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字体:
V296 我为你绾发可好?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思路客更新最快的小说网,!

    (扑)  “大哥你起来了吗?”

    昨晚从宓妃离开之后,宫灿的心里就隐隐有些不安,总觉得会有什么事情要发生,即便躺到床上睡了,也睡得很不安稳。

    这不外面的天刚刚蒙蒙亮,他就穿了衣服起来,想也没想就来到季逸晨的房门前,准备拉着他一起去看看宓妃。

    “是小灿吗?”

    “嗯。”

    “进来说话吧。”

    宫灿点了点头推门而入,却见房间里的大床上,被子完全都没有动过的痕迹,显然季逸晨是整晚都不曾睡觉。

    “大哥你……”

    “最近这段日子小灿应该也很累了,怎么起得如此之早?”别说是宫灿了,就连他都觉得非常的累,可一想到那连半点疲累之色都没有的宓妃,季逸晨都忍不住要抽嘴角了,他真怀疑宓妃是不是投错了胎,要不怎么连男人都逊色于她呢?

    宫灿闻言仅是挑了一下眉,他走到季逸晨的对面坐下,与季逸晨隔着一张书案四目相对,轻扯嘴角道:“怎么,大哥这是想要转移我的注yi力?”

    “小灿想太多了。”

    “是么?”

    “小灿,你说我们可以达成所愿吗?”

    “大哥以为呢?”

    季逸晨摇了摇头,双唇紧抿成一条直线,他道:“小灿觉得她的心里在想些什么,她来这里又究jing是为了找谁?”

    光武大陆不是普通的地方,更不是谁想来就可以来的地方,可是她非但来了不说,貌似她要找的人,无论是身份还是地位都只高不低,这便让得季逸晨份外的惊诧了。

    虽说是一早就知道宓妃来此要找的人不简单,但也是直到现在,他们才意识到,宓妃要找的人是真的不简单。

    “只要跟着她,我相信我们一定会达成所愿的。”

    “说起来是我先认识的她,怎么现在看来却是小灿对她的信任,要比我多得多。”

    流金岛上,禹西部落未曾覆灭之前,季逸晨便一直都是如同影子一般的存在,这让他一直生活在黑暗里,却也方biàn他暗中观察每一个踏上流金岛的人。

    当宓妃走下远洋号,站在流金岛的土地上时,她其实就已经被季逸晨给注yi到了,而走在宓妃身边的南宫雪朗,亦是自两年前开始,但悄无声息的成为了季逸晨棋盘之上的一颗棋子。

    两年前南宫雪朗能活下来,表面上的确是因为禹西部落大长老的反对,以及二长老三长老的附和而活了下来,实际上当初的一切都是由季逸晨暗中操控着的。

    索耶部落的灭族之仇,南宫雪朗是仅次于宓妃的重要存在。

    换言之,如果没有两年前的南宫雪朗,那么之后的一切都不会发生,南宫雪朗仿佛就是一根导火索,因他而引发了两年后,禹西部落的最终覆灭。

    “世间万事万物皆有风险,大哥就是太小心谨慎了。”

    “如此倒是我……”

    “不不不,我行事易冲动,且顾前不顾后的,有大哥在旁跟着看着才最为妥当。”宫灿很有自知之明的,在季逸晨的面前,他的那些缺点也没有必要去掩饰,“其实从很多年前,我就知道会有这么一天。”

    闻言,季逸晨一怔,黑眸里斗然射出一道凌厉的冷光,“小灿,你这是什么意思?”

    “就是字面上的意思。”宫灿笑了笑,仿佛看到他家大哥着急的模yàng很有成就感似的,终于在季逸晨就快忍不住要发飙的时候,他又开口道:“我与大哥乃是双生子,大哥天生就拥有某种能力,又焉知弟弟我就没有。”

    “小灿你……”

    “不是我不愿yi对大哥坦诚,而是我希望大哥能自己从我的身上发掘到我会什么。”

    看着满脸孩子气的宫灿,季逸晨只觉又好气又好笑,若非他有证据证明宫灿的确是他的亲弟弟,而宫灿也的的确确知晓他是他的亲哥哥,要不他一定觉得宫灿是被抱错的。

    “小灿你有预言的能力?”

