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字体:
V295 我若死了必拉你一起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思路客更新最快的小说网,!

    (扑)  刚睡醒的宓妃还有些懵,不等她完全睁开眼睛去看陌殇,便已然被陌殇紧紧的抱了一个满怀,她伸手摸了摸自己的脸颊,一颗心紧了紧,生生的抽疼了一下,她的脸竟然全是湿的。

    好半晌,宓妃才伸出手用力的环抱住陌殇劲瘦的腰,用自己的脸颊轻轻蹭了蹭他的肩膀,吸了吸鼻子凑到他的颈边,偏着头用嘴吻了吻他的脖子,语带哽咽的道:“熙然。”

    “我在。”

    “熙然。”

    “我在。”

    “熙然。”

    “我在。”

    ……

    ……

    听着他暗磁邪魅的独特嗓音,宓妃清亮的眸子弯成月牙状,她无比心安的靠在他的怀里,听着他乱了节奏的心跳声,觉得再没什么地方能够比他的怀里更让她心安的了。

    刚醒来的时候,宓妃其实很害怕,她怕她看到陌殇,其实不过只是她做的一个梦,而事实上她根本就还没有找到陌殇。

    然而,当她一遍又一遍唤着陌殇的名zi,听着他一遍又一遍温柔又耐心的告诉她,他在,他在。

    那一刻,宓妃只觉她就是这个世间,最最幸福的女人。

    “谢谢你熙然,谢谢你一直陪着我,守着我,让我一睁开眼就看到你,让我知道遇见你,我不是在做梦。”宓妃想要抬头看看陌殇的脸,想要用她的双手抚摸陌殇的脸,可陌殇将她抱得很紧很紧,根本就不让她如愿,甚至都不理会她的抗拒,仍jiu死死的抱着她,将头埋在她的颈间动都不让她动一下。

    “熙然……”

    “一会儿,就一会儿,阿宓让我静静的抱一会儿,一会儿就好。”陌殇并没有抬头,他明显带着鼻音的嗓音直让宓妃心里发酸,那有力的手臂不住的收紧再收紧,已然让宓妃感觉到疼痛,可她没有喊疼,只是乖顺的任由陌殇就这么抱着她。

    然,当陌殇滚烫的眼泪全数都落到宓妃的脖子上,再顺势淌进她背心里时,宓妃的眼眶再次泛红了。

    有道是男儿膝下有黄金,男儿有泪不轻弹,如陌殇这般清绝出尘,孤傲轻狂的男人为她落泪,她真没什么好不满足的了。

    为他,她值了。

    “熙然,我好想你。”

    “阿宓,阿宓,阿宓……”

    “我在的熙然,以后不管你去什么地方,答应我,你绝对不可能再丢下我,否则我一定不会原谅你的。”那样的虐心折磨,只经li一次就够了,宓妃再也不要忍受那样的思念与那样的孤独。

    “好。”陌殇重重的点了点头,他深吸着气控制自己失控的情绪,柔声应道:“我们再也不分开。”

    “嗯,不分开。”

    “永yuǎn都不分开。”顾不得他的眼眶是不是还红着,直到眼泪止住陌殇就扶着宓妃的肩膀,慢慢撑起身子,那似染了重重烟雨的凤眸一瞬一瞬的凝视着宓妃的双眼,仿佛要透过她的眼,看进她的灵魂里。

    在她面前落泪,陌殇不觉得丢脸,只是觉得有些难为情。

    “丫头,对不起。”

    “嗯?”面对他突来的道歉,宓妃水灵灵的大眼睛里掠过迷茫之色,疑问的语气微微上扬。

    “刚刚我一定弄疼你了。”

    “我…我不疼的。”在他灼热的目光注视下,宓妃被瞧得有些不好意思,遂,垂下双眸想要避开他那似想要将她一口吞下的目光。

    “傻丫头。”陌殇修长的手指轻抬起宓妃的下巴,强迫她与他对视,另一只手却是轻柔的描绘她精致的眉眼,“对不起宝贝儿,我其实知道用那么大的力气抱着你,一定将你弄疼了,可我真的控制不了自己。”

    “开始的时候的确有点儿疼,但你后来放松了,我我也就不疼了。”看着他满脸自责的模yàng,宓妃觉得哪怕她是真的很疼,她也无法对他说出半个‘疼’字来。

    她的疼,她的痛,远远都不及他来得疼,来得痛吧!

