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字体:
V252 破解禁制路遇无双1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少主。”

    看着从三楼下来,走至一楼甲板的陌殇,顾伟辰等人赶紧上前行礼,那一双双眼睛里无一例外都涌动着兴奋崇拜之情,在他们的眼里,陌殇几乎就是无所不能的存在。

    这个世上没有他们少主做不到的事情,而他们的少主就是他们的信仰,无论他们身处何种境地,面临何种绝境,只要陌殇仍在,那么他们的心就是安定的,他们也就相信没有什么困难是解决不了的。

    “嗯。”慑人心魄的凤眸扫过那一张张或熟悉或陌生的脸,眸底掠过丝丝暗芒,陌殇低低的应了声,算是对他们的回礼,“顾伟辰顾伟晔留下,其余的都退下。”

    虽说在下楼的过程中,蒙昂将该说的都跟陌殇说了一遍,但还有些事情陌殇需要问问顾伟辰兄弟才清楚,至于其他的人亲眼看到了他安了心就好,坚守自己的职责才是重中之重

    。

    “是。”

    眼见所有朝着陌殇聚拢过来的人都整齐有序的退回到各自负责的区域与位置,顾伟辰顾伟晔对视一眼,心中暗忖:还是少主的魅力大,他们就连皮毛都比不上啊!

    在少主现身之前,亏得他们好话说尽就连口水都要说干了,也没能让这些家伙把心神全都从少主的身上收回来,专心的坚守自己的位置,确保整艘船的安全。

    在少主现身之后,哪怕少主一句话都没说,只是面无表情淡淡的回应了他们一个轻轻的‘嗯’,他们就乖得跟什么似的,这简直看得他们兄弟俩直想翻白眼。

    特么的,这差别待遇也忒大了。

    “要是发呆完了,那就仔细给本世子说说从浦兰岛到秋水湾的航线与你们从光武大陆出来行至那座小岛的航线有何不同之处?”

    漫天的浓雾之下,陌殇一步步行至船头,他将自己的手伸进浓郁的白雾中,好看的剑眉微拧,漆黑的眸色渐深。

    饶是陌殇见多识广的陌殇,在他的两个记忆之中,亦是从不曾见过浓郁至此的雾气。

    他自出娘胎,除了身体先天体弱比不得正常的孩子以外,陌殇的五感比起普通人的灵敏不下四五倍,尤其是他的感知能力,在拜清真道人为师,修练云魄幽诀之后,更是灵敏到了令人心生恐惧的地步。

    因着他自幼所修习的功法就极其的独特且高端,非一般人能够接触,哪怕是在伸手不见五指,漆黑如墨的夜间,陌殇其实都是能够清晰视物的,于他而言黑夜与白天并无什么本质上的差别。

    然而,此时此刻看着笼罩在这天地之间的浓郁白雾,陌殇第一次有了一种叫做看不透的感觉。

    幼时清真道人破例收陌殇为徒,便是因为陌殇是他见过天资最为出众,几乎无人能够超越的存在,爱才又惜才的他,自然而然说什么都不能错过。

    陌殇生来便有一双慧眼,他虽不具备读心术,能读懂人心知晓他们心中的想法,但他的那双眼睛却是实实在在的厉害,说能看破人心那是一点都没有作假,鲜少会有他无法看透的人跟他无法看透的事。

    能让他生出看不透的感觉,足以说明这浓雾的古怪。

    “笨蛋,你们俩还愣着做什么,赶紧说话啊。”蒙昂是个大夫,他是陌殇次人格邪魅男的专属大夫,一般来说他只关心陌殇的身体好不好,至于其他的不在他的关心范围之内。

    从浦兰岛登船离开,再到陌殇闭关,这期间蒙昂除了睡觉跟吃饭的时间,其余时间全都用来翻阅各种医书典籍,以及研究各种药材开发新药,顺便用他制出来的新药做各种各样的试验。

    遂,他能禀报给陌殇的,也就只有这古怪的浓雾,其余的他压根一问三不知好伐!

    “咳咳…”缓了缓神儿,顾伟辰一阵尴尬的干咳,望着背对着他们的陌殇,憋着劲组织组织语言,张着嘴是半晌都没能发出声来。

    “说话。”蒙昂心里那个急啊,别看他是个大夫,整天都与各咱医书药材为伍,但他的性子可不是那种耐得住安静的那种,为人比较喜欢热闹,同样一个地方不出两三日必定给呆烦了。

    这不,面前这浓雾将他们困在原地不是一天两天了,每日一睁开眼看到的就是这白茫茫的一片,他这心里别提有多不舒服了。

    素来天不怕地不怕的蒙昂,也不知怎的他就独独很怕陌殇,打个比方来说,假如陌殇是猫的话,那蒙昂就是老鼠,只要看到了猫,老鼠哪有不跑的道理

    。

    “少主,属下没发呆。”顾伟晔的性子比起他的兄长顾伟辰要跳脱一些,面对陌殇的时候他脑子里那根弦也不会崩得特别的紧,有时候说话完全就是不过脑子的,好在陌殇从来都不计较这些,否则难保这家伙不会被有多远踢多远。

