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字体:
V241 九龙戏珠凤翔九天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那小花园里藏着的哪里是什么宝贝,压根就是一颗不定时的炸弹,稍不留神就有被炸成粉碎的下场。

    碧落阁的占地面积在整个相府是仅次于观月楼的存在,内里的景致却是比起相府任何一个地方都要优美秀丽,可见宓妃在相府受宠的程度,远非一般人能够相提并论。

    宓妃的碧落阁在最初规划建造之时,乃是依着地势而建,故,这个院子无论是亭台楼阁,抑或是花草树木,皆是高高低低,错落有致,若是站在高处看这座院子,总会给人一种这院落是掩映在蒙蒙烟雨间如同梦幻一般的感觉,美丽,飘渺,虚无,神秘,却又精致得令人不免对它心生叹服,想要融入其中。

    整个碧落阁由大大小小总共九个精致小院组成,其中除开宓妃居住的主院以外,再有一个兰昕园,里面住着伺候宓妃的丫鬟婆子,另有一个春晖堂,则是宓妃派给沧海悔夜居住的院子。

    此外,剩下的六个院子,虽说每日都有专门的洒扫丫鬟负责打扫及整理,里面却是空置着无人居住的。毕竟甭管是以前的宓妃,还是现在的宓妃,其实都有着很强的领地意识,轻易不会允许谁踏入自己的领地。

    故,除非是她所在意,所看重之人,要么就打发人离开,要么就将人安排进相府专门的客院,让人直接住客房,绝对不可能任由对方住进她的院子里。有机会在碧落阁小住几天的人,别说除了穆国公府的几位小姐,还真愣是再没有别人了。

    西北角最偏僻,距离宓妃所住主院最远的一个小花园,若非那个花园足够特别,同时那里种满了各个品种的合欢花,只怕也没有资格在宓妃的脑海里留下难以磨灭的印记。

    “这地方还真是挺远挺偏的。”站在绿瓦红墙的小院外,温绍宇看着那一株株枝条都伸到墙外来的合欢树,不由得勾唇啧啧出声。

    因着宓妃一直都是他们一家最为宝贝和最为看重的人,因此,他们对碧落阁的了解是最多,也最为详细的,那种闭着眼睛都知道哪里是哪里的程度,比起自己住的院子都要清楚许多。

    “虽说我对这地方还有些记忆,不过都很模糊了,一时半会儿绝对是想不起来的,如果不是妃儿一口就说出青玉盘绿色光柱里显现的图案是咱们面前这个极容易被忽略掉的小花园,只怕我们还要花些功夫才能找到这里。”相府里种着合欢花的地方,可不单单只有这里,就算一个一个的用排除法,确定正确的位置在这个地方,也不知是几日后了。

    值得一提的是,偌大的相府,也只有在这个极其僻静,甚至显得有几分阴深的小花园,才能一次性的看到那么多品种齐全的合欢花,也不知是哪一辈的人收集种植下来这么多合欢树的。

    “如若不是有心想要寻合欢花,只怕还真不会有人注意到这个小花园。”该怎么说呢,大概就是这个小花园所占的地方仿佛有着天然屏障保护着似的,不仔细看,不注意看,还真是不容易发现有这么一个地方。

    以前他们是没有往这个方面想,对于合欢花也不是极喜爱的那种,否则倒是不用宓妃提起,方才想到这个地方。

    “难得大哥跟我一样的意见。”

    温绍轩看着站在院墙外也不着急往里走的宓妃,心下犯起疑云,却是没再开口说什么,反倒是温绍云接口道:“什么你的意见,这一切都是明摆着的好不?有眼睛的人都看得见,用不着你再提醒一次。”

    “一天不跟我抬杠,你会死啊。”

    “不会。”

    “你想打架是不是?”

    “随时奉陪。”

    “走,咱们到那里过过招,看谁横得过谁。”别以为比他先出生那么一点点时间,就可以一辈子将他压得死死的。

    “打就打。”

    “……”

    “二哥三哥不管你们是想吵架还是想打架,都到那边儿去,别在这里妨碍我们。”他们来这里是为了什么,这两个哥哥明显就没有抓住重点,就为了那么点儿事有什么可争吵的。

    还是说双生子天生就是如此?

    这个问题有点儿深奥,宓妃决定短时间内不去思考。

    “呃…”惹了宝贝妹妹不快,温绍云温绍宇暂时休战,你看看我,我看看你,然后皆是一脸讨好的望着宓妃,那小眼神儿真是委屈得不要不要的,怎么可以萌成这样呢?

