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字体:
V270 鬼域殿主初遇禁制3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思路客更新最快的小说网,!

    (扑)  史雨青在黑暗中不住的后退,身体因无边无际的恐惧就颤抖得跟筛子似的,她后悔了,真的后悔不该再次触怒陌殇,她不知道接上来等待她的将是什么,可她也真的不敢再去赌了。

    “求…求求你…别别那么对我。”她不该去臆测陌殇想法的,她知道错了,还能再回头吗?

    “带她下去,留口气就行。”

    陌殇抬了抬手,淡淡的声音有着不容质疑的邪气,他的目光渐jiàn飘远,潋艳的凤眸深处,渐jiàn弥漫出层层迷雾,让人再也无法窥视他的内心世界。

    在这个世上,谁能左右他,谁能让他妥协,也唯独那么一个她罢了。

    至于其他的女人如何,与他有何干系?

    别人的声声哀求,别人的滴滴眼泪,于他而言又有何值得他怜惜,心疼的。

    只要对xiàng不是宓妃,他非但不会觉得心疼,不舍,甚至满心都是浓浓的厌恶,只想一脚踢得远远的,再也不要出现在他的面前才好。

    “阿宓,没我在你身边的日子,你还好吗?”

    “阿宓,不知现在你的身边可有烂桃花?你要不乖,待我回去你身边可是会惩罚你的哦!”

    陌殇从一开始就知道他的小女人有多么的好,多么的优秀,多么的有魅力,多么的吸引人,也知道当别的男人注yi到她时,几乎就找不出一个不会对她有好感,继而想要追求于她的人,他更是知道以后他的情敌会有很多,醋当然也要吃得很多,心里各种不舒服的时候,却又不免满心的骄傲,想着他的眼光就是好,他看上的女人就是好,否则也不会惹得那么多的人都来争相追求不是。

    想着想着,思绪就渐jiàn飘得远了,陌殇好看的俊脸一点一点的阴沉下来,性感的薄唇抿得紧紧的,修长如玉的双手也渐jiàn收紧,屈握成拳,慑人心魄的凤眸中染上一丝腥红,浑身更是涌出一股极具压迫性的煞气。

    吼――

    单单只是想到宓妃的身边可能会有别的男人出现,隔三差五甚至是天天都在宓妃的跟前献殷勤,他就嫉妒得要死,恨不得立马冲回金凤国去。

    而就在陌殇还什么都不知道的情况下,他心心念念的小女人己经毅然绝然的出了海,寻他而来。

    这也使得当陌殇在光武大陆看到宓妃的时候,几乎怀疑自己因太过思念宓妃而产生了幻觉。

    “该死的,最好没有男人胆敢打他家小女人的主意,否则他必定将那些个混蛋都挫骨扬灰,叫他们下辈子都牢牢记住,他女人的主意是打不得的。”

    伺候在一旁的顾伟辰兄弟,想当然是没有听到某世子的自言自语,他们不过只是看清楚了某世子的表情,就下意识的缩了缩脖子,一股寒意涌进他们的心里。

    那什么,也不知是什么人很少主给惦记上了。

    虽说他们不知道谁被惦记了,但这不妨碍他们为被惦记的人点蜡默哀啊!

    要知道少主一般是不惦记人的,可若一旦被惦记上,咳咳…那就不是一般的惨。

    “咱家少主这是疯魔了?”

    “你想找死找虐可别拖着我。”顾伟辰老早就学乖了,他才不要去触霉头呢?

    少主发火什么的,实在太恐怖,不是他这样的小人物承shou得起的,所以么,能躲就要躲,也别怕被人说。

    “少主的表情好恐怖,好像要捏死什么人一样。”

    “捏死你。”

    “顾伟辰,你想打jià是不是?”

    “顾伟晔,你不说话没人当你是哑巴。”

    “……”

    啪――

    茶杯重重的放在桌上,成功让顾伟辰兄弟都冷静了下来,想到他们险些就在某世子的面前动起手来,两人都惊出一背的冷汗,呼,貌似他们忘了最难对付的终极boss就坐在他们的面前啊!

