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字体:
V264 外围青城禹西部落2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春江潮水连海平,海上明月共潮生,滟滟随波千万里,何处春江无月明。”昨个儿南宫雪朗过来跟她说了那番话以后,宓妃夜里就没怎么睡得安稳,心里就在琢磨那个所谓的禹西部落。

    他们现在走的这个方向,甚至是他们航行的这片海域,与南宫雪朗拿出来跟宓妃做交易的海上路线是完全不一样的,因此,如果南宫雪朗不开口,那么她不会知道他们现在已经接近流金岛的范围,更不会知道那里还有个什么禹西部落。

    夜里无眠,早上也就起得更早,呆在房间里打座一个时辰后,宓妃梳洗后走出房间才不过寅时末(早上五点左右),除了船上挂着的灯笼里散发出光亮以外,四周都还是漆黑一片。

    迎着海风静静的站在船头,宓妃于黑暗中看到海上升腾而起的朦胧白色雾气,天空中赫然可见漫天散布的耀眼星辰,衬着皎洁的明月,再伴着那涨潮的声响,让宓妃下意识的就吟出了这么一句诗。

    待得意识到自己说了什么的时候,宓妃只得紧了紧肩上的披风,无奈的勾了勾嘴角。

    每每静下来,一个人独处的时候,便是她发了疯一样思念陌殇的时候,那种想他,念他的滋味,早已经浸透了她全身的血液与骨髓,不知不觉间就已经与她融为一体,成为她的一部分,再也无法分得清楚。

    “小姐的文采可真好,一点儿不比那些舞文弄墨,自诩才富五车的大才子什么的差。”

    “别乱说话,你懂什么。”剑舞一点儿不客气的给了红袖一巴掌,没好气的泼了她一盆冷水。

    嘶――

    红袖捂着脑门,一脸吃痛的怒瞪剑舞,撇嘴道:“你可真狠,还真下得来手。”

    “谁叫你该打呢?”

    “小姐你看看剑舞,她就会欺负我。”红袖孩子气的嘟起嘴巴,红色的身影一闪就掠到宓妃的身边,然后眨着一双大眼开始告状。

    她不会让宓妃知道,她跟剑舞之所以蹦出来,其实就是想打破笼罩在宓妃上的寂寞与孤独,还有那浓浓的,似是挥之不去的哀婉与凄凉。

    那种东西实在太不适合她们家小姐了,绝对不能让宓妃沉浸在那种气息里面。

    “那你希望本小姐怎么教训她?”宓妃看着一脸吃痛委屈的红袖,如秋水般灵动的美眸里掠过一抹极浅的笑意,她们的那点儿小心思又如何瞒得了她。

    因为明白,所以不忍责怪。

    “就罚她逗小姐开心。”

    “你倒心疼她,难道就不觉得这样的惩罚太轻了。”

    红袖摇了摇头,一本正经的道:“小姐要罚剑舞别的才是轻呢,只有逗小姐开心才是最难的。”

    “我赞同。”剑舞没有红袖会说,却是看着宓妃不住的点头,只要宓妃能开心,就是罚她受鞭刑,她也不会皱一下眉头的。

    宓妃笑了笑,招手让剑舞也站到她身边来,难得放松自己那紧崩的神经,对她们柔声说道:“我没有不开心,或许对你们而言,刚才的我沉浸在满满的孤寂里面,可你们不会懂,在我思念他的时候,其实我是觉得很幸福,很满足的。”

    只因,她还可以思念。

    只因,她相信,她跟熙然相聚的日子不会远了。

    “嗯,小姐开心就好。”两人笑望着宓妃重重的点了点头,没什么比宓妃开心更重要的了。

    也许等到某天,她们也能体会宓妃此刻的心境,品味宓妃的感受。

    “你们家小姐可是很坚强的,难道一刻没有盯着我,就担心我会想不开么?”宓妃眨了眨眼,意有所指的道。

    自出海以来,她绝对是属于重点保护对象的,沧海悔夜五人对她简直就是寸步不离,只要她出一点点的状况,下一刻他们就必定冲到了她的身边,而龙凰旗的人亦是如此。

    从宓妃走出房间,不但剑舞红袖紧跟着走出了房间,就是沧海悔夜三人也跟了出来,只是静静的在后面跟着,守着,没有露面罢了。

    此时一听宓妃的话,藏在转角处的沧海三人都尴尬的红了脸,他们当然知道宓妃不是性子软懦之人,论坚强她若认第二,绝没人敢认第一,可这也架不住他们有一颗对宓妃关怀备至的心啊!

