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字体:
V291 直接给本主丢出去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思路客更新最快的小说网,!

    (扑)  “你…”

    鬼域殿中没有侍女,负责端茶递水的都是十二三岁到二十岁出头的年青小厮,而且这些人在被选入鬼域殿时都曾经过非常严厉的训liàn,因此,他们最是懂得什么该说,什么不该说,什么可以做,什么又不可以做。

    “不知柯小姐还有何吩咐?”面容清秀的青衣小厮转过身,眼神平静语气温和的问道。

    柯亦菲皱起弯弯的柳叶眉,似乎对于眼前这个小厮的态度极其的不满,以她的容貌,她的出身,无论走到哪里都是倍受男人瞩目的,结果这个男人看到她,就是这样一种态度么?

    有那么一瞬,柯亦菲觉得自己深受了打击,心里非常的不痛快起来,再加上从她被请进鬼域殿,再到琉璃轩整整过去了两个多时辰,但她连赤焰神君的影子都没有见着,这就使得她原本就不是很好的脾气,完全就处于濒临崩溃的边缘了。

    她心里的火,已然快要压不住,就要爆发了。

    “既然柯小姐没有别的吩咐,小的就先行告退了。”哪怕柯亦菲的的确确是难得一见的人间绝色,容貌美艳,妖娆,身材高挑,纤细,皮肤白剔透,绝对有着魅惑男人的资本,但是如她这般的女人,也并非他这样的人可以招惹得起的。

    更何况,一般这样的女人都心高气傲,盛气凌人的,能被这种女人看进眼里的男人,又岂会是一般的人。

    就是用脚趾头想,清秀小厮也猜得到这位来自镜月宗的柯大小姐究jing是为谁而来。

    费尽心思来到他们鬼域殿的女人,除了是奔着他们君主而来的,难道还能是为了别的?

    只是他们的君主是怎样的人物,小厮虽然听说过,但也无缘亲眼见识,有的也只是对陌殇深刻到骨子里的认识。

    毕竟从他们踏进鬼域殿开始,第一件被告知和被要求的事情就是百分之百要对陌殇忠诚,否则便唯有死路一条。

    “站住。”任凭柯亦菲再怎么聪明,她又怎么可能知道就在她叫住不厮的短短时间内,清秀小厮的脑子里就已经划过那么多的东西。

    从来都只有她柯大小姐拒绝别人的,何时轮到别人来拒绝她,不过一个低贱的小厮罢了,她就不相信她要杀了他,赤焰神君还能叫她赔一个不成?

    想到这里柯亦菲心里就更恼了几分,暗暗觉得赤焰神君太不怜香惜玉,简直就是有负她对他的期望。

    “你不过区区一介卑贱的奴才,本公主有叫你走了吗?”从来都是被男人捧在手心里的柯亦菲,怎么也没想到鬼域殿的一个奴才就敢给她脸色瞧,这让她挫败的同时,内心里更是涌现出抑制不住的愤怒。

    “我们家公主叫你站住你站住就是,少摆出这样的一张臭脸,你以为你是谁啊?”

    “就是,能被我们家公主叫住,那是你的荣幸。”

    “你个下贱的奴才东西,还不赶紧向我们公主请罪。”

    “不然仔细你的脑袋。”

    小厮:“……”

    光是听着柯亦菲两个贴身侍女你一句,我一句的话,小厮就整个无语了,难道他是出门没有看黄历,才会遇上这么三个拎不清的女人?

    还真当他们鬼域殿跟其他地方一样,是个女人在这里就会受到优待?

    血的事实告诉小厮,在鬼域殿里认不清自己身份的女人,下场只有一个,那就是死。

    甭管你的模yàng生得有多么的美艳,也甭管你的身份背景有多么的强悍。

    他们的君主可真不是贪图女色之人,否则偌大的鬼域殿又岂会连一个雌性动物都没有?

    那么多年来,不管是以什么理由混进鬼域殿的女人,最后都只落得‘悲惨’的结局收场。

    “你知道本公主是谁吗?”柯亦菲眯起一双狭长的眸子,丰盈的红唇微微向上勾起,眼睛里荡漾起无xiàn的妩媚风情,声音更是能酥进男人的骨头里。

    美色当前,男人很难没有一点儿男人该有的正常反应,看着距离他如此之近,浑身都散发着迷人风情的柯亦菲,清秀小厮平静的面色有些崩不住了,他只觉自己浑身的血液都急速的朝着某个地方涌去,显然他的反应来得极为的迅速,也让他极其的窘迫。

    他是一个正常的男人,而且不是一个血气方刚的男人,突然被一个女人如此诱惑,要是真没一点儿反应,那他还是个男人么?

