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字体:
V293 丫头,你娶我吧!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思路客更新最快的小说网,!

    (扑)  天山谷四面环山,中间密布一个又一个的峡谷,夜半时分便会下起重重浓雾,山间空气也变得潮湿,但此处风景秀丽,山水如画,尤其是大小不一,形态各异的天然温泉,除了可以用来泡澡强身之外,还具有疗伤和增强内功修为的功效。

    陌殇的云魄幽诀已经就快突po最后一重,他来天山谷最主要的原因就是为了沐浴在温泉中,吸取温泉能够吸取的能量,然hou倾尽全力的冲击最后一重。

    自他与宓妃相识,想要变强再变强的念头在陌殇的心里就从不曾停歇过,只有他变得强大,方才能更好的守护宓妃,让她一世无忧。

    再有一个原因还是跟镜月宗有密不可分的关xi,镜月宗宗主的算盘打得很好,他想将自己的女儿嫁入鬼域殿,意欲让他的女儿坐上他君王妃的位置,从而染指鬼域殿。

    眼看临近进阶排名赛,十大势力包括鬼域殿在内都有不同程度的动作,其中犹以第一和第二势力的动作最为惹人注目,反倒是其他几个势力还尚未冒头。

    事实上那几个势力也冒了头,可他们到底还没有那个胆可以挑衅鬼域殿,毕竟他们谁也没有跟赤焰神君打过交道,完全就摸不准赤焰神君的脾性,只知他的武力值超强,又喜怒无常,杀起人来就连眼睛都不带眨一下的。

    遂,胆敢把主意打到鬼域殿上的人其实很多,可有种表现出来的绝对少有。

    而镜月宗便是那第一个想吃螃蟹的人,而陌殇也大大方方的给了镜月宗柯志为算计他的机hui。

    镜月宗想与鬼域殿联姻,简直就是痴人说梦。

    “君主。”

    “怎么?你们对本主的决定有意见?”

    “没,属下怎么敢对君主的决定有意见。”牧谦撇了撇嘴,心说:他就是有意见,也没那个胆明说好伐!

    “本主倒是觉得你对本主的意见挺大?”

    “属下该死。”

    静默的扫了眼动不动就向他请罪的牧谦,再想到从来就不将他放在眼里的沧海悔夜等人,陌殇的眸色便渐jiàn幽深起来,浑身都被一层阴郁之气所笼罩。

    阿宓,阿宓……

    也只有跟在她身边伺候的人,才敢不怕他,不惧他,甚至还敢给他小鞋穿。

    每每想到宓妃,再想到宓妃身边的人,陌殇都有一种心里暖暖的感觉,他真的恨不得自己有插上一对翅膀,然hou就那么飞回到宓妃的身边。

    “你们该了解本主脾性的。”陌殇眯了眯眼,王者之气展露无遗,袖袍轻挥间便可风云俱变。

    “是。”

    “所有人都撤离这片峡谷,记住本主说的是所有人,一个都不许留下。”虽然陌殇已经触碰到了突po的那一层屏障,但只要一天没有找到宓妃,他的心就一天安定不下来,这个时候他的情绪起伏太大,根本就不适合全力冲击破突。

    是以,陌殇不得不借助天山谷的温泉,以稳固他体内已经达到饱合状态的真气。

    既然他还不到时候突po,那么陌殇也不需要人贴身护卫,不过就是泡一个温泉,身边如若还要带着顾伟晔兄弟,他是怎么想都觉得别扭。

    “请君主三思,属下等是君主的贴身侍卫,怎么可以距离君主那么远。”不是他们不相信陌殇的本领,而是担心有个意外什么的,到时他们就连反应的时间都没有。

    “什么都不必再说,本主说不用就是不用。”

    “可是……”

    陌殇并没有说话,只是一个冰冷刺骨的眼神扫过去,顾伟晔可是后面的话就全都咽回了肚子里,低下头拉耸着脑袋道:“属下知错。”

