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字体:
V261 艰难抉择进入青城2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思路客更新最快的小说网,!

    (扑)  花厅里茶香四溢,令人心旷神怡。

    “你……”温雪莹四下看了看,丫鬟们都在花厅外伺侯,她捏着绣帕的手紧张得都出了汗,心里特别的慌乱,张嘴想跟温紫菱说话,后者却是从走进花厅就低头坐在那里,也不知在想些什么。

    以前温夫人就没有要求过温雪莹温紫菱要每日到她跟前请安,在她重掌相府后宅大权以后,也没有对她们两姐妹有过那样的要求。

    在温夫人心里,她其实是不喜欢这两个庶女在她跟前晃的。

    她没有别人想xiàng中的那么大度宽容,爱情原本就是自私的,两个人的中间又怎能允许第三个人的插足,她如果能少爱温老爹几分,或许她是真的可以接纳柳姨娘跟马姨娘,还有她们所生女儿的。

    但在爱情面前,在她深爱的男人面前,她只是一个小女人,一个心眼也很小的女人,她曾经被迫接受了自己丈夫两个姨娘的存在,同时也接受了两个庶女的存在,她可以做到不去苛责为难虐待庶女,同时也别奢望她可以将庶女当成是亲生女儿一样的去疼爱。

    不管当着谁的面,温夫人对温雪莹姐妹两人,她都可以说仰不愧于天,俯不愧地,她问心无愧。

    府中应当属于庶女的,她不曾克扣一丁半点儿,甚至让她们多年来都享shou着嫡女一样的待遇,也从未想过在她们的婚事上打主意,只盼她们都可以安份守己,乖顺一点。

    “你说父亲跟母亲让章嬷嬷请我们过来,究jing是所为何事?”这些天温雪莹不觉得自己有什么奇怪的举动,按理说一向都不太理会她的温夫人,也不应该发现什么才对啊!

    只是一想到昨天在水榭她跟温紫菱说过的那些话,温雪莹这心里又一点儿底都没有。

    该死的,难道当真是她昨天说的那些话,被谁听到了,然hou传进了温夫人的耳中?

    眼下父亲回来,是否又跟昨天的事情有关?

    “温紫菱,你竟然出卖我。”只因在府中不受宠,又不受待见,再加上分家以后,相府发卖了不少的小厮婢女出去,曾经她院子里的人也少了好几个,好在比较贴心的那几个保了下来。

    这也就导致了温雪莹现在行事比起以前更加的小心谨慎,生怕一个不仔细又被禁足,如此下去她的人生还有什么盼头。

    既然昨天她跟温紫菱在水榭的谈话无人看到,也无人知晓,那如果当真被温夫人听到了什么风声,肯定就是温紫菱出卖了她。

    “你真该死,你不是说过不会……”许是心中实在恼怒至极,温雪莹竟然忘了时间地点的,疯了似的伸出手想要打温紫菱,全然忘了这样举止的她,若是被侯在外面的丫鬟们瞧去,将会引发怎样的后果。

    一直低头沉默不语的温紫菱突然抬起头,那双黑白分明,散发着丝丝冷意的眸子,无悲无喜的望进温雪莹的眼里,骇得她扬起的手猛然顿住,竟是怎么都落不下去。

    好…好可怕的眼神……

    后怕的咽了咽口水,温雪莹不由满脸惊骇的倒退一步,着实有些被温紫菱给吓到,她颤着水润润的红唇道:“你你…你瞪着我做什么,如果不是你告诉密的话,我我又怎么会被叫来这里。”

    “管好自己的手,我也不是谁想打就能打的。”当章嬷嬷出现在她的紫玫院时,温紫菱就大概猜到了温夫人的心思。

    父亲跟兄长们离开相府多日,直至昨个儿方才回来,眼看距离赏荷宴举办的时间越来越近,若非父亲兄长不在家,温夫人早就该找她们谈话了。

    “哼,我又没有真打你。”

    “如果不是我突然抬头,你确定你的巴掌不会落到我脸上。”

    “你当真没说?”温雪莹一瞬不瞬的看着温紫菱的脸,不愿错过她脸上一丝一毫的表情,心下颤了颤,看她的样子的确不是她说出去的,那又会是谁?

