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字体:
V267 外围青城禹西部落5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思路客更新最快的小说网,!

    (扑)  四方客栈

    “伟辰。”

    “少主,属下在呢。”

    “去将那个女人收拾一下带过来。”软榻上,陌殇倚窗而坐,修长的手里拿着几颗白玉棋子把玩着,月光洒在他的身上,仿佛渡了一层朦胧而神圣的幽光。

    顾伟辰僵了一下,突然觉得胸口有点儿疼,他抿着唇道:“是少主,属下这就去。”

    “嗯。”

    陌殇点了点头,目光专注的落在棋盘上,脑海里却是不由得又回想起昨个儿晚上发生的事情。

    因着那个外貌其丑,体积庞大又极好男色的观音谷的嫡出大小姐史雨青,双方人马不可避免的打了一架,原本史雨青看上并觊觎蒙昂,扬言要蒙昂当她夫婿的时候,陌殇没觉得有什么,就当免费看了一出戏,还非常不厚道的笑了笑。

    看着蒙昂气得面色发黑,暴跳如雷的时候,别说陌殇还觉得挺有趣儿,谁让那个家伙总是给他喝一些苦得要命的汤药,难得碰上叫他脸色大变,却又有苦说不出,还得强忍着的事情,莫名就有一种报了仇的感觉。

    然而,当史雨青看到陌殇,果断舍弃了蒙昂,甚至扬言为了陌殇她可以散尽自己的‘后花园’之后,陌殇的感觉就有那么一点儿不美妙了。

    虽说陌殇对于一个人的相貌并不看重,对于美或是丑也没有太特别的概念,但是,他却不能容许除宓妃以外的女人惦记他。

    尤其是又胖又丑的史雨青看他的目光,非但让陌殇感到万分的恶心,并且让陌殇想不将她的眼睛给挖了都觉得对不起自己,对不起宓妃。

    要知道在陌殇的心里,他可是属于宓妃的,如何能允许别的女人用那样的眼神看他。

    开玩笑,类似那样的女人,说什么他也要抹杀掉。

    更何况,刚刚接触到光武大陆的他,想要了解光武大陆,抓住一个十大势力排名第六观音谷的大小姐,于他而言暂shi不取她的性命,对他简直就是百利而无一害。

    “花烽花琰你们还愣着做什么,赶紧过来护着本不姐,要是本小姐有个好歹,你们也甭想活了。”眼见蒙昂强势的朝她攻击过来,史雨青肥腻的面皮狠狠的颤了颤,只见她脸皮上那两片肉看起来越发的狰狞可怖,别看她肥得可以,闪身躲避的动作却是一点儿都不迟钝,相反还非常的灵活。

    蒙昂长这么大还是第一次被一个女人弄得那么狼狈,心里憋着的火气有多少就可想而知,不出手则已,一出手就是发了狠的,凌厉的杀气直冲史雨青而去,让出手防御的她心生阵阵后怕。

    “你是小爷见过最不要脸,模yàng也长得最丑的女人,如果再不专心一点儿的话,下次被削掉的可就不是你的一缕头发了。”蒙昂擅使的兵qi是一把贴身收在腰间的轻薄软剑,原本他是不打算使这把剑,担心史雨青这个女人的血会污了他的剑,结果陌殇给他的指令是速战速决,故,他只能忍痛了。

    软剑从史雨青的头顶横削而下,若非史雨青拖着肥胖的身体反应灵敏,那一剑必然在她的脸上留下一道深可见骨的伤口。

    心有余悸的躲开了那一剑,史雨青后怕的咽了咽口水,看着自己头顶差不多三分之一的头发,几乎是被剑气贴着头皮给削下来的,她就又气又恼,一张肥肉横飞的脸怒得通红,一双小到几乎可以忽略不计的眼睛更是腥红得几欲喷出火来。

    她毫不怀疑,她如果稍慢一拍的话,自己的脑袋就算还能留在脖子上,她的脸必然也毁了。

    “本小姐看得上你是你的福气,你别给脸不要脸。”许是怒到极致而忘了要害怕要顾忌要想想后果,史雨青的小姐脾气直涌上脑门,想都没想就粗声粗气的反驳出声。

    要不是他的那张脸长得还算可以,还能让她瞧得顺眼,他凭什么以为她能看得上他?

