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字体:
V283 禹西覆灭再次起航2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思路客更新最快的小说网,!

    (扑)  “王爷您可算回来了。”

    南宫雪朗刚踏进院子,宝山便如一阵风似的迎了上去,大大的眼里溢了担忧着急之情。

    他都不敢想,王爷又没让他跟着,万一要是出点儿什么事,他就是有十条命都不够赔的,皇上会放过他才有鬼。

    “进qu再说。”

    “哦!”

    心里装着不少事,脑子里也有不少疑问的南宫雪朗,没功夫去注yi宝山在想什么,又在琢磨什么,他现在就想把他从进入地道之后,再到被季逸晨从地下送出来之前发生的所有事情都理顺了。

    索耶部落,季逸晨。

    千余年前的灭族惨事。

    千余年后的复仇计划。

    “王爷您的头怎么了,是受伤了吗?”不怪宝山要咋咋乎乎的,实在是在他的记忆里,南宫雪朗受伤的次数都屈指可数,难得伤上一回,他能不惊yà么?

    以至于在南宫雪朗的生命中,伤得最重最惨的一次就是在禹西部落,因此,宝山对这个地方都快有心理阴影了。

    这一见南宫雪朗不住的拍打自己的脑袋,当然就理所当然的以为他家王爷是伤到头了。

    “闭嘴。”又一次的,南宫雪朗觉得将宝山培养成他的贴身侍卫,百分之百就是一个错误。

    特么的,话太多,而且每每都抓不到重点。

    “是。”

    看着答应得很快,转身又会忘了的宝山,南宫雪朗的嘴角抽了抽,顶着一脑门的黑线沉声道:“卫凌。”

    “属下在,王爷。”

    “宝山,你就留在外面,注yi不要让任何人靠近这个院子。”

    “是,王爷。”宝山委屈的撇撇嘴,他知道他这又是被自家王爷给‘流放’了,特么的叫他多嘴,叫他多嘴……

    卫凌摇头瞥了眼总是学不乖的宝山,安抚性的拍了拍他的肩膀,又恶趣味的对他道:“兄弟,你说你怎么就只长脑子不长记性呢?”

    “滚――”

    他这心里都已经够难受了,卫凌这货竟然还要故意膈应他,简直就是欠打有没有。

    只是当着南宫雪朗的面,宝山不敢主dong出手,不然hou果将会非常非常的惨烈。

    “卫凌,逗他很好玩儿?”

    “没,我没逗他,我怎么敢。”

    “本王有正事要与你们商议,没功夫看你们瞎折腾,一个个的都给本王正经一点儿。”

    “是。”正了正脸色,卫凌也意识到事情的严重性,没了玩闹的心思。

    宝山暗暗在心中记下卫凌一笔,也是敛了神色,语气恭敬且坚定的道:“请王爷放心,属下会好好守着这处院子,保证连只苍蝇都不让它飞进来。”

    “嗯。”

    “王爷,是否要将咱们的人都叫过来?”

    南宫雪朗低头略沉思片刻,点了点头道:“不用全都叫过来,留下两个跟宝山一同戒备,其他的全都叫到厅里来。”

    “是。”卫凌领了命,转身就去安排,南宫雪朗则是一边往里走,一边仍在琢磨索耶部落人季逸晨那个男人。

    他跟宓妃之间,当真不认识么?

    不是他有小人之心,而是季逸晨给他的感觉,就是他跟宓妃很熟悉,那个男人对宓妃有着莫名的,且深信不移的信任。

    难道在他看来,宓妃就一定可以为他复仇么?

    又或者说他怎么就能确定,宓妃一定会同意他提出的这个让禹西部落就此覆灭的要求。

    “王爷。”

    “王爷,王爷……”卫凌都已经将人叫进厅里,并且还都已经向南宫雪朗行了礼,问了安,怎么他家王爷一点儿反应都没有,心神都不知飞到什么地方去了。

    心有余悸,硬着头皮又喊了几声,卫凌甚至还伸出手在南宫雪朗的眼前晃了晃,啧,某王仍是什么反应都没有。

    “怎么回事?”

