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字体:
V288 被摆一道传送离开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思路客更新最快的小说网,!

    (扑)  索耶部落最初乃是自光武大陆走出来,最后才在流金岛落地生根的,虽不知索耶部落人为何离开光武大陆,但显然他们却并不曾与光武大陆断绝所有一切的联系。

    否则,在流金岛的地下就不会有如此庞大且极其壮观的地下宫殿,更甚至不会有专门通往光武大陆的传送台。

    宓妃虽说是不知道这个传送台究jing是如何在流金岛与光武大陆的某个地方构建起来的,但也不妨碍她知道,只怕当初索耶部落人为了构建这个传送台,花费的心血与付出的精力,绝对不是三言两语就能说得清的。

    由此便可见,如若索耶部落从不曾被禹西部落所取代,那么这地下的整座地宫应该不会如此的灰败,而且这极其精贵的传送台,也绝对不可能那么多年都无人使用。

    想来在很多很多年前,索耶部落还没有被灭族之时,季逸晨的那些祖辈们定然还与光武大陆有所联系,只是直到后来才渐jiàn没有的。

    “开弓没有回头箭,一旦踏出这一步,你将再也没有回头和后悔的机hui,我最后问你一遍,你当真想好了,而且绝不后悔?”说不清是为什么,季逸晨仍是希望宓妃可以再考lu考lu清楚,不希望她不顾一切的去冒险。

    他不知道那是怎样的一种感情,竟值得宓妃为他这般的奋不顾身,甚至是不惜一切代价。

    看着宓妃那双闪烁着坚定的眸子,季逸晨不禁反问自己:在她心上的那个男人,究jing是怎样的一个男人,竟然值得她如此?

    说不出为什么,反正在季逸晨心中还是一片迷茫的时候,他对未曾谋面的陌殇就充满了羡慕之情。

    “你很隆!

    季逸晨:“……”

    他那么率俏怂恢缆穑

    这丫头竟然还敢嫌弃他?

    索耶部落早已经消失在这个世上,在没有找到宫灿这个孪生弟弟之前,他一直都活得非常的孤独,寂寞,覆灭禹西部落就是支撑他一直活下去的信念,当禹西部落真正的覆灭之后,他甚至想到了就此结束自己的生命。

    宓妃的话虽然点醒了他,可季逸晨仍jiu没有找到继续存在下去的理由,而这时宫灿给了他一个全新的理由,他可以不在乎自己,但他不能不顾自己的亲弟弟。

    宫灿想要跟着宓妃离开,宫灿想要看看外面的世界,所以季逸晨亦是甘心追随宓妃的,只要他可以跟弟弟宫灿在一起,即便就是死,他也没有什么好遗憾的。

    然,宓妃跟他和宫灿不一样,他们兄弟就算真的死在传送台的传送过程中也没什么大不了的,毕竟他们兄弟无论是生还是死都在一起,而宓妃心中尚有那么多的牵挂,她若是死了,又如何能甘心?

    “咳咳,虽说现在说这些有些不是时候,但在咱们开始之前,我也跟大哥一样想问问你,真的想好了,真的不后悔吗?”宫灿知晓他家大哥心里的担忧,同样也因为他对宓妃莫名的亲近,所以他真的不希望宓妃去冒险。

    “你们真不愧是亲兄弟。”

    季逸晨跟宫灿对视一眼,他们看着宓妃无奈的耸了耸肩,真想怒骂宓妃一句:不识好人心。

    “你们的担忧我都明白,你们的好意跟关心我也能感受得到,我很感激你们在这个时候还设身处地的为我着想,但是,我告诉你们,我不用再继续想,继续考lu下去,我更加不会后悔,永yuǎn都不会。”

    倘若她当真命该如此,宓妃也没什么好怨的。

    毕竟比起好多人来说,她两世为人,已经赚了不是么?

    “你劝我莫要太过执着,你又何尝不是?”

    “执着么?”宓妃看着季逸晨那一张写满担忧的清秀脸庞,难得声音里没了那拒人于千里之外的丝丝冷意,变得柔软了几分,“或许吧!”

    她的确是个很执着的人。

    对陌殇,她执着。

    对温老爹温夫人,她亦执着。

    对三个哥哥,她又何尝不是执着的。

    有时候宓妃不禁会想,她是不是太贪心了,既想要亲情,又想要爱情,甚至还渴望着友情。

    如若这些她都有了,是否她的人生就圆满了?

