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字体:
V251 陌殇突破宓妃感应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因着那划破天际的一声巨响,再有那冲天而起的绚丽紫色光柱,几乎是顷刻间就惊动了整艘船上的所有人,让得他们纷纷停下了手中的动作,也通通都将自己的职责给忘得干干净净,一个个全都冲到宽敞的甲板之上,仰着头一双双眼睛都望向三楼那间奢华的卧房。

    这艘豪华大船从外形上看只有三层,实则整艘大船由五层组成,上面总共三层供人居住的大小不一的房间,再加下面两层堆放食物或是各种货物的仓库,体积非常的庞大,远不是浩瀚大陆四个国家所能造出来的船。

    若非是陌殇在浦兰岛上赌了那一把,顺势被金陵王后带到德陇洞府,奇迹般的让他体内的阴魂与阳魂有了相融的迹象,继而在性命攸关的时刻,次人格邪魅男占据了主人格陌殇的身体,否则也不会有后面这些事情了。

    正是因为任谁也没有料想到的这个意外,使得感应到邪魅男气息的顾伟辰领人追踪到了德陇洞府位于的小岛,方才有了陌殇与他们相聚,同时也免了后顾之忧的回到浦兰岛,继而再出发前往光武大陆。

    此时此刻,他们所乘坐的这艘大型海船,且不说它的功能如何,单就是建造它的材料也并非是普通的材料,因此,像这样的海船浩瀚大陆上根本就没有,饶是经过宓妃精心改良后的远洋号,论航行速度与整个船身的坚硬程度都远远赶不上这一艘

    。

    浩瀚大陆上的人普遍都不具备灵根,他们之中绝大部分的人都没有修习高深武学的根基,唯有极少一部分人拥有修习的根基,与此同时他们的消息也相当的闭塞,自数百年前开始便已然不知在他们生活的这片蓝天下,其实还有着另外一片大陆。

    如若追溯到数百年之前,在某些真真正正的名门世家之中,或许是有典籍简短记录有关于光武大陆讯息的,只可惜随着时间的流逝,那些讯息怕也埋葬在了岁月的洪流之中,再也无从寻找。

    在光武大陆类似于陌殇他们现在乘坐的船,也并非是什么人都能乘坐的,有时候这船其实也是一种身份地位的象征。

    为了避免引发不必要的麻烦,顾伟辰再将船驶出光武大陆的范围之后,便动用特殊的秘法给这艘船蒙上了一层神秘的面纱,让得这艘船在外人看来不过就只是一艘非常普通的海船,除了大一些之外并没有其他特别的地方。

    只有登上这艘船的人,才能一点一点认识到它的不同之处。

    在浦兰岛安排好一切,陌殇就领着他们登船离开,朝着未知的光武大陆前行,期间这艘船上的三楼便成为陌殇的私人地方,不经允许任何人不得踏足,否则杀无赦。

    自打陌殇宣布他要闭关之后,三楼更是没有人踏足过,就连那些被安排在暗处保护陌殇周全的隐卫,也全部都撤到了二楼,对于陌殇的命令,当真是无人胆敢发生质疑,无人胆敢不从。

    清幽静雅,散发着淡淡果香的卧房里,宽大柔软的紫檀木床上,一袭白衣的陌殇盘腿而坐,双手静放于膝上,修长如玉的手指结成一个颇为奇异的印结,俊美无暇,鬼斧神工的俊脸之上,细细密密的汗珠布满了他的整个额头,渐渐汇聚成一颗颗豆大的泪珠顺着他的脸颊滑至他线条优美,无可挑剔好看到令人不住吞咽口水的下巴上,最后才让人屏息的滑落滴在他的衣袍上。

    这样的画面着实太过于美好,不禁让人失神到连呼吸都要忘却的地步,果然不管是哪般模样的陌殇,都有着让人想要对着他犯罪的无边魅力。

    传至房外,甚至是惊动了船上所有人的巨响,还有那将陌殇整个人都笼罩在里面的紫色光柱,仿佛一点儿都没有影响到他,他就有如完全沉浸在自己的世界中,对于外界所发生的一切没有半点的感知能力。