    袁砾袁平看着卫凌摇头,王爷从外面进来到坐下,脸上的表情一直就是那个样,话也没有说一句,就自己在那里发呆,他们跟他说话,也被彻底的无视掉了。

    就是不知这个时候,如果有人要行刺王爷,王爷会不会有所警觉?

    虽说袁砾两人心里有这个念头,但他们可不敢演上一场,万一好心办了坏事就完蛋了。

    “你们也不知道?”

    “不知道。”

    “王爷从外面进来就是这个样子,就连我们跟他说话,他都没理。”

    卫凌了然的拍了拍自己的脑门,沉声道:“那咱们就耐着性子,先等着吧!”

    看王爷回来时的神情,显然要他们谈的事情很重要,弄不好要出大事,“袁砾,你刚才在外面设防,咱们对面的院子有什么动jing?”

    “没什么动jing,就跟我们一样,他们也在等温小姐。”

    “这么说王爷要跟我们说的事情,只怕也是温小姐要跟她的人说的事情。”只是,到底是什么事情呢?

    任卫凌的脑子再怎么好使,这个时候他也绝对想不到,接下来他们要商议的事情就是如何覆灭这整个禹西部落。

    “温小姐跟咱家王爷是一起回来的,我也没在温小姐的脸上看出什么异样来,反倒是温小姐身边那个红袖,她就跟宝山似的,要是温小姐再不回来,肯定没人能拦住她,她是一定要去找温小姐的。”

    宝山亦是如此,不然他也不会被南宫雪朗撞个正着。

    南宫雪朗撞个正着。

    砰――

    “声音是从外面传进来的。”

    “你们都呆着,我出去看看。”

    “是。”

    沉着脸走到外面,卫凌冷声道:“宝山,怎么回事?”

    “抓到一只大老鼠。”宝山指了指被他劈晕扔在树下的黑衣壮汉,“他应该是那什么族长派来的钉子,不过他的运气不太好,刚一靠近就被我发现,然hou劈晕了。”

    卫凌走到那黑衣壮汉的身边蹲下,在他身上一阵摸索,最后在他的腰间摸出一块赤色的令牌,“动作轻一些,先将他关起来。”

    王爷现在都还沉浸在自己的思绪里琢磨事情,一个字都没有对他们说,倒还真不怕这人潜进来,反正就算潜进来也什么都听不到。

    “行啦,你去吧,这人我会看好的。”

    “有一就有二,你仔细些。”

    “管好你自己就得了,我用不着你来提醒。”他可没忘记卫凌刚才对他的膈应之仇,哪儿能乖乖听他的安排。

    更何况他宝山虽然憨直,却绝对不是一个傻子,遇事之时反应虽比不得旁人那么迅速,但他也从未出过纰漏。

    “现在不是斗气的时候。”

    “我没有跟你斗气,不然你觉得他还能活着。”

    卫凌顺着宝山手指的方向,目光落到黑衣壮汉身上,脑门上不由滑下三条黑线,嘴角一抽,他耸肩表示了解的道:“是我多嘴了,那外面就全都交给你了。”

    “哼!”

    你他丫的竟然还傲娇起来了?

    卫凌好笑的看了宝山一眼,紧紧握着手中的赤色令牌又转身回了房间,一只脚刚踏过门槛,便不期然对上南宫雪朗深邃的目光,“王爷您……”

    “外面怎么回事?”

    “回王爷的话,宝山抓到一只老鼠,这令牌就是从他身上搜出来的。”

    接过卫凌递上的赤色令牌,南宫雪朗拿在手中反复看了看,没有发现任何的异常之处,上miàn哪怕就是一个字都没有,更无从知晓这令牌有什么用处?

    “那人在何处?”