    “只蒙昂一人留在幽冥城寻找她的下落还不够,顾伟晔你一会儿就赶回去与他一同寻找,哪怕就是将幽冥城给本主翻过来,也务必要找到她。”

    有了之前的教xun,顾伟晔显然已经学乖,他顺从的道:“是,属下明白。”

    “顾伟辰。”

    “属下在。”

    “一会儿你们都退出这片峡谷之后,你就候在外面,本主有事自会召唤于你。”

    “是。”君主的任何决定都不能质疑,顾伟辰是时时刻刻都牢记这一点的,因此,当顾伟晔说那些话的时候,他才会一直都团着嘴巴,什么也不说,什么也不做。

    这不,赤果果的事实告诉他,他的选zé是正确的,瞧瞧他家大哥可不就被君主打击得惨兮兮的么?

    在别人面前怎么闹都没关xi,就是不管怎么着都不可以在君主的面前闹,否则后果不堪设想。

    “好了,你们两个先退下吧!”

    顾伟晔顾伟辰兄弟对视一眼,恭敬的道:“是,属下等告退,静待君主其他的吩咐。”

    “牧谦。”

    “回君主的话,镜月宗柯志为那只老狐狸太狡猾了,柯亦菲给他传信之后,属下等沿途安排的暗探,竟然不有一个拦截到他回复给柯亦菲的信。”一说到这个,就难得在牧谦的俊脸之上看到一丝恼怒跟不甘。

    柯志为当真是不愧老狐狸的这个称谓,也不知他到底是通过什么渠道传递的消息。

    “那个女人收到柯志为的回信了。”

    “回君主的话,是的。”

    “无妨,那封信里的内容,早晚都会知道的。”

    “是。”陌殇的意思牧谦明白,现在的天山谷看似全都掌握在柯亦菲的手中,能够出现在

    菲的手中,能够出现在这里的人都是镜月宗的人,然而实际上这里的人全都是鬼域殿的人。

    换言之,甭管柯亦菲怎么谋划,怎么算计,她都不可能逃过陌殇的五指山了。

    “君主,那该何时拿下柯亦菲?”

    “不急。”

    “属下愚钝,还请君主赐教。”

    “先安排人将她给本主看紧,看看她到底都要做些什么。”虽说陌殇只是跟柯亦菲短短的打了一个照面,而且柯亦菲在他面前的表现也很正常,一点儿都看不出刻意做作的成份,但陌殇还是感觉到了什么,在他看来柯亦菲的身上有秘密。

    既是如此,他也不介yi多花一点儿时间,看看柯亦菲到底想要做什么,他们父女又是否是同一条心。

    “属下明白了。”

    “不管她要做什么,你们都尽量满足配合她。”

    即便陌殇的神色没有任何的变化,可牧谦仍在陌殇平静的俊脸之上看到了他的头顶,已然长出了两只恶魔的尖角,甚至他都已经听到了他邪魅迫人的笑声。

    “请君主放心,属下一定好好配合她。”

    “行事干净利落一点儿,别让她生了疑。”

    “是,属下省得。”

    “去吧。”

    “那个…君主,属下有话要说。”

    “说。”

    “今晚那个柯亦菲一定会打君主主意的,不知属下应该如何行事?”

    “配合她。”

    “呃…”

    陌殇邪气的勾起嘴角,沉声道:“替本主找一个替身,告诉他可以让柯亦菲得手,但过程不要太容易。”

    “是。”仅是怔愣片刻,牧谦就秒懂了陌殇的意思。

    君主不坏的时候挺像那么回事的,可君主坏起来的时候,那简直就不是人。

    旋即,陌殇背对着牧谦轻抬了抬手,后者会意便低头退了下去,没有再多逗留一分一秒。

    当四周再也听不到一点儿声响,只能隐隐听到水滴声的时候,陌殇望着月夜下,温泉里的自己微微发怔出神。

    每每这个时候,便是他对宓妃思念最深的时候。

    也不知他一个人负手站在温泉边,抬头仰望着夜空中的明月多长时间,直到他的身体都站得僵住了,方才回了神,幽幽的轻叹一口气。

    “阿宓,你说是我的幻觉吗?”陌殇摇头轻笑,复又自言自语的又道:“为何我总觉得我能感觉到你的呼吸,甚至还能嗅闻到属于你的气息呢?”

