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字体:
V281 季逸晨,达成协议2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思路客更新最快的小说网,!

    (扑)  “咱们站在这里他们都看不到吗?”

    也是足够的后知后觉,南宫雪朗这才发现到眼前的这个诡异之处,宓妃将那条黑狗在不触动机关的前提下引入雷区,然hou将他成功的换了出来,紧接着白衣男就在他身后的那块墙壁上以手指为线,极有规律的绘制出一个有棱有角的图形,旋即他们的眼前就出现了一间暗室,而暗室的后面,则是一条看不到尽头在哪儿的漆黑地道。

    当时因为急于藏身,南宫雪朗也就没有多想,更没有觉得奇怪,直到听了宓妃那番话,整个人都冷静下来后,他才渐jiàn意识到这些。

    他们与太叔流辰不过仅仅一墙之隔,诡异的是他们站在暗室里,竟然可以清清楚楚的看到太叔流辰等人的一举一动,而太叔流辰就算从他们面前走过去都完全感觉不到他们的存在。

    这就仿佛他们明明相对而立的站着,却犹如两条没有交集的平行线一样,他们看到的跟他们看到的,压根就完全不一样。

    “你可有够迟钝的,居然现在才意识到这个问题。”

    “我……”

    “这个世界上稀奇古怪的东西多了去了,你没见过倒也并不奇怪。”

    “那你就见过么?”

    “没有,所以我也新奇过啊。”宓妃嘻笑着耸了耸肩,无聊烦闷的时候逗逗南宫雪朗的感觉还不错,嗯,就像逗宠物那样。

    说到宠物,特么的,宓妃很是有点儿想念她的彩儿了。

    彩儿不是普通的鸟,它是血统相当纯正且高贵的五彩鸟,因为它即将进阶的原故,宓妃将它送回了药王谷。

    现在想想,也不由得担心它有没有进阶成功,她可真算不上是个负责任的主子。

    “我可不是故意针对你的。”宓妃收回自己的思绪,也从外面那群信心满满而来,灰头土脸而去的太叔流辰等人身上收回目光,“咱们这次出海可不就是为了长见识的,你的接受能力本小姐表示很好奇。”

    脸一黑,嘴角一抽,南宫雪朗实在是被宓妃膈应得不要不要的,他道:“我可真是说不过你,我不说了还不成么?”

    “这里的地道都是我们索耶部落人的老祖宗以特殊的手法挖造而成,并非是普通的地道,看似平凡普通的地道,其实藏有很多很多的奥妙之妙,只是禹西部落的那些人并不懂得如何运用,因此,即便禹西部落人得到这里一千余年,他们知晓的也不过只是皮毛罢了。”这番话季逸晨说得自豪且傲然,同时他的语气里还有满满的对禹西部落人的嘲讽与蔑视。

    他们自以为得到了流金岛就是胜利了,孰不知,流金岛真的财富并不是这座岛的本身,而是隐藏在这座岛地下的这些隐秘的地道。

    “不知应该如何称呼公子?”猛然听到季逸晨开口说话,南宫雪朗才注yi到他的身边除了宓妃还有另外一个人。

    怎么回事,他怎么完全都感觉不到季逸晨的气息,仿佛他就不存在似的,这种感觉有些让人后背发麻啊!

    在正常人的思维里,应该只有死人才没有气息的吧!

    但他,分明就是一个活生生的人,又是为何会感觉不到他的气息?

    “季逸晨。”不同于对宓妃的温和,在面对南宫雪朗的时候,某位季公子是端着高冷范儿的。

    “季公子,我是南雪朗。”宓妃用的是真实,他用的也是自己的真名,只是在姓氏上省了一个字而已。

    “南公子。”

    “那个我心中有一个疑问,不知季公子是否介yi为我解答一下,我相信温小姐心中也有同样的疑惑。”

    对于南宫雪朗拖她下水的做法,宓妃仅是挑了一眉,眼里完全看不出半点不悦,她看向季逸晨,嗓音清冷的道:“我叫温宓妃,我觉得叫你季公子太生份了,不如我就叫你小晨晨。”

    噗――

    小晨晨?