    “回王爷的话,那黑衣壮汉被宝山劈晕了,王爷现在就要见他么。”

    “容后再见。”

    “是。”

    短暂的沉寂过后,南宫雪朗将赤色令牌放在桌上,然hou沉声道:“本王说的话你们仔细的听,有疑问等本王说完。”

    “是。”

    旋即南宫雪朗也不拖泥带水,将他跟宓妃在地道里发生的事情简洁的概述了一遍,对于他被困雷区一事,他含糊的一语带过,没有讲得太详细,不然你叫他的脸要往哪里搁,往后还怎么统领他的这些手下。

    关于索耶部落的存在,以及禹西部落的历史,还有索耶部落至今唯一的存活者季逸晨,南宫雪朗都没有什么隐瞒的说了出来。

    他一个人想不明白的事情,或许多几个人就能明白过来了,而且就算不明白也总能给他一些启发的。

    “你们觉得是本王多心了吗?”在宓妃与季逸晨之间的关xi比跟他之间还要更亲近一点的这个问题上,南宫雪朗不管怎么想都觉得在意,而且是非常的在意。

    于是,不知原因的,南宫雪朗就将季逸晨划拨进了他的黑名单之中,对季逸晨简直就是万分的不待见。

    “这个……”卫凌听完南宫雪朗的话,又看着南宫雪朗恨恨的,不甘心的表情,他抹了把脑门上的汗,不禁在心里为那不曾谋面的季逸晨季公子掬了一把同情泪,他是无辜躺枪了好伐!

    他家王爷因为吃他跟宓妃比较亲近的醋,所以对他就是百般的看不顺眼,百般的不待见与憎恶,恨不得他从未出现过。

    只是,他能告诉他家王爷,他那异常的表现叫做吃醋吗?

    王爷会不会一剑劈了他?

    “吞吞吐吐的作何?有话就说。”

    “要是属下说了,王爷能保证不罚我么?”

    南宫雪朗脸色一沉,心中一堵,他黑着脸咬着牙道:“好,不管你说了什么,本王都恕你无罪,绝不责罚于你。”

    “王爷,您那不是多心,而是你在吃醋啊!”

    “吃醋?”南宫雪朗一怔,反应快过他的意识,又道:“吃什么醋,本王不爱吃醋。”

    噗――

    卫凌实在没忍住,整个人都笑喷了,袁砾几人也没好到哪里去,实在太难得才看得见他们家王爷如此蠢萌的一面啊!

    吃醋,吃什么醋?

    本王不爱吃醋。

    ……。

    “卫、凌。”两个字,咬得极重,要是眼神能够杀死人,那么卫凌就已经被秒杀掉了。

    真是可笑至极,他吃醋,他吃什么醋,他吃谁的醋?

    “属下在。”

    “你知不知道你在说什么?”

    “回王爷的话,属下知道自己在说什么。”随后,卫凌又弱弱的补充道:“王爷说过恕属下无罪的,王爷您可不能罚我。”

    他就知道他要说了实话,铁定就会被收拾,王爷也太坏了,怎么就盯上了他呢?

    “而且他们都笑了,显然他们其实都是认同的,只是惧于王爷的威严,所以不敢说实话。”妥妥的,卫凌将房间里除南宫雪朗这个当事人以外,全部的人都拖下了水。

    南宫雪朗拧着好看的双眉,忍不住在心中反复的问自己,难道他真的是吃季逸晨的醋?

    逸晨的醋?

    就因为宓妃比较亲近他?

    转念,南宫雪朗又将自己这样的想法给否了,他是那么小心眼儿的人么?

    而且他对宓妃,真的就在意到了那种程度?严重到只要她的身边一有异性的存在,他就鼻子不是鼻子,眼睛不是眼睛的?

    明明季逸晨与宓妃之间,看似很亲近,距离却是保持得妥妥的,没有任何值得他起疑的地方。

    “王爷,属下说句不该说的话,若是错了,就请王爷责罚。”话落,卫凌单膝跪地神情严肃的望着南宫雪朗,语气也异常的坚定。

    “说。”

    “其实我们都看得出来,王爷在意安平和乐郡主,王爷的心里有她,也许最初的时候对她有的只是满心的好奇,接着也是一味的想要借她来达到自己的目的,但随着时间的推移,一天天的相处下来,王爷却是将她烙印在了自己的心里,王爷对她不仅仅是好感那么简单。”往深了说,他家王爷分明就是爱上了人家安平和乐郡主。