    她史雨青是堂堂观音谷的嫡出大小姐,出身高贵,岂是一般卑贱之人可以妄想得到的。

    “好好好。”蒙昂一连出口三个好字,当怒火达到一定程度之后,他发现自己一点儿都不生qi了,手上动作不慢却是笑着说道:“但愿你能嚣张到最后。”

    “哼!”咬着一口黄牙,史雨青不屑的冷哼一声,她除了身体里流着史氏一族的血以外,能够在观音谷拥有那么高的地位,她可不是被吓大的。

    “以小爷的原则其实是不打女人的。”

    换言之,他对史雨青出手,压根就是没把史雨青当成是女人,要不下起手来也不会如此的痛快。

    “你……”该死的臭男人,他是在讽刺她不是女人吗?

    史雨青恼归恼,怒归怒,一边惊险万分的应对着蒙昂猛烈的攻击,一边仍是不死心的扭头看向陌殇,越看她的那颗心就跳得越厉害,越看也就沉沦得越深。

    在她过去的十八年岁月里,她可从来没有见过长得如此好看的男人,她不禁怀疑,陌殇他真的是人吗?

    如果是人,他怎么就能长得那么好看呢?

    “蒙昂,你的动作太慢了。”陌殇优雅万分的坐在窗边,修长白,骨节分明的手里拿着一个酒杯轻轻的晃着,感觉到史雨青不时投向他的目光,如墨的剑眉轻轻一拧,邪魅的声音里透出三分杀气,七分邪A。

    “属下知错,待属下挖下她的双眼,再请少主责罚。”习惯是个可怕的东西,与人交手之前,甭管出手

    人交手之前,甭管出手有多么的迅猛狠辣,蒙昂都喜欢先试探,再摸透对方的深浅,如此,他才能速战速决,一举将对方逼入绝境。

    “嗯。”

    “你…你你当真要动我?”史雨青在光武大陆来说,她的武功算不得好,勉强能够算中等武力值,以前出门身边至少带有八到十个护卫,而这次来如青城这般的外围城镇,她仅带了两个护卫,可想天时地利人和,竟是一个都没有眷顾于她。

    她因偏好男色,尤其喜欢相貌生得好的男子,在她以往抢夺男子之时,也不是没有踢过铁板,碰上奈何不得的男子,那时候也闹出过事情,直到最后搬出观音谷才得已妥善的了结。

    那些男人惧于观音谷在光武大陆的权势,遂,能忍得下那口气的就忍了,不敢与观音谷对抗,就怕引来灭族的灾祸。毕竟跟整个家族比起来,牺牲一个男子算不得什么,保全整个家族才最是要紧,而那些地位高于观音寺的,史雨青在招惹过后,对方看在观音谷的份上也没有过多的为难,当然,暗地里向观音谷索要的钱财自是不少。

    也不知道史雨青对观音谷而言究jing意味着什么,哪怕因她贪恋男色而致使观音谷破了许多的财,失了很多的势,但观音谷谷主对史雨青的宠爱一如既往。

    正因为如此,史雨青才会在这条路上越走越偏,对那些但凡能入她眼的男子,就算不择手段,强抢都要弄到手。

    “你你当真要得罪我观音谷。”不得不说陌殇对她的态度是一个意外,而且是一个天大的意外。

    她不是没有遇到过招惹不起的男人,但那些男人在知道她的身份以后,再也没有坚持要对她动手,怎么这个男人的态度完全不一样,他…他竟是真的想要她的命?

    他,也是真的要挖她的双眼,只因她用那样痴恋,疯狂,花痴,甚至是亵渎的眼神看过他?

    她天生就喜欢相貌俊俏的男子,她会看他是因为他长得实在太好看,比她以往见过的男子都要好看,那样的眼神压根就不是她自己能控制得住的,她想要得到他,根本就是出于最原始的本能。

    难道他当真就要因为她这么个本能就非取她性命不可?