    陌殇双眸紧闭,浓密纤长又卷又翘的眼睫如蝶翼般轻轻的颤动,又似两把小刷子在眼睑处投下两处阴影,额间的汗水越聚越多,也越来越大颗,不过眨眼一瞬间那些汗珠就如同雨水般顺着他的脸直往下淌。

    透过那绚丽的紫光,只见他那随意披散在脑后的黑发无风却飞扬而起,隐隐还可见在他的头顶,接连冒出一缕缕的白烟,再细看他精致的眉眼,虽说他的脸上没有什么表情,但就是莫名能感觉到他此时正在承受的痛苦,一颗心便为他紧紧的拧了起来。

    砰――

    嘶――

    跑在最后的顾伟晔一门心思都扑在陌殇即将出关这件事情上,着急着见陌殇的他也没有看路,毫无预兆的就这么撞到蒙昂坚硬的背上,发出沉闷的一声响,捂住自己受伤的鼻子,他不禁痛得倒抽一口凉气。

    “干什么突然停下来又不说一声,嘶,真是痛死我了。”仍旧没有抬头的顾伟晔一边嘟嚷出声一边小心温柔的轻揉自己的鼻子,丫的,要是再大力一点他的鼻梁骨都要断了。

    半晌没有听到回答,心下觉得有些奇怪的顾伟晔抬头一看,不禁有些傻眼,他张了张嘴表情有些纠结,一时竟不知该如何组织语言了。

    倒是站在他旁边的顾伟辰平复了一下自己的心情,抚着下巴道:“少主还没有出关,咱们还是不要冒然闯过去的好

    。”

    越是了解陌殇的脾性,顾伟辰也就越是不敢在陌殇的面前踏错一步,要知道这位主子整人的手法,呃…特么的着实有些高端,他这区区下属有些伤不起。

    “应该是到关键时刻了,咱们再等等。”蒙昂并不知道陌殇修练的是何功法,但他相信那绝非一般的功法。

    仰望着那直冲天际的紫色光柱,不知怎的蒙昂只觉这天地之间的灵气越发的浓郁起来,好看的眉头就这么蹙成一团。

    “嗯,少主闭关那么长时间都等了,也不在乎这么一时半会儿的。”话说,陌殇从闭关到出关,其实也没有很长时间好伐,左右算起来也不过短短几天的时间而已。

    “我说你们两个不至于这么无视我的吧。”

    “有吗?”顾伟辰蒙昂你看看我,我看看你,对视一眼之后皆是双眉一挑扭头看向顾伟晔,那表情赤果果的就是‘咦,兄弟你怎么在这里’。

    擦,完全就是当他不存在嘛!

    “你们…你们你…算了,我大人有大量,懒得跟你们计较。”摆了摆手,顾伟晔又肉痛的揉了揉通红的鼻子,指着那紧闭的房门,略显担忧的道:“你们看那紫色的光柱,它的颜色怎么一会儿深一会儿浅的,少主不会有事吧。”

    光武大陆与浩瀚大陆不同,在浩瀚大陆的任何一个地方都没有禁制,无论是出与入都非常的方便,但光武大陆却是完全不一样的,走出光武大陆非常的容易,然而若是再想走进光武大陆,那就非常的难了。

    浩瀚与光武这两块大陆虽然位于同一个界面,但不知自何时起,这两片大陆就完全没有了交集,若说光武大陆是属于高级的,那么浩瀚大陆无疑就是属于低级的,生活在前者的人,绝对没有人会愿意到浩瀚大陆去生活。

    撇开两片大陆完全不一样的生活方式不说,据说在两片大陆分离之初,天地间就无形的存在着一个规则,一个任何人都不能去挑衅的规则。

    只因光武大陆之上,几乎每个人从出生就具备灵根,虽说灵根有好有坏,但即便是最低级的灵根拥有者,他们也可以修习在浩瀚大陆上所谓的顶级武功,遂,一旦类似这样的光武大陆人到了浩瀚大陆,无疑就是一声祸患。

