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字体:
V256 破解禁制路遇无双5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王爷。”

    远洋号下,袁砾袁平因被宓妃震伤,好不容易调息过后恢复过来,却又迟迟不见南宫雪朗从船上下来,没有得到任何指示的他们也不敢擅自硬闯上去,且不说能不能闯得上去,单就他们要真敢闯,百分之百会给南宫雪朗惹麻烦。

    于是两人强忍了下来,谁也没有冒然提出要跑上远洋号。

    当他们被宓妃震伤倒飞出去吐血的时候,两人便后怕的想着,莫不是她听到了他们在说什么,否则怎会下如此重手?

    也就是在他们飞出去的那一刻,两人也彻底明白一个道理,千万不要小瞧女人,尤其是叫做温宓妃的那一个,不然真是怎么死的都不知道。

    至少宓妃在不动声色之间就教会了他们一个道理,那便是在绝对的实力面前,不管阴谋阳谋多少手段都没用,只有谁的实力强拳头硬,才有左右一切的资格,才有绝对的话语权。

    如他们这般实力之人,压根就没有在宓妃面前出声的资格,会被教训是意料之中的事情,他们该庆幸宓妃没有直接杀了他们,只怕这已经是她给他们家王爷最大的脸面了。

    也幸好他们没有太出格,不然就如南宫雪朗所言,即便是他都保全不了他们,可想而知宓妃的武功已经强大到了什么样的地步,这世间能在她手中讨到便宜的人怕是少之又少。

    “先回去再说。”

    “是

    。”

    虽说剑舞奉命送南宫雪朗下船,但南宫雪朗并没有让剑舞送他下来,只是走到阶梯的地方,他便自己飞身而下,直接落到沙滩上。

    而剑舞原本也没打算送他,目送他下了船,领着自己的两个侍卫往南宫雪朗的船静宁号走去时,便转身向宓妃汇报去了。

    只是剑舞最后投射在袁砾袁平身上那一眼,着实透着几分诡异的古怪,让不经意间捕捉到她眼神的南宫雪朗皱起好看的双眉,他总觉得剑舞那一眼并不简单,一时却又毫无头绪。

    “哼,胆敢妄议她家小姐,该死。”

    “胆敢背后嚼楚宣王世子的舌根,更该死。”

    撞到她家小姐的枪口上,就算不要你的命,却也是定要你不死也脱上几层皮的,叫你他日再见到时,知道要如何退避三舍。

    “袁平,我怎么有种后背直发毛的感觉。”

    “袁砾,我也是。”他倒没有后背直发毛的感觉,他只是觉得自己后背的汗毛全都倒竖起来了,特么的有种被恶魔给锁定住的恐惧感。

    “那个女人太可怕了。”

    “嗯,虽然从头到尾她什么都没有说。”

    “就是这样的人才可怕。”

    “……”袁砾袁平的小声嘀咕一字不落的传进了他的耳朵里,再结合他刚刚看到的剑舞别有深意的眼神,心下就猛地一‘咯噔’,僵硬着脖子扭头看了眼他的两个侍卫,冷声道:“你们给本王牢牢记住这次的教训,若再有下一次就别再跟着本王了。”

    该死的,他分明没有看到她出手,到底是什么时候她在袁砾跟袁平身上动的手?

    温宓妃,你果然不是轻意招惹得的。

    “王爷,我们愿意领罚。”

    “对,是属下等失职,请王爷责罚。”

    这一次就算受罚,袁砾袁平也没有什么可抱怨的,身为南宫雪朗的近身侍卫,他们应该更能控制自己的情绪,以及管住他们这张嘴的。

    有些话,放在心里可以,一旦说出口,便不知会酿成什么样的大祸了。

    “罚,本王的确会罚你们,但先想办法保住你们的命吧。”

    “保命?”两人你看我,我看你,没弄明白南宫雪朗话里的意思。

    再次扭头看了眼全然不知情,甚至都没有察觉到自己身体异样的两人,南宫雪朗的脸算是彻底由晴转阴,立马就要由阴转雷阵雨了,他怎么就带了两个这么迟钝的侍卫在身边?

    还是说他的气场天生就跟宓妃的气场犯冲,要不他身边平日里挺机灵的人,怎么一碰上宓妃,得,全给废了。

    回到静宁号上后,南宫雪朗立刻叫了他的专属大夫过来,“卫凌,赶紧给他们看看,想办法给他们解毒。”

    “他们中毒了?什么时候的事情?”袁砾袁平对视一眼,皆从彼此的眼神里看到了这么两个疑问。

    王爷说他们中了毒,他们怎么不知道?

