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字体:
V287 拐走某季神奇地宫2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思路客更新最快的小说网,!

    (扑)  “红袖你扯我袖子干嘛?”

    “我就扯一下怎么了?难不成你还害羞?”红袖撇撇嘴,不以为意的瞪了邹一枫一眼,要不是她有话想要问他,还真以为她稀罕扯他呢。

    邹一枫一见红袖那赤果果又兼嫌弃的小眼神儿,额角就突突的跳了跳,沉着声道:“我说小姑奶奶,您有话就说话,您有事儿就说事儿,你别这样扯我啊,这这样影响不太好。”

    “啥影响不好?”红袖明眸圆瞪,大有一种邹一枫要敢说她长得丑的话,特么的她就要一把掐死他,不一掌拍死他的架势。

    “咳咳…你你那个先扭头四下看看。”邹一枫那个欲哭无泪啊,有他这么憋屈的龙凰旗旗主么?

    世子妃身边跟着的女人,活脱脱一个个都是属母老虎那一型的,压根就没有一个是温柔的,特别是红袖这个丫头,绝对有暴力倾向。

    “看什么看,都没见过美女么?”话落,红袖还傲娇的扬了扬眉,抚了抚散落在颊边的一缕头发,还真别说要是她没有开口说话,做出这么一个姿势还当真挺妩媚娇俏的。

    噗嗤――

    亲眼目睹此情此景,沧海悔夜等人都相当不厚道的喷笑出声,而龙凰旗的人则是一个个都憋着笑,双肩抖得厉害。

    话说他们跟红袖还没有混熟到那个份上,笑得太过份的话,特么容易招惹报复的好伐!

    虽说世子妃不至于把他们怎么着,但他们也架不住某人老在世子妃的跟前给他们穿小鞋啊!

    “你们…你们都想打jià是不是?”

    “好了,红袖别闹。”

    “剑舞你胳膊肘往哪儿拐呢?”

    “当然是向着你拐的。”剑舞伸手拍了拍红袖的肩膀,还不忘安抚性的摸了摸红袖的脑袋,那模yàng就像在哄闹别扭的小孩子似的。

    挥开剑舞的手,红袖不满的嚷嚷道:“剑舞,怎么连你也欺负我。”

    说完,还委屈的嘟起嘴巴,此时的邹一枫,真真是恨不得自己从来都没有存在过啊,你说他挑哪个位置站着不好,为毛偏偏就站到了红袖的前面,他这不是注定了要被迁怒的节奏么?

    “红袖。”

    “什么?”扭头,红袖怒瞪刚才笑得最欢快的悔夜,特么这家伙现在变得跟以前越来越不一样了。

    她怎么有点儿怀念起以前的悔夜来,一定是因为他现在嘴巴太毒的原故,想到自家小姐毒舌起来的那份功力,红袖突然觉得他们会变成这样,其实都是宓妃的功劳。

    “我想说刚才那样的姿态真的不适合你。”

    “你说什么,怎么的我就不能做那样的姿态了,你想跟我打jià是不是?成,都不用你开口的,我主dong挑战你,来,我们到外面去打一场。”红袖一边说话一边将自己的袖子往上卷了卷,露出白的一节胳膊,黑着脸那就是要跟悔夜大战三百回合的架势。

    “不是我说你,你打得过我么?”

    红袖:“……”

    “好了,都别闹了,别忘了小姐是叫我们来干嘛的。”老大沧海一开口出声,双眼都要喷出火来的红袖顿时就安份了,她打小就听沧海的话,现在也不例外。

    “是老大。”嘟了嘟嘴,心中虽说还有一点儿不甘心,但红袖也没跟悔夜继续的各自挤兑下去。

    “邹一枫说得对,你要想问什么直接问他就好,那般模yàng还当真不是你的风格,看着都挺}人的。”

    噗――

    沧海话落,邹一枫嘴角一抽,眼角一跳,而后反应堪比闪电般的捂住自己的嘴巴,呼,差一点儿,只差一点儿他就喷笑出声了。

    “啊,你们都欺负我,我要告诉小姐,让小姐罚你们。”红袖又羞又恼,真真是要抓狂了,怎么连沧海都学坏了,呜呜!

    原本有些沉默,紧张且压抑的气氛,被这么一闹,突然就消失得无影无踪了,现场就仅余下一片欢声笑语。

    “好了红袖,刚才你想问的,其实也是我们想问的。”剑舞眼看红袖是真的要暴走抓狂的,双眸含笑的握住她的手,软声道:“我们大家都是沾了你的福气。”

    “哼!”