    南宫雪朗喷笑出声,扭头正好看到季逸晨抽搐的嘴角,真心觉得宓妃太能恶搞了?

    对于初次见面的人,她这么‘亲热’真的好吗?

    而且,为毛季逸晨就有如此好的待遇,他就没有呢?南宫雪朗越想心里就越是不平衡,这姓季的也没他长得好看,气质也没他出众好伐!

    为毛,宓妃就给了他特别待遇,不公平。

    “难道温小姐希望我叫你小妃妃吗?”

    “咳咳…小小妃妃?”宓妃伸出手指了指自己,然hou道:“你确定是在叫我?”

    “有道是来而不往非礼也,温小姐若是叫我小晨晨,那么便是默认让我叫你小妃妃了。”

    还真没看出来哈,她以为他是一只羊,没曾想他却是一匹狼,腹黑得不要不要的嘛!

    “算你狠,季公子。”

    “彼此彼此,温小姐。”

    南宫雪朗看看宓妃,又看看季逸晨,他的眉头皱得更厉害了,怎么他就有种宓妃跟季逸晨是相识的感觉。

    不可能的,他们绝对不可能相识。

    “走吧,我们先离开这个地方再说。”

    突然,宓妃凑近到南宫雪朗的身边,压低声音道:“你该不会以为我跟他是相识的吧!”

    “我的确有过怀疑。”在这一点上,南宫雪朗并未否认,毕竟他很相信自己的直jiào。

    宓妃点了点头,勾起嘴角笑得神秘莫测,“就凭直jiào而言,我觉得靠近他比靠近你来得安全。”

    近你来得安全。”

    话落,宓妃便紧跟在季逸晨的身后一步步走远,反倒是南宫雪朗足足愣了好一会儿才领悟到宓妃话里的言外之意。

    他,对她而言,就真的那么不值得信任?

    不值得依靠?

    貌似他从未逼迫,威胁过她什么吧!

    南宫雪朗所不知道的,他怎么就没有威胁过宓妃,而宓妃也就是记着他这一点,又如何肯给他一个好脸色。

    前世也好,今生也罢,宓妃最最讨厌的就是别人威胁她,尤其是今生,她最恼恨别人用她在意之人的安全来威胁她。

    不凑巧的,南宫雪朗刚刚好就犯了宓妃的这个忌讳。

    若非时机不对,宓妃又如何会同意与他做交易,老早便甩开他自己走了,没得还要跟玩心眼。

    “时间会证明一切的。”他知道以宓妃的耳力绝对可以听到他在说什么,南宫雪朗握了握拳,快步跟上她和季逸晨。

    或许最开始,他的的确确算计过宓妃,也曾想在宓妃的身上得到某些东西,但不知从何时起,他便再也生不出伤害宓妃的心思来。

    跟在季逸晨的身后穿过七弯八拐的一条又一条的地道,也不知过去了多长时间,他们的视线里总算是出现了大片的亮光。

    “到了。”

    “前面是你住的地方?”

    “嗯。”

    “那咱们走吧,在地道里呆太久,有种浑身都不自在的感觉。”

    跨出地道的时候,宓妃抬头便看到了蓝天跟白云,心下不免再次感叹造物主的神奇。

    类似于这个地方的情形,宓妃在陌殇的梨花小筑也见过,明明就是在地下,抬头看到见的天空与云朵,其与地面上的没有什么什么。

    唯一有区别的,大概就是地面上跟地底下,那些不同的风景罢了。

    “咱们这是走出地道了?”南宫雪朗反复看了看头顶的天,感受着洒在身上的阳光,但他怎么觉得他们还是在地底下,根本就没有到地面上?