    而且他们也没有中了毒的那种感觉啊,不过…他们就是觉得身体有些乏力,一心以为是受了内伤的原故,难道不是?

    “是,王爷

    。”卫凌自六岁便跟随在南宫雪朗的身边,因他醉心于医术,遂,南宫雪朗便将他送去专门学医,直到一年前才回到南宫雪朗的身边。

    卫凌站到袁砾袁平的中间,同时抓起他们的手开始诊脉,约莫一盏茶的功夫过去,坐于主位的南宫雪朗只见卫凌的表情越来越古怪,心下不禁一沉,不免又很是生气。

    是,他承认袁砾袁平的话说得有些过,但打狗也要看主人不是,她竟然一点面子也不给他。

    可恶。

    “怎么样,他们到底中了什么毒,又是何时中的,该如何解毒?”

    松开袁砾袁平的手,卫凌脸上的表情不但透着古怪,还隐隐带着几分纠结,只听他道:“敢问王爷,他们两个是不是得罪什么人了。”

    “嗯。”

    “属下倒是好奇他们得罪那人是谁了。”卫凌笑了笑,他喜爱医术,拜师学艺之时也就专攻医术,对于毒术却是不精通的。

    当然,他既是学医的,又岂能不会解毒。

    替袁砾袁平诊脉之后,卫凌不禁对毒术产生出兴趣来,或许他可以花些时间去了解了解。

    “你的意思是他们没有中毒?”难道袁砾袁平当真没有中毒,只是被宓妃震伤,是因为受了内伤所以脸色才特别的难看?

    “回王爷的话,与其说他们中了毒,倒不如说是对方在给他们一个教训,是个恶作剧。”宓妃一般不轻意出手,既是出了手,给出去的必然就是好东西,她下在袁砾袁平身上的是毒亦非毒,总之不会是什么好东西。

    “恶作剧?”

    “咳咳,当然这个恶作剧也的确恶毒了一点。”

    “到底怎么回事?”

    “对方是怎么下的毒属下不知道,可对方下的东西却是毒亦非毒。”这是一种什么毒卫凌也不知道,他琢磨着怎么能说得清楚明白,“这种毒刚混入血液里的时候,其实对人体是没有害的,只有经过气血翻腾的催动,毒才会释放出来,从而毒发。”

    南宫雪朗一怔,旋即垂眸低语出声,“原来如此。”

    怪不得她会当着他的面突然来了那么一手,原来她的意图就是激发袁砾袁平体内的毒。

    特么的,他该庆幸宓妃只是想给袁砾袁平一个教训,而不是意在取他们的性命么?

    那女人,她可真敢。

    “可有解法?”

    “回王爷的话,这毒是毒又非毒,无药可解。”卫凌话落之后,只见袁砾袁平的脸色越发的惨白,额上更是冒出大颗大颗的汗珠,沉声道:“毒发了。”

    “毒发之后他们的性命……”

    “回王爷的话,只要他们硬抗过去,毒便解了,只是……”

    “只是如何?”

    “这毒虽说不会致命,但却会让人生不如死,而且就算硬抗过去了,至少也需要精心休养半个月方才能恢复正常。”对于要护卫主人安全的侍卫来说,让他们短暂的变成一个废物,的确是非常残酷的惩罚。

    “世人都道她虽师承药王谷,却一不通晓医术,二不知晓毒术,现在看来她不是不懂,而是太懂了。”

    下毒下得神不知鬼不觉的,要说她不通晓此道,骗鬼去吧

    !

    可一想到袁砾袁平的下场,南宫雪朗也不禁后背升起一股寒意,是庆幸那女人没有对他下手么?

    “药王谷,难道对他们下毒的人是相府千金温宓妃?”

    双眼冒光的卫凌猛然对上南宫雪朗抽着嘴角扫向他的白眼,他抖着脸皮拍了拍自己的脑门,一脸恍然大悟的道:“哎,瞧我这个脑子,王爷在这里等的人可不就是相府千金温宓妃么,属下竟然还有此一问,真是蠢到家了。”

    “他们会承受怎样一种痛法?”

