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字体:
V247 两府亲事背后隐患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星殒城・征远大将军府

    主院・兰若轩

    “英嬷嬷,何事如此惊慌?”阮夫人明氏瑞滢,是个容貌秀美,浑身都散发着书香气息的三十四五岁左右的,拥有成熟风韵的妇人,许是嫁入行伍出生的夫家多年,在她清秀的眉目间,依稀可见几分武将身上才有的英气,与她自身的气质相互融合在一起,自成一股别样吸引人的气韵。

    以前他们一家人常驻唐龙关,府中规矩不多,对待下人的要求也不严,初回到星殒城时,阮夫人为此还头疼忧心了很长一段时间,随着日子一天天过去,她管起偌大的征远大将军府来也是得心应手了,对下人的约束自然也都按照祖制规矩来执行,半点不敢再马虎。

    天子脚下比不得唐龙关,阮夫人唯一能为她夫君做的,也就只有牢牢将将军府打理妥当,让任何人都挑不出错处。

    “不是我要说你,你该知道咱们回到星殒城的处境,这里比不得在唐龙关,切记一言一行都要严格的约束自己,以免传出去沦为别人茶余饭后的笑谈。”虽说他们一家人回来的时间算不得长,那贵圈里认识的贵人也不多,可明里暗里等着看笑话的人却是不少,因此,阮夫人不但对自己要求非常严格,对待府中下人的要求亦是相当的严格。

    英嬷嬷作为在她身边伺候的大嬷嬷,行事这般作为,又怎不令她生气动怒,“不管是有多着急的事情,也要注意自己的举止仪态,到底发生何事了,你且慢慢说与我听。”

    “老奴该死,请夫人责罚。”其实在自己嚷嚷出声之后,英嬷嬷就知道自己错了,可惜话已出口收不回来了。

    姑爷回京述职,常驻星殒城之后,她们这些跟着夫人从唐龙关回来的下人就该知道,在这天子脚下她们的一言一行都要格外的小心仔细了,再不能像以前那样随心所欲,没规没矩。

    那时夫人纵着她们,那是因为天高皇帝远,也没有那么多双眼睛一瞬不瞬的盯着她们,就指着她们出错,好借着打击她们,从而攀扯上整个征远大将军府的主子。

    现下的情况容不得她们出错,姑爷回星殒城之后,直白的说那就是皇上一手扶持起来的新贵,各种荣耀加身,注意她们征远大将军府的人就多了,别说主子不能有错,就是最低等的下人也不能犯错。

    否则,就是给了别人直接攻击征远大将军主子们的理由跟借口。

    “是老奴失态了,失仪了,忘了夫人的再三教导。”

    听着英嬷嬷请罚的话,阮夫人摆了摆手,温软的女声自有不可忽视的坚定与不容反驳,“牢记住这次的教训,下不为例。”

    “是,老奴记下了。”

    “此事就此揭过,不单英嬷嬷要牢牢的记住,你们同样要牢牢的记在心里,明白吗?”

    “是,夫人。”兰若轩中伺候的丫鬟婆子朝着阮夫人福了福身,整齐化一的齐声回答。

    “到底出什么事了,仔细说与我听。”

    “是,夫人。”英嬷嬷伸手猛一拍脑门,赶紧整了整自己的思绪,差不点儿她就把正事给忘光了,“是二小姐带着婉姐儿琨哥儿过来看望夫人,还有严府的小姐说来拜访夫人,凑巧她们赶在一起了。”

    英嬷嬷与阮夫人身边的另一个大嬷嬷,她们原是阮夫人的奶嬷嬷,阮夫人出嫁的时候除了四个陪嫁丫鬟,就还有这两个嬷嬷跟着伺候她了。

    是以,英嬷嬷口中的二小姐,指的其实是阮夫人嫡亲的妹妹明瑞涵,这位二小姐在阮夫人未出阁之前,那可真是没少欺负阮夫人,甚至还一度嘲笑奚落阮夫人不管出嫁前还是出嫁后都比不得她过得好。