    “阿宓,你知道就在刚才抱紧你的时候,我其实就在想,我恨不得将你揉进我的骨血里,与我融为一体,从此以后你在哪里,我就在哪里,任谁都没有办法再将我们分开,哪怕是死神。”

    “我们不会再分开了。”

    陌殇吻了吻宓妃的嘴角,哑声道:“我也不会再让别人有分开我们的机hui,哪怕就是有想要分开我们的想法都不容原谅。”

    “你可真是霸道。”

    “阿宓是第一天才知道我霸道么?”陌殇挑起好看的剑眉,嗓音如大提琴般低沉悦耳,极富男性魅力。

    宓妃摇了摇头,情不自禁的伸手描绘他的眉眼,甜糯软声道:“熙然你的脸……”

    这在她眼前放大的这张脸,并没有让宓妃感觉到陌生,但她心中仍是有非常多的疑问,她真的迫切的想要弄清楚。

    她知道在陌殇的身体里,其实还存在着另外一个人格,那虽然只是陌殇这个主人格所衍生出来的次人格,可就是在这同一具身体里,却有着两个极端的性格,以及两张几乎无法重叠在一起的,同样绝色出众的俊美脸庞。

    她也记得陌殇告诉过她,在邪魅男的记忆里,从头到尾都是没有陌殇这个人存在的,而与邪魅男不同的是,每当邪魅男这个次人格出现之后,最多两个时辰之后,陌殇这个主人格就会忆起他转变成邪魅男时所发生过的事,所做过的事。

    陌殇能够享有邪

    陌殇能够享有邪魅男的记忆,可是,在陌殇向她坦诚了他对她的感情,也详细向她说明了他的双重人格之后,他曾很郑重的告诉过她,不知为何邪魅男的记忆在渐jiàn的消退,而且他也渐jiàn无法看到邪魅男的记忆。

    然而,此时此刻在她身边,抱着她的陌殇,不管是他的相貌,还是他的气质,以至于就是他整个人给人的气场,既不完全是陌殇的,亦不完全是邪魅男的,这便让得宓妃相当的困惑。

    她看着陌殇,摸着他的脸,即便她一眼就认出他是她的陌殇,可看着这样的他时,难免也会觉得,这个他是否就是陌殇跟邪魅男的合体呢?

    “嘘。”

    “怎么了?”

    “阿宓,告诉我你身上的这些伤到底是怎么弄的?”初看到宓妃这一身的伤痕时,陌殇想了很多,也猜测过很多,大脑甚至一度有过空白,但很快他就将宓妃的这一身伤跟顾伟晔打探回来的消息联系在了一起。

    出现在青城的两男一女,显然那个身受重伤的姑娘,便就是他的小女人,他的宝贝。

    “伤?”宓妃眨了眨眼,对上陌殇自责又愧疚的眼神,她竟是怎么都对他说不谎,可当她低下头,垂下眸子的时候,却是面色一红,如一般女孩儿一样发出‘啊’的一声尖叫。

    她…她她的衣服呢?

    谁脱了她的衣服?

