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字体:
V292 与你相遇终篇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思路客更新最快的小说网,!

    (扑)  幽冥城・某客栈

    啪!

    啪啪!啪!

    这已经是近半个多月以来,客栈后的某处小院,不知多少次传出摔砸东西的刺耳声响了,都不用客栈里的掌柜或是小二解释什么,但凡在这家客栈落脚的住客,那就没有一个不知道是怎么回事的。

    鬼域殿行事素来就不按牌理出牌,对于被君主所厌弃之人,他们更是喜欢一力的打压,因此,镜月宗宗主之女镜月公主被赤焰神君下令直接丢出鬼域殿一事,这在幽冥城根本就算不得什么秘密。

    此事不但被幽冥城里里外外的人议论纷纷,指指点点,就连其他地方也都传了去,一时之间,仍留在幽冥城的镜月公主柯亦菲沦为了天大的笑话,就连镜月宗亦被人暗地里指指点点,搞得镜月宗宗主柯志为被dong不已,险些连门都没有出。

    更有甚者,不少其他的势力还‘好心’的寄去慰问涵,言辞之间满是对柯志为的关心关怀之情。

    远在幽冥城千里之外的镜月宗都那么难堪了,就更别说呆在幽冥城里的镜月公主了,自被牧竣强行丢出鬼域殿,接连好几日她都不敢出门,就怕会被人围观,被人指点议论。

    毕竟这幽冥城,一不是她的地盘,二不是她爹的地盘,这里没有人会卖她的面子,能够让他们信奉,让他们畏惧的人,唯有赤焰神君。

    既然她都被赤焰神君给下令丢出了鬼域殿,那么他们对她还有何可惧怕的?

    正因为是想明白了这一点,柯亦菲才难得安份了那么天没有闹出更多的事情来。

    “请公主息怒。”

    “公主倘若真的生qi,真的胸中怒火难平,那就打奴婢出出气,可别再砸东西,万一伤到自己就不好了。”

    能够在幽冥城拥有属于自己的宅院或是别院的人,无一例外他们的背景都非常的干净且详细,因此,在这里即便就是排名前十的各方势力,来到这里都只能住客栈,又或是包下鬼域殿名下的别院或是山庄。

    已经被陌殇划拉进黑名单的镜月公主,她一有身份,二有地位,三有金钱,然而,在这里若是没有陌殇点头,她也只能屈就在三等的客栈小院中,就连包下整间客栈的资格都没有。

    而陷入这般窘迫境地的柯亦菲,她显然没有想到,让她这样屈就的人就是她正心心念念想要征服的人。

    “都起来。”冷着眼扫过跪在地上的两个侍女,柯亦菲提起的脚到底是没有踹得出去,她恨恨的咬了咬牙,转过身去又挥手砸了一个花瓶。

    甭管她在幽冥城有多么的不得赤焰神君待见,她的出身始zhong都摆在那里,就算她真的将这间客栈给拆了,也绝对没有人敢真正的为难她。

    小小的客栈之主,毕竟还没有那么大的胆子去闯鬼域殿,而她不过也只是砸了些东西,一点都不曾威胁到他们的生命安全,至于那些住在周围小院的客人,即便就是听着她砸东西的声音烦了,恼了,也定然不敢闹到她的面前。

    “那公主您…您的气消了吗?”

    “如果公主的气还没有消,奴婢们还是跪着吧,这样也方biàn公主打我们消气,总比砸东西来得好些。”

    柯亦菲:“……”

    她离开镜月城之前,父亲交给她的那封信,柯亦菲虽然没有打开过,但她多少都能猜到信中的内容,来的路上她也想了很多,算计了很多。

    赤焰神君是在看完她父亲给他的那封信之后,才什么都没有说的将她扔出鬼域殿,柯亦菲也就自以为她是摸准了陌殇的心思,遂,她纵然恼怒至极,却也耐着性子没有离开幽冥城。

    “公主,是不是奴婢又说错话了?”

