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字体:
V298 嚣张狂拽的君王妃下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思路客更新最快的小说网,!

    (扑)  “大哥你可真坐得住?”宫灿已经喝完两杯茶,并且还在房间里来回走动不下一柱香的时间了,但季逸晨却仍是稳稳的坐在那里,就连表情都没什么变化。

    也就这个时候他才‘领悟’,为毛他是弟弟,而季逸晨要是哥哥了,单单就这份淡定和从容,他也赶不上啊!

    “坐得住跟坐不住有区别吗?”

    “当然有区别。”

    “那你有办法改biàn现状么?”

    宫灿撇了撇嘴,黑着脸没好气的道:“没有。”

    “那不就结了。”

    “可是我就是心有不甘。”

    季逸晨将手中的茶杯轻搁在桌上,指了指旁边的椅子让宫灿坐下,声音亲和温润一如往昔,“有道是强龙不压地头蛇,人在屋檐下就不得不低头,别说现在咱们捅不了鬼域殿的天,就是往后也不一定就捅得了。”

    “大哥此话何意?”宫灿拧了拧眉,他承认鬼域殿很强,而领导它的赤焰神君也不是简单的人物,现在的他们的确惹不起,但怎么就能肯定他们往后也惹不起了?

    更何况连他都没有说那样的话,他家大哥就知道了?

    “小灿,凡事不能只看表面,你要往深处想一想。”这般性情的宫灿,以前生活在流金岛的时候,他所在的巫医世家就与禹西部落的驻地相隔甚远,没有发生重大事件的前提之下,他也不会出现在禹西部落的驻地,因此,宫灿其实是个非常干净的人。

    即便他与他一样,肩上都担负着索耶部落的责任,但他明显经li的事情没有他多,而且还保留了很多他骨子里纯净的东西。

    然而,也正是因为如此,季逸晨才担心这样的宫灿走到外面的世界,不但会吃亏,而且还是会吃大亏。

    这并非是他觉得宫灿不够聪明,不够有头脑,甚至是武力值不够高,而是他遇事往wǎng只看到了表面上的东西,却从未深究过内里,要知道有些事情眼睛看到的,并不一定就是真的。

    尤其在宫灿还有那样一种能力的前提之下,季逸晨是真怕他没能将能力用好的同时,反而被其所伤。

    “深处?”

    “对,这样的你我还真担心哪天你被卖了,还在帮着别人数钱。”

    闻言,宫灿嘴角抽了抽,皱着眉道:“虽说我不如大哥这般走一步可以看到后面三步,但我还是长了脑子的好吧,怎么可能被人卖了还在帮人数钱,你确定不是在逗我玩儿?”

    “从我们来到光武大陆,这一路打听下来的各种讯息,更多的咱们先不谈,就谈谈咱们现在知道的。”

    宫灿难得按捺住自己静不下来的性子,耐心的端坐着听季逸晨说话,同时他也在用心的思考,“我们索耶部落虽然已经不存在了,甚至也早就脱离了光武大陆,但你我都曾读过族中最古老的那一本典籍,小灿就应该知道在这片大陆存在之初,从来就是由十大势力所主导着的,而其余的二三流势力,又岂敢与这一流或是超一流的大势力相对抗?”

    “在这里一没什么国家,二没什么世家,更没有什么所谓的官家与商家,所有的一切都是以实力为尊,谁的拳头足够硬,谁便能在这里打下一片属于自己的天地。”

    开口说这些之前,季逸晨就在这个房间里布下了禁制,他跟宫灿之间的谈话,绝对不能让第三个人知晓。

    眼看着宫灿在他的引导之下陷入沉思,季逸晨的黑眸里掠过一抹安慰,继续轻缓的道:“那么多年以来,自最初的十大势力占领和划分了属于他们自己的领地之后,你可曾看到几次十大势力完全被推翻,再重新建立新势力格局的局面?”