    难道她的身边有内鬼,奸细?

    也不对,她跟温紫菱在水榭谈话的时候,她们两人的丫鬟都守在外面,一来是防止她们听到她们姐妹间的谈话内容,二来也是要她们帮她们姐妹放哨,注yi周围是似有旁人出入。

    结果是显而易见的,她们都不曾发现可疑之人,也算是温夫人幸运,她整个人坐在小船上,身上穿的又是一件碧色的纱衣夏衫,颜色几乎与池中的荷叶一模一样,晃眼看过去很容易就忽略掉她的存在。

    “你以为谁都跟你一样喜欢出尔反尔。”

    “最好不是你说的,不然我不会放过你的。”

    “看来你没有改biàn主意的想法。”

    “我为什么要改biàn主意,应该改biàn主意的难道不是你吗?”

    温紫菱收回落在温雪莹身上的目光,她向后靠在椅背上,一点一点放松自己的身体,还真觉得这样不用时时刻刻端着女子仪态的感觉真好,怪不得宓妃那般讨厌规矩,做任何事情都随心所欲的。

    “不管你信或是不信,对于昨个儿我们之间的谈话内容,我是半句都没有透露出去,你用不着怀疑我。”跟温雪莹有关的八卦,温紫菱是当真没有兴趣,更何况在这个八卦里面还有她自个儿的影子,她得是有多无聊,才会把事情闹到台面上来,让人来膈应她?

    “算了,我信你。”

    “我还是昨天那句话,你自己好好想想。”

    “哼!”心里七上八下的温雪莹沉着

    七上八下的温雪莹沉着一张脸坐回椅子上,她紧咬着自己的嘴唇,转过身去不再看温紫菱一眼,思绪如潮,滚滚翻涌,搅得她头疼欲裂。

    改biàn主意么?

    她不是没有想过,但同时她又很想很想为自己的爱情去赌一把。

    是的,她爱上了靖王,对靖王她是一头扎了进qu,哪怕靖王是火,而她只是飞蛾,只要可以靠近他,哪怕她会就此化作灰烬,她也很想赌一把啊!

    昨日温紫菱对她说过的话还历历在目,其实她又何尝是个傻的,那些好坏,那些结果,她其实心中有数,可她却故意忽略不计,就是担心她会害怕,会退缩,会不敢向她的幸福伸出手去。

    靖王是个多情的男子,他的身边有很多的女人,从来就不是只有她一个的,但她偏就是认准了他,犹如一下子掉进了一个深渊里,她既渴望爬出去的同时,又对这个深渊有着深深的眷恋。

    “行啦,你的决定只要你自己不后悔就行,但也麻烦你不要那么自私,千万别想着将我也拖下水。”温紫菱当然也有心仪的男子,那个男人同样身份尊贵,但他却心有所属。

    以她的出身,嫁给他做妾是够格的,然而,她的心很大,她想要得到的是他身边的那个位置。

    如果不是,她也不愿为他去冒那个险。

    “华王殿下有何不好,虽说同样是给人做妾,但做王孙贵族的妾,总比做一般世家子弟的妾要好吧,更何况我们是嫁过去做侧妃的,又不是普通的侍妾,好歹也是要上皇家玉牒的,你到底在不满什么?”