    “你们都起来吧,本公主的确是在生qi,但也不是冲着你们。”现如今她独自在幽冥城,身边可以信任与使唤的人就她们俩儿,要是打坏了骂坏了,最后吃亏的还不是她自己。

    虽然她被丢出鬼域殿时,赤焰神君从头到尾就连一个细微的表情变化都没有,但女人灵敏的第六感告诉柯亦菲,那个让她心动不已,只一个照面就令她思之难忘的男人,绝对不会轻易的放她离开。

    别看从那天过后,她的身边好像没有鬼域殿的眼线,然,柯亦菲就是有那个自xin,在她的周围指不定就藏着几个暗中盯紧她的人。

    事实证明,柯亦菲的第六感是对的,陌殇的的确确有吩咐牧谦暗中派人盯紧柯亦菲。

    单就着镜月宗宗主写给陌殇的那封信,再看过那封信的内容,陌殇又怎么可能轻易的放过柯亦菲。

    在没有挖出她身上所有的秘密与情报之前,柯亦菲的命能保得住,但要承shou多少的折磨那就说不好了。

    “公主不生qi就好了。”

    “今个儿的天气可好了,要不就让奴婢们替公主好好的梳妆打扮一下,然hou让奴婢们陪着公主四处去逛逛?”

    两个侍女你一句我一句说完后,眼见柯亦菲的表情仍是淡淡的,在她的脸上也瞧不出一丝的欢喜之意,其中一个咬着唇瓣,硬着头皮的开口道:“难道公主是在谋算些什么吗?若有用得着奴婢的地方,请公主尽管开口,奴婢定当誓死完成任务。”

    柯亦菲扭头看着她,妩媚妖娆的眸光里带着丝丝赞赏,轻扯着嘴角笑道:“这些天本公主一直在赌。”

    “赌?”

    “公主赌什么?”

    赌什么?”

    “之前本公主其实一直都不敢确定什么,但就在刚才本公主已然是确定了。”

    带着任务潜伏到柯亦菲身边的两个侍女,虽说已经领悟了柯亦菲的意思,面上却装作一副没听懂的模yàng,满眼都是迷茫之色的望着柯亦菲。

    “只要他没有放任本公主不管,那么本公主就还有机hui得到他。”是的,在没有见到陌殇之前,柯亦菲只求完成父亲交给她的任务,内心里没有一点儿想跟陌殇好的念头。

    然而,在她见到陌殇之后,哪怕未曾见过陌殇摘下面具的模yàng,她的一颗心就为陌殇而沦陷了。

    倘若可以得到陌殇,便是让她舍弃这世间其他的男儿,那又有何妨?

    “那公主的意思是…是是……”

    “嗯?”柯亦菲挑了挑眉,妩媚的眸子里竟是带着鼓励之色的看着欲言又止的那个侍女。

    “最近这半个多月,公主每天都这么闹,其实是在做戏对吗?”

    “哼,你们当真以为本公主就是个头脑简单的?”柯亦菲不但是个聪明有野心的女人,更是一个谋略与手段都极为阴厉狠辣的人,只因她伪装得好,别说贴身伺侯她的两个侍女不知道她的这一面,就是她的亲生父亲又何尝知晓她的这一面,“在本公主受了那么大的委屈之后,要是一直都安安静静的什么反应都没有,那才惹人注yi好么。”

    “奴婢受教了。”

    “公主英明。”

    “行啦,这些天虽说有演戏的成份,但本公主也的确很生qi,很窝火,很想杀人。”想她柯亦菲从小到大都是被人捧在手心里疼宠的,结果到了鬼域殿她身上所有的光环就都没有了,还受了那么大的委屈,那简直就是打脸,大大的打脸。

    只要一想到往后她去到什么地方,背后就会有人对她指指点点,嘲xiào她被赤焰神君丢出鬼域殿,她都不知道她的脸要往哪里摆。

    暂且不谈她喜欢不喜欢陌殇,单单就是为了以后不被人嘲xiào,她也非要坐上鬼域殿君王妃的位置不可。

    唯有如此简单直接,才能洗刷掉陌殇给予她的一切耻辱。

    “公主可真别在意别人说什么,她们那是吃不着葡萄嫌葡萄酸呢,只要公主成了赤焰神君的君王妃,那些人的嘴巴肯定全都闭上了。”

    “就是。”

    “君王妃的位置一定会是本公主的。”

    “那位置当然是公主的。”就算不是,哪怕用抢她们也会想办法为公主抢过来的,毕竟这就是她们此次来幽冥城的最终目的。

    “就属你们的嘴甜。”

    “赤焰神君明天就会到天山谷了,公主您……”

    “你留下给本公主梳妆打扮,你去收拾行李,一会儿咱们就出发去天山谷。”

    “是,公主。”

    一个时辰之后,盛妆打扮好的镜月公主柯亦菲带着她的两个侍女出了客栈,坐上马车直奔天山谷而去。

    早在得知陌殇要去天山谷这个消息之后,柯亦菲就动用镜月宗的势力,将那些有能力与她竞争的女人都挡在了幽冥城外,对于她要独霸陌殇的念头,那是一点儿都不加掩饰。

    “将那些女人都给本公主盯牢了。”