    实在是太引人犯罪了吧!

    “咳咳,正事要紧,打架什么的随时都可以,呵呵。”温绍云崩着一张脸,瞅着宓妃喜怒不辨的小脸,尴尬的干笑两声。

    他真是脑子抽了才去接温绍宇的话,明知道他们俩不对上还好,一对上就是要吵个没完没了了的。

    “妃儿,那咱们进去吧。”没好气的瞪了温绍云一眼,温绍宇收拾好自己的心情,嘻笑着上前两步走到宓妃的身边,眉眼皆在笑的瞄一眼宓妃,再瞄一眼宓妃,直到确定宓妃不会突然给他一巴掌之后,这才一把抱住宓妃的一只胳膊,笑说道:“三哥听妃儿的,不跟某些人一般见识。”

    闻言,宓妃嘴角一抽,有他这么坑妹妹的吗?

    居然一句话把她也拉进坑里,真是……

    “臭小子,你给我等着。”咬了咬牙,温绍云瞪着温绍宇的背影道,早晚要让他长长记性,知道哥哥不是那么好惹的。

    突然,走在前面的温绍宇只觉后背钻进一股邪风,竟是生生让他打了一个寒颤,丫的,谁在背后算计他?

    “三哥,你很冷吗?”此时的宓妃走在中间,一边是温老爹,一边是温绍宇,搞得她别扭不已。

    好在她穿来的时候已经是个快十四岁的大姑娘,不是奶娃娃也不是几岁的小丫头,否则只要想到成天都会被自家爹,自家娘或是自家哥哥们抱过去抱过来,她就忍不住脑门上黑线直掉。

    “不冷。”

    “要是真冷的话可不许瞒着我。”眼见已是初夏的气候,早早也就换上了夏衫,若说是一般的小姑娘觉得冷,宓妃不觉奇怪,可要是她这个天天练功的大男人觉得冷,那就有大问题了。

    “妃儿放心,三哥才不会那么傻呢。”

    “嗯。”

    “臭小子,你快放开妃儿。”

    对于自家老爹连自己的醋都要吃,温绍宇简直就是无语问苍天,他低吼道:“我是妃儿的哥哥。”

    “那我还是妃儿的爹爹呢。”温老爹一点不觉得自己有错,眼看着时间一天天过去,自家宝贝闺女就要去江南了,一连好几个月看不到,想到这里温老爹就是浑身都不得劲啊。

    他不容易有机会跟自家闺女亲近亲近,哪里能容得下温绍宇在这里横插一脚,就算是自家儿子也不行。

    “你是我儿子,我是你老子,你必须听我的。”似乎觉得自己还没有说够说痛快,温老爹转念一想又补上一句。

    强忍着翻白眼的冲动,温绍宇失控的大叫,“您还知道也是你儿子啊,您就这么不待见我?”

    对上温绍宇那落寂哀怨的小眼神,温老爹立马鸡皮疙瘩掉了一地,他松开牵着宓妃的手,用力的抹了抹,黑眸眯起怒道:“你个小子给为父正经一点,信不信为父家法伺候。”

    噗――

    这都哪儿跟哪儿,竟是连家法都摆出来了,宓妃也不插嘴,安静的享受着这样的氛围,一颗心变得软软柔柔的。

    “爹,你确定我是你亲生的吗?”

    “不确定。”温老爹只是皱了一下眉,立马就很肯定的吐出这三个字,儒雅的脸上表情略有些古怪。

    温绍宇抬头望天,再三深呼吸,他决定他还是保持沉默的好,就他这刚长出爪子的小豹子,在老狐狸的面前实在有点儿不够看。

    “你是你娘亲生的,为父就算想生也生不了啊!”半晌,就在温绍宇打算沉默是金的时候,温老爹一脸正经严肃的来了一个神补刀。

    顿时…

    噗!

    哈哈哈…

    看着自家老爹脸上那认真的神情,宓妃捂着肚子实在控制不住的大笑起来,发间的翡翠步摇都不禁随着她摇头晃脑的动作,发出清脆悦耳的撞击声。

    走在后面一点的温绍轩跟温绍云先是一愣,而后在宓妃的感染之下,也是背过身去笑出了声。

    最后反应过来的当属温绍宇,他嘴角狠狠的抽了抽,额角也跳了跳,真不知道他这亲爹是故意的,还是故意的。

    其实他真的很想问一句,“爹,您是来搞笑的么?”