    “……”宫灿眨了眨眼,好半晌才从季逸晨的话里明白他想表达的意思,心里也如被一道惊雷给劈过,整个人都有些恹恹的。

    季逸晨说的那本古老典籍,身为索耶部落嫡系子孙的宫灿,他跟季逸晨一样是有资格阅读的,因此,他清楚的记得在光武大陆这片大陆存在之初,直至今时今日,一直主导着这片大陆的十大势力,完全覆灭再到重新建立新的势力格局,没有超过四次。

    而最近的一次称得上大的格局变动,则是发生在约莫一千多年以前,也是从那一次之后,大致程度上保持了现在十大势力的格局。

    继那一次的大变动以后,重新建立起的十大势力一直都处于半战斗和半修养的状态,他们彼此与彼此之间达成了一种非常微妙的格局,大有一种你不动,我亦不动的意思。

    这般风平浪静的安稳局面,整整持续了七百余年,方才最终被打破,旧格局再次有了新的变动。

    在之后的四百余年间,每一次的十大势力进阶排名赛,历来傲视群雄的十大势力,有的爬得更高,地位越发的尊崇,而有的则是被狠狠的踩在脚下,渐jiàn的没入二三流的势力之中,甚至整个儿灭族的也不是没有。

    在这期间,有老的势力被踩下去,亦有新的势力冒出来,曾经名噪一时的金陵宫便是如此。

    但有趣的是在些微变动几次之后,十大势力的局面又暂shi保持了平稳,每次的进阶排名赛都是十大势力在争夺名次,进与退的波动都不是很大,那些二三流的势力倒也没有资格跻身入前列。

    如此一直到鬼域殿的横空出世,几乎直接就将十大势力之间好不容易达成的平衡毁于一旦。

    衡毁于一旦。

    “看来你是想到的。”他们索耶部落是一个存在着‘神奇’的部落,就拿那本他们部落最为古老的典籍来说,若无机缘,就算拿到它,书上也是一片空白,什么都没有,就跟无字天书一样。

    然,倘若遇到机缘,透过它便能观透整个索耶部落的前与后。

    自季逸晨有记忆,并且开始记事之前,索耶部落的那本古老典籍便交到了他的手中,而他也一直都是将那本典籍随身携带的,除了洗澡之外,从不曾离过他的身。

    离开流金岛之前,季逸晨还特地翻过那本典籍,然而他看到的仍jiu是一片空白,心里的失望是可想而知的。

    随后,他又想到了宫灿,认为既是他没有机缘,那何不让宫灿试上一试,兴许他就有那个机缘呢?

    结果宫灿打开古老典籍的时候,那上miàn的内容依旧是一片空白,季逸晨心中的挫败可想而知。

    但,就在他们跟宓妃被抛出传送台,他跟宫灿再带着宓妃进入青城的那天夜里,季逸晨感应到了古老典籍的异动。

    在没有确定心中所想之前,季逸晨什么都没有对宫灿说,他就耐着性子期待着,却终于在他们踏入幽冥城后,那本古老典籍上渐jiàn显露出一个个苍劲有力的文字。

    而直到昨晚,那本古老典籍上的文字才完全显露出来,这也是季逸晨为何一夜未眠的主要原因。

    他虽担心宓妃,也在琢磨宓妃是否跟鬼域殿有关,她要找的人是否就是赤焰神君,但最最重要的事情,仍jiu是那本带给他诸多讯息的古老典籍。

    “大哥,之前在你房里,你给我看的是……”

    季逸晨看着宫灿那样儿,要不是修养足够的好,他都忍不住扑过去揍他一顿了,他还能不能更出息一点儿?

    “嘿嘿…大哥别生qi,我不是故意的。”宫灿窘迫的抓了抓后脑勺,他还以为那东西是季逸晨整理出来的情报脉络,愣是一点儿都没有往那本典籍上去想,就算瞧着是有些眼熟,但他也没有想太多。

    总觉得让他家大哥那么宝贝的古老典籍,他不会随随便便就拿来扔他,而他更不敢说,他拿到那东西压根就没有细看,只是象征性的,翻跳着看了看,还完全就没有走心。

    这话他要是说出来,指不定季逸晨掐死他的心都有了。

    “大哥再把那东西给我看看呗!”

    “这里不是看那些的地方。”

    “嗯。”

    “小灿以后……”

    宫灿抬手打断季逸晨未说完的话,他举手保证的道:“大哥放心,以后我会走一步看三步,多思多想的。”

    “但愿。”

    “怎么,大哥还不相信我吗?”