    “柯…柯大小姐…”饶是如此,清秀小厮还是很快就找回自己的理智,他面红耳赤的咽了咽口水,别开头尽量不去看美艳妖娆的柯亦菲,生怕自己就这么被她给勾了魂儿去。

    “呵呵…”看到小厮的反应,柯亦菲满足的娇笑出声,她就说她的魅力怎么会减退呢。

    敢情这个卑贱的奴才竟是在她面前强装的镇定,其实早就已经臣服在了她的裙下。

    “比起柯大小姐这个称呼,本公主更喜欢你称呼本公主为镜月公主哦!”话落,柯亦菲更是极具挑逗性的用手轻轻抚过小厮的脸,再凑到他的耳边调笑道:“就凭你,也配喜欢本公主么?”

    轰――

    柯亦菲的话犹如一道惊雷在小厮的耳边炸响,让得他那刚又有些迷糊的脑子瞬间就清醒过来,他低垂着眸子,看起来平静而温和,内心里却已然将柯亦菲踩在了脚下。

    如她这般的女人,别说他们家君主看不上,就连他都看不上好伐,还真以

    都看不上好伐,还真以为自己就是一盘菜了,得yi个什么劲儿。

    若真要有个比较的话,小厮觉得哪怕就是青楼出卖身体的妓,都要比这位柯大小姐高贵一点,至少人家做了从来就不会否认,不像这位搞得自己多高贵似的,其实也就是做那种事儿的。

    “小的自知身份低贱卑微,自是不敢肖想柯大小姐的。”镜月公主这个称号,不过就是其他几个势力的人看在镜月宗宗主的份上封给她的,还真以为是凭她自己的实力得来的?

    在这片大陆之上,缺什么都从来不缺美人儿。

    “有没有人说过你的这张嘴,格外的不讨喜。”

    “这个小的倒是不知。”

    “你…”

    “柯大小姐千万别生qi,两位司主已经去请君主,若是让君主看到柯大小姐这般模yàng,怕是会有一个不好的印象。”

    “你…你说什么?”

    “小的只是实话实说,虽然小的身份低微,不过小的却是一个货真价实的男人。”

    柯亦菲双目喷火的怒视清秀小厮,后者却是极其淡定的接着又道:“小的相信没有任何一个男人会喜欢自己的女人这副模yàng,尤其我们家君主可不是一般的男人。”

    换言之,你这般模yàng连我这个普通的男人都瞧不上眼了,你还能指望君主喜欢上你?

    “你个混账东西,信不信本公主一剑杀了你。”

    “小的当然相信柯大小姐有种一剑杀了小的,毕竟如小的这般身份,在柯大小姐的眼中不过一只蝼蚁罢了。”

    “那你的胆子倒是不小。”柯亦菲眯了眯眼,恨恨的咬着牙,心下已是动了杀机。

    “不不不,小的胆子其实挺小的。”没有人是不怕死的,他不过就是俗人一个,但他就是吃定了柯亦菲不敢杀他,才敢如此一再的挑衅于她。

    “哼!”

    “公主,奴婢觉得他说的也并非没有道理,不如让奴婢给公主补补妆?”

    “是啊,让奴婢们为公主打扮得漂漂亮亮的,保准将赤焰神君给迷得神魂巅倒的。”

    对此小厮不置可否,总觉得他们家君主的眼光不会差成这样,类似这样的女人玩玩还可以,若要娶回家还是别了。

    更何况,近来殿中所传消息属实的话,他们的君主已经为他们找好了君王妃,又岂是眼前这种女人可以相提并论的。

    柯亦菲强压下心口憋着的郁气,黑着脸对小厮道:“本公主还从不曾等谁等过这么长时间,你且去问问,赤焰神君究jing何时能来见本公主。”

    “柯大小姐的意思小的会转达的。”至于君主要不要见你,可就不在他关心的范围之内了。

    “你去传话,最多一刻钟之内,本公主一定要见到他,否则本公主就…就…”

