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字体:
V263 外围青城禹西部落1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少主,可否要在青城靠岸?”

    青城不过只是光武大陆最外围的一座城池,对于浩瀚大陆的人来说,眼前这座青城已经有堪比四大国繁华大城的资本,然而对于光武大陆的人来说,青城仅仅只是一座边陲小城罢了。

    他们的目地并非小小的一个青城,顾伟辰不敢随意揣摩陌殇的心思,因此,对于拿不定主意的事情,他宁可硬着头皮的发出询问。

    闻言,一旁的顾伟晔跟蒙昂都下意识的抬起头,两双眼睛直勾勾的望向陌殇,希望他能点一头让船靠岸,也让他们的双脚都沾沾地气。

    虽说他们乘坐的船非常好,非常棒,饶是航行在海上,也有如履平地的感觉,可在海上飘荡了那么长一段日子,他们是真的非常想念双腿落到大地上的日子。

    “让船靠岸吧!”眼看距离他的目标越来越近,陌殇也明白心急吃不了热豆腐的道理,既然已经到了青城,那也实在不用节省这两三天的时间。

    “是,少主。”

    “少主英明。”

    陌殇剑眉轻挑,倒也没有戳破他们的小心思,只是抿唇道:“上岸后在青城休整两日,船上紧缺的物品抓紧时间补齐。”

    “少主放心,属下一定办得妥妥的。”不等顾伟辰一板一眼的回答,顾伟晔就兴奋的抢先答了话。

    呼――

    少主啊少主,您是听到属下们的心声了么?

    能在青城停留整整两日,原本他们可是想都不敢想的,如何能够不兴奋,不激动。

    “去吧。”

    顾伟辰顾伟晔领命而去,蒙昂心里也高兴,脸上却没有表现多少出来,他安静的跟在陌殇的身边,如陌殇一样远远的眺望着阳光下那青色的沙滩,漆黑的瞳孔里闪烁着幽幽的光。

    “你也下去吧。”

    “他们也不需要属下帮忙,属下还是就跟在少主的身边就好。”蒙昂摇了摇头,半点儿都没有想要离开陌殇的念头。

    好吧,他首先要表达清楚的是他是一个直的,绝对的纯爷们儿,千万别误会他对少主有意思。

    他之所以要紧紧跟着陌殇的原因,其实很简单的,陌殇的身体太过于特殊,他又是一个大夫,随着陌殇一次又一次的变化,特么的他就越发想要弄清楚隐藏在陌殇身体里的秘密了。

    如是,找不到其他方法的蒙昂,唯一能想到的办法就是近距离观察陌殇了,好在陌殇不知道他心里的想法,否则,百分之两百绝对将他有多远扔多远。

    一举一动都要被人观察着,这种感觉实在不怎么美好,但如果观察他的对象可以换一换,换成是宓妃的话,其实他也是乐意的。

    “咳咳…少主也知道属下除了医术好一点儿,其他可是半点儿长处都没有的,与其说是让属下去帮忙,没准儿属下帮的全是倒忙啊!”面对陌殇满是质疑的眼神,蒙昂困难的咽了咽口水,堆着满脸的笑怕怕的解释。

    他的小心思一定要藏好了,一定不能被发现,不然…蒙昂伸着脖子看了看波光粼粼的海面,也不知里面藏有鲨鱼没有?

    藏有鲨鱼并不可怕,可怕的是少主别让他到海里去想办法让大鲨鱼生小鲨鱼啊?

    他是人,他怎么能让大鲨鱼生小鲨鱼呢?

    也不知这么奇葩的想法,少主是怎么想出来的。

    “你倒很有自知之明。”

    “呵呵…”干笑着抓了抓后脑勺,蒙昂心里那个委屈啊,他撒下这个谎容易么他,特么谁说他除了医术就没有拿得出手的优点,他明明各个方面都非常优秀的好伐,不带这么黑他的。

    “少主说得对,属下还是跟着少主才不至于去给伟辰他们添乱。”咬着牙,心里飙着宽宽的面条泪,蒙昂一副视死如归的模样。

    斜眼瞄了蒙昂一眼,陌殇对他的表情很是无语,嘴角微微一抽,邪魅的嗓音带着丝丝低沉,“本世子不需要人跟着。”