    陌殇看着双手环胸的宓妃,不禁被后知后觉,反应不知迟钝了多少倍的她给逗笑了,他温柔的捏了捏她的鼻尖,语带打趣调笑的道:“这下可算是公平了,阿宓刚刚看光了我的身子,现在嘛我也看光了阿宓的身子。”

    他的话是紧贴着宓妃耳朵说的,温热的纯男性气息喷洒在宓妃的颈间,不由得让她的脸越发的红艳,仿佛都散发出了醉人的香气。

    “阿宓。”陌殇又哑着声轻轻唤了宓妃一声,那魅惑的嗓音让得宓妃后背一麻,心肝儿都跟着颤了颤。

    “你…你你别靠我这么近。”

    陌殇失笑,倒是乖顺的任由宓妃将他推开,眸光温柔似水的看着她一把抓过床上的被子将自己严严实实的裹了起来,“阿宓现在才遮会不会晚了一点儿?”

    “呃…”宓妃动作一顿,猛然抬起头怒瞪陌殇,红唇紧抿成一条直张,沉着小脸道:“臭流氓。”

    “嗯,我只对阿宓一个人耍流氓。”

    “混蛋。”

    “丫头,你想就这么转移话题?”

    自己的小心思被陌殇一语道破,宓妃窘迫的红了耳根,她抿着嘴沉默了,根本不敢正视陌殇看她的眼神。

    如果她告诉陌殇,她的这身伤是因为救季逸晨而受的,特么她都不敢想xiàng后果。

    重点不是她该不该救季逸晨,重点是季逸晨是个男人啊!

    想到陌殇吃起醋来样子,宓妃只想无力抚额,虽然她对季逸晨真没那什么意思,可这个男人即便心里清楚明白,却也断然不会轻易就这么算了的。

    “阿宓,我想让你亲口告诉我。”而不是他亲自去查,或是安排人去查,就算她不心疼她自己的这一身伤,但他心疼,并且是心疼就要死了。

    “我身上的伤已经都好了,只是疤痕还未来得及配药除去罢了,我真的不疼,我也真的没事。”

    “那你可知,伤在你身,痛在我心的滋味。”

    “我……”宓妃张了张嘴,一时间竟是无言以对。

    陌殇的感受她明白,就好比有危险的时候,她宁可伤到的人是自己,也绝对不愿陌殇受到一丝一毫的伤害。

    “阿宓,你可知当我察觉到你这一身的伤时,心里又是什么滋味。”那一刻,他甚至恨不得杀了他自己。

    如果他没有选zé离开,他的小女人就不会出海来寻他,那么她也不会九死一生来到光武大陆,带着几乎遍布全身的伤痕找到他。

    他不敢想xiàng要是宓妃在寻找他的过程中出了什么事情,那他该怎么办?

    “熙然,你看看我,你抱抱我,不管我经li过怎样的危险,我现在就在你的面前,我现在就在你的怀里,你可以触碰到我,你可以拥抱着我,那就证明一切都过去了对不对?”

    “你……”

    “不,你不要说话,你听我说。”宓妃也顾不上自己的上半身片缕不着了,她扑到陌殇的怀里,用自己的一双手臂紧紧的环抱住他的腰,将自己的小脸紧贴在他的胸口,软声道:“只要可以找到你,即便要我以性命相搏,我都不后悔。”

    季逸晨再sān询问过她,一遍又一遍的告诉她那传送台的危险之处,可她仍是坚持自己的决定。

    哪怕要她以自己的生命为代价,她也要来光武大陆,她也要来找陌殇,谁都不能阻止她。

    “傻丫头,你怎么那么傻。”

    “对你,我还真就是傻了。”

    “阿宓,如果你出了什么事,你叫我怎么办?”

    “熙然。”

    “我在。”

    “如果我死了,我也一定不会把你让给别的女人,我不会告诉你,让你重新找一个女人,让那个女人来爱你,我一定不会那样的。”

    陌殇用被子将宓妃裹在中间,他揉了揉她的发,低语道:“那你要如何?”

