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字体:
V286 拐走某季神奇地宫1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思路客更新最快的小说网,!

    (扑)  毒药果然是个不错的东西,仅仅只是下毒,便让得不算小的禹西部落在短短的几个时辰之中,就此宣告覆灭。

    他们或许怎么都不会想到,自己最后的下场,竟然是被毒死。

    索耶部落至今唯一的存活者季逸晨,他仍然有一颗善良的心,然而,当他在面对禹西部落大长老临死前的请求时,却硬是逼着自己冷下了那颗善心,却也到底无法忽略心中的不忍,想出了那么一个‘放生’的方式。

    也许,当真就是天意如此,天意难违吧!

    如果往回倒退几年的话,那时的禹西部落中还没有那么多的小孩儿,每年出生的新生儿其实也并不算多,稍大一些的已经六七岁以上。但是,就在三年前,也不知怎么的,那一年禹西部落出生的新生儿是最多的,男孩儿女孩儿加起来足足有差不多一百个。

    因此,很难说季逸晨以三岁为限的这个借口来给那些孩子一条活路,不是存心故意的。

    大长老在听了季逸晨的决定之后,没有再开口求别的,显然他已经明白那是季逸晨最后的底线了。

    整个禹西部落灭亡后,若还能有近百个血脉流传下去,已然是上天对他们部落的恩赐。

    将不足三岁和刚要满三岁的孩子放入木盆中漂入大海听天由命,能够存活下来的几率是一半一半,比起当初他们的先祖对待索耶部落,不得不说人家就连报复都留有一丝余地,不曾赶尽杀绝啊!

    到底是世世代代都生活在海岛上的人,大长老或多或少也是懂得一些气象的,据他的观察未来近十天海上不会有大风大浪,如果那些孩子运气好的话,有些是能够活下来的。

    季逸晨在将那些孩子都放入木盆,看着海水将他们渐jiàn推远之后,站在海边的礁石之上眺望着漆黑的大海,久久都没有动作。

    那些禹西部落普通的族民,在沧海等人绝对的强势面前,他们压根就没有反抗的能力,有些为人父母的看到自己的孩子还能有一条生路,倒也没有过多的挣扎,都选zé了自我了结。

    有些使劲挣扎,可劲闹腾的人,最终也没得什么好下场,直接就让宝山袁砾几人武力镇压了。

    他们在这流金岛上也呆得足够的憋屈了,心里窝的那把火正愁找不到地方撒,有人乐yi送上门,他们岂有不接着的道理。

    “季公子,他们的尸体你打算怎么处理?”沧海悔夜等人一早就领了宓妃的命令,在灭掉禹西部落之后,他们按照宓妃的吩咐,还有别的任务要执行。

    从一开始他们就不愿与南宫雪朗有过多接触的,故而,一听自家小姐说他们要在此地摆脱南宫雪朗,别提他们心里有多痛快了。

    “麻烦你们将他们的尸体都聚在一起,烧了吧!”半晌,季逸晨幽幽的开了口,落寂的声音里,没有半点复仇的快感。

    沧海闻言点了点头,转身对悔夜说了什么,然hou在这处海滩就只剩下了他和季逸晨。

    禹西部落的人除了被送走的三岁左右的小孩子,其余的无论男的女的,老的少的通通都死了,因此,别说尸体还是相当多的,悔夜当然不会只让自己的人做那么多的忙,想也没想就分了一半给卫凌宝山他们去处理。

    又是约莫一个时辰过后,流金岛上冒起了滚滚浓烟,隐隐还能看得见火光,季逸晨神色淡漠的看着这一切,便让这火烧尽一切一切的罪恶吧!

    自此,索耶部落与禹西部落的恩怨就此结束。

    他也将就此消亡……

    翌日,蓝天白云,阳光明媚。

    经过一夜的焚烧,那些尸体都已然被烧成了灰烬,再经由海风那么一吹,顷刻间便消散于天地之间,不留半点痕迹。

    而季逸晨就那么在那处礁石之上,站了整整一个晚上,也不知沧海对他说的话,他到底听进qu了多少。

    “将咱们船上缺少的东西都尽快在这岛上补充齐全,三天后准时再次出发一路向北而去。”

    “是,小姐。”

    “行啦,现在岛上都是咱们的人,让在船上呆得烦闷的他们都下来走走,在保证自身安全的前提下可以在岛上四处转转。”

    “是,小姐。”

    “去吧!”