    最后两个字,陌殇几乎是咬着牙说出口的。

    “别啊少主,您就让属下跟着您吧,属下保证绝对不会妨碍到少主的。”此时,船已经稳稳的靠了岸,眼见陌殇丢下他就要离开,蒙昂抓着头发怪叫一声,拔腿就开始追。

    一刻钟之后,蒙昂如愿以偿的跟在了陌殇的身后,一主一仆率先下了船,然后踩在了软软的青色沙滩之上。

    “青色的沙。”陌殇垂眸看着脚下青色的细沙,微微眯起了一双慑人心魄的凤眸,大海边上的沙滩陌殇不是第一次去,可他的确是第一次看到青色的沙,走在青色的沙滩上。

    “少主有所不知,青城之所以名唤青城,除了是因为青城之外的沙滩都是青色的以外,还有一个重要的原因其实是……”

    本是想要吊一吊胃口的蒙昂,故意露出神秘的表情,哪里知道陌殇一点儿都不好奇,让他非常非常的挫败,不甘的撇嘴道:“青城内外所有的土地,无一例外全都是青色的。”

    土壤的颜色常见的有褐色,黄色,红色,罕见一点的有黑色或者是紫色,唯独青色的土壤,别说陌殇闻所未闻,饶是宓妃生长在科技发达世界里的人也不曾见过青色的土壤啊!

    “还有这样的事情。”意外有之,惊愕亦有之,不过陌殇是谁啊,他的表情也仅仅只有片刻的怔愣,旋即就再也瞧不出什么来。

    那么长一段时间呆在海上,就算顾伟辰

    呆在海上,就算顾伟辰他们不提出要靠岸,他自己也没有想过就这么离开青城。

    毕竟陌殇是在陆地上长大的,他喜欢海是一个方面,却也绝对不适合长期在海上生活,因此,双脚能够实实在在踩踏在陆地上的感觉,也让他非常的舒服,心中更是感慨良多。

    “少主别看青城虽说不多,可青城却是非常热闹的。”

    “嗯。”

    “一会儿属下就陪少主到城里走走,顺便逛一逛,少主也好借机了解一下光武大陆,这样也有益于少主恢复残缺的记忆。”

    “嗯。”

    “少主,您看伟辰他们差不多都打理好了,咱们是不是……”

    “嗯。”

    一路走来,陌殇的注意力压根就不在蒙昂说的那些事情上,他只是专注的看着蜿蜒的海岸线,以及这片阳光下仿佛披了金色纱衣的青色沙滩。

    当蒙昂意识到不管他说了什么,陌殇都无悲无喜没有半点情绪的回应他一个‘嗯’字,他整个人都要不好了。

    他很想冲陌殇大吼:少主,您这样到底是有几个意思啊?

    “说完了。”

    “呃…”

    “既然说完了,那就闭上嘴巴,别再让本世子听到你的声音。”

    “啊?”

    “吵得很。”陌殇皱了皱眉,给出答案。

    轰――

    蒙昂惊愕的瞪大双眼,呆呆的望着陌殇的背影,半晌后他抬头望天,心说:老天爷,您给做主给我降道天雷,劈死我吧!

    他吵吗?

    他到底哪里吵了?

    他这是被赤果果的嫌弃了?

    “少主,属下……”

    “闭嘴。”陌殇扭头看了眼自己留在沙滩上的脚印,凤眸里掀起一股凌厉的风暴,顾伟辰等人已经按照他的吩咐,将船停靠在码头,留下一部分人在船上守着,其余的人都跟随他一起进了青城。

    既然陌殇开了口要在青城休整两天,那么这两日的衣食住行可不就得顾伟辰花心思安排了么,于是他跟顾伟晔就分工合作了。

    兄弟两人一个负责去找客栈住宿,一个则是抓紧时间带人去购买船上需要补给的物品,只有把这些都安排妥当,他们才有资格,才有时间逛逛青城,好好享受一下脚踩在地面上的感觉。