    可你若当真距离我如此之近,那么为何我又看不到你?

    心里这么想的时候,陌殇也不禁扭头四处看,任凭他的视力再怎么好,也是无法看清那浓雾背后的景象。

    阿宓,阿宓……

    “若能再见到你,那么此生便是上穷碧落下黄泉,我都不会再与你分开。”

    生,他与她便一起生。

    死,他与她便一起死。

    这一世,他陌殇绝对不会再与她分开。

    有了这一次分离的经li,陌殇深切体会过分离与思念的滋味,他是无论如何都不会再放开宓妃的手了。

    “阿宓,即便你怪我,怨我,我亦会将你牢牢的捆绑在我的身边。”紧了紧袖中的手,陌殇对着天上的明月许愿道。

    就在陌殇想着念着这些的时候,他怎么都没有想到,此时此刻,他与宓妃的距离,已然近到超乎他的想xiàng。

    他与宓妃,不过一个在雾里,一个在雾外。

    只要他走出去,只要宓妃走进来,那么他们便可以看到彼此,并且就连错过的几率都为零。

    因陌殇来天山谷是为稳固自身修为的,故,他选zé用来泡的温泉,其地理位置都非常的特殊,而且极为的隐密,不熟悉地形又或是没点儿本事的人,绝对不可能找得到。

    宓妃会无意间闯进这片峡谷,也算是阴差阳错了,她根本主是无心的,若是有心怕还找不到这里。

    衣衫尽褪,陌殇跳进温泉中,将自己整个人完全沉浸在水温适中的温泉里,久久都没有冒出头来。

    宓妃穿过那重重浓雾,走进这片只弥漫着稀薄雾气的峡谷,便呆怔的目睹了一个让人险些喷鼻血的美男出浴画面,整个人都被震得傻傻的。

    但她仍是一眼就认出那个背影,那是她的陌殇,一定错不了的,那就是她的陌殇。

    相对于宓妃的错愕,陌殇完全就可以用惊愕来形容了,他将自己沉在温泉里,正准备要开始运气练功的时候,敏锐的听到上miàn传来脚步声,又岂料刚破水而出,他便感觉到那道投射在他身上的目光,是那么的熟悉,又是那么的让他眷恋,让他感动。

    阿宓,真是他的阿宓。

    那是他的小女人,真是他的丫头。

    “丫头。”

    几乎是在陌殇唇角掀动的那一刻,宓妃便清楚的读懂了他是在唤她。

    也就是那一瞬,宓妃的眼泪‘刷’的一下就夺眶而出,竟是凭她怎么仰着头,努力的眨眼再眨眼,都无法将眼泪给逼退回去。

    “陌殇。”她的陌殇,她总算是找到他了。

    一时之间,两人一个站在岸上,一个泡在温泉里,你一瞬不瞬的看着我,我一瞬不瞬的看着你,心中纵有千言万语,却久久都颤着唇吐不出半个字来。

    阿宓。

    熙然。

    你可知我有多想你。

    你可知我

    你可知我有多想你。

    傻丫头。

    臭男人。

    ……

    宓妃哭了,又笑了,她觉得这样的她,完全都不像是她,脸上明明还淌着泪,心里却是说不出的满足。

    她想,大概这就是爱情。

    大概这就是幸福。

    看着无声流泪,已然红了眼眶的宓妃,陌殇心如刀割,他再也无法压抑自己,更不想压抑自己,只想不顾一切的拥她入怀,好好的感受感受她真实的存在。

    他真怕,他眼前看到的这一切,都不过只是他一个美好得让他都不愿醒来的梦。

    他要抱着她,他要亲吻她,任凭天崩地裂,他都不想与她再分开哪怕一分一秒。

    “小丫头。”

    “混蛋…”宓妃捂住自己的唇,鼻头酸酸的,那眼泪竟是怎么都控制不住,她想她现在的样子肯定遭透了。

    这个男人真就是她命中注定的劫了。

    “丫头别哭,阿宓别哭……”看着她泪流满面的样子,陌殇亦是红了眼眶,那双潋艳的凤眸里,隐隐闪烁着泪光。

    他捧在手心上的人儿呵!