    “旗主,我们要不要过去?”

    邹一枫听了扭头扫了他一眼,然后伸手在他脑门上拍了一巴掌,道:“不用过去了,世子妃身边有他们陪着也是好的。”

    “哦。”邹九明撇了撇嘴,有点儿不甘心的收回自己的目光。

    “这次出海寻找世子爷,哪怕要我们以生命为代价,一定要确保世子妃的安全。”

    “就算旗主你不说,我也牢牢记在心里,刻在脑子里的。”宓妃的安危之于他们,重于一切。

    “行啦,世子妃身边已经有人陪着,我们就别凑过去给世子妃添乱了。”

    “是。”

    感受到身后几道呼吸的消失,宓妃了然的笑了笑,这一路有他们真心相伴相随,她其实一点都不觉得孤独,反而那颗原本凉薄的心都变得暖暖的,她很珍惜这种感觉。

    “沧海。”

    “属下在,小姐。”既然已经暴露,沧海应声的同时,也将悔夜和残恨拎了出来。

    黑暗渐渐逝去,光明即将来临,宓妃清澈却极其锐利的眸光仿佛穿过那朦朦胧胧的白雾,落到那绵延起伏的群山之上,清冷轻柔

    的群山之上,清冷轻柔的嗓音有如梵音四散而去,“如何,可有把握将这里的地形图绘制下来。”

    沧海顺着宓妃手指的方向,黑眸里倒映出一座岛屿的轮廓,天弦五音跟随宓妃学会绘制地图,其中学得最好的就是沧海,在这方面他拥有几乎逆天的天赋。

    每到一个地方,勘察过地形之后,宓妃只要稍加提点,他便可以动手绘制出一份无可挑剔的地形图来。

    “现在可以绘制出这座岛屿的大致轮廓,待白雾消散以后,还可以绘制得更为清楚准确。”他们在海上行驶那么长时间,途中也看到过不少的小岛,只是那些岛上都没有人烟,不过他们的运气不错,在那些无人的小岛上也得了些罕见的物件儿,而眼前这片群岛,无疑是这附近海域中最大的。

    无双王口中的流金岛,以及他重点提到的禹西部落,想来不出两个时辰他们就可以亲眼见到了。

    “想要绘制出更为详细的地图,必须登岛才行。”

    “沧海不用担心,上岛之后我们都会帮你的。”

    “会帮你。”

    “你们两个还是乖乖跟在小姐身边就好,我能自己搞定。”沧海默了默,面上不显心里狂吼道:特么的你们俩别来给我添乱,我就谢天谢地了,谁知道会不会因为她们两个,从而害他无法绘图。

    噗――

    悔夜残恨没忍住,背过身去喷笑出声,实在不是他们看不起剑舞跟红袖,而是她们两个在这方面的确没天份,每次好心去帮沧海的忙,结果都是越帮越忙。

    搞得沧海一需要绘图的时候,就巴不得离她们越远越好,偏偏她们两个还特别热心,非得去帮忙不可。

    “好了,一会儿登岛之后,悔夜跟残恨负责帮沧海的忙,剑舞红袖跟在我的身边。”

    “是。”

    “悔夜,你去将船上所有人都叫到甲板上,我有话要交待。”按照南宫雪朗的话来说,禹西部落就是一个贪得无厌的部落,他们的族人都奉行武力抢夺那一套,而且是对于自己看中的人或者东西,哪怕不择手段都要弄到手,如果得不到那就毁了,也断然不会让别人得到。

    换言之,流金岛是个谁的拳头硬,谁就比较有话语权的地方。

    若非正如南宫雪朗所说的那样,但凡他们船上的淡水充足一些,绕过流金岛禹西部落去往下一个地方再补充水源也是可以的,偏偏他们的水源并不是非常的充足。

    说句不吉利的话,万一在海上遭遇风暴或是暴雨什么的,很有可能他们就会被困,如此船上必须的物品一定不能少。

    “是,属下这就去。”

    卯时末,日出东方,天空还是浅蓝浅蓝的,是那种很浅很浅的蓝,转眼间,在那水天相接地平线的地方出现一道红霞,慢慢的越来越亮,顷刻间就将那片天空晕染得红通通的,火红的太阳升上天际。

