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字体:
V284 禹西覆灭再次起航3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是夜,月明星稀,凉风习习。

    在这同一片天空之下,这一夜,对有的人而言,他们已经进入了甜美的梦乡,然而对于某些人来说,今夜,注定是个无眠之夜。

    “不…不要。”

    黑暗中,传出来的是女子惊慌失措,又满是急切的担心之情溢于言表的急呼,她的双手胡乱的在空中抓着什么,情绪显得异常的激动。

    “快快跑,妃…妃儿…跑,快跑。”

    “不…不要不要伤害我的孩子,不要伤害我的女儿,不要啊――”

    呼――

    睡在床外侧的温老爹被惊醒,他下意识的掀开被子,第一反应就是下床点灯,然后才扑回床上查看温夫人的情况。

    只见温夫人左右摇摆着头,她的双手毫无规律可寻的在空中胡乱的抓握,汗水早已浸湿了她的脸庞,可她的双眼仍是紧紧的闭着,全然没有一点儿要醒过来的迹象。

    “琴儿,琴儿你做恶梦了。”温老爹本是想要俯身将温夫人抱进怀里安抚劝慰的,可架不住睡梦中的温夫人力气大得惊人,她那双挥舞的双手砸在人身上就跟注入了内力一样,绝对一打一个扎实。

    因太过担心温夫人的情况,温老爹的胸口就扎实的挨了一拳头,疼得他倒抽一口凉气,眉头也皱得更紧了。

    “琴儿,琴儿你快醒醒,醒醒……”

    在温夫人双手挥动得越来越快的情况之下,温老爹完全找不到机会靠近她,制住她,只能在一旁干着急。

    也是在情急之下,温老爹的目光突然落到桌上的茶壶上,如果用已经凉掉的茶水泼到温夫人的脸上,一定可以将她惊醒。

    但很显然的,温老爹怎么舍得?

    与其让他用凉茶水泼醒温夫人,他倒宁可被温夫人给多打几下,总能让他找到机会制住温夫人,让她安静下来的。

    “别…别别伤害我的女儿。”

    “妃儿,妃儿快快跑。”

    “危,危险…别去,别过去……”

    听了这么半晌,温老爹算是大概知道温夫人做了一个什么样的梦了,于是他柔声安抚道:“琴儿,琴儿不要着急,不要害怕,我们的妃儿好好的,她不会有危险的。”

    “琴儿,难道你不相信我们的女儿吗?”

    果不其然,睡梦中的温夫人好似听到了温老爹柔声的安抚,激动焦躁的情绪渐渐平复下来,虽然仍是没有自梦中醒来,但她的手却没有继续在空中抓挠乱挥了。

    一眼找准时机,温老爹果断的将温夫人的双手紧紧的抓握在自己的手里,他心疼的看着温夫人惨白汗湿的脸庞,低语道:“琴儿,琴儿你醒醒,到底怎么了?”

    究竟是梦到了什么,才会让你激动害怕成这样?

    “琴儿,乖,没事了,一切都有为夫在,你别怕。”

    “妃儿回来,回…快回来,别别走,别离开娘亲,不要离开娘亲。”梦境之中,在一片白茫茫的雾色里,不管温夫人怎么挣扎,怎么哭喊,怎么努力都没有办法靠近宓妃。

    她只能眼睁睁的看着,看着宓妃离她越来越远,不管她怎么喊她,宓妃都头也不回的往前走,而她的双腿好似被灌了铅,沉重得提都提不起来,想追却动也动不了。

    所以,没有一点儿办法的温夫人便急得哭了起来,泪水刷刷的自紧闭的眼中流出来,很快就打湿了枕头,心疼得温老爹不知如何是好。

    他想叫醒她,可她怎么都醒不过来。

    “琴儿,琴儿你快醒醒,醒醒啊!”

    怎么办,他该怎么办?

    难道真的要用凉水泼吗?

    “妃儿,我的女儿,你别走,别走……”

    “你是谁?”

    “你是谁,你为什么要带走我的女儿,你还我的女儿。”

    “妃儿是我的,是我的,你不许抢走她……”

    随着温夫人一句接着一句的话跟连珠炮似的蹦出来,温老爹先是听得一脸的迷茫,慢慢的却是听得眉头紧锁,神色严肃起来。

    在琴儿的梦里,是有人在跟她抢妃儿吗?

    不,应该说是谁要带走妃儿吗?

    那人是谁?

    正是因为如此,琴儿的情绪才会如此的激动,又那样的着急担忧,甚至是恐惧崩溃到痛哭?