    否则一旦陌殇决定突然要离开,而他们还什么都没有准备好,无疑那是作死的节奏。

    “你要跟着本世子可以,但现在你就乖乖站在那里,不要动什么也都不要说,不然……”陌殇邪气的给了蒙昂一个眼神,便再次转身,连个眼角的余光都没有施舍给蒙昂了。

    后者僵硬着身体,突然一阵强烈的海风吹来,掀起海浪滚滚,吹得他墨发狂舞,衣袍猎猎作响,怎一个酸爽了得。

    呜呜…到现在为止,他都不知道自己这是哪里得罪了陌殇,以至于被陌殇勒令呆在原地当木头人。

    而那已经一步步走过多的陌殇,此时却是欣喜的看着沙滩上那许许多多捡不完的各种各样,色彩艳丽的贝壳,有的像小扇子,有的像树叶,有的像是泪滴,有的如同六芒星,还有一只只精致小巧的海螺,让他忍不住蹲下身子,伸出修长如玉的手指去捡。

    “这些形状各异,色彩艳丽的贝壳,阿宓应该会喜欢的吧!”将捡来的扇形贝壳握在手里,陌殇的眼里氤氲着的邪魅之气渐渐消失,取而代之的是能够将人活活溺死的温柔。

    即便他身体的主控权已经被邪魅男所占据,但属于陌殇的主体意识,却让他对宓妃的思念越来越浓,越来越迫切。

    同时,饶是没有属于陌殇的主体意识,单单就是邪魅男本人,他的一颗心又何尝不是满满的都装着宓妃。

    “阿宓,若我将拾来的贝壳串成一条项链,你可会喜欢。”明知他这么问出声,也得不到任何的回答,陌殇仍是满怀期待。

    他的小女人呵,用不了多久,他一定会完完整整的回到她的身边,许她生死相依,不离不弃,白头偕老。

    “蒙昂。”

    整个人完全被自己无限怨念所包围的蒙昂,他沉浸在自己的思绪里,悲催的没有听到陌殇喊他的声音,于是苦逼的又被陌殇给记了一笔,琢磨着稍后再想个法子惩罚他。

    特么的,忽略谁也不能忽略他不是?

    丫的,竟然胆敢无视他的存在,他又如何能让蒙昂痛快了。

    “蒙昂。”

    “啊?”一声惊呼过后,蒙昂呆呆的问:“少主,您在叫属下?”

    “不然你以为本世子在叫鬼。”

    蒙昂嘴角一抽,眼皮猛跳,那什么他该不会又被惦记上了吧,“不知少主有何吩咐?”

    如此献媚讨好的蒙昂,陌殇表示这还是他第一次看到,莫名有些被惊到,心中虽是如此想着,面上却是一点儿表情变化都没有,“过来。”

    “是。”不敢违背陌殇指令的蒙昂,清俊的脸上还带着讨好的笑容,小跑着就到了陌殇的身边,有些不解少主蹲在沙滩上是为何?

    呃,莫不是少主身体不舒服?

    没等他脑补点儿什么出来,陌殇那极富男性魅力的声音就在他的耳畔响起,就干净利落的三个字,“脱衣服。”

    吓――

    蒙昂一听,脑子一热,第一反应就是捂胸连连后退数步,一脸惊恐表情的望着陌殇,那什么是不是他听错了,耳朵出毛

    ,耳朵出毛病,幻听了。

    脱…脱衣服。

    少主竟然理所当然,理直气壮的叫他脱衣服?

    “少…少主,那那个……”

    “脱。”陌殇因为低着头,而且还非常专心的在挑选着沙滩上散布的那些贝壳,因此,他压根就没有看到蒙昂的表情,不然他保证不会揍蒙昂的。

    脚下这整片沙滩上,散落着的贝壳没有上千也有成百了,陌殇既是打定主意要亲手捡贝壳为宓妃做一条贝壳项链,那么能入得了他眼的贝壳,无一例外不是被他再三的挑选,必须得是贝壳里面最好,最完美的才可以。

    胡乱捡一团这样的事情,显然不靠谱,某世子也不屑那么去做。

    “咳咳…那个少主,属下在这里脱衣服不太方便吧!”鼓足勇气,蒙昂总算是把憋在心里的话说出口了。

    那什么,他没听说他家少主好男风啊!