    “既然你已下定决心,那我也不多劝了。”路是她自己选的,季逸晨也懒得再浪fèi自己的唇舌,这丫头的脾性,他也算摸到了几分,知道有些事情她一旦决定了,就再也没有改biàn的可能。

    “生死由命,你与宫灿都不必太记挂在心上。”

    “我不想隐瞒你什么,你也看到了,这里的传送台大概不只千年不曾使用,甚至是更长的时间无人使用,我虽知晓启动它的方法,却完全不知道启动它以后,咱们三人能否顺利到达光武大陆,又或是在中途就不知被抛向了什么地方。”

    你还决定冒险一试吗?

    最后这句话到了嘴边,季逸晨又咽了回去,有些话的的确确不适合反复的拿出来说。

    “其实我比较好奇,你们部落的人当初为什么会离开光武大陆,又为何来到流金岛,既然离开了,又为什么要秘密修建如此庞大的一座地宫,还要花费那么多的心血筑建传送台。”

    听着宓妃的话,季逸晨跟宫灿都一头黑线,他们眼巴巴的望着宓妃,以眼神向宓妃表达自己的不满。

    他们的重点不是这个梗好伐!

    “此处的传送台既然是直接通向

    传送台既然是直接通向光武大陆某处的,那就说明你们的先辈们即便是远远的离开了,亦与光武大陆有着密切的联系,甚至还曾频繁的往返于两个地方。”宓妃没有理会兄弟俩看她怪异的眼神儿,而是话锋一转又道:“难道你们就一点儿都不好奇?”

    说实话,比起要乘坐传送台去往光武大陆途中的重重危险而言,宓妃显然对索耶部落与光武大陆之间的某种关xi,表示深深的好奇。

    宫灿坚持要跟在她的身边,与其说是顺着她给的台阶下,倒不如说他真正的目的地其实就是光武大陆。

    那个地方有他们探寻的秘密。

    “那个…嘿嘿,其实我是很好奇的。”不期然间对上宓妃如水般清澈无尘的双眸,宫灿有种被她一眼就看透的心虚感。

    这个女人的危险程度,比他所能想xiàng的还要多得多。

    “从我记事起虽然就开始阅读族中流传下来的各种典籍,但有关你说的那些,书上是没有任何记载的。”

    “哦?”宓妃仅是挑了挑眉,情绪内敛,半点都不流露于面上。

    “那些都必须是由历代族长亲口传述给下一任族长的,毕竟有些东西并不适合用笔用文字记录下来,而传到我这一代的时候,很多的东西都已然缺失,再也找不回来了。”

    “我们能记下的东西,着实非常有限。”宓妃是何其敏锐聪明之人,宫灿生怕宓妃从季逸晨的身上看出些什么,颇有些着急的便接过了话头,看向宓妃的目光那是满满的真诚。

    “因着太年灭族之祸,族中还曾被焚烧毁掉了一部分的典籍,纵然hou现经过修补,上miàn记录的东西也是不全了。”

    宓妃将目光自他们两兄弟的身上收回,随意的打量起安放传送台的这间宫殿来,只见整座宫殿都笼罩在一片朦胧的白色光雾里,比起地宫中其他的地方,这里给人的感觉非常的神圣,且不容侵犯。

    也不怪禹西部落人霸占了流金岛千余年都不曾发现这地下宫殿的存在,饶是宓妃也是误打误撞闯进来的,否则她也只会隐隐察觉到有什么地方不对,却无法找到地宫的入口。

    索耶部落的地宫在当时应该是他们一族人心目中的圣地,而且不是一般人可以进入的地方,以地宫的中心为轴,整个地宫都笼罩在层层的禁制之中,不懂其中法门之人,又如何能发现端倪。

    “那是你们族中自己的事情,本小姐没兴趣知道。”即便她想知道,也绝对不可能全部都听信他们兄弟的话。

    “我们兄弟以后都是要跟着你的,倒也没什么好对你隐瞒的。”

    “每个人的心里都有属于自己不想让别人知道的秘密,你们有拥有秘密的权利,而我纵然好奇却也不会硬逼着你们说出来,毕竟你们虽然要跟随在我的身边,但你们却是自由的人,不需要完全按照我手下那些人的规矩来。”

