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字体:
V244 玉环之谜有惊无险1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半个时辰之后,骁勇侯庞正跟户部尚书庞统浑浑噩噩的从庞太师的书房走出,但凡看到他们兄弟两人神色之人都是一脸的迷茫之色,却无人留意到他们眼底深处涌动的丝丝锐利之光。

    “大哥,我先回自己的院子了。”

    “二弟慢走。”

    “大哥先请。”

    庞统跟庞正住的院落,一个在东,一个在西,平日里他们兄弟间的交流也不是很多,尤其是在骁勇侯夫人娘家覆灭又在太师府失宠之后,他们兄弟间的关系就变得有些微妙起来。

    “那大哥就先行一步。”庞正朝着庞统点了点头,心里琢磨着庞太师对他说的那些话,也不知父亲是否还有深意,一时想不明白的他,也不敢冒然采取行动,以免将自己陷入险境之中。

    不行,他要尽快回到自己的院子,然后找来他的谋士,为他好好的解说解说,顺便好好的谋划一二。

    即便他是庞太师的嫡长子,当初先皇赐下的侯爷爵位也由他继承了,但他那个二弟可不是一个简单的角色,他若没有准备没有防备,只怕自己的地位早晚都会不保。

    想到后院里那个让他损失惨重的白氏,又想到就是为着她,父亲母亲才会好长一段时间不给他好脸色,反而重视起二弟后院的那个女人,以他那个好弟妹隐忍的性子,多年来屈居白氏之下,好不容易有机会出头,她又如何会放弃,再加上她娘家的支持,让得庞正产生了强烈的危机感也不为过。

    一时间心烦意乱的庞正想了很多,也猜测推演了许多,白氏那个女人虽然现在没多大作用了,可她毕竟还占着他骁勇侯夫人的位置,那么她就必须发挥她的作用,别的帮不上至少她可以替他牵制二房那个女人。

    既然如此,给予她一些恩宠也不是不可以。

    以白氏的聪慧她不会不明白,在这偌大的太师府里,只有他庞正好了,她才能好,她所生的儿女才能好。

    “二弟,你可别逼大哥啊。”重重的咬了咬牙,庞正勾唇冷笑道。

    目送庞正大步离开,庞统眯了眯眼,嘴角勾起的笑意有些寡薄冷情,他没有着急着离开,而是转身盯着庞太师的书房久久都没有言语,一双阴戾的墨瞳里满是骇人的冷光。

    父亲,今日你说的那些话,是在暗示什么呢?

    同样都是太师府的嫡子,同样都是从母亲肚子里爬出来的,他庞统不比庞正差,唯一差一点的不过只是生在庞正后面罢了,可从小到大都是他在让着庞正,帮着庞正,不管什么好东西都只有庞正选好后才会轮到他,有时候庞统都不禁怀疑,他到底是不是捡来的。

    这种扭曲,压抑的情绪积压在心里太久,就犹如一座活火山,迟早有一天都会喷发的,也不知老谋深算的庞太师,是否看出了这一点,才会状似无意的说出那样一番话。

    “呵呵,我的好大哥,你可一定要好好的,别逼我。”庞统抬头看着天空中炫目的阳光,袖中的双手紧握成拳,闭了闭眼后又睁开,最后毫不留恋的转身大步离开。

    属于他的,他一定要夺回来。

    谁敢阻止他,那就休怪他冷血无情,心狠手辣。

    “你们说,这两个孩子会怎么做?”突然,庞太师份外阴冷的声音在书房中响起。

    “回太师的话,我等不知。”虽说这是庞太师在问他们,可他们要真敢议论大爷跟二爷,只怕也见不到明天的太阳了。

    更何况,庞太师也并非真的需要他们回答什么,装傻充愣才是生存之道。

    “呵呵…好一个不知啊,好一个不知……”

