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字体:
V280 季逸晨,达成协议1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思路客更新最快的小说网,!

    (扑)  “你真信他?”

    话说,当太叔流辰听到雷区的声响,带着人包围过来却只惊愕的发现一条狗后,那些人脸上的表情简直逗坏了宓妃,好在她的定力足够强大,不然肯定要大笑出声的。

    实在是他们的表情,太特么搞笑,让躲在暗处的她,忍不住就要控制不住自己的情绪。

    最最搞笑的是那条黑狗,当它看到那么多围向它的时候,非但没有感觉到害怕,也不像面对宓妃时,做出攻击的准备,而是以为太叔流辰要给它东西吃,看到太叔流辰的那个亲热劲儿,简直让人不忍直视。

    “你对那狗下了什么指示?”

    若说白衣男子没有对那条黑狗动手脚,那是打死宓妃她都不相信的,动物天生就对危险有着极其敏锐的感知力,即便太叔流辰身上的杀气没有当时宓妃身上的重,可也不至于让它感应不到。

    它会表现得如此亲近太叔流辰,显然不是太叔流辰讨狗喜欢,而是白衣男子对它做了什么,或是命令了什么。

    “就是你所看到的,让它多亲近亲近太叔总护卫长。”

    不知是不是宓妃的错觉,她从白衣男子咬得极轻的‘太叔’两个字中,分明就听出了难以掩饰的恨意。

    据宓妃从那本手札上看到的文字记载来说,太叔这个姓氏历代以来都是担任禹西部落总护卫长一职的,他们太叔一脉的子子孙孙,骨子里就有极其残暴的一面。

    冷酷,残忍,血腥,嗜杀,这都曾是索耶部落族人对太叔这个姓氏一脉人的记忆与评价。

    白衣男子身为索耶部落的后人,对于太叔流辰肯定是相当憎恨与厌恶的,毕竟在索耶部落灭族之时,太叔一脉的人,是手中沾染索耶族人鲜血最多,杀戮也最重的人。

    “你想要他的命。”

    “不,我不要他的命。”仅仅只是要他的一条命,那怎么会够,他想要的从来就不是一条命那么简单。

    “的确,直接杀了他太便宜他了。”

    “也许吧!”白衣男子看着宓妃笑了笑,突然他若有所思的道:“其实你如果可以帮我报仇的话,我倒是可以达成你的一个心愿。”

    宓妃挑眉,心下防备,抿唇轻笑道:“满足我的心愿,可是我没有什么心愿啊!”

    “自欺欺人的女人并不可爱。”

    “……”关jiàn是她从来都不觉得自己可爱,这个男人她该说他单纯,还是说他单蠢?

    “你出海到底是为了什么呢?”

    这话像是在问他自己,又像是在对宓妃提问,也不知白衣男子做了什么手脚,仿佛在他跟宓妃之间筑起了一层透明的光幕,而站在宓妃身边的南宫雪朗则是被完完全全的排除在外。

    换句话说,宓妃跟白衣男子之间的谈话,南宫雪朗不但听不见,同时他也看不见。

    但他,分明就真真实实的存在于宓妃跟白衣男子的身边,仿佛也在参与着他们之间的交谈。

    然而,这幅画面就是有这么的诡异。

    “你可以放心,我们之间的谈话他听不到也看不到,更不会起疑。”

    宓妃深深的看了他一眼,后者坦荡的任由宓妃打量,那张清秀的脸上,却是再无半点的害羞之色,仿佛前面那个被宓妃看得红了脸的男子,压根就不是他一样。

    “你可知管得太多跟知道得太多的人,通常都活不长久。”

    “当然。”

    “那你确定还要跟魔鬼做交易?”