    宫灿面色未变,耸了耸肩,又摊了摊手,给了季逸晨一个不可说的表情。

    “好吧,大哥不问了。”虽然宫灿没有给他一个确切的答案,但季逸晨显然已经懂了什么,再结合之前发生的种种,他便懊恼的拍了拍自己的额头,其实他早应该想到的。

    “只是这样倒是便宜了她。”

    这个‘她’,指的自然是宓妃,能得他们兄弟甘心相随,怎么都可说是宓妃的福气,也证明宓妃的眼光真的很毒辣。

    “呵呵,她有没有得到便宜我不知道,但我却知道她的身上有我们需要的机缘。”有时候宫灿不禁会想,他们兄弟的存在,甚至是他们索耶部落一族的存在,追根究底都只是因为宓妃。

    仿佛他们就是因宓妃而存在的,而他却至今都不曾将宓妃看透,她对宫灿而言完完全全就是一个谜。

    “看来我的预想没有错。”

    “其实跟着她也没什么不好的,不知前路如何,每一天都过得精彩而又充实。”宫灿是个喜欢刺激的人,更何况他是心甘情愿追随宓妃,哪怕他有目的,但他绝对不会因为那个目的而去伤害宓妃,这便是他的底线。

    两人虽说性格南辕北辙,可他们到底是双生子,季逸晨又岂会看不懂宫灿的心思,“不管我做什么,她的利益与她的周全便是我的底线。”

    “我的能力有限,兴许这世上

    能力有限,兴许这世上大多数人的心思我都能瞧得透,可她就如同一个谜一样,我是完全都看不透。”

    撇开前面他所谈及的那些,在宫灿的心里,他决意跟随宓妃,其实就是抱着想要将宓妃给看透的心思。

    然而,即便他与宓妃朝夕相对,他仍是看不透宓妃的所思所想,每次都是他以为他猜中了宓妃的心思,其实她又是另外一个心思,压根与他所猜测的就不一样。

    “那小灿觉得她要找的人会是谁?”

    “不知。”

    “不知么?”季逸晨摇了摇头,骨节分明的手指轻轻抚着茶杯沿儿,他道:“我总觉得她要找的那个男人,将会与十大势力脱不开关xi。”

    “她的情绪如此反常,想来距离那个人的出现不远了。”

    “哦?”

    宫灿前几日倒是观过星象,但环绕在宓妃身边的星辰仍jiu如重重迷雾般笼罩着她,将她完全的保护了起来,他压根就什么得看不到。

    为此,他也懊恼过,“她是个行事光明磊落之人,断然不会在背后对人下黑手,你的担忧怕是多余的。”

    “小灿对她倒是了解得很。”

    “她的性情虽说难以琢磨,但她却是个喜欢对付什么人就用什么方式方法的主儿,只要没有触及到她的底线,她都懒得搭理你。”

    一夜未眠,季逸晨想了很多很多,他揉了揉隐隐作痛的额角,低声道:“这么早过来找我所为何事?”

    “她貌似一夜未归,我来找大哥就是想和大哥一起去她的房间看看。”

    季逸晨拧了拧眉,起身道:“走吧,咱们去看看,顺道叫她吃早膳。”

    “好。”

    兄弟两人一前一后的出了房门,穿过一座小花园,又跨过一道人工湖走到宓妃的房门外,宫灿因为心中着急,故,他敲门的动作很大,声音也很响,但房间里却什么动jing都没有。

    “别敲了,昨晚她应该没有回来。”这么大的动jing,就算睡得再沉的人也该被叫醒了。

    既然房间里没有动jing传出来,那就只能说明宓妃彻夜未归,“怎么办?别说咱们对光武大陆不熟悉,就是对这天山谷也是非常的不熟悉,这要去哪里找她?”