    最最重要的是,他家少主不是有心上人么?

    为何,为何还要说出如此让人误会的话来,简直快要颠覆了他对陌殇的认知啊!

    “有什么不方便的。”陌殇是个有洁癖的男人啊,虽然他捡贝壳是为了给宓妃准备礼物,但他身上穿的可是宓妃亲手为他做的衣服,他又怎么可能舍得将衣服脱下来包贝壳?

    既然某人执意要跟在他的身边,此时不用他,那要等到什么时候才用。

    “可是……”

    “怎么废话那么多,叫你脱就脱,赶紧的。”

    “少主当真确定要属下脱衣服吗?”

    “本世子很确定。”你要不脱下外袍来给本世子包贝壳,难道还要本世子脱自己的。

    “那…那属下就脱了。”

    咬着牙,蒙昂一副豁出去的表情,苦大仇深的开始脱衣服,先是一脸窘迫的脱下外袍,然后…正在此时,陌殇突然抬头,只见蒙昂僵着一张脸伸手再解腰带,某世子眼露迷茫之色,不明白他为何要解腰带。

    然而,看到那被丢弃在沙滩上的月白色外袍,陌殇好看的剑眉微拧,冷声道:“谁叫你把外袍扔地上的,赶紧拿过来给本世子放贝壳。”

    啥?

    蒙昂目瞪口呆,还傻乎乎不在状态的伸手掏了掏自己的耳朵,少主说了什么?

    让他拿他的外袍过去放。放贝壳?

    敢情少主叫他脱衣服就是为了放贝壳,从头到尾都是他误会了,少主压根就不是他想的那个意思?

    意识到这一点的蒙昂,顿时一张脸红成了猴子屁股,甚至恨不得地上出现一条裂缝,他可以跳进去将自己给埋了。

    呜呜…他还能再丢脸一点吗?

    “傻愣在那里做什么,想什么脸红成那样,该不是出门没有吃药吧,要不怎么随处脱衣服。”陌殇目光幽幽的扫了蒙昂一眼,见他傻站在那里,也不将脱下的外袍给他拿过来,只得自己动手丰衣足食了。

    袖手轻轻一挥,那月白色的外袍就仿佛被什么牢牢的抓住,如一缕风似的落到陌殇的手边,他摊开手心将拥有至少三种颜色以上的泪滴形贝壳,心满意足的放在外袍上,然后继续寻找下一个目标。

    至于那深深被陌殇给刺激到的蒙昂,整个人已经彻底在风中凌乱了,这都什么跟什么?

    什么叫他出门没有吃药,他有病么,他没有。

    他随处脱衣服么,他会脱,难道不是因为少主您的指令?

    越想,蒙昂就越觉得自己委屈,你说说,他到底是怎么摊上这么个主子的,太特么坑爹了有没有。

    “少主。”等到彻底调整好自己的心情后,蒙昂忍不住嘴角又抽了起来,话说他家少主究竟什么时候变得如此有闲情逸致了,竟然屈尊降贵的满沙滩捡贝壳,而且还捡得相当相当的认真。

    某人抬头望天,呃,貌似没有要下红雨的样子啊!

    其实某人真正想问的是,“少主,您是闲得蛋疼吗?”

    但是他没胆,不敢问。

    “何事?”真是个没眼力劲儿的家伙,没看他正忙着么,有什么不能等他忙完再说。

    “没没事,属下就是想问问少主需要什么样的贝壳,属下可以忙着少主一起捡。”

    “用不着。”他捡的每一颗贝壳都是要送给宓妃的,如何能借旁人之人,尤其那人还是个男的。

    这一点,绝对不可以。

    “那……”

    “安静在旁边呆着,闭上嘴巴。”

    自知无法反驳陌殇的话,蒙昂倒也学乖了,抿唇道:“是。”

    终于,当太阳西落,留下漫天的红霞时,陌殇仿佛捡够了各式各样的贝壳,心情极好的站直了身子,顺带伸了伸懒腰,吼,蹲了那么长时间,他的腿是真的酸。

    “进城去。”

