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字体:
V246 玉环之谜有惊无险3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太子殿下呢?”王公公得了宣帝的指令,捏着拂尘走到殿外却没看到太子的身影,难不成已经出宫去了。

    跟在宣帝身边时间长了,耳濡目染得多了,王公公也是自有一套他的处事之法,许多事情他看得比很多人都要明白。

    “回总管公公的话,太子殿下原是在殿外候着的,可突然觉得肚子不舒服,遂,太子殿下去往偏殿那边如厕去了。”

    闻言,王公公捏着拂尘的手微微一紧,细长偏淡的双眉皱了皱,黑眸里掠过一抹复杂的神色,仅片刻就恢复了自然,他点了点头,尖细的嗓音即便压得低亦很是有些刺耳,“咱家知道了,一会儿太子殿下回来,你且告诉太子殿下直接进殿即可,皇上可是在等着。”

    “是,奴才省得。”

    但凡宣帝身边近身伺候的内侍都知道,这偌大的皇宫,谁有资格叫皇上这样等着,那不是寒王殿下的特权么?

    至于其他的人,敢让皇上等着,是嫌自己活得不耐烦,想要找死了?

    太子身份虽说尊贵,可他敢让皇上等着么,他还没有那么大的胆子,即便他有心想要在这一点上跟寒王较量一下,却也始终都没有踏出那一步。

    要知道一步错,步步皆错,很多东西寒王赌得起,太子墨思羽却是赌不起的,他也没有那样的魄力去赌。

    “咱家先进去回皇上的话,你且再安排一个人去偏殿那边看看,让太子殿下抓紧些时间。”

    “是。”

    目送一个小太监朝花园西侧的偏殿小跑而去,王公公垂眸低喃了句什么,转身又走进御书房先宣帝回话去了。

    “奴才参见太子殿下,太子殿下金安万福。”

    “起吧。”

    “谢太子殿下。”

    “好了,这几日宫中有何异处?皇上连日来都在御书房处理政务么?可有传出什么消息来?”面前的小太监是太子墨思羽好不容易才安插在御书房外伺候的,好在前段时间墨思羽无论对内还是对外都没有采取任何的行动,否则他用心良苦埋下的这枚暗棋怕是已经废了。

    因着宓妃跟陌殇的那件流言事件,墨思羽非常庆幸他约束好了自己手底下的人,一丁点儿都没有掺合进去,要不他的损失指不定得有多惨重。每每回想起那一场看似风平浪静的动荡,墨思羽就不由得心生后怕,在面对他的对手时,行事越发的周全谨慎起来。

    “回太子殿下的话,因着几日前安平和乐郡主的离开,后宫中有几位娘娘开始有动作了,不过她们的举动都不明显,暂时探听不到什么。”

    “接着往下说。”自打楚宣王世子来到星殒城,直至他又离开,墨思羽可谓是大大小小的亏吃了不少,很多时候都不免气得他跳脚,可他愣是打落牙齿混着血给咽回肚子里了。

    期间他也没少去太师府征求庞太师的意见,听听庞太师的打算,每一次庞太师的话他都听了,可真正让他采取了实际行动的,却仅仅只有一两件,其余的经过他的再三思考与推敲,最后都选择了放弃。

    没有十足把握,或是完全可以全身而退之前,太子选择了优先保存自己的实力,他不会再冒然行动,更不会别人怎么说他就怎么做,哪怕给他提建议的人是庞太师。

    “是。”小太监低着头,站在太子的身侧,将自己的声音尽可能的压低,仅两个人能听得清楚,“皇上并非一直都在御书房处理政务,有时也在南书房处理政务,奴才只能在殿外伺候,没有办法进入内殿,很多消息都无法探听清楚。”

    墨思羽浓眉紧蹙成一团,他伸手揉了揉眉心,沉声道:“你就没有想办法从在内殿伺候的那些内侍口中套套话?”