    “你不是魔鬼。”

    “可我却不是一个好人。”

    “那什么是好,什么是坏,什么样的人才是好人,什么样的人又才是坏人,你能告诉我?”此时此刻,白衣男子似乎说到了激动之处,他的脸上,他的眼睛里,方才真正开始有了情绪的波动,不再如同一潭死水。

    宓妃看着情绪波动较大的他,颇有些无语的抚了抚额,冷声道:“姐可没那闲功夫陪你玩十万个为什么?”

    好人,坏人,什么是好人,什么是坏人,这的确不是一个黑就是黑,白就是白的问题,好与坏,从来就没有一个标准的界线,若不身处其中,又将如何评定是好还是坏。

    好也好,坏也罢,都有它的两面性,是相对而言的,任何一个都无法单独的独立存在。

    “好人都不长命,我倒宁可你是坏人,是魔鬼,那样当事成之后,你的手上染了血,我才不会觉得愧疚。”

    宓妃看着他摇了摇头,又幽幽的叹了一口气,直到现在,直到遇到他,宓妃方才相信,原来在这个世上,有些人,有些东西,一旦被深深的烙印进骨血里,那么不管时光怎么流逝,世事如何变化,流淌在他们骨子里的那样东西,永yuǎn都不会消失。

    索耶部落的人,生来便善良温和,他们待人真诚,且对人几乎没有任何的防备之心,他们相信人性本善,相信这个世界是美好的,更以为所有人都跟他们一样宽容,善良。

    否则,他们不会收留那些飘流到流金岛上的禹西部落人,不会分给他们土地,不会给他们建房子,不会拿给他们吃食,不会帮着他们建立新的家园。

    然而,当禹西部落人在流金岛安定下来之后,他们心里产生的不是感激之心,而是掠夺之心。

    即便是在两个部落间还能勉强相互制约的时候,索耶部落的人仍jiu善良的相信着,认为禹西部落的

    信着,认为禹西部落的人会懂得感恩,会知道他们错了,然,最终的结果却是灭族之祸。

    索耶部落值得同情吗?

    或许是值得同情的吧,但宓妃不会同情他们,心里有的也仅仅只是淡淡的惋惜罢了。

    在这个弱肉强食的时代,适者方才能生存,当敌人都已经对你,对你的族长拿起屠刀的时候,你只知一味的退让,却不知应该站起来,拿起刀去反抗,那么你不灭族,谁来灭族?

    就如索耶部落最后一个孩子倒进血泊里的时候,他所立下的诅咒,其实都是善良的。

    如若换成是宓妃,她必定要诅咒整个禹西部落的人,通通都不得好死,死后还要魂飞魄散,永不超生,永不入轮回。

    即便过去那么多年,看着眼前的白衣男子对她说‘他希望她是坏人,她是魔鬼,如此,当她的双手沾染上鲜血的时候,他才不会觉得愧疚’。

    “果然有些烙印在骨子里的东西,我就不该奢望会有所改biàn。”

    “什么?”

    “没什么。”

    “你出海是为寻人而来。”不是疑问,而是肯定。

    宓妃看着他,一瞬不瞬的,目光有些冰冷,半晌后才道:“你当真可以帮我?”

    不是她要怀疑白衣男子话的真实性,而是茫茫大海,连她都不知道要去哪里找陌殇,而她的陌殇又是否平平安安的到了光武大陆。

    难道她要让白衣男子帮她去往光武大陆吗?

    而他,又是否真能帮到她?

    “如果我骗你,那便让我不得好死。”

    “你当真要禹西部落所有人的性命?”虽不曾与这个男人深入的接触过,但宓妃能感觉到,他其实就适合过那种与世无争的日子,复仇什么的不适合他。

    “早在几百年前,他们就应该去死了。”

    宓妃了然,应该是那一次禹西部落的灭族大祸,只是不知最后为什么得以存活了下来。

    莫不是那一次也是这家伙动的手?

    呃,那他到底多大了?

    宓妃被自己脑子里突然冒出来的想法给吓到了,那什么她不会真的见到老不死的了吧!