    隐身在暗处眼观鼻,鼻观心,告诉自己千万不要有好奇心,甭管看到了什么听到了什么,都要当作没看到没听到。

    仰着头笑得有些癫狂可怕的庞太师,其实真没指望谁能回答他的那个问题,他花费那么多的心血,布下那么大一个局,挖出那么大一个陷阱,甚至不惜把他的两个儿子都放入局中,这一次无论如何他也不允许出现失败,一切只能成功,否则……

    否则后果怕是整个庞氏一族都承担不起的,虽然他一直都不服老,可他毕竟已经上了年纪,再没有那么多的十年,二十年可以等了。

    ……。

    皇宫

    “娘娘。”

    朱嬷嬷熟悉的声音在殿外响起,佛堂里双目紧闭颂着经敲着木鱼的刘太后猛然睁开双眼,略显浑浊的黑瞳中掠过一缕精光,冷声道:“何事?”

    近几个月来刘太后很安静,亦很安份,整日都呆在慈宁宫里,不但不见后宫众嫔妃的面,就连皇上的面她也不见,哪怕是庞皇后到慈宁宫向她请安也都被挡在了门外。

    宣帝纵然是恼极了他的这个母后,可刘太后到底是他的生母,眼见她如此反常又怎么可能不来慈宁宫见她一见,结果想当然的是没有碰上面,直接就被一句‘身体欠安’给回拒了。

    碰了一次壁的宣帝倒也没有接二连三的来慈宁宫,在宣帝看来他的母后就应该如此,安安份份的享受她太后的尊荣不就好了,何必还要想掌控那么多的人那么多的权利在手里。

    荣昌伯府气数已尽,倒台只是迟早的事情,若她能够安安份份的,宣帝也不是不可以保证在他有生之年,绝不动荣昌伯府。但显然,刘太后固执非常,她一心想要通过掌控宣帝,继而来掌控整个金凤国,她的野心远远超出了宣帝的预料之外。

    这也注定他们母子,只能站在对立面,虽为亲母子,却是相互敌对的关系。

    陌殇离开前的连番动作,也不知是有意还是无意,斩断了刘太后不少的暗中势力,再加上墨寒羽那个自小就让刘太后恨得牙痒的小东西,他也明着暗中断了刘太后的一些臂膀,接连两次打击险些让刘太后一病不起。

    可她的那个皇帝儿子非但不阻止,甚至还暗中推波助澜,光是想想她就心寒得厉害,最让刘太后恨不得没生过宣帝的是,她的好儿子竟然还朝着她‘补刀’,简直气煞她也。

    因着有关陌殇跟宓妃的流言事件,不但前朝后宫以及各个世家都掀起了动荡,就连开安府都几乎被连根拔起,差不点就要彻底消失在这片大陆,即便是煌宁城也受了波及。

    由此可见,璃城楚宣王府的势力究竟强大了什么地步,这又怎不令刘太后心生忧患。

    要说流言事件落下帷幕后,谁是最大的受益人,那人非宣帝莫属,其次才是相府,刘太后多年经营苦心安插在后宫中的眼线暗桩,竟然被宣帝借势清除得七七八八,偏她愣是有苦说不出,根本就阻止不了他的动作。

    非但如此,就连那些她好不容易保存下来的外部势力,也受到了严厉的清剿,不然这几个月以刘太后的性子,着实很难安份得下来。

    “回娘娘的话,是皇后求见。”朱嬷嬷乃是刘太后的心腹,亦是刘太后最信任的嬷嬷,她在这慈宁宫中相当的有脸面,饶是后宫中的一些嫔妃,那也极少有敢给她脸色瞧的人。

    惯会察言观色的朱嬷嬷,她对刘太后跟庞皇后的关系,那是心如明镜的,因此她非常明白应该跟庞皇后保持怎样的距离,那样她才不会惹刘太后生气,她的地位才会越发稳固。

    虽说她也收了庞皇后不少的好处,也时不时递一点儿消息给庞皇后,但朱嬷嬷清楚的知道谁才是她真正的主子,遂,刘太后才会对她睁一只眼,闭一只眼,否则这个老货也没命活到今天。

    “可知她为何而来?”