    “分筋错骨,血液倒流,寸寸血肉在与全身的骨骼分离开后再重组,期间他们身体里的七经八脉还会有不同程度的膨胀跟萎缩,之后再一点一点的慢慢恢复正常。”只是这么说着,卫凌浑身就爬满一种刺骨的冷意,他下意识的互搓了搓自己的身体,心里想着一定要离宓妃远一点,再远一点……

    如若要他承受那样的痛苦,他宁可自我了结。

    “那女人她……”半晌,南宫雪朗也没想到合适的词语来形容宓妃,终是摇了摇头吩咐道:“来人,将袁砾袁平带下去,看着他们别让他们毒发痛苦之时咬断了自己的舌头。”

    “是,王爷。”此时的袁砾袁平已然毒发,两人的身体以一种极奇古怪的姿势扭曲着,身上的衣服也被汗水给浸湿了,许是痛苦还未达到至极,因此他们尚能咬牙忍着没有发出痛苦的惨叫。

    他们原是想不能在南宫雪朗的面前失态,只一味的隐忍体内一阵强过一阵的剧烈疼痛,却不知就是他们这般万分隐忍,明明想要喊出来但又强忍着不喊的模样,更让人觉得他们正在承受非人能承受的痛苦。

    与此同时,静宁号上所有跟随南宫雪朗的人,都在心里暗暗发誓,惹谁也别惹金凤国的相府千金,但凡有她出现的地方,他们虽不至于退避三舍,但也十足十的要保持安全距离。

    要不,袁砾袁平就是他们的前车之鉴,那简直就是用血一般的残酷事实来向他们的证明的啊!

    从此,宓妃在他们的心里跟‘剧毒之物’画上了等号。

    “其实王爷不用担心他们会承受不住痛苦而咬舌自尽的。”

    “理由。”

    “咳咳,那个…那个中了这个毒的人,虽然身体跟精神上的疼痛已经快要将他们给折磨疯,但他们的意识却会越来越清醒,疼痛的感觉也会越发的清晰,越来越深刻,下毒之人的目的就是为了让他们品尝这样的痛苦,是以,即便痛到不能承受,想死也是死不了的。”

    不然,中了这个毒的人,在毒发的过程中还不全都咬舌自尽了,谁还能来满足某人的恶趣味?

    “行了,都退下吧,让本王一个人静静。”

    “是。”卫凌躬身退下时,也将房间里所有人都带了出去,一方面他惧怕着宓妃,担心自己也被她莫名其妙的下毒给坑了,另一方面他又迫切的想要靠近宓妃,对于她那出神入化的毒术表示兴趣大得很,若能近距离的观察一二,该是何等的荣幸。

    他如此矛盾纠结的心思,简直快要把卫凌自己给虐哭了。

    “温宓妃,你果然有意思,本王到底没有错看了你。”本王,还愣是跟你杠上了,看咱们到底谁会先退让一步,“你若与其他女子一样,本王也不会把你放在心上,偏偏你对本王不屑一顾,半点都不曾将本王放在眼里,这样的你实在太过特别,让本王想不将你记住都难。”

    不管你出海的真实目的是什么,也不管那个人在你的心里究竟占据着怎样重要的位置,本王想要得到的,从来都不会轻意的放弃

    。

    温宓妃,你准备好接招了吗?

    阿嚏――

    “怎么了小姐,难道是感染了风寒?”

    推开窗户,远眺着夜幕下的大海,宓妃揉了揉痒痒的鼻子,好看的眉头轻拧了拧,声音软糯的道:“唔,不知为何突然有种被人盯上,算计了的感觉。”

    “啊?”

    “怎么,红袖还真觉得你家小姐会感染风寒?”宓妃挑了挑眉,似笑非笑的扫过红袖怔愣的小脸,“你可别忘了,比起医术你家小姐对毒术更为精通。”

    “是是是,小姐可是号称医毒双绝的无情公子呢。”

    “胆子还挺大,竟敢调笑你家小姐了。”

    “嘿嘿,红袖胆子大可是小姐纵出来的,所以小姐可不能罚我。”

    “敢情这还是我的错?”宓妃嗔怒,漂亮的眸子狠狠的刮了她一眼,“不罚你也成,反正你家小姐想要教训你的法子多得是,比如……”

    “别别别,小姐就饶了我吧,千万别把那些稀奇古怪的毒用在红袖的身上,红袖真的伤不起啊。”

    噗――

    倚窗笑看红袖耍宝,宓妃只觉满腔的郁闷之气一扫而光,脸上的笑容不由真了几分,偷瞄宓妃的红袖看到这里,仍是颤着小心肝儿的表示,呼,好在小姐是真的笑了,不然她就白牺牲了。