    由沧海领着,大家伙儿一溜烟儿的全跑了个干净,让得站在后面的宓妃忍不住摇头失笑。

    看来一直呆在远洋号上,的的确确是把他们都给憋闷坏了。

    另一边,南宫雪朗自认为他跟宓妃谈的已经够清楚,够明白了,他却始zhong都没想明白,为何宓妃还要在岛上多停留三天?

    她,到底有何目的?

    “王爷。”

    “怎么样?”

    “安平和乐郡主已经对她的人都说了,三天后离开流金岛,而这三天他们可以在流金岛上自由活动,唯一的条件就是让他们注yi自身的安全,其他的就没有了。”

    宓妃对沧海等人的吩咐,卫凌是亲耳听到的,至于补充船上物资那种事情他觉得没必要向南宫雪朗汇报,毕竟他们自己也是要补充的。

    当初来这里,如若不是为了补充淡水源,他们现在都不知航行到哪里了,又怎么可能在这里停留如此长的时间。

    “她的心思本王还当真是摸不透。”

    卫凌垂眸不语,没有开口,心说:王爷,您要真能摸透她的心思,估计属下等就该称呼她为王妃

    下等就该称呼她为王妃了。

    但是,很可惜你特么的还没被人家看进眼里,放进心里呢?

    “你说这岛上到底还有什么在吸引着她?”

    面对南宫雪朗这一本正经提出来的疑问,卫凌为难的抿了抿唇,实在有些不知该如何做答。

    “王爷,安平和乐郡主她就是个从来不做亏本买卖的女人,她既是执意要留下,属下觉得这岛上必然还有吸引她的东西,许是这岛上藏有她很感兴趣的东西,而那东西她知道,而我们不知道。”

    南宫雪朗目光幽幽的看了宝山一眼,好看的双眉微微一挑,低声道:“宝山说的也不无道理,卫凌你怎么看?”

    “属下也觉得宝山说的有道理,就是后面那句说了等于没说。”

    宝山对卫凌怒目而视,他黑着脸道:“她的心思就连王爷都猜不透,我这脑子怎么够用。”

    “王爷,不管安平和乐郡主她要留多久,咱们都是要跟她一起离开的,不如也叫咱们的人都下船,然hou在流金岛上四处查看一番,兴许真能发现什么也说不定。”卫凌心里明白,想从宓妃口中探知她为何而留下,那绝对是不可能的。

    既是如此,倒不如靠自己。

    “就按你说的去办。”

    “是。”

    “等等。”

    卫凌又折返回来,恭敬的道:“王爷还有何吩咐?”

    “那个季逸晨他现在在何处?”

    “属下回来的时候他还站在海边,也不知他在想些什么。”提到季逸晨,卫凌就是一脸的古怪。

    不管时间过去多久,如果换成是他站在季逸晨的那个位置之上,今时今日能报此大仇,他定是开心兴奋不已。

    灭族之仇,大过天。

    “王爷。”

    “说。”

    “回王爷的话,那位季公子已经没在海边了,属下亲眼看见的。”

    南宫雪朗看了说话的袁平一眼,脑海里划过什么一闪而逝,他紧接着就道:“她呢?”

    “谁?”袁平傻傻的反问。

    “温宓妃。”

    “安平和乐郡主呢?”