    季逸晨没办法安抚焦躁宫灿,他的心里又何尝不是跟宫灿一样的着急,“咱们还是祈祷她不要出什么意外才好。”

    “那现在咱们怎么办?”

    “我们只有两个人,又对天山谷的地形一点都不熟悉,是分头去找还是一同去找呢?”

    “你说她要找的人,会不会就是鬼域殿的赤焰神君?”

    “这……”之前季逸晨还没有往这上miàn想,一听宫灿这话他立马就有种顿悟的感觉,不由睁大双眼看着宫灿,颤着声道:“这…可能吗?”

    “怎么就不可能。”

    “赤焰神君在光武大陆的名号太大,也太响亮,她要找的人要真是赤焰神君也不知对我们来说是好还是坏。”

    这厢季逸晨话音刚落,他们住的这处长乐斋就闯了一黑一白两个人进来,在他们的后面还紧紧的跟着天山谷的负责人秋先生。

    “秋先生这是……”

    四十岁出头的秋先生看到季逸晨跟宫灿变了变脸色,昨个儿还温润亲和语气霎时变得冷凝起来,不由快步上前两步赔了个笑脸,道:“秋某打扰季公子和宫公子了。”

    兄弟两人对视一眼都没有说话,在牧竣牧谦打量他们的同时,他们也在打量对方,心中也猜到了这两个俊美男人的身份。

    只是他们不明白,鬼域殿为何会找上他们。

    “我来介shào一下,这两位是鬼域殿的幽冥两司……”

    “所以呢?”宫灿笑眯眯的截断秋先生的话,那微微勾起的嘴角,总给人一种桀骜不训的叛逆感。

    秋先生:“……”

    “本司主不喜那拐弯抹角的一套,就直接开门见山的跟你们说吧,我们君主有请两位到陵兰院走一趟。”

    牧谦话落,果然就看到季逸晨兄弟两人面露疑惑之色,其实就连他们两个都不知道君主为何要见这两个男人。

    “你们君主以为自己是谁,想见谁就真能见得到?”

    “至少在这里君主想要你的命易如反掌。”

    宫灿还想说点儿什么却被季逸晨拉了一下,于是便将已经到了喉咙口的话又咽了回去,季逸晨看着一脸冷肃的牧竣,心下有些没底,他自认自己的武功修为不差,但在牧竣牧谦面前,他竟有种探知不到他们深浅的慌乱感。

    诚如牧竣所言,别说是在天山谷,就是在整个光武大陆,陌殇如若真想要他们的命,他们怕是要亡命天涯了。

    “我们兄弟从不曾与鬼域殿有过接触,更不曾得罪过赤焰神君,甚至连见都没有见过他,不知……”

    “君主不过就是请你们过去说几句话,你们又何必防备那么多。”用牧谦的话来说就是,倘若他家君主想要他们兄弟的命,为毛还搞得如此的麻烦,直接下个命令就好。

    “小灿,咱们不宜跟鬼域殿杠上。”

    “我明白。”

    “她要找的人如果真是赤焰神君,那么我们早晚都要跟他接触的,提前见上一面也是好的。”

    “嗯。”

    “那就麻烦两位领路了。”

    牧谦看了牧竣一眼,后者什么都没有说,直接转身就朝长乐斋

    就朝长乐斋外走去,那修长挺拔的身影真叫一个潇sǎ,看得牧谦嘴角直抽抽,特么他果然不喜欢跟牧竣一起执行任务啊!

    瞅瞅,怎么从头到尾都是他在说话,“也别让君主等着急了,两位请跟本司主来吧。”

    ……。

    “阿宓,过来。”妆台前,陌殇朝宓妃招了抬手,凝望着她的凤眸里闪烁着璀璨的星光,那温柔深邃的眸光几乎能将人给溺死。

    宓妃站在净房门口,被陌殇那羞人的目光盯得脸红心跳,耳根都红通通的,撇了撇小嘴又娇又嗔的瞪了他一眼。

    “阿宓,过来。”

    “嗯。”

    “坐下。”陌殇起身扶着宓妃坐在妆台前,拿起梳子站在她的身后,柔声道:“阿宓,我替你绾发可好?”