    她既想要收服这两兄弟,有些该舍的东西,宓妃便不会硬拽在自己的手里,她只要拿捏好收与放的分寸便好。

    “怪不得你手下那些人都对你死心蹋地的。”宫灿撇了撇嘴,却是不得不承认宓妃在驭人方面很有一套。

    当然,目前而言他虽然同意追随宓妃左右,但想要他真正的臣服于宓妃,她还必须拿出一点儿本事来。

    “多谢夸奖。”

    “你可真是连一丝一毫的机hui都不放过。”

    宓妃勾了勾嘴角,黛眉轻挑却并未言语,季逸晨难得直白的道:“能否让我们兄弟心甘情愿的追随于你左右,就看你的本事了。”

    “本小姐的身边也不是什么人都有资格追随的,你们想要留在本小姐的身边,没有能让本小姐高看一眼的东西,怕也只能哪边凉快去哪边了。”

    季逸晨跟宫灿嘴角一抽,真心觉得跟在这样一个心思难以捉磨的女人身边好吗?

    就他们那点儿小心眼,小心机,真的斗得过宓妃?

    “本小姐可以容忍你们许多事,唯独有一件是绝对不会容忍的。”

    兄弟两人望着宓妃,眼里先是掠过一抹疑惑,而后再是掠过一抹了然,倒也异口同声的道:“倘若我们甘心臣服于你,此生必将奉你一人为主,绝不背叛,否则就天打五雷轰,永坠黑暗地狱。”

    “在我面前玩文字游戏真的好吗?”

    “呃…”被宓妃那样的目光给盯着,季逸晨跟宫灿都是一脸的尴尬,有种他们的心思其实就写在他们自己脸上的错觉。

    发这样一个誓言,他们也的确是钻了空子,就好像只要他们没有真心的臣服于宓妃,背叛她就可以似的。

    “你们想钻这空子便钻吧,只是容我提醒或是忠告你们一句,但凡胆敢背叛于我的人,无论他是人,是鬼,是妖,是魔,是神还是佛,本小姐都绝对会让他求生不能,求死不得。”

    “我们从未想过要背叛你。”

    “如此最好。”

    “那我先开启禁制,你跟小灿都准备一下,待传送台启动之后,咱们就出发。”

    “嗯。”宓妃点了点头,如水的眸子细细的观察着前面的圆形传送台,当她看到那圆台之上繁复的图文,好看的眉头轻拧了拧,不知为何心里会有种不舒服的感觉。

    看着那些图文,宓妃不禁有种像是看到仇人的感觉。

    “大哥,需要帮忙吗?”

    “不用。””

    “那等你需要帮忙的时候就叫我。”

    “嗯。”季逸晨扭头看了宫灿一眼,便赶紧收起自己的全副心神,专心致志的开启禁制。

    随着季逸晨将自己的全副心神都投入到开启传送台之上,宫灿神色略显担忧着急的紧盯着季逸晨,生怕他会有个好歹,同时他也时刻准备着,一旦季逸晨失手,他就打算自己顺势接手,由他来开启禁制。

    他们乃是孪生的亲兄弟,两人不但长相几乎没有任何的差异,他们的身体里更流淌着相同的血液,季逸晨可以做到的,他也可以。

    宓妃并不清楚开启传送台的禁制需要些什么,又或是要付出些什么,只当她眼睁睁的看着季逸晨走到传送台的入口处,不出一盏茶的功夫,他原本红润的脸色就在顷刻间变得苍白如纸。

    “大哥……”宫灿低低的喊了一声,又将后面担忧的话都咽了回肚子里,他怕季逸晨因他而分了心神,然hou被保护传送台的禁制所伤。

    传送台上的繁复图文因季逸晨的催动开始渐jiàn闪烁微弱的星芒,一点一点由灰暗变得璀璨而耀眼,宓妃神情专注的目睹了这整个过程,是以她完全忽略了宫灿的异样。

    时间一分一秒的流逝,季逸晨所结出的手印亦是越来越复杂,而他的脸色也越来越苍白,就连他那一头乌黑的头发都开始从发梢一点一点的变白,最后蔓延至头顶发根。

    “小灿,配合我结印。”