    故,那传闻中的规则,主要针对的就是光武大陆的人,因此,光武大陆的人即便知道有浩瀚大陆这么个地方,却也没有人想过到浩瀚大陆去生活,毕竟他们能与人斗,却是无力与天斗。

    至于浩瀚大陆上的人,随着时光飞逝,他们压根就不知道还有光武大陆的存在,可就算他们知道有这么个地方,甚至不惜一切代价出海寻找了,最后也将是无果的。

    若说光武大陆真有那么容易找到,这个时空怕是早就乱了。

    在陌殇的主人格被次人格邪魅男占据的时候,邪魅男手下的那些人的的确确就是来自光武大陆,可那时邪魅男的记忆不知什么原因而被禁锢着,所以陌殇对此才会一无所知。

    他对于邪魅男的记忆,仅仅就只是知道在邪魅男的身后,有着他培养起来的一群实力非常强大恐怖的手下罢了。

    除此之外,有关光武大陆上的一切,全都一片空白。

    顾伟辰等人因感受到了属于邪魅男的气息,于是他们安排好一切离开光武大陆出海来寻找邪魅男,之所以不担心回不去光武大陆,那是因为他们跟在邪魅男的身边。

    他们会被各种禁制阻拦在光武大陆外围之外,却不代表那些禁制能拦得住邪魅男。

    “少主修练的功法与我们原就不同,我想应该没事的吧

    。”蒙昂前半句语气坚定,后半句就有些底气不足了。

    要不是顾伟晔的提醒,他都没有发现紫色的光柱颜色一时深一时浅,最浅的时候,紫色几乎淡到没有颜色,最深的时候,那紫色几乎深成墨紫色,无可否认的是无论那紫色是深还是浅,都美得令人屏息,情不自禁的就要沉醉进去。

    “应该?”顾伟晔听了这没谱的话,嘴角狠狠的抽了抽,脸皮也是跟着抖了抖。

    “你这话说了等于没说。”

    “你们俩都不知道的事情,凭什么我就得什么都知道啊。”蒙昂翻了个白眼没好气的道。

    说完这话蒙昂猛然又想到什么,跟着就脸色一白,厉声道:“少主这动静闹得这么大,咱们全都跑了过来,还有没有人防守了?”

    “呃…”

    三人对视过后,齐刷刷的全部扭头朝楼下的甲板看去,只见那宽敞的甲板之上全是黑压压的人头,顿时后背就惊出一身的冷汗。

    “蒙昂,你在这里守着,我下去安排一下。”顾伟辰虽然担心陌殇现在的状况,可他更要保证这整艘船的安全,否则啥都别谈了,他们所有人等不到陌殇出来就得全部掉进大海喂鱼。

    “我知道。”

    “等等,我也去。”顾伟晔跟顾伟辰两人负责的不一样,两人还是分头行动去安排比较妥当。

    “行啦,你们两个都放心去安排,我会一直守在这里直到少主出来的。”

    “嗯。”

    自他们被雾困于秋水湾,今个儿已经是第三天,漫天笼罩的浓雾是一日比一日的浓郁,他们完全就是处于寸步难行的状态。

    除了在船上可以清楚的视物以外,但凡船以外的地方通通被伸手不见五指的浓雾笼罩着,虽然当初他们刚到这里时,周围没有任何的岛屿跟礁石,但不怕万一就怕一万,对于那些隐藏在浓雾背后的危险,他们不得不小心提防。

    再有就是他们脚下仍还踏着的船,虽说在他们的意识里,船是停在原地静止不动的,但谁也无法保证这船是真的就停在原地一直都没有移动过,因此,该有的防范不得不有,就连警惕也要高度保持着。