    可他,着实又没有那个胆。

    后知后觉意识到自己了一句什么话后,温老爹也是窘迫得红了一张老脸,作为严父的威严顷刻间毁于一旦,他当时怎么就脑抽了呢他。

    “咳咳,爹爹,女儿先进去瞧瞧。”止住笑,清了清嗓子,宓妃赶紧找借口开溜。

    “妃儿等等我,三哥跟你一块。”温绍宇反应也够快,几乎是脚下生风一般的紧随宓妃而去。

    独留下慢了一拍的温绍轩和温绍云,兄弟俩顶着温老爹雷达一样的目光真是叫苦不跌,早知道他们也该溜的。

    “咳咳,为父刚才说什么了吗?”温老爹的表情很到位,仿佛前一刻什么也没有发现。

    “没有。”

    得了温绍轩的回答,温老爹果断移开目光,温绍云笑迎着温老爹的目光,语气难得正经的道:“父亲刚才什么都没有说。”

    “嗯。”若有其事的点了点头,温老爹双手负在身后,踩着悠闲的步子踏进前面的小院。

    “我们也进去吧。”

    “走吧。”谁也不会知道,此时此刻肩并肩朝里走的兄弟俩,他们的内心读白是这样的:下次再遇类似情况,一定要赶紧溜到妃儿的身边以测安全。

    好在已经消失在转角处的温老爹不知道他儿子们心中的想法,否则难保他不会脚下一个趄趔,摔一跤扎实的。

    小院虽位置偏僻,距离宓妃的主院也远,但从进门到里面,每个地方都打扫得非常的干净,可见每天都是有人用心打扫的,零星散布在院前院后的高低青色竹屋,满花园数都数不过来的合欢树。

    宓妃知道自己的碧落阁里有这么一个地方,却也只是听闻,并且她只来过这里一次,还是为着需用合欢花入药才来的。

    而事实上,在那个季节里,早已经过了合欢花的花期,就算找到合欢树也不一定得得到合欢花,可她仍是固执的跑了趟。

    那时,她果真只在这小花园里看到了遍布四处的合欢树,却连一朵合欢花都没有寻到,最后不得已才取用了合欢树的树皮跟树叶去入药,同时又加配了近十种中草药,方才将那一味药炼制成功。

    “合欢花的花期我记得应该是在六七月份,现下这里可欣赏不到合欢开遍的美景,除了合欢树还是合欢树。”在温绍宇看来,他是真没觉得这个静谧唯美又不失雅致的小花园有什么特别的。

    要说特别的话,好歹也该等到合欢花开之时。

    “凡事不可光看表面,为父教过你多少回了,你还是个做哥哥的,看看你妹妹,她就没有你这么急躁。”

    转了一圈被氐窖党庖欢俚奈律苡羁嘧帕常W叛巯蝈靛缶龋靛柿怂始绨颍硎舅苤

    “不着急,那文武双玉环既然就藏身在这里,咱们就总会找到它的。”她的直觉一向都非常的敏灵,前一次踏足这里的时候,她的心里并没有这种感觉,可就在刚才走进这里,她心里就有一种非常奇特的感觉。

    说不出道不明,只可意会不能言传。

    “我们分开找,不要错过任何一个细小不起眼的地方,一遍找不着就再找一遍,总会把它给找到的。”直觉那种东西,不只女人有,男人也有,就好比此时的温绍轩,他仿佛也隐隐感觉到了什么。

    “那我找东面。”温绍云最先为自己找了一个方向,转身就朝着那个方向走去。

    “二哥选了东面,那我南面好了。”

    “父亲和妃儿先选一个方向吧。”

    “为父选西面。”话落,温老爹也转身离开了。

    “大哥不如就先北面吧,我想找到这座小院的正中心位置,再仔细看看这里的布局。”宓妃虽精通奇门遁甲,排兵布阵之术数,但她从来都不敢夸大,也不认为自己就是最强的,她深知人外有人,天外有天的道理,因此,她在这方面才能成长得那么快。

    真正的布阵高手,他布下的阵法,从来都不会让人觉得那是一个阵法,你若入得阵中,也只以为在里面发生的一切都是真实的。

    以前宓妃不曾关注过这个小院,对于这里面的一草一木自然也是没有留过心的,可就在知道文武双玉环或许应这里之后,宓妃方才猛然惊觉,这个小院指不定就一直都被笼罩在一个极其精妙的阵法之中。

