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字体:
V266 外围青城禹西部落4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跟随护卫长一路朝着禹西部落驻地走的时候,宓妃就放开自己的五感,细心观察着周围的一切,一早就得了宓妃指示的沧海等人亦是如此。

    从表面上看,他们的确什么都没有做,当一个人到达一个完全陌生的地方时,四处张望打量都是人之常情,完全不会引起他人的警觉,如果在这样的情况之下,一点儿都没有表现出异样,那才惹人警惕怀疑。

    而实际上就在这短短的时间里,在勘测地形方面极有天赋的沧海,他已然就于不声不响之间,将视线所及之处的地形地貌都记了个清清楚楚,只等找个机会去实地勘察一下。

    “不知这位护卫长该如何称呼?”因为从出海以来,宓妃都是呆在远洋号上,她也就没有想过要遮掩自己的容貌,毕竟船上都是自己人,也没什么可遮可掩的。

    直到登上流金岛的时候,在剑舞的提醒下,宓妃才猛然记起这个被她给忽略掉的事情,于匆忙间也就直接拿了一张面纱遮掩容貌,只要无人能近她的身,倒也不用担心会露出真容。

    而宓妃也有那个自信,至少能够近她的身,并且从她手上讨到便宜的人,在这片大陆上有那个能力的人不多,至于那片充满了神奇色彩的光武大陆么,她没有跟那里的人交过手,因此,她暂时不具备发言权。

    “在下司徒志仪。”

    听了司徒志仪的自称,宓妃颇为意外的挑了一下眉,她怎么就听出了那么一丝丝的江湖气息呢?

    “劳烦司徒护卫长了。”

    “姑娘客气了。”司徒志仪生得五大三粗,又高又壮,皮肤也是黑黝黝的那种,一张方方正正的脸上留着络腮胡子,说实话这样的他从头到脚瞧着都不像是个护卫,反倒很像是土匪头子。

    宓妃还不到十五岁,正是长身体发育的时候,现如今她的身高已经接近一米六,可站在她面前的司徒志仪就仿佛是一座巨大的山峰,完全可以三百六十度毫无死角的将她给遮住。

    还真别说,当自己的眼前站着这么一个人的时候,那感觉甭提有多么的压抑了。

    第一次,宓妃有了迫切想要长高的愿意,特么的她不喜欢跟人说话时,被人低头俯视啊!

    虽说在她强大的气场面前,任谁长得多高,长得多壮,对她其实都造成不了多大的心理压力,可她还是相当的不爽。

    然,不爽归不爽,宓妃也知道,以她这样的体格,顶了天可以长到一米七左右,再往上是不可能了。

    以这个时代的欣赏水平来说,女子有个一米六五左右的个子,绝对就是属于身材高挑窈窕的了,再往上长的话,怕是有些难以嫁得出去。

    “我姓温,司徒护卫长可以喊我温小姐。”宓妃温和的笑了笑,给人的感觉非常的亲和,特别的容易让人亲近。

    许是前段时间,宓妃的灵魂与原主的这具身体彻底,并且完美的融合在了一起,因此,让得宓妃的性格也随之发生了一些变化,起初,对于这样的变化宓妃是相当排斥的,后来,她才开始慢慢接受这样的变化。

    如今,两者的性格几乎完全融合在一起,不分彼此,宓妃给人的感觉就越发的多变了。

    前一刻,她或许还是这样的,下一刻,任谁也不会知道她将是什么样,总之,习惯过后宓妃对于自身的变化,其实还挺满意的。

    “虽说本公子上次见到的人不是司徒护卫长,但本公子也算是第二次来你们禹西部落了,敝姓南,想必你们的族长并不陌生。”哪怕那件事情足足已经过去整整两年,南宫雪朗每每回想起来还是懊恼得不行,话说他怎么就被坑了呢?

    有道是形势比人强,那个时候在流金岛上,他堪堪只拥有自保之能,其余所有的退路几乎通通都被堵死,如若不是付出了那些代价,只怕当时他压根无法全身而退。

    事实虽是如此,可南宫雪朗小心眼起来,也绝对是要人命的。

    既然上次禹西部落的族长坑了他,那么这一次再踏上这片土地,他又岂有不坑回来的道理。

    “原来是南公子,失礼了。”司徒志仪是个护卫长没错,但他却不是总护卫长,对于南宫雪朗完全没有印象也说得过去。

    总护卫长太叔流辰,按照他们部落的祖制,从任职开始就必须时时刻刻护卫在族长的身边,若非面对灭族大祸,绝对不能擅离职守,否则就将处以极刑,没有半点情面可讲。

    如果这个男的当真来过他们禹西部落,甚至他连族长都认识,难道他登上流金岛时,是被族长擒住的?

