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字体:
V282 禹西覆灭再次起航1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思路客更新最快的小说网,!

    (扑)  “老二,如果事情当真发展到那一步,你是否真的就忍心袖手旁观,不闻不问。”

    从金楠院出来二长老就被大长老跟三长老堵了一个正着,他看着情绪明显非常激动的大长老,以及那一脸指责神情的三长老,眼里掠过一道冷光,丝毫没有要回应他们两个的意思。

    该做的事情,他做了。

    该说的话,他也说了。

    他扛着禹西部落二长老的这个身份,应该要担起的责任,他也都尽到了,如此还要他怎么样?

    不管是对族长还是对他自己,二长老吉梨泉都已是问心无愧,再也不想插手管其他的事情。

    “你怎么可以那么狠心。”三长老许是急疯了,竟是全然忘了她对二长老的惧怕,居然有胆指着二长老的鼻子,指责他狠心了。

    索耶部落既然已经被灭了族,甚至都已经过去了千余年,哪怕就是有再多的不平,再多的不公,再多的无辜跟冤屈,也都应该随着时光的流逝过去了不是吗?

    那种陈芝麻烂谷子的事情,至于还要闹到现在,累及一代又一代的后人?

    曾经做下那些事情的人,时至今时今日,早就已经连白骨都不剩,为何还要死死抓着不放,难道还要死更多的人才够?

    “老夫狠心不是一天两天了,三长老至于今日才知晓吗?”突然,二长老紧盯着三长老阴恻恻的开了口,他仿佛就在那一瞬间看明了三长老的内心,甚至是知晓了她的想法,不由语带讽刺的道:“怎么才算是不狠心,假设千年前被灭族的不是索耶部落而是我们禹西部落,不知此时此刻,三长老的心中又将是何种想法跟感慨。”

    族已被灭,家园亦毁,难道那人还连恨的权利都没有么?

    二长老承认他不是一个好人,也不是一个善人,他其实没什么慈悲心肠,只是他信奉神明,相信世上有轮回之说。

    有道是种因得因,种果得果,酿下的是什么果,就将尝到什么果。

    禹西部落人自己酿下的苦果,不管岁月如何流逝,世事如何变迁,最终都将自己咽下自己酿下的那颗苦果,没有什么力量可以改biàn。

    “你明知道这个世上是没有假设,没有如果的,那些事情既然都已经是发生过了的事情,现在提起还有什么用。”三长老抱头尖叫一声,那些个道理她不是不懂,但她就是没有办法接受。

    那些人都已经死得不能再死了,就算他们现在归还曾经从他们手中掠夺走的一切,让事情回到最初那个时候,难道他们就可以重新再活过来吗?

    不,不能。

    既然如此,他们又为何不能再善良一点,就此放手,那些怨魂幽灵也别再冒出来作怪,就当全了他们两个部落之间的缘分。

    “有些报应不是不报,而是时机未到。”他当然知道有些事情发生了,便再也没有可以转圜的余地,他也知道即便时光倒流,只怕那些已经悲惨死去的人都再不能活过来,但同时他也知道,在这个世上当真是有报应一说的,即便不报应在这一世,也会报应在下一世。

    “你少危言耸听。”

    “老夫若是危言耸听,你又何必惧怕至此。”

    “怕,谁说本长老怕了。”

    “既然不怕,那你又拦着老夫作何?”有时候二长老真的就希望,在上一次禹西部落面临大危机之时,怎么就没有灭了族呢?

    要是那时禹西部落就不存在了,那他兴许就不用活得如此的煎熬。

    “好,好好好,你是已经铁了心是吧。”

    “按照你们的要求,该做的该说的,我都已经做了说了,其他的事情我绝对不会再插手,即便就是你们要处决了我,我也绝对不会站出来的。”只要一想到记忆中的那个人儿,二长老便心如刀割。

    他虽知人性本贪婪,也知道他的这些族人生来便争强好胜,骨子里就带着掠夺因子,但他还是无法理解他的那些先辈们,在接受了别人那么大的恩惠之后,你不说要心怀感恩,可你也莫要恩将仇报不是么?

    为什么就为了一己私欲,而造下那么重的杀孽呢?

    “你……”

    “三长老你该知道老夫的脾气不太好,你也不要太过份。”

    “我杀了你。”话落,三长老柏桂凤还当真就拔出了自己腰间的佩剑,举起来就要朝二长老刺过去。

    她担心,她着急,她焦躁,难道她为的是自己吗?