    然而,如果他们在地底下,那他们头顶的蓝天跟太阳又是怎么回事?

    此时此刻,南宫雪朗有种他的很多认知,都在这短短几个时辰内被彻底的推翻了。

    难道他一直渴望去到的那片大陆,便是如同这里一样的神奇吗?

    若是如此,他便更要去了。

    “那个我们还在地下?”

    季逸晨回头看了南宫雪朗一眼,道:“南公子不用觉得奇怪,咱们现在的确还在地下。”

    “请恕南某孤露寡闻了。”

    “无妨。”

    “那是你住的房子?”宓妃指了指远处的白色木制小屋,看着那房子四周各色的花草,眼里有了几分真诚的笑意。

    “是,请跟我过去吧。”

    “你们索耶部落其他的人呢?”南宫雪朗话音刚落,便不知为何被宓妃给踩了一脚,他险些‘啊’的一下尖叫出声,不由怒瞪宓妃道:“你的脚是不是太长了。”

    “不好意思,走偏了。”嘴上道着歉的宓妃,压根就没一点儿不好意思的觉悟,她还就是故意的。

    反倒是季逸晨听了这话,完全就没多大的反应,好像早就已经习惯了一个人,只是那从骨子里渗透出来的落寂,看着还是让人非常的心酸。

    从他有记忆以来就是一个人,每天反复要学习跟知道的事情,就是索耶部落人与禹西部落人之间的恩怨,要报仇,要看着禹西部落灭亡,仿佛就是他存在的意义。

    “坐吧,我去给你们倒杯水。”

    待季逸晨转身离开后,南宫雪朗四下看了看,道:“你干什么故意踩我?”

    “你活该被踩。”

    “我怎么就是活该了,你知道他是一个人,或者说你根本就是知道索耶部落的。”话说到最后南宫雪朗的脸色很不好看了,他觉得他知道的都告诉了宓妃,而宓妃却隐瞒了他很多的事情。

    难道他就那么不值得她信任,让她一定要那么防着他?

    宓妃站到窗前,俯身伸手摸着一盆紫色小花的菱形叶子,她抬头对南宫雪朗翻了个白眼,冷声道:“你长着眼睛不会看,长着脑子不会想么?”

    “你什么意思?”

    “字面上的意思。”真当自己是个人物么,姑奶奶她还偏就不吃这一套,你以为地球都要围着你转?

    姐还偏就不惯你这毛病,在她面前讲公平,也得看她乐yi不乐yi。

    “你跟我就非得这么处着么?”南宫雪朗无奈了,他就想不明白了,怎么宓妃对第一次见面的人都可以这么的和颜悦色,怎么对他就跟炸了毛的猫一样,时时刻刻都不忘要伸出爪子挠人。

    “你觉得这个地方适合很多人居住吗?”

    南宫雪朗顺着宓妃手指的方向看了一圈,目光所及的地方除了一座小小的独立的院子,前后各一个小花园,便什么都没有了,又怎么可能适合很多人在此居住。

    “那你又是否觉得这座小院里像是住了一大家子人?”

    这整个小院总共就四间房,每一间又大概是做什么用的,南宫雪朗不用走近去看,远远的一眼就能瞧得分明,只除了有一个房间摆放着一张床以外,其余的三个房间,一间是书房里面堆的全都是书,一间里面放着一架经常擦拭的七弦古琴,再有一间收着一些药草跟兵qi,显然就不可能是有人住在里面。

    面。

    换言之,季逸晨是独居在此。

    再往深了想,索耶部落跟禹西部落之间有仇,而季逸晨又独自生活在地下,如果他还有别的族人,倒是真的不至于如此。

    “看来你是想明白了。”

    “我……”这些很细节的东西,南宫雪朗不得不承认是他忽略了,而事实上也是宓妃引导着他去忽略的,毕竟宓妃有她要守的秘密,而季逸晨也相当上道,知道怎么给宓妃留有充足的时间。

    他很明白,什么时候他应该暂shi消失,而什么时候他出现才刚刚好,还不至于会引起南宫雪朗的怀疑。

    这样的人,如果可以收为己用,想想都会觉得生活其实还挺美好的。

    “事实证明,你还果真就是个女人。”

    啪――

    南宫雪朗捂住后脑勺,‘嘶’的倒抽一口凉气,他不过只是陈述一下男人跟女人的区别,至于下这么狠的手?