    “如果我死了,我会让你跟我一起去死。”或许她是疯狂的,她是偏执的,但她内心里的想法就是这样的,她即便就是死

    即便就是死了,她也绝不会让爱她的男人去爱别的女人。

    她承认她不是一个好人,更不是一个宽容的女人,她的心眼真的很小,小到能容下的东西真的不多。

    “如果你死了,我亦不会独活。”

    听着宓妃的话,陌殇只觉自己的灵魂都为之一震,类似于她这样的方论,他还是第一次听到,不过却是那么的合他的心意。

    想当初他在温绍轩兄弟的面前定下两年之约,他以为自己可以很大度,很宽容,只要宓妃有人可以陪伴,只要宓妃还可以得到幸福,那么他没有什么是不能忍受的,即便是眼睁睁的看着宓妃投入其他男人的怀抱,他也可以忍痛放手的。

    然而,陌殇太低估了他自己,从他跟宓妃分开,从他对宓妃的思念越来越甚,陌殇越发的觉得自己以前的想法非常的幼稚可笑,他绝对不是一个那么宽容大度的男人,他无法忍受宓妃在他死后与别的男人相伴到老。

    他若死了,他竟想要拉着宓妃陪他一起去死。

    这个疯狂的念头曾经无数次的在他的脑海里盘旋,最后都被他强制性的拍飞,但他怎么都没有想到,他竟然从宓妃的口中,听到了跟他一模一样的想法。

    “你说,我是不是很恶毒。”

    陌殇低首吻住宓妃的唇,他的吻如狂风暴雨侵袭着宓妃,直到宓妃喘不过气来他才放过了她,却是冷声道:“下次再让我从你的嘴里听到你说自己恶毒的话,你可得仔细自己的皮。”

    “……”宓妃默。

    “既然你这丫头想方设法的都不说,那我便亲自去查。”

    “呃…”宓妃无辜的眨了眨眼,又幽幽的叹了一口气,两只手在被窝里互戳了戳,清悦的嗓音就响了起来,她花了半个时辰将自己从出海到来到光武大陆期间,发生的事情都简洁的说了一遍,一点儿都没有隐瞒。

    说完,宓妃小心翼翼的抬头偷瞄了陌殇一眼,接着又道:“我。我会救下季逸晨,最主要的原因是因为我有把握保证自己的性命无忧,不然我肯定不会救他的。”

    “然hou呢?”看着宓妃那一副只差举手发誓的模yàng,陌殇真是又好气又好笑,不过更多的还是心疼她这一路的经li,若非为了一个他,她又何至于如此。

    “还有就是…就是季逸晨跟他弟弟宫灿都是不错的人才,你知道我是要建立海上商业王国的,他们兄弟将是海上这一块最合适的主事人选。”

    “你就完全没有想过后果吗?”陌殇轻叹一声,有点儿明白这丫头为什么在他询问的时候,第一反应就是想要转移话题了。

    明白她救季逸晨是有自己的考量这是一回事,但她冒险不说还弄得自己伤痕累累,救下的还是一个男人这又是另外一回事,总之,哪怕明白个中原由,陌殇的心里还是深深的不爽了。

    季逸晨是么,本主一定会好好会一会你的。

    阿嚏――

    同在天山谷某处院落中的季逸晨,猛然打了一个喷嚏,那声音之大真是吓人好大一跳。

    “大哥,我看你是被什么人给惦记上了。”宫灿若有所思的冒出这么一句,突然觉得身上有点儿冷。

    “我也有同感。”季逸晨紧了紧身上披着的外袍,却还是觉得那笼罩在他周身的寒气不住的往他身体里钻。

    嘶――

    特么的真冷,到底是谁要算计他?

    “想过。”宓妃像个调皮孩子似的双手环抱住陌殇的头,再用自己的额头顶着他的额头,软声道:“后果无非就有两个,坏的就是我死掉了,好的自然就是可以找到你。”

    好在上天待她不薄,虽历经艰险来到光武大陆,不也让她很快就与陌殇相逢了么!

    “你呀,叫我该拿你怎么办?”