    “小姐。”

    “进来。”

    “小姐,无双王主仆已经回了他们的静宁号。”

    “嗯。”宓妃淡淡的应了一声,接着就没了下文,可这却让原本话并不多的剑舞有些忍不住了,虽说她跟沧海悔夜他们四人,自幼就被天煞女养成了药人毒人,不说医术毒术有多高明,但医点儿小病下点儿小毒却是难不住他们的,然而只要想到刚刚袁砾袁平那灰败似被抽尽了全身血液的模样,她就非常好奇宓妃到底给他们下了什么毒。

    短暂的沉默氛围中,红袖先是看了眼似在沉思的宓妃,又看了看一脸纠结欲言又止的剑舞,顿时只觉一个头两个大,“剑舞,有话你别憋在肚子里,想说就说想问就问啊,瞧着你那样你不急我都替你急。”

    剑舞:“……”

    “你别怕,小姐对我们最是好了,就算你说错话,小姐也不会罚你的。”

    她怕,她会怕?

    剑舞一脸黑线,嘴角微抽,她哪里是怕了,她只是突然有了那么一点儿好奇心罢了。

    “想问我对无双王那两个侍卫下了什么毒?”

    闻言,剑舞猛然瞪大双眼,水润的唇瓣微张,惊愕的道:“小姐你真的会读心术吗?不然怎么知道我心里在想什么?”

    宓妃无力抚额,弱弱的道:“你心里的想法都刻在你的脑门上了,我要看不明白就是我蠢了。”

    “呃…”

    剑舞呆住,红袖喷笑出声,“呵呵,剑舞你怎么就这么可爱呢,哈哈……”

    “的确很可爱。”宓妃认同的点了点头,宓媒N韬薏坏猛诟隹影炎约焊窳

    。

    “那小姐到底下的什么毒?”

    “前段时间新研制出来的毒,名字还没有想好。”轻抚着下颚,宓妃若有所思的道。

    “毒发后会怎么样?”眨巴着一双大眼,剑舞难得露出这么活泼的一面。

    “毒发后么……”宓妃语气平淡的说了一遍毒发后的状况,听得剑舞红袖一愣一愣的,她们环抱住自己的双臂,暗暗庆幸她们是小姐的人啊,还好她们不是小姐的敌人,“小姐,你真毒,不过我们好喜欢。”

    噗――

    看着那俩丫头双眼冒光,兴奋不已的模样,宓妃额上滑下三条黑线,嘴角狠狠的抽了抽,果然能跟在她身边的都不是普通人啊!

    “根据那毒的特征,唔,本小姐决定为它取名叫做‘欲罢不能’。”随着毒发时间的慢慢增长,他们就会觉得越来越痛,明明身体已经承受不住那样的痛苦,可他们却会因为中毒的原因,而迫切的渴望得到更痛的感觉,对于那种痛入骨髓的滋味产生疯狂的依赖,可不就是欲罢不能么?

    唔,她果然很有取名的天份,宓妃笑眯眯的想着。

    “小姐现在要用膳吗?”

    “你们去准备吧。”

    “是。”两人都是有眼力劲的,看得出宓妃需要一些私人空间,聪明的寻了理由退到房外。

    宓妃顺势坐到窗边的软榻上,脑海里开始琢磨南宫雪朗对她说的话,以及南宫雪朗所谓要与她做的交易。

    她出海是个秘密,知道的人非常少,宓妃虽说不受任何的威胁,但她的确也不敢冒险赌那一把。

    万一南宫雪朗当真将她出海的消息散播得四国皆知,于她而言是只有害而无利的,至于杀了南宫雪朗这一个选择,宓妃不是没有想过,而是如果她杀了这个男人,事情只怕会闹得更大。

    届时,梦箩国铁定会与金凤国开战,这是宓妃不愿看到的。

    而南宫雪朗要与她做的交易,就如他所说的那样,即便答应也是无妨的,反正他们就算一起出海,无非也是各取所需,除此之外他们并不会有过多的交集,也不怕谁会妨碍到谁。

    更何况应承下来,宓妃还能免费获得一份由金凤国幻海驶向虚无之海,途经梦箩国和北狼国的航线图,细算下来的确是宓妃比较占便宜。

    当然,宓妃的头脑清醒得很,并不会被南宫雪朗丢出的这点甜头所迷惑,她清楚的知道南宫雪朗图谋远不是那么的简单。

    值得南宫雪朗抛出航线图来作为筹码,他的目的又岂会真的只是随同她一起出海那么简单,想来虚无之海上或是在另外那一边大陆上,定是有着南宫雪朗迫切想要得到的或是寻找到的东西。