    要说英嬷嬷是真的万分不待见明瑞涵,只可惜她不待见没用,谁让她只是一个身份卑微的下人,任何时候都没有她说话的份,更没有她说话的立场。

    “竟然是她。”阮夫人短暂的怔愣过后,不知是何心情的低喃出声,她那个心高气傲,自视甚高的妹妹啊,她是真没想到,她竟会亲自登她的门,莫不天要下红雨了。

    脑海里掠过这么一个念头,阮夫人还真就抬起头朝着天上看了看,看看是否真有要下红雨的迹象。

    她与明瑞涵乃是一母同胞的亲姐妹,可是她的母亲明夫人很是偏心的,不管家里有什么东西,总是要妹妹明瑞涵先挑过后才能轮到她,而她那个妹妹性子更是恶劣,但凡是她的东西,明瑞涵哪怕一点都不喜欢,她也非要抢过去不可,总之就是看不得她好。

    长大后,她嫁给了现在的征远大将军阮均卓,那时候的阮家远没有现在这样的地位与荣华,甚至在她婚后不久,便被一道圣旨调去唐龙关,此生几乎再也没有机会回到星殒城。

    而她的妹妹明瑞涵则是嫁入了世代都是官家出生的杨府,婚后的生活过得非常好,时常当着她的面挤兑她,奚落她,完全没有顾念一丁半点的姐妹亲情,在她随夫君阮均卓去往唐龙关后,她的娘亲她的这个嫡亲的妹妹,与她几乎就是断绝了来往的关系。

    如此种种,说不难过,说不心寒都是假的。

    她明瑞滢也是人,一个活生生的人,她也有七情六欲,她也有喜,也有怒,也会羡慕,也会嫉妒,当然也免不了会记恨。

    随着她的夫君阮均卓回京述职,加官进爵,深受皇上的信任与重用,一跃成为星殒城内贵族圈子里的新贵,不管是她娘家的爹娘也好,这是她的好妹妹杨夫人也罢,仿佛都忘了她们曾经对她做的一切,一个个的上门来跟她亲近,挖空心思的想要借着她为自己或是为自己的家族谋取更大的利益。

    难道她明瑞滢就活该做她们的垫脚石吗?

    杨夫人明瑞涵的的确确是个心气儿高的,即便她现在要仰望着阮夫人谋取富贵,可她愣是没有单独来见过阮夫人,每次出现身边都有其他的人,好像那样阮夫人就针对不了她一样。

    只是她凭什么认定阮夫人会跟她一样,借着现在身份地位高了,就死压着打压她?

    事实上,如若她不主动凑到阮夫人的面前,阮夫人就只当她不存在。不管是她的娘家明府也好,还是明瑞涵嫁的杨府也罢,阮夫人是一点都不想跟他们扯上关系,巴不得他们不来找她,这样她还能清静些。

    回到星殒城这段时间,她的父母亲跟娘家那边的亲戚隔三差五就会来一次,无外乎就是跟她拉关系讲亲情,想要她在阮均卓耳边说好话,给他们的儿子安排好差事,给他们的闺女说门好亲事。

    至于她的这位妹妹,撇开亲朋好友都在的场合以外,她愣是没有领头出现在她的面前过,唯独她的女儿杨骊婉三天两头就会寻个由头来府里,要么就说来陪她的女儿说说话,玩耍玩耍,要么就是各种借口,说是带着她的女儿到城里四处逛逛,多认识一些手帕交什么的。

    到底阮夫人也过了青春年少的年纪,对于杨骊婉的心思,她这个做姨母一眼就能瞧个明白,只是没有点破罢了。

    今日她的好妹妹亲自上门,怎不令阮夫人感到惊讶,同时心里的防备也是下意识的就如同高墙般竖了起来,可见曾经的她在杨明氏瑞涵那里究竟受过多么严重的心理阴影。

    “女子出嫁从夫,英嬷嬷以后也别再称呼她为二小姐了。”平静的语气里没人知晓阮夫人的内心中是经过了怎样的纠结与挣扎,有些事情上天既然早已经有了注定,她不该强求那么许多的。

    现在的她没有别的期盼了,就愿自己一家人能够平平安安,健健康康的相守在一起就好。

    “夫人说得对,是老奴又把规矩给忘了。”

    看着把一张脸都要笑成菊花状的英嬷嬷,阮夫人只是好笑的摇了摇头,她的那点心思还真没有瞒过她。

    那么多年过去了,有些事情她早就看得淡了,难得成嬷嬷跟英嬷嬷还记得她幼时所受的那些委屈。

    说什么是她又把规矩给忘了,实则是怕她还顾念姐妹亲情,不允许她们那么不待见明瑞涵吧!