    “本小…我我虽不知道你是何身份,但你要知道我不是普通人,我的身后有着一个观音谷,倘若你真的要取我性命,观音谷是不会放过你的。”

    “倒是小爷小看你了,与小爷交手你竟然还能分出心神去烦小爷的少主,真以为自己有九条命么?”

    “你…噗…”

    一掌正中胸口,史雨青猛地吐出一口血,肥胖的身体如子弹一般倒飞出去,重重的砸破两张桌子,再摔落在地,发出沉闷的声响。

    “咳咳……”

    “丑女人,你这双丑陋的眼睛小爷要定了。”蒙昂一步步逼近史雨青,手中软剑早已染血,任凭史雨青动作再怎么灵活,却也半点都没在蒙昂的手中讨到好处。

    抵御蒙昂的进攻,光是自保都已经非常困难的史雨青,偏偏还要分出心神来询问陌殇,不是找死便是再找虐。

    “你你不能伤伤我……”嘴角淌着血,史雨青第一次感觉到死神距离她如此之近,她惊恐的步步后退,也是第一次招惹了一个男人以后,她后悔了。

    “小爷伤的就是你。”身为蒙氏一族的少主,蒙昂撇开医术不谈,在于武学方面他也是花了很多心思的,别说一个史雨青,就是再多两个也不是他的对shou。

    好在陌殇不屑对史雨青出手,否则一旦他动手,那后者就是一个死字。

    “花烽,救我。”

    “小子,你主子叫你救她呢?”顾伟晔与花烽对轰一掌之后,两人都被弹开。

    花烽:“……”

    他都自身难保了,还如何能腾得出手去救史雨青,一想到这个他的脸色就黑得难看。

    史雨青自出娘胎模yàng就生得丑,后来更是因为吃得多,慢慢的就越长越胖,整个身材完全都变了形,等到她想要瘦的时候,却已经减不下去。

    “花琰。”

    砰――

    听到史雨青的声音,花琰下意识的扭头看向她,也不怪顾伟辰想占他的便宜,只因拳头已经挥了出去,再想收回来已是不能。

    “噗――”

    “花琰,你怎么样?”

    花琰狼狈的半跪在地上,嘴里喷溅出来的鲜血将他胸口的衣服都浸湿了,一张脸白得吓人,“咳咳,我…我我没事。”

    眼见自己的两个人都受了伤,史雨青心里那个恼,那个怒啊,简直就没有办法用语言来形容,她瞪大自己小小的眼睛,粗哑着嗓子吼道:“你们两个废物,如果本小姐要是死了,你们也休想活命。”

    花烽花琰苦笑着对视一眼,拖着已然受了内伤的身体踱步到史雨青的身前,想要挡住蒙昂。

    诚如史雨青所言,她要是死了,那么他们兄弟也活不了,但凡观音谷出来的护卫,无一例外全都服用过一种药丸,无论何时何地只要他们的直属主子身死,那么他们也会立刻死亡。

    要说他们兄弟的相貌长得也很是不错,之所以他们没有被史雨青给沾染,还是因为观音谷历代传承下来的一个规矩,否则他们怕也是难保清白之身。

    “啧啧,你们俩真要护着她?”

    “抱歉,我们职责所在。”

    蒙昂挑了挑眉,冷

    了挑眉,冷声道:“小爷只是要取她一双眼睛,并非是要杀了她,你们倒是没必要以死相护。”

    “……”

    “怎么不明白?”

    也不知怎么的,两人呆呆的摇了摇头,他们不想死,所以就不得不拼死护住史雨青。

    事实上,每天伺候着这么一个奇丑无比的主子,他们的压力也是很大的好伐!