    “哦?”尾音上扬,邪魅的嗓音犹如在他的耳边响起,吓得顾伟晔险些没跳起来。

    “少主,属下只是觉得少主好像变得有些不一样,所以……”说着顾伟晔就有些不好意思的抓了抓后脑勺,脸上的笑容憨憨的,透出几分忠厚可爱,“没忍住就对着少主发起愣来。”

    背着三人的陌殇嘴角一抽,脑门上滑下三条黑线,冷声道:“待阴魂与阳魂相融之后,本世子会变得更多,你们还得学着适应才好。”

    “呃…”

    “请少主稍等一会儿,属下这便去将航海的路线图拿过来。”经过这么一阵功夫,顾伟辰的脑子总算是完全清醒了。

    他之所以看着陌殇出神,甚至好半晌都没有反应,就算有反应也不知道回应什么,可不就是因为陌殇身上的气息变化了很多,让他感觉到诧异么?

    “去吧。”

    “是。”

    听着顾伟辰远去的脚步声,陌殇将自己的手从浓雾中收回来,他甚至还抓握了几下那茫茫白雾,薄唇猛然勾起邪气至极的浅浅弧度,似有什么在他的脑海里一闪而过。

    “你们该知道,本世子不是完整的。”时至今日,陌殇总算是彻底的领悟到并非他有两个人格,而是无论在做为陌殇,还是做为邪魅男的时候,他这个人都不是完整的。

    换句话来说,陌殇占据着阳魂,而邪魅男则是占据着阴魂,只因阳魂与阴魂无法相融,遂,才会在同样一具身体上分裂出截然不同的两个人格,处于南与北两个极端的性情。

    随着阳魂与阴魂日渐相融于一体,陌殇非常清楚的察觉到了自身的一些变化,他有理由相信,一旦阳魂与阴魂彻底的相融在一起,那么非但他整个人的气息会变,就是他的整个气质与气场都会全部发生改变。

    对于这种改变,陌殇既抗拒却又不得不顺其自然的接受。

    类似于他自身的变化,如果连他自己都会感觉到惊诧与错愕不适,那么也不怪顾伟晔等人会有这般反应。

    倘若他们没有,陌殇才要留神跟提防了。

    “少主……”

    “不管少主会如何改变,少主就是少主。”蒙昂心如明镜却眸光微闪,除了这句话以外仍是什么都没有吐露。

    现在的少主或许不完整,但总有一天少主会完整的,他相信到那一天不会太久了。

    “蒙昂说得对,少主就是少主,属下相信少主不管怎么变,都还是原来那个少主,是我们的少主。”顾伟晔虽然看不到陌殇的表情,可他相信陌殇的表情一如他记忆中的那样。

    这次他们从光武大陆出来寻找陌殇,有资格上船的人都不是一般的人,他们个个都是邪魅男培养出来的精英,虽然他们与顾伟辰兄弟的分工不同,可他们的地位却是相等的,是以,在陌殇突破时触发紫色光柱将他们都吸引到甲板上之后,他们兄弟俩是好不容易才说服他们各自散开,回归各自岗位的。

    好不容易说服那些家伙离开,当陌殇从楼上下来的时候,一个个又愣是全跑回来了,好在最后让陌殇给打发离开,不然悲剧的就是他们了。

    “本世子不会让你们失望的

    。”收回到袖中的双手紧握成拳,陌殇不由低喃出声,同时在心里郑重其事的道:“无论如何他都不会叫宓妃失望的。”

    他所做的一切,无非就是为了他向宓妃许下的那个承诺,哪怕是要他粉身碎骨,他亦不失信于她。

    一生一世一双人,执子之手,与子偕老,是他对她的诺言。

    便是要他跨尽千山万水,他亦要回到她的身边,许她生生世世相依相伴,不离不弃的誓言。

    “少主。”

    “航海路线图拿来了?”

    “是的少主,请少主过目。”顾伟辰是个做事极其细心的人,从光武大陆出来,每到一个地方他都会亲自绘制一张地形图出来,哪怕是在茫茫的大海之上,他也说可能的寻找参照物,而后绘制成图。

    成功找到陌殇以后,这个习惯依旧被他保留了下来,并且在陌殇的指示之下,绘制出来的地图越发的精准易懂。

    “少主,属下心中有个疑问不知当问不当问?”