    “嗯。”宓妃点了点头,透过铜镜看着站在她身后,手执象牙梳的陌殇,刚泡过温泉的她面色本就红润,又被陌殇那样紧紧的盯着,绝美的脸蛋儿便越发的嫣红动人,不禁让陌殇俯身在她颊边落下一个吻。

    宓妃一怔,语带娇嗔的道:“你……”

    “宝贝儿,你怎么就这么的诱人可口呢?”

    宓妃瞪大水灵的眸子,撇嘴道:“你当我是吃的?”

    “嗯,我的阿宓的确是这世间最最可口美味的,让我恨不得一口将你给吞下。”

    即便只是透过铜镜看到他看她的神情,宓妃都只觉自己的心口烫得厉害,她吞了吞口水道:“你…什么时候变得这么油嘴滑舌了,你要敢敢对我那样看我不咬…呃…”

    意识到自己差点儿脱口而出什么,宓妃猛地捂住自己的嘴巴,拧眉道:“你不许笑,不许说。”

    咬了咬嘴角,宓妃垂下卷翘浓密的眼睫,那娇俏的模yàng越发的动人,让得陌殇几乎看直了眼,暗忖这个小丫头真真是越发的磨人了。

    “好,我不说,我不笑。”陌殇从后面环抱住宓妃,将自己的下巴轻搁在她的肩上,也用自己的脸颊轻贴在她的脸上,又道:“宝贝儿,你真美。”

    “熙然…”

    “嘘。”

    陌殇吻了吻她的嘴角,笑着起身替宓妃梳头,修长的手指穿过宓妃乌黑柔顺的长发,一下又一下从头梳到尾,双手几个灵活的转动,便梳出了一个极美的飞仙髻。

    “阿宓可还喜欢这个发髻。”

    宓妃抬头看了看镜中的自己,牵起嘴角淡淡一笑,眉目如画,绝色倾城,“喜欢。”

    “等我一下。”

    “好。”扫了一眼妆台的宓妃眨了眨眼,镜中的女子也朝她眨了眨眼,总有一种自己身处在云端上的感觉,飘飘忽忽的极不真实。

    转身看着穿过屏风走到外间去的陌殇,宓妃听到他打开了房门,暗磁的嗓音依旧动听惑人却并点没有对她时的温柔亲和,“牧谦呢?”

    “回君主的话,君主不是派谦司跟竣司一起去长乐斋了吗?”独自被留下的顾伟晔怔了怔,反应迟钝的道。

    “本主吩咐他的事情办妥了吗?”

    “回君主,谦司已经将衣服和首饰都送过来了。”

    “拿过来。”

    “是。”

    顾伟晔应了声,转身离开很快又回来了,这一次他的身后跟了十个黑衣人,手里皆捧着成套的衣服跟首饰,阳光下华丽的衣衫跟精致的首饰,几乎就要闪瞎了众人的眼。

    “君主,谦司主说…说他一刻钟的时间只能暂shi先准备这些,如果没能让君主满意的话,他愿yi请罪受罚的。”想到将这任务丢给他的牧谦,顾伟晔也是第一次恨得牙根直痒痒。

    可谁让官大一级压死人,他可没有那个能力去命令幽冥两司之一的牧司主啊!

    “暂shi先饶了他,你转告他,待回鬼域殿之后,本主要捧到她面前的东西,不管是吃的还是穿的都要最好的。”

    她?

    谁啊?

    顾伟晔又傻眼了,他怎么就越听越迷糊呢?

    君主他这是不找君王妃了?

    “怎么,没听明白本主的话吗?”

    “没,属下听明白了。”

    “让他们将衣服首饰都放到外间,然hou你就去安排早膳。”

    “那属下安排好早膳之后是送到房间还是……”

    “摆在花厅里,顺便再传令让蒙昂跟顾伟辰都回来。”

    “是。”目送陌殇进了房间,房门又再次紧闭以后,顾伟晔才转过身抿着唇嘀咕道:“这个她?莫不真是他们的君王妃,君主画像上的绝色女子?只是真有可能那么凑巧吗?”