    宓妃蹙眉陷入沉思,有些犹豫是否要答应南宫雪朗与他同行。

    “小姐,晚膳备好了。”

    “端进来吧。”

    “是。”

    “熙然,若换作是你,又会如何选择呢?”宓妃自软榻上起身,垂眸喃喃低语出声。

    自打宓妃决定要打造一个海上商业王国开始,对幻海与虚无之海她就下了很多功夫收集有关于它们的所有资料,然,不管是幻海也好,还是虚无之海也罢,宓妃都没有实际的经验,此番她提前出海最主要的原因是为了寻找陌殇,面对一无所知的虚无之海,若有南宫雪朗领路,必然就会少走很多的弯路,同时也节省大半的时间

    。

    这于一心想要尽快找到陌殇的宓妃来说,绝对是非常大的一个诱惑。

    “熙然,不管你在哪里,我一定会找到你的。”袖中的双手屈握成拳,宓妃在心里反复的告诉自己这样一句话。

    “小姐快些过来坐下用膳,这个位置可是我精挑细选的,坐在这里用膳还能看到夜空中的月亮哦!”

    “那可要我记你一功。”

    “不用不用,嘿嘿。”红袖连连摆手,不管怎么看她都觉得宓妃对她笑得不怀好意。

    端起碗,提起筷子,透过菱形的窗棂,宓妃望着夜空中的那轮明月微微失神,低喃道:“熙然,不知我在想你的时候,你是否也在想着我,不知在我抬头看向这轮明月的时候,你是否也正凝望着这轮明月在出神。”

    另一边,同样是摆放在窗边的饭桌前,陌殇慵懒的靠在椅背上,手里握着一个酒杯,薄唇紧紧的抿成一条直线,望着窗外那高悬的明月,亦是喃喃自语,“阿宓,不知我在想你的时候,你是否也在想着我,不知在我抬头看向这轮明月的时候,你是否也正凝望着这轮明月在出神。”

    “少主。”

    恢复过来之后,陌殇就冲回三楼房间沐浴梳洗,蒙昂则是候在外面静等陌殇的传唤,脑海里的弯是转了一道又一道。

    在等陌殇的那段时间里,蒙昂想了很多陌殇可能会问到的问题,为了尽可能完美的给予陌殇准确的回答,他一个人可是反反复复模拟了很多遍的,结果…结果某人压根就什么也没有问他。

    “进来。”梳洗过后,陌殇换了身干净的衣裳就开始打座调息,原本打算要问蒙昂的事情也就暂时搁置了下来,等他完全恢复了精气神,突然又不想再问了。

    那些记忆涌入他的脑海,几乎让他痛不欲生,有那么一刻他是很想就此了结掉自己性命的,后来那种痛苦消失,不再有记忆涌进他的脑子,回房泡在热水里面,陌殇试过仔细去回想那些记忆的画面,但他能够记起来的却是不多。

    如此,也就证实了蒙昂的话。

    经过这一次记忆的冲击,陌殇有理由相信,倘若再有下一次,那便是他彻底恢复所有记忆之时。

    届时,他心中所有的疑惑都会一一解开。

    “少主,该喝药了。”

    陌殇蹙眉,极为厌恶的扫过蒙昂端在手里的药汤,冷声道:“端下去,不喝。”

    “属下知道少主不喜喝药,但这药有辅助加强记忆的效果,虽然黑漆漆的味道也不是很好闻,可属下保证这药是不苦的。”蒙昂看着陌殇,只差没有举手发誓了。

    之前由顾伟辰去煎的药,在确定陌殇没事之后,蒙昂便重新改了药方,这药也是他守着亲自煎熬的。

    “端过来吧。”

    “是。”

    一口气解决掉那满满的一碗汤药,陌殇接过蒙昂递到手边的西洋巾擦了擦嘴,沉声道:“今晚让他们都好好休息,明日一早就起程离开秋水湾。”

    “少主想到破解禁制的办法了?”

    “要是没有白天的意外,咱们已经离开了。”

    “是,属下明白了。”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V256破解禁制路遇无双5 | 绝色病王诱哑妃小说 | 绝色病王诱哑妃网-铭荨作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