    饶是她,亦被骗了过去。

    “好,妃儿你自己小心。”

    “嗯。”

    兄妹俩分开后,温绍轩朝着向北走去,宓妃则是足尖轻点,身体轻盈的跃至半空,居高临下的将这整个小院尽收眼底,然后她的双眼就如同标准的量尺一样开始测量这个小院前后左右的距离,直至确定中心位置在何处。

    “原来如此,看来青玉盘指的方向没有错,绿色光柱里面显示的图像也没有错,只是不知道那些文字到底是何意思?四国皇室皆渴望而不可求的文武双玉环,竟然当真就藏在相府之中,也不怪温氏一族虽仅占一国丞相之职,却无人胆敢轻视小瞧半分。”

    飞身落到小院的中心位置,宓妃蹙眉看着眼前的一个直径不过两米的椭圆形水池,只见这个水池的水非常的浅,池水还没不过脚踝,池水清澈见底,池水静止不动的时候就仿如一面镜子,可以清晰的倒映出这世间所有的一切。

    尤其是这池底大小不一,形态各异的鹅卵石,颗颗饱满精致,光滑圆润,让人一瞧不觉就欢喜进了心里去。

    时间一分一秒的悄然而逝,宓妃就那么站在水池边一动不动,脸上的表情轻松愉悦,眉眼含笑,粉唇微勾,半点不负那倾国倾城之容色,也不知究竟过了多久,陷入某种状态中的宓妃纤长的眼睫颤了颤,旋即那双灵动的美眸也眨了眨,嘴角的笑意更是回深了几许。

    “果真如此。”

    “妃儿,什么果真如此啊?”明明不大的院子,温老爹跟温家三兄弟原本以为很快就可以找一遍,然后聚在一起说说各自的发现,哪曾想竟然不知不觉走了半个多时辰。

    待他们好不容易碰到一起之后,就决定不再分开行动,先找到宓妃再说下一步该做什么。

    “妃儿,爹爹觉得这院子有古怪。”温老爹看着站在池边的宓妃,一边说话一边就想上前将宓妃拉到相对安全的地方,他担心宓妃会掉进池子里去。

    毕竟,那池水深不见底的,看着还挺}人。

    也不知这院子是谁建的,挖这么深的池子做什,温老爹越想越觉得不妥当,现下碧落阁里住的可是他最宝贝的闺女,这么危险的池子一定要早些把它给填了才好。

    “可不就是有古怪么。”宓妃笑着眨了眨眼,她一一扫过三个哥哥的脸,最后目光落到温老爹的脸上,软声道:“透过这个水池,告诉我你们都看到了什么?”

    虽是不明白宓妃为什么要这么问,但温绍宇还是很诚实的说道:“就一个水池啊,池水不是很深,但池水有些浊,池底的鹅卵石看起来有些模糊。”

    “池水浑浊,看不见池底有什么,却觉得这池水应该没过大腿。”温绍云不明白同样是面前的一个池子,为什么他看到的会跟温绍宇看到的不一样。

    话落之后,他就看向了温绍轩,不知大哥看到的是什么,“池水清澈见底,水深没过小腿,池底的鹅卵石在阳光下闪烁着七彩的光芒,煞是绚丽耀眼。”

    几乎是僵着身子听完三个儿子完全不同的话,温老爹的眉头拧得更紧了,越发觉得这个院子古怪诡异起来。

    “爹爹,你呢?”

    “啊,爹爹啊…”温老爹怔愣了片刻,嗓音低沉的道:“咳咳,爹爹看到的这池水如浓墨的墨汁一般,偏又还深不见底,透着一股阴森之气,刚才还在想这池子是谁命令挖出来的,爹爹还想找人来给这水池填了呢?”

    宓妃默了默,没有言语,温老爹又道:“现在你住在碧落阁里,虽说不会常来这个小院,但为了以防万一,爹爹也不能让你冒这个险,想着还是填了妥当。只是刚才听了绍轩他们的说法,爹爹就糊涂了,难不成这水池每换一个人看,它就换了一种模样出现么?”