    特么的,他们的胆儿也挺肥的。

    “冷静冷静,不能再想了。”陌殇揉了揉眉心,他也觉得自己突如其来的醋吃得有些幼稚,可他还是心里不好受,整个人都酸得厉害,疯狂的嫉妒那些可以陪在宓妃身边的人。

    男的也好,女的也罢,他都不待见。

    回想他当初觉得自己可以对宓妃放手,只愿看着她幸福的想法,陌殇真真觉得自己蠢透了,他当时脑子一定被门给夹了。

    他,如何能对宓妃放得开手,他是那么的爱她,那么的不能失去她,如何能舍得放开她,甚至是眼看着她投入别的男人的怀抱。

    不,他根本做不到。

    如果真有那么一天,陌殇只觉他会疯掉的,他根本就没有那么大方,可以看到宓妃跟别的男人走在一起。

    所以,当初那个两年之约,纯属就是扯淡,他无论如何都不会放qi宓妃的,即便是死。

    可就算他死了,也是不愿放开宓妃的吧!

    只是当他真的死了,看不到了,大概也许会遵守曾经那个承诺的吧!

    “少主这是怎么了,咱们要不要……”

    “还是那句话,你要想死别拉着我。”

    “你……”

    “阿宓,等我。”

    “阿宓,我一定会活着回到你身边的。”陌殇咬了咬牙,袖中的双手紧握成拳,不管前路如何艰辛,他哪怕就是躺着也会挺过去的。

    与其自我折磨,自我痛苦的将宓妃推进别人的怀里,任由别的男人去照顾宓妃,他宁可自私的

    顾宓妃,他宁可自私的将宓妃留在自己的身边,由他亲手来照顾。

    他有那个自xin,在这个世上也许不只他一个男人,爱宓妃爱得那么深,愿yi为她倾尽自己所有的一切,但陌殇可以保证,他绝对是那个可以将宓妃照顾得最好的男人。

    只因,他爱宓妃。

    宓妃,爱的亦是他。

    除非某天宓妃的心里眼里不再有他,陌殇才能,才愿yi相信,在这个世上还有别的人,比他更能带给宓妃幸福。

    “少…少主,您您怎么了?”

    陌殇将自己的思绪收起,回眸似笑非笑的扫了顾伟晔一眼,那笑说不出的邪气,直让顾伟晔觉得后背发毛,他开始后悔自己为嘛不听顾伟辰的话,非要站出来多那么一句嘴。

    呜…他基实真的只是关心陌殇而已,为什么会落到这般结局,呜…别收拾他成么?

    “去看看蒙昂那边怎么样了,那个女人的嘴巴若还是那么硬,就赶紧想办法给她松松。”

    “呃…”满心以为自己会被惩罚的顾伟晔,一听陌殇的吩咐,顿时就有些傻眼,怎么…怎么跟他想xiàng的不太一样?

    顾伟辰一见自己这弟弟的傻样,嘴角微微一抽,上前两步拽住他的袖口,恭敬的回话道:“是,少主。”

    “哎,你扯我干什么?”

    “你个蠢货。”顾伟辰的好脾气瞬间崩溃,他几乎是贴着耳朵的对顾伟晔一声吼,扭头又嘻笑着对陌殇保证道:“请少主放心,属下等一定让那个该死的胖女人将她脑子里知道的,一五一十的吐露出来。”

    小心翼翼的瞄了眼陌殇算不得好看的脸色,顾伟晔后知后觉的发现,他被自家兄长给救了一条小命,于是本着沉默是金的原则,拉耸着脑袋再也没有开口。

    直到踏出房门,那浑身都紧崩的神经方才放松,顾伟辰怒道:“你丫的险些害死我了。”

    “是是是,我知道错了,就你聪明。”

    “哼,赶紧去找蒙昂,别让少主久等了。”

    “这还用你教?”

    “既然不用,那就快走。”也不知怎么的,少主身上的气息突然就变得很不一样,实在太吓人了,呆在房间里的时候,他简直大气都不敢喘一口。

    等到走出房门的时候,他才发现自己的后背整个儿都汗湿了,也只有那没心又没肺,还老是抓不住重点的家伙,才能那么的后知后觉。

    其实很多时候,顾伟辰挺羡慕弟弟顾伟晔的,至少不用活得像他一样的严谨。

    “喂,别拖,我自己会走。”

    “闭嘴。”

    “你他丫的吃火药了,要不怎么…那个我发现少主刚才也很不对劲儿,是不是少主也……”

    “需要我现在回去将你的话如实禀报给少主知道吗?我相信少主会很愿yi替你解答的。”

    “别介,我闭嘴就是。”他要有那个胆敢对少主说他吃了火药,那还不如让他现在就挖一个坑,把自己给埋了来得痛快。

    将渐行渐远两人对话一字不漏听进耳里的陌殇,他的表情有些古怪,嘴角也控制不住的抽了抽,他到底是怎么养出这么两个活宝一样护卫的?