    “臭男人我真想一口咬死你。”好在,她看到的他,平平安安的,健健康康的,光裸的身上也没有什么伤痕,与她的梦境截然相反,真好。

    只要他好好的,她便满足了。

    “嗯,我让阿宓咬,怎么咬都行。”

    明明陌殇说这句话只是想要安抚一下宓妃的情绪,让宓妃可以不再流泪,但不知出口之后怎会有点儿说不出的暖b在里面,仿佛是在调戏宓妃似的。

    短短一句话,延伸出来却有好几个意思,让得听了这话的宓妃不由一怔,继而脸上一红,又羞又恼的怒瞪他。

    就好像…好像陌殇在对她说,你想咬哪儿都行。

    咬哪儿都行,这话正常吗?

    不知怎的,宓妃突然就觉得自己不正常了,至少在她看来陌殇的话就是带了颜色的。

    “阿宓,你告诉我,我是在做梦吗?”陌殇定定的望着宓妃,生怕自己一个眨眼,宓妃就会消失不见。

    “熙然,那你告诉我,我是不是也在做梦呢?”他的声音里带着颤音,而她又何尝不是。

    “阿宓,我想抱抱你。”听到她的反问,陌殇提起的心总算是落了地,红红的眼睛里溢满了温柔的笑意。

    “谁要我抱了。”

    “既然阿宓不要我抱,那阿宓就抱抱我吧!”

    宓妃猛然睁大眼,水灵灵的眸子望着他,月夜下,淡雾间,站在热气腾腾温泉里的陌殇似乎全然忘了他没有穿衣服,就那么光着身子站在那里与宓妃对视着。

    好在他腰部以下的地方都泡在温泉里,否则那可真就要羞死个人了。宓妃一直都知道陌殇的身材很好,非常有料,也不是第一次看到陌殇露出胸膛的模yàng,但她还是觉得有些羞人,很不好意思。

    也不知对面站着的男人,是故意的,还是故意的。

    “谁要抱你了。”窘迫的宓妃别开眼,又忍不住偷偷抬眸去打量陌殇,心里不住的嘀咕道:真不是她好色啊,而是她面前这个极品男色真的很诱人啊,让她控制不住想要对他伸出自己的魔爪。

    唔,他的皮肤真好,又白又嫩的,在月光下,淡雾间,仿佛还散发着细腻莹润的珠光,看得宓妃直想咽口水。

    男人光着身子,浑身上下不着一物的样子,宓妃不是没有见过,以前她也不觉得那有什么,觉得那不过就是男人跟女人的身体构造不一样罢了。

    然而,此时此刻,许是因为她面前站着的人,是她喜欢的人,所以才觉得非常的害羞吧!

    可一想到面前的这个男人,是她的男人,心里就涌现出抑制不住的甜蜜。

    他,是她的男人。

    这可真好。

    既然他都是她的男人了,那她看看他,应该大概没事的吧,没什么可羞人的吧!