    “熙然,你以后必须好好疼我,好好宠我,什么都要依着我,顺着我,不许让我不开心,不许让我掉眼泪,不许……”

    不等宓妃一样一样的数完,陌殇就吻了吻她的嘴角,柔声道:“你的一切要求,一切条件,我都无条件全部满足,即便就是我的命,只要宝贝儿想要随时都可以拿去。”

    “因为中途被抛出来的原因,我现在也不知道流金岛上的传送台到底是到达光武大陆哪里的,这件事熙然要好好查一查。”

    “嗯,这事儿阿宓不用操心了。”

    “那好,你想知道的我都告诉你了,而且半点都没有隐瞒,现在我要知道你的事情。”她心里那一个接一个的疑问,还等着他一一解答呢。

    陌殇揉了揉宓妃的脑袋,揽着她道:“我的故事有些长,而且有些事情我也还没有弄明白,阿宓能否多给我一些时间,等我整理好再慢慢告诉你知晓?”

    他的语气温柔,态度诚肯,而且满满都是询问她的意见,与她商量的意思,宓妃又岂会拂了他的意,“只要熙然不对我说谎,不管多长时间我都愿yi等。”

    “不会太久的,我能感觉到我所缺失的那些记忆,很快就会全都记起来了。”

    “那就等你全都记起来咱们再谈。”

    “谢谢你宝贝儿。”

    “刚才我就想问的,你的脸怎么会变成这样?”宓妃咬了咬水润的红唇,水眸里还是有着不可置信。

    若非是她亲眼所见,她都不敢相信,同一个人竟然可以变换出不同的模yàng,而且是在没有易容的前提之下

    的前提之下。

    “阿宓可曾听说过天赐灵体?”

    “天赐灵体。”宓妃呢喃着陌殇的话,好看的黛眉拧了拧,隐隐觉得这四个字很是耳熟,她好像在什么地方听说过。

    “我之所以自出娘胎就先天体弱,其实并非我本身有病,而是因为我的体质过于特殊。”

    宓妃没有说完,只是安静的听陌殇说着,“也是出海以后,我才知道我其实是先天的天赐灵体,而且我特殊就特殊在,我既拥有阳魂之体,又同时拥有阴魂之体,但不知是何原因,隐藏在我身体里的阳魂与阴魂并未相互融合,而是交互的交替出现,故,不懂其中原由之人,只会认为我有双重人格。”

    “怎么,我的宝贝儿这是听傻了,还是吓傻了?”

    “你才傻,你全家都傻。”

    陌殇嘴角一抽,看宓妃这般模yàng,便知她没有被吓到,反而他在她的眼里还看到了隐隐闪烁着的星辰之光,“在我到达光武大陆之前曾经遇到过一次危险,就是在生死一线间,邪魅男突然出现,而我也保有我的意识,我体内的阳魂与阴魂渐jiàn有了相互融合的迹象。”

    “所以你的样子就变成这样了。”

    “嗯。”陌殇点了点头,略显迟疑的道:“阿宓会怕这样的我吗?”

    宓妃摇了摇头,有些生qi的道:“我岂会怕你,若非将你深深的铭刻在了心里,又怎能只看到一个你的背影,我便认定那人就是你,绝对不会有错。”

    “我亦是如此。”即便他的小女人当时穿着男装,他依然一眼就认出了她。

    任凭她换了一副模yàng,只要她是她,那么他就不会认错。

    “哼,你要认不出我,看我不杀了你。”

    “呵呵,你倒是没有那样的机hui了。”

    “对了,你怎么会成了鬼域殿的那什么赤焰神君?”想到她打听来的那些消息,也不怪宓妃心里的疑云会越积越多。

    有时候她真的忍不住要去怀疑,陌殇这家伙到底是不是有分身术,不然他怎么能一边是金凤国的楚宣王世子,一边又是光武大陆第三大势力鬼域殿的殿主,这里人人惧怕的赤焰神君?

    她发现,围绕在她身边的秘密越来越多,她需要去探索的东西也越来越多了。

    “天亮了,阿宓饿吗?”