    “这个奴婢不知。”

    “哦。”尾音微微上扬,与刘太后平时说话的语气并无什么二样,熟悉她的朱嬷嬷却斗然惊出一身的冷汗,忍不住打了一个寒颤。

    “奴婢…奴婢有意识的试探了一两句,可可…可皇后的嘴巴紧得很,什么有用的消息都没有透露。”心惊胆战的摸了摸袖口里的荷包,朱嬷嬷暗骂自己不该太贪心,皇后娘娘给的好处此时就如烫手的山芋似的,让她恨不得转过背就给扔掉。

    “晾一晾她。”

    抹了抹脑门上的冷汗,朱嬷嬷想着庞皇后交待她的话,保养得非常不错的脸上一阵青一阵白的,左右权衡了一下,她到底还是选择了忽略庞皇后,遂恭敬的回话道:“是,娘娘,奴婢这便去传话。”

    “等等。”

    已经转身准备离开佛堂的朱嬷嬷闻声脚步猛地的一顿,那颗心是忽上忽下的,整个手心都被汗打湿了,“奴婢在,请娘娘吩咐。”

    “把她给哀家请到偏殿吧!”

    “是。”

    一直在慈宁宫外等候着的庞皇后,随着时间一分一秒的流逝,她脸上的表情也是越来越难看,一口银牙险些都给咬破了。

    该死的老妖婆,有什么臭架子可摆的,若不是…若不是…哼,臭老妖婆咱们走着瞧。

    “娘娘,您到轿辇里坐着歇歇,奴婢再去问问可好?”

    “成,你赶紧去给本宫问问。”见与不见也就一句话的事情,庞皇后量那个朱嬷嬷也不敢对她阳奉阴为。

    “娘娘您消消气,为某些人可是不值当的。”

    “嗯。”听了王嬷嬷的安抚,庞皇后按捺住心中的狂躁,她拖着长长的裙摆坐回轿辇里,大宫女含冬曼霜极有眼力劲的上前,一个贴心的递上茶水给庞皇后解渴,一个乖顺的跪到庞皇后脚边替她按摩双腿。

    “哎哟――”

    慈宁宫宫门一开,从里面出来的朱嬷嬷跟正准备进去的王嬷嬷撞成一团,两人一个捂着下巴一个捂着脑门痛叫出声,各自连连往后退了数步,若非身后有宫女扶着,铁定摔个四脚朝天。

    “哎哟,你……”常年跟随在庞皇后身边的王嬷嬷也是个狠的,捂着下巴刚想开骂的时候,发现朱嬷嬷正捂着下巴,被身后两个粉衣宫女扶着,到了嗓子眼的话她又咽了回去,别提有多憋屈了。

    朱嬷嬷也被撞得狠,痛得狠了,不过俗话说得好,打狗还得看主人不是,对方既是王嬷嬷,她这心里的火气就得压下去。

    “奴婢给皇后娘娘请安,皇后娘娘万福金安。”

    “朱嬷嬷请起。”

    “奴婢谢皇后娘娘。”规规矩矩的行了礼,将面子都做得全全的,朱嬷嬷这才又道:“太后娘娘近几个月来每日都在小佛堂里念经颂佛,适才奴婢进去禀报,太后娘娘请皇后娘娘到偏殿稍坐,娘娘她换身衣裳就来。”

    有了这么个解释,朱嬷嬷算是撇清了她为何让庞皇后等了这么长时间的原因,倒真是一个处事极圆滑之人。庞皇后不傻,她看出了这一点却是什么都没说,毕竟近几个月皇太后闭宫礼佛一事,早就不是什么秘密,皇上来了都要吃闭门羹的,又何况是她这个皇后。

    “朱嬷嬷前面领路吧。”

