副小媳妇的姿态,目露幽怨的意图将面瘫的墨寒羽给惹毛,结果总是那么的出乎意料。

    冷面墨寒羽不但没有被惹毛,反而还一本正经,难得开玩笑的反击了。

    一刀子,就那么快准狠的一刀子下去,直接就断了某老头的所有念头,气得他面红耳赤不住的跳脚,他才不会对…对对男人有想法,他是直的好不好?

    可恶,别说什么他对他不感兴趣,丫的,他对他也不感兴趣好么?

    该死的,为毛别人收的徒弟就那么的贴心,为毛他收的徒弟就是来向自已讨债的,简直气煞他也。

    “你,你个小兔崽子,看为师不打死你,你个……”扬起手,天山老人就要一巴掌拍到墨寒羽的脑门上,可见他是真的气得够呛。

    这样的徒弟跟他就是冤家,眼见巴掌就要落到自己的头上,墨寒羽不咸不淡的瞄了燕如风跟溥颜一眼,冷声道:“可不是我在笑话你。”

    嘎――

    闻言,天山老人保持着扬手挥巴掌的状态,燕如风和溥颜的笑声就像按了暂停键似的,更像有人猛地掐住了他们的脖子,让他们发不出一点声音来,表情滑稽得可笑。

    “我没笑。”

    “咳咳…”燕如风在天山老人的瞪视以及墨寒羽的挑拨下很快就回过神,整了整自己的心情,清了清嗓子退到一边保持沉默。

    这个时候说什么都是错的,他才不会傻乎乎的往枪口上去闯,慢了一拍的溥颜对上暴跳如雷的天山老人,情急之下只得大喊,“师傅,徒弟冤枉啊,明明就是寒羽他……”

    “他没笑,你笑了。”天山老人固然被墨寒羽那句颇具歧义的‘他对他没趣’气得恨不能掐他脖子,再好好的教训他一顿,教教他什么才叫尊师重道,可他又素来疼爱墨寒羽,因此,甭管他气成什么样,他都不可能真动手打墨寒羽的。

    墨寒羽也是吃定了这一点,所以才会对他说出那样的话,根本就是料定天山老人不会拿他怎么样。

    至于燕如风跟溥颜,那可就不在他关心的范围内了。

    “师傅,你偏心。”

    “为师就是偏心了,你能怎么着。”臭小子,居然敢对他大小声,真是欠收拾。

    啊――

    溥颜尖叫一声,接着就抱头逃蹿,完全就躲不过天山老人的围追堵截,师傅打徒弟,徒弟能还手么?

    答案当然是,不能。

    “臭小子,你知道错了吗?”

    “错,我错了,师傅你就饶了我吧。”大丈夫能屈能伸,溥颜可不想继续在这个问题上纠缠,没得他错得更多,“师傅,你偏心小师弟也就罢了,怎么就只打我还护着大师兄呢。”

    “你个臭小子,为师哪回对你不好了。”

    “没,师傅你对我好得不能再好了。”

    溥颜默,他觉得自己整个人都要不好了,怎么不管说哪都撞枪口上呢?

    “对对对,也不能放过你这个小子,赶紧给为师滚过来。”

    “师傅,咱们来找三师弟是有正经事情要谈的。”燕如风自知躲不过去,也只能硬着头皮开口了。

    “你的意思是为师现在干的都不是正经事。”

    听了这话,静坐一旁安静看戏的墨寒羽险些闷笑出声,他赶紧垂下眸子,倒也没有开口打断他们。

    “没,我不是那个意思。”

    “那你说说,你是什么意思。”天山老人难得有机会跟几个徒弟相处,这一次能在寒王府聚在一起,别看他什么也没有说,其实心里高兴着呢。

    他这一生无儿无女,四个徒弟就像他的儿女一样,不管对哪一个他都是非常疼爱的,尤其是对墨寒羽,他更怜惜他自幼就身中那样的剧毒,很多次都怕他活不下来的。

    好在墨寒羽很争气,一次又一次的在死亡线上挣扎着活了下来,让他真的倍感安慰。

    “要不师傅也打我一顿吧。”燕如风实在不是一个能说会道的人,他的个性偏冷,刚才之所以会笑,也不过是因为墨寒羽说出的那句话颠覆了他对他以往的认知,要不他的笑点真没那么低的。

    “你当为师有暴力倾向?”