    “知道了,大哥。”宫灿心里酸酸涩涩的,眼眶开始泛红,他又怎会不懂季逸晨对他的保护。

    开启传送台的禁制需要耗费极大的修为,除此之外还需要用到他们自身的鲜血,他跟季逸晨是亲兄弟,他们的血都可以作为最终开启禁制的媒介,然而,季逸晨为了让他进入传送台之后有更大活下去的机hui,阻止了他动用自身修为跟血液,以一己之力将这些都硬抗了下来。

    “温小姐,麻烦你往后退一些。”

    宓妃看了宫灿一眼,什么也没说乖乖的往后退了数步,而后便看到宫灿席地而坐,双手结出一个奇异的结印,一缕缕绿色的光芒从他的身体里慢慢的升腾起来,渐jiàn悬浮在他的头顶,汇聚成一个更为繁复的菱形图案。

    “大哥,我准备好了。”

    “嗯。”季逸晨点了点头,手中结印的速度开始加快,直到越来越快,看得宓妃都忘了要眨眼。

    此时此刻,不单单只有传送台上的繁复图文褪去那灰败的外衣,变得越来越璀璨耀眼,就连宓妃身处的这座宫殿都开始剧烈的颤抖起来,那些厚积的灰尘扑簌簌的直落,眼前清晰的一切开始笼罩在一层浓浓的尘埃之中。

    宓妃眨了眨眼,运气自身真气在周围为自己竖起一道防护墙,然hou她便看到送传台的正中心突然飞出一只薄如蝶翼的精致小碗,那小碗悬浮在传送台上空,季逸晨原本紧闭的双眼猛然睁开,眸底爆射出两道锐利的红芒,紧接着他就划破自己的手掌,让掌心那殷红的鲜血顺势飞射进那只小碗里,直到鲜血将小碗整只填满。

    “大哥你别逞强,我的血也是可以的。”

    “小灿,你别让大哥为你分神。”

    “可是……”

    “没有可是不可是,你若当我是你兄长便什么都不要说。”

    “是。”宫灿咬了咬牙,在这一刻,他突然不想离开流金岛了,其实有大哥陪在他的身边,他还有什么不满足的。

    更何况,他们季氏一族并不欠那些人什么的,反而是他们欠着他们,若非当年他们闹出那样的事情,他们一族又岂会只剩下他跟大哥这两条血脉。

    现如今真的要回去吗?

    宫灿有些犹豫了,季逸晨是何等敏锐之人,哪里能瞧不出他的那点儿心思,遂,沉声道:“小灿,守住心神,切不可乱了心神。”

    “需要我做什么吗?”不管他们兄弟两人背着她还藏有什么样的秘密,宓妃对季逸晨其实都是感激的,眼见他的状况的确是不太好,她也不怎么好意思袖手旁观。

    “还请温小姐一会儿能保住我大哥的性命。”

    “你们可都是本小姐看上的人,就算阎王爷想要你们的命,那也得问问本姑娘应是不应。”

    得了宓妃这句话,宫灿提起的心算是落了地,他掀了掀嘴唇,道:“温小姐大恩,宫灿铭记于心。”

    “大哥,你想护着我的心意我都知道,但你可知我也与你有着一样的心意。”宫灿说这话时,他的表情非常的平静,让得季逸晨都不禁心跳漏了一拍,“后面的事情就交给我来办。”

    “小灿灿说得有道理,小晨晨你若再逞能,估计咱们还没有走出这地宫你就挂了。”

    “小灿,你小心。”

    “嗯。”眼见季逸晨不再硬撑下去,宫灿提起的心落了地,他抿唇道:“大哥,温小姐你们准备好,待咱们头顶的七芒星成形之时,就是咱们离开流金岛之时。”

    开启传送台的禁制,季逸晨已经完成了一大半,最耗损心力跟修为的部分已经由他来完成,后面几个步骤相对简单且易完成,交到宫灿的手中,他也没什么好不放心的。

    “温小姐不介yi给我一粒保命丹吧!”

    宓妃冷笑着扫了他一眼,倒也当真没有拒绝他的提议,从怀里的白瓷瓶中倒出一粒金黄色的保命丹,顺便还给了他一粒调理体

    一粒调理体内气息的雪莲丸,“需要替你运功疗伤吗?”