    难道他们就不知道隔墙有耳这句话么?

    还是说他们自以为自己说话的声音不大,他就听不见了?

    而事实上却是,那两人家伙出了门,压根就没有刻意将自己的声音压低好伐!

    这可真是让他万分无语的同时,就连形容词都找不出一个来搭配他们的形象。

    “这俩家伙,本世子先给你们记下了。”陌殇笑了笑,眸底清晰可见他正在预谋的算计。

    阿嚏――

    刚刚找到蒙昂的顾家兄弟齐齐打了一个喷嚏,他们揉着鼻子对视一眼,你看着我,我看着你,然hou又齐齐打了一个寒颤,为毛他们有种被人惦记,被人算计了的感觉。

    “你们两个怎么来了?”

    “少主嫌你动作太慢,已经没有多少耐心了。”顾伟晔的嘴,那不是一般的快,而是非常的快。

    蒙昂压根就不相信顾伟晔的话,此刻他的手里正拿着一根带着钢钉的皮鞭,上miàn不但带着血,而有还带着血肉的碎屑,给人一种毛骨悚然的感觉。

    “少主当真没耐心了?”

    “当真。”

    “喂,你说蒙昂你到底是什么意思,难道小爷还会骗你不成。”顾伟晔恼了,他像是会说谎的那种人么。

    “甭管怎么看,你比没有顾伟辰看起来可靠。”

    “看来起可靠……”顾伟晔嘴角一抽,顿时就没了言语,最后又极不甘心的道:“有道是人不可貌相,有些人看起来是很可靠,但谁又知道他们背地里藏了多少的……”

    龌龊心思这四个字还没有吐出口,顾伟辰就一脚踢在他的屁股上miàn,黑着脸道:“少在那里扯些有的没的,别忘了少主交待的事情。”

    话听到这里,蒙昂算是知晓陌殇的心思了,于是踱步到史雨青的跟前,声音低沉的道:“你不会天真的以为,在没有少主点头之前,你会死得了?”

    “咳…我我…”

    “嘘!”蒙昂将手指轻轻放在嘴唇上,做了一个噤声的动作,只可惜早就瞎了眼的史雨青又怎么看得见,在她肥腻的脸上,有的仅是那两个骇人可怖的两个血窟窿。

    她的眼睛虽是瞎了,可她的耳朵还在,习武之人的听

    武之人的听力比起一般人要灵敏许多,故,史雨青可以从蒙昂说话的语气中,判断他此时此刻的表情,甚至是猜测他可能会有的动作。

    当一个人的眼睛看不见之后,无论是听觉还是嗅觉,甚至于触觉都会相对的敏感许多,史雨青目前就是如此。

    “观音谷的嫡出大小姐,自出娘胎就是个高高在上,目中无人的人,但凡是你看中的男人,那就没有一个有逃脱你手掌心的,仅有的那么两三个,还是十大势力中排名前五势力中的人,小爷实在很难想xiàng你会一心求死?”

    “……”史雨青身体上的疼痛几乎已经麻木了,许是痛到极至,对于痛的感觉都不那么灵敏了。

    她颤着嘴唇,其实是有些想要说点儿什么的,可在张嘴之后,她却又完全不知道该说什么了。

    她的傲气在这两天时间里,已经被磨得干干净净。

    曾经的那个她,仿佛早就已经死了。

    现在的她,明明活着却是活得连个蓄生都不如。

    什么叫做求生不得,求死不得,她算是彻底的品味过了,一颗心早就死了。

    “从你不知死活招惹到我家少主的时候,你就应该有所觉悟了,可回想看看,你当时是怎么做的?”

    “别…别别说了。”

    “现在你才想死,晚了。”

    “我…我我错了,真真的错了,你们饶了我吧,求求你们了,杀杀了我,求你了。”从什么时候开始,她竟然连想要寻死都这么的困难,这么的不容易。

    “别在硬撑了,你在青城出事,按照你在观音谷的身份与地位,他们早就应该收到消息前来营救于你,可你知不知道,观音谷压根就没有一个人来询问过此事。”

    “不…不会的不会的……”史雨青不住的摇头再摇头,她不相信她的父亲会不管她。

    “你觉得你还有什么值得小爷欺骗的?”

    是啊,她都已经落到这样的下场了,在她的身上还有什么值得他来欺骗?

    难道父亲当真舍弃了她?

    不…她不相信。

    “留给你想的时间不多,而你要受的刑罚还有很多,所以…小爷决定在你想的时候,继续对你用刑。”

    顾伟辰顾伟晔看着那笑得邪恶的蒙昂,有瞬间觉得他是不是被某世子给附身了,要不那笑怎么就那么的让人}得慌呢?