    面对天山老人的反问,燕如风嘴角一抽,墨寒羽继续闷笑看戏,溥颜相当不满,低喃道:“师傅的暴力倾向就只是针对我,师傅真是一点都不爱我了。”

    “什么爱不爱的,你个混小子,你要真想有人爱你,那就赶紧的去找个小姑娘成亲,最好是明年就给为师生个胖徒孙。”

    噗――

    溥颜表示,他已重伤吐血身亡,有事找他请烧纸。

    “身为大师兄的你要给他们两个做榜样,一个个的年纪都一大把了,赶紧给为师找个好姑娘成婚。”原本天山老人是不插手自家徒弟的个人事情的,但无奈几个徒弟都不让他省心,他就勉为其难的替他们操操心,“你们要是敢敷衍为师,可不就要怪为师给你们找的媳妇儿不合你们的眼缘。”

    “师傅,你不是认真的吧。”溥颜听了这话觉得太惊悚了,他摇了摇头,下意识的觉得自己是不是幻听了。

    师傅要做主给他们找媳妇儿,这简直就是晴天霹雳,他的小心脏就要受不了了。

    “怎么不是真的,为师像是在开玩笑吗?”

    “这个……”溥颜自出师以来,被江湖上的誉称为倾颜公子,喜欢他想要嫁给他的女子,即便没有上万至少也成千了,但他虽从花丛过却是片叶不沾身的。

    用现代一点的话来说,溥颜其实是个不婚主义者,他相信这个世上有爱情,却不相信他自己可以拥有爱情。

    他是一个孤儿,对待男女之情他其实是非常抗拒的,也因此他虽常在花丛中自由往来,却是从来都不会付出真感情。

    “师傅,这不是重点。”燕如风也是抹了把脑门上的黑线,这题怎么跑得这么远,为什么突然就跳到要让他们找女人的问题上。

    在燕如风的眼里,女人就是等同于麻烦的存在,他已经习惯做什么都独自一个人,这要让他在身边带一个女人,那简直就是要逼疯他的节奏。

    是以,找个妻子这个问题,可以直接忽略不计。

    “那你说说什么是重点?”

    “咳咳,如果师傅没有事情要跟我谈,那我还有事需要进宫一趟,你们慢慢聊。”

    墨寒羽话音一落就同时收到燕如风和溥颜的瞪视,这个家伙太不讲义气了,居然想要丢下他们自己一个人跑。

    此时此刻,燕如风跟溥颜的脑子里只有一个想法,那就是如果真要找女人的话,甭管怎么都要拖着墨寒羽一起。

    他们要是不痛快,又怎么可能让他痛快。

    “娶妻是要讲究缘分的,乱点鸳鸯谱这种事情,师傅还是不要做的好。”墨寒羽虽然很努力的想要放开宓妃,将她一点一点从自己的心里拔除掉,可他知道这不是一天两天就能做到的事情,或许他会很快就忘了她,又或许她这一生都将深深的刻印在他的心间。

    他不知道自己还会不会爱上别人,他也不知道在很多年以后,他的身边是否会陪伴着另外一个女人,他只知道现在的他是绝对不可能接受别的女人的。

    “对对对,寒羽说得对。”

    “是啊,师傅。”

    “哼。”听着三个徒弟的话,看着他们的表情,天山老人冷哼一声,怒道:“为师才懒得管你们。”

    得了这话,燕如风跟溥颜松了一口气,墨寒羽则是觉得那如影随行的瞪视总算消失了,他可不想有那种后背发凉的感觉。

    “寒羽,你过来。”

    昨天宓妃在他体内布了生命法阵,泡药浴的时候他是清醒的,可后来他就睡着了,直到后半夜才醒,师傅跟两个师兄虽然一直都守着他,但确定他的身体没有问题后,也都各自回房休息了。

    这个时间点他们师徒三人赶着一起过来看他,来意墨寒羽用脚趾头都想得明白。

    “待为师替寒羽诊完脉,你们两个也给他诊脉试试。”

    “是,师傅。”

    对于自己要被当作小白鼠一事,墨寒羽除了无奈还是无奈,干脆就放空心思由着他们折腾。

    “寒羽,你可有觉得哪里不舒服,尤其是在宓妃丫头在你体内布了生命法阵之后?”

    “我很好,从未有过的好。”不是墨寒羽违心要夸赞宓妃,而是她在他体内布的生命法阵,真的让他感觉非常的舒服。

    前段时间他体内的火毒和寒毒虽然暂时得到了控制,杜绝了不定时毒发的可能,但每隔十日左右,他还是不可避免的要被体内火毒和寒毒交替折磨一次,那种滋味没有亲自体验的人,没有发言的资格。

    生命法阵虽然只是昨天才布在他体内的,但在早上他睁开眼后,便觉自己的整个身体轻便了许多,尤其是在打座调息之后,那种舒服的感觉流进四肢百骸,让他不禁有种错觉。

    大概这就是正常人才有的感觉吧!