    听着温雪莹压得很低,且咬牙切齿的话,温紫菱只是勾唇笑了笑,她盯着茶杯上的一朵青花,喃喃出声道:“大姐还是冷静淡然些妥当,可别忘了这是什么地方。”

    “你……”

    该死的这副讨人厌的样子,她真恨不得一脚踹向温紫菱的胸口,让她瞧瞧她的厉害,让她痛一痛才能清醒清醒。

    “奴婢给大公子,二公子,三公子请安,三位公子万福。”

    “都起来吧。”

    “谢三位公子。”绿柳绿烟是温夫人身边伺侯的二等丫鬟,此时两人守在花厅外,倒也是当真没有听到花厅里温雪莹跟温紫菱之间的对话。

    本来,温夫人让她们在这里守着,也没有打偷听温雪莹姐妹谈话的想法,谁曾料想到,蠢货一样的温雪莹到了这里都还不停的嚷嚷那些现如今来说异常敏感的事情。

    竟是一点儿都不曾体会到‘隔墙有耳’这四个字的意思。

    “父亲母亲在里面?”温绍宇走在温绍轩的前面,随意的问了这么一句,绿柳向他福了福身,嗓音清脆的道:“回三公子的话,大小姐跟二小姐在里面,相爷跟夫人绿桦已经去请了。”

    之前温夫人就吩咐过她们,要等到三位公子到了,她跟相爷才会进花厅,然hou才会谈事情。

    “送三杯雨前龙井进来。”

    “是。”

    “愣在这里做什么,进qu再说。”温绍云拍了拍温绍宇的肩膀,率先一步往里走。

    “大哥先请。”

    “绍宇何时变得这般礼让,真是让大哥受宠若惊。”

    温绍宇嘴角一抽,却是毫不顾忌的道:“里面有两个我一刻钟都不想看到的人,当然是晚进qu一会儿算一会儿。”

    在他的心里,唯有宓妃才是他妹妹,才是他不惜一切代价都要保护好的妹妹,至于温雪莹跟温紫菱,哼,她们算哪根葱。

    “你不说话可没人把你当哑巴。”温绍轩不咸不淡的扫了他一眼,跟在温绍云的后面走了进qu。

    而花厅里的温雪莹跟温紫菱,她们又不是聋子,自然而然就把温绍宇那句毫不客气的话听了个正着,一颗心仿佛被一只大手紧紧的拽住,形容不出那是什么滋味。

    温紫菱还好,性子不似以往那么偏激,她虽难过却并不怨恨,而温雪莹却是紧紧握着拳头,一颗心渐jiàn全都要黑化掉。

    如果那话她没有听到,或许就不会如此难受,明知她们就在里面的温绍宇却说出那样的话,温雪莹表示她绝不原谅。

    “紫菱给二哥,大哥,三哥请安。”温紫菱早就从椅子上起了身,看到温绍云进来后就上前福身行礼。

    “坐吧。”

    “谢二哥。”虽说她不得温家三兄弟待见,可他们到底也不曾给过她难堪不是,温紫菱如是想着,便乖顺的退回原位。

    “雪莹……”

    不等温雪莹开口把话说完,挑了张椅子坐下翘起二郎腿的温绍宇就痞里痞气的道:“行了吧你,不想给我们行礼就别委屈了自己。”

    温雪莹呆怔在原地,进也不是,退也不是,她抬起头看了看温绍宇,又看了看温绍轩和温绍宇,真真是觉得万分委屈。

    为什么他们对宓妃那个女人就那么的包容,为什么对她就是横挑鼻子竖挑眼的,为什么。

    “大哥……”

    “都闹什么,都给我安安静静的坐着,等父亲和母亲过来。”温绍轩发了话,温绍云乐得不开口,把玩起自己腰间的荷包来。

    话说这个荷包可是宓妃绣好送给他的,就别提这是一个多么宝贝的东西了。

    “大姐,过来坐吧。”眼见温雪莹被三兄弟彻底给无视了,温紫菱幽幽开口给了她一个台阶下。

    “嗯。”

    “大公子二公子三公

    二公子三公子,雨前龙井来了。”绿柳将茶一杯一杯的放到温绍轩他们的面前,又道:“相爷跟夫人马上就到。”