    “奴婢省得,皇后娘娘这边请。”进了慈宁宫的宫门,庞皇后坐上朱嬷嬷安排好的软轿,一路抬着去偏殿。

    走在软轿旁伺候的朱嬷嬷想着她毕竟收了庞皇后的好处,虽然不能给庞皇后想知道的,不过她却可以卖一两个人情给庞皇后,顺便提点一下她近来刘太后的喜恶,以便她心里有个准备。

    听着朱嬷嬷在耳旁的低语,庞皇后笑得雍容又端庄,艳丽而精致的妆容就如御花园里正在盛放的牡丹花,带着花中之王的霸气与目空一切,她眯起狭长的凤眼,眸底的冰冷与狠毒无人知晓。

    总有一天,在这后宫之中,再不会有人能够凌驾于她之上。

    “皇后娘娘请稍坐片刻,品上一杯热茶暖暖身子,奴婢这便去请太后娘娘过来。”

    “嗯。”淡淡的颔了颔首,庞皇后端起茶杯开始喝茶,朱嬷嬷则是躬着身子退了出去,待退到偏殿外她才站直了身子,拍着胸口吐出几口浊气,只觉整个人都要不好了。

    不过两三个月不见,这皇后娘娘怎么感觉越来越恐怖了,尤其是她身上那种无形的气势,几乎压得朱嬷嬷喘不过气来,被她盯着的时候,不免有种被太后娘娘盯上的感觉。

    这…这这太诡异了。

    “娘娘,这个朱……”

    没等王嬷嬷的抱怨出口,她便接收到了庞皇后目光凌厉的瞪视,虽然那目光只落到她的身上不过一秒,却是吓得她脸色猛地一白,接着就后退几步安安份份的站到庞皇后的身后,心跳如雷,冷汗直下。

    她怎么就忘了这里不是坤宁宫而是慈宁宫,她的一言一行都代表着她的主子,若是她的抱怨传进了皇太后的耳朵里,那她就算不死,后半辈子怕也难有难路了。

    半个时辰之后,刘太后仅是穿着一袭绛红色的常服,由着田嬷嬷搀扶着,身后领着大宫女元香和初夏就走进了偏殿,而朱嬷嬷则是被安排在了殿外伺候,这让得庞皇后的脸色有一瞬间的难看。

    “臣妾给母后请安,母后金安万福。”初入宫之时,庞皇后对刘太后这个姨母可是相当尊重的,只是随着时间的流逝,有些东西也都发生了改变,再也回不到最初了。

    “皇后起吧。”

    “臣妾谢母后。”起身上前从田嬷嬷的手里接过刘太后的手,然后便由她扶着刘太后坐到主位之上,甭管从哪一个角度看,此时此刻的庞皇后,那可都是一个没得挑的好皇后,好儿媳。

    刘太后眸光闪了闪,不动声色的打量庞皇后,没有拂了她的好意,就这么任由她在她的身边伺候,好半晌后才幽幽的开口道:“这段日子哀家醉心于佛学,身子也欠佳,便闭了宫门免了后宫众嫔妃的请安,听闻皇后也过来了几次?”

    跟聪明人说话,只需开一个头就好,说得多了反而无趣,庞皇后端庄娴雅的笑了笑,“臣妾听闻母后身体欠佳,故而前来请了几次安,却都没能见到母后的面,实在是臣妾的不孝。”

    “经过这段日子的休养,哀家的身体已无大碍,皇后也不必再记挂于心。”她虽不出这慈宁宫的宫门,外面发生的事情却没有一件能逃得过她的眼睛,否则她也不可能一步步爬到如今的位置。

    “母后的教诲臣妾铭记于心。”

    看着如此乖顺的庞皇后,刘太后嘴角一抽,长长的护甲在膝盖上留下长长的一道刮痕,她似笑非笑的道:“你我姨侄俩说话也不必这般客套,皇后就说说今日的来意吧。”

    “瑶儿不知何处得罪了姨母,让得姨母与瑶儿疏远了起来,今日瑶儿诚心向姨母道歉,还望姨母原谅瑶儿年纪小不懂事,若姨母仍是心中不痛快,瑶儿认打认骂也认罚。”