    “琴儿醒醒,你只是做恶梦了,那都不是真的,没有人可以把妃儿从你身边抢走的。”女儿是他的,谁敢抢他就敢跟谁拼命,温老爹眸色幽深,咬牙恨恨的想着。

    宓妃的变化他一直都看在眼里,记在心里,他想即便现在的宓妃不是他原来的女儿,但那又怎么样呢?

    他的妃姐儿或许是真的离开了这个世界,这个让她感觉到绝望的世界,然后去到了另外一个美好的世界。

    在那里,她或许生活在一个简单美好而幸福的家庭里,那里她可以说话,性情也不孤僻,也没有那么多的勾心斗角与算计,所有人都喜欢她,她将是个很幸福的孩子。

    而陪在他身边这个宓妃,他的女儿,既然她有那个缘分来到他的身边,成为他的女儿,那么许是上天早就注定好的,她与他有父女缘,她与他们这个家有缘,故,温老爹没有任何心理负担的将他的所有父爱都给了宓妃。

    他认定了宓妃就是他的女儿。

    毕竟生在他们这样的家庭,唯有如宓妃这般的性子,她才可以生活得很好,才能一生无忧,平安喜乐。

    温老爹看得出来,宓妃是真的把相府当成她的家,把他跟琴儿当成是亲生父母,把绍轩,绍云跟绍宇当成是亲兄长,在她的眼里,他们的生命,他们的喜怒哀乐,比什么都重要,甚至比她的命都要重要。

    面对这样一个女儿,温老爹实在找不到理由,亦找不到借口不爱她,不疼她,不维护怜惜她。

    宓妃,她就是他的女儿。

    “妃儿一天是我们的闺女,那么生生世世,她都是我们的闺女,谁也抢不走她,为夫也不会让人把她抢走的。”想抢他的女儿,也要问问他答不答应,同不同意。

    “妃儿…妃儿你回来,别离开娘亲,别离开……”

    “你是谁,你不许带走我的女儿,你把妃儿还给我,还给我……”

    “妃儿你看看娘亲,看看娘亲啊!”

    “啊,我的孩子。”

    伴随着温夫人的一声尖叫,她猛然自睡梦中惊醒,整个人几乎是从床上弹坐而起,动作之迅猛令人砸舌。

    甚至因为温夫人起身的动作过大,竟是差一点儿就将温老爹给撞到了床下,也是唬得温老爹一愣一愣的。

    他微张着嘴,略显迟疑的道:“琴儿你醒了?”

    “夫君你的脸怎么了?”许是在睡梦中喊得太过激烈,以至于伤到了嗓子,让得温夫人现在的声音听起来有些哑,有些沙,吐字都有了要破音的迹象,全然没了她温婉的那种气韵。

    她就那么坐着,以手轻抚着自己的胸口给自己顺气,平缓她那过于激动的情绪,“夫君可以帮我倒杯水吗?”

    “来,先把衣服披在肩上,为夫去给你倒水。”这才刚出了那么一身的大汗,温老爹担心她稍微吹点儿风,不小心一点会感染风寒。

    “嗯。”

    “来,先慢慢喝一口润润嗓子,咱们有话慢慢的话。”说实话,温老爹有很多的话想问,他的心里也充满了疑问。

    他们二十多年的夫妻了,不需要温老爹开口,温夫人就知道他想问什么,只等喝了水,慢慢整理了一下自己的思绪,温夫人缩在床上,双手紧紧的捧着茶杯,哪怕现在只是去回想刚才的梦境,她都仍是心有余悸,后怕不已。

    “琴儿别怕,也别担心,妃儿是我们的女儿,谁也抢不走她的。”温老爹眸光闪了闪,眸底有冷光划过,只是温夫人低着头垂着眸,全然没有看到他的神色变化。

    如果宓妃年纪还小,或许别人还可以左右得了她,但她已经长大了,而且是一个相当有主见的孩子,温老爹相信只要她不同意,她不点头,那么就没有人可以强行带走她。

    “真…真的吗?”