    “我信。”他是他唯一的亲弟弟,这辈子仅剩的亲人了,他不信他又能去信谁。

    “幽冥城的建立,鬼域殿的出现,不过短短十年时间,但就是在这十年里,愣是没有人可以撼动分毫,我算是明白大哥在来之前为何要阻止我了。”宫灿摇头苦笑一声,现在的他们倘若跟鬼域殿杠上,又或是得罪了赤焰神君,怕是当真要连死都不知道是怎么死的了。

    赤焰神君仅凭自己一人,他便让鬼域殿稳坐了十大势力第三的宝座,要真没有一点儿本事,怕也没有现在的成就。

    这近千年里的时光里,兜兜转转,原本的十大势力仅剩一个,其余的全是后面跻身进qu的,饶是底气最足,底蕴最深的那一个势力,现如今都要躲避鬼域殿的锋芒,他区区一人又算得了什么。

    倒也不怪牧谦对他那样的态度,不敢牧竣在无视他,在这个以武为尊的地方,超强的武力值胜过一切。

    “她不是一个行事没有分寸之人,可她竟然彻底未归,难道小灿就不敢大胆的想xiàng一下,她究jing有可能是被什么事情绊住吗?”

    季逸晨话音刚落,宫灿就猛地瞪大双眼,他抿唇道:“大哥的意思是她要找的人还真就是赤焰神君。”

    “十之七八是了。”

    “那么看来她的身份也如我们所猜测的那样,山重水复疑无路了。”

    “嗯。”

    “那咱们是不是要……”宫灿的意思是对宓妃摊牌,以她的性子如果知晓他们的心愿所在,应该也是不会阻止他们为此去努力寻求一个答案的。

    “暂shi先等等。”

    “大哥对她还有顾虑?”

    “不是对她有所顾虑,而是不想为她招惹麻烦,小灿该知道她是个多么讨厌麻烦的人。”不管怎么说宓妃都是他的救命恩人,季逸晨从未想过要恩将仇报。

    “可咱们既然已经奉她为主,在她面前更坦诚一些不是更好。”宫灿不喜欢玩闹心机那一套,他更喜欢有事开诚布公的谈。

    曾经以那样的身份留在巫医世家,掩藏着自己的真性情做下的那一切事情,几乎已经成为宫灿的梦魇,让他份外的抗拒。

    既然他已经离开那个地方,而且有了全新的生活,那么他就不想再像以前一样活着。

    “坦诚是要坦诚,但不是现在。”

    “好吧,我一切都听大哥的安排。”

    “我也不是要干涉你的决定,你的选zé,只是……”

    索耶部落有着一样传家之宝,那便是他们擅于布置各种各样的禁制,季逸晨会的,宫灿同样也会,再加上他天生的感知能力比季逸晨更加的敏锐,

    加的敏锐,因此,当禁制外响起极轻的脚步声,仍jiu被他听了一个正着。

    “外面来人了?”

    “嗯。”宫灿点了点头,低声道:“大哥将禁制给撤了吧,动作快一些。”

    “好。”

    “那赤焰神君把我们请过来,也不知他的目的是什么,都晾了咱们这么长时间了,什么下马威都快够了吧!”这话,宫灿刻意放开了声音,目的可不就是让外面的人听见。

    他虽不会再明着跟鬼域殿的人呛声,却不代表他不能出言试探,“大哥,你说温小姐她究jing去了哪里,既然赤焰神君这么长时间都没有来见我们,要不我们把他的人叫进来说一声,咱们还是先去找找温小姐,天山谷这么大,她一个姑娘家不安全。”

    话落,宫灿赶紧给季逸晨使了个眼色,后者会意也是蹙眉开口道:“小灿说的也是这么个理,咱们与温小姐一同来天山谷,万万不能让她出什么事,不然就于心有愧了。”

    因着镜月公主柯亦菲的原故,最近几日能够来天山谷的,男人都还好可以想来就来,但女人就想都不要想了。

    宓妃扮作男子与他们兄弟一起进入天山谷,除了他们以外无人知晓宓妃是女子,遂,兄弟两人故意说这样一番话,其中的意味就不言而喻了。

    “君主。”

    “去将他们带到前面的水榭中来。”

    “是。”顾伟晔领命而去,幽冥两司一左一右跟随在陌殇的身后,眼观鼻,鼻观心。

    不知怎的,也不知是不是他们的错觉,怎么就总能闻到一股子醋味呢?