    她还不是为了禹西部落,为了那些族民,难道要让她在赔上自己的性命之后,还要眼睁睁的看着那些普通的族民去死吗?

    当锋利的长剑架在二长老的脖子上,二长老神色未变,只是轻蔑不屑的看着三长老,冷冷的道:“你怕什么自己心里明白,而且你也莫要将自己想得太过高尚。”

    “老三你做什么,把剑收起来。”

    “我不。”三长老冲大长老怒吼一声,腥红着一双眼瞪着三长老,她怕什么,怕死么?

    只要是人就没有不怕死的。

    她怕死,很可笑么?

    从十年前开始,不不不,应该是还在更早之前,他们就发现这座流金岛之上,其实还有索耶部落人的存在。

    然而,不管他们用什么办法,都无法找到那些人。

    他们不知道索耶部落人在那场屠杀之后,究jing还有多少族人幸存了下来,而他们又藏身

    了下来,而他们又藏身在何处?

    只要一想到还有索耶部落人活着,那就仿佛是一把悬在他们头顶的剑,随时都有可能会让他们的脑袋跟身体分家。

    遂,他们一方面悔恨着自己曾经做下过的错事,另一方面又恼恨着当时为何没有斩草除根,以至于留下这么大的祸患。

    索耶部落人在暗处,他们在明处,有道是明枪易躲,暗箭难防,只要索耶部落的人还存在一天,那么他们的生命安全就会多受威胁一天。在这样的情况下,还有谁能容忍索耶部落人的存在。

    没有,三长老当然也不例外,她一定要那些人死,否则她的心不可能安得下来。

    “每天都戴着面具活着,你不累么?”

    “我不懂你在说什么。”不知有意还是无意,三长老的手一抖,那锋利的剑就将二长老的脖子划出一道血痕,殷红的鲜血顺着剑就流了出来。

    眼见二长老流血了,三长老似受了惊吓一般,她握着手的剑也抖得越来越厉害,神情还略显慌张,无措的道:“我…我我不是故意的,不是故意的。”

    她没有真想要伤害二长老的,她只是想要吓吓他,让他改biàn主意。

    “你应该再使大一点儿的力,实在不需要如此的虚假。”仿佛感受不到脖子上的刺痛,二长老不怕死的继续又道:“其实就算你杀了老夫,也不会有人责怪你的。”

    盼着他死的人那么多,就连他自己都盼着自己能早点儿死去,如此,他便有理由去地下陪伴她了。

    虽然以她的性子,定是憎恶他,不喜他靠近的吧!

    谁叫,在她眼里,他是她的仇人。

    “闭嘴,你闭嘴。”

    “你动手杀了我,动手啊!”他活得够久了,要是三长老能杀了他,他做梦都会笑醒的。

    “你以为我不敢。”三长老眯起眼,紧了紧握在手中的剑,下意识的就想加大力量刺过去。

    大长老察觉到三长老的意图,他惊恐的瞪大双眼,想也没想就朝着二长老扑了过去,随后挥开那把剑,目光阴厉的落在三长老的脸上,厉声道:“你疯了。”

    “我我…我只是气急,一时冲动,我没有没有想……”

    “老夫现在不想听你说话,你还是回自己的院子去平复平复心情,想想清楚自己到底在干什么。”

    “我……”

    “老夫说了,现在不想看到你。”

    三长老看着炸了毛一样的大长老,心下还是有些后怕不已,她几乎都已经遗忘,有多少年不曾看到大长老动怒了。

    “是是我失态了。”

    “滚――”即便他已经老了,可他长老之首的威严仍jiu还存在。

    盯着三长老的背影,直到确定她是真的离开之后,大长老这才从怀里掏出一块手帕,语气沉重的对二长老道:“来,先将伤口捂着,然hou我给你清洗一下伤口,再包扎一下。”

    他以为三长老只是被二长老激出了脾气,怎么也没有想到她竟然是真的对老二动了杀机。

    老二脖子上的这一剑,倘若再刺得深一点,即便不会当场毙命,怕也会因失血过多而亡吧!

    她,还真是够冷血。

    莫不是他从一开始就看错了她?

    “你们准备一个唱红脸,一个唱白脸?”二长老冷笑一声,甩开了大长老伸过来的手,就这点儿伤他还没有放在眼里,也根本就死不了。

    “老二,你怎么说话的,什么红脸白脸,在你面前我用得着玩这一套吗?”

    “你可真是越老就越活回去了。”

    听了这话大长老愣了愣,旋即苦笑出声,他仍保持着递手帕的姿势,大有一种二长老不接他就不收回来的架势,“许是我当真老糊涂了。”

    那么多年,他是否真就了解三长老?

