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字体:
V290 收服两货自取其辱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思路客更新最快的小说网,!

    (扑)  宓妃觉得自己做了一个很长且很可怕,也极其危险的梦,在梦里她浑身都布满了伤口,轻轻一动就疼得她倒抽一口凉气,好像她全身上下就没有一个地方是好的。

    她记得在她的梦里,有璀璨到刺眼的白光笼罩着她,刚开始的时候那些白光除了刺眼一些也不觉得有什么危险,可慢慢的那些白光变得狰狞可怖起来,它们化作一道道锋利的光刃,先是划破她的衣裳,再在她的肌肤上留下一道又一道细长的伤口。

    在那数不清的光刃攻击下,宓妃只觉自己退无可退,因为不管她怎么躲,怎么避,那些光刃就仿佛是长了眼睛一样,追着她,将她弄得万分的狼狈,还遍体都是伤。

    然而,那些锋利的光刃都不是最危险的,它们就如同真正危险来临之前的开胃小菜一样,纯粹就是逗着她玩的。

    “小灿,小灿……”

    “怎么了大哥,是不是她出事了。”在院子里熬药的宫灿一听到季逸晨的喊声,立马丢下手中的小扇子就朝宓妃的房间冲了去。

    “小灿,你快看看她是不是要醒了?”宓妃一天不醒来,压在季逸晨心口之上的巨石就一天也移不开。

    此时的宓妃的确是躺在床上,她的头左右摇摆着,汗水打湿了她额前的头发,而她的手也紧紧的抓着床单,仿佛正陷入了什么可怕的梦境之中。

    季逸晨曾试图靠近宓妃,安抚宓妃的,结果每当他一靠近,即便就是身处昏睡中的宓妃都会浑身紧崩,高度的戒备起来,骇人的杀气自她的身体里涌现出来,逼得他不得不后退。

    每当他从宓妃身上感受到那样重的杀气时,他都不禁会去想,究jing是怎样的生长环境,才会造就了这样的一个宓妃。

    “大哥先别急,让我替她诊一下脉再说。”

    “嗯。”季逸晨点了点头,后退几步让宫灿可以坐到床边为宓妃诊脉,“小灿,她潜意识里的防备很重,你小心一些,别被她给伤到了。”

    宫灿不是第一次被宓妃诊脉了,当然也不是第一次被宓妃给误伤到,因此,每次他要靠近宓妃的时候都会留有防备。

    他是怎么都想不明白,宓妃是怎么练就这样一身本事的,且下起手来那力气还不是一般的大。

    修长的手指搭在宓妃的腕间,可架不住宓妃不配合不是,她的手紧紧的抓着床单,以至于宫灿根本没有办法替她好好的诊脉,而且她的气息起伏不定,更是让宫灿无法摸清她现在的身体情况,哪怕就是用药都要小心再小心,生怕给她用错了药。

    “怎么样?”眼见宫灿又是好半天都没有开口说话,季逸晨那颗不曾落下的心就又提了起来。

    “她的脉象紊乱,气息虚浮。”

    “那咱们该如何为她调养?”

    宫灿摇了摇头,抿唇道:“我一直都觉得她的脉象与一般人有异,时隐时现,时强时弱,有时候看起来没有一点儿异常,可有时候根本就摸不到她的脉象,仿佛她的脉搏没有似的。”

    “她原就不是普通人。”

    闻言,宫灿看了季逸晨一眼,嘴角勾起一抹苦笑,道:“大哥这话说得倒是没错,她要是普通人,我都没见过比她更特别的人了。”

    想到那千钧一发之际,她犹如一道闪电般将季逸晨抓住,再将季逸晨抛向他,而自己则被卷进那恐怖的穿梭风暴之中足足有一盏茶的功夫,倘若换成是别人,只怕早就被撕成粉碎了。

    而她,虽然身受重伤,陷入昏迷,却是一点儿都没有缺胳膊少腿儿。

    “那她现在是做恶梦了?”