    看着满眼都是害怕,都是期盼的妻子,温老爹揽着她的肩膀,让她看着他的眼睛,沉声道:“真的,我们的妃儿谁也抢不走。”

    “嗯,我们的妃儿谁也抢不走。”她的妃儿说过,她会陪在她的身边,让她看着她嫁人生子的,她的妃儿从不对她说谎,她肯定不会被人抢走。

    “妃儿那么爱我们,那么爱我们这个家,她不会舍得离开的。”倘若真的要离开,当初她就不会再从药王谷回来,温老爹相信自己不会看错人,尤其他不会看错自己的女儿。

    “嗯,妃儿她爱我们,我们也爱她。”

    “那琴儿还有什么可担忧的,明明白天的时候咱们才看过妃儿写来报平安的信,她虽人在江南,可却一点儿都没有忘记你这个娘。”

    想到宓妃每隔几天就一封的家书,温夫人就笑得甜甜暖暖的,那模样哪里像是四个孩子的母亲,根本就是一个温婉美丽的少女嘛,瞧瞧温老爹那看直了的眼就知道。

    “夫君你也别吃醋,妃儿哪次写信不是记挂你的最多,我可是识字的。”

    一听这话,温老爹险些笑喷,但见她仿佛从那个不怎么好的梦里走出来,他那提起的心也算是落了地,“也不看看那是谁闺女。”

    “那是我闺女。”

    “没有我,你能有闺女么。”

    “你……”

    “好了好了,为夫错了还不行,琴儿别生气,别生气。”

    “我才没有生气。”

    温老爹无力抚额,你没生气你能这样么?

    短暂的沉默过后,温夫人方才又幽幽的开口说道:“夫君,你知道吗,我明知道刚才我做的就是一个梦而已,但是那个梦境太真实,真实到让我觉得害怕和恐惧,仿佛梦境里发生的事情都是以后即将要发生的事情。”

    她从不曾做过那么真实的梦,真实到让她差不点儿就要崩溃,她真的无法接受要失去宓妃的事实。

    “刚开始我梦到妃儿好像要做什么事情,那是一件很危险的事情,我…我我看到有好多好多的人,他们拿着兵器里三层外三层的将妃儿围困在中间,他们想要杀了我的妃儿。”

    “琴儿别激动,慢慢说,为夫在这里,别怕。”

    温老爹对温夫人的话从来都不会怀疑,他们夫妻多年,自己的妻子是个什么性情,他比谁都要清楚明白。

    眼看着哪怕只是在他面前重新叙述一下梦里情景的温夫人,她都如此的不安和恐惧,也让温老爹感觉到事情的严重性。

    “我我感觉到有危险,所以我就大叫着有危险,叫妃儿快跑,可妃儿她听不到,那些人就朝着妃儿冲了过去,他们……”画面猛地一转,温夫人紧紧抓着温老爹的手,咽了咽口水道:“然后,然后我我就看到一个穿着黑色袍子的身形高大挺拔的男人,那个男人要,他要带走妃儿,他他身上的气势给人很大的压迫力,我我…我都不敢看他。”

    “琴儿忘了刚才那个梦,你忘了么,梦都是反的,你可不能被梦牵着鼻子走。”他虽然很想听温夫人把她的整个梦境都叙述出来,但眼见温夫人仅仅只是去回想到浑身颤抖得厉害,温老爹便硬不起那个心肠了。

    “不,夫君你听我说。”

    “好,我听你说,一切都有我在,琴儿你别怕。”

    “我我不怕。”

    “嗯,我的琴儿最勇气了。”

    温夫人勉强的扯了扯嘴角,她接着又道:“眼见他要带走妃儿,我我便鼓起勇气想要看清黑袍男子的相貌,但是…但是夫君你知道吗,我我竟然没有办法看清他的脸,他整个人仿佛就笼罩在一层光幕里面,显得那么的神秘,又那么的遥远,仿佛是高悬在天空中的明月,非凡人所能接近的。”

    “在你的梦里,妃儿是认识那个黑袍男子的吗?”

    “妃儿,妃儿她……”温老爹的问题,顿时就把温夫人给难住了,她仔细回想她的梦境。

    在梦里,妃儿是认识那个黑袍男子的吗?

    她,她不知道。

    “好了琴儿,你当咱们家妃儿傻么,她怎么可能跟着不认识的人走。”话虽这样说,但温老爹却是明显对宓妃去江南一事起了疑。

    以前他不怀疑,那是因为他对宓妃百分之百的信任,而且他的三个儿子也没有表现出异常,所以他才半点都没有怀疑什么。

    但现在看来,事情好像并不如他所想象的那么简单。

    “可是妃儿真的跟那个男人走了,她真的就走了,我我怎么叫她喊她,她都没有回头。”

    “那是因为在梦里,妃儿她看不到你。”温老爹如是安慰已经哭成兔子眼的妻子,没曾想温夫人先是一惊,再是一愣,而后幽幽的说了这么一句,“对哦,在我的梦里,妃儿她是看不到我的,不然她肯定不会对我那么狠心,肯定不会丢下我头也不回走掉的。”

    仿佛是为自己刚才那么伤心难过找到了宣泄的理由,温夫人顿时心情就不郁闷了。

    反倒是一旁的温老爹,在看到温夫人一脸恍然大悟的表情,额上就滑下三滴豆大的冷汗,他的嘴角一抽,再一抽,觉得他整个人都要不好了。

    现在换他需要安慰了。

    “可是夫君,我还是担心妃儿。”

    “那要不我去信让妃儿从江南回来?”