    按理说如史雨青这般模yàng的女人,她应该很抗拒比她长得好看的女人或是男人,可偏偏她极喜欢相貌英俊的男人,倒是对于漂亮的女人恨得牙痒。

    因此,在挑选护卫随从的时候,她都指着模yàng好看的选,那些长得一般的甚至还被她弄死了不少。

    “少主没有想过取她性命,一般来说得罪了我们家少主的人,死是一种解脱太便宜她了,故,求生不能求死不得才是她的最终归宿。”想到陌殇那些整人的法子,蒙昂反射性的就抖了一下,无比庆幸他是少主的自己人。

    “那你的意思是……”

    “小爷的意思是,你们可以站在旁边看戏,总之小爷是不会让她死掉的。”

    少主要他挖她的眼睛,那她便挖她的眼睛,至于她的性命么,当然要护着,毕竟少主还需要从她的嘴里套出更多跟光武大陆有关的事情。

    难以想xiàng他要是坏了少主的事情,少主会怎么收拾他,指不定就会不知从何处找来一个比眼前这个女人更丑的女人来逼着他娶回家当媳妇儿。

    “你们…你们想要背叛本小姐。”

    “两位都是聪明人,应该知道怎么选zé对你们最为有利。”

    “大哥,我们……”花烽看了一眼花琰,对蒙昂的提议有些意动,就凭刚刚跟顾家兄弟交手的经验,他们只有被压着打的份,别说保护史雨青,就连想要自保都难。

    如果对方肯留史雨青的性命,他们兄弟又何必送上门去自寻死路?

    原本就是史雨青好色,才导致现在的局面,明知对方身份不一般还不知收敛,否则如何能落到这样的境地。

    “你们肯放我们一条生路?”花琰没有马上表态,他也没有指望蒙昂能给他一个答案,目光掠过他们三人落到了陌殇的身上。

    “啊――”

    史雨青从地上站起来,扯着自己的头发发了疯似的尖叫一声,然hou举起手中的长枪,怒吼道:“不用等他们来杀你们,本小姐现在就了结掉你们。”

    “躲开。”蒙昂拉开花烽花琰,提脚就给了史雨青一脚,正中她的胸口。

    “噗――”

    “你们两个考lu清楚了没有?”

    “大哥。”花烽刚才险些被史雨青一枪给来了一个对穿,现在都后怕得不行。

    “我们可以跟你们做一个交易。”

    “不错,你们果然都是聪明人。”蒙昂看了看陌殇,得到陌殇的回应之后,方才对顾伟辰道:“伟辰,你带他们两个上楼。”

    “好。”

    “你的眼睛留在你的脸上已经够久了,小爷是时候收取了。”当蒙昂正想飞出一根银针毁掉史雨青的眼睛,陌殇邪魅的声音就幽幽的又响了起来,“用手给本少挖。”

    “呃,少主您这太血腥了。”

    “本少就是喜欢血腥,越血腥越好。”

    蒙昂嘴角抽了抽,顶着一脑门的黑线道:“是,属下明白了。”

    呜呜…他的手啊,他可怜的手,一会儿之后不知道要洗多少遍才能洗干净。

    然hou,史青雨的眼睛硬生生被蒙昂用手指给挖了出来,在她肥腻的脸上留下两个骇人的血窟窿。

    这一场由史雨青引发的冲突,最终以她的两个护卫叛变,而她自己瞎眼致残落幕。

    围观众人在一旁从头看到尾,不敢发出半点儿的声响,生怕自己被惦记上。

    他们这些人在青城很有脸面,很有地位,但在十大势力排名第六的观音谷面前,却是一点儿可比性都没有。因此,当史雨青在他们的面前说出自己的身份时,他们全都吓坏了,也顿时就明悟了。

    难怪长相如此对不起观众,甚至都恶心到了观众的女人,为何底气还那么足,那么嚣张,张口闭口就扬言要娶一个男人做夫婿,敢情她是观音谷的嫡出大小姐。

    如此,一切便都可以解释了。

    也唯有这般出身的女人,才敢那么目空一切,将什么都不放在眼里吧!