    不然真要遇到险情时,就要轮到他们傻眼了。

    顾伟辰顾伟晔两兄弟下楼后,蒙昂就高度集中精神,不时看一看那扇紧闭的房门,期待陌殇能从里面走出来,而后他也眼都不眨一下的紧盯着那道紫色的光柱,观察着它的变化规律,恨不能从里面瞧出一朵花来。

    房间里,陌殇的脸上已经不再出汗,起伏不定的气息也渐渐平稳下来,却不再只是头顶冒着白烟,而是全身都冒起白烟,盘坐着的身体也一点一点的飘离床面,直至升到半空方才停下静止不动。

    也不知这样的情况持续了多长时间,却见陌殇的身体在半空中由实体渐渐变得虚幻,直至完全消失,若是这一幕被人给瞧见,只怕要吓得面无人色。

    一个大活人在眼前凭空消失,正常人都会被吓到的。

    就陌殇这种一会儿出现,一会儿又消失的诡异状态,整整维持了足足一刻钟的功夫,陌殇那虚无的身体方才渐渐凝实,缓缓睁开了那双动人心魄潋艳勾魂的凤眸。

    如若陌殇睁眼的这一幕宓妃可以看到,那么她一定会惊呼出声,不为此时萦绕在陌殇周身的气息变化,而是惊诧于陌殇此时此刻的瞳色。

    原本漆黑如墨的一双眸子,在睁开那一瞬竟然是魅惑众生的幽紫色,如妖似魔,偏又带着一丝丝淡出凡尘超然世外的仙气,那究竟是怎样一双令人惊艳的眸子

    。

    陌殇的凤眸中掠过短暂的迷茫之色,转瞬就又清明过来,幽紫的凤眸如烟似雾,魅惑众生,动人心魄。

    从金陵王后那里得知他乃天赐灵体,之所以先天体弱寿命不长的根本原因,其实是因为历来出现的天赐灵体不是只拥有阳魂,就是仅拥有阴魂,从未有过阳魂阴魂同时出现在一具身体上的例子。

    而他,便是唯一的那个例外。

    在德陇洞府他被金陵王后逼入绝境,几乎命悬一线的时候,同存于他体内的阳魂与阴魂开始有了相互融合的迹象,以至于在危机关头,让得陌殇的次人格邪魅男冒了出来,占据了陌殇身体的主导权,从而击败金陵王后,最终得以成功脱险。

    后与顾伟辰等人汇合之后,陌殇自小就修练的功法便隐隐有了要突破的迹象,虽说没有立即就突破,可好歹他碰到了突破前的屏障,心里的激动可想而知。

    要知道师傅传授给他的云魄幽诀,早在三年前他就已经修练至最后一重,然而却一直都没有要突破的迹象,曾经他甚至以为有生之年,云魄幽诀怕是都无法突破到最后。

    说不遗憾那是假的,没曾想就在如今这种情况之下,他竟然就这么突破了,潋艳紫眸里的光华璀璨夺目,堪比日月。

    “阿宓。”

    瑰色的性感薄唇动了动,暗磁的嗓音吐出宓妃的名字,低低的,柔柔的,静静的流淌着他无边无际的思念。

    那轻放在膝盖上的双手突然动了一下,而后陌殇就快速的挥动双手,一个接着一个复杂的结印在他的双手间完成,此时倘若仔细看他的眉间,便会惊愕的发现那里有一点鲜红欲滴的朱砂。

    当邪魅男这个次人格占据陌殇的身体时,他的面部五官就会发生一些细微的变化,最为明显的特征就是陌殇眉目间的那点朱砂会消失不见,可眼下那点朱砂却极其显眼的印刻在他的眉间,使得原本就浑身都散发出邪魅气息的他,更添了几分浑然天成的妩媚,越发的动人心魄了。