    “嗯,的确是做梦了。”

    “看她的神色,这个梦应该很恐怖。”

    宫灿挑了挑眉,沉声道:“最迟今天晚上她应该就会醒来,至于她做的是什么梦,咱们无权知晓,而且以她的性子大概也是不屑对我们谈及的。”

    她从穿梭风暴中救了季逸晨,然hou又强撑着已然重伤的身体在传送台中不住的下坠,直到紧要关头他们被抛出传送台,宓妃才终于无法继续支撑下去,陷入了深度的昏迷。

    想来在她倒下的那一刻,定然也是确定周围暂shi没有危险的,否则她怕是还会继续强撑着。

    不得不说遇上如同宓妃这样的人,宫灿无比的庆幸,他们从一开始虽然说不上是朋友,但也并非是敌人,不然有这么一个强大到无法想xiàng,无法预料的敌人,可真是够让人头疼的。

    “就算她的自我保护意识再怎么强,但她也是一个人,一个跟我们一样会有情绪的人,咱们刚刚历经了那样的风险与磨难,她的有些意识应该还停留在被抛出传送台那一刻,梦醒了她应该也就醒了。”

    宓妃已经整整昏睡了三天,期间宫灿也试图为她好好诊一诊脉,再让她服一些药,可惜即便如此,宓妃依旧不是能随意让人摆弄的人。

    想到宓妃身上的那一身伤,宫灿只是隔着衣服看了一下,至于给她清洗伤口和换衣服,他们兄弟都是拜托这家客栈掌柜的闺女帮的忙,要不他们还真不知道该怎么办才好。

    且不说男女有别,由他们给宓妃换衣服合适不合适,就是他们想动宓妃,某个女人也极其的不配合好么?

    你说她是醒着的,偏偏她又没醒,但特么的她就愣是不让你碰她,否则她便挣扎得厉害,而且力气超级的大,一个不小心被她拍

    大,一个不小心被她拍上一掌,那绝对是会掉丢小命的。

    “你药熬好了吗?”

    “先就这样吧,她也没什么大的问题,我去盯着药,大哥你守着她。”宓妃这一身的伤是为救季逸晨落下的,宫灿也明白他家大哥的心思,总之是不想再欠宓妃的,毕竟他们兄弟还有着别的使命,那是自他们出生便一直都要背负的,没有办法可以摆脱得掉。

    “小灿,我……”

    “我知道大哥想说什么,所以大哥不必觉得为难。”

    季逸晨有些窘迫的低了低头,而后语气沉稳坚定的道:“小灿,待她醒来我已决定奉她为主,但你……”

    他是他,宫灿是宫灿,他不能自私的拉着宫灿一起,毕竟对宓妃有愧的人是他。

    “我就知道大哥会这么说,其实不管有没有大哥闹的这一出,我这心里早就已经承认了她。”认像宓妃这样的人为主,想来他往后的生活一点儿都不会无聊,对于生来便喜欢冒险的宫灿来说,无yi是最好的选zé。

    “那你还说那番话?”

    “大哥该知晓我的性子,又岂能让她轻意就将我给驯服了。”说到这里宫灿更是得yi的扬了扬眉,倘若宓妃此时是醒着的,特么的她一定赏他一大耳巴子,丫的,叫你得瑟。

    别以为姑奶奶看重你的能力,还就非你不可了,若不是为了省点儿重新培养人的时间,她倒宁可自己手底下的人都是由她慢慢培养起来的,如此,他们的忠诚度会更高。

    “我们现在奉她为主,其实也说不清最后到底是谁倚仗谁的更多,我总觉得她的身上,又或是她这个人,跟着她会带给我们意想不到的收获。”

    宫灿没有说话,目光落到宓妃的脸上,点了点头道:“她是个非常特别的人。”

    “药煎好之后,小灿你……”

    “一会儿我将药端来你喂她服下,如果她仍是未醒,那么大哥就继续留下照顾她,我再出去打听打听消息。”