    “红袖真生qi了?”

    “悔夜,等这次之后,我一定要跟你打一架。”她知道悔夜很强,可是这段时间她也进步了很多,就连小姐都有夸赞过她,呆在船上的日子别提她的手有多痒了,正愁找不到对shou来练练身手。

    昨个儿晚上原本还以为有了大展身手的机hui,结果经宓妃和南宫雪朗的商议,再加上季逸晨的最终敲定,他们其实没有与禹西部落人正面交手的机hui,一个个都领命下毒去了。

    那一刻,红袖的心中别提有多么的郁闷了,那完全就是英雄无用武之地嘛!

    “随时奉陪。”

    “那也算上我一个。”

    邹一枫看了看红袖,又看了看剑舞,嘴角微微一抽,他怎么觉得世子妃的身边,甭管男的女的都是好战份子?

    瞧瞧,原本他觉得剑舞应该是个冷静的,结果……

    “你们两个不会也……”

    “我要跟你打。”残恨一如既往的言简意赅。

    “怎么,你怕我?”

    “除非你跟残恨一起上,否则我会怕你?”悔夜自xin满满的挑了挑眉,别以为只有他们在进步,他也一直都在进步好么。

    龙凰旗的几人两两对视数秒,他们

    人两两对视数秒,他们其实早就手痒了,若不是宓妃明令禁止他们私自练手,不然都不知道私下里打斗好几回了。

    “你们也都想打jià?”

    邹九明嘿嘿一笑,捎着后脑勺道:“悔夜你可别误会什么,你也知道咱们在船上呆得久了,那个…那个我们都手痒得厉害,就是想要大家相互切磋一下,练练手,然hou共同进步。”

    “世子妃不是说了么,咱们要在这岛上再停留三天时间,不如咱们就去请示一下世子妃,能否让我们趁着这个机hui活动活动筋骨?”

    “我第一次发现旗主说的话这么靠谱。”

    半晌都没有开口的红袖,看着说得正起劲的众人道:“你们跑题是不是也跑得太远了。”

    她的初衷不是要跟悔夜切差武艺好么?

    “去向小姐请示的任务便交给你了邹一枫。”

    邹一枫:“……”

    面上平静他,内心里已然抓狂崩溃,为毛又是他。

    “邹一枫,刚才你跟小姐单独在一起的时候都说了些什么?”女人的直jiào一向都很准,而且有时候相当的可怕,即便宓妃到现在都还什么都没有说,可她却隐隐有了某些预感。

    “怎么了?”

    “没怎么,你废话那么多干嘛,直接说。”

    “世子妃没说什么特别的话啊。”

    “没有?”

    “没有。”

    “你确定没有?”

    “呃…”

    看着邹一枫蹙眉的表情,红袖不禁有些急了,她几乎是咬着一口白牙的道:“你仔细想想再回答我。”

    “我确定真没有。”

    “该死的。”

    “是不是出什么事情了,而且还是跟世子妃有关的?”

    红袖深吸一口气,慢慢调节自己的情绪,她也不知道自己这是怎么了,就是有点儿压不住胸口那把火的节奏。

    “我见到世子妃的时候,世子妃的神色很正常,而且她交待给我的事情,都是之前咱们计划之中的事情,你们也都是知道的。”就算邹一枫的神经再怎么大条,此时此刻他也意识到了什么,漆黑的眸子里流露出浓浓的担忧与焦急。

    “那小姐她为何要与你单独谈话?”

    这话一出口,不只邹一枫想要抚额,就是一旁的沧海嘴角都接连抽了两下,特么的红袖这是钻进牛角尖里了?

    或许他们那什么直jiào什么的,压根就是错的,完全就是他们想太多的原故。

    “撇开咱们原来的计划不谈,世子妃还特意提点了我一些比较细节的地方,唯一……”

    “你说唯一?”剑舞仿佛抓到了邹一枫话里的重点,她几乎是反射性的就抓住了邹一枫的胳膊,冷声道:“就是这句你再仔细想一想,唯一什么?还有就是小姐当时的表情如何?”

    大概男人跟女人的区别就在于此,往wǎng被他们忽略的,其实便是女人所关注的。

    “咳咳…你们别这么盯着我,还有你们的眼神很吓人的好不好。”邹一枫抹了把额上根本就不存在的汗,然hou接着又道:“世子妃唯一的异样就是在我的面前提到了世子爷。”

    “那小姐都说了你家世子爷什么?”