    君主没有找她的时候,她就不出现;

    这君主刚刚一找她,她就出现了,而且还是就这么奇异的出现在君主的面前。

    这,简直就是不可思议。

    虽说无巧不成书,太如果太凑巧的话,又岂能让人心中没有防备,只是君主又是那么容易让人欺骗的?

    “晔侍卫你这是在嘀咕什么呢?”

    “不该打听的别打听。”顾伟晔皱了皱眉,他可不能让他们养成背后八卦主子的习惯,万一哪天被君主听到了,他都不敢想xiàng会有什么后果。

    “晔侍卫不就是在担心君主房间里的那位姑娘么?”还真以为他们不在君主身边伺候就什么都不知道呢。

    他们这些人虽说隐在暗处,不得召唤并不会出现,但他们都有眼睛好不好,不用别人说什么,他们自己就会看。

    己就会看。

    而且当时他们看着君主抱了一个‘男人’回来,眼睛睁得差不点儿眼珠子都掉了出来,下巴也险些就脱臼了,都不知是怎么坚持住没有从藏身的地儿掉下来的。

    后来隐隐察觉到穿着男人衣服的并不一定就是男人,也或许就是一个女人,他们的那颗小心肝才渐jiàn的平稳下来。

    “就算那不是一位姑娘,咱们的君主也绝对不是背背山的。”

    “可不,君主已经有君王妃了。”

    “而且指不定能享shou君主怀抱的女人,就是君王妃也说不定。”

    “要是咱们君主真那啥,肯定也是上miàn那个……”

    “君主房间里那人,不用说铁定长得雌雄难辨的。”

    “……”

    “我说,难道你们不知道咱们刚刚送进君主房间里的衣服跟首饰都是女人用的吗?”话落,在这十个护卫里面个子最矮的护卫还抓了抓后脑勺,一脸迷茫之色的看着前面说话的几人。

    难道他们刚刚送来的不是只有女人才穿的衣裙,而那些精致华丽的珠宝首饰,男人也可以戴?

    顾伟晔:“……”

    片刻后,护卫们皆是怔了怔神,旋即爆笑出声,在大笑到差不点就要失去理智的时候,又猛然想到什么,一个个脸色大变的捂住自己的嘴巴,双肩不住的抖动,差点儿没把自己给憋死。

    “咳咳…你们全都皮痒是不是,欠收拾是不是,不想就赶紧去干自己的事。”

    “我们这就去,晔侍卫你保重。”说完,十个人一溜烟儿就没了影儿,独留下顾伟晔站在原地那是又好气又好笑。

    罢罢罢,他也应该收起自己的好奇心,反正很快他就会知晓君主房间里的女子到底是谁了。

    总不能衣服都送了进qu,君主他还藏着不见人吧!

    更何况,如果君主真有心要藏,那么又怎会当着他们的面将人给亲自抱回来,只怕从那时起,君主就是在用自己的方式宣告着些什么吧!

    “你的那群属下还挺有意思的。”陌殇出去后一直坐在妆台前的宓妃并没有起身离开,她就这么透过镜子看向身后的陌殇,一点儿想要转身的念头都没有。

    不是她说话狂,也并非是她自恋,而是在她有心将自己扮成男人的时候,浑身上下绝对是挑不出一点儿瑕疵的,别说初次见面的人看不出她是男还是女,就是熟悉她的人都不一定认得出。

    陌殇能够只一眼就将她认出来,的确是超出了宓妃的意liào之外,同时也说明她在陌殇的心里究jing重要到了何种程度。

    他爱她,或许比她所能想xiàng的还要更多,还要更深。

    “他们的眼睛的确够瞎的。”陌殇邪气的勾了勾嘴角,看在他找到宓妃心情好的份上,决定不跟他们一般见识。

    只是那个八卦他背背山的家伙,必须好好教xun教xun。

    噗嗤――

    宓妃捂唇而笑,她的双眸星光璀璨,熠熠生辉,仿如这世间最最美丽华贵的宝石,只消看她一眼,便能深深的将她刻印进自己的灵魂里,“倒也不算他们眼瞎,毕竟我的伪装可不是谁都瞧得出来的。”

    “阿宓这是在夸自己还是在夸我的属下?嗯!”