    若是他了解的话,又怎会还没有一直以来都置身事外的老二看得清楚和分明,她的心,从来就跟他不是一样的。

    “什么也别说了,你的意思我懂了,我也是时候好好的想想清楚,欠下的债,该还的总得还。”

    每当午夜梦回之时,大长老巫攸海的眼前就是堆积如山的尸体,由鲜血汇聚而成的血河,到处都是惨叫痛哭之声。

    千余年前之事,他非但没有亲身经li,亲眼目睹不说,更是连看到过的文字资料记载都没有,有的仅仅是从上一代长老的口中听来的,但他却每每都做那样的梦。

    随着那样的场景在他睡梦中出现的次数越来越频繁,大长老其实知道,那一天就快来了。

    “天命不可违。”捂着脖子上的伤口,看着大长老渐jiàn远去的背影,二长老幽幽的开了口。

    “天命不可违,何意?”

    “两年前,那位姓南的公子来到流金岛,其实就是今时今日的一个契机。”

    倘若在两年前,南宫雪朗不曾来到流金岛,那么索耶部落的诅咒就不会应验,即便要应验,也将往后推迟数十年或是更长久的时间。

    故,在两年前大长老极力阻止族长晁东树杀南宫雪朗的时候,今日的一切就已经是注定好的。

    “如果当时他死了,结果会不会不一样?”

    “三长老有句话说得很对,这个世上没有如果。”

    “呵呵…”大长老怎么都没有想到,他竟然也是促使禹西部落走向灭亡的推手之一。

    二长老

    二长老脸上的表情很淡,更瞧不出什么情绪,“一个月前,族长若是没有出海,南公子也好,温小姐也罢,他们都不会来到流金岛。”

    而事实上,真正主导禹西部落灭族之祸的主宰,最为关jiàn的人物是宓妃。

    然,宓妃之所以会同意来流金岛,则是因为南宫雪朗的提议,是以,一切的一切转了一个圈,最终又回到了原地。

    “我懂了。”

    “有因便有果,种下的是什么因,收获的就将是什么果,不管甜的也好,苦的也罢,就是沾着泪混着血,咱们也能吞下去。”

    “族长他……”

    “我的话族长应该是听进qu了的,但他到底会怎么做,就是我可以左右得了的。”

    大长老了然的点了点头,他请二长老出面去跟族长谈,目的就是为了让晁东树正视这件事情,而不是像面对他的时候,那样的敷衍。

    至于结果,他不敢抱有太大的希望。

    “听天由命吧,我老了,折腾不动了。”

    “除非你们有办法杀了那位姓温的小姐,否则一切已成定局,甭管族长最终如何选zé,结局都已然注定。”

    “杀了温小姐?”

    “对,就是杀了她。”宓妃若死,这盘棋局就将成为无解的棋局,那么轨迹被破坏,禹西部落自然也就可以被保留下来。

    有那么一瞬间,大长老的眼中划过了一抹惊喜,旋即又沉没了下去,他苦笑着扯了扯嘴角,道:“杀她,怕是比登天还难吧!”

    二长老耸了耸肩,实事求是的道:“的确,一旦你们对她动了杀机,若真能杀了她还好,那意味着你们胜利了,可以得到你们想要的;如若没能将她杀死,那么你们就等着她疯狂的报复吧,那个女人绝对是个你敬她一尺,她还你一丈,你欺她一分,她百倍千倍偿还于你,你若想要她的命,她便将你挫骨扬灰的狠角色。”

    “那丫头别看年纪小,行事却自有一套她的原则,虽为女子却杀伐果断,有勇有谋,是个不动则已,一动便石破天惊的人。”

    “最后再给你一个忠告。”

    “什么?”

    “盯紧三长老。”

    “她……”大长老一愣,当他想要进一步问得详细一些的时候,二长老却已经转身大步离开,头也不回的向他挥了挥手。

    盯紧三长老,是让他防着三长老的意思?

    “长老,咱们这是去哪儿?”

    槐花是三长老心腹中的心腹,自小便是让三长老亲自教养的,她所接受的过训liàn,远远超出大长老的想xiàng,“本长老有几件事情要交待给你,你务必给本长老办好了。”

    “请长老吩咐?”