    “她在院子里晒太阳,剑舞跟红袖伺候在侧。”

    “你确定。”

    “属下确定。”

    不知怎的,南宫雪朗仍是觉得心下不安,仿佛有什么事情在渐jiàn脱离他的掌控,这种感觉非常的不舒服,更让他心中升起一股无名火,烧得他哪里都不痛快。

    “行了,卫凌你去办你的事,宝山你随我去见她。”

    “是,王爷。”

    宓妃于南宫雪朗而言就是一个天大的变数,他无法放任她单独存在,他一定要亲自守着她才行,以免不知何时他便被她给卖了。

    显然就南宫雪朗的这么点儿心思都被宓妃摸得透透的,因此,对他早就有所防备,倒也不怕他采取紧迫盯人的方式来对付她。

    ……。

    后山禁地・地宫

    “你来了。”

    “怎么,你不希望看到我?”宓妃挑了挑眉,清澈灵动的双眸扫过季逸晨面前那一个又一个的灵位,心下不由发出一道似惋惜又似无奈的叹息。

    禹西部落人驻地的后山就是埋葬禹西部落族人的墓地,同时也是禹西部落人所谓的祠堂所在,里面供奉着历代禹西部落的族长以及历代长老的牌位,然而,却一直无人知晓,索耶部落的祠堂其实就藏在这片墓地之下。

    修建在一片墓地群中的祠堂,自然是不同于四大国各皇室或是各大世家的祠堂那般,禹西部落人的祠堂说白了就是一座修建得非常富丽的墓。

    这座墓起初宓妃是没有发现的,她都是在查看了有关索耶部落记载的手札后方才无意间找到那座外观残破,内里却极尽奢华富丽祠堂墓的。

    在这座墓里,宓妃还意外的找到了一些跟光武大陆有所关联的残破的文字资料,那曾一度让宓妃欣喜若狂。

    “我知道你会来。”

    后山之上的禁制已破,又如何还能阻止得了宓妃的脚步,季逸晨没有在他的住处静候宓妃,并非是他想要耍赖不履行对宓妃的承诺,而是他有心要试探宓妃的实力。

    他虽有办法送宓妃去光武大陆,但其中的风险也是非常巨大的,他可不想送过去的宓妃会变成一个死人。

    地宫的入口宓妃既然已经意外的触发过一次,季逸晨就有理由相信,倘若再给宓妃一次机hui,她必然可以顺利的走入地宫,然hou找到他。

    而如若宓妃明知地宫入口在何处,却无法踏入这座地宫,甚至是找到他,那么即便要失信于宓妃,他也断然不会履行自己的承诺。

    “真没看出来,你对我那么有信心?”

    季逸晨转过身看着宓妃,嘴角几不可见的抽了抽,他冷声道:“我若对你没有信心,你便不会来么。”

    “当然。”宓妃笑了笑,眼中已然有了一丝冷意,“不。”

    “你受伤了。”这不是疑问句,而是肯定句。

    “到你该履行承诺的时候了。”受伤么,她自然是受了伤,然而,就她身上受的这点儿伤跟找到陌殇比起来,压根就不值得一提。

    上一次她便在这地宫的入宫挨一鞭,若非临出海前她弄在身边的都是上好的药,指不定伤口到现在都没有愈合。

    吃过一次亏,第二次宓妃已然非常的小心跟谨慎,但她还是低

    但她还是低估了那入口禁制的强大,好在最后有惊无险,她顺利过关,至于身上的伤,再怎么痛宓妃也只能忍了。

    难不成她还能去把那禁制给找不出来,不解气的揍它一顿?

    “我既然答应过你,便不会失言。”

    “本小姐凭什么要对你深信不疑呢?”除了陌殇,除了她的家人以外,谁也无法得到她百分之百的信任。

    更冷血一点儿的说,即便就是对待她所在意的家人,在她的心里,她的灵魂里,她的骨子里,仍jiu是留有一两分防备的吧!

    纵然今生她的灵魂与肉身已经合二为一,完完全全的融合在了一起,但前世深深刻印在宓妃灵魂里的东西,亦不是轻意可以抹去的。

    “你对谁防备之心都如此之重么?”

    “这与你无关。”

    季逸晨扯了扯唇角,垂眸苦笑,道:“其实如果你无法顺利走进地宫来找到我,我是不会履行对你承诺的。”

    宓妃:“……”

    丫的,果然是在这里等着她。

    “你也别恼,先听我把话说完。”

    “好,你说。”

    看着宓妃那皮笑肉不笑的模yàng,季逸晨后背一寒,硬着头皮道:“你可知我们索耶部落人最初是从什么地方来到流金岛的。”

    抛出这个问题,季逸晨也没指望宓妃回答,接着便又道:“我们其实来自光武大陆,然而关于我们部落在光武大陆更多的东西,我却是不知道了。”

    “这跟你要毁约有何关联?”