    温夫人动了动嘴,又道:“还是算了,我我不能将她的翅膀束缚起来,我我的妃儿应该翱翔在蓝天下的。”

    “去净房梳洗一下,然后睡一觉,为夫保证等你睡醒,一切都会变好的。”

    “嗯。”

    “关于你做的梦,我也会去信问问妃儿的,咱们先看看妃儿怎么说,好不好?”

    “好。”

    将心里的惶恐都说出来以后,温夫人提起的心落回了原地,临去净房前说的一句话,却再次让温老爹陷入了沉思之中。

    “夫君,我在梦境里看到的那些山山水水,好像不是我们这里的,哎,或许是我们这个地方的,毕竟我也没有去过太多的地方,但好像真的就是不一样,嗯,就跟两个完全不一样的地方似的。”

    一刻钟之后,温夫人梳洗回来,已经就困得眼睛都睁不开,温老爹将她扶到床上躺好,满眼都是柔情。

    “夫君。”

    “乖,琴儿累了,快些闭上眼睛睡觉,为夫哪里都不去,就在这里守着你。”

    “嗯。”

    “睡吧,为夫守着你。”

    不一会儿,温夫人就沉沉的睡了过去,温老爹却是半点睡意都没有,确定温夫人已经睡熟后,他起身下了床,动作利落的穿上衣服就出了房门。

    “相爷。”

    “钱嬷嬷你……”

    “回相爷的话,奴婢夜里睡得浅,因为听到动静所以……”

    “夫人做了恶梦,刚刚才又睡下。”

    钱嬷嬷了然的点了点头,她就是为这个才起来的,然后睡不着就在房外伺候着了。

    “本相要去书房处理几分紧急的公文,既然你醒了便到屋里守着夫人,若夫人有什么事情,你就赶紧差人到书房来寻本相。”

    “是,相爷。”

    目送温老爹大步离开,钱嬷嬷收回视线就进屋里守着温夫人去了,独自走到书房的温老爹叫来铁卫统领刑编,沉声吩咐道:“你,去将三位公子都给本相叫过来。”

    刑编什么也没问,道了一声‘是’,飞身就朝温绍轩的紫竹院而去,跟着便是温绍云的流云院和温绍宇的百果园。

    不出半个时辰的功夫,刑编回来了,同时跟来的还有温绍轩三兄弟,他们都睡得正熟,对于自家老爹将他们从被窝里挖出来这件事情,他们表示自己是一头雾水啊!

    “父亲。”

    温老爹目光幽幽的看了他们三兄弟一眼,不语。

    “爹。”温绍宇受不住这种气氛,上前两步到温老爹的身边,语带撒娇的再次开口。

    “你们三个长大了。”

    突然,一直沉默的温老爹来了这么一句,然后,温绍轩三兄弟就越发傻眼了,而且也意识到事情越来越严重了。

    只是他们完全不知道发生了什么啊?

    啪――

    一巴掌重重的拍在书案上,温老爹黑着脸厉声道:“告诉为父,妃儿她到底去了哪里?”

    不等三兄弟开口,温老爹又补充道:“说,为父要听实话。”

    刷――

    温绍云跟温绍宇都下意识的看向温绍轩,温绍轩嘴角微抽,他们这两货是不打自招么?

    “怎么,现在还要相互对一下说辞吗?”

    “父亲,妃儿她没有在江南。”半晌,温绍轩自知再也瞒不下去,干脆就老实交待了。

    “不在江南,那她去了哪里?”

    “父亲不是心中有数了么,又何必非要儿子再说出来。”

    心中所想被温绍轩的一句话给落了实,温老爹无力的跌回椅子上,幽幽的道:“你们就眼睁睁的看着她出海?”

    “不然能怎么办呢?”

    “爹又不是不知道,咱们家妃儿那性子,她下定决心要做的事情,又岂是别人能阻止得了的。”想到宓妃不管说什么都要出海,而且还是专门为了去寻陌殇那货,温绍宇就一百个,一千个不满意。

    他的宝贝妹妹,怎么就被陌殇拐走了呢?