    庞皇后对着刘太后说出这样一番话,那姿态可是摆得低得不能再低,配上她楚楚可怜的模样,刘太后就是心中有想法也不能实施。

    不然这要传了出去,她这个太后的名声就有得让人编排了,庞皇后这招置之死地而生用得妙极。

    “你这孩子说的什么傻话,眼下虽已是夏初,但地上到底还是凉,赶紧起来说话,姨母何时生你的气,又何时疏远你了。”人生如戏,全靠演技,既然庞皇后要演,刘太后也乐意奉陪。

    至于谁会笑得最后,她们骑驴看唱本,各凭本事。

    “可是……”

    “聪慧如你,难道看不明白哀家近几个月来做的这一切是为了什么?那楚宣王世子每次出现在星殒城就必定会有一帮人落马,就必定闹得前朝后宫不得安宁,这次便是他走了,也没能摆脱那样的命运,哀家这么做的苦心瑶儿就没有细想过原由么?”

    假亦真时真亦假,真亦假时假亦真,刘太后这番话说得有真有假,半真半假,饶是庞皇后早有准备,一时间也摸不透这个老太婆的脑子里到底在想什么,谋划什么。

    难不成她这次又要被牵着鼻子走?

    “好了,皇后若是没想明白,不如就抽时间召见一下你的父亲或者是你的母亲,问问他们便清楚了。”

    “是,姨母。”

    “行啦,眼下后宫中虽平静了许多,不过也不乏暗处有监视的眼线,瑶儿你若无事就尽早回宫去,待哀家安排好一切,自会大开慈宁宫的宫门召见后宫众妃嫔的。”

    “姨母,瑶儿今天来此是有要事向姨母禀报的。”

    难道看到庞皇后这般严肃谨慎的模样,刘太后一双眼角上挑的眸子微微半眯起,嗓音沉了沉,道:“何事?”

    她跟太师府的交易完全都是建立在各自的利益之上,她的那个好姐夫,好妹妹,从来都是防着她的,若她这个太后不能为他们谋取利益,那么他们也不会为她做事。

    庞皇后初入宫时还会事事顺着她,在她面前就像一只没有爪的小猫一样,可羽翼渐丰之后,不也露出了她的本来面目?

    她刘清凤早已经不是十七八岁二十出头的小姑娘了,常年浸染在这个人吃人的后宫之中,什么阴谋诡计,勾心斗角她没见过,就庞皇后如今在她面前玩弄的手段,不过都是她玩剩的。

    “文武双玉环出世了。”为了从相府内探听出这个消息,可是费了她父亲好些心力。

    而庞皇后在宫中也仔细打听过了,相府的那个小贱蹄子上次进宫,在御书房呆那么长时间,只怕就是将文武双玉环呈给了皇上。

    想她所生的公主都没有那么尊贵的封号,更没有封地,凭什么温宓妃那个贱蹄子,她怎么配拥有那些连她金尊玉贵的女儿都没有的东西,最最让庞皇后恼恨的是,连她都没有权利私自调动军队,可温宓妃却是可以,而且还是皇上给的特权。

    哪怕是太子私自调动军队都不行,凭什么她一个丫头片子就可以私自调动军队,还一点罚都不会受。

    从来没有哪一刻,庞皇后想要将相府温氏一脉连诛九族,鸡犬不留。

    “消息可靠吗?”