    宓妃抬眸看着陌殇没有说话,那清澈的目光让陌殇忍不住低头浅吻她的眼睛,“阿宓身上的这些伤痕,一会儿我就拿祛疤的药来给你抹上,我要阿宓的身上不留一点儿瑕疵。”

    宓妃仍是静静的看着他不说话,那模yàng呆萌呆萌的,竟是惹得陌殇轻笑出声,“阿宓想知道的一切,我都会告诉你,绝不隐瞒。”

    闻言,宓妃点了点头,撇了撇小嘴,道:“我要沐浴。”

    “里间就有温泉,我抱阿宓进qu。”

    “不要,我自己进qu,熙然给我准备一套衣服。”

    “好。”

    宓妃扯了床单将自己光裸的身子裹住,又突然想到什么就停下了脚步,转过身对陌殇冷声道:“我希望在我出来之后,熙然可以好好解释一下你跟那什么镜月公主之间是怎么回事,要不是因为她,想来我也不会穿着一身男装来天山谷。”

    陌殇:“……”

    他跟那个女人半毛钱的关xi都没有好么?

    这要他怎么解释,陌殇顿觉一个头两个大,顿时,他就越发憎恶镜月公主柯亦菲了。

    而此时的柯亦菲正做着美梦,梦到她已经成了鬼域殿的君王妃,梦到其他势力的人都伏跪在她的脚下。

    却不知还什么行动都没有的她,已经又将陌殇给得罪了。

    吱呀――

    听到从里面打开门的声音,神经一直紧崩到现在的牧谦看到一身衣服都皱巴巴的陌殇,不禁惊恐的瞪大了双眼,一个不留神就被牧竣踹了一个踉跄,颤着声道:“君…属下等参见君主。”

    “你们都很闲?”

    “回君主的话,属下等没有。”

    陌殇挑了挑眉,面上什么表情都没有,只是嘴角勾起一抹邪气至极的浅笑,道:“镜月宗没有继续存在的必要了。”

    牧谦三人对视一眼,齐齐低头恭敬的道:“是。”

    “顾伟晔留下,本主有事吩咐。”

    “是,君主。”顾伟晔对此没有意见,正好他有事情要向陌殇禀报,他这都从晚上等到白天,再不告诉君主的话,只怕他就要遭殃了。

    “君主,那属下们呢?”

    “牧竣去安排早膳,按照这个上miàn的准备。”

    接过陌殇递到他手里的一个描金边册子,牧竣只是诧异的抬了抬眉便道:“是。”

    “牧谦,不管你用什么办法,一刻钟之后本主要看到十套精致的女装,首饰什么的都要配套齐全。”

    “女…女装?”

    “怎么你耳背?”

    “没,没有,属下听清楚了。”牧谦苦着一张俊脸,短短的一刻钟,他要去哪里弄衣服,而且还是女人的衣服。

    咦,等等,君主吩咐他准备女人的衣服,难道晚晚被君主抱进卧房里的‘男人’,其实是一个女人?

    可既然是女人,又为何穿着男装?

    这不是坑爹的么,害他担心自家君主那什么了?

    “赶紧去办吧。”

    “是,属下保证完成任务。”

    “本主一切都要最好的,你可明白。”

    “明白。”牧谦点头如捣蒜,同时心里也不住升起浓浓的好奇,难道房间里的女子,就是他们的君王妃?

    否则,何至于他们君主如此。

    该死的镜月公主,要不是她限制了不许女人这几天到天山谷,他又怎么可能错把一个女人当成是男人,这要传了出去他还怎么混。

    就在柯亦菲美梦连连的时候,完全不知她已经被好几个人深恶痛绝了,巴不得立马就弄死她。

    思路客更新最快的小说网,!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V295我若死了必拉你一起 | 绝色病王诱哑妃小说 | 绝色病王诱哑妃网-铭荨作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