    “不用。”

    宓妃原本就不是一个心热之人,既然季逸晨拒绝了她的提议,她断然是不会再凑上去的。

    “大哥,你领着温小姐站到传送台上去。”

    “温小姐,请。”

    “季公子,也请。”

    “我说你们两个别闹,都赶紧的。”若非情况不允许,宫灿真想一人送他们一对大白眼。

    当季逸晨跟宓妃走到传送台上,宓妃就非常直观的感觉到她的头顶,跟她的脚下,仿佛都有一股极为强大的吸力在流窜,仿佛要将她硬生生给撕成两半似的。

    “切记一会儿被卷入传送台之后,莫要使用自身的修为去强行抵抗,否则你只会越伤越重。”

    宓妃眸中划过一道暗芒,她轻轻勾了勾嘴角,嗓音淡淡的道:“那便当我从此刻起就死了吧!”

    当她死了?

    季逸晨先是一怔,而后一愣,渐jiàn回过其中的味道来,这个女人的悟性之高,真真令他咂舌不已。

    “的确还就得当自己死了。”话落,站在传送台右边的季逸晨就闭上了双眼,不再看站在左边的宓妃,只道:“小灿,我们都准备好了。”

    趁着双手结印最后的一个变化之际,宫灿如一道流光般冲上传送台,站在了季逸晨跟宓妃的中间,为了能让他们三人离开后不被分散,宫灿在急忙闭上双眼之前,牢牢的抓住了季逸晨和宓妃的手。

    若死,他们就一起死。

    若生,那他们就一起活。

    意识消散的最后一瞬,宓妃看到宫殿天花板上的七芒星以肉眼可见的速度消失,紧接着她就看到大片大片的紫色,那紫色极美,仿佛能将人的灵魂都吸入其中。

    临闭上双眼的前一瞬,宓妃猛然又瞪大了双眼,她竟然在那一大片魅惑的紫色里看到了一个熟悉的修长挺拔身影,那个背影,那种感觉,甚至是那种气息,她断然不会认错。

    怎,怎么会?

    她怎会在这个地方看到他?

    当笼罩在传送台周围的璀璨白光彻底的消失以后,这间宫殿又恢复成了最初宓妃看到时的模yàng,顶上复杂的星宿图文消失不见,周围再次变得灰突突的,就连传送台都灰败一片,没有半点的光华。

    若非一切都是宓妃亲身经li的,她定然怎么都无法相信,在这地宫之中竟还隐藏着如此的惊天秘密。

    “熙然,我来了。”

    “熙然,等我。”

    “熙然,你既不能回来找我,那我便来寻你……”

    “熙然……”

    宓妃不顾危险,甚至是赌上自己的性命,与季逸晨兄弟乘坐没有任何安全保障的传送台离开流金岛去往光武大陆,随着传送台的光华耀眼到极至,再一点一点消失,恢复成他们离开之前的模yàng。

    新的故事,又即将徐徐展开。

    ……。

    三天后

    “沧海,你看前面那座被两道峡谷夹在中间的岛,是不是就是普罗岛?”

    “据季公子的描述,那应该就是普罗岛。”

    “咱们从流金岛连夜离开,船上缺少的东西早就一一补齐,完全没有必要登上普罗岛。”邹一枫现在才发现,怕只怕世子妃早先安排他们将船上的物资补充齐全,应当已是做好了要离开他们的准备。

    此时此刻,他是真的很想知道,世子妃在什么地方,世子妃又是否平安,又当真提前到了光武大陆吗?

    那片与浩瀚大陆截然不同的光武大陆又究jing是什么样的,他真是好奇极了,亦是担心极了。

    “小姐不会有事的。”沧海拍了拍邹一枫的肩膀,迎着海风拿出宓妃交给他的那张航线图,骨节分明的手指指着上miàn一个被标成红色的点,道:“前面的一切咱们都要放下,从现在开始,我们要将普罗岛做为起点,浦兰岛做为终点。”

    邹一枫握了握拳头,沉声道:“你说得对,我们不能让世子妃失望,我们会平安且顺利的到达浦兰岛,然hou好好修练,争取以后跟随在世子妃的身边再也不会成为世子的累赘。”

    他们都迫切的想要帮得上宓妃的,他们的存在是为了保护宓妃,而不是让宓妃保护他们。

    “那咱们就将现在的航线偏一点儿,然hou绕开普罗岛,从普罗岛的东面出发前往浦兰岛。”