    “收起你的脑补,我顶多也就比你大个十岁多一点。”白衣男子一脸黑线,这丫头就只差脑门上刻着他是‘老不死的’这四个字了。

    他摸了摸自己的脸,他老么?

    他明明很年轻的好伐!

    “咳咳…咳…那就好,那就好,要不我都要夸你驻颜有术了。”

    白衣男嘴角一抽,黑着脸道:“别把形容女人的词也用在我的身上。”

    “男人也是需要保养包装的,要不看得久了会有视觉疲劳的。”宓妃抚着下颚,说得那叫一个正经,全然没有意识到她跟某人的谈话,跑题跑得已是不要不要的了。

    “那你看你男人已经视觉疲劳了吗?”

    “不。”

    “哦,那为何你说得如此信誓旦旦?”

    “就我男人的那张脸,再保养下去就完了。”说到这里,宓妃就不免咬了咬牙,也不知分开的这段时间,那个臭男人的身边有没有花蝴蝶,天知道他招蝴蝶的功夫有多么的强大。

    哼,最好是没有,否则……

    下意识的宓妃握了握拳头,一脸要冲出去跟人干架的阵势,吓得白衣男子一愣一愣的。

    这…这是怎么了?

    某艘超豪华的大船之上,某世子突然连连打了好几个喷嚏,他若有所思的摸了摸自己的鼻子,暗忖:阿宓,是你想我了,还是你个小丫头在骂我?

    可为何要骂他呢?

    陌殇若是知道宓妃心中所想,一定会大喊冤枉的,长得好看不是他的错,而且他也绝对没有招蜂引蝶的,至于那些硬扑上来的,应该不能算在其中。

    天地可鉴,他可心心念念都是他的小女人啊!

    “少主,您没事儿吧?”

    “要不叫蒙昂来看看?”

    “不用。”陌殇的眸光在短暂的温柔过后,又恢复成了那邪魅冰冷,让人不敢直视的模yàng。

    “可……”

    “按照目前的速度,还有几天可到达幽冥城。”

    “回少主的话,还有五六天左右咱们才能进入幽冥城的范围。”

    “吩咐下去,加快速度前行。”

    “是。”

    ……。

    “你没事吧。”

    “我能有什么事。”宓妃没好气的冲他翻了个白眼,她突然发现这个男人不但好奇心很重,而且还相当的八卦,果然第一印象神马的,全他妈都是唬人的。

    没等宓妃琢磨完,便听白衣男不屈不饶的又道:“那为何就你男人的脸不能再保养下去?”

    宓妃一把抹掉脸上的黑线,黑着一张脸低吼道:“因为我男人是这个世上最好看的人,他要再好看一点儿,你们这些男人活该一辈子都娶不到媳妇儿。”

    熙然那货,生来就有一张魅惑众生的脸,完完全全就是一祸水,明明是个男人却长得比她还要好看,那一身的好皮肤,简直连她都很嫉妨的好伐!

    你说他长得比女人还好看,是长相偏阴柔吧,但那货的长相跟气质却是跟阴柔两个字完全搭不上边儿,这就着实叫人更加恼恨了。

    “呃…这世上真有那么好看的人?”白衣男表示怀疑,毕竟他的审美观已被禹西部落人多年毒害,对于美跟丑的界线

    跟丑的界线,实在不太分明。

    “你不相信我。”

    “不,我相信你。”但他还是无法想xiàng,在宓妃眼中最好看人,到底有多好看?

    有那么一刻,白衣男对一个未曾谋面的男人,产生了强烈的好奇心,迫切的想要见那个人一面。

    要是宓妃知道她的一句话,就让一个男人对她的男人产生了兴趣,她估计会找块豆腐把自己给撞死的吧!

    “那个咱们是不是说跑偏题了?”宓妃微澹疤庠趺淳统兜侥伴渖砩先チ四兀

    难道她已经思念陌殇思念到这样的地步了?

    “他长得比你还要好看吗?”