    “当初我的祖先们在这里落地生根,看似已经完全远离了光武大陆,实则不然。”

    “哦?”语气微微上扬,宓妃终于露出了一点感兴趣的神情。

    “就在这座地宫里,其实有着一处直接通向光武大陆的传送台。”

    闻言,宓妃猛然瞪大双眼,她一瞬不瞬的看着季逸晨的脸,眨眼再眨眼,有种对这个世界的认知一再被刷新的虚幻感。

    传送台?

    特么的,以为是在拍玄幻剧么?

    想她也是见过大世面的人,特么的到了这个时空,怎么就有种她是乡巴佬的错觉。

    “传送台已经太长时间无人使用,虽然我知道通过它一定可以到达光武大陆的某个地方,但是使用它的风险也是相当巨大的,你如果没有一点儿实力,我又怎会眼睁睁看着你去冒险。”

    宓妃张了张嘴,半晌没有言语。

    “现在你该知道动用这个捷径去往光武大陆有多危险了,那么你还坚持要去吗?”

    “去,为何不去。”宓妃咬了咬牙,即便这是一场以生命为赌注的豪赌,她也没什么可犹豫的。

    站在另一个角度去想,她就那么一直在虚无之海上飘着,毫无路线,甚至都没有方向的去寻找,难道就没有风险了么?

    既然不管怎么着都有风险,那她宁可选zé这个有最终目的地的,无论前面是怎样的风险,她都不可能会退缩。

    “他对你就当真那么重要。”

    “你相信在我心里,他比我的命更重要么!”

    “我信。”

    “那你给我一个准话,什么时候可以出发?”

    “明天晚上吧,你总是需要一些时间安排一些事情的。”

    宓妃点了点头,她不是一个人,她就算不为自己着想,也要为沧海他们安排好退路,还有,她要将南宫雪朗摆脱掉。

    有他一路跟着,她做什么都不太方biàn。

    “你的那些人身手虽说都不错,但他们跟你不一样,他们是没有办法在光武大陆生存的。”似是看出宓妃心中所担忧的,季逸晨难得说出这番话,全当是他最后人生里做的一件善事吧。

    “距离光武大陆外围最近的地方有一座浦兰岛,这份航线地图是以距离流金岛前面的普罗岛为起点,能够一路航行到达浦兰岛的,你可以安排他们去那里等你。”

    宓妃接过那份地图,水眸里漾过欣喜,只见这是一份非常完整的海上航行路线图,无yi有了这张地图,沧海他们的安全可以得到极大的保障。

    只要他们可以顺利的到达浦兰岛,即便她出了事,即便他们再也回不到浩瀚大陆,只要他们还能好好的活着,便算是全了她的心意。

    “谢谢你。”

    “这张图留着对我也没用,送你就全当是还你人情吧。”

    “貌似是我欠的你。”

    季逸晨咧嘴一笑,浑身满满的都是死气,“真正欠我的是那位南公子,与你并无半点关xi。”

    他本不该要求宓妃为他覆灭禹西部落的,可她却毫不犹豫的点了头,如今,也算他还了这份情。

    “你这是生无可恋了?”

    “我的心愿已了。”族人的大仇已报,季逸晨觉得这个世上再没有什么值得他在意与牵挂的了。

    宓妃朝他翻了个白眼,冷笑道:“那你怎么不说你已经完成了你从出生以来就肩负着的使命跟责任呢?”

    丫丫个呸的,想死也得看姐同不同意。

    这家伙可是她难得看中的属下人选,宓妃才不会让他去死好么?

    而且还是那么没有出息的自我了结,光是想到那样的场面,宓妃就觉得她的牙有点儿疼。

    “呵呵,你就一定要点破么?”

    “季逸晨,世人都说人生苦短,可你才二十多岁,你的人生还很长很长,难

    长很长,难道你就没有想过为自己活一场么?难道你当真就觉得自己生来便只是为了覆灭禹西部落的么?”