    他们三个人算得上非常幸运的了,虽然都受了不同程度的伤,但好歹他们是真真正正的站在了光武大陆的土地上,而非被传送台抛送在茫茫的虚无之海之上。

    离开那片山林后,他们兄弟两人轮流背着昏睡的宓妃,足足步行了近三个时辰,方才找到一个小村庄,原本是打算在那个村庄里留宿一晚,结果村里那些人看到他们衣衫残破又浑身带血的模yàng,只差没有拿出棍子来赶他们。

    季逸晨好说歹说才让那些村民相信他们不是坏人,不过仍是不许他们踏入村庄半步,最后还是宫灿编了一个非常狗血的故事,再向他们打探距离村庄最近的一个城镇在哪里,说他们的妹妹被贼人伤得很重,需要尽快瞧大夫,那些村民才给他们指了路。

    许也是缘分,陌殇到达光武大陆的第一站是在青城,而季逸晨兄弟与宓妃被传送台抛送出来的地方,正好就是青城效外的某处山林,途中历经一番波折,到底还是顺利的进了青城,然hou就近找了一家客栈落脚。

    “好。”在宓妃没有清醒过来之前,身边绝对是不能离人的,毕竟他们三个人在这个地方人生地不熟的,比起其他人来说,他们三个自然就是最为亲近的,万一发生点儿什么事情,彼此还能有个照应。“小灿,虽说青城只是光武大陆的一个边陲小镇,但这里隐藏着的高手却是不少,你出去打探消息,切记要小心行事,一旦遇上什么危险先走为上。”

    “嗯。”

    宫灿前脚刚刚离开,季逸晨也刚刚离开床前,准备到外间的桌上倒一杯茶水进来,仿佛一直深陷某个梦境中的宓妃便猛然被惊醒,整个人从床上弹坐而起。

    嘶――

    过大的动作牵扯到身上被光刃划出的伤口,疼得宓妃倒抽一口凉气,只见她微张着略显苍白的小嘴,好看的眉头更是拧得紧紧的,不但她的意识还没有完全清醒过来,就连她的一双眸子里也满是迷茫之色。

    “该死的。”好半晌宓妃缓过神来,第一反应就是低头瞅了眼自己疼得最为厉害的两只手臂,然hou便没忍住低咒出声。

    “你终于醒了,可还有哪里不舒服?”听到里间有响动,季逸晨几乎是转身就跑了进来。

    宓妃抬头看着季逸晨,水润清透的眸子一眨不眨的,久久都没有下一个动作,这般模yàng的宓妃给人一种略显呆萌的错觉,“你…你你没事儿吧,该该不会是失忆了?”

    说到这里季逸晨的眉头皱得死紧,甚至是毫无形象的大声喊道:“小灿,小灿你快来,温小姐她她…她好像撞坏脑子失忆了。”

    啪――

    房间外,端着药正抬脚上台阶的宫灿一听这话,浑身一僵,手上一松,药碗直线下坠,摔在地上四分五裂,浓黑的药汁飞溅开来,又苦又涩的味道更是直接刺激着人的胃蕾。

    “你丫的才撞坏了脑子。”宓妃没好气的瞪了季逸晨一眼,早在看到季逸晨的那一瞬间,她就已经记起了踏上传送台到被抛出传送台的期间都发生了什么。

    回想到被卷入穿梭风暴的那一刻,宓妃发誓:如果再让她重新选zé一次的话,她绝对不会再出手去救季逸晨。

    “大哥你刚才说什么?”

    “我……”

    “小灿灿,你就是这么给我处理和包扎伤口的?”