    不等柯亦菲把话说完,清秀小厮就拧眉冷声对她说道:“还请柯大小姐注yi自己的措辞,君主想见谁不想见谁,从来就不是谁可以命令的。”

    “你真以为本公主不敢杀你。”

    刷――

    柯亦菲一把拔出侍女腰间的佩剑直接架在小厮的脖子上,一双妩媚的眸子染上点点猩红之色,周身都遍布杀意。

    “本公主是一般的人么,本公主可是你们的……”

    “公主。”眼见只差一点儿柯亦菲就要说出在此时不该说的话,吓得她身后的侍女不禁惊出一身的冷汗,她紧紧抓着柯亦菲的衣着,不住的朝她使眼色。

    “公主请息怒,没得自降身份跟一个奴才计较。”

    两个侍女自小就伺候在柯亦菲的身边,她们既是柯亦菲的心腹侍女,亦是镜月宗宗主安排在自己女儿身边的暗棋,表面上她们忠于柯亦菲,暗地里她们真正的主子却是镜月宗宗主。

    尚未落实敲定的事情,两个侍女无论如何也是不允许从自家公主口中吐露出来的。

    “对,本公主懒得跟你一个奴才一般见识。”虽说被自己的两个侍女阻止心里有些不痛快,但想到她的那些话脱口而出后会引发的后果,柯亦菲就是再不痛快也只能忍了。

    都给她等着,等她成为鬼域殿的女主人,等她成为赤焰神君的君王妃,她定要将那些给过她脸色瞧的人通通都弄死。

    “不知有句话柯大小姐听说过没有?”

    “什么?”

    “有道是打狗还得看主人,即便小的再怎么卑微低贱,那小的也是鬼域殿的人,可不是外面的阿猫阿狗,可以任由柯大小姐想怎么摆弄就怎么摆弄的。”

    “我杀了你。”

    噗――

    “这个小子不错,很对我的胃口。”牧谦在自己喷笑出声之前赶紧捂住自己的嘴巴,以免暴露了自己的行踪。

    “嗯,他也很对多的胃口,一会儿问问他叫什么名zi,倒是可以带在身边调教一二。”

    看着身侧眼里冒着精光,手掌轻抚着下巴的顾伟辰,顾伟晔也只得翻翻白眼了,“我鬼域殿的人岂是她镜月宗说杀就能杀的,她以为她的脸有多大。”

    一直沉默不语的牧竣沉着一张棱角分明的脸,嗓音低沉的道:“他要是少了一根头发,本司主可以保证,柯大小姐的命也就该交待在这里了。”

    他们鬼域殿从来就不惧怕于任何一个势力,即便他们全都联合起来对抗鬼域殿,君主又岂会惧他们半分。

    “本司主觉得柯大小姐应该不会那么

    该不会那么蠢笨的。”

    听到两道一冷一热,态度却极为阴厉的声音,柯亦菲抬头便看一黑一白两个人,嘴唇颤了颤,道:“你们是幽冥两司。”

    “柯大小姐好眼力。”

    “本公主是堂堂的镜月公主,难道在你们的眼里,本公主的命竟然是跟这个贱奴才画等号的吗?”

    牧谦挑了挑眉,颇为邪气的道:“瞧柯大小姐这话说得,就好像你的命多值钱似的。”

    “你…你们欺人太甚。”

    “若非柯大小姐要自取其辱,我们又怎会欺人?”

    柯亦菲:“……”

    “你说你,安安份份坐在这里等着君主来见你不就好了,就非得那么闹,那么作?”

    “本公主不屑跟你们说话,找一个能做主的人来跟本公主说话。”

    一听这话牧竣牧谦都笑了,世人都知道他们是鬼域殿的幽冥两司,是鬼域殿中地位仅次于赤焰神君陌殇的人,他们手中的权利亦是仅次于陌殇的。

    只要陌殇不在,他们的言行,他们的举动,就通通是代表着陌殇的,偏偏柯亦菲来一句‘找一个能做主的人来跟她说话’,岂不显得幼稚?

    “小的给两位司主请安。”

    “你小子表现不错,倒是很对本司主的胃口,一会儿到外面去等着本司主。”

    “是。”清秀小厮脸上露出满满的喜意,大有一种被天上突然掉下来的馅饼给砸晕了的感觉。

    他就这么阴差阳错的被谦司给看中了?