    不然要如何解释他见过太叔流辰?

    在他们禹西部落,有资格被称为护卫长的人,除了他以外,也就唯有总护卫长太叔流辰了。

    “不知这是要带我们去往何处?”

    “温小姐南公子不用紧张,在下只是带你们去客院休息罢了。”

    “那本小姐可要好好感谢一下司徒护卫长了,这在船上呆得时间太久,双脚踩在陆地上的感觉别提多舒服自在了。”宓妃一听这话,心下顿时就了然了,看来这禹西部落的族长挺有心计的,这是想要晾晾他们,再挫一挫他们的锐气,“不瞒司徒护卫长,本小姐正乏得厉害,要是能有一个房间,再有一张柔软的大床,简直做梦都会笑醒的。”

    “呵呵…呵…”司徒志仪看起来憨憨的,没啥心眼,不过他能当上护卫长,可见自有他的过人之处,为人粗中有细,擅于伪装,大智若愚,比起某些只会来嘴上功夫的人,他的优点不要太多。

    而且就司徒志仪给人的第一印象,除了匪气十足,满脸蓄着胡子像个傻大个儿一样,非常容易就能达到欺骗的效果。

    “温小姐还请放心,您跟南公子远道而来,族长说了你们就是我们部落最尊贵的贵客,必定要给予你们最好的照顾。”

    “嗯,本小姐就喜欢你们这样热情好客的人。”

    “前面就是客院,温小姐南公子里面请。”司徒志仪原本是打算照族长的吩咐,借领着他们前往客院的功夫,打探一下情报的,结果却被宓妃有意的领偏了题,让他什么有用的情报都没打听到。

    这个笑起来温温柔柔,亲和无比的女人,她到底是有意的还是无意的?

    从头到尾,南宫雪朗都安静的保持着沉默,面上虽是一直都挂着无关乎情绪的浅笑,心里却是不住的在吐槽,他好歹也跟宓妃相处一段时间了,那他怎么不知道原来宓妃如此会瞎掰胡扯,简直让他开了大眼界。

    每次当他以为自己了解了宓妃的时候,她突然就又在他的面前露出另外一面,等他再次以为他很了解她的时候,却猛然发现她又变了模样。

    有时候南宫雪朗不禁会想,到底哪一个才是真的宓妃,到底真的她又会是什么模样。

    “咦,这两处院子可真是漂亮,现在本小姐相信,你们族长是真的将我们当成最最尊贵的客人来对待了。”禹西部落的大本营建在整座流金岛的中心位置,地形曲折蜿蜒,是个可攻可守,却易守难攻的地方。

    他们的房屋都是木制的结构,造型跟吊角楼差不多,远远望去很是好看也极有味道,毕竟这整座岛上最不缺少的就是各种各样的木材,但当宓妃看到这些房屋几乎全部是用上等的楠木建造而成的之后,嘴角也是没控制住微微抽了两抽,其实这部落的人还挺懂得享受的。

    好在他们没有奢侈到用紫檀木来造房子,否则就不是‘享受’二字可以形容的了,宓妃铁定会说‘暴遣天物’,再外加一句‘丧心病狂’的。

    想想她丫的就连辆紫檀木造的马车都没有,这些人竟然还能住在紫檀木造的房子里面,宓妃难免就有想要杀人的冲动,怎么能有人比她还要会享受呢。

    幸好他们的房子只是楠木造的,否则…呃,就算这岛上的树不是属于她的,她也觉得有些肉痛了。

    “温小姐跟南公子可以自由选择住哪个小院,在下会吩咐外面伺候的人一声,如果两位贵客有什么需求,可以尽管跟他们说,但凡能够满足的,我们一定会尽量满足。”司徒志仪太阳穴突突的跳了两下,他真的很想大吼一声,他现在立刻马上,真的一句话都不想再跟宓妃说了。