    史雨青身份曝出来那一刻,他们不但为蒙昂惋惜,亦为陌殇惋惜的,还以为他们两人都要遭毒手的,结果却是大大的出乎他们的意liào。

    虽说他们觉得陌殇的气场很强大,给人的感觉也是不好惹,出身或许也不差,但在他们熟知的观音谷与从未见过的陌殇面前,他们对前者是信心满满,还真是没有觉得陌殇可以全身而退。

    哪里知道陌殇会直接下命令,竟是全然不顾史雨青的威胁,仿佛压根就没有把观音谷放在眼里。

    直到蒙昂重伤了史雨青,花烽花琰两个护卫也被顾伟辰顾伟晔压着打,他们才清楚的认识到,倚窗而坐的那个邪魅男人,他的身份定然比他们所能想xiàng的还要尊贵。

    以至于观音谷在他眼里都不够看,史雨青会落到什么样的下场,他们都不觉得奇怪了。

    “少主。”

    “将她扔到前厅。”陌殇又轻轻抚了抚腰间荷包上的花纹,他的眸底掠过一抹浅笑,转身拂了拂

    转身拂了拂衣用跨出了门。

    “蒙昂,那两个护卫都说了些什么?”

    “你想知道。”蒙昂神秘的挑了挑眉,故意吊着顾伟辰兄弟的胃口。

    “我想知道你就会说。”

    “当然不会。”

    “那你这么吊着我的胃口是几个意思。”

    蒙昂咧嘴笑了笑,沉声道:“小爷得到的消息,第一个肯定是要让少主知道的。”

    “有没有将那个女人洗干净,可别让她身上的味道刺激到少主,不然别怪我没提醒你们。”进门的最后一刻,蒙昂好心的给出忠告。

    前厅里,史雨青被扔在冰冷的地上,浑身上下肥肥厚厚,一圈一圈的肥肉都被一件杏色的衣裳牢牢的遮住,就连她那张肥腻的脸都被一块黑布给套住,就怕会污了陌殇的眼。

    冷,好冷……

    短短不过一夜,芳龄不过十八的史雨青,仿佛就已经苍老了二三十岁,就连那一头青丝都生出了许多的白发,可见她的精神被摧残得多么的厉害。

    她的眼前漆黑一片,什么都看不见。

    不但她的眼睛瞎了,就连她的四肢都被一一斩断,整个人变成了一根人棍,虽然活着却比死了还要难受。

    她不该的,真的不该打他主意的,他…他简直就是恶魔,太恐怖了,太恐怖了。

    “谁?”听到声响,史雨青就如惊弓之鸟一般,浑身的神经都紧崩起来,大气都不敢喘一口。

    昨夜在四方客栈发生的事情闹得很大没错,观音谷也的确很强悍,但那些知情的人,在看到她的下场以后,怕是会更惧怕陌殇,因此,不敢再谈有关她的事情。

    如今她成了这般模yàng,想要脱身已是不可能,即便她对父亲而言再怎么重要,这次还能再救她么?

    倘若她早知今日会因男色而落到如此境地,那么她又是否会后悔曾经那么偏好男色?

    “你若想清楚了,那么本少问你什么,你便答什么,你若还没有想清楚,那么就再试试新的刑罚吧!”

    此时此刻,那邪魅的男声,在史雨青听来就犹如魔咒,让她惊惧不已。

    “呵呵,本小…我我还有得选zé吗?”不知为何,史雨青完全就没胆在陌殇的面前自称‘本小姐’,总是话到嘴边又险险的咽了回去。

    “你明白自是最好。”

    “你们到底是什么人?”

    “你觉得你有资格知道。”

    一声不轻不重的反问,顿时便让史雨青没了言语,沦为阶下囚的她又何来的资格。

    “问吧。”

    ……

    是夜,繁星点点,景色怡人。

    “小姐,你就带着属下一起吧。”

    宓妃摇了摇头,压低声音道:“我们都分头行动,切记要注yi安全,不管发现什么都不许轻举妄动,明白吗?”

    “是。”红袖撇了撇嘴,她还是不放心宓妃一个人单独行动。

    “小姐放心,我们会照顾好自己的。”沧海悔夜明白,只要是宓妃做出的决定,那么就很难有回转的余地。

    “我们单独行动比较容易脱身,记住不许硬碰硬。”

    “是。”

    “好了,出发。”

    思路客更新最快的小说网,!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V267外围青城禹西部落5 | 绝色病王诱哑妃小说 | 绝色病王诱哑妃网-铭荨作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