    相府默认,由皇上在文武百官面前承诺的三月之期,如若相府拿不出文武双玉环,那么…眼下看来一切早有注定,争是争不过的。

    罢了,看来她的计划想要实施下去必须改个时机了,能忍者方才能成就大事,多几个月的时间她还等得起。

    原本以为楚宣王世子走了,温宓妃那个碍眼的黄毛小丫头也去了江南,她静待多时的时机就到了,没曾想文武双玉环竟然出世了。

    既然天时,地利,人和,她刘清凤一个都不占,罢罢罢,由着旁人去闹,她静观其变,安然看戏又有何妨。

    “非常可靠。”

    “文武双玉环出世是大事,而这文武双玉环出在我金凤国更是天大的好事,瑶儿递消息回太师府时,不妨也传一句哀家的话过去。”

    “姨母请说。”

    “暂时莫要再打相府的主意,尤其是相府那三位公子。”她今日若是不说这样的话,指不定庞太师还真不会出手,可她既然说了,那……

    没有永远的敌人,只有永远的利益,刘太后也想让某些人吃点儿苦头,受点儿教训,以免他们忘了到底是谁给了他们如今的荣耀。

    “瑶儿谨记姨母的话。”

    “听闻相府那个丫头去了江南?”

    “回姨母的话,那小贱丫头的确是去了江南,堂堂的正一品郡主当着不舒服,偏要去做低贱的商人。”无论何时只要一想到宓妃,庞皇后就恨得牙根直痒,心气儿是怎么都不顺畅。

    “确定她是去了江南,而不是玩了一出障眼法?”

    “姨母放心,那贱丫头就在去江南的路上,而且我们的人多方打探,她为了去江南已经准备很长时间了,短时间内怕是不会回到星殒城。”

    阿嚏――

    此时远在幻海之上的宓妃揉着鼻子,美眸里掠过一道冷光,丫的,究竟哪个混蛋在骂她。

    倘若她知道某皇后对她的称呼,三句离不开一个‘贱’字,相信很快她会让某皇后这辈子,下辈子,下下辈子都跟这个‘贱’字结下不解之缘的。

    “瑶儿你怎么了?”

    有那么一瞬间,庞皇后只觉自己仿佛掉进了冰窟窿一般,那种阴冷犹如被幽灵盯上的感觉,让她情不自禁的伸出手环住自己的手臂,猛地听到刘太后的声音她醒过神来,哆嗦道:“没…没,姨母瑶儿没事。”

    “相府那丫头不简单,让你父亲对她多注意一些,哀家坐了这么会儿身子也乏了,瑶儿你也早些回去休息。”

    “是,那臣妾就跪安了。”

    刘太后朝着向她福身行礼的庞皇后抬了抬手,便伸手让田嬷嬷抚着她出了偏殿,“回宫。”

    “是。”

    ……。

    御书房

    “皇上。”

    “何事?”

    黑衣暗卫悄无声息的,犹如凭空出现在御书房,他单膝跪地,声音低沉却无比恭敬的道:“皇后自安平和乐郡主进宫之日至今,来回传递消息去太师府总共七次。”

    “可有截获。”

    “回皇上,有。”

    “呈上来。”

    快速的将那些消息看过一遍,宣帝捏了捏眉心,冷声道:“今日她都做了些什么?”

    “回皇上,皇后去慈宁宫见了太后。”

    “哦,那太后可有见她。”

    “回皇上,太后跟皇后在偏殿密谈了近一个时辰。”他们都是忠于宣帝的暗卫,可慈宁宫自有刘太后培养出来的暗卫,他们可以在外围监视,但却不能靠得太近,否则容易暴露目标。

    “下去吧。”

    “是。”

    看来宓妃丫头一走,他的母后怕是又要不安份起来,她怎么就见不得他这个儿子过一天安稳日子呢?

    宣帝嗤笑一声,黑眸里满是落寂与幽深。

    也不知他的手在御案上触动了什么机关,从御案下弹跳出一个精致的盒子,待得宣帝将其打开,里面赫然就是宓妃离开前带入宫中交到他手中的文武双玉环。

    凝神看着这枚玉佩,宣帝的思绪不由得就回到了宓妃进宫的那一天……

    ------题外话------

    呼,昨天停电一天,今天来电也晚,荨说的小剧场只有明天补上了,抱歉。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V244玉环之谜有惊无险1 | 绝色病王诱哑妃小说 | 绝色病王诱哑妃网-铭荨作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