    该死的蒙昂,学不来少主的样子就不要学嘛,学得这么不伦不类的,多吓人啊!

    “你看看你长得这么肥,这么胖,这么丑,又如何会有人真心喜欢你呢?”

    不知为何,史雨青听到蒙昂这番话,心里斗然升起从未有过的恐惧,她仰面躺在地上,没有手又没有脚,却是发了疯似的扭动自己的身全,不顾一切的想要逃离这个地方。

    “啧啧,你说我看到了什么?”

    顾伟辰难得配合的反问道:“你看到了什么?”

    “我看到一团肉在地上扭,真他妈的太恶心人了。”

    闻言,史雨青浑身一僵,肥腻的脸上,那两片厚厚的肉又颤了颤,她咬着唇又使劲的扭,发了疯似的想要逃离,却不曾发现自己扭了半天,任在原地踏地。

    “小爷瞧你个子长得挺高的,你想若是你的这身肥肉没有了,变得既纤细又苗条了,你说是不是会有更多的男人倒在你的石榴裙下,完全都不需要你用家族势力跟武力去强抢了?”

    “不――”

    “你还不明白自己的处境么,你觉得你有说不的权利。”

    “不要…我不要。”

    “你放心,小爷一定不会弄死你的,当小爷将你身体里的那些肥肉都一点一点的抽出来,你仍jiu会活得好好的。”蒙昂毫不怀疑,他要是不小心把这个女人给弄死了,指不定他用的什么法子收拾史雨青,少主他就得用什么法子来收拾他。

    不可否认,蒙昂在对付史雨青的时候,带有严重的私人情绪,谁叫这个女人在没有看到少主之前,惦记的男人是他呢?

    想他生得英俊潇sǎ,玉树临风的,怎么可以被如此不堪的女人给惦记,这么一想,他那心理阴影就更严重了,于是对待史雨青就越发的‘粗暴’了。

    他跟陌殇一样,对于一个人的美与丑,他们并没有特殊的界定,毕竟别人长什么模yàng,他们不会去在意,更不会去品评,当然也就不存在看不起或是怎么样,但这一切的前提只有一个,那就是千万别招惹他们,否则他们的嘴巴可是相当毒的,专往别人的痛处踩,绝对都是善良的。

    “不…不要。”

    “你可别挣扎,不然弄痛了你,小爷可不负责。”

    嘶――

    顾伟晔看着一步步逼近史雨青的蒙昂,突然发现自己手臂上的汗毛都倒竖了起来,低声嘟囔道:“以后这个蒙疯子也不能招惹,他太狠了。”

    “嗯嗯。”顾伟辰也抱着自己的胳膊,万分认同的点点头。

    虽然觉得份外的恶心与骇人,但又忍不住满心的好奇,他们是真的想要知道蒙昂到底用什么样的法子,从史雨青这个胖女人的身体里将她的肥肉全给抽出来。

    呃…

    光是这么一想,两人就被恶心得有些吃不下饭了。

    “不要,你不要过来。”

    突然,蒙昂按住史雨青,后者发狂似的挣扎,无奈她既没有手亦没有脚,完全就是一副任人宰

    一副任人宰割的模yàng,看起来让人觉得挺心酸的。

    “啊――”

    一声凄厉的尖叫过后,四周是诡异的寂静,史雨青努力的缩着自己的身子,她整个人都失禁了。

    许是因为太过害怕与恐惧,她的身体更是不受控制的抽搐着,蒙昂见此情景,只觉脑门都要大了,低咒一声:“该死的,竟然差点儿将她给吓疯了。”

    一旦史雨青疯了,短时间之内他可没有办法让她恢复正常,届时少主指不定怎么收拾他。

    罢了罢了,既然已经将她折磨得差不多,还是见好主收的妥当,“我给她扎两针,让她冷静下来,你们带她去少主,想来她是不会再生出旁的心思了。”

    “要我们带她去见少主可以。”

    “你先将她收拾干净。”

    此时此刻,两兄弟统一战线,要是他们敢把这又臭又脏的女人带到少主面前,少主还不得灭了他们?