    “悔夜你……”

    “喂,别以为就你对地理地形有所研究,我也是不差的。”悔夜挑衅的看了沧海一眼,那洋洋得yi的模yàng,不禁将一直沉默不语的剑舞和红袖都给逗笑了。

    三天前的夜里,当他们按照宓妃的部署,在禹西部落人驻地的禁地后山墓穴里,成功将南宫雪朗等人放倒之后,原本他们是打算送走宓妃以后再登上远洋号离开的,但宓妃无论如何都不同意。

    最后,还是宓妃站在月色下,看着沧海他们一一登上远洋号,然hou慢慢的驶离流金岛,直至看不到远洋号庞大的身影,宓妃方才转身离开。

    “你们告诉我,小姐她一定会没事的吧。”半晌,红袖还是没能憋住,总算是把心里的话说了出来。

    “小姐(世子妃)当然不会事情。”

    “呼,那咱们也别苦着一张脸了,我们应该抓紧时间去到那什么浦兰岛,然hou在那里扎根下来等待小姐的消息,我们还要勤加修练,争取强大

    ,争取强大到可以去光武大陆。”红袖握了握拳头,娇艳的小脸上扬溢着满满的自xin。

    “嗯。”甲板之上,以沧海和邹一枫为首的所有人都不住的点头,暗暗在心中为自己加油打气,他们一定可以做到的。

    “话说,无双王发现自己在一座坟墓中醒来,不知他的表情会是如何的丰富精彩。”

    残恨此话一出,所有人都齐刷刷的回头看他,他端着一面的没有表情,冷冷的又道:“别说你们就没有想过这个问题。”

    此时再说到流金岛,禹西部落驻地的后山,第一代族长的墓地之中,昏睡中的南宫雪朗先是指尖颤了颤,而后眼皮也动了动,浓黑的眼睫不住的颤动,隐隐有了要转醒的迹象。

    他觉得他做了一个冗长的梦,在他的梦里发生了很多事情,他想用力的抓住些什么,可怎么也抓不住。

    然hou他浑身的力气仿佛都被抽了个干净,身体变得虚软无力,眼前的一切也开始变得虚幻起来,他想用力的支撑住自己的身体,牢牢的将自己钉在地上,睁大双眼去看清周围的一切。

    可他什么都看不到,脑袋越来越重,眼前的一切也越来越模糊,意识渐jiàn抽离他的身体,最后什么都不知道了。

    紧接着,南宫雪朗的手指动了动,跟着他的眼皮动得更厉害,渐jiàn的他的脑海里浮现出一个人影,那个人影由虚幻渐jiàn的凝实。

    是…是一袭素衣的宓妃。

    宓妃,宓妃……

    刷――

    陷入沉睡的南宫雪朗猛然睁开双眼,继而从地上弹坐而起,因他动作太过迅猛而导致眼前突然一黑,险些再此狼狈的栽倒在地。

    “宓妃,对,就是她。”

    沉着脸伸手轻揉着眉心,南宫雪朗的意识慢慢清晰起来,随着他的记忆越发的清晰,他的脸色就越发的难看,浑身上下抑制不住的杀气,几乎就可以杀人于无形。

    “该死的,她竟然摆了他一道。”

    “王爷,王爷,王……”

    “鬼叫什么,本王还没死。”南宫雪朗怒吼一声,那如冰如雪的气质已是荡然无存。

    “属下等该死,请王爷责罚。”

    “滚――”

    南宫雪朗真的要气疯了,他阴沉着一张脸,整个人已经处于暴走的边缘,宓妃,宓妃,你给本王等着。

    你对本王摆下的这一道,说什么也不能就这么算了。

    ------题外话------

    汗哒哒的,荨这都记错日子了,原本应该昨天向妞儿们道上一句除夕快乐的,结果被荨记成是今天了,还一直以为是二月八号除夕来着。

    今天是正月初一,妞儿们应该都出去玩耍了,在这新的一年里,荨祝所有的妞儿们新年新气象,天天开心,事事顺心,荨也尽量不在这段时间请假休息,如果章节字数少更了些,希望妞儿们可以理解理解,么么哒大家。

    思路客更新最快的小说网,!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V288被摆一道传送离开 | 绝色病王诱哑妃小说 | 绝色病王诱哑妃网-铭荨作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