    “既然她们人都已经来了,我也在府里避不开,你去把她们都带过来,不管她的来意是什么,总要知道了才好应对。”

    “是,老奴这便去把杨夫人跟表小姐表少爷请过来。”眼见自家夫人说出这番话没有半点的勉强,英嬷嬷脸上的笑容更深了,就连语气都轻快了许多,那模样看起来着实好笑。

    目送英嬷嬷一把年纪了还跟兔子似的跑那么快,成嬷嬷忍着笑,走到阮夫人的身后,扶着她的手,温温润润的声音像是母亲在耳边温柔的低语呢喃,“过去的事情已经过去了,夫人可得往前看,千万别为了那些不值当的人跟事劳心劳神,实在不值得的。”

    “嗯,成嬷嬷放心,我心中有数,我也不再是十多年前的那个我了。”十多年的时间,已然足够她从一个天真烂漫的孩子,成长为如今的一府之主,掌管一个偌大的将军府了。

    现在她依然将明府当作自己的家,可也仅仅只是当作自己的家了,只有这里才是她真正的家,才是需要她用心经营,精心维护的家。

    说得冷漠一些,别人怎么样又与她有何干系。

    “夫人能这么想就对了。”成嬷嬷无儿无女,在她眼里阮夫人就如同她的孩子一样,因此,她是真的希望阮夫人可以守住自己的心,莫要让那些别有用心的人利用她的善心。

    “如今县主与相府大公子已经定了亲,相府对这门亲事也相当的重视,给足了咱们县主脸面,等咱们县主嫁入相府,与姑爷定能把日子过得和和美美的,夫人也算了却了一件心事。”

    经成嬷嬷这么状似无意的一提醒,阮夫人心中的复杂又消散了几分,脑子也更清楚了,“相府的大公子能看中婕儿,那温相夫人是真心实意的要与咱家结亲,原本我是想都不敢想的。”

    甭管阮均卓有多得皇上重用,星殒城内又有多少势力想要拉拢他,征远大将军还是比不得相府尊贵的,温绍轩乃是温相的嫡长子,也就等于他将是相府下一代的当家人,同样会位及丞相,南宁县主虽为二品县主,她嫁给温绍轩,还真就是高嫁。

    再加上温绍轩的品行,他是多少女儿家梦寐以求想要嫁的夫婿啊,南宁县主能跟温绍轩成为一对,不知摔碎了多少人的下巴,更不知碎了多少女儿家的一颗芳心。

    “咱家县主跟相府大公子那是缘分,天作地合的一对,亲都已经定下了,就等县主过门了,夫人还有什么不敢想的。”

    “是是是,嬷嬷说得对,婕儿得了相府轩哥儿这么好一个夫婿,我是做梦都要笑醒了。”都说丈母娘看女婿越看越满意,这话真是一点都不假,在阮夫人眼里温绍轩可不就好得不能再好了么。

    “婕儿现在是不用我操心了,我啊只要照顾好夫君,再好好的将汶哥儿养大成人,给他娶个贴心的媳妇,我这辈子就圆满了。”

    “夫人想得可真是远。”

    “远吗?我还真没觉得。”一主一仆说话间,不知不觉就走到了院子东边的暖阁里,“相府地位尊崇,放眼各个世家还真找不出一个能与相府比肩的,婕儿结的这门亲事的确是好,可同隐忧也是不小的。”

    “夫人能想到这一点,想来是猜到杨夫人的来意了。”

    阮夫人孩子气的翻了个白眼,她坐在软榻上端起茶杯顿了顿,开口道:“以相府的地位,轩哥儿那孩子便是娶一国公主为妻也是使得的,咱们阮家跟那些底蕴深厚的名门世家还是有一段距离的,可偏偏那些世家的小姐们没能与相府结成亲家,反倒是婕儿占了相府大公子未婚妻的身份,在婕儿踏进相府大门之前,该防备的都不能少。”

    “夫人说得是。”

    “再有,因着婕儿与相府大公子定了亲,连带着咱们将军府也一跃进入了各个大世家的眼中,将要面对的问题也就更多了。与相府结亲,将军府的地位也随之提高,不少的官家或是世家都会看在相府的面子上提携将军府,嬷嬷可别忘了相府还有两位公子没有定下亲事。”

    一听阮夫人这话,成嬷嬷心下就是一个‘咯噔’,脸色也是一下变了好几变,想了想还是开口道:“既然夫人已经想到了这一点,那夫人可得早做打算,防备着些。”

    相府另外的两位公子,虽说无法继承相府,但那二公子跟三公子都是人中龙凤,天资耀眼之人,又岂是一般世家公子哥可以相提并论的。

    眼下这相府大公子的亲事已然定下,那些人的目光可不就是冲着相府另外那两位公子去的?