    宫灿听着宓妃那阴恻恻的声音,浑身先是

    ,浑身先是一僵,接着又打了个哆嗦,抿唇道:“我是很想替你抱扎伤口来着,但也得你乐yi不是。”

    “我其实很好奇,究jing是怎样的一个生存环境,才会让你养成一种即便在昏睡中都保持警惕和戒备的防御意识。”

    闻言,宓妃怔了怔,脑海里飞快的掠过一些前世受训时的画面,她的声音冷了冷,“这个你们不需要知道。”

    季逸晨兄弟两人对视一眼,倒也没再继续这个话题,“以你的性格可真不像是那种会为了救别人而牺牲自己的人。”

    “我的确不是那种人。”

    “那你为何还要出手救我大哥,你明明就可以袖手旁观的。”

    “我也想知道为什么。”紧接宫灿之后,季逸晨也目光灼灼的望着宓妃,仿佛得不到一个答案就誓不罢休似的。

    虽说宓妃从未掩藏过她对他们兄弟能力的欣赏,但季逸晨却不会自恋的以为宓妃就非他们两个不可,毕竟在宓妃的身上天生就有着一股上位者才有的气场跟气势,想要为她效力的人只多不会少,而他们不过只是其中之一,或是之二罢了。

    “你们就当本小姐脑抽了吧,要是还能重新选zé一次,我是绝对不会多管闲事的。”她的确是出手救下了季逸晨,可在她决定那么做之前,就在那电光火石之间,宓妃也是有过考量和评估的,她救季逸晨的前提条件是保证自身的安全。

    换句话说,她出手救季逸晨,其实是对自身安全有了三分的把握才出手的,否则她岂会搭理他人的生与死。

    如今回想起来她亦是满心的后怕,对自己当时的决定,简直就是万分的后悔。

    果不其然,得了这么个回答的季逸晨和宫灿整个儿都傻眼了,两人你看我,我看你,最后对宓妃是齐齐的无语。

    “这是什么地方?”

    “光武大陆。”

    “青城。”

    宓妃动了动自己僵硬的脖子跟一动就扯得生疼的身体,蹙着眉又道:“我睡多长时间了?”

    “你昏睡了整整三天。”

    “三天了。”宓妃再次拧了拧眉,这么说的话他们已经到达光武大陆三天了,可她还什么都没有做,也不知陌殇在哪里,她又应该如何打探他的消息。

    “我已经打探过了,青城只是光武大陆的一个外围城镇,呃,也可以说成是光武大陆的一个边陲小镇,你想要找的人怕是不在这里。”许是宓妃脸上的失落太明显,以至于宫灿都猜到了她的心思。

    “你也别太着急,我们既然已经平安来到光武大陆,都说大难不死必有后福,我想你很快就会找到他的。”

    “承你吉言。”宓妃看了季逸晨一眼,揉了揉眉心道:“那你们先出去吧,我自己处理一下身上的伤。”

    “好。”

    “你可别说是我拿了你身上的那些上好的药,我可是冤枉的,我们从传送台里被抛出来的时候,身上的衣服都被划破了,而你随身携带的那个小包裹更是连渣都没得剩。”

    宓妃眨了眨眼,又幽幽的叹了口气,拧眉道:“好吧,我知道了。”

    一柱香之后,当宓妃褪下自己的衣衫,透过屏风后的镜子看向自己的背时,真真是倒抽了一口凉气,特么的简直不忍直视。

    那一道道交错的细长口子,看得她牙直疼,两条胳膊跟两条腿上也布满了类似的细长伤口,好在有经过简单的清洗和上药,否则还不知道会在她的身上留下怎样难看的痕迹。

    “该死的,以后再不能干那样的蠢事。”

    动作干净利索的擦洗了一下身体,然hou拿了宫灿调配好的药抹上,打算先让伤口结痂,至于会不会留疤,暂shi不在宓妃的考lu范围之内,反正即便就是留了,她也有办法弄得掉。

    将自己收拾妥当后,宓妃没有立马就外出亲自去打探消息,而是回到床上盘膝而坐,开始运功调息。

    要是她的运气足够好,距离突po应该不远了。

    要说青城最近一个月有什么事情是最让人津津乐道的,那无yi就是四方客栈里发生的那件叫众人皆跌破眼镜的事情了。

    待宓妃打座调息好,已经是第二日傍晚时分,她走出房门宫灿刚从外面回来,趁着用晚膳的功夫,宫灿就将自己打探来的所有消息都说了一遍。

    “观音谷在十大势力中排第六,那个连观音谷嫡出大小姐都丝毫不放在眼里的男人,无论身份还是地位应该都高于观音谷,就是不知是前五大势力中的哪一个势力了。”