    果不其然,绿柳放下茶刚退到外面,温老爹跟温夫人就走了进来,身后跟着钱嬷嬷。

    “父亲母亲。”五人起身向温老爹温夫人行礼,非常难得的异口同声啊。

    “都坐吧。”走到主位上坐下,温老爹抬手示意他们都坐下,温夫人静坐在一旁没有出声。

    “是,父亲。”

    “废话为父也就不多说了,想来你们也应该知道为父今日叫你们过来所为何事。”话落,温老爹的目光落到了温雪莹姐妹的身上,吓得两人险些从座位上跳起来。

    这十来天温老爹并不在星殒城,他领了宣帝的手谕,暗中去了琴郡的清镜城,好在那里现在是宓妃的封地,而且被宓妃治理得非常好,给温老爹的探查提供了非常多的便利。

    虽说琴郡按照宓妃的规划才刚刚处于初级的建设阶段,但拿现在的琴郡跟好几个月前的琴郡相比,那些大大小小的变化还是看得见的,每每想到这些,温老爹就觉得特别的自豪。

    他的闺女,就是能干。

    “今年的赏荷宴上,皇上将要为太子跟其他几位亲王指定正妃,同时太子跟亲王们还可以挑选自己心仪的侧妃,而后一起登记造册。”

    “我说老爹啊,您还是说重点吧,不然儿子怕会睡着的。”温绍宇撇了撇嘴,他是对赏荷宴什么的一点儿不感兴趣。

    在他认识的人里面,唯一一个跟赏荷宴扯得上那么些些关xi的寒王,那家伙一没正妃,二没侧妃,皇上的主意肯定要往他身上打啊,结果人家多霸气啊,直接告诉皇上,他要敢随意往他府里送人,那么送一个杀一个,送一双杀一双。

    于是乎,皇上消停了。

    再于是乎,赏荷宴似乎也跟寒王没了关xi,指不定到了那天,某王连面都不会露。

    “混小子。”温老爹嘴上虽是这么骂,可那眼神儿怎么看都带着纵容跟宠溺啊。

    “父亲,妃儿远在江南,而且握有可自主婚配的圣旨,太子他们的主意打不到妃儿身上来,穆国公府适龄的三位表妹,她们跟妃儿握有相同的圣旨,倒是不用担心太子他们动歪脑筋。”温绍云此刻是越发佩服宓妃的先见之明啊,若非手里握有那道旨意,面对眼前这种局面,指不定多着急上火。

    啪――

    “温绍宇你想打jià是不是,我的头你也敢打。”

    “我打你是因为你太笨。”

    “你说什么。”温绍云扭头怒瞪温绍宇,两人眼神交汇,一时间风云变幻,电闪雷鸣,下一刻就要开战似的。

    “父亲指的一不是咱们家妃儿,二也不是咱们外祖家的三位表妹,而是眼下这样的局面,需要咱们两府的庶女做出一个选zé。”

    温绍轩儒雅的笑了笑,端着茶杯抿了一口茶水,道:“难道绍宇的脑子还有这么清楚的时候。”

    噗嗤――

    看到温绍宇的脸在温绍轩话落之后,呼啦一下变得漆黑漆黑,温绍云就非常不厚道的笑了。

    小样儿,叫你得瑟。

    “二舅舅家有一个庶出的表妹,想来二舅舅他们也已经找过她了,再来就是咱们家也有两个庶出的妹妹,不知她们可看清了局势。”如果她们没有嫁入皇家的心思,同时不管任何时候都跟相府同一战线的话,将来在她们出嫁以后若是受了委屈,受了欺负,温绍云纵然不待见她们姐妹,也断然不会让她们没有依靠。