    见识过他们君主对君王妃的宠溺与纵容之后,饶是冰块木头一般的牧竣,他都明白为毛君主要让他们去长乐斋将季逸晨和宫灿‘请’过来谈话了,敢情君主他是打翻了醋坛子?

    一瞬间有了这种意识的鬼域殿众人,霎时间就集体抽了抽嘴角,暗忖着其实他们君主挺有血有肉的,就连情绪都那么鲜活生动哈。

    ……

    陌殇在将宓妃介shào给鬼域殿众人之后,就牵着宓妃到花厅里用早膳,看着那一样又一样,压根就数不过来的各式早点和粥点,宓妃不禁伸手抚了抚额,这场景她怎么就越看越觉得眼熟儿?

    果不其然她家男人在她面前这性子,真是改都改不掉,这究jing是得有多惯着她。

    “阿宓,坐。”

    “阿宓喜欢吃哪几样咱们就留下,其他的便撤走。”

    “阿宓,别用这样的眼神看着我,我肯定会坦白从宽的。”

    “阿宓……”

    噗嗤――

    想着想着宓妃就实在没忍住喷笑出声了,她家熙然怎么就那么可爱呢,用早膳那会儿他呆萌的样子,险些叫她把持不住将他给扑倒。

    呃…扑倒?

    她真有那么猛,宓妃默了。

    “君王妃,前面花园的景致不错,不如就让属下带路,领君王妃去逛一逛?”虽说宓妃绝美的长相极具欺骗性,但当她平静无波的目光落在你的身上时,亦让你有种无所遁形的感觉。

    是的,那种感觉既有被看透的窘迫和尴尬感,亦有猎物被猎人给牢牢锁定住的危机感。

    当君主离开花厅,君王妃仍jiu留在花厅里陷入自己思绪的时候,奉命在此伺候的蒙昂跟顾伟辰压根就不敢出声去打断宓妃什么,毕竟他们双方刚刚才初次有了交集,彼此还处在相互试探的阶段。

    若非是听到宓妃笑出了声,又看到宓妃倾国倾城的脸蛋儿上洋溢着如花的笑容,蒙昂也实在没有勇气开这个口。

    “蒙昂说得不错,天山谷陵兰院前面的花园景致是最精致而优美的,里面环绕着大大小小共十七个形态各异的花园,亭台水榭点缀其中,假山怪石散布其间,一年四季都花开不败,蝶飞鸟语真真是风景如画。”顾伟辰的性子是阳光型的,但他却不是一个口舌伶俐的,能说出这么一番话,简直他都要搅尽自己的脑汁了。

    “饶是水心阁周围几个花园的景致都赶不上前面花园的…呃…”蒙昂本以为他是在补充顾伟辰没有说话的话,结果却让顾伟辰狠狠的踩了一脚,疼得他嘴角直抽的同时,好像也瞬间了悟了什么。

    那个他…他该不会好心办了坏事,哪壶不开提哪壶了吧!

    水心阁里住着镜月公主,而那个女人对他们君主死缠烂打啊?

    他在君王妃的面前提那个女人,他这是想要怎么个死法?蒙昂不禁捂脸,他真是蠢透了。

    “既然花园里的景致那般好,不若就你们领我去走走。”宓妃在他们的面前倒也没有端什么架子,她的身边不需要假意奉承的人,而她的身边也从来都不缺心甘情愿臣服于她的人。

    陌殇手下的这些人,如果只因她是陌殇所钟爱的女人就对她没有半点的防备和戒心,那么宓妃断然不会让他们留在陌殇的身边。

    时间是个好东西,她早晚会让他们真真正正的服她,真真正正的敬她,至少现在么,便随他们怎么想吧!