    “回太子殿下,奴才有套过,可奴才不能表现得太明显,否则只怕会暴露奴才是殿下您的人的身份。”

    能被宣帝挑中在内殿去伺候的内侍太监,那就没有一个是傻的,别说是他不会说话不会套话,而是他稍稍表现有异,那么他就将面临暴露身份的下场,届时等待他的只有死路一条。

    “没有的废物。”

    “奴才该死,请太子殿下恕罪。”说着,小太监就双腿一软,诚惶诚恐的跪在墨思羽的脚边。

    “该死的,你个蠢货,还不赶紧起来。”也不看看这是什么地方,动不动就跪到他的面前,要是不小心被谁看到,他就是浑身长满嘴巴也说不清楚。

    “奴才该死。”

    “你是该死。”若非场合不对,墨思羽还真想狠踢小太监几脚来解气,“这几天皇上主动召见过哪些人,又有哪些人来求见过皇上。”

    “回太子殿下的话,陈王殿下曾来御书房想向皇上请安,结果皇上没见。”华王跟靖王乃是忠实的太子党,他们两位王爷素来以太子马首是瞻,没得墨思羽指示,能不进宫他们压根就不会往宫里凑。

    陈王在宣帝众位皇子中其实并不得宠,宣帝对他的态度一直都是不咸不淡的,而他也总是一副与世无争的模样,跟哪位王爷的关系都不亲不疏的,为人处事挑不出什么毛病。

    他的母妃是林淑妃,品级虽是算不得低,但他的外祖父却仅仅只是一个从五品的翰林院参政,故,甭管太子也好,还是明王武王也罢,压根就没有把陈王视作威胁过。

    “他?”墨思羽挑了挑眉,语气也微微一顿,却也是没有想太多,毕竟陈王他还不曾放在眼里过。

    “是的。”

    “其他几位王爷中,还有谁来向皇上请过安?”

    “只有陈王殿下来向皇上请安,其他的……”

    没等小太监把话说完,墨思羽就打断他的话,直言道:“你给本太子仔细说说寒王。”

    “回太子殿下的话,前前后后皇上召见过寒王殿下三次,第一次跟第三次寒王殿下只在御书房呆了不到一刻钟,唯有第二次在御书房内呆的时间最长,不但殿内伺候的内侍被全部打发了出来,就连在殿外伺候的内侍太监都被要求退离御书房一百步。”

    “可是安平和乐郡主进宫的那一次?”

    小太监回想了一下,重重的点头道:“是的,就是安平和乐郡主进宫那一次,寒王殿下从御书房出来,安平和乐郡主才进去的。”

    墨思羽的沉默并没有影响到小太监向他禀报情报,只听他又道:“继寒王殿下之后,皇上先后召见了明王殿下跟武王殿下,两位殿下皆是在御书房内呆了一个多时辰才从里面出来。”

    至于谈了些什么,就不是他一个小小的太监能够知晓的了。

    “八皇子跟九皇子……”墨泽羽跟墨星羽年纪小,也还尚未封王,平日里跟他这个大皇兄不亲,跟其他的兄长们也不亲近,唯独爱跟在墨寒羽的身边,这就让得太子想不防他们都不行。

    不说这俩小子可以帮墨寒羽多大的忙,单就他们住在宫里,那他们就有可能成为墨寒羽在宫中的眼睛,而且以他们皇子的身份,有些事情做起来可比他安排的眼线有用多了。

    即便太子的话并没有说完,小太监还是领悟了他话里的意思,“回太子殿下的话,八皇子跟九皇子只有昨个儿来向皇上请了安,当时御书房内的内侍都在,仅是请完安两位皇子就回了自己的宫殿。”

    “本太子最担心的还是寒王。”握了握拳,墨思羽的脸色‘刷’的一下就阴沉了下来,似乎随着温宓妃的性情大变,他的好父皇就越发没有了顾忌,以前他还能装装样子,在他们的面前表现出对墨寒羽的冷漠与疏远,现在却是巴不得向全天下的人宣布,他最疼爱的儿子从来就没有变,依旧是墨寒羽。

    他,其实从来就没有不爱过墨寒羽,曾经的疏远不是因为不爱,而是因为太爱,他要保护他罢了。

    “说。”

    “是。”小太监的确是知道些什么,可他不确定当说还是不当说,因此面露了几分犹豫,不巧他的犹豫又被太子给亓烁稣牛暗比栈噬系娜肥窃谟榉恐懈醯钕滤盗撕艹な奔涞幕埃还诩浠噬戏浅5纳祷暗纳舴浅5拇螅跻嗍侨绱恕!