    旋即,朦胧的白雾散去,不远处连绵起伏的群岛清晰的映入眼帘中,那葱葱郁郁的山林在一片深蓝海水的映衬中,仿佛最天然的绿宝石,在初升太阳微弱的光芒下,散发着耀眼的光芒。

    在宓妃对船上众人交待完事情,用完早膳之后,远洋号与静宁号几乎是同时靠了岸,架起阶梯准备下船。

    “小姐,那边的树林里藏着人,并且还都带着武器。”走下船,踩上软软沙滩的时候,剑舞好看的眉头皱了起来,一双水灵的杏眸不动声色的观察着周围的情况。

    “他们拿的都是弓箭。”

    “吩咐下去,不要轻举妄动。”到底是站在别人的地盘,在对方没有动手之前,宓妃可没有跟他们发生冲突的习惯。

    红袖得了指令,没什么表情的转身对沧海耳语一阵,而后她的命令就这么传达了下去。

    另一边,感受着对面树林里动静的南宫雪朗亦是如此对他的人吩咐一番,这才提步走到宓妃的身边,对她道:“从我们的船驶进他们部落的范围,我们应该就被盯上了。”

    他的船也好,宓妃的船也罢,不管是从外面看还是从里面看,绝对都是非常华丽富贵的,一看能坐得起这种船的人,无论身份地位都不会太低,至于财富肯定也不少。

    要是没有被盯上,南宫雪朗才会觉得怪。

    “既来之则安之。”宓妃抬了抬眉,暂时没有更多的想法。

    “你倒想得开。”揉了揉眉心,若有可能南宫雪朗是一点儿都不想跟禹西部落的人碰上。

    细说起来他之所以知道流金岛,知道这个禹西部落,追其原因很简单,那就是他在这里吃过亏,想不记得都难。

    自那次过后,南宫雪朗就暗暗对自己说过,特么跟谁打交道,他是再也不想碰上禹西部落的人了。结果人算不如天算,这次陪同宓妃出海,原以为不会经过这里,不曾想却是他自己主动送上门的。

    “看无双王的样子,似乎对这个地方深恶痛绝啊。”

    南宫雪朗嘴角一抽,面色不善的瞪了宓妃一眼,她可真是明知故问啊,昨个儿他向她提到禹西部落时,倒也没有对他的遭遇有所隐瞒,没曾想就这样她还不放过奚落挤兑他的机会。

    “本王在这里吃过亏,还愿郡主小心为上。”

    “通常能让本郡主吃亏的人,他们损失的绝对要比本郡主多出好几倍。”要知道她的便宜可是不太好占,想从她的手里拿走什么东

    拿走什么东西,那就必须要有加倍还回来的觉悟。

    “那本王就有劳郡主庇护了。”

    “让本郡主护着你,无双王好意思么?”

    “咳咳…”南宫雪朗被宓妃噎得直咳,瞪大了双眼看着宓妃,一时间他竟是对她无言以对。

    他不过只是客气一句,用不着当真的好伐!

    “郡主口才极好,本王自愧不如。”

    宓妃勾着嘴角,微微眯起双眼,却是没有说话,而护在南宫雪朗左右的袁砾袁平在宓妃目光看过去的时候,下意识的就缩了缩脖子,不自觉的往后退了退,尽量让自己的存在感低一点,再低一点。

    只要想想他们不过就说了那么几句话,最后就落到那样凄惨的下场,不由得就掬了一把心酸泪。

    “郡主在不动声色的谈话间就可以让对手飞灰烟灭,你瞧,他们在郡主你的面前都学乖了。”

    “嗯,他们都是乖孩子,本郡主就是喜欢这样的乖孩子,让人打心眼里喜欢啊。”

    “郡主这手调教人的法子,本王也会花功夫好好学一学的。”

    “嗯。”宓妃点了点头,没有什么多余的表示,眉目如画,笑语晏晏,仿佛浑身都散发着令人忍不住想要靠近她,亲近她的温和气息。

    剑舞红袖沧海几人听了南宫雪朗的话,虽是没有开口反驳什么,不过他们的眼中都带着傲气与不屑,一点儿都不怕南宫雪朗对他们出手。

    他们家小姐可是非常护短的,谁要胆敢出手伤他们,将会付出怎样的代价那就说不好了。

    “上次意外来到流金岛,本王的真实身份是没有暴露的,不知……”

    不用南宫雪朗把话说白,宓妃是何等的聪明,直接开口就道:“南公子。”

    南宫这个姓氏乃梦箩国的国姓,禹西部落虽说位于虚无之海之中,但就凭南宫雪朗对这个部落的描述来看,宓妃不得不多留一个心眼,万一人家愣是从南宫这个姓氏联想到南宫雪朗的身份呢?