    “你附耳过来。”

    槐花靠近三长老,俯身过去附耳在她耳边,将三长老的话牢牢的记在心里,“长老放心,奴婢全都记下了。”

    “只要你把事情办好了,本长老重重有赏。”

    “是。”槐花领命离去之前,看着三长老不免有些好奇的问道:“那长老现在要去哪儿?奴婢办好事情之后,又该去往何处找长老?”

    三长老目光幽幽的看了槐花一眼,半晌后才道:“本长老去见族长,你办好事情之后就回咱们的院子。”

    “是。”

    ……。

    客院

    “不行,我等不了了。”

    “红袖站住。”

    “剑舞,我是真的等不下去了,小姐都快整整一天一夜没有消息了,我快急死了。”红袖性子原本就急,这次足足憋了一天一夜才开始坐不住,进步已经非常大了。

    剑舞看着她翻了个白眼,她那点儿小心思她能不明白,若非小姐离开前就特意给她打了招呼,只怕昨晚这丫头就偷偷溜出去找人了。

    她倒不怕红袖闯什么祸,毕竟她的身手摆在那里,逃命的功夫也是极好的,就算真遇上什么高手,打不过不还可以下毒么?

    她真正担心的是,别红袖一跑出去,管用的情报没打听到,反而坏了小姐的整个布局,那才叫要命。

    “你以为就你着急,我们不急吗?”

    “我急。”正在擦剑的悔夜听到剑舞这话,立马停下手中的动作,抬起头一本正经的来了这么一句。

    残恨不甘示弱,亦是简洁的补充道:“我也急。”

    红袖看看这个又看看那个,最后视线落到沧海的身上,道:“那沧海,你呢?”

    “我比你们都急。”

    噗――

    这话不但逗笑了剑舞红袖,悔夜残恨,就连沧海自己都被逗笑了,他忍不住抚了抚额,默默哀叹一下他高冷的形象。

    “自打咱们跟在小姐身边起,我们都变了很多,但我很喜欢现在的变化,真的很喜欢。”天煞女从来就不把他们当成是人,而宓妃与其说是他们的主子,倒不如说是朋友来得更为贴切。

    在宓妃的眼里,他们不但有尊严,还自由而不任约束,可以做自己想做的事情,也可以做自己擅长的事情,她提供给他们的是一个可以尽情展示自己的大舞台。

    在这个舞台上miàn,他们可以尽情的挥洒自己的人生,而她永yuǎn都是他们最为坚实的后盾,没有人可以轻视他们,作践他们。

    因为,宓妃很护短,是真的很护短。

    “不管发生什么,我都不会离开小姐。”从他们决定认宓妃为主的时候,他

    的时候,他们不但从未想过要背叛,更从未想过要离开。

    随着与宓妃相处的时间越多,他们就发现自己越发离不开宓妃,等到真正离开的时候,大概就是他们身死的时候。

    “我们也是。”三个男人异口同声的开口,声音还挺响亮的。

    “你们这是在向我表白?”

    宓妃刚到房门口便听到他们后面的话,说不感动是假的,有种一颗心被狠狠的砸了一下,满满的都是欢喜与满足。

    “小姐你总算回来了,都快担心死我了。”

    “那你怎么还没死?”

    红袖:“……”

    她的满腔热情,就这么被宓妃一盆冷水给浇灭了,吼吼吼,她家小姐真是太不可爱了。

    剑舞沧海四人低头闷笑,双肩颤抖得厉害,便又听红袖不满的嚷嚷道:“你们想笑就笑出声啦,没得憋坏了又在心里骂我。”

    闻言,宓妃嘴角一抽,安抚似的拍了拍红袖的头,有点儿像是在摸宠物狗,“沧海,将你绘制的流金岛地形图拿出来,接下来咱们有活儿要干了。”

    “是,小姐。”

    “什么活儿小姐,是不是灭了禹西部落。”

    “你家小姐有那么暴力?”

    红袖想也不想就要点头的,可在看到宓妃挑眉的动作时,立马改口狗腿的说道:“呃,我家小姐怎么可能会暴力,我家小姐最是温柔了。”

    “算你识相。”

    “呵呵…”红袖干笑。

    “这次的确是要灭掉禹西部落,所以我们要好好的部署一下。”

    沧海悔夜五人对视一眼,黑眸里闪烁着兴奋的光芒,体内的好战因子开始活跃起来,不知道的人还以为他们跟禹西部落人有多大的深仇大恨呢?

    孰不知,他们其实就是想要活动一下筋骨而已。

    只是而已……

    思路客更新最快的小说网,!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V282禹西覆灭再次起航1 | 绝色病王诱哑妃小说 | 绝色病王诱哑妃网-铭荨作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