    可是,如果她们选错路,长了一双眼睛却只看得到眼前的话,那么从今往后她们便跟他没有半点关xi了。

    将来会如何,全看她们自己的造化。

    “父亲,还是由您来向两位妹妹说清楚其中的利害关xi吧。”看在温雪莹温紫菱身上流着温老爹血的份上,温绍轩对她们仅仅只是冷漠疏远了些,在外该给的维护却并没有少给。

    “她们也都不是个笨的,刚才你们该说明白的,不是被已经很清楚了。”看到温雪莹温紫菱,温老爹就不免想起宓妃,也不知他的宝贝闺女在江南过得好不好,有没有想家,有没有想他……

    咳咳,思绪飘得有点儿远,温老爹赶紧回神,一双漆黑的眸子,目光灼灼的看着那两姐妹,沉声道:“你们要知道,我们温家的姑娘是不能嫁入皇家的。”

    这,便是温老爹的态度。

    这个皇家,指的就是墨氏皇族,他的儿子不会娶拥有皇族血脉的公主,他的女儿也不能嫁拥有皇族血统的太子或是亲王。

    以太子那自负的个性,他会让他信得过的华王或是靖王纳他的女儿为妃,独独不会将他的女儿纳入他的太子府。

    不得不说,温老爹对太子性情的把握,着实有些令人胆寒。

    “父亲,那……”温雪莹明了温老爹的态度,一张如花娇艳的脸瞬间惨白,不见半点血色。

    她心跳如鼓,张了张嘴却不知该说什么,她想大声的问,为什么就不能嫁入皇家?

    她也想问,如果硬要嫁入皇家会如何?

    “请父亲放心,紫菱没有那样的想法。”是的,温老爹的态度她早就猜到了,一丝一毫的意外都没有。

    “没有就好,为父虽然不喜欢你跟雪莹,待你们不如妃儿那么宠爱,可你们身上到底流着为父的血,自然

    的血,自然也不会错待了你们。”

    “是,紫菱谨记着。”

    “你们不用担心你们的婚事,你们的母亲早就跟为父说过,在为你们相看夫家的时候,不管是对方的人品还是对方的家世,都会明明白白的告诉你们,让你们可以自主挑一个合心意的,绝对不会随意给你们指一个人家。”

    闻言,温紫菱猛然抬起头,复杂的目光就直直的落在了温夫人的身上,那一刻,她提起的心就这么落了地。

    果然,她的选zé是对的。

    果然,温夫人真的就是一个非常宽容的人。

    “多谢母亲。”

    “嫁人是一辈子的事情,本夫人也希望你们可以过得好,只是到时你们别嫌弃对方门户太低就好,若是可以本夫人是希望你们嫁过去,能够自己当家做主的。”

    自己当家做主,那便是正室夫人了。

    温紫菱垂眸咬了咬唇,左右衡量了一下,若是门户太高的,以她的出身嫁过去定然不能为正室,若是门户低一些,或是小一些,若能自己当家做主母,她也是愿yi的。

    “劳母亲费心了。”

    “嗯。”如果说昨个儿听到温紫菱说的那些话,温夫人还很是诧异,有些不敢相信的话,那么此刻她却不得不重新打量这个庶女了。

    难不成她是真的想通了,不在乎那些虚无的荣华富gui了?

    “雪莹。”

    “啊,哦…雪雪莹有在听。”温雪莹赶紧收起自己的所有情绪跟心思,绝对不能被看出什么,否则她就真的完了。

    温老爹是何等精明的人,他纵使看出了些什么,却也没有点明,“你的想法跟紫菱一样么,如果是的话,待赏荷宴结束以后,便让你们的母亲安排为你们相看夫家,替你们寻一门亲事。”

    “全…全凭母亲做主便是。”此时此刻,有她争辩,有她反驳的权利么?