    “要是换成我被那么一个又肥又丑的还人尽可夫的女人盯上,就算我的身份地位不如她,我也绝对不会把她放在眼里。”别说让宫灿亲眼去目睹了,他单单只是听了一下,就有种吞了苍蝇的恶心感了。

    因此,对于像史雨青那样长得丑,还要四处招摇的女人,真真是一点儿都同情不起来。

    “放心,人家姑娘指不定还瞧不上你。”季逸晨忍不住泼了宫灿一盆冷水,脑子里琢磨的都是跟十大势力有关的事情,恨不得能再多收集一些有用的情报。

    只可惜青城就那么大一点儿的地方,他们怕是要去往光武大陆的中心地域才能有所收获。

    “咦,你怎么都不说话?”

    宓妃冲宫灿翻了个白眼,没好气的道:“你希望我发表一点儿什么意见?”

    难道要她说,她怀疑

    说,她怀疑那个被又丑又肥女人惦记上的极品男人,很有可能就是她的陌殇么?

    “我身上的伤已经没什么大碍,从明天开始咱们三人就再分头去打探和了解一下光武大陆,两天后再决定咱们下一站要去哪里。”

    “好。”

    “我没意见。”

    又是一夜,稍纵即逝。

    翌日一早,宓妃没有用早膳就出了客栈,她独自一人走在大街上,感受着热闹喧嚣的街市,看着来来往wǎng,络绎不绝的行人,竟是越发的思念起陌殇来,她想他,想得一颗心都拧得生疼。

    熙然,我来了。

    熙然,你在哪里。

    宓妃没有一点儿头绪的在街上转来转去,听着周围人的各种说话声,议论声,最后在听到几个字的时候,脚步猛然顿住。

    鬼域殿。

    幽冥城。

    仿佛冥冥之中,似有所感应一般,宓妃竟然会不自觉的将这六个字与陌殇联系在了一起。

    她不知道自己为何会有这样的感觉,反正在她听到鬼域殿三个字的时候,脑海里便情不自禁的浮现出邪魅男的模yàng来。

    随后宓妃就找了一个地方,专门打探幽冥城和鬼域殿,不打听不知道,越是打听她便越觉得自己找到了陌殇一样。

    对于自己那种近乎偏执又疯狂的想法,宓妃也很是无奈,她都有种自己脑袋是不是被门夹了的虚幻感。

    “眼看十大势力新一轮的排名进阶赛就要举行了,你们觉得哪一个势力能夺第一?”

    “喂,你听说了吗?”

    “听说什么?”

    “你连这都不知道?”问话的那个瘦瘦高高的男人一见旁边的人都一副迷茫的神情,顿感自己的虚荣心得到了大大的满足,于是他脸上的表情越发的神秘起来。

    周围的人好奇心被吊了起来,一个个都嚷嚷着让他快说,“咱们大家都是纯爷们儿,有话就赶紧的说,别那么拖拖拉拉跟个娘们儿似的。”

    “就是。”

    “你要还吊着大家胃口,咱们还不乐yi听了。”

    “对对对,赶紧说,把你知道的都说来听听。”

    瘦高的男人也知道不能玩得太过,于是笑眯眯的开口道:“你们难道就不知道幽冥城的鬼域殿殿主已经回来了吗?”

    此话一出,便如平地一道惊雷,炸得众人是外焦里嫩的。

    “你说真的?”

    “赤焰神君回来了?”

    “真…真回来了?”

    瘦高男人脸色一沉,极不高兴的道:“这个消息早就传遍各大势力了,你们以为小爷是在开玩笑?”