    实在是宓妃那看似天真,却又分明话中有话意有指的话,让他实在无力招架,他真怕别他想问她的没问出什么来,反而让宓妃从他的嘴里套了话,那他干脆就找根绳子,再找一棵歪脖子树上吊,自我了结得了。

    “好说好说。”

    “我们也累了,会一直都呆在院子里面休息,如果司徒护卫长有事要忙还请自便,我们自己会照顾好自己的,我们要是想出门走走的放,还要劳面司徒护卫长也交待一下,看看方不方便给咱们安排几个领路的人。”

    宓妃不语,她觉得南宫雪朗的那张嘴,其实也挺会说的,没看某护卫长看向他的眼神都放着光么,完全就是看偶像的节奏。

    果不其然,某人暗赞了一句恩人啊!

    司徒志仪真真是泪光闪闪的望着南宫雪朗,觉得这人就是解救他的人,恨不得扑上去给他一个熊抱,宓妃眼见自己的目的达到,也不准备再为难某护卫长,于是扭头对南宫雪朗道:“我比较喜欢左边的这个院子,我就住这里。”

    “好,你住那个院子,我住右边这个院子就好,我也不会跟你抢的。”

    “你不跟我抢当然是好,现在我只想美美的睡上一觉,你要是饿了想吃饭不用等我。”

    “你累了想睡觉,我也是。”

    “那咱们就睡醒再吃?”

    “嗯,我也是这么想的。”

    一直存在却被忽略掉的司徒志仪听着他们的对话,嘴角一抽,再抽,好想大步离去,挥一挥手,不带走一片云彩啊!

    “咦,司徒护卫长你很闲?”

    “对啊,司徒护卫长你怎么还没走?”

    噗――

    司徒志仪看看宓妃,又看看南宫雪朗,顿时只觉被打击得快要吐血,他怎么会遇上这么两个不靠谱的人。

    “温小姐南公子既然累了,那就好生休息休息,在下会吩咐厨房将膳食备下的。”话落,司徒志仪也不指望宓妃回应了,赶紧转身大步离去,生怕他要走得慢了,他就走不了了。

    但凡他长得白一点儿,不是长得那么黑的话,想来拉长着一张黑脸离开的司徒志仪肯定相当的逗乐儿。

    “小姐。”

    “红袖,你去吩咐外面的人准备些热水,我要沐浴。”

    “是。”

    在对方没有放松警惕之前,宓妃决定先安安对方的心,并不着急立马就采取行动。

    “告诉沧海他们什么都不要做,呆在房间里休息就好。”

    “我明白的。”

    “你跟剑舞就跟在我身边。”

    “好的,小姐先好好休息一下,其他的属下会安排妥当的。”红袖明白宓妃的顾虑,因此,什么事情该做,什么事情不该做,她心里明白得很。

    禹西部落的人都不是傻的,他们明着是热情好客的将他们给请进来,结果却是晾着她们小姐,想要给她们小姐一个下马威,此时若是闹出什么事,对他们非但没有好处,还会带来无穷无尽的麻烦。

    “卫凌。”

    “公子。”

    听到卫凌的称呼,南宫雪朗满意的点了点头,好在他身边的人脑子都还不错,挺好使的,要不他的脑子就要更疼了,抿唇挑眉道:“吩咐下去叫宝山袁砾他们都听话一点,在没有本王的指示之前,不可轻举妄动。”

    “是,公子。”

    “下去吧。”

    “等等,她在做什么?”

    “谁?”卫凌脚步一顿,听到这话愣了一下,而后反应过后才又道:“温小姐吩咐人准备了热水沐浴梳洗。”

    “她倒会享受。”

    “那公子要不要也……”

    “嗯,那你去安排。”

    “是。”