    “下去吧。”

    “是。”

    “你们…你们别太过份,本公主此番来见你们君主,是有要事与他商谈的,你们若是误了你们君主的好事,一个个都要仔细你们的皮。”

    这样的委屈柯亦菲可说从来都没有受过,整个人气得眼眶都要发红了。

    牧竣牧谦虽说没有常年跟随在陌殇的身边,不过两人好歹也是陌殇培养出来的人,他们的身上多多少少都带有陌殇的一些影子与气场,否则最近几年他们也撑不起鬼域殿。

    许是两人的气场过于强大了些,竟让柯亦菲有些畏惧他们身上的那种气势。

    “本主倒是很好奇镜月宗有何要事要与本主商议。”低沉的,暗磁的,邪魅惑人的男声由远及近的响起,一下子便牢牢抓住了柯亦菲的听觉,让她顺着声源的方向抬眸望去,整个人都有些呆怔。

    即便就是站在柯亦菲身后的两个侍女,也不由得怔怔的出神,有种只闻其声便被勾走了魂儿的迷幻感。

    “属下参见君主。”

    “退下吧。”

    “是。”牧竣牧谦向陌殇行了礼,什么都没有说便躬身退下,倒也不担心柯亦菲在陌殇的面前嚼什么舌根。

    心里已然有了君王妃的君主,又岂会还有别的女人能入得他的眼。

    “你…你你就是赤焰神君?”

    潋艳凤眸轻轻一眯,陌殇目不斜视的走进琉璃轩,他踏过的地方仿佛绽放开朵朵圣洁的白色莲花,那飘逸出尘,仿若谪仙的气质与他本身邪魅狂狷的气息明明相到矛盾,却又奇异的融合在一起,令人惊艳。

    俊美无双,鬼斧神工的俊脸之上,一张紫色的玉制面具挡去了他的大半边脸,只留下那条线优美的下巴,都看得柯亦菲直咽口水,眼睛都要放光。

    她看着陌殇,一瞬不瞬的看着他,哪怕只是看到陌殇的一个下巴,她的眼神都已经移不开。

    “你的眼睛不想要了。”

    “我…”

    “说吧。”

    “说…说什么?”柯亦菲发誓她从未见过气场如此强大的男人,即便他只是静静的坐在那里,都给人一种要仰视他,臣服于他的感觉。

    她只听见自己的心在突突的直跳,一直跳一直跳,而且脸上渐jiàn的烧了起来,就连自己要说什么都忘了。

    “你还有一柱香的时间。”

    “我我我这里有一封信,还请赤焰神君过目。”深吸一口气,柯亦菲强迫自己镇定下来,别在这个时候犯花痴,她应该要保持冷静的与陌殇谈判才行。

    光武大陆之上,几乎无人不知赤焰神君的名号,但却几乎无人见过陌殇的真面目,此时此刻柯亦菲看到戴着面具,尊贵出尘的陌殇,即便没有看到他的脸,心却是动了。

    原本父亲叫她来幽冥城,她是百般不愿yi的,可眼下她却是心甘情愿的。

    这个男人,她要定了。

    不等柯亦菲走近,陌殇手掌轻轻一吸,那封信就落到了陌殇的手中,“你最好站在原地,否则死。”

    柯亦菲被陌殇的语气骇住,整个人不禁面色一白,倒退一步,想要拿出平时勾引挑逗男人的本事,却又着实没有那个胆,就连撒娇都拉不下脸。

    “你那么凶做什么。”跺了跺脚,柯亦菲红着脸,一再抬眼偷偷看陌殇。

    “来人。”

    “君主,属下在。”

    “将她给本主直接丢出去。”陌殇看完镜月宗宗主写的信,面上神色不变,心下冷笑连连,什么情绪都未曾外露的下了指令。

    与他做交易,柯志为也配?

    他真当他的女儿是个宝,是个男人都该捧在手心里疼么?

    拿捏他,他有那样的资格。

    “是。”

    “你…你你怎么可以。”柯亦菲呆了,傻了,怎么突然就要将她丢出去?

    她

    她连哪里得罪了陌殇都不知道,难道他是对她父亲的提议不满意?