    “公主放心,奴婢们早就安排妥当了,绝对不会让那些女人有机hui进入天山谷的。”

    “可不,等明天整个天山谷除了那些低贱且容貌平庸的婢女以外,保准儿就公主您一个。”

    “明天的计划只许成功,不许失败,每个环节都务必保证没有疏漏,否则你们就等着领罚吧。”

    “是,奴婢等省得。”

    “一旦有父亲的回信,不管在什么样的情况之下,都要想办法交到本公主的手中。”

    “是,奴婢等记下了。”

    “天山谷那边……”

    “公主就把心放回肚子里吧,天山谷那边的一切都是由宗主亲自安排的,绝对出不了错。”

    闻言,柯亦菲满意的点了点头,便闭上双眼不再说话,将自己的所有心神都沉浸在她的世界之中。

    与此同时,她的两个侍女也没有闲着,彼此无声的用唇语交谈着,计划着,期间也有着激烈的争论。

    好在她们用的是唇语,即便她们的表情再怎么丰富,到底没有声音发出来,倒也惊动不到柯亦菲。

    ……。

    “怎么样了?”

    “回君主的话,柯大小姐已经带着她的两个侍女前往天山谷了。”牧谦站在书案前恭敬的回话,喜动不喜静的他,不时会抬头偷偷的瞄上书案后的陌殇一眼。

    这个时候他会意外的察觉到,那个用手指一下又一下轻轻抚摸着画像女子脸颊的男人,他那邪魅潋艳,慑人心魄的凤眸中,漾起的丝丝温柔,简直足以令天xià女子都沉溺于其中,甚至是甘心为得到他的一丝温柔而立马去死。

    “在此之前,她都做了些什么?”

    “柯大小姐除了每天都在小院里打砸东西以外,就只传递了一个消息出城,其余的动作倒是没有。”

    “呵!”陌殇轻抚宓妃灵动双眸的手微微一顿,勾唇冷笑一声,似不屑似嘲讽的道:“本主一定会用血的事实告诉他们,任何一个算计到本主头上的人,终将不会有好下场。”

    牧谦闻言后背就斗然升起一股寒意,着实挺为镜月宗宗主捏一把冷汗的,真不知道他是哪里来的自xin

    里来的自xin,怎么就有那么大的胆子,算计人都算计到他家君主的头上了。

    “君主还是否要去天山谷呢?”

    “去,为何不去。”

    “可是……”

    “柯志为能在天山谷布下陷阱,难道你们就不能反布置么。”

    淡淡的没有任何情绪起伏的话一出,牧谦顿时就眼前一亮,脸上露出喜意的道:“君主的意思属下懂了,保证完成任务。”

    “不要打草惊蛇。”

    “属下明白,一定不会吓跑君主看中的猎物的。”

    随着记忆一点一点的恢复,陌殇也距离‘真相’越来越近,原本烦躁不安的心,也随着时间的推移,渐jiàn的变得平稳起来,那些被尘封的东西,早晚他会一点一点重新拾回来。

    “君主。”敲门声响起,打断了陌殇的思绪,也让牧谦收起了脸上的喜色,开始琢磨应该怎么将计就计才妥当。

    “进来。”

    “属下参见君主。”

    “起来说话。”

    “是。”顾伟晔应声之后就站了起来,然hou他抬头脸色极为复杂的望着陌殇,似是有些不知如何开口,“君主,青城那边的消息传回来了。”

    “说。”面上不显分毫的陌殇,内心里的不平静,除了他自己无人能够体会。

    “据咱们的人传回来的消息称,那两男一女是从青城外的一片山林中,徒步走到青城,然hou随意找了一家客栈落脚的。”说话的同时,顾伟晔也分出心神观察陌殇的表情,却只见他家君主仍是那一副高深莫测的样,顿时就歇了心思,又道:“据当时守城的人说,那位姑娘是昏迷着的,而且应该是身受重伤,他们三人都非常的狼狈。”

    “继续说。”

    “之后他们便很有技巧的打探光武大陆消息,也暗中在打听最近一两个月有没有相貌格外出众,且气质尊贵出尘的男子出现,结合种种迹象,属下至少有六七分的把握,他们应该是初到光武大陆的人,而且…而且……”而且那位姑娘,指不定就是他们的君王妃。

    他着重交待过,一定要仔细打探那位姑娘的外貌,虽然传回来的消息只说那位姑娘出行一直都戴着面纱,不过一个女人的美与丑,即便看不到脸,也是可以判断的。

    阿宓,是你吗?