    直到笼罩在陌殇身上透明的紫色光柱彻底消失,直到陌殇完成最后一个结印,那印刻在他眉间的那点朱砂这才又消失不见,仿佛之前那个地方什么都没有,一切不过只是错觉。

    呼――

    放松紧崩的身体,长长的吐出一口浊气,陌殇方才轻飘飘的又落回柔软的床上,旋即才下床活动活动自己的手脚跟身体。

    稍微休息片刻后,陌殇垂眸看了眼自己身上的衣服,好看的双眉立马就皱了起来,嘴角也微微一抽,拥有严重洁癖的他,貌似还从来没有这么脏过,受不了完全受不了。

    转身走到屏风后面,那里安放着一张落地的雕花菱形镜,透过它陌殇总算看清自己目前是个什么造型了,嘴角不由抽得更厉害了。

    汗水不知何时早已将他如墨的黑发打湿,凌乱的拧成一股一股的贴在他的头上,脸颊上,模样那是说不出的狼狈,尤其是浑身汗水的味道不知混合着其他什么味道,总之一句话,味道太*,着实太难闻。

    陌殇透过镜子并没有瞧见他眉间那颗已经消失不见的朱砂,若他知晓自己眉间那颗朱砂曾在他突破之后出现过,想来以他的聪慧,必然可以从中猜测到些什么。

    对于自己原本漆黑如墨的双眸为何变成了现在流光溢彩的幽紫色,陌殇并没有觉得惊讶或是奇怪,毕竟幼时她的父亲和母亲就对他说过,他出生的时候便有着一双紫色的眸子,虽然不是遗传自楚宣王和楚宣王妃,却是遗传了楚宣王的曾爷爷。

    血脉传承是一件非常奇妙并且无法解释的事情,楚宣王府陌氏一族已经好几代不曾出现过紫眸传承人,任谁也没有想到陌殇会传承到那双紫色的眼睛

    。

    当时的楚宣王府就不安宁,陌殇出生前后楚宣王妃就被算计了很多次,几番险些没能保住陌殇,待陌殇出生后,楚宣王抱着他看着他的紫眸,为了陌殇的安全着想,楚宣王也不知用了什么办法,就那么将陌殇的紫眸给掩藏了过去。

    如今陌殇已经突破了云魄幽诀的最后一重,以前楚宣王用来隐藏他眸色的法子就失效了,看着镜中自己那双紫色的凤眸,陌殇抿了抿唇,伸手抚上那双眸子,低喃出声道:“阿宓,若是看到我的眼睛变成了这样,你可会觉得害怕?”

    努力想象着宓妃可能会有的反应,陌殇知道他的小女人一定不会觉得害怕,她大概会伸手小手抚上他的眼,告诉他:“熙然,原来你的眼睛是紫色的,好漂亮的眼睛。”

    “呵呵…”就这么想着,好长时间不曾笑过的陌殇,竟然就这么笑出了声,紫眸的温柔能活活把人给腻死。

    提心吊胆在外守着的蒙昂,在紫色光柱消失之后,他的那颗心可谓是提到了嗓子眼,偏又不敢擅闯陌殇的房间,只能来来回回在门外走来走去,简直都要望眼欲穿了。

    结果就在这个时候,他听到陌殇的笑声了。

    然后,特么的他就惊悚了。

    那什么,世子爷该不会练功走火入魔,不小心给疯了吧!

    这刚yy一小会儿,蒙昂耳边就响起陌殇清冷邪魅的声音,“备水,本世子要沐浴。”

    “啊啊…啊,哦。”一听这不容拒绝的声音,蒙昂下意识的就准备转身去安排,走出几步之后又发觉不太对啊,于是赶紧又小跑到门边,犹豫了一下小心翼翼的问道:“少少主,您出关了?”

    心肝俱颤的捂着胸口,蒙昂弱弱的表示,他其实真正想问的是‘少主,您没事儿吧’。

    呜呜,可他没胆。

    “嗯,动作快些。”

    “是。”

    约莫一柱香之后,由蒙昂亲自提了热水到陌殇房间的旁边的偏房,直到他将整只浴桶都注满水,这期间他都没见着陌殇的面。

    倒不是陌殇不愿见人,而是某傲娇的世子爷,绝对不会允许自己以这么狼狈的一面出现在自己的手下面前。

    于是当某世子爷出现偏房,脱下身上脏得不忍直视的衣服舒服的坐进浴桶后,守在门外的蒙昂别提小眼神儿有多么的哀怨了。

    爷,您让属下看您一眼都不成么?