    “这个小院其实是被阵法完全覆盖着的,若非天意不可违,只怕我们谁也想不到这个平凡普通的小院,竟然会藏着这样的秘密。”

    “这…”温家父子都微张着,表情出奇的一致,瞧着真不愧是一家人,模样简直太像了。

    “阵法是什么时候存在的已经无从考究,咱们眼前这个水池就是阵眼。”这般精妙的阵法,乃宓妃生平所仅见,倒是让她长了不少的见识。

    “那妃儿可有破阵之法?”看宓妃破阵什么的,温绍宇的兴趣是要多大就有多大的。

    “其实想破这个阵很简单。”宓妃挑着眉,语气上扬,表情神秘。

    “真简单还是假简单?”他们已经不是完全不懂阵法之人,就温绍云自己闯过的几个阵法来说,他觉得无论是布阵还是破阵,压根就没有简单的。

    “二哥不信我?”

    “二哥当然信你。”

    “那三哥要不要试试自己来破这个阵?”此时的宓妃像极了诱哄小白兔的大灰狼。

    咳咳,可怜的温绍宇沦落成了楚楚可怜的小白兔。

    “妃儿,三哥胆子小,我哪有那破阵的本事啊。”

    “三哥放心,妃儿不是说了么,破这个阵的法子很简单,你只要一个动作就可以破阵了。”

    “一个动作就可以破阵?”

    “嗯。”

    “不骗我。”

    “不骗。”

    “那你告诉我该怎么破阵?”

    “三哥过来,我就告诉你一个人。”

    面对笑眯眯的宓妃,温绍宇怎么就觉得浑身汗毛倒竖呢?

    呜…妃儿你可得温柔一点。

    “妃儿,现在可以说了吧。”

    “破阵之法其实就是……”后面的话宓妃没说,她直接采取了实际的行动。

    啊――

    伴随着温绍宇的一声大叫,温老爹温绍轩温绍云就见温绍宇朝着水池猛力的下坠下去。

    “妃儿…”

    “三哥,你睁开眼睛看看。”

    “呃…”温绍宇素来相信宓妃的,怎么也没料到宓妃会突然发难,直接一推就将他朝水池推下去。

    当他按着宓妃的吩咐,缓缓睁开双眼,只觉眼前的一切都在开始变幻,最后再看他的脚下,他的脚下哪里有什么水池,分明就是一块绿色的草坪,四周也不是假山,而是一棵一棵的合欢树。

    “怎…怎么会这样?”温绍宇站在那里,瞪大双眼看着周围的一切,整个人都傻眼了。

    谁能给解释个?

    “一切皆为虚幻,世间万物皆是化相,心不动,万物皆不动,心不变,万物皆不变。”宓妃眸色幽幽,轻柔的嗓音如清风吹进人的心坎里,“布下这个阵法的是个高人,待得文武双玉环出世,这个小院就将恢复成原来的模样,以后这里与其他地方无异。”

    短暂的消化过后,温老爹沉声道:“其他地方咱们都找过了,并没有发现任何异常的地方,那东……”

    “开…开开花了。”温绍云瞪大双眼,颤着手指向温绍宇身后的一棵合欢树,只见一朵接着一朵红色的合欢花迎着阳光绽放了。

    “这个月份是不会有合欢花开的,既然只有这一棵树开了花,那么咱们要找的东西,想来应该就埋在它的树根之下。”宓妃抚着小巧精致的下巴,挥了挥手又道:“要不大哥二哥过去挖开看看。”

    “嗯。”

    很快,在三兄弟齐心协力的合作之下,一个圆形的铜盒被挖了出来,擦掉上面的泥土,温绍轩道:“这上面是假锁。”

    “打开看看。”传说中才会出现的文武双玉环,温老爹也迫切的想要看看它的真面目。

    “等等。”

    就在温绍云着急着想要找开的时候,宓妃开了口,“先让我检查一下,万一有危险呢?”

    无论任何时候,她都绝不会让任何东西威胁到她所在意之人的安全。

    “让大哥来就好。”

    “听我的。”宓妃不容拒绝的抢过那个铜盒,仔细检查一番确认没有问题之后,她才凝神专注的将其打开。

    扔掉外面的铜盒,内里还有一个纯金打造的九龙抢珠凤翔九天同心盒,打开的方式颇为复杂,却是丝毫都难不住宓妃这个高智商的穿越女。

    啪!

    随着几声很有节奏的声响之后,盒子终被打开……

    ------题外话------

    明天女主就出海了,然后开始全新滴啦!

    世子妃驾到,世子大人请接驾哦!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V241九龙戏珠凤翔九天 | 绝色病王诱哑妃小说 | 绝色病王诱哑妃网-铭荨作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