    “是,君王妃这边请。”顾伟辰可不敢再让蒙昂说话,万一这家伙又说错什么,那他岂不是要一起跟着吃挂落。

    这有道是情敌见面份外眼红,女人的嫉妨心是非常可怕的,吃起醋来那就更加没有道理可讲,在君王妃的面前提镜月公主那个倒霉女人,确定不是在膈应君王妃,给君王妃添堵么??

    “嗯。”利用吃早点的功夫,陌殇已经将镜月公主跟镜月宗的事情向她说了一遍,对于他们父女各自的野心,宓妃也是心中有数了。

    与此同时,陌殇是真对她没有任何的隐瞒,简洁有速的将近期十大势力与鬼域殿之间微妙存在的利害关xi也说了一遍,就是想让宓妃心中有一个数,不至于什么都不懂。

    陌殇知晓宓妃聪慧,很多东西他只要稍稍提点那么一点,宓妃自己就能领悟过来,并且还能举一反三。

    撇开这些不谈,陌殇对他自身给宓妃的交待则是,再容他最多半月时间,他就可以将一切都完整的告诉宓妃,对此,宓妃欣然点头同意。

    这就好比听故事,宓妃也不乐yi故事只听一半,她要听完整版的。

    “我想到湖心的凉亭坐坐,辰侍卫去准备一些茶点送过来吧。”宓妃指了指前方不足十米处的一座湖心亭,嗓音轻柔的道。

    “是,君王妃。”

    “按照熙的说法,你是他的专职大夫。”这话宓妃说得肯定,语气中半点疑问都没有,就仿佛她本身就瞧出了些什么。

    “是。”蒙昂深知陌殇的大忌是什么,纵然性子高傲了些,但也没有在宓妃的跟前放肆。

    “对我还保有如此高的戒心,其实这让我对你们很满意。”突然,转身朝湖心亭走去的宓妃说了这么一句,竟是让得蒙昂浑身一怔,张了张嘴不知该不该回应点儿什么。

    “你们是熙然身边最为亲近的人,遇到接近他的人,甭管对方是谁你们都要保有高度的警惕,即便那个人是我。”

    “那么属下斗胆问一句,君王妃会伤害君主吗?”蒙昂第一次抬眸与宓妃的目光对视,他告诉自己不能闪躲,绝对不能。

    宓妃看着他,两人四目相对,最后宓妃却是弯了弯嘴角,语气轻缓,态度不明的道:“你猜?”

    我去,我要能猜得着,还用得着问你?

    “属下猜不到。”

    “那么你可以用眼睛看。”

    半晌后,似是宓妃给出的答案让蒙昂很不满意,他的眉头就那么拧着,再也没有舒展开。

    而他与宓妃对视的目光,不等宓妃收回,他就已经败下阵来,明明站在他面前的这个女人,她眸光清明如水,一眼便可以望到底,然而,不知怎的他却觉得她的双瞳,就犹如那深不见底的幽幽古井,无波无浪却有吞噬人心的某种魔力。

    “你既然是熙然的专职大夫,那么你对他现在的身体状况应该是相当的了解了?”

    蒙昂看着宓妃,有些不懂她的意思,却见宓妃没有理会他呆怔的表情,接着又道:“在熙然离开我之前,他的身体是什么状况没有人比我更了解,而现在即便我还不曾为他诊过脉,但就通过观察他的气息,也是能发现和明白些什么的。”

    “你……”

    “昨晚与他相遇,即便他的相貌与他的主人格和次人格都不尽相同,但我仍是只凭借他的一个背影就认出了他。”宓妃对蒙昂说这些话并不是想要收服蒙昂,而是她在诈蒙昂。

    任凭宓妃是个懂医通毒的,但在陌殇体内的阳魂与阴魂渐jiàn相融之后,她竟然无法探知到他的脉象,更无法通过观察来判断陌殇的身体情况,是以,她迫切的需要一个人跟她坦白些什么。

    而恰好,身为陌殇专职大夫的蒙昂,就是那个被宓妃给盯上的人。

    “别说我吓唬你,如果你对我说的话有半句是谎话,可就别怪我要对你出手了哦!”

    闻言,蒙昂嘴角一抽,他顿时就有种遇上披着羊皮的狼的感觉,君王妃你的性子如此难以琢磨真的好么?