    “皇上跟寒王发生了争执?”

    “是的,奴才虽然不知道皇上跟寒王之间为何事而争吵,不过他们那天的确争吵得非常的厉害。”

    墨思羽无法确定他的父皇跟墨寒羽是真吵还是在作戏,心下留了一个疑问,不过他会找到机会去证实的。

    “寒王离开后,安平和乐郡主进了御书房,皇上还向安平和乐郡主抱怨寒王的不是。”那样的皇上哪里是生气,分明就是龙颜大怒,一般人压根就承受不起那样的怒火。“面对皇上的怒火,安平和乐郡主一点儿都没觉得害怕,听王公公说安平和乐郡主就悠闲的坐在那里喝茶,任由皇上在那里说,等到皇上一个人说得没意思了,气也消了,之后说了什么奴才就不清楚了。”

    温宓妃,若能将她立为太子妃,何愁他的储君之位不保。

    只可惜温宓妃这个女人,着实有些不好征服。

    “自安平和乐郡主去江南后,皇上可有异常?”

    对上太子凌厉阴冷的目光,小太监艰难的咽了咽口水,摇了摇头,而后又想起什么,语气略带着急的道:“对于安平和乐郡主去江南一事,皇上是完全支持的,奴才还听到王公公对皇上说,将自己的私产银子交给安平和乐郡主做生意是稳赚不赔的,皇上只等收银子就好。再之后就是皇上接连召见了温相跟相府三位公子,殿内伺侯的人也都被皇上叫了出去。”

    “皇上不是同时召见的温相跟相府三位公子?”

    “回太子殿下的话,不是同时召见,是分别召见的。”

    “分别召见。”得了这么个消息,太子墨思羽的眉头都快皱在一起堆成山了,若说宣帝单独召见温绍轩他还能揣摩一二,对于宣帝单独召见温绍云跟温绍宇,他就完全是一头雾水了。

    “是。”

    “行啦,你回去当差吧。”

    “是,奴才告退。”小太监左右看了看,确定周围没有人,又匆匆向墨思羽行了礼,赶紧小跑着离开。

    墨思羽整了整思绪,无言的转动着大拇指上的青玉扳指,也不知他在想些什么,直到另一个小太监跑到他的跟前向他行了礼,告诉他皇上在御书房等着见他,他才伸手拍了拍根本就没有褶皱的衣服,大步朝着御书房而去。

    ……。

    时光飞逝,转眼又是几日稍纵即逝。

    波光粼粼的海面上,两艘大船越靠越拢,潮湿的海风迎面扑来,带着的全是属于大海的气息。

    “小姐,我看到沧海他们了。”

    红袖性子开朗活泼,永远都充满了无限的活力,让跟她呆在一起的人,想不感染上她的愉悦都不行。

    “你家小姐眼神儿还挺好。”宓妃笑着屈指轻弹红袖的脑门,站在甲板上的她,老早就看到了同样站在甲板上的沧海悔夜和残恨,实在想不明白红袖到底在兴奋激动个什么劲儿。

    这次出海宓妃原本没打算将他们五个人都带走的,想着将沧海残恨留下,结果两人死活不同意,执拗的看着宓妃,倘若她不同意带他们一起,那他们宁可违背她的命令抹脖子自杀。

    没办法,护短的宓妃选择了妥协。

    “是小姐。”

    “嗯。”

    “咳咳,你们一个激动,一个淡定是几个意思?”悔夜挑了挑眉,看了眼沧海又看了眼残恨,旋即嘴角微不可见的抽了抽。

    按照出发前的约定,他们应该一边绘制沿途的海上航线,一边到达约定地点等待宓妃的,后来海上下起大雨,他们的航线略有偏移不说,还很意外的在幻海上发现了两个从未有人发现过的小岛,遂,他们将船靠在岸边,登上小岛绘制了全新的地图。

    然后再次调整方向,朝着宓妃来的方向行驶,以避免跟宓妃乘坐的船错过,耽误更多的时间。

    “残恨,你去通知驾船师傅将船停下,等待小姐乘的船靠近。”

    “知道了。”

    约莫一刻钟左右,两艘船终于相靠在一起,七八个水手在两艘船的甲板上搭起甲板,方便宓妃登上另外一艘船。

    宓妃的动作很快,剑舞红袖等人的动作也很快,这艘从琴郡出发的船,船上但凡需要搬到远洋号上的物品,也在宓妃踏上远洋号后,由沧海等人迅速的搬了过去。

    “你们为何会出现在这个地方?”