    这都说相府的大门不好进,他们这将军府可不就是一个现成的台阶,温夫人那里不好探听什么,她们家夫人这里可不就能时常往来,便于打探各种消息了。

    想到这一层,成嬷嬷还真担心那杨夫人的来意,莫不就是想要把她的女儿塞进相府,那她看中的是二公子还是三公子?

    值得一提的还有那个严府的严月春,真真是没有一点儿眼力劲的女子,看了就叫人心生不喜,偏偏她的脸皮极厚,还怎么都弄不走。

    “行了,嬷嬷你且亲自到小厨房去盯着,送些好的茶水跟点心过来,想来她也该到了。”

    “是。”

    成嬷嬷刚退出暖阁,迎面就见英嬷嬷领着杨夫人跟表小姐表少爷朝她这边走了过来,遂,她上前屈膝行了礼,等到杨夫人一行人进了暖阁,她才转身向小厨房的方向走去。

    仪态万千的踩着细碎的步子走进暖阁,杨夫人似是也明白今时不同往日的道理,甭管因着身份地位的问题,还是尊与卑的区别,合该都是她向阮夫人行礼,是以,杨夫人倒也半点不扭捏,看到阮夫人就福了福身,细声细气的道:“姐姐近来可好?”

    说起来杨夫人可是一个做戏的高手,她极会隐藏自己的真正心思,绝对是个当面对着你可以笑得天真烂漫,转过身却可以朝你捅刀子的人。

    想到如今的阮均卓乃从三品的征远大将军,而她的男人不过仅是翰林院里区区一个正五品的学士,就不难想象她的‘好姐姐’怎么可能不好。

    再加上几天前,她这好姐姐的闺女南宁县主刚与相府大公子温绍轩定了亲,定亲当日那可是轰动了整个星殒城,想来她这姐姐完全就是好得不能再好了。

    可阮夫人好了,她这心里就怎么都不痛快了。

    “妹妹跟姐姐有什么可客气的,何必那么多礼,来,过来坐下说话。”阮夫人看着精心装扮过的杨夫人,心下各种无力吐槽,面上却是分毫不显,论演技她也不会差太多。

    若是早些年,她心里想什么脸上就写着什么,历经了那么多的风风浪浪,她自然也练成了一身喜怒不形于色的本事,演起戏来左右也能忽悠些人,让别人猜不到她的心思。

    别看她这个妹妹一见到她就把姿态放得低低的,说话也不似以往那般夹枪带棍,可你若细看她的那双眼睛,便会发现她在面对她的时候,是有多么的不甘,多么的不愿。

    现如今她的身份是比不得她贵重了,可了解杨夫人如阮夫人,只要看看她的穿着跟打扮,就能瞧得出来她其实在跟她暗中较着劲。

    “有道是礼不可废,姐姐可别跟妹妹客气。”

    “我就你这么一个妹妹,自是不会跟你客气的。”

    阮夫人跟杨夫人两姐妹只差了不到三岁,但她们两姐妹的容貌却可说是一个天一个地,阮夫人的容貌并不出众,努力去想形容词也只能用清秀来形容,杨夫人就不一样了,她生得明眸皓齿,艳若桃李,打小就是一个美人胚子,如若不是她们当真同出一个娘胎,很难相信她们是一对姐妹花。

    这不,在如今的阮夫人面前,杨夫人能够引以为傲的也就只剩下她出挑的容貌了。

    “婉姐儿琨哥儿,还不过来向你们姨母请安。”

    “姨母,婉儿又有两天没有见到姨母了,婉儿可想姨母了,姨母有没有想婉儿啊。”说着,杨骊婉就扑到阮夫人的身上,抱住她的胳膊撒起娇来。

    “婉姐儿这么乖巧漂亮,姨母自是想的。”

    “呵呵。”杨骊婉娇笑一声,又道:“姨母,怎么不见表姐?难道表姐是在忙着绣嫁妆?”