    当宓妃跟南宫雪朗分别呆在自己院子里舒舒服服泡澡的时候,禹西部落占地面积最大,外观最为豪华大气的一座七进宅子里面,正在上演着一场激烈的争论。

    以禹西部落族长为首的一派,坚持先摸一摸宓妃一行人的底,然后谋划着要一举拿下宓妃等人,不但包括他们的财物,同时还包括他们的性命。

    而以禹西部落三位长老为首的一派,则是认为要从宓妃一行人的身上讨好处可以,甚至也可以逼迫着宓妃等人与他们签订一些协议什么的,如此他们就可以源源不断的获得好处。

    至于谋害宓妃等人的性命,三位长老是坚决不同意的,毕竟他们曾经跟南宫雪朗打过交道,也知道南宫雪朗是一个生意做得非常大的海商。

    上次他们已经占了南宫雪朗很大的便宜,也险些就让南宫雪朗没了性命,但在南宫雪朗离开后,一切都平复下来后再仔细的回想起来,他们才隐隐发现一些被忽略掉的东西。

    那个南宫雪朗的身份绝对没有看起来那么简单,倘若依照族长的意思行事,三位长老很怕会为整个禹西部落带来灭顶之灾。

    “无论这次族长说什么,我都不同意谋取他们的性命。”先甭管谋不谋得了别人的性命,大长老怕的是把整个禹西部落搭进去。

    “哼,如果不是为了让咱们部落一直永存下去,大长老以为本族长就愿意去冒那样的险?”二十年前的时候,他们整个部落的人还可以生活得很好,日子过得风调雨顺,和和美美的。

    在他接受族长之位前的十年,族人的日子也还将就过得去,算不得富贵却也谈不上贫穷,可就在他接任族长的十年时间里,他们部落的日子过得一年不如一年,眼看就要过不下去了。

    正在那时候,南宫雪朗出现了,他身边带着的大量钱财,解了他们的燃眉之急,否则哪有这两年的好日子可过?

    “咱们部落现在这样的情况,大长老你不是不知道,如果我们没有大量的金钱作为支撑的话,如何跟普罗岛的族长换取生活的必需品,你们应该比任何人都清楚,我们是没有办法离开流金群岛范围之内的。”要是有得选择的话,谁想变得那么阴暗,晁东树身为禹西部落的一族之长,他有他必须要抗起来的责任。

    然,如他这般强夺豪夺他人的财物与生命,的的确确不是长久之法,更加不是可行之法。

    “族长说的这些我们都明白,只是……”

    “没什么可只是的,你们既然身为禹西部落的长老,那么就应该一切都以禹西部落的利益为先。”

    大长老自知论起口才来他不是族长的对手,只得扭头对其他两位长老道:“老二,老三,你们也谈谈自己的看法。”

    历代禹西部落的三长老都为女子,柏桂凤已经七十多岁,按照辈份的话族长晁东树要喊她一声姑母,“族长一心为了禹西部落好,老身是知道的,可是族长也应该清楚,上次咱们放走的那位南公子,他的身份……”

    “那还不都是你们的错,如果按照我的意思,当时不放他而是直接杀了他,如今哪里还有这样的烦恼。”那时他嘱意杀了南宫雪朗,却被三位长老给拦了下来。

    这一次,甭管南宫雪朗再次出现在他的面前是为了什么,他都绝对不会再放过他的性命。

    “族长,咱们索要他们的钱财可以,但还是放过他们的性命吧。”二长老也知道以目前禹西部落的形势,夺得宓妃一行人的财物非常的关键,可他也很怕再怎么枉造杀孽下去,那个诅咒真的会应验。

    “那你们知不知道什么叫做放虎归山,后患无穷,照着你们的意思,那是既不想杀人,却又想要得到他们的财物,你们以为他们是死的么,自己的东西被抢了,还会笑着说没事吗?”晃东树虽然还没有跟宓妃打过照面,但就凭着司徒志仪的描述,不知怎的他这心里就越发的没底。

    在他看来为了避免夜长梦多,应该早早的先下手为强,越是了结他们的性命,他才能越早将他们的船只跟财物收入囊中。

    “这要换成是你们的东西被人给抢了,难道你们会眼睁睁的看着东西被抢走,然后一点反应都没有,完全都不会想要抢回去,报复回去吗?”