    “请小姐责罚。”沧海作为老大,回答宓妃问题的时候,他理所当然的首当其充。

    语言简洁的将原因说了一遍,沧海并没有过多的解释,只是安静的站在那里静待宓妃的处罚。

    “下不为例。”

    “是。”不得不说宓妃的四个字,其实就是他们的特赦令啊!

    “悔夜。”

    “属下在,请小姐吩咐。”

    “你该知道你家小姐是个从不做亏本买卖的人,你到那艘船上安排一下,然后咱们就要出发驶向虚无之海了。”宓妃将自己第一次出海乘坐的船,命名为远洋号,她希望这艘船可以带给她好运,让她在海上一帆风顺,顺顺利利的找到陌殇。

    “小姐放心,属下一定安排妥当。”悔夜领了命令,身影一动就掠至另一艘船上,找到这艘船的负责人,一一传达宓妃的指令。

    这艘船在离开琴郡的时候,船上也是放置了许多的好东西,这些东西一部分是用作在海上贩卖的,一部分则是准备在海上交换其他金凤国没有的物品用的,既然船已经驶离了海港,无论如何都要有得赚才行。

    即便当真没有赚到什么,宓妃也要他们能积累一些经验,至少得为下一次出海做好准备,怎么算都不能亏了。

    “小姐,这是一路上我们绘制的海上航线图,你看看有没有需要改的地方。”

    接过沧海递到手里的图,宓妃朝着楼上的房间走去,同时也不忘指点沧海他们哪里画得对,哪里画得不对,一份精准的地图又该如何绘制才合格,才完美没有缺陷。

    半个时辰之后,宓妃坐在远洋号上,悔夜回来向她复命后,两艘船再次分开行驶,一艘就在幻海上行驶,一艘则是加紧速度朝着虚无之海前进。

    高楼之上,宓妃仰望着蔚蓝的天空,任由海风将她的衣裙吹得猎猎作响,清澈的双眸眺望着无边无际的海面,思绪渐渐飘远。

    文武双玉环就是埋在相府的定时炸弹,宓妃庆幸那玉佩是在她离开前被找出来的,否则她的这颗心怕是怎么都安不了。

    所谓文武双玉环的秘密,宓妃已然猜测到了七八分,只需要将那些文字翻译出来,真相也就摆在眼前了。

    宣帝既然答应了她,想来在未来的几个月里面,相府的安危用不着担心,只是她的三个哥哥怕是麻烦仍会不断。

    然而,以目前她三个哥哥的武力值,想要他们的命怕是需要付出非常惨重的代价,再加上她暗中的那些部署,至少安全是有保障的。

    爹娘,等我回来。

    哥哥们,等我回来。

    熙然,我来了。

    ------题外话------

    简短小剧场:

    世子说好的,本世子的阿宓呢?你丫的把她藏哪儿了?

    某荨咳咳,偶没藏着阿宓。

    宓妃你丫的无良作者,你到底啥时候把偶男人送到偶面前?

    某荨那个…那个就快了。

    世子就快了是多快,你丫的不知道今天是平安夜么?你个坏女银竟然敢阻止本世子送阿宓一颗红通通的苹果,简直不能原谅。

    某荨:……

    宓妃偶要杀了你,都怪你个坏女银,害偶平安夜木有男人,木有苹果,木有……

    某荨:……

    那什么,某荨羞愧捂脸,蹲墙角画圈悔过去!

    么么妞儿们,平安夜快乐,吃个苹果天天开心,平平安安哦!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V246玉环之谜有惊无险3 | 绝色病王诱哑妃小说 | 绝色病王诱哑妃网-铭荨作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