    “罢了,说说你们为何要瞒着为父,为父是那么不靠谱的人吗?”即便宓妃就是跟他说了,她要离开,他这个做爹的也不会阻止她的,为什么她就瞒他了。

    在这一点上,温老爹较上真儿了。

    “妃儿她不告诉父亲,是不想父亲在母亲面前露了馅。”

    闻言,温老爹气得吹胡子瞪眼睛的,却也没有反驳,“妃儿可有来过信,那不让人省心的丫头,她是否平安?”

    “半个月前曾有收到妃儿的来信,她一切安好。”

    “近几天没有她的消息么?”想到温夫人做的那个梦,温老爹的心就提了起来,舍不得责怪自家闺女的温老爹,顿时就把陌殇给恨上了。

    要不是为了那个混小子,他的闺女能出海么?

    所以,都是陌殇的错。

    再有两天就可以登上幽冥城的陌殇,突然毫无预兆的连连打了两个喷嚏,顿时就后背一寒,谁在算计他?

    “没有。”温绍宇摇了摇头,温绍轩却是开口道:“父亲,难道是出什么事了吗?”

    “你们母亲刚刚做了一个梦……”旋即,温老爹没有隐瞒的将温夫人的梦境都对三个儿子说了一遍。

    “妃儿她不会有事的。”

    “对,妃儿不会有事。”

    温老爹扫了双胞胎儿子一眼,却是注视着温绍轩道:“当初在梵音寺,绍轩你可知道空牧禅师跟主持都跟妃儿说过什么?”

    若说现在的宓妃跟他们不在同一片大陆,那么起因就必然是出在梵音寺那个地方了。

    “妃儿什么都没有说,只说她梦到陌殇有危险,说什么都要去找陌殇。”

    “陌殇那个混小子,等他回来看本相怎么收拾他,想娶本相的闺女,他想得美。”

    温绍轩三兄弟黑线,心中暗忖:就以父亲您疼爱妃儿的那般模样,现在说不同意,只要妃儿在您跟前撒撒娇,别说同意她跟陌殇的事儿了,就是想要天上的月亮,只怕您也会找一架梯子来,爬上天摘月亮。

    “你们母亲那里继续瞒着,天亮以后你们都想办法哄哄她开心,以后妃儿再有消息递回来,不许再瞒着为父。”

    “知道了,父亲。”

    “好了,散了吧。”

    “父亲也早些休息,我们先退下了。”

    温老爹朝他们摆了摆手,没再多说什么,也没有选择回房睡觉,趁这个时候翻看起书案上待处理的公文来。

    ……

    “你说他会同意你的计划还是同意我的计划?”宓妃扬了扬手中的公文袋,笑望了望南宫雪朗手里的公文袋。

    没曾想,这个男人还挺上道的。

    “我怎么会知道?”

    “真是一点儿幽默细胞都没有,没劲儿。”宓妃撇了撇嘴,没好气的瞪了南宫雪朗一眼,快步走远了。

    南宫雪朗不紧不慢的跟在宓妃的身后,暗磁的嗓音响起,道:“你我各自一份覆灭禹西部落的行动计划,甭管季公子中意你的,还是中意我的,我有理由相信,我们单独一个人无法做出完美的行动计划来,所以……”

    “你的意思是他会合并你我的行动计划,重新制定一个新的?”

    “对,我就是这个意思。”

    “你很了解他?”

    “不了解。”

    “那你可真敢说。”

    南宫雪朗浑然不在意宓妃对他的态度,难得心情极好的道:“他的目的是要禹西部落覆灭,所以他要的是一击必中,遂,他要的行动计划一定得是最出色最稳妥的,因为他没有再重来一次的机会。”

    “看来你了解得相当的透彻。”

    “咱们彼此彼此。”

    “看来两位对自己的行动计划都是信心满满的,不如便让我来做一个决定吧!”季逸晨悄无声息的出现在宓妃跟南宫雪朗的身后,整个人就犹如幽灵一样。

    现在的宓妃虽然没有办法在第一时间就感应到季逸晨的存在,但她对季逸晨再也不是毫无所觉了。

    至于南宫雪朗,他仍旧是被突然出现的季逸晨吓了一跳,心中的恼恨就可想而知了。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V284禹西覆灭再次起航3 | 绝色病王诱哑妃小说 | 绝色病王诱哑妃网-铭荨作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