    “你猜?”

    “你啊,调皮。”陌殇点了点宓妃的鼻尖,然hou又吻了吻她的眼睛,柔声道:“时间不早了,肚子该饿了吧,咱们先换衣服。”

    “嗯。”

    任由陌殇牵着她的手走到外间,也顺着他手指的方向看到房间里整齐摆放着的大大小小的衣服盒子,首饰盒子,宓妃扭头瞪了他一眼,这习惯他是一点都没改。

    “时间有些紧急,我也没好生准备准备,阿宓看看喜欢哪一套,咱们就先将就穿着,等回到鬼域殿再换。”

    宓妃冲他翻了一个大白眼,心里的感动如初,嘴上却道:“我对穿的要求不高。”

    “我知道,但我就是想要给你最好的。”

    “哼,本着你的钱就是我的钱的原则,既然你想花,本姑娘也是绝对不会舍不得的。”

    “你个小丫头片子想的哪儿那么多。”陌殇摇头失笑,却是特别爱看宓妃在他面前表现出的这一面,要知道在别人面前,这丫头是绝对不会这样的。

    “你以为你能比我大得了多少?”宓妃不满的撇嘴冷笑一声。

    “就算大一天也是大,我的宝贝儿就是一个小丫头片子。”

    宓妃怒瞪着他,偏头躲开陌殇要揉她脑袋的手,伸手摸了摸距离她最近的一套月白色的裙子,又看了看与之配套的发饰跟首饰,羞恼的道:“不许揉我的头。”

    “好,不揉。”

    “就这套吧,熙然觉得怎么样?”

    “我还不曾见阿宓穿金色的衣服,好,今个儿就穿这一套。”

    “你等我,我去换。”

    “去吧。”

    很快宓妃就换好衣服走了出来,此时陌殇已经挑好与她衣服相搭配的发饰跟首饰,站在铜镜前柔声道:“阿宓,过来。”

    “一只紫金步摇,两只紫金凤钗?”

    “喜欢吗?”

    “喜欢。”宓妃点了点头,并没有否认她心里的真实想法,她就是喜欢陌殇对她那么细致入微的了解。

    仿佛只要他在她的身边,那么她就什么都不用操心,什么都不用做,只要好好享shou他的疼爱就好,她可以完完全全的安心,那是没有第二个男人再可以给她的安全感。

    “今天我先带阿宓认识一些人,另外还有一件事情要跟阿宓说清楚。”他不希望他跟宓妃之间有任何的误会,他要给她的就必将是最好的,在她面前他也将是最为坦诚的。

    “是谈你跟那个镜月公主的事情?”

    陌殇:“……”

    我去,他跟那什劳子镜月公主有毛线关xi,这丫头就非得将他跟那个女人联系在一起吗?

    特么的这丫头一定是故意的,绝对是故意的。

    ------题外话------

    呼――

    不好意思今天这么晚才更新,明天的更新大概也在晚上八点左右,后天的更新会调整回到上午八点半,最近两天的更新不稳定还望亲们见谅。

    昨前天荨的家里都在过客,由于而忙外加上吵得很,码字码得非常的慢,明天上午要送荨老公的妈妈坐车去外地,下午还有一些事情需要安排和收拾,等忙完估计又会比较晚了。

    在此特向亲们说一声,如果上午荨没有更新,请大家不要着急,荨保证不会断更,只是更新时间可以延后。

    思路客更新最快的小说网,!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V296我为你绾发可好? | 绝色病王诱哑妃小说 | 绝色病王诱哑妃网-铭荨作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