    想到金凤国流传着的,楚宣王世子曾在明月湖当众宣称,安平和乐郡主是他的女人,谁若与安平和乐郡主为敌,便是与他为敌,与楚宣王府为敌,与整个璃城为敌。

    这件事情卫凌尚不知是真还是假,那日在明月湖畔的情景,很多人都是亲眼目睹的,据说,当时安平和乐郡主被楚宣王世子抱在怀里,而且听了他的宣言,似乎也没有反驳什么。

    卫凌怕就怕,当他家王爷弄明白自己的心意,却发现安平和乐郡主心中其实早就有人,到时难免面子上挂不住。再说句不中听的,要是他家王爷的竞争对shou真是楚宣王世子,咳咳,谁胜谁负还真的很难说。

    毕竟,纵然楚宣王世子生来体弱,活不长久是事实,但同样的即便他都那样了,他亦是世人眼中最完美的存在。

    只要他站在那里,那么就无人有资格与他比肩。

    趁现在楚宣王世子不知去了哪里,如若他家王爷能现在明了自己的心意,知道他非宓妃不可,那么现在就是好机hui啊!

    有道是近水楼台先得月,若这个时候王爷能得到安平和乐郡主的心,那之前什么宓妃是楚宣王世子女人的传闻就不作数了,而那时候楚宣王世子就算真对安平和乐郡主有意思,他也不能强抢的吧!

    不得不说卫凌想得真多,要是宓妃知他心意,还指不定要怎么‘奖励’他呢?要是陌殇知他心意,铁定二话不说,直接拖出去砍了。

    丫的,他的墙角是那么好撬的?

    “其实王爷若是能娶安平和乐郡主为王妃,就算是皇上也会一力促成的,毕竟安平和乐郡主她的身后……”

    “你们都觉得她跟本王很配?”南宫雪朗打断卫凌的话,他眯起眼一一扫过厅里所有人,这些人都是他培养出来的,个个对他都是忠心不二的,同时他们也都非常的骄傲。

    他所认定的女人,将来就必定会是他们的主母,能不能得到他们的承认,也是相当重要的一个条件。

    眼下看来,他们对宓妃倒是非常的满意。

    “袁砾。”

    “回王爷的话,属下觉得王爷的身边,站的就该是安平和乐郡主那样的女人。”

    “属下也是这么认为的。”不等南宫雪朗点他的名,袁平就自己开了口,表了态。

    虽然宓妃把他们兄弟弄得痛苦得不得了,但他们不得不承认,如果王爷的身边能站着那样一个女子,无yi是最完美的。

    “你们也是。”

    “回王爷的话,属下等也那么觉得。”他们这些人没有跟宓妃接触过,但他们却看到过宓妃行事,于他们王爷而言,一般的女子怎配站在他们王爷的身边,无yi宓妃就非常的合适。

    那个女人杀伐果决,手段谋略皆不输男儿,在她的面前,他们甚至连与她对视的勇气都没有。

    这样的女人,亦不是一般男人可以驾驭的,他们憋在心里没有说的话是:王爷您还不定拿不拿得下人家呢?

    “好好,好得很,你们可真是好。”南宫雪朗觉得自己要被气乐了,现在这是闹哪样?

    嗯,他的人全都叛变了?

    一个个的全都站到宓妃那边去了?

    那个一直漠视他存在的女人,真有那么好?

    “请王爷责罚。”

    “跪什么跪,都给本王站起来,谁说你们有错了,你们一个个的简直对极了,本王为什么要罚你们。”

    “王爷……”

    想到心思性情毕难以琢磨,却又浑身上下都散发着神秘奇幻气息的宓妃,南宫雪朗不得不承认他被她吸引了,她也的的确确是闯进了他的生命里,将他的世界搅得一团乱。

    然而,遇到她,他并不后悔。

    对她,他誓在必得。

    “既然你们都认可了她,那么本王又岂会逊色。”甭管现在宓妃的眼睛里能否看得到他,南宫雪朗要的是以后。

    他要以后,宓妃的眼里只有他。

    “我们支持王爷。”

    “别货了,现在还是计划一下怎么配合她的行动吧。”