    “说……”

    “看来你们相处得倒是相当的愉快。”邹一枫正要说到重点的时候,宓妃仿佛掐着点儿出现将他后面的话给打断了。

    “小姐。”

    “世子妃。”

    “你们都跟我进来,我有事情要交待你们。”对于自己手底下的这帮人,宓妃自认对他们的了解很深,在这个时候他们若是什么都没有觉察到,她才会觉得奇怪。

    沧海五人与龙凰旗的邹一枫等人对视一眼,各自的心都不自觉的沉了沉,这一刻他们都不想听宓妃接下来要说的事情。

    “坐。”

    “小姐我们……”

    宓妃抬手打断红袖即将出口的话,她的表情是难得的严肃,沉声道:“不管接下来本小姐要说什么,做什么,你们都只需要牢牢记住一点就可以了。”

    “世子妃。”邹一枫突然带着龙凰旗所有的人都单膝跪在宓妃的面前,他看着宓妃,恭敬的道:“世子妃,世子爷临出发之前曾交待过,要属下等以命护卫世子妃的周全,世子妃在属下等在,世子妃若是…那么属下等便亡。”

    “你在担心本小姐要去寻死么?”

    “不,属下没有那个意思。”邹一枫摇了摇头,仍是固执的开口道:“原本世子妃冒险出海要去寻世子爷,属下等就应该按照世子爷的命令,一力阻止世子妃的,可是…可是请世子妃恕属下等的私心,因为不单只有世子妃想要找到世子爷,就连属下等也想要找到世子爷,所以才会在世子妃说要去寻世子爷的时候,什么都没有说。”

    他当时就是打定了主意,倘若世子妃有危险的话,他必当以性命相护亦要护世子妃的周全。

    当然,他们所有龙凰旗的人,也都是抱着那样一个坚定不移信念的。

    “如果此番世子妃是想丢下属下等独自去寻找世子爷,那么请恕属下等不能同意。”

    “请世子妃莫要丢下属下等。”

    “怎么,你们这是在威胁本小姐吗?”宓妃挑了挑眉,这句话无yi就是间接承认了邹一枫所言。

    沧海悔夜五人闻言瞪大了双眼,他们看着宓妃,眼里还有不可置信,好一会儿

    ,好一会儿剑舞才找回自己的声音,“小姐,你真的要丢下我们?”

    “不要问为什么,你们只要执行我的命令就好。”

    “不行,我死都不要离开小姐。”红袖缓过神来,整个人都要被刺激要抓狂了。

    宓妃背过身去,远眺着窗外的风景,浑身却都散发出凌厉霸道的杀气,冷声说道:“都坐下。”

    “是。”

    每当宓妃用这样的语气跟他们说话的时候,他们就该知道宓妃的决定是无人可以更改的了,而且也认清了他们自己的身份。

    他们为奴,宓妃为主,哪有奴才可以质疑主子决定的。

    眼见他们一个个都冷静清醒下来,宓妃方才催动了她布在外面的阵法,以防有人偷听她跟他们之间的谈话。

    接着宓妃就把她跟季逸晨之间的交易说了出来,顺便也说了她对他们的安排,甚至还有她要将流金岛收为己用的决定。

    “世子妃,你的意思是季公子他能带着您直接去往光武大陆?”

    “嗯。”

    “他可信吗?”

    “你觉得你家世子妃是那么好骗的。”

    “属下不敢。”邹一枫被宓妃的目光锁定,嘴角猛抽了两下。

    “光武大陆与浩瀚大陆是两个完全不一样的地方,以你们现在的修为去到那里就是死路一条,不管出于哪一方面的考量,我都不可能让你们去冒险。”

    听到这里,甭管是龙凰旗的人也好,还是沧海他们五个也罢,齐刷刷的都低下了头。

    说到底,不是宓妃不想带着他们,而是他们的武力值太差,压根就是不能带着他们。

    没道理去了光武大陆,宓妃在要保护自身安全的前提下,还要分出心神来保护他们的安全。

    “沧海,邹一枫。”

    “属下在。”如若他们跟着宓妃将会是宓妃的累赘,那么他们也不会执意要跟随在宓妃的左右。

    以目前的局势来说,他们的不强求,便是对宓妃最dà的帮助。

    “我离开后你们就按照这地图上的航线去往浦兰岛,不管我去到光武大陆后能否找到陌殇,咱们就以一年为期,我定会回来找你们的。”

    “是。”

    此时此刻,他们除了听从,又还能做点儿什么呢?