    这张如花的笑脸背后,到底是怎样的狰狞可怖,大概也只有杨骊婉自己知晓,她就想不明白了,凭什么阮思婕一个从苦寒边关回来的女人,就那么好运的跟相府大公子定了亲,简直就是气死她了。

    虽然她杨骊婉不喜欢温绍轩,可是像温绍轩那样的好男人,怎么就便宜了阮思婕呢?

    就冲着南宁县主阮思婕跟相府大公子温绍轩成了一对,家里正在给她议亲的杨骊婉就认定了一个死理,那就是无论如何她都要比南宁县主嫁得好,嫁得更高,否则她怎能咽得下这口气。

    “书香,你去澜月阁将大小姐叫过来,就说……”阮夫人是个心思玲珑之人,既然想了那么多那么远,对于南宁县主的婚事,她便抱了能不谈就不谈的心思,赶紧就给转移了话题,让想问的人都寻不到由头继续往下问。

    杨骊婉看不出阮夫人的心思,坐在一旁的杨夫人却是瞧得清清楚楚的,她拨了拨带在腕间的手镯,非常自然的就打断了阮夫人后面的话,嗓音妩媚妖娆的道:“姐姐何须叫南宁过来,便让书香领着婉儿跟严小姐去澜月阁坐坐便罢,反正她们年纪相仿,也能说些女儿家的体己话。”

    本就是花费了好些心思,更甚是厚着脸皮才有机会跟着杨骊婉母女来将军府的严月春,哪怕她是受够了这些人对她的冷待,她也咬牙忍着,脸上始终都保持着大方得体的微笑,整个心灵都要扭曲了,可看起来就是一个乖巧伶俐的漂亮小姑娘。

    严月春出身不高,真正的贵族千金她接触不到,最后便结交了杨骊婉,原本以为她们的出身都差不多,可当杨骊婉的姨母阮夫人回京,她就开始了巴结讨好杨骊婉的日子。

    打心眼里严月春也是瞧不起杨骊婉的,可她想要嫁得好,有些苦处就只能混着血往肚子里咽,不然她能怎么办。她看不上杨骊婉又如何,谁叫人家有一个从三品诰命夫人的姨母,谁叫人家的表姐是个县主,不但如此,现下更是跟相府结了亲,她就更不能疏远,还得花费更多的心思去讨好,去巴结。

    “月春见过夫人,夫人万安,还请夫人莫要怪罪,这又给夫人添麻烦了。”严月春一副标准的大家闺秀做派,规规矩矩的向阮夫人行了一礼,一举一动都挑不出错处。

    “严小姐快些起来,你且随婉姐儿一起去澜月阁,南宁自会好生招呼你们,我就不去讨你们年轻小姑娘的嫌了。”

    “夫人青春靓丽,可是一点儿都不老。”

    “呵呵,严小姐这张小嘴可是真甜。”

    眼见阮夫人当着自己的面一再称赞严月春,杨骊婉顿时心里不痛快了,她笑着上前牵住严月春的手,语带娇蛮的道:“莫不是严姐姐比婉儿生得更好一些,不然姨母怎么都不疼婉儿了。”

    分寸把握得非常到位的阮夫人一听这话,立马就知道自己的目的达到了,那她自然不会再胨似鸩璞蛄艘豢诓瑁嵘溃骸澳阏庋就匪祷昂蒙挥械览恚棠改训啦皇亲钐勰愕模俊

    “是是是,姨母最疼的当然是婉儿。”

    在暖阁中众人都看不到的方向,严月春苦笑着接收到杨骊婉凌厉的瞪视,心下万分苦涩却又不得不隐忍着,只当什么都没有发生,同时她还不得不想办法哄杨骊婉开心。

    在她没有达成所愿之前,不管什么委屈她都咽得下去,毕竟只有笑到最后的才是真正的赢家。

    “行啦,快些起来别赖在姨母身上了。”

    “那姨母再见,我去看表姐了。”

    “带着严小姐,赶紧去吧。”

    “遵命,姨母。”

    送走了杨骊婉跟严月春,阮夫人看着赖在杨夫人身边,今年刚满六岁的杨易琨,微笑着朝他招了招手,软声道:“琨哥儿到姨母身边来。”

    “琨哥儿,去给姨母行个礼。”

    杨易琨六岁的年纪,底子打得好,整个白白胖胖的像个福娃娃,模样挺是讨人喜欢,他蹭到阮夫人的身边,先是软软的喊了一声姨母,然后又道:“姨母,琨哥儿想跟表哥玩儿。”

    “原来琨哥儿想找表哥一起玩儿啊?”