    宓妃眨眼,再眨眼,她看着白衣男,突然拧眉道:“你能看清楚我的脸?”

    “嗯,这很奇怪吗?”

    宓妃:“……”

    她用来遮面的面纱是很奇特的面料好么,看着虽是薄薄的一层,但绝对是不透的好吗?

    白衣男那语气,那嫌弃的小眼神儿,分分钟是在给宓妃补刀啊,“你没骗我?”

    “我的视力很好。”

    噗――

    好吧,宓妃郁闷得内伤吐血了,她别过脸去,暂shi不想看到白衣男这个二货,特么的他的脑回路跟她有仇的吧!

    “好吧,我不逗你了,其实我的眼睛是有些特殊的,那是因为我家传的武功功法的原故。”白衣男知道宓妃用来遮面的面纱很奇特,若非他修练功法的原故,他是绝对看不到宓妃容貌的。

    在他看到宓妃容貌的那一刹那,他其实就在想,外面世界里的女子,应该就是长成她这般模yàng的吧!

    眉如翠羽,肌如白雪,腰若束素,齿如编贝,嫣然一笑,媚惑众生,绝色无双,倾国倾城。

    这些都是白衣男从书上看来的,他其实并不知道这些词汇所描绘出来的女子,究jing该生得何种动人的模yàng,有过的仅仅只是他的幻想。

    当他在地道里,宓妃转过身戒备的质问他时,那句话就那么浮现在他的脑海里,他方才知,原来这世间真有那般美如画的女子。

    而比她还要好看的男子,又该是生得何种模yàng?

    “你他丫的果然欠收拾。”宓妃怒得咬牙,特么的真想跟这个男人打一架,教xun他一番。

    可只要一想他能帮她尽快的找到陌殇,宓妃又犹豫了,万一她下手太重将他打坏了,那她要何年何月才能找到她的熙然。

    “女孩子要斯文优雅。”

    “本小姐不斯文,不优雅吗?”宓妃笑,声音清冷中带着甜美,软软糯糯的煞是好听。

    白衣男只觉后背阴风阵阵,他吞了吞口水,违心的道:“你既斯文又优雅,是我眼拙。”

    “哼,废话少说,你确定可以帮我找到他。”

    “我无法确定能不能将你送到他的身边去……”

    “既然不能那你还说个屁。”

    白衣男嘴角猛抽,他往后倒退数步,看着已然动了怒的宓妃道:“你倒是听我把话说话再动手啊!”

    “你丫说的话要是不能让我满意,那就仔细你那一身皮。”如果一直都没有希望,那么她会一直祈祷下去,但若给了她希望却又将她的希望打破,那就休怪她对他不客气。

    陌殇是宓妃的逆鳞,谁碰谁倒霉。

    “咳咳,我的意思是虚无之海那么大,你不知他的方向又如何能找得到他,但你却知他最终的目的地是光武大陆,那么我的确不能保证可以将你送到他的身边,然,我却可以将你送去光武大陆。”白衣男不敢再惹宓妃不快,一句话说下来都不带喘气的,“至于你能否在光武大陆找到他,我就爱莫能助了。”

    虚无之海无边无际的,想在海上找到陌殇根本就不现实,因此,宓妃的目标一直瞄向的其实就是光武大陆。

    冥冥之中,她有预感的,要想找到陌殇,她就必须要去到那里。

    更何况,那个人也在那里,她跟他的恩怨,前世不曾算清,今生都必定会算清的。

    找到他,几乎已经成为了宓妃心中的执念。

    “好,只要你能送我去光武大陆,那么我也会如你所愿的。”就算不是为了白衣男跟禹西部落之间的灭族恩怨,单单就凭她在晁东树的手里栽了那么大一个跟头,宓妃也不会就那么算了。

    昨个儿晚上的那出戏,她以为她是赢家,却不知那一切早就已经在别人的算计之中,回想起来宓妃就是满肚子的窝火。

    没道理她被别人算计了,还要将那口气给咽回去。

    “这是你我的新交易,可不能算在你答应帮我做的那件事情上miàn。”