    至于她么,温氏一族的确是个大族,金凤国的温相府也着实非常出名,四国之中几乎无人不知无人不晓,但名气再怎么大也不可能传到海外来,因此,她倒不用改名或是换姓。

    “温小姐。”聪明人跟聪明人说话就是方便,南宫雪朗听宓妃称他‘南公子’着实愣了一下,要知道他上次用的姓氏便是‘南’。

    “南公子上次用的什么身份。”

    “商人。”

    “唔,本小姐此番出海还真就是来经商的,如此甚好。”宓妃眯了眯眼,倒也没有点破南宫雪朗隐没在商人后面没说出口的话。

    这一路走来,就算南宫雪朗在她面前掩饰得很好,宓妃也不是个傻的,早就猜到他非要跟着她的目的了。

    光武大陆,他是想去那里的吧!

    虽然很不想承认,可宓妃不得不承认,有些事情就是注定好的,不管你绕多少个弯,多少个圈,该遇上的仍会遇上,该错过的仍会错过。

    她跟南宫雪朗之间的牵扯,自他们在梵音寺相遇,便已注定她与他有了交集,逃避是解决不了问题的。

    “温小姐当真是来经商的么?”

    “那南公子又当真是来游历的么?”

    两人的目光在空中相撞,你看着我,我看着你,谁也没有退缩,却也谁都没有再提及这个话题。

    “小姐,我们要进去吗?”

    “来者是客,咱们就在这里等着他们亲自来相迎。”以宓妃敏锐的感知力,她可以清楚的知道在那些翠绿的树林间,至少不下两百多个弓箭手拿着箭在等着他们。

    如此这般,她为何要自己往里走。

    “公子,咱们需要……”

    卫凌刚开口,南宫雪朗就抬手打断他,露出和煦的笑容,沉声道:“温小姐的提议不错,我们可是远道而来的客人,万万不能失了礼数。”

    “是,属下受教了。”

    “喂,你们凭什么学我们啊。”因着身份关系,红袖没冲南宫雪朗吼,却绝对是不给卫凌好脸色的。

    卫凌:“……”

    “红袖姑娘可别忘了,咱们现在可是栓在同一条绳上的蚂蚱,我们要是好不了,你们也就好不了了。”面对红袖的迁怒,南宫雪朗可是一点儿都不恼,居然还能笑得出来。

    这样的男人,若不是性情始然,那就是心机太深。

    “红袖,你的性子该收敛一下了。”

    “红袖知错,请小姐责罚。”

    “下不为例,否则就自己去领罚。”

    “是。”

    “南公子的话不假,咱们现在是绑在一起的,必须同进同退才好,你们可都记下了。”

    “回小姐的话,属下等都记下了。”

    宓妃满意的点了点头,在南宫雪朗与她完全没有利益冲突之前,她对他会有防备,但却不会把他排除在外。

    如果注定他是会去到那一片大陆的人,即便有她或是没她,到最后他都会去到那里的,既然如此,宓妃也不愿自寻烦恼,有他在也不会妨碍到她,甚至必要的时候还将成为她的助力。

    “温小姐的话,你们也可都记下了。”

    “回公子的话,我们记下了。”

    沙滩上,宓妃跟南宫雪朗都给自己的手下人提了个醒,以免他们为了护主而发生争斗,这样岂不白白让禹西部落的人钻了空子,甭管他

    子,甭管他们的内部情况如何,对外的时候是一定要统一战线的。

    这边他们悠闲的,老神在在的等着禹西部落的人主动站出来,以全了一个虚无的礼仪问题,那边树林里奉了族长之命的护卫长,他指挥着族中两百名勇士严阵以待,结果对方压根不按着他们的剧本走啊!