    “嗯。”

    “这个点汶哥儿应该下课了,姨母让书棋领琨哥儿去竹意轩好不好?”

    “好。”杨易琨在杨府那就是活脱脱一个混世小魔王,可偏偏一物降一物,自打遇到今年刚九岁的小表哥阮思汶,这小子立马就从一只小豹子变成了无爪小猫咪,特别的喜欢缠着阮思汶。

    “书棋。”

    “是,夫人。”书棋上前牵起杨易琨的手,转身又对杨夫人道:“请杨夫人放心,奴婢一定会照顾好表少爷的。”

    “你是姐姐身边伺候的大丫鬟,我自是放心。”一双媚意横生的眸子看了书棋一眼,杨夫人垂眸对杨易琨道:“琨哥儿,一会儿子去竹意轩找表哥玩,可得乖乖听话知不知道。”

    “娘,琨哥儿会听话的。”

    “真是娘的好孩子。”

    当孩子们都离开后,暖阁内的气氛瞬间就压抑起来,阮夫人喝着茶并不打算率先开口,杨夫人坐了好半晌都不见阮夫人开口,一时间所有耐心全都跑光光,“姐姐就不想问问妹妹今日的来意么?”

    “妹妹难道不是来串门子话家长的么?”面对杨夫人的咄咄逼人,阮夫人就显得要风轻云淡很多。

    “呵!”杨夫人冷笑一声,没了兴致再遮庶掩掩,反正她是什么样的性子,她这个姐姐心里明白得很,她又何必要委屈自己俯低做小,“虽说已经过去了那么多年,其实姐姐心里还是记恨着我的吧。”

    “如果我当真记恨着妹妹你,只怕妹妹你也登不上阮府的大门。”记恨么,她当然记恨过,只是她这个人一向不爱记仇,对于那些不好的记忆与经历,她通通都选择了遗忘它们。

    是啊,倘若当真记恨她,记恨父亲母亲,只怕这阮府的大门他们这些人还真的踏不进来。

    杨夫人被阮夫人这不咸不淡的话噎得胸口疼,她也懒得绕那么多的圈子,直接问道:“下个月皇上将要借着举办赏荷宴的机会替太子和几位王爷挑选正妃,不知姐姐能否给妹妹一个准话。”

    太子的外家是太师府,能成为太子妃的女人,必然就将是姓庞的女子,因此,杨夫人也没打算让杨骊婉奔着太子去。

    其余的那些亲王里面,寒王若是没有身中剧毒,那么他将是最佳人选,只可惜……

    撇开太子跟寒王,剩下还有明王,华王,陈王,武王和靖王,又经一轮排除法选择之后,杨夫人的目光落在了明王,武王以及陈王的身上,在她看来她的女儿杨骊婉能否成为这三位亲王里面其中一位的准王妃,仅仅只是相府对外的一句话而已。

    ------题外话------

    抽疯小剧场:

    世子你这个恶毒后妈,平安夜不让本世子见见媳妇儿也就罢了,你特么的就连圣诞节也不让本世子跟媳妇儿碰上一面么?

    宓妃偶滴袜子都已经洗干净了,特么你丫的怎么还不把偶滴男人给偶装在袜子里送给偶做圣诞礼物?

    某荨……

    世子:偶要圣诞礼物,快把阿宓给偶。

    宓妃:偶要圣诞礼物,快把熙然快递给偶。

    某荨那个…偶也要圣诞礼物,乃们谁给偶?

    众人:你丫的不让男主女主在一起,在一起…你还想要圣诞礼物,送你一个字,滚――

    某荨泪流满面中!

    么么哒,祝大家圣诞快乐!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V247两府亲事背后隐患 | 绝色病王诱哑妃小说 | 绝色病王诱哑妃网-铭荨作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