    “你觉得我不是一个女人,嗯?”

    “咳咳,我觉得你现在这个样子就不太像是个女人。”这女人,妥妥的有暴力倾向,他就闹不明白了,他到底看上她哪点了。

    “闭嘴。”

    南宫雪朗闷笑,他以为宓妃不会在意这些,没曾想她其实还挺在意的,“我不跟你一般见识。”

    或许他想要赢得宓妃的关注,也只有用这种她讨厌不喜欢的方式吧!否则,她根本就注yi不到他,就算注yi到了也会忽视他的存在。

    他要宓妃注yi到他。

    如果他们这次能够平平安安的再回到浩瀚大陆,就算她是金凤国的安平和乐郡主,他也会请旨到金凤国去迎娶她的。

    这个女人,他要定了。

    “没什么好东西可招待你们的,尝尝这花茶的味道吧!”季逸晨就跟掐着点儿出现似的,成功阻止了南宫雪朗后面想要说的话,“既然南公子欠着我一个条件,那么你刚才的问题,我倒是也不介yi回答你。”

    “如果不方biàn的,季公子也可以不用回答的。”

    “南公子不是说温小姐也想知道么?”

    “这个……”

    “我的故事有些长,你们就当是听故事吧。”

    南宫雪朗看着老神在在,悠闲得不像话的宓妃,真真是觉得自己蛋疼得很,合着就他自己起劲得很,人家压根没放心上好伐!

    “这倒是为难季公子了。”

    季逸晨似看出了南宫雪朗的心思,他的目光也极为平和的从宓妃的脸上掠过,虽然不过只是短短的接触过片刻,但季逸晨却清楚的认识到,这个世界上在这个女人的眼里,人只分为两种,一种是她在意的,一种是她不在意的。

    她若在意的,那她将以命相护。

    她若不在意的,即便就是死在她的面前,她连眉头都不会皱一下。

    如她这般的女人,你能说她冷血的,不,她并非是冷血,仅仅只是因为你并非是她护在羽翼之下的人。

    “这花茶不错,季公子好手艺。”

    闻言,南宫雪朗嘴角一抽,无语凝噎,而季逸晨似乎早就知道宓妃会来这么一出,他的眼睛眺望着窗外的蓝天,整个人开始陷入过往那些回忙之中,慢慢的开始了他的讲述。

    索耶部落的故事很长,其实也很短,季逸晨用了整一个时辰来讲述索耶部落与禹西部落之间的恩怨,既复杂又简洁,话到最后他对南宫雪朗提出了他想要的条件,又或是他的要求。

    “故事说到这里就完了。”

    “呃…是。”南宫雪朗纵然怎么想,他也想xiàng不到原来禹西部落的存在是建立在索耶部落的灭族之灾之上。

    然而,就如宓妃翻看完那本手札之后的想法一样,南宫雪朗在听完这整个故事以后,他对索耶部落的灭亡有惋惜,但却独独没有同情。

    在他看来,索耶部落压根就不值得同情。

    “南公子可还记得欠我一个条件。”

    “当然记得。”

    季逸晨收回远眺的目光,他目光非常专注的看着南宫雪朗,嗓音低沉暗哑的道:“我要你毁了禹西部落。”

    “什么?”

    “我要你毁了禹西部落,我要复仇,这一天我已经等得太久太久了。”

    南宫雪朗面上不显,心中吐槽道:你们这个部落的人还真是奇怪,以前在各个方面都占着优势的时候,只知一味的忍耐退让而不知反抗,直到都被灭族了还只剩下一个人的时候,竟然想到要复仇了?