    这么一想,宓妃顿时就释然了。

    她也不再偷偷的拿眼去瞄陌殇,而是抬起头,睁着如水般澄澈明净的眸子,直勾勾的盯着陌殇瞧。

    唔,她好想摸摸他…呃,她好想摸摸他的胸肌,看看他那里的手感是否如她想xiàng中那般美好。

    “可不就是我的小女人么。”陌殇是感知能力何其敏锐之人,宓妃用那样…呃,用那样‘专注’的目光看着他,他又岂会一点儿感觉都没有。

    正因为感觉到了,他的面上虽仍是端着,但他的耳根却是已然红透。

    陌殇不但有洁癖,且还伴有轻微的强迫症,以前除了病发到不能自己照顾自己,他是绝不允许别人触碰他的,尤其是洗澡这种事情素来都是他自己动手,哪能容他人看到他的身体。

    撇开他的父王母妃不谈,宓妃绝对是第一个看过他没穿衣服模yàng的人,而且还是女人。

    即便是他犯病,需要脱掉衣服扎针,在他有意识的时候,也绝对没有人敢那么做,身为陌殇专职大夫的燕如风,就是因为他如此古怪的脾性,才最终练得一手神乎其神飞针技艺的本领。

    隔着衣服就能准què找到穴位,并且保证不出错的本事,那可不是谁都有的。

    “谁…谁是你女人了。”

    “我的小女人远在天边,近在眼前。”

    “哼!”

    “我可是对我的小女人盖过章的,她这辈子下辈子,下

    下辈子,下下辈子都别想赖掉。”

    宓妃瞅着他翻了个白眼,撇嘴道:“盖过章?什么时候,我怎么不知道。”

    “嗯,既然阿宓忘了,我也可以现在重新再盖过的。”

    “臭流氓。”

    陌殇:“……”

    他这跟她好不容易相聚,一他还没抱到她,二他还没亲到她,他怎么就流氓了?

    这声流氓真要是因为他没有穿衣服而叫的,那她一直盯着没有穿衣服的他,将他从上到下都打量来打量去的,岂不是比他更流氓?

    想到她的目光,陌殇的两只耳朵不由就更红了,同时他又不禁感到满足与好笑,看来他的小女人对他的身材倒是非常的满意。

    这要换了别人胆敢这样看他,早就被他给杀了,但对xiàng既然是他的女人,自然是仍凭她怎么看都可以。

    “阿宓,我好看吗?”

    “好看。”几乎连想都没有想,宓妃就认真的点了点头,她的陌殇自是好看的。

    “那阿宓对我的身材还满意吗?”

    “嗯,满意。”

    “那阿宓喜欢吗?”

    “喜欢。”

    “那阿宓想不想走近看看?”

    “想。”

    “那阿宓想不想摸摸?”

    “想。”

    看着宓妃望着他一副呆呆的模yàng,尤其是他问什么她答什么的模yàng,真是又觉好气又觉好笑。

    要是某天宓妃也如看他这般的去看别的男人,那么他一定会发疯,一定会杀了那个男人的。

    “那阿宓让我抱抱好不好?”

    “好。”

    “我还想亲亲阿宓,可好?”

    “嗯,好。”亲她吗?她喜欢他的吻,每每他吻她的时候,都让她明白他是他捧在心尖尖上的宝贝。

    “宝贝儿真乖。”如愿以偿得到她的所有承诺,陌殇笑得不失温柔宠溺,整个人却又邪魅而狂狷,月夜下那张俊颜越发的魅惑人心。

    “什…什么?”后知后觉,宓妃都有些记不清自己说了些什么。

    “难道宝贝儿想要反悔吗?”

    “我又没有答应你什么。”

    “小女人你确定。”突然,陌殇的眼神变得危险且颇具压迫性,宓妃张了张嘴,好看的眉头都拧了拧。

    “呃…”

    特么谁说只有女色才会误人,男色也误人好么?

    “混蛋,你就不能把衣服给穿上么。”宓妃吼完,红着脸一把抓起地上的衣服朝着陌殇丢去。

    陌殇侧了侧身,便放任他的衣服落进温泉里,然hou丝毫不顾宓妃的窘迫,一步一步的朝着她走过去。

    “你…你别过来。”就这么在水里看看他就好,他要真一丝不挂的站在她面前,那她还不得疯了。

    “臭男人,你你不要脸。”

    “站住,快站住。”

    岂料,宓妃越是抓狂,陌殇眼里的笑意越深,朝上岸走的速度也越快。

    当陌殇一步一步走上岸时,腰部以上的地方都从水面下暴露了出来,宓妃当即就看傻了眼。

    “阿宓,还喜欢你看到的吗?”