    宓妃抚额,真真是被这个男人给打败了,心不甘情不愿的道:“成,不算在那上miàn。”

    “那我等着了,禹西部落覆灭之时,便是我送你离开之时。”

    “成交。”

    只要可以让她提前去到光武大陆,禹西部落灭也就灭了,本来也是他们自己先要算计她的,否则也不会有后面这些事情。

    毕竟宓妃的时间紧得很,她之所以同意在流金岛靠岸,唯一的目的就是取一些淡水罢了。

    结果变成这样,许是天意如此。

    但如果要怪,要记什么杀孽的话,都记在她的身上也无妨,反正她这个人手上沾染的人命血腥无数,真有报应的话,她自当受着。

    “你叫什么名zi?”

    字?”

    “温宓妃。”

    “我叫季逸晨。”

    “好吧,季逸晨,我们算是盟友了。”

    季逸晨笑了笑,他看了眼禁制外的南宫雪朗,嗓音清润的道:“你跟他不是朋友?”

    “他么,我跟他非友非敌,应该算不上是朋友吧!”前世今生,宓妃都没什么交朋友的经验,于她而言只有自己人跟敌人。

    “非友非敌?”

    “以你的脑容量还是不要思考那么复杂的问题,你是理解不了的。”

    季逸晨耸了耸肩,无奈的叹息道:“那我们之间的交易,要瞒着他吗?”

    “嗯,没有经过我的同意,你若让他知晓了,那么我们之间的交易就此终止。”

    “好,明白。”

    “必要的时候,你可得机灵点儿配合我。”

    “别用对小孩子说话的语气跟我说话,明明在我面前你才是小丫头片子。”

    “……”宓妃嘴角一抽再抽,一时间竟是无言以对。

    “你到过后山的墓地。”

    “嗯,不然你以为我怎么会知道你们部落的存在。”

    “数百年来,你是第一个走进过那里的人。”罢罢罢,若非如此他也不会现身出来找她。

    “什么是禁制?”难得遇到一个懂的人,宓妃眨巴着水灵的大眼睛,一瞬不瞬的望着季逸晨,那可爱娇俏的模yàng,着实让人不忍心拒绝。

    “这个男人的意志力非常的强大,他快醒了,你想知道的容我稍后告诉你,咱们现在得先出去。”

    宓妃扭头瞪了南宫雪朗一眼,你他丫的就不能晚一点儿清醒过来么,居然坏她好事,该打。

    “还有那个地宫的事情,你也要告诉我。”

    “好。”

    两人话音刚落下,宓妃的袖口被南宫雪朗轻轻扯了一下,只听他道:“你真信他?”

    这句话宓妃显然不陌生,可不就是在她跟季逸晨交谈之前,南宫雪朗悄悄问她的话么?

    禁制什么的果然有趣儿,她得好好研究研究。

    她一定要弄明白,为毛南宫雪朗的记忆仿佛是断片儿似的,偏他自己还什么都没有意识到。

    “为什么不信。”

    “这不像你的风格。”

    “那你说什么才是我的风格。”

    “我是认真的。”南宫雪朗咬牙,眉头紧锁,总觉得自己好像忽略了些什么。

    “我也很认真,凭他可以帮助我们毫发无损的离开,凭他跟禹西部落不对盘,本小姐就有理由相信他,诚如他所言,至少他不是我们的敌人。”

    南宫雪朗被抵得无言以对,他道:“行,我听你的。”

    “敌人的敌人就是朋友,这话你不该陌生的。”状似无意的对南宫雪朗说了这句话,宓妃便不再开口了。

    她相信,某人会回过味来的。

    思路客更新最快的小说网,!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V280季逸晨,达成协议1 | 绝色病王诱哑妃小说 | 绝色病王诱哑妃网-铭荨作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