    “要我说的话,若是赤焰神君没有回来,今年的势力排名进阶赛,各大势力的名次变动应该不大,可既然赤焰神君回来了,那第一势力的位置怕是要……”

    后面的话这个中年男人并没有说出口,却一点儿都不妨碍大家领会他的意思。

    宓妃隐在角落里,安安静静的将这些人的谈话都听进了心里,陌殇在她之前出发来光武大陆,按照时间推算,一切顺利的话他肯定到了这个地方,那什么赤焰神君与陌殇应该出现的时间太过吻合,很难不让宓妃多想。

    不管赤焰神君是不是陌殇,幽冥城宓妃是去定了。

    “你当真决定了?”

    “决定了。”

    “那咱们就去幽冥城。”季逸晨跟宫灿都没有决定要先去哪一个地方,既然宓妃决定了,他们也没有反对的理由。

    更何况,宓妃探听到的消息他们也知道,在这个几乎这片大陆上所有势力都关注的幽冥城的时候,显然对他们越发的有利。

    ……

    鬼域殿・琉璃轩

    当蒙昂顾伟晔兄弟奉命拿了宓妃的画像一一传送至鬼域殿各个地方主事的手中,几乎是顷刻之间,所有鬼域殿明处暗处的人都知晓了他们有了君王妃这件事情。

    而且他们还知道,他们的君王妃美丽至极,是真真正正的绝色无双,只消看上一眼,便再也不可能忘记。

    然而,即便鬼域殿的人知道他们的君主要寻找的人是他们的君王妃,一个个也的的确确是牟足了劲的去寻去找,结果五六天过去了,仍是没有一点儿跟宓妃有关的消息传回幽冥城鬼域殿总部。

    “你们三个在干什么?”

    听到声音蒙昂只是扭头看了一眼又扭了回去,顾伟晔顾伟辰则是对着来人略微弯腰,道:“见过两位司主。”

    牧谦笑着拍了拍两人的肩膀,嗓音清润的道:“这里又没有外人,你们两个一定要这么客气?”

    “礼不可废嘛。”顾伟辰捎了捎后脑勺,笑过之后仍是苦着一张脸。

    “怎么了?”

    “其实也没什么。”蒙昂摊了摊手,接着又道:“君王妃的画像传出去几天,仍是没有半点消息传回来,你们也知道君主对此事是每天都要询问上至少三遍的,眼看那么多天过去了,我们实在有点儿不敢往君主跟前凑啊。”

    想到发起火来别提有多恐怖的陌殇,蒙昂表示他很惜命的,真想有多远就躲多远。

    “小辰辰,难道是你猜拳输了?”

    顾伟辰嘴角一抽,黑着脸道:“是。”

    噗嗤――

    “怎么两位司主也有事情要向君主禀报?”

    “嗯。”素来话少的牧竣给了一个单音节的回应,脸上什么表情都没有。

    情都没有。

    “要不君主问起的时候,两位司主就帮帮忙,向君……”

    “你想都别想。”不等顾伟辰把话说完,牧谦立马就笑眯眯的拒绝了。

    虽说他跟牧竣并不负责寻找君王妃,但他们也是知道君主对君王妃的在意的,他们一点都不想去触霉头好么!

    “都在外面嘀咕什么,都给本主滚进来。”

    “是。”

    一袭尊贵紫色华袍的陌殇的负手而立站于窗前,待牧竣蒙昂等人向他行礼之后才道:“说。”

    “禀君主,君…暂shi还没有跟君王妃有关的消息传回来,属下等无能,还请君主责罚。”

    陌殇拧了拧眉,袖中的双手紧了紧,他其实也没有把握宓妃来了光武大陆,他只是不愿错过能找到她的机hui罢了。

    “继续找。”

    “是。”回了话从地上站起来的顾伟辰,简直就有一种重获新生的轻松感。

    “你们有何事?”