    小女人,你受伤了。

    “他们现在在哪里?”

    “回君主的话,他们已经离开了青城。”

    陌殇面色一沉,暗磁的嗓音有着迫人的气势,牧谦顾伟晔只觉周围的空气骤冷,整个人都有种喘不过气来的压抑感,“就算把这片大陆给本主翻过来,也要将他们给本主找到。”

    “君…君君主,属属下话还没有说完。”顾伟晔怕怕的咽了咽口水,不是他说话要大喘气,而是君主他太着急了好吗?

    果不其然,听了这话陌殇直接就一个利眼甩了过去,怒道:“说。”

    “他他们离开青城之后,来了咱们幽冥城。”倘若那位姑娘真是他们的君王妃,说这不是缘分,不是冥冥之中早有注定,顾伟晔他都不相信。

    “她来了幽冥城。”陌殇的手颤了颤,整个人都怔住了,他捏着自己的手心,道:“既然他们已经到了幽冥城,那么本主给你三天时间,要是找不到人的话……”

    “属下甘愿领罚。”

    “好。”

    “如果君主没有别的吩咐,那属下便先去寻人了。”

    “嗯。”陌殇心神恍惚的应了一声,可在顾伟晔即将退到房门外的时候他突然开口道:“不,本主要亲自去找她。”

    不等他的话音落下,整个人便如一道风消失在房间里,书案上的画像滑落下来,正好露出湖心亭中,梨花树下宓妃如花的笑魇。

    呼――

    惊险万分的伸手将画像接住,牧谦抹了把额上的冷汗,只差一点儿画像掉在地上就要毁了,待君主回来指不定谁要挨罚。

    “这……”

    “我还是第一次看到君主如此不淡定的一面。”

    “咳咳,那我……”陌殇风一样的消失了,独留下顾伟晔跟牧谦你看我,我看你,大眼瞪小眼。

    “还能怎么办,赶紧去找呗,难不成你真想在三天期限到了之后才找到人?”

    顾伟晔一听,面色一澹獠皇潜痪鞯木俣诺拿矗俊澳鞘粝戮拖认茸吡恕!

    “但愿那人当真就是君王妃。”

    陌殇出了鬼域殿,如风似电一般的穿梭在幽冥城中,他看着那一个又一个的行人,多么希望能够看到宓妃的身影。

    他,既怕那人是宓妃,又怕那人不是宓妃。

    他,甚至不敢去想宓妃为了来到光武大陆,遍体麟伤的模yàng。

    “阿宓,阿宓……”

    内心里的呼唤早就已经抑制不住,陌殇站在幽冥城最高的一处城楼之上,仰面朝天不住的呼喊着宓妃的名zi。

    蕴藏了雄浑内力的声音极具穿破力,在那一瞬间仿佛划破了厚厚的云层,直上天际,由近及远的传了出去。

    “停下。”急速行驶的马车里,宓妃突然惊叫一声。

    “怎么了?”

    “快停下。”不等马车停稳,宓妃就飞身出了马车,身姿轻盈的落到一棵树上,好看的眉头微拧着,道:“你们有没有听到什么声音?”

    她听到了,真的听到了。

    那是陌殇

    那是陌殇的声音,是他在唤她的声音。

    他叫她,阿宓。

    是他,一定就是他。

    “刚才有声音传过来吗?”季逸晨看向宫灿,后者也看着宓妃,然hou摇了摇头,道:“我刚才并没有听到什么声音。”

    宫灿只是表明了自己是否听到了声音,但他没有质疑宓妃的话,毕竟宓妃的五感意识比他们兄弟两人都要强,也许她是真的听到了什么声音也说不准。

    “真的没有听到吗?”