    “是,王爷。”

    对于南宫雪朗极不要脸,将他也欠下季逸晨条件的事情推得一干二净,就成了宓妃独自欠下季逸晨的事情,他心虚着,不知情的宓妃却鄙视的。

    南宫雪朗你丫的,你最好祈祷不要落到姐的手里,

    姐的手里,否则姐保证不会给你一个痛快。

    “王爷,既然咱们要配合郡主的行动,那是不是跟她商量着做计划和部署要妥当些?”八字完全还没一撇的事情,卫凌就已经在为他家王爷跟宓妃增加相处机hui了。

    “她制定她的,我们制定我们的,然hou看谁的更好,最终才会决定用哪一个。”这个计划跟部署出来以后,是要先拿给季逸晨看的,南宫雪朗倒是想躲懒,也想看看宓妃会如何给禹西部落一记重击,但他别无选zé。

    “是。”

    “禹西部落人多,我们人少,就算我们的人个个都是好手,但终究是处于劣势,所以计划一定要周全,不能出半点差错。”

    “属下等明白。”他们没死在海上,若是死在了这岛上,想想都觉得憋屈,怎么着也不能死在这里。

    自己不想死,也不要死,死的就只能是与他们为敌之人了。

    南宫雪朗临时做了一个沙盘,指着那沙盘一一安排部署,再确认有无遗漏,最后才道:“本王这样的安排,你们有何异议?”

    “回王爷,没有。”

    “卫凌,传本王的密令到静宁号上,若到必要的时候,可以执行那个命令。”

    卫凌愣了一下,而后点头道:“是,属下记下了。”

    “好了,都各自去准备,战斗很快就要打响了。”

    “是。”

    “袁砾,你去将抓住那人带进来。”

    “是,王爷。”

    ……。

    金楠院

    “族长。”

    “什么事?”一听晁东树的声音,就知道他的怒气至今未消,而且有越演越烈的趋势。

    “回…回族长的话,是是三长老来了。”

    “她来做什么?”

    “族长要要请三长老进来吗?”半晌没有等到回应的护卫,僵着脸硬着头皮又问了一句。

    晁东树烦躁的一巴掌拍在桌上,厉声道:“叫她给本族长滚进来。”

    “是。”护卫只当晁东树是气疯了,他人小甚微的,可不敢真叫三长老滚进来见族长。

    这话他就全当没有听见,对,就是没听见。

    “难道这就是族长对长辈该有的态度?”护卫进来问话的功夫,三长老就已经自己走进了院子里,不凑巧也将晁东树的话都听进耳中,难得的她却没有生qi。

    通报的护卫看到三长老浑身一僵,脸色更是惨白得吓人,“这里没你的事,下去吧。”

    “是是。”

    “如果你是来教xun本族长的,那么门在你的后面,请转身不送。”二长老说的那番话对他没有触动吗?

    不,二长老那番话,简直把晁东树刺激得不要不要的,在二长老离开后,他的心里就有一黑一红两个小人儿,展开了一场激烈的拉锯战,你来我往,谁也不肯退让半步。

    他,他快要被拆磨疯了。

    “我没在教xun族长你的意思,只是想问问族长在发何选zé,又可做好了选zé。”

    “大长老叫你来的?”

    三长老摇了摇头,原本总是布满慈爱之色的脸上,竟然全是森森的阴冷,她紧盯着晁东树,道:“族长当真想要看着禹西部落就此覆灭吗?”

    “你……”

    “族长只需要告诉本长老,你想还是不想。”

    “我当然不想。”

    “那好,本长老会帮你的。”

    “三长老你……”

    “族长放手去做就好,族长也只需要知道本长老会是你的后盾这一点就好。”

    三长老走后,好长一段时间晁东树冰寒的身子才暖和过来,他觉得他做人很失败,竟然长了眼睛就跟没长一样。

    事到如今,他还有得选么?

    这一刻,晁东树迷茫了。

    思路客更新最快的小说网,!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V283禹西覆灭再次起航2 | 绝色病王诱哑妃小说 | 绝色病王诱哑妃网-铭荨作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