    以为复仇是玩家家么?

    “就算我不开这个口,南公子跟禹西部落之间也有账要清算的吧,那么何不就做一个顺水人情呢?”

    “季公子的这个人情,看来我是不得不还了。”

    “我对温小姐的要求也是一样。”

    宓妃在季逸晨的注视之下,果断的掐下一朵紫色的小花拿在手里赏玩,“这花很漂亮,送我可好。”

    “只要温小姐喜欢。”

    “若是不喜欢,本小姐就不摘它了。”

    “能讨温小姐的喜欢,倒也是它的荣幸。”

    “看在你这么上道的份上,你的要求本小姐认了。”宓妃弯了弯嘴角,越发坚定了她要将这个男人挖到自己手下做事的念头,“晁东树那个老家伙胆敢算计本小姐,他真以为本小姐是吃素的。”

    真要惹毛了她,她一定在离开之前,将这流金岛移为平地,让

    为平地,让它永yuǎn都消失在虚无之海的版图之上。

    “你是认真的?”

    “要不南公子以为本小姐是闲得蛋疼在跟你开玩笑?”

    南宫雪朗黑脸撇嘴,暗忖:你有蛋么?

    “有没有人告诉过你,表情太丰富太猥琐的话,会一不小心就暴露出自己内心深处的真实想法。”

    噗嗤――

    “季公子,你别笑。”

    “我没笑。”

    “南公子,本小姐没蛋是事实,可你会不会有蛋,这个还有等商榷。”

    南宫雪朗先是一怔,再是一愣,而后瞪大双眼,一脸不可置信的望着宓妃,低吼出声道:“你你…你还是不是一个女人了,你怎么什么话都说得出口。”

    “我说什么了。”

    一个姑娘家,把有蛋没蛋这种话挂在嘴边,这真的好吗?

    “让禹西部落就此覆灭,具体该怎么做,由你们两位商量之后共同来完成,必要的时候我也可以出手帮一帮忙,但你们别指望我太多,毕竟这是你们向我承诺过的。”

    别说南宫雪朗怀疑宓妃的性别,就是季逸晨也不免开始要怀疑了,一个姑娘家那种话真的能随便说?

    还是说外面世界里的女人,都跟她一样的这么‘奔放’,这么彪悍,这么成天把蛋…呃,把一个姑娘不该说的话时常挂在嘴边?

    “季公子。”

    “我什么都没有想。”一听宓妃喊他,季逸晨便如惊弓之鸟一般,差不点儿就跳了起来。

    可见,宓妃带给他的心理阴影有多么的严重了。

    宓妃含笑的‘刷’的一下就黑了,特么的至于吗?她又不会对他怎么样,要不要避她如蛇蝎啊!

    一旁的南宫雪朗顿时觉得解气了,能把一个男人吓成这样的女人,果然不是盖的,果然不愧是他看中的。

    呃,敢情他这是在夸自己的眼光好。

    “有办法送我们上去吗?”宓妃指了指上miàn,琢磨着怎么才能尽快解决掉禹西部落,她有些等不及想踏在光武大陆的土地上了。

    只有到了那里,她才能离陌殇更近。

    “这没问题,我可以带你们直接回到客院。”

    “如此甚好,等我们商量出具体的行动计划,会提前告诉你的。”

    季逸晨点头表示了解,有他跟宓妃达成的协议在前,他也不担心宓妃会骗他,更不用担心南宫雪朗会突然反水。

    接下来,他只要看着禹西部落慢慢的消亡即可。

    欠债还钱,杀人偿命,不管过去多久,该还的总是要还的,即便这辈子不还,下辈也是要还的。

    思路客更新最快的小说网,!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V281季逸晨,达成协议2 | 绝色病王诱哑妃小说 | 绝色病王诱哑妃网-铭荨作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