    兄弟两个摇了摇头,仍是语气坚定的道:“没有。”

    “那…那那大概是我听差了吧。”

    “许是我们听错了呢。”

    “我们走吧,先赶到天山谷再说。”宓妃咬了咬水润的唇瓣,将自己所有的情绪都暂且收敛起来,一切都等她会上一会那个赤焰神君再说。

    如果她的陌殇就在幽冥城中,那么她一定会找到他的,一定。

    “君主。”

    陌殇知道他失控了,可他一点儿都不后悔刚才做的事情,敛了敛心神,冷声道:“准备一下,起程去天山谷。”

    “是。”

    夜,清风朗朗,明月高悬。

    天山谷的这个夜晚,注定就是个无眠之夜。

    “镜月宗的那个镜月公主可真是够绝的,竟然真有办法将那些倾慕赤焰神君的女人都挡在天山谷下。”宫灿是个喜欢热闹的家伙,八卦起来也是毫无压力,虽说他们才刚到幽冥城不久,可对于柯亦菲的大名,绝对已是耳熟能详了。

    当然,最让宫灿好奇的,还是鬼域殿的赤焰神君,那个在这片大陆,几乎被神话了的男人。

    “镜月宗在十大势力中排行第二,她自有她狂,她傲的资本。”

    “大哥这话说得可不对。”

    “如何不对?”

    “镜月宗虽说目前排行第二,谁知道新的进阶排名赛后,镜月宗还能排第几?”宫灿撇了撇嘴,男人的直jiào告诉他,赤焰神君的回归,绝对不是为了让女人缠那么简单,“大哥以为鬼域殿比镜月宗如何?赤焰神君又岂是一个吃素的,那镜月宗宗主怕是打错了如意算盘。”

    本想用一个美貌的女儿来拉拢赤焰神君,却是不知他的举动到底是搭线还是在结仇?

    “倒是我想得太简单。”季逸晨摇头笑了笑,这才跟在宓妃身边没长时间,他竟都不会动脑子了。

    宫灿冲他翻了个白眼,扭头的时候目光落到宓妃的身上,觉得他新认的这个主子,貌似情绪不太高,而且太过安静了些,“美丽的温小姐,你这是怎么了?”

    “没事。”

    “真没事?”

    “没事。”就算有事又能如何,难道说出来,宫灿就能把她的熙然变出来吗?

    那么天真既幼稚的事情,还真不适合她。

    “话说温小姐你调制的那个易颜药可真是厉害,竟然就那么一涂一摸,完全就将你的五官给改biàn了,愣是让你从一个大美女变成了一个小男人。”

    噗――

    宫灿话一落,季逸晨就被他的形容给笑喷了,什么叫做宓妃从一个大美女变成一个小男人?

    不过也好在宓妃用了易颜药改biàn了她的模yàng,又装扮成一个男人,他们才能顺顺利利的进入天山谷,不然指不定要怎么折腾。

    “要是你想变成女人的话,我也可以成全你。”

    “别,我一点儿都不想。”宫灿连连摆手,更是下意识的不住往后退,生怕宓妃神不知鬼不觉的就给他用了药。

    “随你们想做什么,我想一个人静一静,先到外面去走走。”

    季逸晨宫灿若有所思的点了点头,齐声道:“那我们不打扰你,你自己注yi安全。”

    “嗯。”宓妃应了一声,便转身出了房间。

    趁着夜色,宓妃闻着沿路淡雅怡人的花香,不知不觉间越走越远,路也越走越偏,她完全沉浸在自己的思绪里,全然没有注yi到自己走到什么地方。

    等她意识到的时候,已是身处在一个花草树木都葱葱郁郁的峡谷之中,天上的明月依旧皎洁,星辰依旧璀璨,只是峡谷间渐jiàn弥漫出层层白雾,宓妃身处其中,有如置身于仙境。

    “该死的,这是什么地方?”宓妃抚额低咒一声,让自己冷静下来,开始寻找回去的路。

    刚开始峡谷里虽说弥漫起白雾,可好歹还能够视物,渐jiàn的那白雾越来越浓,前方两三米的距离都开始看不清楚,宓妃不由得就加快脚步往前走,希望能找个地方歇歇脚,不至于让自己越走越偏。

    当眼神已经不能视物的时候,宓妃的听觉就变得越发的灵敏起来,她顺着听到的水声移dong脚步,待再次睁开眼时,眼前看到的一幕,险些叫她直喷鼻血。

    美男出浴图!

    单是看到那个在雾气下有些朦胧的背影,宓妃整个人便僵在了原地,泪水瞬间就模糊了她的双眼。

    熙然,那就是她的熙然。

    不管时间隔了多久,亦不管他会不会变了模yàng,宓妃只知道,她定不会错认了他。

    ------题外话------

    呼――

    荨与妞儿们一起期待明天甜蜜的一章,么么哒!

    思路客更新最快的小说网,!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V292与你相遇终篇 | 绝色病王诱哑妃小说 | 绝色病王诱哑妃网-铭荨作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