    “说来听听。”接过顾伟辰递到他手里的地形图,陌殇就这么顺势蹲在甲板之上,而后将两份不同的地形图在甲板上摊开,就这么对比着看了起来。

    “回少主的话,属下是这么想的,虽然咱们无论进与出都在虚无之海上面,而这无边无际的海域一年两年甚至更多年都不会突然就变幻了位置或是形态,但是……”

    “不管对还是错,把你心中的想法都说出来。”

    “属下的意思是这样的,在光武大陆的外围区域,往往都是每隔三五里就会有一个或是几个阵法,甚至是更为凶险的各种禁制,会不会从而就改变了我们原本正确的航线,不知不觉就让我们的船给驶进了禁制区域。”

    “咦。”顾伟晔琢磨着蒙昂的话,突然轻‘咦’了一声,瞪大自己的眼睛道:“少主,属下觉得蒙昂的话有道理。”

    “怎么有道理了?”陌殇的视线还是专注的落在两份一来一往的地形图上,随着他仔细的对比,已然发现了一些问题的所在。

    “回少主的话,当初属下等离开光武大陆的时候就知道,出来容易想要再回去就几乎是难于上青天,但为了尽快将少主迎回光武大陆,属下等也是做足了准备的。”

    “继续往下说。”

    “就拿伟辰绘制的航海路线图来说,每行至一个地方都有特别鲜明的标记,返回的途中亦是如此。”越是往下说,顾伟晔就越是觉得自己说到了点子上,语气也越发的兴奋激动起来,“在船被困在这里之前,伟辰最后绘制的一个标记与咱们来时出秋水湾的标记是在同一个地方。”

    “所以其实咱们返回光武大陆走的路线其实是没有错的。”顾伟辰顺势接过话头,当视线落到甲板上的两份航海路线图上时,那极其鲜明的两个一模一样的标记就证实了他们的猜测没有错误。

    “也就是说咱们本来就该进入秋水湾的范围,却不知因何被卷进了禁制之中?”

    “对,就是这样。”顾伟辰顾伟晔看着蒙昂,不约而同的点了点头,异口同声的道。

    “既然路没有走错,问题出在遇到了禁制,那么只要想想如何破解掉眼前的禁制即可。”

    三人你看看我,我看看你,又立马将满含期待希翼的目光投射在陌殇的身上,让得陌殇不禁后脑滑下三条黑线,他指了指甲板上的图,冷声道:“收起来。”

    “是

    。”

    “如何破解禁制本世子还要细想一下,吩咐下去让大家趁此机会好好的养精蓄锐,前面还有更多的艰难险阻在等着我们,切莫忘了初衷。”

    “是。”

    陌殇摆了摆手,身影一闪便瞬间消失得无影无踪,此情此景,看得蒙昂三人有些发蒙,怀疑自己是不是眼花了?

    ……。

    “小姐。”

    “怎么,红袖捡到金元宝了?”

    “啊?”

    “要不怎么如此激动?”

    “小姐。”红袖缓过神,瞪着宓妃跺了跺脚,撇着一张樱红的小嘴道:“要真捡了金元宝那敢情好,可在这茫茫大海之上,我就是想捡也没得捡呀。”

    宓妃笑着摇了摇头,伸手戳了戳红袖的额头,抿唇道:“那是为何?”

    “小姐那么聪明,你猜?”

    “可是到了幻海与虚无之海的交界之地。”这话是肯定句不是疑问句,一出口红袖就焉了,她就知道难不住她家聪明睿智的小姐。

    “不出一柱香的功夫,咱们的远洋号要驶进虚无之海了,小姐要不要到甲板上看看去。”

    “好,去看看。”宓妃放下手中的书,一边点头一边起身,天知道她盼着这一天盼了多久。

    远洋号虽说经过她的改良好,无论是行驶的速度还是抗击风暴的坚硬程度都有了大幅度的提高,但也宓妃前世所乘坐过的那些轮船相比,相差的可不是一丁半点儿,真心而言是完全没有可比性。

    然而,在这个时空想要造出轮船却是不可能,也不现实的,即便远洋号的速度再慢,宓妃也只能受着。

    “小姐,前面就是交界处了。”只要绕过那道海湾,从此便踏入了虚无之海的海域,那又将是一番新的天地。

    “沧海,把望远镜给我。”

    “小姐给。”

    接过沧海递到手里的望远镜,宓妃非常清楚的看到了那处海湾,然而下一刻她好看的眉头就微微拧了起来,嘴唇也抿成了一条直线。

    “怎么了小姐?”

    “那处海湾的左边有一艘船停靠在岸边。”

    闻言,沧海一愣,接过剑舞递过来的望远镜一瞧,片刻后才道:“小姐,那艘船上的旗帜跟标记,属下记得好像是……”

    “旗帜是梦箩国的。”

    “标记却是梦箩国无双王府的。”

    前一句是悔夜说的,后一句则是残恨补充的,话落三人的脸色都有些不好看,眉头紧锁的琢磨起梦箩国无双王的用意来。

    若说无双王不在船上还好,他若是在,那……

    “梦箩国,无双王。”宓妃嗤笑一声,不管对方想要做什么,目的又是什么,但凡胆敢挡她的路,那就唯死路一条。

    ------题外话------

    么么哒妞儿们,元旦快乐!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V252破解禁制路遇无双1 | 绝色病王诱哑妃小说 | 绝色病王诱哑妃网-铭荨作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