    “再补充说明一句,任何胆敢小瞧跟轻视本王妃的人,最后的下场都有点儿凄惨。”

    蒙昂:“……”

    呜呜…他头上还有君主压着呢?就算君王妃要对他出手,他也不能真的还手啊!

    虽然,他是真的有心想要试一试君王妃的身手,毕竟他希望能够站在君主身边的女人,绝对不能手无缚鸡之力。

    啪啪――

    两道极响极刺耳的巴掌声传来,成功将蒙昂即将出口的话打断,也顺带泼了满心期待,同时又满心都担忧的宓妃一盆冷水,顿时,宓妃周身的气息就有了微不可见的变化。

    距离远的人当然发现不了,可距离宓妃最近的蒙昂却是感觉到了,他几乎是目露惊恐的看了宓妃一眼,复又赶紧低下头去,一时间都不知该如何形容自己的此时此刻的心情了。

    真有那么一瞬间,他几乎就要以为自己身边站着的人就是君主陌殇,而非君王妃啊!

    “那凉亭中怎会有一个女人,你们两个贱婢还不赶紧给本公主一个解释吗?”满心欢喜来到陵兰院的柯亦菲,这才刚刚踏进这座花园,那抑制不住的好心情就没有了。

    因为,她看到了宓妃。

    因为,宓妃的容貌竟然远胜于她,这让她相当的抓狂。

    那个女人是谁,她怎么从未见过,她又是怎么出现在天山谷的?

    该死的,她一定要弄死她。

    好在此时的宓妃尚不知晓柯亦菲心中所想,否则她定会勾着嘴角,邪气的道上一句:谁弄死谁还不一定呢?

    “奴婢该死,奴婢不知啊!”

    “该死,不死?你们倒是……”

    “你就是镜月公主。”这边的动”这边的动jing如此之大,又怎会不引起宓妃的注yi,只要想到她即将就能听到耳朵里的答案被打断,宓妃就恼得想要掐杀她。

    云淡风轻,清悦婉转的声音,明明很是好听,不知怎的在柯亦菲听来就是那般的刺耳,这个女人到底在任什么而质问挑衅她。

    “你吵到本王妃了。”宓妃仿佛没有看到她即将喷火的眸子,语气平缓的在陈述着一个事实。

    这个女人的胆子够肥的啊,不知道她男人的主意不能打的?

    “你是什么东西,竟然也敢教xun本公主。”怒火让柯亦菲自动忽略了宓妃的自称‘本王妃’三个字,她被宓妃给刺激得红了眼,就如一头看见红布发了狂的牛。

    “原来镜月公主是个东西啊?”

    “你才是东西。”

    “哦,原来镜月公主不是个东西,本王妃懂了。”

    柯亦菲:“……”

    紧跟在宓妃身后的蒙昂,只见宓妃几个表情几句话就将柯亦菲刺激得怒红了眼,真心觉得女人的战斗力,那可真不是盖的。

    “你是谁?”

    “就凭你也配知晓本王妃的名讳。”

    猛地,柯亦菲抓住了什么,她腥红着一双眼瞪着宓妃,厉声道:“本王妃,你是谁的王妃?”

    “你以为呢?”

    “本公主叫你嚣张,叫你得yi,看我不杀了你,杀了你……”话落,柯亦菲就朝宓妃冲了过去,出手之狠辣和凌厉,不禁叫蒙昂都吓了一大跳。

    无论如何都不能让君王妃受伤,否则君主还不活剥了他,可他刚想到的时候却收到宓妃的眼神暗示,整个人都僵住了。

    “杀了我,凭你么?”

    什么叫嚣张,蒙昂算是见识过了。

    “不管你是谁,只要你胆敢觊觎本王妃的男人,那么就是在与本王妃做对,该死。”

    什么叫狂拽,邪肆,蒙昂算是领悟了。

    君主捧在手心上的女人,果然非同凡想,非同凡想……

    ------题外话------

    呼――

    荨松了一大口气,总算是赶在这个时间前后码出这章了,嘤嘤,起得太早眼睛都睁不开啊,好痛苦。

    思路客更新最快的小说网,!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V298嚣张狂拽的君王妃下 | 绝色病王诱哑妃小说 | 绝色病王诱哑妃网-铭荨作品