    “你们也来试一试。”

    燕如风替墨寒羽诊脉后,溥颜也上前替墨寒羽诊了脉,这时天山老人才道:“宓妃那丫头真是一个奇才,真不知道她的脑袋里都装了些什么,怎么会想到在人的体内布阵这样充满生机的阵法。”

    若非亲眼所见,并且亲自目睹了宓妃布阵的整个过程,天山老人压根就不敢相信,这世上竟然还有这样的治愈之法,简直太令人震惊了。

    “师傅,生命法阵在寒羽的体内一切正常,并且寒羽的脉象比之前平稳多了。”早在知道陌殇体内有着一个生命法阵后,溥颜其实是想能亲自为陌殇诊一次脉的,但陌殇是谁,他的身边岂是什么人都能随意靠近的。

    即便溥颜跟燕如风是师兄弟的关系,陌殇也不见得会卖这样的面子。

    “火毒与寒毒在他体内形成了楚河汉界之势,井水不犯河水,谁也不会冒然去侵犯谁,想来在咱们找到冰棱花之前,他的生命安全得到了保证。”

    饶是他不是第一次看到宓妃布生命法阵,可燕如风却清楚的知道,哪怕就是宓妃手把手的教他,他也不一定可以根据每个人身体的不同,体质的不同,布出如此契合病人身体与体质的生命法阵。

    这样救人的方法,普天之下大概唯她一人独会。

    “你们说得没错。”天山老人捏着胡子,笑说道:“寒羽,以后每日你不管再忙,一定要给为师记着,必须按照宓妃丫头教你的调息之法,一遍又一遍的温养你体内的生命法阵,那可是在找到冰棱花之前你的保命符。”

    “我记下了师傅。”

    “记着就好,这样师傅也就安心了。”想了想,天山老人拍了拍墨寒羽的肩膀,“行啦,你不是要进宫,赶紧去吧,父子之间没有隔夜仇的,你父皇他也不容易。”

    还记得他在墨寒羽生死一线间将他抱回天山,每每看到墨寒羽因毒发而痛不欲生的时候,天山老人真的不只一次想过要杀了宣帝,觉得他没有资格做一个父亲。

    可是冷静下来之后,天山老人也觉得宣帝不容易,毕竟他得先是一个皇帝,而后他才能是一个父亲,并且他还不是一个孩子的父亲。

    “嗯。”

    面不改色的点了点头,墨寒羽很快就消失在书房里,燕如风跟溥颜对视一眼,不约而同的捉磨着该找什么借口跟天山老人分开,他们惹不起还躲不起么?

    “你们两个跟为师去相府见宓妃丫头,为师要好好请教一下那个丫头生命法阵的原因。”

    “是。”

    师傅有命,他们无力反驳。

    相府・碧落阁

    不出宓妃所料,在她刚跟钱嬷嬷去了观月楼,温绍轩三兄弟后脚就到了碧落阁。

    温绍云跟温绍宇睡了一夜之后,第二天醒来总觉得夜里错过了什么,匆匆用过早膳后就跑到紫竹院找温绍轩,跟着温绍轩就把夜里发生的事情都告诉了他们。

    这也让得温绍轩改变了一早就出门找名师大儒请教那些文字的想法,捉磨着还是先将文武双玉环给找出来再说。

    碧落阁西北角的那个小花园,占地面积其实并不大,整个花园里种满了合欢花,风景秀丽明媚,是个夏日里午睡的好地方。

    “大哥,要不我去观月楼看看,我真的有些等不及了。”只要一想到很快就能找到文武双玉环,温绍宇就很是兴奋。

    “大哥,我也有些坐不住了。”

    温绍轩扫了两个弟弟一眼,嗓音依旧温润如初,似有安抚人心的魔力,“行了,妃儿不是没有分寸的人,我们再耐心等等。”

    “还是大哥了解我。”

    “妃儿。”

    “妃儿。”

    “怎么,你们眼里就只有妹妹没有我这个爹。”儿女感情好,温老爹心里高兴,嘴巴上却是一点都不饶人。

    “父亲怎么来了?”兄弟三个问出这话后,反应过来都恨不得一口咬掉自己的舌头。

    “怎么为父不能来?”

    “没有没有。”

    宓妃挽着温老爹的胳膊,嘻笑道:“昨晚的事情我已经跟爹爹说过了,大哥也给二哥和三哥说过了吧。”

    “说过了。”

    “那成,咱们现在就去小花园里寻宝去。”

    温老爹揉了揉宓妃的发顶,爽声道:“好,咱们一起去小花园寻宝去,赶紧的。”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V240本王对你没兴趣! | 绝色病王诱哑妃小说 | 绝色病王诱哑妃网-铭荨作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