    “是,少主。”蒙昂听到这三个字,那叫一个激动啊,继续在海边站下去的话,他担心自己都要成为一块望妻石了。

    也不知这些贝壳有什么用处,值得少主花这么多的心思,一颗一颗的精挑细选,在他看来那些贝壳除了好看一点儿之外,貌似并没有什么特别之处。

    “抱着,要是不小心掉了一颗,仔细本世子替你松松筋骨。”

    “少主放心,属下就是把自己丢了,也绝对不会把贝壳给丢了的。”什么时候他的价值还不如一颗小小的贝壳了,真是心伤伤啊。

    早就进城安排好一切的顾伟辰,他在

    伟辰,他在客栈里等了足有一个时辰都没有见到陌殇跟蒙昂回来,心下不由担心不已,于是领了人跑到城门口来等着。

    远远看到陌殇朝城门口走来,而在他身后的蒙昂更是小心翼翼的抱着什么东西,他的眸光闪了闪,小跑过去恭敬的道:“少主。”

    “先进城再说。”

    “是。”

    ……。

    “王爷。”

    “何事?”房间里,南宫雪朗正聚精会神的研究着一张并不完整的地图,赫然可见那地图的上方标注着四个大字――虚无之海。

    没有人知道虚无之海究竟有多大,更没有人的手里能拥有完整的,有关于虚无之海的地图。

    他们所看到的虚无之海,不过仅是一些边边角角,完全就不曾触及到虚无之海的心肺之地,也正因为如此,南宫雪朗对虚无之海才越发的好奇,不惜一切都想要揭开它神秘的面纱。

    与此同时,他也迫切的想要知道,在虚无之海的那一边,那一片大陆又是否真的存在。

    南宫雪朗所不知道的是,光武大陆是真实存在的,而虚无之海到底有多大,饶是光武大陆的人都不曾知晓,只因辽阔的光武大陆,其实就存在于这片无边无际的海域之中。

    “算了,你进来说话。”

    “是。”卫凌恭敬的应了一声,推门而入。

    从幻海与虚无之海的交界处,真正驶入虚无之海的时候,宓妃并没有拒绝南宫雪朗的提议,点头同意了他提出来的交易,答应与他一同出海,探访神秘的虚无之海。

    随后,南宫雪朗的静宁号跟宓妃的远洋号就在海上一前一后的这么行驶着,一晃半个多月就那么稍纵即逝,转眼就进入了六月,一年又过去了一半,只得感叹时光飞逝,让人唏嘘不已。

    “王爷,前面就到流金岛的势力范围了,您看要不要去知会安平和乐郡主一声。”

    “到流金岛了?”

    “是的。”

    “咱们船上可有需要补给的物品。”

    “食物倒是充足的,饮用的淡水却是需要补充一些。”

    南宫雪朗看了一眼地图,点了点头道:“这附近除了流金岛以外,又需要航行半月才能到达下一个岛屿,禹西部落的人虽说难缠了些,咱们却不得不靠岸休整一下。”

    “属下也正是因为想到这一点,所以才会来请示王爷。”

    “行了,那你准备一下,我去远洋号上跟安平和乐郡主谈一谈。”虽然宓妃同意与他一起开启这次的海上之行,但那个女人却是能不见他就避而不见的,完全不给他靠近她的机会。

    对于这样的宓妃,他也当真是毫无应对之策。

    “王爷。”

    看着欲言又止的卫凌,南宫雪朗不明所以,他带在身边这个大夫,可素来都是想说什么就说什么的主儿,怎的还吞吞吐吐起来。

    “有话就说。”

    “禹西部落里的人都非常难缠,可王爷身边的宝山,还有袁砾袁平目前都处于半废的状态,如果可以的话,王爷能不能请安平和乐郡主高抬贵手,放他们一马。”

    流金岛易上,禹西部落的人却不太好对付,他家王爷的贴身侍卫全都折在宓妃的手上,该付出的代价也都付出了,该受的教训也都受了,卫凌是真的希望宓妃能收手了。

    “嗯。”

    目送南宫雪朗离开,卫凌就开始默默祈祷……()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V263外围青城禹西部落1 | 绝色病王诱哑妃小说 | 绝色病王诱哑妃网-铭荨作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