    “不…你不可以这么对我。”

    “丢她出去。”

    “是。”

    没再等陌殇再开口,牧竣一把提起柯亦菲就飞身出了琉璃轩,而牧谦则是笑眯眯的对站在原地,目瞪口呆的侍女道:“你们是自己走还是由本司主送你们一程。”

    “我们…我们自己走。”

    “镜月宗,柯志为,你犯到本主的禁忌了。”

    话落,那封信便在陌殇的手中化为了灰烬,什么痕迹都没有留下。

    阿宓,你到底在哪里?

    阿宓,阿宓……

    阿宓,你若来了,便来入我的梦可好?

    ……。

    转眼,距离柯亦菲被丢出鬼域殿已经又是半个月后,蒙昂等人依旧没有打听到跟宓妃有关的任何消息。

    “废物。”

    “是属下等无能,请君主责罚。”

    “若是本主责罚你们有用,那你们就全都不用活了。”

    陌殇总有一种宓妃离他很近的感觉,然而任凭他如何寻找却又偏找不到宓妃,这让他很是烦躁易怒。

    “禀君主。”

    “说。”

    顾伟晔一看陌殇的表情就知道他已然到了要爆发的边缘,遂,硬着头皮道:“属下收到一个消息却是不知当说不当说。”

    按照他家君主的意思,君王妃就算出现在光武大陆,身边也不会跟着两个男人啊,毕竟这片大陆可不是什么人进来都可以生存的。

    唯一的解释只有一个,那两个男人原就是光武大陆的人。

    如此的话,君王妃又岂会与他们同行,故,他才会犹豫这个消息当说不当说。

    “说。”陌殇一个利眼扫过去,顾伟晔当即吓跪在地。

    “三天前有消息从青城传来,说是发现两男一女暗中在打探大陆上的各个势力,而且好像还在寻找什么人?”

    “为何不早说。”

    顾伟晔心惊胆战的将他的担忧说了一遍,又道:“那位姑娘戴着面纱,下面的人也无从知晓她是否就是君王妃。”

    “他们是新到大陆的人?”

    “回君主的话,应该是的。”

    “本主要听的不是应该。”

    “属下会尽快给君主准què答复的。”抹了把额上的冷汗,顾伟晔心有余悸的道。

    “仔细调查他们三人的身份,本主明天就要看到详细的资料。”

    “是。”

    ……

    云漪客栈

    “你们也累了,咱们今晚先休息一下,有事明天再说。”

    “好。”季逸晨和宫灿对宓妃的安排没有意见,连日赶路来到幽冥城,他们实在累得够呛。

    “那明天见。”

    “明天见。”

    翌日,经过一夜的休整,宓妃起了一个大早,用过早膳后便乔装打扮与季逸晨兄弟分头出了客栈。

    幽冥城这个在世人眼中极为神秘且古怪的地方,在宓妃看来却是格外的亲切。

    这里,仿佛有她眷恋的气息,让她倍感安心。

    同样在踏进幽冥城的时候,她便感觉到了异常之处,然她却也并未放在心上,只是留了几分防备。

    “听说了吗?”

    “什么?”

    “听说后天赤焰神君后天要到天山谷泡温泉,那镜月宗的镜月公主竟然不允许其他女子在后天去天山谷。”

    “你们难道就不知半个月前那镜月公主被赤焰神君下令直接丢出了鬼域殿么?”

    “那她脸皮可真够厚的。”

    “可不……”

    “……”

    赤焰神君,天山谷,宓妃抿了抿唇,心下有了主意。

    “公主,您消消气,可别气坏了自个儿身子。”

    “那些乱嚼舌根的人分明就是嫉妒公主可以与赤焰神君近距离接触。”

    “可不,所以公主一定要开开心心的,气死她们。”

    啪――

    柯亦菲一巴掌拍在桌上,怒极反笑的道:“气,本公主有什么可气的,拿文房四宝过来,本公主要给父亲传信。”

    “是。”

    两侍女对视一眼,赶紧噤了声不再开口,低头准备东西去。

    ------题外话------

    荨手机码的字,字数不多还请见谅,明天就相遇了,么么哎!

    思路客更新最快的小说网,!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V291直接给本主丢出去 | 绝色病王诱哑妃小说 | 绝色病王诱哑妃网-铭荨作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