    蒙昂:“……”

    “你赶紧的,我们在外面等着。”

    想当然尔,蒙昂怎么可能自己动手给史雨青洗干净,皱着眉头离开房间,花了银子找别人来帮忙洗,而他只要在外盯着就成。

    半个时辰之后,梳洗干净的史雨青被再次带到陌殇的面前,虽然她不曾感觉到陌殇的气息,却对这个房间的气息不陌生,于是没等陌殇开口,她就幽幽的开口道:“三个月后便将举行十大势力,新一轮的排名赛,对于这次的排名赛,不但目前在位的十大势力非常的重视,就连大陆上一二流的势力也非常的重视。”

    短短不过一句话说完,史雨青就喘得非常的厉害,一半是因为怕的,一半则是因为身体原因所致。

    她虽然还活着,还能喘气,但她的身体已经彻底的败坏了,以后只能狗延残喘的活着。

    “蒙昂。”

    “是,少主。”得了陌殇的指法,蒙昂上前捏住史雨青的嘴巴,给她喂了一粒极珍gui的药丸,让她可以有精神把他们想了解的情况,一五一十的都说给他们听。

    “在最近的百年时间里,原本排名第七的金陵宫一路滑跌至第十,很多一二流的势力都瞄准了金陵宫,准备一举拉他们下马。而排在第九跟第八的两大势力,近年来亦是实力退步得厉害,让得那些排不上名次的一流势力开始窥视他们的地位。”

    顾伟辰等人给陌殇的资料有限,而陌殇的记忆也没有完全的恢复,他只隐约记得一些,此时被史雨青提起,他的脑海里就渐jiàn浮现出些什么。

    “排名第七到排名第四的势力在这次的排名赛中应该不会有什么大的位置变化,反倒是……”史雨青说到这里,声音就渐jiàn小了下去,那肥腻的脸上看不出什么表情,却能让人感受到她的犹豫与挣扎,仿佛陷入了什么困难之中。

    “发什么呆,赶紧说话。”

    “反倒是排名第一跟排名第二的两大势力,此番要有一场硬仗要打。”

    “为什么你不说排名第三的势力?”

    “喂,丑女人,你的意思该不是说排名第三的势力,已经有凌驾于第一第二势力的实力了,这次排名赛很可能会超越第一和第二。”

    史雨青看不到顾伟辰兄弟,却能从声音中分辨出他们是谁,“咱们这片大陆排名第三的势力是盘踞在幽冥城中的鬼域殿。”

    幽冥城。

    鬼域殿。

    这六个字钻进陌殇的脑海里,让他的头突然痛了起来,好在这种痛尚在能够忍受的范围之内,否则他都不知道自己是否会失态。

    “继续往下说。”

    “鬼域殿是十年前出现的,一经出现就将当时排名第三的势力踩了下去,并且让得当时其他的势力都不敢质疑它的存在,反而选zé了避其锋芒。”

    陌殇挑了挑眉,却是没有再次出声。

    “没有人知道鬼域殿的内部是什么模yàng,更没有人见过鬼域殿殿主,他在世人眼中,几乎就如同神一样的存在。”

    多年以前,史雨青也不只一次因为好奇,想要闯进幽冥城里看看鬼域殿殿主,可每次付出的都是血一样的代价,好在她跑得够快,否则老早就没有命了。

    “虽然没有人知道鬼域殿殿主长什么模yàng,也没有人称呼他殿主什么的,世人都称他为赤焰神君,只知道他的武功极高,至于究jing高到了什么样的地步,却是无人知晓。”

    赤焰神君。

    “明明感觉到很熟悉,却又什么都记不起来。”陌殇拧了拧眉,只听史雨青又开口道:“三年前,赤焰神君不知去向,因此,很多势力都将目标指向了幽冥城,想要趁赤焰神君不在的时候,一举将幽冥城给拿下,结果却是参与了那次事件的势力,全都败北而归。”

    “你们观音谷也出手了。”

    “这个……”

    “第一跟第二势力也在其中。”

    “是的,所以我才说,三个月之后的排名赛,如果赤焰神君归来,那么鬼域殿必定稳座第一势力的宝座。”

    揉了揉眉心,陌殇感觉到有些许凌乱的画面开始涌进他的脑海,便抬手道:“先带她下去。”

    蒙昂细心的察觉到陌殇的变化,第一次正眼瞧了史雨青一眼,这算不算是歪打正着。

    “我留下,你们两个带她出去。”

    顾伟晔刚想反驳,却疲顾伟辰扯了一下,然hou陌殇揉眉心的模yàng,立马就会意的点了点头,心不甘情不愿的拖着某人走了。

    思路客更新最快的小说网,!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V270鬼域殿主初遇禁制3 | 绝色病王诱哑妃小说 | 绝色病王诱哑妃网-铭荨作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