    “我我才没有看。”

    “呵呵…”陌殇轻笑一声,倒是没有再继续这个话题,但他的脚步却是没有停下。

    宓妃眨了眨眼,本想别开目光的,但眼睛好像不听使唤了,就是忍不住偷偷的瞄陌殇。

    呃…

    她,她真有那么色吗?

    宓妃顿时就傻眼了,整个人也是醉了。

    “丫头,你的眼睛在看哪里?”

    “唔……”宓妃呆了呆,又眨了眨眼,自以为没有被发现的收回落在陌殇身上的目光,而后摇了摇头,那表情真是纯洁又无辜。

    她又不是个傻的,怎么可能告诉她面前这个看似美如天仙,温文尔雅,气质若烟云,又邪魅傲然,如妖似魔般的男子,她将他全身上下都…都给看光光了。

    呃…其实这都不是重点。

    重点是她看一个男人看得入了神不说,还一点儿都不想收回自己落在他身上的目光,脑子里竟然还有很多对他的yy,真真是将她几辈子的脸都给丢光了。

    虽说她看的是她的男人,但这也着实太羞人了。

    “丫头,你还看?”陌殇难得看到宓妃的驼鸟作派,只觉她那样子可爱异常,他的嗓音低沉哑沉,暗磁惑人,丝丝入人心弦,灿若星辰的眸子微微上挑,狷狂邪魅的勾起嘴角,语气里满满都是连他自己都没有察觉到的宠溺与纵容。

    他想给她的,从来都是最好的。

    “我才没有看你,没有看。”宓妃又窘又迫,俏脸红透,急急忙忙的别开目光,甚至还小女孩儿般生qi的跺了跺脚,最后又羞又恼的背过身去,“臭流氓,赶紧穿上衣服啦!”

    “丫头,你娶我吧!”是的,他迫切的想要娶宓妃为妻,迫切的想要将她牢牢的捆在自己的身边,他迫切的想要让她冠上他的姓,在这里他要别人称她君王妃,在星殒城他要别人称她为楚宣王世子妃,又或是楚宣王妃。

    明明是他想要娶宓妃,却偏偏出口问宓妃,要宓妃娶他,显然逗她的成分居多。

    “什…什么?”宓妃瞪圆了双眼,结结巴巴的问出口,她几乎以为自己幻听了。

    “丫头,你娶我吧!”

    “吓――”宓妃咽了咽口水,简直就是目瞪口呆了,他要她娶他,确定不是在逗她玩儿。

    “丫头,你都将我的身子看光了,你想不负责?”陌殇凤眸轻眯,语气危险,周身气势斗然一变,就连方圆几百米之内的空气都为之冻结了。

    宓妃看着他,嘴角猛抽了抽,额上的黑线那是一条一条的往下掉,“你…你是在跟我开玩笑吗?”

    “丫头,你不想要我?”

    嘎――

    宓妃嘴角又是一抽,什么叫她不想要他,这个‘要’是不是歧义有点儿多?

    “阿宓,你真不想要我吗?”

    宓妃绝倒,呆愣的微张着嘴,要负责的那种话,难道不该是女人说的话么?

    怎么到她这里,全都反过来了。

    “阿宓,你要吗?”

    “要不要?”

    宓妃咽了咽口水,看着极其危险的陌殇,她只能抽着嘴角,硬着头皮道:“要,我要。”

    无力抚额的宓妃禁不住在心中大力吐槽,靠,一失足成千古恨呐,古人诚不欺她也!

    这个男人,果然从遇上的那一天起,便注定是她的魔障,这一生,下一世,怕都躲不掉了。

    ------题外话------

    呼,今天更晚了,明天更新时间仍保持不变。

    思路客更新最快的小说网,!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V293丫头,你娶我吧! | 绝色病王诱哑妃小说 | 绝色病王诱哑妃网-铭荨作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