    宓妃接连两个问题,问得季逸晨一愣一愣的,他呆呆的望着宓妃,嘴角动了动却不知该说什么。

    “一个人扛在肩上的责任总有一天会卸下来,一个人身上所背负的使命也总有完成的那一天,当这一切都成为过去,你为何就不能洒洒脱脱的放下,学着为自己活一场呢?”

    “我……”为自己而活,季逸晨满眼的迷茫之色,只觉得在禹西部落覆灭的那一刻,他的人生就已然没了方向,甚至他也没有了继续活下去的理由,似乎那个一直支撑着他的东西,就那么随着夜空中的乌云消散了。

    再也没能剩下点儿什么……

    “索耶部落与禹西部落纠缠千余年的恩怨,已经在昨夜彻底的画下了句号,不管那些被你送走的孩子最终能活下来多少,他们又将去往何方,待他们长大成人,不会再记得这些恩恩怨怨,他们亦有自己新的人生,而你,是否也该跳出自己为自己划下的那个牢笼。”

    当季逸晨抬头对上宓妃清冷双眸时,他微微张大了嘴,黑眸里涌动着复杂难言的情绪,他自以为他将自己的心事藏得很好,却不知早已被宓妃看得透透的,一时间让他避无可避,无处躲藏。

    “从明天开始放下你过往的一切,不问未来,不问过去,你就是你,做一个随心而活的季逸晨,阳光洒脱自由自在的去开始你新的人生。”

    “我可以吗?”

    “为什么不可以,将你所执着的通通都放下,你会发现走出这座岛,目光掠过眼前的这片海,远处的海更蓝,更无边无际。”

    季逸晨看着宓妃,沉默了,袖中的双手微微发颤,半瞌的黑眸里涌动着连他都不曾察觉到的期盼与向往。

    “离开这里四处去走走吧。”

    “难道你说这些不是想要将我拐走?”

    噗――

    正欲再说点儿什么的宓妃一听这话,直接就笑喷了,特么的谁说这小子生无可恋了?

    丫的,居然还有胆儿调侃她。

    “你不否认,便是承认了。”

    宓妃扬了扬眉,笑得妖娆而邪气,“本小姐是看在你一辈子都没离开过这巴掌那么大点的地儿,担心你太单蠢被人骗,要不谁搭理你,你还真当自己是棵菜了。”

    菜?

    他?

    季逸晨眨眼再眨眼,有点儿理解宓妃的意思,又不太明白,露出那一脸的呆萌样,看得宓妃嘴角直抽抽,气场全开的道:“好吧,本小姐承认的确是想把你拐到身边,毕竟你有值得本小姐花心思的那个资本。”

    “我该感到荣幸么。”

    “本小姐的身边从来都不养无用之人。”

    “明天我给你答复。”

    “本小姐虽说看重你的能力,但也不是喜欢强人所难的人,你若要独自离开我也不会阻拦的。”

    “嗯。”

    得了季逸晨这么个回答,宓妃的心中已然有了把握,这个家伙她一定会带走的,总觉得以后还有用得着他的地方。

    握着手中的这份航线图,宓妃觉得身上的伤也不那么痛了,毕竟沧海他们的去处有了着落,安全也有百分之五十的保障,她真没什么不满足的了。

    “需要本小姐亲自请你出来吗?”

    季逸晨一愣,淡漠的目光突然如利箭般射向一个地方,他竟然没有察觉到这里还藏有第三个人。

    “你是谁?”

    “巫医宫灿。”半晌,季逸晨幽幽的开了口。

    宓妃拧眉,她其实早就发现了这个人,只因在他的身上没有感觉到敌意,方才一直容忍他的存在,同时也是存了心想要看看他到底要做什么,“禹西部落的人?”

    “我不是。”宫灿看着宓妃,目光温和,语气平静,仿佛他就只是在陈述一个事实罢了。

    “你骗得了她,莫不以为还能骗得了我。”

    “季逸晨,你当真不记得我是谁?”说着,宫灿将手贴到自己的脸上,而后撕下他脸上那层薄薄的面具,露出一张与季逸晨几乎一模一样的脸。

    宓妃眨了眨眼,水眸里掠过一分错愕,而后便是了然,“你就是暗中给沧海他们指路的神秘人吧!”