    如果他们敢回答是,那么晁东树也不想再浪费自己的口水了,省得费力不讨好。

    三大长老:“……”

    “既然你们都不反对了,那……”

    “族长可还记得咱们禹西部落代代相传的那个诅咒。”

    晁东树一愣,明显有些没有反应过来,貌似他们现在正在谈论的事情跟诅咒扯不上什么关系吧,这跳跃性有点儿大,容他缓一缓再说,要不脑子会不清醒的。

    “大长老你……”

    “老夫知道族长肩上的担子很重,族长做的一切都是为了咱们整个禹西部落好,可是老夫实在是担心那个诅咒会应验,尤其是近两年咱们造的杀孽实在是太重了。”

    他们这个部落的人世世代代都生活在流金岛上,以前是很少有船只经过他们这片海域的,因此,他们也就日复一日过着几乎没有任何差别的日子。

    也是直到最近几年,往来途经他们流金岛的船只开始变得多起来,因为族人的生活过得很差,族长就带领他们劫下那些船,再掠夺船上的金钱货物,甚至还一次又一次的杀人。可即便如此,还是有越来越多的船只来到他们的这片海域,刚开始的时候,大长老还没有想那么多,抢到那些财物的时候,他甚至很兴奋,很高兴。

    然而,随着那样的掠杀越来越多之后,大长老开始反思了,尤其是南宫雪朗的出现,仿佛促使他预感到了什么。

    故,两年前那一次,他才会坚持要放走南宫雪朗,勒令族长不得伤其性命。

    在那之后,族长依然故我的按照他的方式,意图让族人过上丰足的生活,大长老有心提醒却一次又一次的被拒绝,渐渐的他也就收了那样的心思。

    任他无论如何也没有想到,竟然还有机会再见到南宫雪朗,那种不好的预感笼罩着他,迫使他又再一次站了出来。

    与此同时,他也将二长老和三长老拉了进来,就是希望族长能够收手。

    若是可以,他们愿意放宓妃一行人平安离开,并且什么都不要他们的,只愿他们的出现不会给禹西部落带来灾祸。

    “族长,大长老说得不错。”

    “是啊族长,我们不能贪图一时之乐,还要想想以后的。”

    “哎,老夫该说的都已经说了,如若族长还是坚持己见,那么就当老夫什么都没有说。”

    “族长,那些人……”

    “好了,既然三位长老都是相同的意思,本族长也不是听不进去劝诫的人,给本族长一点儿时间,本族长自会好生考虑。”身为禹西部落的一族之长,那个笼罩在他们这些人头顶上的诅咒,晁东树比任何人都要清楚。

    只因这些年来他不曾想到那个诅咒,因此才会险些忘了有那么一个诅咒,既然大长老提了出来,他自当细细思量,再好生谋划一番。

    已经到嘴的鸭子,他不想白白放走,可他偏又有所顾虑,罢罢罢,且容他再仔细观察观察,总归是要选择对自己,对族人最有利的来做出选择。

    “本族长已经用了贵客之礼接待他们,暂时是不会动他们的,你们可以放心。”

    “族长能这么想,老夫就放心了。”

    “族长也别跟我们三个老家伙生气,我们这么小心翼翼的,为的还不都是禹西部落好。”

    “本族长就是知道,所以才没跟你们一般见识。”否则,对于违逆他的人,怎么还可能好好的站在这里。

    “报――”

    “何事,进来回话。”

    “属下给族长请安,给三位长老请安。”

    “志仪,可有在那两个人的身上打探出什么来?”眼见司徒志仪回来复命,族长晁东树别提多高兴了。

    “回族长的话,属下有负族长期望。”

    “怎么回事?”

    “族长,那个男的姓南,说是两年前来过咱们这里,而那个女的则是姓温,他们都是所谓的大家族出生的贵公子贵小姐,身份很是尊贵。”

    “继续往下说。”

    “南家跟温家是世交,他们两人打小就认识,因为两人的家族都是海商出身,因此,他们常年都在海上跑。正因为如此,当他们被咱们的人请过来的时候,才没有觉得意外,说是…说是早就已经习惯了。”

    只是不知为何想到宓妃的时候,司徒志仪的心里非常没有底,那个女人实在像是一个谜,完全看不透的样子。

    “属下领着他们去客院后,他们都各自约束好了自己的随从,一点儿都没有四处乱走乱跑,打探什么的迹象,南公子跟温小姐只说整个人乏得很,叫了热水沐浴后便睡下了。”

    “你是确定了这些消息才回来的?”

    “是的族长。”

    “罢了,本族长还是那个意思,先晾一晾他们,多等两天本族长再叫他们来见一见。”

    “是。”

    “就由你负责照看他们,一旦他们有什么异动,即刻报告给本族长知晓。”

    “是。”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V266外围青城禹西部落4 | 绝色病王诱哑妃小说 | 绝色病王诱哑妃网-铭荨作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