    若有来世,她绝不再做庶女。

    “距离赏荷宴还有几天,为父不管你们心里是怎么想的,反正都趁着这几天好好想想清楚,而为父还要告诉你们的是,一旦你们选zé嫁入皇家背叛温氏一族,那么你们以后也就没有娘家,更别觉得相府还是你们的靠山。”温老爹的表情很严肃,声音也非常的低沉而凌厉,犹如一把刀子,一刀一刀剜在温雪莹的心口上。

    有那么一瞬间,温雪莹甚至觉得她被晴天xià的一道惊雷给劈中,整个人都被劈得焦黑焦黑的,从头到脚都冒着黑烟。

    靖王为什么许她侧妃之位,那还不是因为她的背后有相府,要是没了相府作为支撑,那个男人还怎么可能要她。

    别说是因为她爱靖王,而靖王也爱她,温雪莹其实心如明镜的,或许靖王对她是有那么一点儿意思的,但他更看重的是她身后的相府。

    而她若执意要入靖王府做侧妃,那就意味着她的父亲要跟她断绝父女关xi,就如温紫菱说的那样,她将成为相府的弃子,那么不管她嫁给谁都没有关xi了。

    那时即便她如愿入了靖王府,知道真相的靖王会如何待她?

    单是想想那样的情景,她就控制不住全身发抖,整颗心都被冰冻起来,好冷,真的好冷……

    “身为温家的人,不管你们做什么,要时刻牢记将温家的利益放在首要位置,其次才能想到你们自己。”

    “紫菱谨记父亲教诲。”

    “嗯。”

    “雪雪莹也谨记父亲教诲。”僵硬着身体硬是扯出一抹笑的温雪莹,实在是笑比哭还难看,但她一点儿都不想掩饰,毕竟要在温老爹跟温家三兄弟的面前隐藏自己的小心思小算盘,其实是挺难的。

    温紫菱看着她这般模yàng,心里其实挺堵得慌的,遂开口道:“父亲,大姐她只是一时情绪失控,她会想明白的。”

    “但愿。”温老爹目光无悲无喜的看了她一眼,若她识大体,顾大局,那么他断然不会亏待她。

    可她若执意一条道走到黑,就当他这个父亲这辈子亏欠了她吧,总之,温氏一族绝对不能搅入任何一个党派之争里面。

    身为温氏一族的大家长,温老爹有他的坚持,亦有他的底线,更何况靖王实在不是一个良配。

    “虽说我挺讨厌你们的,因为你们身为姐姐却一劲儿的欺负妃儿,甚至还嘲xiào奚落于她,但看在你们身体里同流着温氏一族的血脉份上,只要你们不走错路,那么相府就将永yuǎn是你们的娘家,而你们未来在夫家受了欺负的时候,我们三兄弟也将是你们的靠山,是可以为你们撑腰的人。”

    说完这番话,温绍宇恨恨的瞪了温绍轩跟温绍云一眼,特么的还有没有一点儿做兄长的自觉了,有你们这么推自家弟弟出来挡枪的么?

    实在太可恶了,等妃儿回来,他一定要告状,哼,叫妃儿不理他们,坚决不能理。

    “绍宇说的话,就是我要说的话。”

    也许温绍宇的话,份量还不是十分的够,但作为相府下一代当家人的温绍轩开了口,那么也就没什么可怀疑的了。

    扯了扯温雪莹的袖口,温紫菱拉着她向温绍轩福了福身,道:“我们记下大哥的话了。”

    “你们回去想想,散了吧。”

    “是,母亲。”

    “你们三个跟为父去书房。”

    “是。”

    “钱嬷嬷,我们去准备午膳。”

    “是,夫人。”

    ------题外话------

    明天开始时入青城了,然hou一步步就要揭开世子大人另外一个身份之谜了,荨会努力加快进度的,希望看到妞儿们来留言哦!

    思路客更新最快的小说网,!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V261艰难抉择进入青城2 | 绝色病王诱哑妃小说 | 绝色病王诱哑妃网-铭荨作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