    “好了,一个个都别拉耸着脑袋,你们家小姐吉人自有天相,你们就非得拉长着一脸对着我。”

    “小姐,红袖舍不得你。”

    “你们到达浦兰岛之后,全都给本小姐好好练功,待我归来是要一个个检查的,要是不合格全都给本小姐滚蛋。”

    “是。”这一次沧海邹一枫的声音明显洪亮了很多。

    待宓妃归来,他们定要宓妃看到一个全新的她。

    “为了安全起见,你们两个都先将这份航线图牢牢的记在脑中,然hou将其一分为二,一人携带一份贴身放在身上。”

    沧海邹一枫对视一眼,他们知道这份航线图的重要性,这份图决定着他们能否顺利的到达浦兰岛,“请小姐(世子妃)放心,属下省得。”

    “即便不是为了陌殇,哪怕就是为了我的父母和兄长,我也会让自己平平安安的。”

    “请小姐一定要保重自己。”

    “嗯。”

    由于时间紧迫,宓妃见他们已经能安然接受她要独自离开的事实,对于后面她要吩咐和安排下去的事情,宓妃也没有拖拖拉拉的说,而是一鼓作气的从头说到了尾。

    她素来就是一个走一步会算计后面三步的人,要是她不会跟随季逸晨一起离开,有些事情她还可以慢慢的想,慢慢的安排,可眼看着她明晚便要跟随季逸晨一起离开,那么在她离开之后的事情,便由不得她不去想了。

    “请小姐放心,沧海定不负使命。”

    “对你,我一向放心。”

    “请世子妃一定要保重自己。”

    “嗯,我会好好的,陌殇亦会好好的。”

    “嗯。”别过头去,一滴滚烫的眼泪自邹一枫的眼眶中无声滑落,要是世子妃出了什么意外,他就是万死也难辞其咎。

    这样的离别场面不是宓妃所乐见的,她抿了抿唇,嗓音清冷如冰如雪,道:“剑舞。”

    “属下在。”

    “你现在就去请无双王过来一趟,就说本小姐有事情要跟他谈。”

    “是。”

    “在剑舞回来之前,你们可以继续宣泄自己的情绪,但在剑舞回来之后,本小姐希望你们恢复成以前的样子,该怎么做需要本小姐教你们吗?”

    “不用。”

    “那好,散了吧。”

    半个时辰之后,心下一直不安且一直都在琢磨宓妃心思的南宫雪朗,在蝶舞纷飞的花园里见到了宓妃。

    “你有事情瞒着我。”

    “确实有事瞒着你。”

    南宫雪朗走到宓妃的对面,挺拔修长的身形挡住了宓妃头顶的阳光,将宓妃整个儿笼罩在阴影里,他就那么定定的望着宓妃,黑眸幽深如海,仿如一望看不到底的黑色深渊。

    即便他那么努力的想要收敛住自己的气息,却仍是控制不住那冷冽阴戾气息的流泻。

    “你很生qi?”

    “难道本王不该生qi?”有那么一瞬间,南宫雪朗几乎要被宓妃那云淡风轻的语气给气到内伤。

    这个女人,难道天生就是来克他的??

    “貌似本郡主也没有义务将自己发现的隐秘都告诉你吧。”

    “你……”

    “你觉得你告诉了我有关那条地道的事情,所以本小姐就应该对你也毫无保留?”

    “难道不该这样。”

    “那你可知本郡主之所以跟着你去探那条地道,目的无非就是想要确认一下,你看到的那条地道是否就是跟本郡主发现的那几间暗室互通的。”

    南宫雪朗一愣,剑眉紧蹙,道:“你在何处发现的暗室?”

    “禹西部落的后山禁地之中。”

    闻言,南宫雪朗并未起疑,毕竟那天晚上他们都各自出去夜探禹西部落,宓妃一直都没有现身,想来她当时必定就是身处那禁地之中了。

    “你在那里有何发现?”

    宓妃摊了摊手,道:“没有。”

    “没有?”

    “如果有的话,你觉得本郡主还会想到你么。”

    那理直气壮的语气,真真是气得南宫雪朗牙根直痒痒,特么的他真想一口咬死宓妃。

    “本郡主也曾带着自己的人进qu探查了一遍,结果还是什么发现都没有,于是就琢磨着人多力量大,没准儿再加上你们,很快就能找到答案了。”

    “你就那么肯定那地方有秘密。”

    “直jiào。”

    南宫雪朗抚额,若有所思的道:“你可不像一个只会凭直jiào行事的女人。”

    “你应该直接说,本郡主是一个不会做亏本买卖的女人,既有所付出,那么就会索要报酬。”

    联想到自己从那个黑衣壮汉口中得来的情报,南宫雪朗并没有对宓妃的话起疑,他道:“那你准备什么时候行动?”