    “温小姐果然聪明。”

    “本小姐应该要对你道上一声谢的。”

    “你…你你是小灿。”

    “大哥。”

    毫无yi问的,季逸晨与宫灿是一对双胞胎兄弟,他们兄弟俩唯一的区别就是,季逸晨的左眉中心有一颗痣,而宫灿却没有。

    单从他们的身形跟长相来看的话,根本就分不清谁是谁。

    “小灿,真的是你。”季逸晨当然记得他有一个孪生的弟弟,只是在他六岁那年,他唯一的弟弟就失踪了,后来好不容易找到,却也只是一具冰冷的尸体,当时他几乎崩溃。

    后来,他甚至对巫医世家里的,只是因为名zi跟他弟弟一样的宫灿,心生了几分说不清道不明的亲近之感。

    直到整个禹西部落的人都死了,巫医世家的人也都死了,明知还有一个宫灿没有出现,季逸晨依然没有下令搜索他的行踪,摆明了就是想要放他一条生路。

    又岂料,他一心要放过的人,竟然会是他的亲弟弟。

    “这到底是怎么回事?”

    “说来话长,我以后再细细的告诉大哥。”

    “嗯。”

    “温小姐既然都把我大哥给拐走了,那应该不介yi多拐一个我吧。”宫灿的性格比起季逸晨要外向开朗很多,人也比较活跃,“你放心我很养的,虽然我对医术不是很精通,但我会巫术,而且对蛊也有不少的了解,带上我一定没错的。”

    接到宫灿那抛来的飞眼,宓妃险些没被自己的口水给呛着,她抽着嘴角一脸嫌弃的掠过宫灿的脸,再扫向季逸晨,咬牙道:“行,姐养一个是养,养两个也是养。”

    放心,她一定会好好‘养’他们兄弟的。

    “大哥,你有没有觉得很冷。”

    季逸晨表情严肃的点点头,道:“嗯,很冷。”

    “小晨晨现在还要明天给我答复么?”

    噗嗤――

    宫灿在成功看到他家大哥黑脸后,赶紧捂住自己的嘴巴,话说他们兄弟两个都二十有六了吧,而他家大哥被一个十多岁的丫头喊‘小晨晨’,这真的好么。

    “小灿灿你有意见。”

    “咳咳…你个丫……”

    “容本小姐提醒你们一句,本小姐那个脾气不太好,而且相当小心眼易记仇,所以你们最好……”宓妃看着他们兄弟握了握拳头,最后轻声道:“乖乖的。”

    要不她一定让他们‘痛快’得不要不要的。

    季逸晨,宫灿:“……”

    “南宫雪朗一定会想办法找你,而你们最好就呆在地宫吧,记得我们明晚不见不散哦!”

    这一天时间,既是留给季逸晨兄弟了却心事的,亦是留给她来安排沧海他们的。

    “小灿,你当真要跟她一起离开吗?”待宓妃离开地宫后,季逸晨才问出自己心里的话。

    “大哥不觉得她说的那些话很有道理么,我们兄弟不应该一辈子都困住在这里的,我想看看外面的世界。”

    “仅此而已么?”

    “不。”宫灿摇了摇头,接着又道:“我总觉得她的身上有一种很特别的气息,那种气息吸引着我不断的朝她靠近,而且大哥没发现她就像是一个深不见底的黑洞么,跟在她的身边,我们的人生才会丰富多彩。”

    “好,那咱们就跟着她。”

    “大哥是为了我吗?”

    “小灿,大哥再也不会把你给弄丢了。”

    宫灿看着季逸晨,突然扬起笑脸道:“大哥,一会儿等我们祭拜完爹娘,我就给你讲讲当年的事情吧。”

    “好。”

    ------题外话------

    ~(>_

    思路客更新最快的小说网,!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V286拐走某季神奇地宫1 | 绝色病王诱哑妃小说 | 绝色病王诱哑妃网-铭荨作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