    至于把属下赶这么远么?

    话说爷,难不成您还会害羞?

    又是一刻钟后,泡了一个澡,又换了一身干净衣服的陌殇,只觉神清气爽,浑身都有使不完的劲。

    再次走到那面镜子前,陌殇用内气烘干自己的头发,拿起梳子将头发束进白玉冠里,薄唇轻抿着将眸色再次变为黑色,一切都收拾妥后,他才将房门打开走出去。

    “少主。”

    听着蒙昂过于兴奋的声音,陌殇剑眉轻轻一挑,颔首道:“嗯。”

    “少主,您……”

    不等蒙昂把话说完,抬头见了周围笼罩的迷雾后,陌殇冷声道:“这个地方是哪里,船在此地停留多久了?”

    “回少主的话,在没有被困在这些浓雾中之前,我们的船已经到了秋水湾,在此地已经停留整整三日

    。”

    “秋水湾。”

    “是的。”想了想,蒙昂又道:“少主,属下以为我们是无意间被拉进了某个禁制之中,所以……”

    “先下去看看,你再将更详细的情况向本世子说说。”

    “是。”

    ……

    夜幕降临,蓝色的海水在黑夜里几乎就成为了墨色,远洋号以最快的速度行驶着,距离幻海与虚无之海交际之地也越来越近了。

    “熙然。”

    “小姐。”

    “小姐又是做恶梦了吗?”

    剑舞红袖每日都歇在宓妃房间旁小上很多的偏房里,哪怕是夜里睡觉的时候她们都保持着高度的警惕,这不一听到宓妃的声音,两人立马就惊醒了。

    冲进宓妃房里,只见宓妃只着白色的中衣坐在床上,长如如瀑披散在身后,光洁的额头上并没有汗水,提起的心稍安了些。

    “小姐喝口茶歇歇。”剑舞见宓妃并不像做了恶梦的模样,心下安定了些就赶紧替宓妃倒了一杯水递到她的手里。

    “嗯。”

    “小姐没事吧。”

    “没事。”宓妃摇了摇头,她的确是做梦了,她梦到了她的熙然,这一次的梦里发生的都是好事,并不像前两次做的梦那样,想来她的熙然定是平平安安的,只是不知为何在她的梦里,陌殇怎会身处于一片白茫茫的浓雾之中。

    “小姐没事就好。”红袖做事不如剑舞细心,可她也有她的优点,“小姐难得又梦到世子了?”

    “的确是梦到他了。”

    “那……”

    “好了,你们也别担心,这次的梦境虽说有些古怪,不过陌殇他没事,如此我也放心了。”

    剑舞红袖面面相觑,没有谈过恋爱的她们不懂,难不成相爱的人之间,真就有那么强烈的心灵感应?

    “船行驶到哪里了?”

    “回小姐的话,明天咱们就能进入虚无之海的范围了。”红袖是个嘴快的孩子,抢在剑舞前面就喊了出来。

    宓妃点了点头,平复了一下自己的心情,软声道:“你们回房休息吧,让我自己坐会儿。”

    “是。”

    两人退下之后,宓妃轻捂着自己的心口,柔声低喃道:“熙然,我一定会找到你的。”

    此时的陌殇,全然不知他心心念念的小女人竟然出海一路寻他而来……

    ------题外话------

    2015最后一天,明天就是2016了,亲们跨年快乐哒,愿妞儿们在新的一年里,万事如意,事事顺心,最最重要的是笑口常开,希望妞儿们所有的烦恼与不开心都在2015到2016最后的一两个小时里通通飞光光,要开心哦,么么哒乃们。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V251陌殇突破宓妃感应 | 绝色病王诱哑妃小说 | 绝色病王诱哑妃网-铭荨作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