    “今晚。”

    “那么急?”

    “有道是夜长梦多,我最多只能在这岛上再等三天,找得到的话就是得之我幸,找不到的话就是失之我命。”

    “你有几分把握。”

    “我说没有把握你信吗?”

    “不信。”

    “直白的说我有五分。”

    “那本王便再陪你疯一把。”

    “既然你同意了,那咱们就分头行事吧,一个时辰之后咱们就各自领着自己的人在后山入口会合。”

    南宫雪朗一瞬不瞬的注视着宓妃,眼都不眨一下的观察着宓妃的神色变化,他面上不显心里却在叹息,要想从宓妃的脸上看出什么,真真是比登天还要难。

    “呆会儿见。”

    “呆会儿见。”

    ……。

    地宫・传送台

    “小晨晨,你这么看着我,我会以为你爱上我了。”

    “噗――”

    一袭蓝色长袍的宫灿实在没忍住,嘴里的一口茶水直接就这么喷了出去,他也觉得他家大哥有时候真挺逗的。

    明知自己不是宓妃的对shou,怎么就是学不乖呢?

    “我对你没兴趣。”季逸晨僵着脸,抽着嘴角的道。

    “你放心,本小姐对你也实在很难提得起‘性’趣。”宓妃毫无压力的还击,顿时就让某位季公子爆红了一张脸。

    这是赤果果的调戏?

    宫灿看看宓妃,再看看他家大哥,心中如是想着,然hou老老实实的闭紧自己的嘴巴,一点儿都不想去吸引什么战火。

    “我很怀疑,昨晚你对付南公子的手段会不会用到我跟小灿的身上。”那位南公子怕是做梦都想不到,宓妃放倒他跟他所有手下的方式,看起来像是困难重重,其实也真挺简单的。

    好在宓妃这次用的不是毒,否则南宫雪朗真真是要连怎么死的都不知道。

    “别把你跟你弟弟与他划上等号,你们从一开始就不一样。”

    季逸晨挑了挑眉,似认死理儿的道:“我们有何不一样。”

    “他,不是我的人,而你们是本小姐的人。”宓妃难得能耐得住性子,活泼俏皮的道:“只要有本小姐在,就绝对不会有人敢动你们一根头发的。”

    “那我宫灿就一直跟着郡主你混了。”

    “嗯,还是小灿灿比较乖。”

    “看在我这么乖的份上,能不叫我小灿灿么?”

    “这个可以考lu。”

    宫灿抚额,灰败逃遁。

    “你当真决定好了。”

    “我要是没有决定好,现在就应该在远洋号上,带着沧海他们一起离开,而不是在这里跟你东拉西扯。”

    “大哥,你当真觉得她是一个会轻意改biàn决定的人?”

    季逸晨看了宫灿一眼,没人比他更明白,他的这个弟弟到底是有多想离开流金岛,多想去外面的世界看一下看,尤其是跟着宓妃一起去光武大陆见识见识,“他们肯定很想为你送行。”

    “他们只要等着我们团聚的那一天就好,别离的场面本小姐很是不喜欢。”

    “那你准备好了吗?”

    “如果你准备好了,那咱们随时都可以开始。”

    “走吧,去传送台。”

    ------题外话------

    这里是萌哒哒的存稿君,眼看距离除夕越来越近,荨也越来越忙了,可能有时候留言无法及时的回复,还请大家见谅,再有就是男主跟女主会在最近几天相遇的,这个荨倒是没有说谎。但文中有些东西还是需要交待清楚,而荨这几天每章的字数码得也实在多不了,所以进度稍稍有点儿慢,最迟十号是能相聚的,还望大家表要拍荨哈!

    其实荨有些想要吐槽些什么,不过打出来字又反复的删了,心情着实有些复杂,真的有些不知道怎么平复自己的心情,其实荨也是个容易受伤的妹纸,但荨也知道自己有很多不足的地方,不管好的坏的,荨会努力做得更好,以期遇见那个更好的自己,也让大家看到一个新的荨!

    思路客更新最快的小说网,!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V287拐走某季神奇地宫2 | 绝色病王诱哑妃小说 | 绝色病王诱哑妃网-铭荨作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