    要知道以往经过他们流金岛的船只,只要靠了岸登了陆,不出意外就会向他们所在的这片林中走来,然后他们就可以轻轻松松的将其拿下,后面的条件还不是他们想怎么提就怎么提。

    而眼下这种目标人物完全不上套的情况,直接就让护卫长傻眼了,他瞪着一双虎目,烦躁的抓了抓头发,抬手招来一个护卫,粗声粗气的道:“你过来。”

    “请护卫长大人吩咐。”

    “你赶紧去找族长,将咱们这里的情况一五一十的全都告诉族长,然后请族长拿主意。”

    “是。”

    这位护卫长虽说长得五大三粗的,但他好歹是见过不少世面的,自荣升为护卫长以来,就在这个地方他已经‘截获’了很多的人,这些人里面有身份地位极高的贵族,亦有寻常普通的商人。

    对面沙滩上站在的那些人,一看就知道是些身份不凡的,而且单就他们的护卫看起来都不简单,护卫长也就更不敢冒然采取行动了。

    还是耐着性子再等等,等族长有了指示他再行动……

    一个时辰之后,护卫长按照族长跟长老们的指示,态度异常友好热情的将宓妃一行人请回了他们禹西部落的驻地。

    ……。

    青城・四方客栈

    “少主,晚膳已经备好,是否要端到房间来?”

    “不用。”

    “那需要属下去订一个雅间吗?”

    “不用。”

    顾伟辰默了,然后又泪了,苦着一张脸瞅着狂狷邪魅的主子,心说:难不成少主要屈尊降贵去大厅用膳不成?

    吼――

    这个想法刚刚从脑海里冒出来,立马就被他给拍飞了,他家主子怎么可能会去大厅那种地方用膳,他是脑抽了才有这样的想法吧!

    “不去一楼大厅,晚膳就摆在二楼大厅即可。”陌殇在青城已经住了一个晚上,意外在青城发现了些他很感兴趣的东西,于是就决定再多留一天,后天一早再起程离开。

    吓――

    瞪大双眼惊惧的抹了把额上的冷汗,顾伟辰咽了咽口水,嘟囔出声:“少主,您会读心术吗?”

    他清楚的记得,刚刚他放在心里反复呢喃的话,绝对没有说出口,可为毛少主就说了这样一句?

    “那个…少主您当真要在二楼大厅用晚膳吗?那个会很吵的,您要不要再考虑一下?”别的地方都是白天热闹,青城这个地方却是晚上热闹,大多数的人都喜欢晚上出门,反倒是白天街上相对安静。

    “人多的地方才好探听情报不是吗?”

    “呃…是。”

    “本世子很确定,你去安排吧。”

    “是。”

    顾伟辰退出房间后,陌殇的视线才自窗外拉回来,他的手指轻轻抚摸着腰间荷包上那朵朵梨花的纹路,一颗心软得一塌糊涂。

    阿宓,我多想亲口告诉你,我距离那所谓的真相又近了一步。

    阿宓,我有一种预感,真相揭开之时,就将是我回到你身边之时。

    阿宓,你好吗?

    阿宓,可知我好想你,你也想我吗?

    “请少主移步到二楼大厅用膳。”

    “知道了。”潋滟凤眸闭了闭,再次睁开时那溺死人的温柔自他眼底消失得干干净净,只剩下那邪气到骨子里,灵魂里的魅惑之气。

    一眼,便令人心生惊艳。

    一眼,便令人沉醉沉沦。

    即便是出门在外,顾伟辰等人给陌殇挑选落脚歇息的地方也绝对要是高端大气上档次的地方。

    四方客栈因是青城占地面积最大,设备最豪华的客栈,所以自开张营业以来就成了身份地位的象征,但凡有点儿身份的人都以住进这家客栈为荣,因此,顾伟辰进城一打听,赶紧就土豪大款似的包下了整整一层楼。

    若非不想太过张扬,他其实是想包下整间四方客栈的。

    啪――

    肥大的鸡腿从肥胖的大手中滑落,先是掉在桌上再弹落到地上滚了几圈,发出‘啪’的一声响,引得厅内用餐的人都扭头看向声源处。

    没等他们回过味来,只听一道粗哑却中气十足,洪亮无比的女声,气势十足的吼道:“那个男人我看上了,我要娶他做夫婿。”()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V264外围青城禹西部落2 | 绝色病王诱哑妃小说 | 绝色病王诱哑妃网-铭荨作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