    “回君主的话,镜月宗宗主哥志为的独女,人称镜月公主的柯亦菲递了帖子要拜见君主。”

    “不见。”

    来之前牧竣牧谦就知道会得陌殇这么两个字,于是不善言辞的牧竣就使了个眼色给牧谦,让他劝劝陌殇,“君主,镜月宗宗主就柯亦菲一个独生女儿,兴许从她的身上,君主可以……”

    突然,不等牧谦把话说完,陌殇就抬手打断他,冷声道:“你们将她安排在什么地方。”

    一听这话,牧谦顿觉此事有门,道:“回君主的话,属下将她安排在琉璃轩。”

    “你们先过去,本主随后就到。”

    “是。”

    没有真正走进过鬼域殿的人不会知道鬼域殿究jing有多么的美丽,说是人间仙境都不为过,偏偏它却有一个骇人听闻的名zi。

    鬼域,总是会让人联想到一些不怎么美好的东西。

    琉璃轩,是一座坐落在合欢花林间的两层小阁楼,平时便是用来待客之用,整座阁楼便如同它的名zi一样,一砖一瓦皆是用琉璃筑城,无论白天与黑夜,都是晶莹剔透,美轮美奂的。

    “公主,这鬼域殿可真美。”

    “鬼域殿虽美,却也比不得赤焰神君啊!”

    虽说无人见过赤焰神君的模yàng,可这整片大陆的人似乎都知晓,鬼域殿的赤焰神君俊美如天神,邪魅似妖魔。

    即便从不曾露出过真面目,却引得无数女子为他痴迷,为他疯狂。

    “本公主一定会拿下他的。”

    “放眼整个大陆,也唯有赤焰神君才配得上公主。”

    好听的话谁都会说,两个侍女的话哄得一身华丽公主装的镜月公主那是‘咯咯’直笑,她的容貌生得美艳而妖娆,身材高挑,皮肤白,是个难得一见的美人儿。

    “他,一定会是本公主的。”不管为着什么,赤焰神君都必须是属于她的才行,柯亦菲不相信还有谁敢跟她抢男人。

    不凑巧的是柯亦菲的话,刚好就被牧竣蒙昂五人听了个正着,话少且没有什么表情的牧竣脸色沉了沉,没有开口,倒是牧谦嘴角一撇,冷声道:“就凭她还敢放言一定会拿下君主,她以为她是谁,脑子被门夹了吧!”

    “可不就是脑子被门夹了。”

    “君主会看上她?她给君王妃提鞋都不配。”

    “有道是既生喻,何生亮,要是没有君王妃,她其实还是长得挺不错的。”

    一人一句说完,全都齐刷刷的看向牧竣,后者薄唇紧抿,淡定的吐出四个字:“自取其辱。”

    旋即,蒙昂牧谦四人都朝他竖起了大拇指,果然不愧是牧竣啊,太特么言简意赅了。

    眼前这自以为是的女人,孰不知她还不曾见到陌殇,就凭她把主意打到陌殇的身上,就已经被踢进黑名单,永世不得超生了。

    ------题外话------

    表示存稿君已经用完,荨在此祝所有的妞儿们新年快乐,合家幸福,万事如意,事事顺心,最最重要的是新的一年里笑口常开,毕竟荨觉得没有什么比过得开心更重要了,还有就是谢谢大家一路的支持与理解,在新的一年里咱们一起努力,一起进步。

    虽然特别想让男女主赶快见面,不过还是没能赶上在十号见上,希望妞儿表要生qi。

    今天这章过后,眼见距离两人见面已经越来越近,荨尽量不请假,未来几天还会一直很忙,要下乡走亲戚什么的,如果更新时间再次不稳定了,还望大家见谅。

    只要荨还能坚持,就尽量不会请假,也会尽量晚上睡晚一点将第二天的文文赶出来,废话就不多说了,也许明天不会再说什么题外,留言也没能及时的回复,最后再次祝大家新年快乐。

    思路客更新最快的小说网,!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V290收服两货自取其辱 | 绝色病王诱哑妃小说 | 绝色病王诱哑妃网-铭荨作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